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新訊

讓孩子引爆你的好奇心!雪德水族館「好奇海洋」影片獲AAM大獎
讓孩子引爆你的好奇心!雪德水族館「好奇海洋」影片獲AAM大獎
作者:王惇蕙(國立歷史博物館教育推廣組) 美國博物館聯盟(American Alliance of Museums;簡稱AAM)優質學習資源獎項(EdCom Award for Excellence in Resources),2019年頒發給芝加哥雪德水族館(Shedd Aquarium)。該館於2018年9月起發佈【好奇海洋】(Sea Curious)系列影片,聆聽與接納孩子的建議,以4至10歲的小孩為目標,點燃大家對海洋生態的滿滿好奇! 有別以往從博物館角度出發,設想民眾需要什麼,雪德水族館成立兒童委員會,由芝加哥地區7至10歲的孩子組成。策畫【好奇海洋】系列影片時,館方在內容、方法上,實踐委員會的建議: 影片內容:蒐集孩子的意見,例如:對哪些動物有興趣?對這些動物有什麼疑問? 製作方式:聽從孩子的回饋,例如:讓多一點小朋友參與影片拍攝、以YouTube作為觀看平台、在YouTube搜尋影片時,通常以問題作為關鍵字。 【好奇海洋】孩子提問,動物回答!系列影片(YouTube)   因應孩童興趣而生的【好奇海洋】系列影片,著重回答有趣的、非傳統的問題。例如,小朋友很喜歡的黏液玩具史萊姆(slime),在自然界也有會分泌黏液的動物,館方在影片內回答:什麼動物會有黏液?例如:鸚哥魚(parrotfish)睡覺時會用黏液包覆全身,目的是保護自己的安全。影片用史萊姆作為話題,順勢介紹有黏液的動物,更能引起小朋友興趣。   【好奇海洋】不僅在YouTube創造極高點閱率,雪德水族館也請民眾在觀看影片後給予評價,超過90%的觀眾評價影片為優質,並在「你有多想推薦影片給家人或朋友」項目拿到9.27分(滿分10分)。雪德水族館表示,他們將持續蒐集民眾的量化與質性回饋,讓【好奇海洋】不斷更新,繼續引爆大家的好奇心!  
2020/05/06
這些博物館行銷太ㄎ一ㄤ!看博物館如何施展吸睛大法
這些博物館行銷太ㄎ一ㄤ!看博物館如何施展吸睛大法
作者:王惇蕙(國立歷史博物館教育推廣組)   為了吸引民眾目光,各行各業使出渾身解數,行銷方式五花八門、出其不意。許多博物館為了推廣展覽,用趣味的方式吸引民眾走入博物館。有些產業以創意鼓勵民眾參與,最後還辦了展覽。以下介紹幾個讓人發笑的博物館行銷手法,希望引發大家更多的創意發想。   加拿大自然博物館:恐龍要去哪?恐龍們也愛博物館! 2016年,加拿大自然博物館釋出一支影片,一群恐龍來市區觀光:牠們不只搭乘觀光巴士與遊艇、跟路人自拍玩耍,還走進公園和大家一起做瑜珈,最後一景停留在加拿大自然博物館,作為小旅行的終點。這支影片為特展增加了1600%的觀眾!快來看看這支效益驚人的影片吧!   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兵馬俑迷路了!快為他指引方向,一起找到博物館 2013年,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發布一支「尋俑啟事」30秒短片,附上這位兵馬俑的特徵:2112歲、5.5英呎高,膚色是土色,不會講英文,希望看到的民眾指引他回家的路。藉由客製化的Google Map、Facebook和YouTube,兵馬俑最後回到博物館,歡迎大家來看兵馬俑特展!   大英鐵道博物館:我可以當館長嗎?沒問題!你是Director of Fun 2009年,6歲的Sam Pointon寫信給大英鐵道博物館,毛遂自薦接任退休館長的職位,令館員們印象深刻。博物館最後授予他Director of Fun的職位,並邀請他和家人參加貴賓日活動。2011年,博物館替8歲的Sam拍攝YouTube短片,回覆民眾的提問與留言,小小的他表現可不輸正式館長呢!   奇多博物館:零食變形了怎麼辦?來辦個展覽吧! 2017年,零食奇多(Cheetos)以奇多博物館獲得坎城創意節金獅獎。活動的靈感來自於,奇多的形狀會因為接觸空氣而改變,很難找到兩塊完全一樣的。公司以此作網路行銷,累積網路聲量並促進銷量,吸引數十萬網友發揮創意:你覺得這塊奇多長的像什麼?最後還在紐約中央車站、Ripley’s Believe It or Not博物館展出,甚至還舉辦拍賣會!   行銷手法需要創意,讓民眾覺得新奇有趣,對博物館感興趣而前往參觀。如何讓民眾想更了解博物館、成為博物館的粉絲,考驗博物館的內容、服務是否讓人「有感」。臺灣有什麼有趣的博物館行銷案例呢?博物館人快來施展你的吸睛大法吧!
2020/05/01
中國絲綢博物館引進首檔國際時尚展覽「迪奥的迪奥Dior by Dior(1947-1957)」
中國絲綢博物館引進首檔國際時尚展覽「迪奥的迪奥Dior by Dior(1947-1957)」
作者∕攝影:張乃予(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博士生) 法國時尚品牌Dior的展覽在全球掀起狂潮,近幾年各地都有以Dior為主題的展覽,2019年由英國V&A博物館策畫的Dior特展《Christian Dior:夢之設計師》(Christian Dior: Designer of Dreams)更是一票難求。 Dior狂潮不僅風靡歐美,更席捲亞洲。世界最大的絲綢博物館「中國絲綢博物館」(下稱國絲館)趕上這波狂潮,2019年首次引進國際時尚大展「迪奥的迪奥Dior by Dior(1947-1957)」。該展源自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館(Royal Ontario Museum)2017年製作的「Christian Dior」特展,身為加拿大最大的世界文化和自然歷史博物館,擁有加拿大最豐富的織品和時尚收藏,在質量上更位居世界第三,擁有超過5萬5千件藏品,因此該展大部分的展品來自館藏。策展人Alexandra Palmer在2009年出版專書《Dior:新面貌、新企業1947-57》(Dior: A New Look, A New Enterprise 1947-57),2010年獲得Millia Davenport出版獎肯定。因應本次展覽再推出《克莉絲汀‧迪奧:歷史和現代性1947-1957》(Christian Dior: History and Modernity, 1947-1957),由研究Dior和時尚策展界皆有重要地位的Palmer來策展,可見展覽研究之扎實與專業。 「迪奥的迪奥Dior by Dior(1947-1957)」展場入口   是什麼樣的契機促使國絲館引進Dior大展呢?首推其企圖打造品牌時尚化的決心。2010年國絲館開始收藏時裝,並於2016年在時尚館展出西方和中國時裝,試著打破該館以絲綢藏品為主的印象。2018年在館際交流拜訪後簽訂合作備忘錄,促成這檔大展登陸,企圖透過引入國際品牌大展與國際接軌,同時了解西方博物館製作時尚展覽的方式和規格。 展場調性為暗色系,前有平板介紹服飾的歷史。   該展的服裝展示規劃分為7個單元,依照不同時段和場合區分,從高級訂製的禮服、小禮服、晚禮服等,到配飾和當時的媒體刊物。之後,則設置了時光廊道、互動拍照裝置及影片播放區。影片播放區擺放和學術單位合作的重製服裝和服裝拆解區,讓觀眾可以更了解Dior服飾繁複的製作過程。 與學術單位合作的重製服裝和服裝拆解區,展現Dior服飾繁複的製作過程。   Dior大展的下一站將於2020年6月巡迴至加拿大麥考得博物館(McCord Museum)。而國絲館也將迎來V&A博物館策畫的「巴黎世家:塑造時尚」(Balenciaga: Shaping Fashion)特展。國絲館也需要思考如何在引進的巡迴展中,尋求巡迴展覽內容及在地化可能性的平衡,是值得進一步觀察的現象。   本文同步刊登於中華民國博物館學會國內外資訊  
2020/04/29
電子紙取代說明牌—愛沙尼亞國家博物館結合科技與公眾參與
電子紙取代說明牌—愛沙尼亞國家博物館結合科技與公眾參與
作者:城菁汝(國家圖書館編輯) 愛沙尼亞國家博物館(Estonian National Museum,下稱ENM)位於愛沙尼亞第二大城也是大學城的塔圖(Tartu),成立於1909年,2016年10月重建開放,2018年獲歐洲年度博物館獎之「肯尼思‧哈得遜獎」(Kenneth Hudson Award)。本文探討愛沙尼亞國家博物館常設展「相遇」(Encounters)展示及公眾參與手法,並介紹該展對數位科技(特別是電子紙)的應用。 愛沙尼亞國家博物館(圖片來源:Wikipedia)   愛沙尼亞國家博物館是民族學及文化史博物館,主要呈現愛沙尼亞人的日常生活及文化,也是「相遇展」的策展核心。有別於歷史文化博物館展示敘事多從「古代」開始,「相遇展」選擇從「當代」展開。展廳第一個展櫃介紹令愛沙尼亞人驕傲的SKYPE公司,這可能是多數外國觀眾對當代愛沙尼亞的認識。此安排呼應「知識縫隙理論」,先引起觀眾興趣,再帶領觀眾認識1千1百年來愛沙尼亞人的生活故事。 「相遇展」第一個展櫃講述SKYPE程式設計者使用的電腦及椅子(城菁汝 攝影)   此外,「相遇展」令人印象深刻之處還有展示美學的呈現,如巧妙運用透明壓克力架,呈現考古挖掘陶器碎片。更重要的是,展覽邀請民眾進行不同程度的參與,如標示自己於1989年「波羅的海之鏈」(Baltic Chain)示威照片中的位置,並歡迎民眾跟博物館分享更多照片及影片。 壓克力復原陶壺框以展示陶器碎片(城菁汝 攝影)   互動螢幕展示「波羅的海之鏈」示威照片,邀請民眾標示自己的位置(城菁汝 攝影)   另外,「相遇展」的最大特點是,以「電子紙」(ePaper)取代傳統博物館的展版及說明牌輸出。觀眾購買博物館門票時,服務人員會先確認觀眾偏好的語言(愛沙尼亞語、英語、俄語、芬蘭語、拉脫維亞語、德語和法語),提供觀眾語言卡門票。 門票感應圖示(左圖)與「電子紙顯示器」展覽說明牌(右圖)相同(城菁汝 攝影)   語言卡門票只是一張薄薄的紙,門票及顯示器上都標示著相同的圖形,當以門票靠近顯示器時,顯示器即更換為觀眾的偏好語言。博物館展示空間安裝了600多台電子紙顯示器,依展示需求有6.8、9.7及32英吋等尺寸。筆者觀察展覽使用電子紙的特色包含:(1)提供多語介面,又減少多語化所佔之空間;(2)電子紙顯示器可重複利用,減少展示輸出耗材;(3)電子紙可舒適瀏覽並適合較暗的展示空間;(4)記錄觀眾參觀數據。值得一提的是,電子紙顯示器製作廠商為臺灣元太科技公司(E Ink),相信未來臺灣博物館界對於電子紙應用有許多可能性。   *首圖來源   本文同步刊登於中華民國博物館學會國內外資訊
2020/04/24
山仔頂上的水道傳奇—臺南山上花園水道博物館的前世今生
山仔頂上的水道傳奇—臺南山上花園水道博物館的前世今生
作者/攝影:劉庭妤(自由作者) 臺南水道,位於曾文溪及菜寮溪交會口處的山丘高地,也是村民俗稱「山仔頂」的位置,1922年建成,在曾文水庫啟用之前,曾供給臺南市區6萬5千人自來水使用長達約60年,對於公共衛生的改善、都市建設具有重要貢獻。1982年,臺南水道功成身退,直至2002年指定為古蹟後,2019年以「臺南山上花園水道博物館」名義開放,吸引上萬參觀人次。 臺南山上花園水道博物館門口正面照,位於臺南市山上區的山丘高地上。 為什麼水道建設要選在偏僻的山上區,而不是更鄰近水源或居住地的區域呢?1897年,英國人巴爾頓,及其學生濱野彌四郎被聘請來臺治水,他們提出「自然流下法」、「唧筒法」兩種導水方式,先透過馬達抽取曾文溪水源,再利用山丘地形的優勢,讓整飭過的水源流至市區,運輸過程能省下許多電力,甚至不需加壓就能供給自來水到幾十公里外、五層樓的「林百貨」(註1)。抵達臺南水道的原水,必須經過沉澱、過濾、貯水三階段才會輸送至市區。 目前博物館內開放「快濾池室」、「快濾筒室」、「送出唧筒室」供民眾參觀,可以看見臺南水道留下的文物和遺跡,包括從英國購入的14座快濾筒,隱藏在快濾池室底下的水管管線,以及火力發電設備的火爐基座等。展覽之外,還設有多項互動裝置,讓參觀者能更深刻理解水源處理的相關知識。 配合展品及內容,展場內設有多項互動裝置,親子在裝置前玩得不亦樂乎。透過有趣的遊戲,讓民眾更深刻理解水源相關知識。 此外,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有濱野彌四郎銅像背後的故事。在巴爾頓罹患瘧疾離世後,濱野彌四郎肩負起臺灣的治水任務,接連完成基隆、臺北、臺中、嘉義、臺南、高雄等水利工程,對於臺灣現代化的發展具有重要貢獻,因而獲得「都市醫生」的尊稱。為了紀念濱野彌四郎,其友人特地樹立銅像,放置在眾人皆會出入的圓環北邊,表彰濱野的成就。然而,在臺南水道荒廢之後,濱野彌四郎的銅像卻人間蒸發,銅像基座也倒在草叢中、被人忽視,如同臺南水道曾被人遺忘的歷史。 水道建設彰顯了臺灣現代化的重要歷程,不僅改善疾病散播,對於交通、農業等各項建設,以及人口流動上皆有突破性的影響。2000年,奇美博物館創辦人許文龍捐贈新的濱野彌四郎銅像,並展示在彌四郎圓環前,象徵這段歷史再次獲得關注。 濱野彌四郎銅像,銅像基座背面留有其友人木村匡提的碑文。濱野彌四郎具有「都市醫生」的尊稱,為全臺各縣市的水利工程貢獻良多,是促進市區現代化的重要推手。   註釋: 註1:1932年開幕,位於臺南中西區,為南臺灣第一間百貨公司,在當時為少見的五層樓建築,設有「流籠」(升降電梯),因而被民眾暱稱為「五棧樓仔」。
2020/04/22
2020年國際博物館日主題揭曉—博物館平權:多元與包容
2020年國際博物館日主題揭曉—博物館平權:多元與包容
 文字摘譯:盧姿麟  1977年起,國際博物館協會(ICOM)每年舉辦國際博物館日,旨在讓更多人了解「博物館是文化交流、文化充實、增進族群相互了解、合作、和平的重要管道」。國際博物館為日每年於5月18日,2019年全球有超過3萬7千個博物館在158個國家和地區共襄盛舉。 2020年國際博物館日的主題為「博物館平權:多元與包容」(Museums for Equality: Diversity and Inclusion),期許文化機構強化多元性和包容性。博物館社會價值的核心體現在:為不同根源、不同背景的族群創造有意義的體驗。博物館是改變的媒介、受信任的機構,如今是展現其重要性的最好時機,藉著有建設性的方式,參與現代社會各種政治、社會、文化現實。 因為博物館在社會上享有崇高的聲望,實現多元與包容不僅對博物館等文化機構充滿了挑戰,在日趨兩極化的大環境下,處理複雜的社會問題頗具難度。雖然這些問題不只是博物館和文化機構要面對,卻對其格外重要。隨著民眾對社會改變的期望增加,各界開始討論博物館如何以展覽、會議、表演、教育活動、行動計畫等讓社會更好。此外,館際之間、館方和訪客之間,因為有意、無意的權力動態造成的差距又該如何克服?這些差距往往涉及種族、性別、性傾向、身分認同、社經背景、教育水平、身體能力、政治立場、宗教信仰等各種主題。 2020年國際博物館日希望藉由主題「博物館平權:多元與包容」,聚焦於表彰博物館社群和專業人士的多元觀點,思考我們如何以展覽和故事去發現偏見、克服偏見。
2020/04/17
什麼是空間活化的最佳催化劑?321小戲節的生活與玩心啟示
什麼是空間活化的最佳催化劑?321小戲節的生活與玩心啟示
作者:連子儀(南台科技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321巷藝術聚落三期藝術進駐團隊累積的實踐經驗中,321小戲節與藝宵是值得一提的案例。奠基於進駐團隊在此區生活,與區域人文、自然環境長期互動的對話和體驗,發展出的321小戲節與藝宵,透過進駐藝文工作者彼此互動、激發的創意與玩心,吸引參訪人潮,活絡了空間再利用的生命力。這一切,與其說是為了來客率的刻意經營,不如說是意料之外的成果。(延伸閱讀:【博物之島國內外資訊】讓植物說出古蹟的故事:台南321巷藝術聚落的實驗與實踐) 小戲節各組表演團體,善用閒置空間進行表演。圖為阿伯樂戲工場「牆頭鐵馬」的表演片段(台南人劇團 提供) 321小戲節是進駐巷內199號的台南人劇團,以台北超親密小戲節為靈感,發展出與321巷空間緊密相連的表演形式。自2014年開始,每年邀請三至四組劇團,利用巷內老屋與閒置空間進行表演。2015年藝宵合作社的出現,則是為了因應戲與戲之間的空檔,觀眾休息、飲食與談論表演的需求,在台南人劇團團長李維睦提出邀請,各類型藝文進駐團隊亦覺得有趣的情況下,協力在表演期間製作攤車、擺攤,進而衍生出充滿文藝氣息的小夜市。2016年增加了「莎小戲」的台文小戲攤,由台南大學戲劇系的學生經營,只要銅板價,就可以欣賞一齣說唱俱佳的台文小戲。每年一度的藝術節慶,在自然發展中,逐漸形成豐富多元的藝文饗宴。 「藝宵」由進駐藝術家擺攤,是充滿藝文氣息的小夜市,讓觀眾在戲與戲之間有地方休息、體驗藝術創作,意外吸引眾多人潮(台南人劇團 提供)   說演俱佳,銅板價就可以隨點、隨欣賞的台文小戲攤「莎小戲」,由台南大學戲劇系學生經營(連子儀 攝影) 創意的發生需要一定的環境和條件,保有彈性與不確定性亦有其重要性。例如小戲節及藝宵,皆是透過進駐團隊長期與環境互動,以及彼此在生活中培養的默契而隨機產生的,具有其獨一無二的特性。隨著321小戲節與藝宵成功吸引人潮,表演活動配合藝文夜市的活動模式,一度開始在台南被複製舉辦,例如2018年在321巷舉辦的甘噪祭,活動形式與小戲節的相似度極高,在輿論上引發收割三期進駐成果的疑慮,讓人不禁反思,「空間活化」成功模式複製的思維,是否容易造成發展上的同質化,從而稀釋了在地長出來的風格與魅力。如何讓文化空間的經營,連結各地方的社群與生活、尊重原創精神,各自創造出獨一無二的空間特色,是這一波藝術實踐後,值得深刻反省的議題。  
2020/04/15
博物館「再」定義中:來聽聽贊成和反對的聲音
博物館「再」定義中:來聽聽贊成和反對的聲音
作者/攝影:林玟伶(輔仁大學博物館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第25屆國際博物館協會京都大會,最受矚目的議程即是修正博物館定義,雖然最後投票決定(396票贊成延後決議,157票反對延後,共有70.41%投票者支持延後決議。)需要對博物館定義有更加充分討論,延至明年巴黎常會再繼續研議。這個與現有博物館定義截然不同的新版本,凸顯了當代博物館與社會的關係需要更加接近,主張博物館對其社會責任與角色採取更明確的政治立場。 反對新定義,支持延後決議的立場,可分為幾種層次:第一、認為新定義的發展階段,未徵詢各國國家委員會的意見,缺乏對程序的尊重;第二、對於某些參考ICOM定義為其博物館立法的國家,新定義捨棄了普遍認可博物館在收藏、展示、教育、研究與娛樂等功能,恐怕新定義的語彙對於政治人物過於遙遠而無法產生共鳴,進而影響博物館的補助;第三、認為新定義的用詞有所爭議,例如「多元聲音」(polyphonic)、「民主化」(democratising),更甚者主張該定義是一種意識形態的宣言、流行的價值觀。 正如學者Sandell(2003)曾經提到「博物館作為社會共融之代理人」一職的過程,往往遭遇來自博物館界根深蒂固的態度,或是缺乏認知等阻礙而無法順利推動,需要從促進機制與強化機制上來鼓勵博物館整體組織的變革,以及從業人員在觀點思維上之轉化。對於新定義的擁護者而言,新定義對博物館人致力追求的社會正義實踐背書,新定義發展委員會(Standing Committee Museum Definition, Prospects and Potentials, MDPP)主席Sandahl主張新定義不是空泛的流行語,它代表著一種價值觀,一種博物館從業人員的準則,藉此來運作博物館。 新定義指向博物館傳統的未來,如此改變或許需要更多時間與倡議。然而即使是反對新定義為首的法國代表(新定義是否通過,成為國家委員會的角力對抗,一般來說,以法國為首,包含義大利、西班牙、德國、加拿大、俄羅斯、伊朗、以色列反對新定義;美國、英國、荷蘭、丹麥、澳洲則贊成新定義。)也支持需要重新思考博物館的定義。儘管新定義是否被採納仍是未定之數,卻成功地引發全球博物館專業人員對於「什麼是博物館?博物館要做什麼?」的思辨與討論。 來自世界各地的博物館專業人員齊聚一堂,共同討論「博物館傳統的未來」
2020/04/10
ICOM博物館新定義最新進展!預計2021年6月再次投票
ICOM博物館新定義最新進展!預計2021年6月再次投票
文字編譯:柯秀雯 編按:根據ICOM於2019年12月公布的博物館新定義最新期程公告,ICOM將從2020年1月底至2022年8月,執行博物館定義的新階段任務。然而,新冠肺炎重創歐洲,編輯室為確保資訊正確,特向ICOM確認目前進度與期程是否更動。ICOM表示,目前尚無任何決議影響原先期程,現階段正在徵求國家委員會與國際委員會對新定義的建議,更多詳細訊息將於近日的執行理事會議後傳達,最新資訊會同步更新於ICOM博物館新定義網站。 背景與主旨 根據國際博物館協會(ICOM)發布的訊息,博物館新定義草案在2019年9月7日京都大會表決延遲該議案後,ICOM執行理事會(ICOM Executive Board)在2019年12月9日會議中決議:博物館新定義組成委員會新名稱、新階段任務、擴大參與成員與明訂執行期程;同時指出,新定義預計於2021年6月在法國巴黎舉行的特別大會(Extraordinary General Assembly)上進行投票表決。 有鑑於新世紀社會文化的急速變遷,為了讓博物館能更好地適應未來發展,ICOM在2016年成立「博物館定義、前景與潛力委員會」(簡稱MDPP,2017-2019),研究影響博物館定義的當前社會文化因素,並根據研究成果草擬博物館新定義,由資深博物館人桑達爾(Jette Sandahl)主持。然而2019年京都大會未能取得全球博物館界的共識,因此執行理事會審慎考量大會的討論內容、ICOM成員的反饋意見,並參照MDPP主席桑達爾在2019年9月22日提交的後續研究發展策略藍圖,作出以下決議: 核准MDPP繼續執行博物館新定義專題研究,規劃新階段工作任務。 建議將原來的MDPP改稱為MDPP2,用以區別第一階段的工作內容。 增加MDPP2的成員,延攬更多ICOM會員代表參與第二階段工作。 新階段工作期程自2020到2022年止,將上階段的重要工作推進到新階段。 建立一些參數,用來指引MDPP2在新階段的任務與工作。   內容要點與執行期程 訊息指出,ICOM會長和執行理事會要求MDPP2重新審視2019年9月所提交的後續研究發展策略藍圖,並製定一個開放、透明和協商的程序,以便在未來兩年內能與ICOM國家委員會(National Committees)和國際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ttees)共同合作。同時,必須能讓參與的成員有足夠的時間來制定、研究、斟酌辯論有關博物館新定義的想法。 此外,ICOM主席和執行委員會認為,ICOM成員、執行委員會和MDPP2應該共同尋求一個通用的博物館定義,反映21世紀博物館的定位。除了第一階段MDPP所提的8條標準,作為制定新定義的基礎之外,還需注意博物館規範、立法和道德標準等問題,最終版本將以「博物館是……」一詞開頭。   結果與目標 本階段博物館新定義的制定目的,是希望獲得更多博物館成員的認同與接受,如無意外,將在2021年6月在法國巴黎召開的特別大會上進行表決,並在2021年7月開始實施。  
2020/04/08
我們珍視的是技術還是精神?陳傳興攝影展「借光」啟發的攝影本質評論
我們珍視的是技術還是精神?陳傳興攝影展「借光」啟發的攝影本質評論
作者∕攝影:張吏爵(藝術工作者) 百年來攝影術經歷快速的變遷,從長時間成像的暗房沖洗演進到立可拍的數位相機、手機。在攝影普及化的當代,對於傳統攝影術即將消逝的焦慮也於焉產生,並在攝影創作者間引發長期論戰。以銀鹽攝影為例,我們對它的珍視是在於工藝技術?有什麼是數位攝影無法取代的?有什麼是傳統攝影獨存的價值? 提到銀鹽攝影就不能不提陳傳興,一篇〈銀鹽的焦慮〉關注數位攝影機具對於行為的操控,開啟何謂攝影本質的辯論。近年來他整理早年的創作,離首展相隔40年光陰,一張張重新沖洗的銀鹽相紙在TKG+藝廊重見天日。展覽取名《借光》,有謙遜之意,如果說攝影是光之書寫,那麼攝影者只是向自然借點光,而陳傳興更與這光在暗房對話,記錄了70至90年代的個人精神史。 《借光》以1976年陳傳興留學法國為分野,分為個人精神史第一部及第二部。   走進位於地下的展場,黑白銀鹽相紙在挑高純黑展板、灰階地面的襯托下格外醒目,讓觀眾能更專注於攝影的曝光。作品依拍攝時間展出,題材包含家鄉蘆洲舊景、新舊交織的車站群像、蘭嶼島上的重刑犯、父親過世而展開的悼亡系列、戲班後台情景、留學法國期間紀實等。在觀展的過程中,觀者等同從攝影者的觀景窗回顧一個時代的縮影。在一段訪談影片中,陳傳興這麼形容他的成長年代—諸神的黃昏,北歐神話中眾神與巨人的交戰開啟新的世界,毀滅與新生的隱喻為他的作品主題下了貼切的註解,也揭示傳統攝影術曾經的輝煌與當下的脆弱,讓觀者感受到攝影技術以外更多的情感投射。 黑白銀鹽相紙在挑高純黑展板、灰階地面的襯托下格外醒目,讓觀眾能更專注於攝影的曝光。   這樣的情感投射在〈招魂四聯作〉展間中特別強烈,攝影主題與材質調性非常契合,是陳傳興銀鹽創作之外的新鮮嘗試。送葬隊伍的影像以藝術微噴於鉛鋁複合板上,金屬反光質感像是一道被召喚的魔光,散發幽玄的魅影,引導觀者思索,是不是在生命中也有人這樣悄然離世。而「黑白」在此所扮演的角色是象徵的,傳達一種消逝、憂傷、深刻、時間,以無限衍義的狀態持續下去,攝影技術已昇華成攝影精神的追尋。 〈招魂四聯作〉攝影主題與材質調性契合,影像以藝術微噴於鉛鋁複合板上,散發出的金屬反光質感像是一道被召喚的魔光。   而在2016年國立臺灣美術館「銀鹽世代—尋找歲月靈光 臺灣攝影家原作展1890s~2015」中,策展人張照堂有更生動的比喻: 如果數位影像是超市櫃子裡的冷凍豆腐,銀鹽相片就是老師傅調製的手工豆腐,後者散發出來的溫度與氣味,它的內蘊、質感與外貌都很不一樣。 在這個精確且速效的影像生產年代,會想從事漫長的暗房沖洗,多是在於享受自己與影像的對話,讓攝影行為有更多的人性在裡頭。在攝影中我們珍視的是一門技術還是精神,相信在展覽中每位觀者都可以找到自己所信仰的攝影之神。 在攝影中我們珍視的是一門技術還是精神,相信在展覽中每位觀者都可以找到自己所信仰的攝影之神。   本文同步刊登於中華民國博物館學會國內外資訊
2020/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