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新訊

倫敦霍尼曼博物館「茶」特展,揭開茶葉背後的衝突與抗爭!
倫敦霍尼曼博物館「茶」特展,揭開茶葉背後的衝突與抗爭!
作者:陳玠綸(溫徹斯特藝術學院當代所碩士、自由撰稿人) 人手一杯的手搖茶飲已然融入大眾的日常生活,然而,你是否曾思考過美味的茶飲可能引發戰爭?又或者隱藏著勞動剝削? 位於倫敦東南部森林山(Forest Hill)的霍尼曼博物館(Horniman Museum and Gardens),以其大量的人類學、自然史、樂器典藏聞名。該館由曾為最大茶葉貿易商之一的Frederick John Horniman於1901年創立,這個背景也為其特展「茶, चाय, Tea (Chá, Chai, Tea)」賦予了特殊的意義。該展帶領觀眾穿越橫跨歐亞的茶葉貿易路線,揭開因其而生的衝突與抗爭,重新認識隱身於大眾手中每一杯茶背後的故事。   展區中呈現茶文化的多元發展,來自不同文化下的飲茶方式。(倫敦霍尼曼博物館 提供) 茶葉易於沖泡、提神醒腦的特性,使其在15世紀被引進以英國為首的西方世界後,以驚人的速度席捲常民百姓的餐桌,並且逐漸從英國人口中「遠東來的奇珍異草」一躍成為英式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該展也以物件呈現西方對於茶的狂熱與喜愛,例如,陳列來自世界各地的精緻茶具,反映世界各地蓬勃的飲茶文化。   展櫃中陳列不同文化所用來泡茶的茶壺與茶杯。(陳玠綸 攝影) 由英國茶貿易公司Horniman的廣告文宣一窺社會對茶葉的追捧。(陳玠綸 攝影) 然而,茶葉貿易並不如我們所見的僅是關於茶葉,更成為近代史中驅動著國家衝突與民族主義的角色。展覽當中也呈現茶葉工人如何群起抵抗的故事,聚焦茶葉生產背後的剝削與暴利,如當前南亞及東非的茶葉工人持續積極抗議,爭取更合理的薪資待遇。   茶葉工人的抵抗故事。(陳玠綸 攝影) 或是回顧茶葉背後較不為人熟知的歷史,例如,英帝國出於對東方茶葉與香料急遽成長的需求,開始透過鴉片貿易賺取中國白銀,並在境內散佈排華主義(Sino-Phobia)助長其捍衛鴉片貿易自由的出兵合理性。 最終與清廷兵戎相見,導致「鴉片戰爭」以及後續的香港割讓。展中也陳列了若干與鴉片戰爭相關之文件書信以及鴉片吸食器,讓觀眾得以一窺當時中英之間的商業矛盾與社會風土。   英國將鴉片傾銷至中國後,人們開始將吸食鴉片當做日常,圖為鴉片吸食器。(陳玠綸 攝影) 另一方面,該展也以個人故事聚焦茶文化的傳播如何成為人們連結記憶與認同的紐帶。例如,共同策展人Jennie Loh 提及透過其家庭世代傳承的飲茶傳統,使得生為華裔馬來西亞人的他能夠藉此連結祖父母的歷史與文化,而「飲茶」也成為其家庭對話的重要媒介。   展覽以故事呈現茶葉與個人的獨特連結。(陳玠綸 攝影) 該展也舉辦相關的教育活動帶領觀眾認識茶葉文化,例如,品茶、認識茶葉食譜、茶葉相關的專題演講以及粵語導覽活動,帶領觀者品味茶香背後的獨特文化與多元視角。 值得關注的是,該館於2022年起以階段式歸還尼日利亞國家博物館和古蹟委員會(NCMM)館藏的貝寧銅器,也是英國政府資助的文化機構首次同意歸還被英國軍隊掠奪物件的重要博物館典範。   執行編輯:謝佳均
2024/02/24
鏡頭、畫筆交相映!倫敦泰德現代美術館「捕捉瞬間」展
鏡頭、畫筆交相映!倫敦泰德現代美術館「捕捉瞬間」展
作者:梁晋維( 英國西敏寺大學紀實與新聞攝影碩士) 攝影的出現為傳統藝術帶來巨大的衝擊與影響,同時也影響人們創作、觀看和經驗世界的方式。而展覽如何透過作品引導觀眾探索攝影與繪畫間的曖昧關係? 2023年,倫敦泰德現代美術館推出 「捕捉瞬間」展 (Capturing the Moment),展覽與臺灣國巨基金會(Yageo Foundation)合作,展出其收藏作品,並將攝影史的範疇引入大眾的視野當中,透過攝影與繪畫的相映對照,反思兩者間如何彼此影響,並提供一條觀看攝影作品的新思路。   展覽以蘇珊桑塔格的格言出發「畫家負責創造,而攝影師負責揭露。」(The painter constructs, the photographer discloses.)帶領觀眾反思攝影與繪畫特質的異同。(梁晋維 攝影) 展示文字則置於下個展間入口的左右側,使觀眾在閱讀時能夠面對上一個展間,提供觀者反覆對照繪畫與攝影作品差異性的展示空間。(梁晋維 攝影) 【博物之島新訊】探索鏡頭內外的奧妙:V&A博物館攝影中心擴大開幕! 該展將攝影與繪畫的發展分為七個主題呈現,包括「攝影時代的繪畫」、「張力」、「融入繪畫的攝影」、「攝影如畫」、「捕捉歷史」、「兼容並蓄」、「邁向數位化」。 並以「攝影時代的繪畫」作為開端,討論當能精準地捕捉、複製所有視覺細節的相機出現時,以追求真實為目標的繪畫將何去何從?在展示手法上,有別於多數的攝影展示,將大量的攝影作品或相關檔案並置陳列,「捕捉瞬間」展則回歸單純的作品對照,讓觀眾回到作品的創作過程,逐步認識攝影如何影響繪畫,例如,展覽以西方繪畫典型的題材「肖像畫」與人物攝影做比較,引導觀眾觀察在繪畫與攝影處理「人物」題材的創作差異。 另一方面,展覽也透過揭開作品背後的創作故事,為觀眾講述繪畫與攝影如何改變藝術家們思考創作影像的路徑,例如,畫家培根為畫家弗洛伊德繪製肖像畫,已不再透過「人物寫生」作為創作的依據,而是利用「人物照片」反覆繪製;或是以教皇的照片進行創作,期望透過扭曲外表等方式轉化人物形象,並藉此表達人類複雜的心理狀態。   畫家培根為畫家弗洛伊德繪製歷時八年、十四次完成的肖像作品《弗洛伊德肖像三幅》(Three Studies For Portrait of Lucian Freud)。(梁晋維 攝影) 畫家培根時常參考攝影視角進行創作,例如作品《肖像六》(Study For A Pope VI)呈現有別於傳統油畫肖像的風格。(梁晋維 攝影) 展覽也呈現繪畫作品如何影響攝影師進行創作,例如,Jeff Wall受到葛飾北齋浮世繪影響,並以浮世繪構圖為架構創作《突如其來的一陣風》。   攝影師Jeff Wall以浮世繪構圖創作《突如其來的一陣風》(A Sudden Gust of Wind after Hokusai)。(Capturing the Moment Installation View at Tate Modern 2023.© Tate, Jai Monaghan) 葛飾北齋,《富嶽三十六景 駿州江尻》(Ejiri in Suruga Province, from the series Thirty-six Views of Mount Fuji)(© Brooklyn Museum) 【博物之島新訊】由小見大—東京都寫真美術館典藏展:不期而遇的美好 展覽尾聲,以「邁向數位化」做結,聚焦藝術家們如何重新審視在數位與網路時代下影像創作的可能性。例如,作品《過去與現在》透過絲網印刷及潑墨的手法對1964年底特律非裔民權運動攝影檔案進行再製,並藉此連結當代警察對非裔社群的暴力行為以及持續存在的種族問題。   Loran Simpson作品《過去與現在》(Then &Now)以新的創作方式重新省思攝影檔案。(梁晉維 攝影) 該展透過繪畫與攝影作品的反覆對照,引導觀眾從繪畫的角度認識攝影作品。觀看與解讀藝術作品本身未必具有標準答案,如同策展人所言,期盼展覽能透過開放式的結論取代說教性質的權威論述,刺激觀眾們對於當代藝術的想像。   執行編輯:謝佳均  
2024/02/22
與地方同行!石在工作隊策展「大海入厝——漂流入市的遷徙紀念物」
與地方同行!石在工作隊策展「大海入厝——漂流入市的遷徙紀念物」
作者:鄧皓勻(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博物館研究所碩士) 展覽具有轉譯和展開溝通的特質,策展結合社群或議題,越來越被作為倡議與行動的選擇。「石在工作隊」即因此而成立,自2020年至今透過計畫型創作,將馬崗漁村面臨土地徵收與收購、觀光開發議題的現況,從極東海邊帶到城市中引發更多元的關注和討論。 「大海入厝——漂流入市的遷徙紀念物」(以下簡稱「大海入厝」)為新富町文化市場2023年徵件計畫的獲選展覽(展期:2024.1.6至3.17),該年度計畫以「凝視地方」為主題,不再侷限於過往基地周遭的萬華區域和傳統市場,希望藉此帶動地方想像的多種可能。除了馬崗漁村之外,「大海入厝」也與1970年代因政策性遷村的龜山島/里相互串連,透過物件和風土滋味,包裹著兩地居民們離散與保衛家園的故事。   展場以「家」為場景設計。上圖意象為客廳,結合居民們的生活日常,例如記有馬崗祭儀的農民曆、在地上曝曬的石花菜地毯等。(鄧皓勻 攝影) 關於你我的遷徙紀念物 展覽入口以「如果有一天要離開這裡,你想帶走什麼?」破題,透過對於未來的預設,向地方居民徵集家鄉的紀念物;觀眾則從耳機和影像紀錄,得以了解物件所寄託的情感故事。而展場中為數眾多的「石頭」,則是兩地依海聚落熟悉的生活場景,也是居民與自然共生的智慧。   石頭作為馬崗和龜山島/里的共通點:在馬崗,因應環境條件、就地取材打造的石頭屋最具代表性;在龜山里,則是居民重建龜山島上昔日風景的井仔頭舊址〔註釋1〕。(鄧皓勻 攝影) 展覽連結新富市場阿城鮮魚號的訪談紀錄。(鄧皓勻 攝影) 餐桌上的海味故事 除了耳機裡居民們自身記憶的述說之外,展場中能聽到一位女性用臺語唸唱〈十二碗菜歌〉〔註釋2〕,結合東北角海岸環境的聲音,作為產地到餐桌的一種敘事。展品《歲時餐桌》藉由顏色深淺(海域)、線條形狀(海浪)和桌面(海平面)上下位置,細節呈現魚、藻類、螺貝類等生物的生長環境。同時,連結到新富市場的攤商「阿城鮮魚號」,透過訪談說明海味從產地到市場的過程,以及漁貨消費文化的轉變。   展場中設有四個垃圾籃供觀眾翻閱。(鄧皓勻 攝影) 石在工作隊延伸展演空間「新富半樓仔」的概念,以「家」作為展場主要情境。特別的是有四個垃圾桶籃,分門別類裝著漁具、紙張、產業影響及個人留下的海廢;其中,紙張包含文資審議會議紀錄、漁民勞健保繳費通知單、售屋廣告等。隨著在垃圾籃裡翻閱的身體經驗,更深刻體會生存與生活議題如何纏繞於地方居民的日常。   展品《紀念品》向馬崗和龜山島/里居民徵集的遷徙紀念物。(鄧皓勻 攝影) 展覽,傳遞地方聲音的媒介 展品《紀念品》中,有一段口述龜山島島民如何透過詩和行動,藉此找到自身能夠表達的語言。「大海入厝」亦是如此,從地方發展出不同面向,在現實之外,積極創造多種社群表達和理解的管道。 〔註釋1〕:參考自龜山島社區發展協會,2019年7月。龜山島社區。 〔註釋2〕:為民間歌謠,有關為心愛人準備十二道菜的情懷。參考自國家文化記憶庫。 執行編輯:謝佳均
2024/02/20
100歲爺爺的深山美術館!日本藤城清治美術館
100歲爺爺的深山美術館!日本藤城清治美術館
作者:劉恩美(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碩士生) 交通便利的位置以及歡迎拍照打卡,似乎成為許多美術館的優勢條件。但位處日本枥木縣深山中的美術館卻反其道而行,該館館內禁止攝影,期望能使觀眾人專注於作品,也替美術館增添了幾絲神秘氛圍。 藤城清治美術館由藤城清治於2013年創立,其主要創作為結合紙張、光線和切割藝術,並立基於皮影戲的「剪影畫」。早期其作品出現於雜誌插畫、繪本、真人玩偶電視劇和舞台劇,甚至曾登上日本世界博覽會,在日本具有特殊地位。而藤城清治從小便夢想在那須高原建造自己的美術館,所以選擇將美術館建於枥木縣的深山中,並朝著擴建計畫邁進。   教堂內部的彩繪玻璃也是由藤城清治所設計。(劉恩美 攝影) 該館以園區式經營,建築與森林相互輝映,園區內包含美術館,及藤城清治親自設計的教堂和林蔭步道,使觀眾能在參觀過程中,以不同類型的作品感受其創作。由於山上氣象不穩定,官網每日發布天氣預報,提醒遊客穿著或分享雪地的動物腳印,也時常紀錄著藤城清治的日常活動,讓人感受到該館獨特的人情味。 另一方面,該館也針對高齡觀眾推出參觀優惠,鼓勵高齡者們多多外出參與活動。不過優惠措施是以藤城清治的年齡為門檻,也因此需要大於99歲的長輩們才能享受此優惠待遇!   該館園區中林蔭步道也陳設藤城清治的作品。(劉恩美 攝影)   館內展覽分為八個展區進行展示,主題則圍繞著藤城清治的創作主題展開,入口處的黑白作品區可以看見熟悉的西遊記主題,黑白剪影刻劃的孫悟空維妙維肖。這系列作品來自於臺灣裔日本作家邱永漢創作的《西遊記》於1985年到1963年在《中央公論》雜誌連載所繪的插圖。 展區「Keroyon房間」,則特別展示劇場道具和相關廣告文宣,讓人一睹當年其創作家喻戶曉的青蛙角色Keroyon(ケロヨン)在電視劇、舞台劇中的盛況,也使觀眾理解藝術家開始創作馬戲團主題的創作歷程。 展覽也以剪影畫如若皮影戲的特性,運用燈箱與投影的方式呈現。例如,以音樂盒為主題的展區,則將「剪影畫」結合音樂、多媒體裝置,呈現小型的音樂劇場,開啟觀眾結合聽覺與視覺的感官欣賞靜態的作品。   黑白作品區的西遊記作品。(藤誠清治美術館 提供) 展覽以燈箱及投影呈現剪影畫作品。(藤誠清治美術館 提供) 而現年一百歲的藤城清治仍持續動筆,並以創作回應當代議題,像是廣島核爆、311大地震、日本文資等。在展區的復刻畫室中,也展出聲援烏克蘭的作品,讓人感受美術館中社會議題的脈動。觀眾在參觀後,也可寫信投入館內的藤城清治信箱,等待其收信!   藤城清治創作聲援烏克蘭,除了義賣也在美術館內展出。(藤誠清治美術館 提供) 2024年不僅在該館可以看到藤城清治的創作,福岡市博物館也將舉辦藤城清治百歲展覽「藤城清治100歲 美麗的地球 生活的喜悅 通往未來」(2024.04.05-2024.06.05),讓藤城清治的創作故事延續下去。   執行編輯:謝佳均
2024/02/17
探秘書中仙境!大英圖書館奇幻作品特展
探秘書中仙境!大英圖書館奇幻作品特展
作者:應元宜(藝文工作者、倫敦聖馬丁學院敘事環境碩士生) 愛麗絲夢遊仙境、小飛俠彼得潘、哈利波特、納尼爾傳奇到魔戒,這些大家耳熟能詳的奇幻故事,陪伴著一代代人成長,也深深影響了流行文化。但這些故事是怎麼誕生的呢?2023年底,大英圖書館推出「奇幻:想像的國度」特展(Fantasy: Realms of Imagination),帶領觀眾從文學的角度,重新認識這些熟悉的作品,也揭開故事背後的奇幻世界與歷史淵源。   展區「童話與民間傳說」,以童話故事中常見的森林空間帶領觀眾深入奇境。森林不僅作為故事中現實與幻想世界的過度,也象徵意識與潛意識的分界。(謝佳均 攝影) 「奇幻」故事之所以廣受喜愛,在於它創造全新的世界觀,處處充滿著不可思議,並成為讀者可以盡情釋放想像力、短暫逃脫現實世界的所在。 然而,今日的奇幻故事並不是無中生有,該展便是從影響奇幻故事發展的重要根源——童話、民間故事、戰爭史詩(Epics)或追尋旅程(Quests)四種文學類型出發,透過展覽呈現各文化中的民俗故事,或是數千年前的史詩作品,是如何持續影響今日創作者,構成我們今日喜愛的小說、影集或電玩。   俄羅斯插畫家Ivan Bilibin創作的芭芭雅嘎畫像(Baba Yaga),源自斯拉夫民族傳說專吃小孩的邪惡女妖。該角色也是今日眾多流行作品中的反派原型之一。(應元宜 攝影) 這些故事也隨著當代社會的改變,被不同的作家改編與重構。例如,描述特洛伊戰爭的著名史詩《伊里亞德》,是影響西方文學的重要作品,但過去這些重要作品,都是以男性視角所撰寫的男性英雄故事,再由男性譯者傳遞到其他語言文化圈。今日我們可以看到女性作家,透過女性角色的視角重述該故事,賦予經典作品新的樣貌,也提供讀者咀嚼與反思經典故事的新途徑。 另一方面,展覽也透過世代新舊作品的共同陳列,以及作家訪談,向觀眾展示同個故事在不同文化脈絡的再現的差異。其中對於亞洲觀眾而言,最有感的對比故事就屬《西遊記》和漫畫《七龍珠》。   該展並排呈現書籍、默劇版本的《綠野仙蹤》與前傳音樂劇《女巫前傳》(Wicked),使觀者思考故事在不同媒介中的變化。(謝佳均 攝影) 除了作品在時代與意識形態中的改變,傳遞故事的媒體也影響著敘事手法。例如,由J·R·R·托爾金創作的《魔戒》作為史上最具影響力的奇幻小說,就曾被改編為電視、電影、舞台劇、電玩等不同形式。 該展也展出1955年BBC將《魔戒》改編為廣播劇時,含有托爾金註記的劇本手稿。托爾金認為相較於一般廣播據以音效、對話等呈現戲劇性的故事,《魔戒》較適合以旁白的方式朗讀文句,搭配少量戲劇性音聲呈現。儘管當初的廣播劇沒有留存至今,我們依然可以透過手稿想像當初在改編之際,作者與廣播製作人之間,是如何為了不同載體上故事的敘事與呈現,而絞盡腦汁。   《魔戒》配圖水彩原畫、托爾金手稿與2001-03電影版中使用的魔杖道具。(©Justine Trickett,大英博物館 提供) 該展的另一部分則以奇幻作品的「世界觀」為主題,藉由眾多作品和創作手稿,展示現代奇幻作品中常見的怪奇生物、城鎮、入口(Portal)設計等元素。例如,納尼亞傳奇的衣櫃、哈利波特的9又4/3月台,都是經典的入口設定,帶領讀者進入想像的國度。 展覽尾聲,則聚焦當代奇幻作品社群,不僅僅是由作者、讀者兩方單向關係構成,讀者們的回饋、評論與同人創作,在網路世代形成巨大的影響力。角色扮演、同人販售會、線上社群等活動,也豐富了奇幻作品圈的樣貌。未來的奇幻作品會走到哪裡?讀者在今日也可以成為創作者,以任何形式描寫自己的奇幻世界!   為角色扮演(Cosplay)與實境角色扮演遊戲(LARP)戲所設計的服裝,也是當代奇幻作品社群重要的活動。(謝佳均 攝影) 展覽也呈現當代奇幻書迷對於Cosplay的感受與態度。(謝佳均 攝影)   執行編輯:謝佳均
2024/02/11
森美術館對於環境危機的探問!「我們的生態:生活在地球上」特展
森美術館對於環境危機的探問!「我們的生態:生活在地球上」特展
  作者:王欣翮(倫敦大學亞非學院藝術史與考古學系碩士) 聳立在六本木繁華高樓頂層的森美術館,於2023年邁入20週年。該館該以何種議題回應過去二十年,並對未來提出想像呢?該館團隊從「教育」與「生態」兩大關心議題出發,在上半年推出「世界課堂:透過學科了解當代藝術(WORLD CLASSROOM:Contemporary Art through School Subjects)」,並於下半年由館內策展人 Martin Germann 與椿玲子合作策劃「我們的生態:生活在地球上」一展。  Nina Canell作品《肌肉記憶》。(王欣翮 攝影) 「我們的生態」副標直指「當代藝術該如何應對環境危機?」,該展分成四個章節,共計邀請三十四位藝術家參與。在第一章節「萬物相繫」(A全ては繋がっている),策展團隊先是從 Nina Canell 以北海道年廢棄200噸以上的扇貝殼為靈感的作品《肌肉記憶》(Muscle Memory)起始,藝術家將大量扇貝殼鋪設於展場,邀請觀眾行走於上,以奇觀帶起觀眾對於展覽的想像,並且點出人類如何在複雜的生態系與環境中扮演的角色。  第二章節回顧日本當代藝術在社會運動中扮演的角色,圖為中谷芙二子拍攝水俁病的紀錄片。(王欣翮 攝影) 而第二章節「回歸大地」(土に還る)中則是與客座策展人Bert Winther-Tamaki合作,回頭關注1950-1980年代日本當代藝術如何在環境運動扮演至關重要的角色。策展團隊藉由前述兩個章節指出:儘管環境危機已經是全球問題,但危機的根源仍是來自於各個工業化國家的在地問題,並藉此進入第三章節「大加速」(大いなる加速),談論人類蓬勃經濟活動背後不為人知的黑暗面。 最終章「未來就在我們之中」(未来は私たちの中にある)則提出正面思考,從藝術家如 Agnes Denes 的麥田計畫與再現 Jef Geys 的「藥草網絡」(Quadra Medicinale)計畫等案例,提出藝術家改變世界的嘗試。不過對森美術館團隊來說,他們不單只是希望藉由藝術作品或是展覽論述來影響觀眾,更是希望藉由重新打造新型態的策展模式,提出一個藝術作品與展覽製作的新想像。  Kate Newby 作品《 Fire!!!!!!! 》利用當地環境垃圾作為創作材料。(森美術館 提供) 策展團隊先是將實體作品的運輸控制在最低限度的碳排放,取而代之的則是邀請藝術家思索更具永續發展性質的創作方式,包括前述的瑞典藝術家 Nina Canell 作品所使用的貝殼未來將會成為製作水泥的材料,或者紐西蘭藝術家 Kate Newby則 以在森美術館與愛馬仕藝術空間 Le Forum周遭採集的回收垃圾重塑成新作品。 策展團隊強調未來藝術的生態並非單純是運輸藝術品到各地展示,而是以藝術家帶起整個文化網絡的建立與運作,透過藝術家深入當地田調,創造出與在地脈絡緊密扣合的作品。   新建的展牆維持著粗糙的狀態。(森美術館 提供) 另一方面,有鑒於傳統的展覽製作過程往往消耗大量的木作、壓克力殼、框等一次性物件,該館團隊則試圖降低材料浪費。首先他們回收使用上一檔展覽的部分展牆,並且刻意不為新建展牆補土和上漆,團隊亦在牆面上貼著告示牌,有意識地提醒觀眾注意這是美術館為了減少資源消耗所做的嘗試。再者,森美術館也利用其母集團的資源,邀請其餘建材廠商開發100%可回收石膏牆面,並不吝惜地在展場中為贊助商大打廣告,將產業合作納入當代藝術展覽製作的一環。 該展以實際的展示方法思考當代藝術如何去面對過往隱而不談的資源浪費問題,然其製作方式是否真能落實在日後的展覽中?或是如同煙火綻放,只能由我們持續關注日後森美術館的展覽方能知曉。   執行編輯:謝佳均  
2024/02/05
開箱!大學自然史博物館的收藏與展示
開箱!大學自然史博物館的收藏與展示
作者:歐陽德(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博物館研究所碩士) 你是否注意過學校裡的博物館?17世紀早期至今,歐美不乏以學院購買或受贈收藏為基礎成立於大學內的博物館。臺灣的國立臺灣大學,也將其自臺北帝國大學時期開始累積的收藏,依學門與科系劃分出不同類型的博物館。 2007年以「臺大博物館群」整合各館,至今仍有新館舍與臺大總博物館正在進行籌設。而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與國立中興大學的生命科學系,皆於2022年將系所收藏的標本和文物規劃為博物館展出,然而,兩館則又呈現各自相異的風貌。 【博物之島專文】人類演化研究早期先驅者:瑞典烏普薩拉大學演化博物館 微觀標本背後的故事,臺師大生命科學博物館 日治時期臺灣總督府臺北高等學校曾開設博物學課程,當時的標本與設備於1946年由臺灣省立師範學院接收,以此發展博物系。改制為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後,1961年更名為生物學系,2003年轉型為生命科學系。臺師大生命科學博物館的主要收藏便是來自臺北高校與博物系時期。 目前該館主要分為兩個展間,展廳前半部展出臺北高校時期的植物標本與顯微鏡。展架上裱框的蠟葉標本反映當時收藏品的來源:教師個人研究與教學的成果、學生課程間的採集訓練、向標本製造商購買的教具。一旁以古舊設計的四層櫥櫃,陳列日治時期至戰後的顯微鏡;並且在牆面設置桌椅,仿照舊時仰賴窗戶的自然光操作顯微鏡的環境。   臺師大生命科學博物館刻意以懷舊風格展櫃陳列日治時期到戰後的器材。(歐陽德 攝影) 展廳後半部則展出動物標本以及教學設備。包括脊椎動物為主的骨骼與剝製標本,以及罐裝的浸液標本,儘管無法觀察到標本的製作年份,但能從標籤發現其中許多製作於日治時期。切片機、計紋鼓、幻燈片機等器材,則代表了戰後博物系時期學科的發展。   展架中央為臺北高校時期留下的赤蠵龜標本。桌上的玻片櫃與乾燥機還貼有戰後時期「美援」的標籤。(歐陽德 攝影) 臺師大生命科學博物館展示的儀器設備側寫科系歷史,例如,切片機代表1950年代生物顯微技術課程的發展。(歐陽德 攝影)   學院收藏進行式:興大自然史博物館 而國立中興大學的前身也可溯自日治時期,但是興大自然史博物館的收藏主要來自1956年植物學系與1994年動物學系的成立,以及2002年兩者合併為生命科學系後累積至今的標本,並以近年的收藏持續寫下學院發展的軌跡。 該館主要的展覽空間以淺色格狀展櫃構成,此外範圍還包含展間外的系館迴廊與展示櫥窗。靠近入口處展示乾燥、浸製、包埋等方式製作的植物標本,一側的展台則有甲殼類、貝類標本以及生物化石,其餘空間也展示鳥獸標本。 展覽的尾端牆面,規劃部分區域作為換展的空間,不久前為農業部生物多樣性研究所[註釋1]借展的水鳥主題標本。該展也展出許多醒目的特殊標本,皆與系所師生曾投入的計畫相關,更記錄著學院的研究歷程。例如,黿、大王魷魚、亞洲象、馬來鱷、以及懸掛於展間外的領航鯨。   興大自然史博物館,圖中左側為委託標本師製作的馬來長吻鱷皮革,右方為系上教師協助製作的亞洲象之象鼻標本。(歐陽德 攝影) 【博物之島新訊】還我星空:史密森國家自然史博物館 反思,收藏自然之外 大學自然史博物館被期待能發揮詮釋生物多樣性,以及倡議生態教育等功能,但是從展出的文物、儀器設備甚至標本能發現,在自然史之外,學院收藏也是學術史與機構史的紀實。 不過,歐美許多大學自然史博物館曾歷經由學院內部研究部門,轉變為如同公立博物館面向社會教育功能的過程。與其相比,上述臺灣案例的規模與機制接近附屬於科系之下,由動物與植物標本室轉化而成的展覽室;雖然將觀眾由科學社群擴展到民眾,但目前仍少有機會舉辦常態展外的教育活動,也是未來大學自然史博物館值得發展的面向。   [註釋1]:原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2023年隨農委會改制農業部而改名。   執行編輯:謝佳均
2024/02/04
博物館也有專屬購物節?「博物館商店週日」邀您一起來Shopping!
博物館也有專屬購物節?「博物館商店週日」邀您一起來Shopping!
作者:劉曉樺(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博物館研究所碩士、博物之島特約作者) 我們在黑色星期五、38女王節、百貨週年慶時多能以特殊優惠買到心儀物品,各類商店也能趁機造勢提高銷售成績,博物館商店也可以這樣行銷嗎? 行銷一起來!專屬博物館的購物節 美國博物館商店協會(Museum Store Association)在2017年推出「博物館商店週日」活動(Museum Store Sunday),鼓勵博物館商店會員在感恩節連假的周日,共同推出特色商品與優惠活動。甚而連結在地特色商家,向大眾宣傳博物館商店,並鼓勵觀眾透過購買博物館商品,成為心儀博物館的贊助人。 如同匹茲堡卡內基博物館(Carnegie Museums of Pittsburgh)〔註釋1〕的零售業務總經理Lori Brazos女士分享,該館在2017年加入「博物館商店週日」活動,成功凝聚當地十三家博物館。例如,以當地藝文活動為主的「匹茲堡護照」(Pittsburgh Passport)合作,共同推廣特色商品與活動。當地有些館舍負責設計護照,有些館舍則提供媒體資源,在各家博物館行銷資源通力合作下,一起達成銷售增長的目標。 根據美國博物館協會提供數據顯示「博物館商店週日」有五種可讓博物館受益的方式:1.增加收入、2.吸引新的觀眾、3.吸引媒體報導而提高知名度、4.鼓勵消費者有目的性的購物、5.因線上商店獲得額外的知名度 。   「博物館商店週日」Logo,訴求可透過購買博物館商品成為贊助人。(Credit: Museum Store Sunday) 【博物之島新訊】賞握時尚的吸引力!揭開V&A特展行銷的4個關鍵步驟 推動商品概念與時俱進,促進會員多元討論與學習 「博物館商店週日」活動從第一年有450多家博物館商店參與,到去年第七屆活動,已經超過2,100家博物館商店共襄盛舉,這些博物館商店不僅限於全美五十州,更廣布全球五大洲、25個國家。 除了參與會員更加踴躍之外,博物館商品的概念也是持續更新,像是2023年的「博物館商店週日」活動加入了永續購物(sustainable shopping)的概念,提倡使用可重複利用的購物袋、可回收或可生物降解的材料等。 美國博物館商店協會,除了推廣「博物館商店週日」活動之外,廣納博物館從業人員與各類商品供應商為會員,並固定舉辦線上研討會、前瞻會議凝聚會員,促進博物館與供應商合作。也將多年研討會與會議的成果製成線上數位學習資源,提供會員學習關於行銷策略、社群媒體經營、商標版權、博物館與供應商如何合作、非營利銷售等多元議題。   2023年「博物館商店週日」活動照。(Credit: Museum Store Sunday) 結語:打動未來觀眾的行銷術! 「博物館商店週日」為普羅大眾提供節慶式購物途徑的新選項,也成為博物館接觸到新觀眾群的一大觸角。該活動凝聚千家博物館商店的行銷動能,更透過官網建立的搜尋商店平台,讓各家線上商店可持續接觸與經營觀眾,或許是臺灣博物館看待博物館商店/商品的另一角度。   〔註釋1〕:匹茲堡卡內基博物館旗下管理卡內基藝術博物館(Carnegie Museum of Art), 卡內基自然歷史博物館(Carnegie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卡內基科學中心(Carnegie Science Center), and 安迪沃荷博物館(The Andy Warhol Museum)等四座博物館,皆位於美國賓州(Pennsylvania)著名城市匹茲堡(Pittsburgh)。   執行編輯:謝佳均
2024/02/01
城市就是博物館,社區就是展間:Floating Museum如何打破機構圍籬?
城市就是博物館,社區就是展間:Floating Museum如何打破機構圍籬?
作者:謝宇婷(高雄市立美術館助理研究員) 博物館、偉人塑像這類主題,通常給人嚴肅沉重的印象,但芝加哥藝術團體Floating Museum透過別具創意的公眾活動,將歷史議題帶到芝加哥的各個社區展開討論,使藝術成為民眾參與對話與思辨的媒介。 Floating Museum 作品介紹 Floating Museum由藝術家Faheem Majeed 與Jeremiah Hulsebos-Spofford於2007年發起,而後加入建築師Andrew Schachman與詩人Avery R Young。該團隊致力於「將芝加哥這座城市轉化成博物館」,使藝術與公共歷史的討論不止步於機構的圍牆之中,而是能發生在城市的各個角落。 團體名稱源於Majeed跟Hulsebos-Spofford兩人的異想天開,若將紀念具非裔血統並且被認為是最早的芝加哥開拓者-杜薩布爾(Jean Baptiste Pointe du Sable)的博物館建築模型(也就是杜薩布爾博物館,Du Sable Black History Museum and Education Center)〔註釋1〕,從其於芝加哥南岸貧困社區的現址帶到北邊的富裕市區,會引發什麼樣的對話?   航行於芝加哥河的作品《河流集會》(River Assembly),2017年。(Floating Museum  提供) 2017年夏天,團隊將作品《河流集會》(River Assembly)打造成一艘「博物館船」,並調整原先的構想,載著以杜薩布爾為原型的大型發泡棉雕像,沿著芝加哥河航行。整艘船體更以1830年代至1980年代在芝加哥河(Chicago River)運送貨物和原材料的工業筏為藍本,致敬當地以河運發展加工業的城市歷史。 團隊也邀請當地藝術家與學生參訪「博物館船」並展示創作作品的方式回應參觀的經驗與感受。隨著「博物館船」航行到不同河段,團隊也舉辦系列表演藝術與放映活動,讓芝加哥河畔成為公眾交流、同樂與對話的平台。   芝加哥捷運綠線《城市移動聚會》,2018-2019年。(Floating Museum  提供) 對於Floating Museum而言,「漂浮」是一種介入空間、產生對話的方式,並不只是物理上的「移動」,而是串連起各區域的網路與人群的橋樑。2019年,團隊則將游擊式公共藝術參與轉向芝加哥的捷運系統(Chicago Transit Authority,簡稱CTA)。藉由與CTA、芝加哥公園管理處合作,他們將CTA重新命名為「Cultural Transit Assembly」(移動的文化聚會),並與40位藝術家、12個組織合作,在捷運車廂上放置標語、詩以及來自不同族群的肖像作品,或是邀請樂手在車廂演唱。 【博物之島新訊】盡在不言中:一場無障礙當代藝術的展示實驗   團隊沿捷運路線放置作品,讓乘客在車廂行經高架橋路段時,遠遠便能看到大型裝置,對於城市地景產生嶄新感受。這系列活動也以聯通芝加哥最貧困的西南區域的捷運綠線為主,這項實踐不僅創造日常通勤中的驚喜,也藉此活化芝加哥較缺乏資源的社區。   作品「城市移動聚會」於車廂中的音樂表演,2018-2019年。(Floating Museum  提供) 另一方面,團隊也將可移動的充氣裝置安裝在各個公共空間,藉此嘗試觸發大眾進行討論,如作品《開拓者們》(Founders)邀請民眾思辨:相比於南達科他州總統雕像山(Mount Rushmore National Memorial)上如今飽受蓄奴、種族滅絕等歷史爭議的四位開國元勳-喬治華盛頓、湯瑪斯傑佛遜、亞伯拉罕林肯、西奧多羅斯福,誰才是美國的開拓者?   作品「開拓者們」,2018年。(Floating Museum  提供) 團隊並與芝加哥當地兩位具有原住民族與多重族裔背景的藝術家Chris Pappan以及Monica Rickert-Bolter合作,分別以杜薩布爾、杜薩布爾原住民族妻子Kitihawa、芝加哥首位非裔市長Harold Washington以及一位象徵未來的男孩,打造一個四面人臉雕塑,呈現具多元族群的美國開拓史。 Floating Museum《開拓者們》   團隊認為,歷史上對於杜薩布爾這位被認為最早移居至芝加哥的開拓者所知甚少,更別提他的妻子,但若非他娶了原住民族的太太,他也不會有資格與當地原住民族交易土地。由於杜薩布爾與其妻子皆未留下肖像資料,作品僅能以當代原住民族人像為模板,因此,這個充氣紀念碑在概念與實質上皆充滿想像,也使得討論具有許多可能性。 【博物之島專文】水都記得: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自原民角度「回看」歷史 值得一提的是,該團隊也與當地許多博物館建立夥伴關係,近期也受邀擔任2023年芝加哥建築雙年展的策展團隊,串連芝加哥各個社群,以「這是一次彩排」(This is a Rehearsal)為主題,展演對於城市與建築的自我宣示。 對於他們而言,每一次活動或展出的重點是「引發對話」,如同共同創辦人Faheem Majeed所言Floating Museum的實踐並不是要對抗現有的機構,而是在既有框架之上建立新的對話可能。 註釋: 〔註釋1〕DuSable Black History Museum and Education Center,創立於1961年的私人博物館,也是美國歷史最悠久的私人非裔美國人博物館,歷經數次更名,前身是Ebony Museum of Negro History and Art,後更名以紀念Jean Baptiste Pointe du Sable對芝加哥的貢獻。 〔註釋2〕原文:“It is not about a countermodel, it is about an additional model that can help what’s already existing.”    執行編輯:謝佳均
2024/01/26
議事場所的嶄新身分!臺南市二二八紀念館暨中西區圖書館
議事場所的嶄新身分!臺南市二二八紀念館暨中西區圖書館
作者:林琮穎(自由作者) 在臺南市湯德章紀念公園(舊稱民生綠園)圓環周遭,古蹟與歷史建築林立,其中位於國立臺灣文學館一側的建築,正是市定古蹟原臺南州會,今日則以「臺南市二二八紀念館暨中西區圖書館」的嶄新身分擁抱大眾。 原臺南州會的建築於1936年落成完工,當時為地方的議事場所,亦曾為臺南市議會使用,並於2003年被指定公告為市定古蹟原臺南州會。時至2018年,由臺南市文化資產管理處啟動古蹟修復與再利用工程,於2022年9月正式對外開放。 原臺南州會臨湯德章大道的建築立面,上頭有日治時期建築常見的圓形牛眼窗。(林琮穎 攝影) 見證地方政治與民主發展的場所 1930年代,臺灣的地方自治與人民政治結社的概念逐漸萌芽,臺灣的地方議會制度隨之開展,各地州廳開始紛紛設立州會作為地方議事機關。 同時,臺南州的行政業務長期處於擴張狀態,供州會使用的會議空間不足,因此選擇在州廳一旁興建此棟附屬建築〔註釋1〕,滿足州會獨立的辦公與會議硬體需求。且因當時的州會議長是由州知事(地方最高首長)兼任,在州廳與州會的建築之間,更架設空中步廊供通行,可見兩棟建築使用上的緊密關係。   三樓閱讀區,保留臺南市議會舊議場的議事桌、座椅、議員名單與出席板等,讓人一窺當時的議事場景。(林琮穎 攝影) 值得一提的是,此處在二二八事件爆發時,成為「二二八處理委員會臺南市分會」會議地點,更是重要的民主人權場址〔註釋2〕。因而此建築修復再利用時,也被賦予「臺南市二二八紀念館」的新身分。 該館目前於一、二樓空間推出「正義與勇氣:臺南二二八與民主人權歷史」常設展,敘說臺南地區在二二八事件前後的變動,並串聯臺南地區與臺灣各地追求自由民主人權的相關事件。特別的是,相比臺灣其他二二八紀念館以較大篇幅梳理事件始末與各事件,此展覽更聚焦於個人經歷與境遇。   「正義與勇氣」常設展聚焦湯德章、王育霖、吳新榮、謝瑞仁、沈乃霖、高俊明、林茂生的個人故事。 二樓展區設置「今日的鏡子」呈現臺灣人權相關事件,期望觀眾瞭解當前的自由成果皆是過去人們的衝撞與努力而來。(林琮穎 攝影) 【博物之島新訊】閒步昔日時光—新芳春茶行「日日大稻埕:大稻埕歷史照片特展」 面對社區大眾的知識公共性 這棟建築的另一項重要身分,則是向社區與公眾開放的「中西區圖書館」,並規劃為圖書區、閱覽區,以及兒童區、樂齡暨報刊區等多樣空間,成為更具多元需求的重要場域。而在考量古蹟空間原有風貌與建築載重問題,三樓的開架閱覽區設計約120公分的矮書架,進而兼顧原有議事廳空間的開闊感。   透過圍繞建築體四周的廊道與低矮書架,兼顧民眾閱讀的需求,及建築原有議事空間的開闊感。(林琮穎 攝影) 古蹟修復時保存建築原有的八角樓空間,並在二樓規劃兒童書區,及在三樓規劃樂齡暨報刊區。(林琮穎 攝影) 【博物之島新訊】蘋果成為搶救古蹟推手?華盛頓歷史中心暨卡內基圖書館的重生故事 目前該館二樓也以「新光榮照相館」及傳統相片沖洗技術為主題,策劃「新光榮:老相館.營業中」常設展,還原傳統相館的各式空間與文物,呈現「到相館照相」的回憶與懷舊情感。 該館透過古蹟修復再利用途徑,兼容博物館與圖書館的功能,持續實踐此建築的公共價值,使得大眾能夠重新認識古蹟及其背後的歷史。   「新光榮:老相館.營業中」常設展,原比例重現相館的騎樓、接待區、化妝區、攝影棚等空間。   〔註釋1〕1935年(昭和10年)6月展開三層樓的「州廳舍會議室新築工事」,於1936年4月落成完工。 〔註釋2〕1947年3月11日,臺灣南部防衛司令部(即為國民黨軍隊)進入臺南市參議會,時任參議長的黃百祿、多位參議員與辦公人員、治安組長湯德章、記者楊熾昌等50多人皆遭捕押。   執行編輯:謝佳均
2024/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