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新訊

史博館召喚喵星人!攜手新生代工藝職人翻玩館藏動物圖像
史博館召喚喵星人!攜手新生代工藝職人翻玩館藏動物圖像
記者/攝影:田偲妤(自由作者) 玻璃屋上怎麼有一隻伸懶腰的大貓?仔細一看,貓身上還藏有許多文物的剪影,構成一幅在山水間穿梭的生動畫面。 這是國立歷史博物館(下簡稱史博館)精心策劃的「從miao聲——職人的動物召喚術」館藏數位圖像應用展,號召10位新生代工藝創作者,大膽翻玩館藏動物圖像,讓民眾透過不同方式接觸史博館豐富的藏品,感受當代工藝與歷史文物的跨時空對話! 展覽邀請Bingu Ho Studio何忠翰設計主視覺,將館藏圖像轉化成可愛的插圖。(國立歷史博物館 提供)   走進展場,目光瞬間被高低錯落的展桌吸引,這是藝術家王柏霖以貓跳台為靈感所設計,讓工藝品如同貓咪般,時而優雅地趴臥、時而調皮地跳動。展桌後方的粉色牆面上,22件史博館動物館藏化身可愛的插圖,正在牆上四處嬉戲。工藝品和藏品插圖旁皆附有QRcode,讓你從實體展間跳向虛擬網路,進一步了解藏品、工藝品與創作者的故事。 藝術家王柏霖以貓跳台為靈感設計展桌(田偲妤 攝影) 22件史博館動物館藏化身可愛的插圖(田偲妤 攝影)   10位新生代工藝創作者從史博館藏品中尋找靈感,解構多件館藏的形象、特徵與內涵,並大膽使用各種媒材,創作出一件件充滿巧思的生活物品。例如擅長陶瓷創作的林精哲,推出結合排灣族文化的「黫山水器」,將館藏「釉鐵繪褐彩花卉紋虎形枕」轉化為盛放水器的基座,館藏「虎形帶鉤」則設計成器皿兩側的裝飾。這套器皿是以純粹的火、土、木炭燻色,並以灰燼作為釉藥燒製而成,黝黑的色澤啟發自排灣族人家中長年煙燻的陶器,對族人來說,煙是與祖先溝通的媒介,也承載了日日年年的生活記憶。   林精哲作品「黫山水器」(上),與創作靈感之一「白釉鐵繪褐彩花卉紋虎形枕」(下)。(國立歷史博物館 提供)   旅德藝術家林儀君則以「虎頭紋童帽」、「黃色蝙蝠形煙草袋」、「虎頭塑形短圈」、常玉的畫作等,將藏有貓系動物圖像的館藏做為創作元素,融合貓咪從野性到撒嬌的可愛特性,使用特殊材料「蛋殼」,搭配瓷粉、透明矽膠與日本金織線,創作出童趣十足的胸針、墜飾等系列飾品。   林儀君結合蛋殼材料的系列飾品,與創作靈感之一「虎頭紋童帽」。(上圖:田偲妤 攝影、下圖:國立歷史博物館 提供)   在玻璃牆上還有一大幅壁畫,三隻貓咪正在玩球,每顆球上都藏有貓咪。這是刺青師康予嫣仿刺青技法一點一點繪製而成,更特別留了一顆球現場創作。原來,球上的圖騰就是她以史博館典藏設計的紋身貼紙,牆上的壁畫則嘗試將畫布從皮膚移轉到玻璃上,讓觀眾從旁觀察並認識刺青創作的過程。   刺青師康予嫣正在介紹其作品「貓浮身 嬉遊浮走」(上圖:國立歷史博物館 提供、下圖:田偲妤 攝影)   史博館自2013年迄今,運用館藏數位圖像開發逾千件文創商品,在臺灣博物館界可說是位居先鋒。近年更推出多項館藏數位圖像授權計畫,包含擷取館藏上的經典圖像,轉化成多款紋樣素材,方便創作者靈活運用在服飾、口罩、居家用品等不同商品上。或是如同這次的特展,邀請不同領域的創作者從館藏中尋找靈感,重新解構館藏圖像並賦予其新生命,更歡迎民眾前來與職人們一起發掘史博館典藏的無窮魅力!
2022/06/01
博物館如何作為社區基石? 2022年AAM《趨勢觀察》揭示5大「柱」力
博物館如何作為社區基石? 2022年AAM《趨勢觀察》揭示5大「柱」力
文|黃星達 (國立臺灣博物館教育推廣組組長、中華民國博物館學會秘書長) *本文依2022年AAM《趨勢觀察》(Trends Watch)報告摘譯報導 美國博物館聯盟(American Alliance of Museums,簡稱AAM)博物館未來中心(Center for the Future of Museums)固定每年公布《趨勢觀察》(Trends Watch),提出對博物館未來發展的見解。本次2022年趨勢觀察,關注博物館如何經由以下五大支柱,作為社區基石,形塑博物館的價值並產生貢獻及鏈結。   支柱1  為兒童的教育努力(Education for our children) 當代教育形式因COVID-19疫情影響,帶來了一些適應和正向變化。依據2021 年調查,超過2/3比例的教師表示,未來將繼續採用疫情期間發展的教學形式,這種擴張且強制的遠距學習加速了教育的轉向,而居家教學的比例將增加至少10%。對此趨勢,博物館可強化與學校的夥伴關係,開發有助於教育工作者的資源,加強學校、家長與學生相互聯繫的整體學習網絡。此外,博物館能服務更多元的學習者,補充並擴充教育中的鴻溝。 ❖【博物之島新訊】找教材找破頭了嗎?全台博物館支援前線!居家學習資源大集合❖   支柱2 建立老有所終的宜居社區(Livable communities for our elders) 高齡化社會是已開發國家需要面對的急迫議題。預計至2030年,美國將有1/5的人口超過 65 歲,某些州的比例更將達1/4。而美國的高齡人口,預估將在2034年超過兒童人數,顯示高齡化已經迫在眉睫。經統計,近九成50歲以上的美國人希望「在地安養」 (age in place),然而美國只有1%的住房採無障礙設施等通用設計,在環境尚未全面到位的進程中,博物館如何發揮社會機構的教育角色? 博物館如何協助建立建立老有所終的宜居社區?(Photo by Stéphane Juban on Unsplash) AAM表示,博物館除了能提供高齡者參與公共事務的機會,包含:規劃高齡者參與平臺與各項專案,也可以透過藝術參與形式,讓大眾了解失智症相關資訊,以降低可能造成的高齡歧視心態。 * * *《Daphne Kwok-Creating Belonging to Combat Anti-Asian Hate and Protect our Elders》YouTube連結 * * * 美國退休者協會(AARP,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Retired Persons)多元化公平與包容,亞裔美國人和太平洋島民受眾策略(Diversity Equity & Inclusion, Asian American & Pacific Islander Audience Strategy)副主席Daphne Kwok表示,面對伴隨新冠疫情導致的仇恨亞太裔風氣,博物館應與社區共同努力,透過蒐集亞太裔長者的文物和口述歷史,以加入教學內容;或鼓勵亞太裔(待)退休長者成為博物館志工等作法,藉由教育和溝通渠道以消除對亞太裔的仇恨。   支柱3 關注大眾的心理健康(Mental health for all) 2021年因疫情引起的壓力、孤立和恐懼,讓焦慮和憂鬱嚴重程度比2019年高出1.5到2倍。博物館如何協助舒緩情況並發揮力量,更是未來趨勢重心。從中,博物館應營造友善環境,培訓人員識別工作場所合適的語彙與尊重的態度,亦可透過結合社區資源以及與整體公眾互動,探究博物館如何為社會做出研究或實務貢獻,更應不斷思考博物館「可以為大眾提供什麼機制與訊息」? ❖【博物之島新訊】芬蘭成立線上情緒博物館,探索人們在疫情期間的心理狀態❖   支柱4 面對災害的即時回應(Emergency response in the face of disasters) AAM更認為博物館已邁向降低災害風險的未來,甚至在災難發生時,能為社區貢獻一份力量。在規劃思考層面,博物館可評估當地災害相關風險,因應所在地的氣候等條件,納入整體硬體規劃與人員行動規劃;而角色功能層面,可試著讓博物館接軌政府或機構,融入更全面的網絡系統,並思考博物館可以如何因應災害,發揮事前準備角色,或作為災害發生時的協助角色,也可透過展覽、活動等教育推廣以提升大眾的災害意識。   支柱5 動態回應適性世界(Right-Sizing the World) 面對當代挑戰,博物館已意識到訪客增加、藏品漸多,或其他支出成本提高皆會帶來利弊得失,而眼前嚴峻的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導致美國一半以上的博物館閉館,造成嚴重的人力縮減,此點也凸顯了博物館工作人員收入低且職位不穩定等弱勢條件。然而,雖然博物館需面對種種挑戰,館方仍需思考自身應體現的價值,以及在當代社會扮演的角色,進而想方設法持續回應與實踐「人本發展的永續性」(A human-centered culture of sustainability)。 ❖【博物之島新訊】美國館藏出售限制放寬再掀爭議,聽聽多位重量級館長的分析❖   國際博物館協會(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Museums,簡稱ICOM)將2022年博物館日主題訂為「博物館的力量(The power of Museums)」,對照大會公布的三項關鍵面向:永續(sustainability)、創新(innovation)、教育(education),恰好呼應AAM提出的趨勢觀察。「教育」作為博物館的重要力量,更是支持社區與當代社會的支柱;博物館因疫情展現更多元的數位創新能量,並回應永續性的支撐。 2019年ICOM在日本京都舉行的年會已拋出博物館新定義提案,雖尚未表決通過,然迄今博物館的定位與價值持續被探討著,ICOM亦未間斷地進行新定義提案的修訂程序與作業,預計在2022年布拉格大會上,能產生博物館新定義。從AAM與ICOM對於2022年的範疇聚焦,可以看到博物館從過去、現在到未來的發展趨勢,在個體與群體、功能與定位、媒介與媒合間,都已然成為支撐著世界的重要力量,相信其價值與意義會持續思考並加以實踐。
2022/05/27
共築我們的島嶼故事:馬祖就是一座博物館!
共築我們的島嶼故事:馬祖就是一座博物館!
作者:岳宸萱(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博物館研究所研究生) *本文特別感謝原典創思規劃顧問有限公司賴若欣小姐接受訪談並提供相關資訊。 你有去過馬祖嗎?遠在海的另一端,馬祖作為戰地前線,長期披著神祕的霧紗。由於島嶼邊界所帶來的隔離性,馬祖保留了許多原鄉福州的閩東文化和戰地歷史,也形塑出豐富而特別的地方發展紋理與地景,如澳口、廟宇、聚落、軍事據點等場域。 自1992年解除戰地政務後,伴隨國軍軍隊精實、空間釋出,當地大量的軍事據點由連江縣政府或交通部觀光局馬祖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接手,進行活化再利用。從近年增加的觀光旅遊潮,至甫結束的2022年第一屆馬祖國際藝術島,她彷彿正逐步揭露、展現自身獨一無二的風采。 分布在四鄉五島的馬祖島嶼博物館家族,包含既有展示館舍、尚未開放的資料展示館舍以及具有潛力的館舍共有36處。(原典創思規劃顧問有限公司 提供)   然而,馬祖的精彩並非只存於博物館的文物與展示中,島嶼的日常生活與各類文化場域,都能成為建構馬祖島嶼博物館的概念素材。故近年連江縣政府文化處以「馬祖是座博物館」作為願景,整備相關資源,期待能經由文化經營的角度多點發展,將馬祖的自然環境、歷史人文面向都收攏進島嶼博物館規劃中,透過與地方對話、增進多元參與,進而共同訴說與詮釋人與島嶼相遇的故事。   多元途徑,訴說四鄉五島的生活故事 由原典創思規劃顧問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原典)郭美君副執行長為首的研究團隊,從2017年起受連江縣政府文化處委託,持續執行「馬祖是座博物館」整體規劃。藉由走入地方、瞭解在地生活和風土民情,在調查研究的過程中與地方人群對話、盤點和再利用資源,從中探尋將在地知識保存、轉譯、推廣的各種可能。 在實體館舍營運部分,將連江縣內最具規模的馬祖民俗文物館作為馬祖博物館家族的核心館舍,串聯其他館舍及文化設施,並結合店家或廟宇作為類博物館,共同挖掘四鄉五島不同的在地特色。 馬祖民俗文物館外觀(馬祖文化處 提供)   同時,團隊也挖掘深藏在馬祖日常食衣住行中的各類主題資源,並以「馬祖好O」作為系列命名核心,期望能深化各類型、貼近日常生活的主題知識,也規劃主題性網站,進行網路社群行銷,藉此突破因天候多變性帶來的限制,讓大家能不限時間與空間的距離,用多元的管道認識豐富的馬祖地方文化。如飲食的「馬祖好食」以及信仰的「馬祖好神」。 在飲食與信仰主題穩定發展下,今年度以「馬祖好潮」作為運行主題,並以橋仔漁村為實作場域,針對該區域的類博物館進行輔導與資源串聯,包含展示漁業文物的橋仔漁村展示館及呈現漁家生活的歷史建築橋仔五間排,期待讓大眾看到不同的漁村面貌。 「馬祖好O系列」將馬祖各項在地生活知識、技能深化,並串聯各聚落與場域,建構馬祖博物館家族藍圖。(原典創思規劃顧問有限公司 提供)   串聯局處合作,擾動地方產生對話 除了館舍經營外,團隊也與不同類型的單位協作,透過局處合作以建構博物館家族的連結,並與地方對話、連結歷史記憶。如在2019年協助金板境天后宮進行東西廂房展示設計,連結天后宮的歷史文物、廟宇工藝和建築工法;與東引指揮部合作,更新東引隊史館展示,充分展現軍民合作的精神;以及和成功大學共同策劃「島嶼生業與飲食文化策展實作」,透過「行動故事箱」展現不同主題故事,並與地方居民分享調查結果,從史料與口述訪談中連結歷史記憶。 同時,團隊也協助文化處推動大館(國立博物館)與小館(具展示空間條件及收藏文物的類博物館)的館際合作,如與國立臺灣博物館討論特展合作與志工培訓交流,以及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提供的文物狀況鑑定與除蟲作業協助。 金板境天后宮作為馬祖最古老的四座媽祖廟之一,團隊於2019年協助天后宮進行展示更新計畫。圖中的西廂房介紹了天后宮的歷史文物、廟宇工藝和建築工法。(原典創思規劃顧問有限公司 提供) 2020年重新開幕的東引隊史館,其中展示的油漆、泥作、木工、水電等均由部隊具有相關專長人力負責施作,在軟體與硬體上都充分展現「軍民合作」的精神。(原典創思規劃顧問有限公司 提供) 團隊與成功大學歷史系合作辦理「島嶼生業與飲食文化策展實作」,至馬祖橋仔進行田野調查,透過「行動故事箱」展現不同主題故事,並與地方居民分享調查結果,從史料與口述訪談中連結歷史記憶。(原典創思規劃顧問有限公司 提供)   連神明都參與其中! 原典執行企劃賴若欣表示,這幾年走訪馬祖進行研究調查,深刻感受每座島嶼都富有自己獨特的魅力,雖然居住人口少,且因為海洋生活的不確定性,形成多樣的信仰文化,但也因此,使得信仰祭祀圈及人際網絡連結緊密,人們對於地方事務參與度相當高,團隊在地方工作時受到許多居民的幫助。 有趣的是,團隊曾在2020年末收到一項特別的任務,位於南竿的福澳境華光大帝廟廟方人員說明,經神明指示,希望能推廣廟宇文化,在與廟方討論過後決定製作介紹華光大帝廟的走讀摺頁。後由團隊協助媒合繪師與設計單位,從挑選繪畫風格、排版設計等每個過程,都在得到華光大帝的「聖筊」後,方繼續進行,最終完成版本則蓋下官印紅章,代表「由華光大帝驗證通過」。 由福澳境華光大帝指示所製作的摺頁,希望能藉此推廣廟宇信仰文化。(原典創思規劃顧問有限公司 提供)   馬祖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與原鄉文化所構築的文化底蘊,形塑具有獨特生活型態的博物之島,她仍有許多故事與尚未被發掘的面貌,在「馬祖是座博物館」的願景下,透過資源歸納與串聯共同書寫與記錄,相信大眾能逐漸看見多采多姿的馬祖風貌。
2022/05/23
你的故事,見證「我們」的歷史:荷蘭國立博物館「革命!印尼獨立」特展
你的故事,見證「我們」的歷史:荷蘭國立博物館「革命!印尼獨立」特展
特約記者:戴映萱(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藝術策展碩士、藝術評論工作者) *本文圖像由荷蘭國立博物館(Rijksmuseum)提供 「革命!印尼獨立」(Revolusi! Indonesia Independent)為荷蘭國立博物館(Rijksmuseum)近期推出的特展,講述印尼脫離荷蘭300年殖民統治、爭取獨立的歷史。自2016年起,館長迪比茨(Taco Dibbits)格外重視對過去殖民史的挖掘,如去年特展「奴隸制」(Slavery)是從十名真實人物的故事中,探討荷蘭在非洲及亞洲的奴隷交易,如此具傳記式的敘述手法亦運用在「革命!印尼獨立」展中──透過那些近距離歷經過革命的人,如革命家、外交官、政治家、記者、藝術家和民眾等23名目擊者,從個人生命故事中爬梳一段黑暗而不堪的歷史。 印尼獨立運動領導者蘇卡諾在1945年8月17 日宣佈獨立,此照片由印尼獨立攝影記者Soemarto Frans Mendur所拍攝。(IPPHOS, Indonesia Press Photo Service). The Hague, The Netherlands Institute for Military History © Antara/IPPHOS   印尼原是荷蘭所屬的東印度殖民地(Netherlands Indies)。1602年,荷蘭成立東印度公司(Dutch United East Indies Company, VOC)來經營印尼,自公司於18世紀破產後,印尼在1816年交由荷蘭政府接管。1942年,荷蘭在因不敵日軍退出印尼,二戰結束後,當地獨立運動領導者蘇卡諾(Sukarno) 在日本的默許下,於1945年8月17 日宣佈獨立,卻遭到欲「重返印尼」的荷蘭暴力鎮壓,受國際排山倒海的輿論壓力和譴責,以及財政壓力的負擔,直至1949年12月27日,荷蘭王室才正式宣布印尼「獨立」。 「革命!印尼獨立」展聚焦在1945年和1949年之間,關注革命精神和那些為印尼未來奮鬥的人們,探討民族主義、去殖民主義,以及藝術與設計如何在革命運動中發揮作用,成為另一種形式的抵抗。展覽囊括230 件展品,包括歷史文獻和藝術作品,私人物件是領導整體敘事軸的焦點,帶領觀眾從來自不同背景、不同政治立場的目擊者眼中,回溯歷史。   展覽囊括了230 件展品,包括歷史文獻、藝術作品和屬於展覽敘事軸的23名目擊者的私人物品, 帶領觀眾從不同角度來回溯並反思歷史 。 (credit: Rijksmuseum/Albertine Dijkema)   展品中,一件佈滿彈孔綠色襯衫的主人是普達克(Tjokorda Rai Pudak)──他是峇里島社會主義青年組織「鬥獅」(Fighting Lion)的創立者。革命期間,當地民兵在荷蘭巡邏隊的支持下,逮捕並處決了普達克,劃下這位革命鬥士的生命休止符。印尼-荷蘭婦女珍妮·范·勒爾·德·盧斯(Jeanne van Leur-de Loos) 的故事,則是透過一襲在跳蚤市場購買的絲綢長袖洋裝來述說。盧斯在二戰期間被關押在拘留營中,印尼正式獨立後,她被迫遣返荷蘭。這件由軍事地圖碎布製成的洋裝,就如同她的人生縮影,拼湊出顛波流離的動盪時光。 目擊者的私人物件是經歷動盪時代的重要見證,是展覽的核心焦點。圖中右方展品的主人,為印尼-荷蘭婦女盧斯在跳蚤市場找到印有軍事地圖的絲綢洋裝。(credit: Rijksmuseum/Albertine Dijkema) 圖中繪畫作品為印尼獨立運動重要人物Tanja Dezentjé的肖像。Sudarso Jakarta, Christin Kam,《Portrait of Tanja Dezentjé》,1947。 (credit: Rijksmuseum/Albertine Dijkema)   「革命!印尼獨立」展由兩名荷籍、兩名印尼籍的策展人合作策劃,歷時四年籌備,致力於透過「去除大敘事」的角度,重新觀看歷史並加以反思。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10日,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Willem Alexander)到印尼進行國事訪問時,正式為當年荷蘭對獨立運動所施予的過度暴力行為道歉,並首次承認印尼官方的歷史論述:「今年的8月17日,印尼宣布主權、確立其自由和獨立國家地位已存在了75年。今天,荷蘭政府在政治和道德上都明確承認了這一點。」 印尼獨立革命至今已75年,恰好在「革命!印尼獨立」於國立博物館展出期間,此「遲來的道歉」可說是為整個印尼與荷蘭歷史翻了新的一頁。
2022/05/20
為特別的你,打造特別的活動!博物館與促進者的合作計畫
為特別的你,打造特別的活動!博物館與促進者的合作計畫
作者: 王惇蕙(國立臺灣美術館教育推廣組助理研究員) 游旻寧(行動社工師) 當代博物館關注各式的議題、關心各類觀眾,被賦與發揮社會影響力的使命。因此這股潮流之下,世界各國的博物館正創造各種合作可能性,例如邀請各類專業人士化身博物館學習的「促進者(facilitator)」,以協助觀眾學習、豐富觀眾經驗為主要任務,於過程中提供資源、適時引導,對應各類型觀眾的需求,創造難能可貴的博物館經驗!   激發醫院兒童的想像超能力:雪菲爾德博物館「迷你博物館」計畫 雪菲爾德博物館(Museums Sheffield)與雪菲爾德兒童醫院(Sheffield Children’s Hospital)合作,推出迷你博物館(Mini Museums)藝術計畫。由於參與者為病童,對細菌與病毒較為敏感,本計畫以減少接觸為原則,讓館員作為促進者(facilitator)角色,以雪菲爾德博物館復古的玩具照片為媒介,鼓勵病童分享關於玩具與自己的故事、激發他們天馬行空的想像力。 參與的病童從3到13歲,在與促進者的互動中產生了各式各樣包容性活動(inclusive activity);孩子的種種分享,最後由專業團隊串聯成一個完整的故事,與博物館的藏品一起在醫院展示。   展示中的迷你博物館,展品包含雪菲爾德博物館的古董玩具。(photo by Museums Sheffield)   疫情之下的溫暖連結:國立歷史博物館「日光寶盒」計畫 國立歷史博物館與專業社工師、藝術治療師合作,針對中華民國智障者家長總會的智能障礙青年與照護者,以「日光寶盒─世界怎麼了」為題,藉由動物與風景主題的藏品為引導,探討疫情之下個人生活的變化。 社工師與藝術治療師作為博物館和特殊觀眾的連結者,同時也是雙方合作經驗的促進者。一方面提升館員的專業素養;另一方面,透過與個人緊密連結的議題,讓觀眾認識博物館藏品之外,能有安心表達、自我察覺的能力。 學員創作屬於自己風景的木框。(國立歷史博物館 授權)   翻轉大人和小孩的角色!國立臺灣美術館「腦洞一起開」計畫 對大人來說,把孩子送來美術館,可以豐富孩子的學習經驗;對孩子而言,美術館雖然是比較快樂的學習空間,還是要遵守秩序、受人指導。國立臺灣美術館在兒童專屬空間開放前,與不同促進者合作「腦洞一起開」,顛覆大小朋友參與美術館的習慣:讓大朋友成為來美術館上課學習的人、讓小朋友成為指導美術館和大人的人! 工作坊鼓勵參與者實際練習know-how,鼓勵不同的小組成員以肢體與園區藝術作品互動、創造連結。(國立臺灣美術館 授權) 以園區藝術作品為內容,參與者試著用路徑與活動,提升孩子參與的動機、豐富孩子的藝術體驗。(國立臺灣美術館 授權)   給大朋友的「腦洞一起開─不無聊工作坊」,美術館期盼透過know-how的傳授,讓大朋友活用方法,為自己熟悉的孩子客製有趣的體驗,去年館方與藝術家葉名樺(第19屆臺新藝術獎年度大獎得主)、朱銘美術館館員黃榮智(教育推廣部經理)合作,以兩天的實作,讓參與者練習用「肢體律動」、「創意資源」為孩子打造不無聊的美術館經驗;給小朋友的「腦洞一起開─遊戲開發工作坊」,則邀請小朋友擔任神秘客,測試美術館與合作夥伴設計的教案與教具,誠實地給予評價與調整方向,要讓兒童專屬空間不是大人的一廂情願,而是融入小朋友的建議與想像! 博物館專業人員擁有博物館教育的專業,與各種身懷絕技的促進者合作,提供觀眾質量兼具的好活動,在展現各自所長的合作過程,落實術業有專攻,同時也獲得滿滿成就!
2022/05/16
藝文團體如何與企業合作?齊柏林空間《映河》看見企業社會影響力
藝文團體如何與企業合作?齊柏林空間《映河》看見企業社會影響力
作者: 程元(文化內容策進院文化金融處專員) 蔡亞倫(國立臺灣大學土木系測量及空間資訊組助理教授) 齊柏林基金會於人文風貌濃厚的淡水構築了齊柏林空間,自2019年的首展《見山》、2020年的《逐岸》,再到如今第三號作品《映河》,齊柏林導演鳥瞰台灣的美麗與哀愁,再再喚醒社會大眾反思國土環境保育,更打動企業願意加入環境守護隊,一同來照顧美麗的台灣。   走入有河之地,映照無所不在 展覽《映河》分為四大展區,「河流開始的地方」採用多張立面擺設的航拍影像,展示不同水系的地景差異。「沉浸在流動之中」則透過巨型投影,讓觀者沉浸在影像當中,欣賞壯闊的大河之美。 沉浸在流動之中。(程元 攝影)   展區「與河映照的我們」藉由互動式設計的水色變換調色盤,突顯河川汙染及優氧化問題。其展示手法或可借鏡近年興起的衛星影像藝術流派(Satellite Image-Based Art;簡稱SIBA),透過超人類主義的太空觀點,解構自然環境變遷與人類活動影響所留下的軌跡。與齊導的傾斜航空攝影不同的是,SIBA除了以衛星影像為基礎外,亦進一步結合遙測學的影像分析技術與數位藝術的詮釋手法,剖析環境的跨時空樣態變化。 與河映照的我們。(程元 攝影)   最後的「成為一片寬廣的齊柏林」展區,回顧齊導為台灣留下的重要影像與基金會繼承的歷史,持續將撼動人心的影像傳達給社會大眾、守護台灣家園。 成為一片寬廣的齊柏林。(程元 攝影)   如果是對的事,就勇敢的走下去 回顧齊柏林空間成立的契機,就必須提到齊導與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簡稱CSR)之間的合作。有話云:「一個人的力量很小,但是一群人就能改變某些事。」齊導的成名作《看見台灣》最初走得艱辛,阿布電影董事長萬冠麗女士曾說:「如果拍片可以改變人們對土地的態度,那這件事就是有意義的。」憑著這股信念,她成立了阿布電影,投資當時資源有限的齊導邁出拍攝的第一步。 (齊柏林導演暢談拍攝《看見台灣》的幕後歷程)   儘管眾多企業因不看好紀錄片的收益而不願投資,她仍然四處奔走,直到遇見了台灣CSR先驅、有環保富豪之稱的台達電創辦人鄭崇華先生。在環保理念與CSR的一拍即合下,齊導獲得3千萬的資金挹注,正式踏上拍攝旅程。最終《看見台灣》票房斬獲2.2億,成為台灣最賣座的紀錄片,讓我們看見了台灣自然生態之美,並目睹環境遭破壞的傷痕,進而喚醒社會對土地的重視。   積沙成塔,企業募款支持環境教育 齊導成功的典範,彰顯了企業與文化結合可創造莫大的正向影響力,此一佳話幸得不因齊導的離去而停止。國內超商雙雄之一的「全家便利商店」長年投入CSR,自2020年起,與齊柏林基金會共同發起「全家一起看見台灣」環境關懷公益計畫。透過全台近4千家店舖的零錢捐募箱,共募得2千多萬善款,進而支持最新的《映河》特展,以及「小小齊柏林.看見台灣校園巡迴」、「飛閱台灣全家鄉」、「環境教育基地營」等環境教育計畫。 全家便利商店「全家一起看見台灣」公益計畫捐募箱,鼓勵民眾將找零的銅板捐款做公益。(程元 攝影)   藝文團體如何與企業洽談合作? 2010年,台灣證券交易所發布《上市上櫃公司企業社會責任實務守則》,建議各上市上櫃公司編製CSR報告書。金管會更於2017年規定,資本額達50億元之企業需強制編製CSR報告書。值得藝文產業注意的是,證交所自2019年新增了「促進文化發展」於CSR範疇中,加強企業挹注資源及資金、支持台灣藝文發展的動力。 具體而言,企業在投入藝文範疇之CSR時,多重視其帶來的社會及經濟效益,既期許透過文化藝術的軟性介入,喚起大眾關注在地議題,亦將文化藝術視為經營策略之一,藉此吸引不同消費階層的目光、拓展多元市場並形塑良好的品牌形象。 私人博物館或藝文團體在尋求企業CSR合作時,應試圖了解企業關心的議題,思考如何緊扣企業發展核心,以創造雙贏為前提說服企業共創合作,建立有價值的文化經濟生態系,如此將有助於文化藝術的長遠發展。
2022/05/13
如何喚醒沉睡的典藏品?從〈看見藏品裡的原民官〉思索傳統博物館的展示轉向
如何喚醒沉睡的典藏品?從〈看見藏品裡的原民官〉思索傳統博物館的展示轉向
作者/攝影:劉庭妤 「如何喚醒沉睡的典藏品?」這是傳統型博物館面臨展示空間飽和之時,必須面對的大哉問,西野嘉章曾在《行動博物館—文化經濟的視野》一書提到博物館的三種型態:「大規模箱盒集中型」、「中規模網絡分散型」、「小規模單元遍佈型」,其意說明博物館為了達成更高的公眾效益,傾向將文物分散成小單位、提升機動性,配合不同需求靈活展示〔註〕。 臺灣於2021年12月開幕的展覽〈看見藏品裡的原、民、官〉,即可發現此種轉向之趨勢,展覽由國立故宮博物院、國立臺灣博物館、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首次連袂舉辦,開設十項主題,呈現「原住民」、「漢人常民」、「中國宮廷/官府」三者觀點,讓文物走出典藏庫、與不同館舍合作,被更多民眾看見。 展區以紅、藍、黃三色,區分原住民、漢人常民、中國宮廷三種觀點。(劉庭妤 攝影) 夢的所在・盛宴的餐桌 約翰・伯格曾在〈飲食者與飲食〉一文中比較布爾喬亞階級、農民之間的飲食差異:「如果把一天比做人體,從腳部開始,那麼農民的正餐是落在胃的位置。布爾喬亞的正餐則是在工作結束之際,代表從白天轉換到夜晚。它接近頭的位置,接近夢的所在。」在「盛宴的餐桌」主題下,故宮展出的清宮宴正體現伯格所謂「布爾喬亞的飲食之道則是集中在奇觀、禮儀和排場之上」。在福壽雙喜龍鳳金鍋後方,置放了一張清宮宴圖像,從其動員之人力及規格,可揣想當時中國宮廷華麗的飲食陣仗。臺史博則展出1917年「江山樓」的臺菜火鍋排場,江山樓曾為大稻埕四大酒家之一,是日治時期政商名流出入之地,展櫃內除了可見江山樓紀念瓷盤、瓷碗外,還可見刻有江山樓字樣的火鍋,讓人一窺當時江山樓的絕代風華。 故宮於「盛宴的餐桌」主題中陳設清宮宴,展現宮廷華麗的飲食陣仗。(劉庭妤 攝影) 臺史博展出刻有江山樓字樣的餐具,一旁陳設老照片與菜單文獻。(田偲妤 攝影)   三種女人形象之側寫 〈女子的美麗裝飾〉主題亦值得玩味,對不同族群來說,女人妝容皆有獨特的社會意義。漢人女性多為知己者容,展櫃中的臺南藝妓照片、翠玉飾品及三寸金蓮,呈現漢人女性貌美卻也飽受痛苦的一面。臺灣原住民女子則不同,她們幾乎都在婚禮、祭典的場合中才盛裝打扮,展櫃中擺設排灣族女子及泰雅族新娘禮服,從冠飾、頸飾、長衣到腳布,衣飾華麗,令人駐足。清皇家中的女子顯得雍容華貴,耳墜、鐲子、指甲套、髮簪⋯⋯皆由珠寶及黃金製作,展現女子德性。 臺史博於「女子的美麗裝飾」主題中,陳設漢人女子的三寸金蓮,呈現特有的纏足審美觀。(田偲妤 攝影) 臺博館陳設排灣族女子、泰雅族北市群新娘禮服,為婚禮、祭典的盛裝打扮。(劉庭妤 攝影)   館舍聯手策展的新契機,下一步可以怎麼走? 此展覽為三館首次合作聯展,以十項主題扣合展覽架構,內容引人入勝,也可見臺灣的博物館正逐步走出「大規模箱盒集中型」的展示慣例,嘗試與不同館舍合作,賦予典藏新的詮釋契機與研究方向。然而,除了配合十項主題的各族群文化平行陳列外,也許能更進一步地觸碰到不同族群間的文化衝突與融合,期待未來三館能有更具對話性與反思性的展覽企劃,喚醒更多沉睡於庫房中的典藏文物。 註釋: 有關西野嘉章在專書《行動博物館—文化經濟的視野》所提的博物館三種型態,更多介紹請詳專文〈「行動博物館」探討博物館的永續經營之道〉。
2022/05/09
哈囉!導覽員,我想問的是⋯美國航太博物館推出真人連線導覽服務
哈囉!導覽員,我想問的是⋯美國航太博物館推出真人連線導覽服務
作者:何慕凡(英國倫敦大學學院考古學院博物館學研究所碩士) 因應新冠疫情,美國史密森尼博物館學會曾在2020年11月短暫關閉旗下博物館,後因應美國疫苗普及率上升,2021年起採取線上預約方式逐步開放參觀,觀眾終於得以再次回到博物館。但該有的防疫措施仍不可少,除了預約制、酒精消毒及口罩管制外,美國國家航空太空博物館的史蒂文・烏德沃爾哈齊中心(Steven F. Udvar-Hazy Center)更推出了志工遠端連線導覽服務,既避免團體導覽產生的現場群聚風險,也能提供觀眾一對一的展場諮詢服務。 美國國家航空太空博物館共有兩個分館,一處是位於華盛頓特區的本館,一處是位於維吉尼亞州的史蒂文・烏德沃爾哈齊中心。後者館舍空間較大,展示了歷史上著名的飛機及太空梭本體,館藏及參觀體驗遠比本館豐富許多,也曾作為「博物館驚魂夜2」、「變形金剛2」等諸多電影的拍攝地。 史蒂文・烏德沃爾哈齊中心展場一景(何慕凡 攝影)   該館在展品旁放置了連線中的大型液晶螢幕,安排導覽志工居家線上輪值,觀眾可以自由上前提問,志工會就展品內容進行導覽。這項導覽服務的前提在於,志工必須對展品有完整的理解,才能在看不到展品的狀況下,為現場觀眾做具體的導覽。以SR-71黑鳥式偵察機的導覽為例,該名志工除了完整介紹戰機的歷史,也對戰機的外形細節暸若指掌,能引導現場觀眾觀察戰機的外觀特點,比如偵察機的攝像鏡頭位置、駕駛艙的大小等細節。視訊螢幕上會自動生成字幕,即時記錄現場觀眾的反應,加強觀眾與志工的互動體驗。   史蒂文・烏德沃爾哈齊中心最有名的館藏之一,SR-71黑鳥式偵察機,也曾出現在電影「變形金剛2」當中。下圖為導覽志工正在介紹戰機的歷史與外觀。(何慕凡 攝影)   此外,觀眾服務台的志工也採遠端連線方式提供服務,能為現場觀眾清楚指引方向,比如廁所的位置、展覽參觀的動線等。志工雖不在現場,但透過專業的訓練及對展場空間的熟悉度,仍能以遠端的方式提供一對一的觀眾服務。 觀眾服務台也改為志工遠端在家導覽,為民眾提供展場措施導引服務。(何慕凡 攝影)   除了遠端導覽外,該館也提供少數現場導覽。比如在太空展區,工作人員全程配戴口罩、與觀眾保持社交距離,以等比例模型為觀眾解說阿波羅登月計畫的始末。 工作人員以等比例模型為觀眾解說阿波羅登月計畫(何慕凡 攝影)   因美國疫情嚴重,國家航空太空博物館的本館於2022年3月11日才重新開放,但史蒂文・烏德沃爾哈齊中心仍維持每日營運,盡力透過保障館員與觀眾健康的方式,維持博物館的社會教育與觀眾服務功能。
2022/05/06
2022國際博物館日—博物館的力量
2022國際博物館日—博物館的力量
編譯報導:博物之島編輯室、陳曉瑩 本文編譯自國際博物館協會(ICOM)官網,2022年適逢三年一度的ICOM大會,大會與國際博物館日的主題同為「博物館的力量」(The Power of Museum)。走過艱困的疫情危機後,全球博物館正積極往前邁進,在永續發展、數位創新、終身教育等議題上,為人們帶來正向的影響力! 本專欄與多位國際專業委員會理事會成員合作,已陸續刊登多篇論文投稿等相關資訊,期許台灣的博物館人踴躍報名線上或現場參與在捷克布拉格舉行的ICOM大會(8/20-8/28),把握與世界交流研究成果與實務經驗之機會。 博物館擁有改變我們周遭世界的力量! 作為探索發現的獨特場域,博物館讓我們認識過去,並學會敞開心胸擁抱新想法,而這正是建立美好未來的關鍵。2022年5月18日的國際博物館日,我們想探討博物館如何能為社區帶來正面影響,共分成以下三個方向: 達成永續的力量 博物館是實現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的策略夥伴。博物館於在地社區扮演重要角色,幫助推展諸多不同的永續發展目標,包含促進短鏈社會經濟〔註〕,以及散播環境議題相關的科學知識。 創新數位化及近用性的力量 博物館已成為創新的實驗場,新科技可在此開發並應用於日常生活。數位創新能讓博物館更容易親近及參與,幫助參觀者了解複雜且不易理解的概念。 以教育營造社區的力量 透過典藏及各種計畫,博物館交織出了社區營造所需的社會肌理。博物館藉由維護民主價值,以及提供終身學習的機會,幫助形塑具備知識且高度參與的公民社會。   博物館的力量:2022年ICOM布拉格大會開放報名中 「博物館的力量」是2022年ICOM布拉格大會的主題。此三年一度的盛會已邁入第26屆,為博物館及博物館專業人士最重大的全球盛事。自1948年以來,越來越多來自各大洲的與會者齊聚一堂,就博物館當前面對的議題集思廣益、交流想法。本次會議為ICOM史上前所未有的創舉,2022年布拉格大會將採全新形式的線上線下混合會議,世界各地的與會者將可遠距完整參與大會主體會議。(報名網站) 2022年518博物館日海報除了英文版本,官網也公開空白和多語海報,各國博物館人與大眾能自行下載、翻譯與靈活調整。(photo by ICOM) 註釋: 短鏈社會經濟:「短鏈」意指縮短整個產品生產的流程,工廠設在市場當地、材料從當地取得,進而降低運費、人力與工資等成本,更有效率地將產品輸出到市場。短鏈經濟興起的原因在於,疫情讓許多產業見識到國際航運的脆弱與運費飆漲,讓企業轉而在市場當地雇用專業人力。再加上近年來越來越先進的製程設備,大幅降低勞力密集工作,且長期以來的全球化讓已開發國家飽受失業率居高不下之苦。
2022/05/02
保護文物的時間賽跑戰!戰火下的烏克蘭博物館
保護文物的時間賽跑戰!戰火下的烏克蘭博物館
特約記者:戴映萱(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藝術策展碩士、藝術評論工作者) 俄國自2月24日入侵烏克蘭至今,文化機構難逃戰火席捲的命運。根據4月初聯合國文化機構統計,烏國至少有 53 處歷史遺跡、宗教建築和博物館遭到破壞,包括 29 個宗教場址、16 座歷史建築、4 間博物館和4 座紀念碑。   其中,伊萬基夫(Ivankiv)地區的地方歷史博物館(Ivankiv Historical and Local History Museum)於戰爭初期便遭飛彈炸毀,烏克蘭國寶藝術家瑪莉亞·普里馬琴科(Maria Prymachenko)的25件重要館藏品幾乎全數燒毀,僅有10件作品倖存。普里馬琴科於1909年在博洛特尼亞出生,沒受過正式藝術教育的她卻憑著過人天賦,創作出既多彩又魔幻、富含民間傳說內容的繪畫,深受大眾的喜愛與肯定。無情戰火卻將這位藝術家在地方博物館的珍藏燒盡,這個損失不僅是對烏克蘭,更是全球文化界的重大遺 憾。 瑪莉亞·普里馬琴科(Maria Prymachenko)的作品「May I Give This Ukrainian Bread to All People in This Big Wide World」(Maria Primachenko, Fair Use)   自俄烏戰爭開打後,烏克蘭各處的博物館皆在第一時間關上大門,想盡辦法保護館內珍貴的文物藏品,包含加速地將數位藏品清單完成並存至雲端、將藏品移到未公開的安全地點。根據來自基輔、駐布達佩斯的藝術評論家康斯坦丁·阿金沙(Konstantin Akinsha)之說法,俄國入侵烏國前幾週,烏克蘭文化政策部就已發出保護和可能撤離博物館藏品的指導方針 。 然而,位於首都基輔的塔拉斯謝甫琴科國家紀念館(Taras Shevchenko National Museum)的研究員祖巴爾(Mykhailo Zubar)則無奈表示,即使有指導方針,大多數博物館仍面臨準備不足的問題,國家的疏散系統與指示文件大多已經過時,各個博物館也從未實際演練過如何疏散館藏品,有些博物館甚至連包裝材料都沒有。 烏克蘭國內各處博物館在有限的時間下,運用任何可用的材料來打包藏品,盡他們最大的可能來保護所有珍貴文物。圖為烏克蘭利沃夫國家博物館員工替文物裝箱的現場。(攝影:Bernat Armangue。圖片提供:達志影像)   截至筆者完稿之際( 4月8日),俄國尚未侵略至烏克蘭西邊地區,具豐富文化底蘊的城市利沃夫(Lviv)因此幸獲更多的時間來保護文物。利沃夫國家博物館(Andrey Sheptytsky National Museum in Lviv)自3月初以來,就全體動員來打包文物,超過1.2萬件的藏品陸續被遷移至安全地點存放。 館內負責珍稀手稿與書籍部門的主管諾羅布斯卡(Anna Naurobska)表示,這場文物保衛戰讓他們都感到不知所措。為了與時間賽跑,館內幾乎沒有時間等待專門的包裝材料,僅能運用任何可用的材料來打包,如將古代手稿裝入平常運香蕉到超市的紙板箱,或用木材將板條箱釘在一起以存放大型文物。 清空博物館是一項艱鉅的任務,該博物館的工作人員為此工作了數週,最後一件作品——一幅與博物館同名的百年歷史肖像在3月17日被拆除,徒留光禿的牆面,吐下無盡的嘆息。 烏克蘭利沃夫國家博物館具有豐富的珍稀手稿與書籍典藏,圖為該部門主管諾羅布斯卡在3月初打包藏品的現場。(攝影:Bernat Armangue。圖片提供:達志影像)   對烏克蘭國內的所有博物館員工來說,這場與時間賽跑的文物保護任務是他們入行以來最嚴峻的挑戰。保護文化遺產人人有責,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總幹事阿祖萊(Audrey Azoulay)在3月初的聲明中表示:「我們必須保護這些文化遺產,做為過往的見證和未來和平的象徵,國際社會有義務為後代子孫保存這些遺產。」畢竟,以國家博物館的諾羅布斯卡的話來解釋:這些文化是屬於所有人的故事、生活,對每個人而言相當重要。
2022/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