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新訊

「家」該是什麼樣貌?倫敦家屋博物館「待在家中」計畫,重新探索家的意義
「家」該是什麼樣貌?倫敦家屋博物館「待在家中」計畫,重新探索家的意義
特約記者:戴映萱(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藝術策展碩士、藝文工作者) *本文圖片由倫敦家屋博物館(The Museum of the Home)授權使用 位於英國東倫敦霍克斯頓(Hoxton)的「家屋博物館」(The Museum of the Home)於2021年6月重新對外開放。經過三年的整頓,博物館以發現、揭示和重新思考「家」的意義為使命,打開了擁有300年歷史的建築和花園,並為博物館的藏品增加了80%以上的展覽空間。其中,個人的家居經驗成為博物館新展覽的核心,探索過去到現代人們的生活方式,以及對「家」概念的思考轉變。 家屋博物館位於英國東倫敦霍克斯頓,於2021年6月重新對外開放。(Cmglee,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家屋博物館原名為「傑夫瑞博物館」(Geffrye Museum),前身是建立於1714年的一座救濟院,為Ironmongers公司和羅伯・傑夫瑞爵士的財產。1911年,救濟院在一項都市更新計畫中被倫敦郡議會免於拆除,部分原因是為了挽救該區為數不多的綠色公共空間。當時許多藝術家和設計師急於尋找能展示藝術工藝品的空間,議會靈機一動,決定將救濟院改為博物館。1914年,傑夫瑞博物館正式對外開張,由於該區一直是倫敦製造和販售家具的中心,博物館初期便以展示家具和木工品為主,直到二次世界大戰後才開始延伸到家居品和裝飾藝術的展示。1990年代末,博物館逐漸確立以展示「英國人的家」為宗旨,並在2011年正式更名為家屋博物館。 家屋博物館再現了過去英國中產階級的家庭生活。圖為1937年英國人家中客廳重現樣貌。(credit Chris Ridley)   進入家屋博物館,彷彿走進了過去英國中產階級的家庭生活。從壁紙到餐桌上的擺盤,這些細節皆是博物館藉由展示所帶來的時光縮影,爬梳了英國過去400年來「家」的面貌。今年新開放的「家庭展廳」(Home Galleries)則延伸至當代,這些展示藉由歷史物件和文獻,邀請觀眾在過去和當代的敘事中,探索個人對「家」的經驗。 「家庭展廳」藉由歷史物件和文獻,邀請觀眾在過去和當代的敘事中,探索個人對「家」的經驗。(credit Museum of the Home Em Fitzgerald)   「家」不僅是一場所,更是包含生命經驗與人類意識的容器──我們在家屋中,家屋也在我們之內,家的概念跟隨人類對空間的認同而有所改變。家屋博物館在去年推出的「待在家中」(Stay Home)計畫便呼應了全球疫情大流行下,人們對家的想像與轉變。這項計畫首發於2020年春季,當時英國正飽受第一波疫情大流行,博物館邀請大眾分享封城期間的家居生活。這項快速回應蒐藏(rapid response collecting)所蒐集來的故事雜揉淚水與歡笑,記錄了大流行時代下,所謂「家」的意義的微妙變化。博物館更在今年一月向藝術家公開徵件,回應「待在家中」計畫的藝術作品將於秋季展示於博物館。 「待在家中」計畫記錄疫情大流行時期,所謂「家」的意義的微妙變化。圖為民眾居家理髮日常(更多故事)。(Courtesy of Museum of the Home) 一系列回應「待在家中」計畫的藝術作品將於秋季展示於家屋博物館。圖為親友間透過視訊線上相見歡(更多故事)。(Courtesy of Museum of the Home)   綜觀過去這一年,我們許多人的家都變成了結合工作、教育、娛樂等所有生活形態的場域,家屋博物館的重新開張恰巧落在人們對家最依存又衝突的時刻,對你來說「家」又代表著什麼呢?
2021/07/23
如何讓孩子擁抱世界文化?荷蘭熱帶兒童博物館的沉浸式展覽設計
如何讓孩子擁抱世界文化?荷蘭熱帶兒童博物館的沉浸式展覽設計
作者:毛羽純(輔仁大學博物館學研究所) 荷蘭熱帶兒童博物館(Tropenmuseum Junior, 簡稱TMJ)成立於1975年,是荷蘭第一間兒童博物館,主要觀眾為6-13歲的學齡兒童。展覽以多國文化為主軸,兒童可在展廳內體驗與學習當地文化及風俗禮儀。教育活動策劃以人類學和藝術研究為基礎,結合特定文化領域的合作實踐。TMJ不僅是展示物件的地方,更是啟發兒童好奇心、關注文化異同性和學習世界性社交的場域,期望孩子們能在此獲得擁抱世界和了解多元文化的能力。 荷蘭熱帶兒童博物館的中國氣(China's Qi)展覽活動(2009-2012)(© Tropenmuseum Junior, Amsterdam)   《看見摩洛哥》(ZieZo Marokko)是2015-2018年間以摩洛哥文化為主題的展覽。阿姆斯特丹在2013年已成為少數族群佔大多數生活群體的城市(minority-majority city),其中摩洛哥裔佔比最高,卻鮮少受到關注,該展希望能夠幫助更多荷蘭兒童了解身邊同學的族群文化。 《看見摩洛哥》主題常設展,佈置成機艙的展覽入口等待區。(© Tropenmuseum Junior, Amsterdam)   展覽門票設計成機票的樣子,工作人員會在門口檢查你的「登機牌」,完成check in之後,你會受邀進入等待區—佈置成機艙的展覽空間。在這裡工作人員會和孩子描述,你正在TMJ飛往摩洛哥的飛機上,燃起孩子對這次展覽的好奇心,同時說明展場內的注意事項,教導展場禮儀。之後,兒童受邀進入一處鋪滿了摩洛哥風情花磚的空房間,藉由喝摩洛哥茶、聞摩洛哥香料以了解摩洛哥文化,再自己決定要在空房間裡擺上什麼樣的家具,打造具有摩洛哥風情的房間。 展覽《看見摩洛哥》導覽員穿著民族服飾,帶領兒童進入摩洛哥的世界。(© Tropenmuseum Junior, Amsterdam)   根據博物館對此次展覽做的總結式觀眾評量顯示,觀眾即使知道自己正在TMJ,仍有身處摩洛哥的感覺,且非常滿意展覽的教育價值。另外,91%觀眾表示會與他人積極談論本展覽。《看見摩洛哥》展讓親子觀眾發現摩洛哥文化的豐富和多樣性,改變大眾對摩洛哥的刻板印象。   結語:沉浸式展覽,像當地兒童一樣成長 TMJ是一座完全以兒童為中心的兒童博物館,孩子們可以自己動手操作展場物件,透過館方設計的舞蹈、戲劇、歌謠來熟悉異國文化,而並不只是單調地閱讀展板資訊。在沉浸式的環境裡,兒童彷彿真的能夠像當地兒童一樣成長,彰顯博物館空間的多元魅力! 孩子們在《看見摩洛哥》展場中遊戲(© Tropenmuseum Junior, Amsterdam)
2021/07/19
你印象最深刻的廣告是什麼?「東京廣告博物館」重拾每個世代共享的感動
你印象最深刻的廣告是什麼?「東京廣告博物館」重拾每個世代共享的感動
作者/攝影:羅苡瑄(現居於愛爾蘭之平面設計師) 你印象最深刻的廣告是什麼?不論你是否為廣告從業人員,也一定看過上千支廣告,必定曾有支廣告打動過你。「日本廣告」的驚人創意、浮誇幽默你一定不陌生,想要了解日本廣告的厲害之處,絕對不可錯過內行人才知道的秘密基地「東京廣告博物館」,與多數美術館、博物館以「藝術」或「設計」為核心不同,這是日本唯一為「廣告」而生的免費博物館。 東京廣告博物館(The Ad Museum Tokyo)由日本最大廣告傳播集團「電通集團」旗下之「公益財團法人吉田秀雄記念事業財團」於2002年開始營運,位於電通大廈地下一、二層樓。雖設於地下樓層,但空間規劃寬敞舒適,木質感與白色簡約的室內設計風格,搭配柔和的暖色調燈光調合,讓走入展覽空間的參訪者能輕易卸下壓力,享受其中的展覽。常設展仔細說明了日本廣告歷史,透過一張張珍貴的海報與紀錄影像,介紹日本廣告的啟蒙與發展。 寬敞而暖色質調的室內設計,設有充足的休憩座位,供觀者舒適地欣賞多則精選廣告。(羅苡瑄 攝影)   江戶時期(1603-1867)隨商業活動的日漸活躍,廣告也隨之萌芽,在文字尚未普及的年代,此時的廣告以常民易懂的圖像為主要宣傳策略。明治時期(1868-1912)受到西方文化影響,大眾開始注重廣告的成效,第一間全日本廣告公司也在此時成立。大正時期(1912-1926)的廣告受浮世繪影響,風格強烈的廣告令人驚嘆。昭和時期(1926-1989)戰後的經濟復甦,讓廣告產業在短期之內蓬勃發展,多樣的形式變化與創意,迎來日本廣告產業空前的盛況。直到今日,越發成熟的廣告技術、多元化的傳播途徑,造就跨國且深入生活的影響力。1964年日本成為亞洲第一個成功舉辦奧運的國家,從各式奧運相關的熱血廣告案例,可以感受到日本舉國的沸騰與朝氣。2011年311日本東北大地震後,廣告中可見大眾的痛楚與哀戚,不同品牌輪番推出柔性宣傳,鼓勵困境下的人們走出傷痛、重拾希望。每一則廣告都讓我們看見不同時代的縮影,如同展覽大廳入口處的標語「廣告可以不只是廣告」(Ads can be more than just ads),廣告不只是販售商品的行銷工具,更記錄在無垠宇宙下渺小而片刻的你我故事。 日、英文雙語詳細介紹不同年代的海報廣告(羅苡瑄 攝影)   雖然是免費入場的博物館,但每項細節絲毫不馬虎。不僅展覽企劃內容紮實、鉅細靡遺地記載每件作品的史實與背後意義,透過崁壁式燈光設計、搭配斜角的陳列平台,讓閱聽者在欣賞眾多平面廣告時,不會因玻璃反光等問題而阻礙體驗。館方針對展品陳列的細心設計、動線規劃的流暢性,皆可看出東京廣告博物館對於「體驗設計」的用心。 並非小眾題材、艱澀難懂的內容才是有深度的展覽,東京廣告博物館兼具內容趣味性與時代意義,讓觀者產生深度共鳴。此外,每年持續更新的優秀廣告案例,讓日日熬夜加班苦思創意的廣告人參觀後重新獲得能量、回想起投入廣告產業的初心,充飽電後再面對高壓的產業環境。非廣告人更可以在這些廣告片段中,看見自己的人生縮影,重拾每個世代共享的感動。 除了展覽空間外,還有一座迷你圖書館,收藏各式廣告相關書籍。(羅苡瑄 攝影)
2021/07/16
囚徒、懲罰與酷刑—英國倫敦塔再現困難歷史
囚徒、懲罰與酷刑—英國倫敦塔再現困難歷史
作者:郭惟萱(輔仁大學博物館學研究所碩士班) 近年來博物館行動主義的興起,讓世界各地的博物館開始意識到回應社會議題的重要性,而展示困難歷史便是其中一個重要面向。英國倫敦塔(Tower of London)在2013年進行的展示更新研究案,便以「囚徒、懲罰與酷刑」(Prisoners, Punishment and Torture)歷史為主題,結合跨領域的研究團隊與方法,提出一套倫理性的新敘事框架。 倫敦塔位於泰晤士河畔,現為歷史皇家宮殿(Historical Royal Palaces)所管轄,曾作為防禦堡壘、皇家監獄、皇家宮殿與皇家動物園之用。因其歷史之悠久與複雜,難免造成展覽敘事上有混亂、不連貫的情形。另外,2012年萊斯特大學博物館與藝廊研究中心(Research Centre of Museums and Galleries)針對倫敦塔的觀眾研究更顯示,觀眾認為有關「囚徒、懲罰與酷刑」的展示可以更好,希望能在展示中看到更多的故事內容。於是,萊斯特團隊展開為期4個月的研究,試圖對倫敦塔內監禁的歷史提出嶄新的詮釋方式。 倫敦塔全景(來源:Ray in Manila @Flickr)   研究結果發現,博物館在展示時應營造安全又真實的場景,讓觀眾主動去認識歷史、產生連結。此外,在展示監禁、懲罰等相關歷史時,博物館也容易過於強調囚犯遭受的痛苦與折磨,而忽略了他們作為人的整體生命歷程。 基於上述發現,研究團隊歸納出倫理性的敘事框架重點: 開放多元選擇,而非強迫性。 真實刻畫人物與場所,而非強化刻板印象。 呈現來龍去脈,而非抽離脈絡。 讓觀眾易懂、易感,顯示人的複雜性,而非過度簡化。 使人從共通經驗中得到啟發,而非只關注其中的痛苦。 有清晰的敘事觀點及架構,而非充斥過度瑣碎及非必要內容。 嚴正強調酷刑的不正義,而非只暗示其不應當。 倫敦塔就此著手進行一系列全新嘗試,包括以漫畫或戲劇形式重新詮釋歷史上著名的囚犯故事,調整展場音效與燈光、加入生動插圖等,同時強化展示場域與故事的連結,加強歷史故事的真實性與敘事深度。例如以15世紀末兩位小王子愛德華五世及理查失蹤懸案製作「塔中的王子」故事,即是在王子們遭軟禁的血腥塔(Bloody Tower)展出。館方運用動漫風格短片及還原場景的手法,讓觀眾得以身歷其境並抽絲剝繭此歷史懸案。 (皇家歷史宮殿官方YouTube頻道製作「塔中的王子」真人短片)   此外,亦設計以酷刑為主題的新常設展《塔中的煎熬》(Torture at the Tower),在獨立空間展出,讓觀眾可以自由選擇是否參觀。這樣的展示方式更具倫理關懷,也使觀者更容易產生知識與情感的連結。因應多種敘事線交錯的問題,則設計多元參觀路線指南,每條路線均列出與主題相關的參觀點,引導觀眾自由穿梭於多個敘事線之間而不致混亂。前述酷刑主題展便是其中一條重點路線,另有軍事機械操作體驗(Armoury in Action)、皇冠與珠寶展示(See the Crown Jewels)及散落在堡壘各處的皇家野獸(Royal Beasts)塑像展示等。 倫敦塔內展示多種中世紀酷刑刑具及著名囚犯的故事,圖為刑具擱板(rack)。(來源:Brian Shamblen @Flickr) 塔內有多座以鐵絲製成的動物塑像,還原倫敦塔作為皇家動物園的歷史(來源:SouthEastern Star ✭ @Flickr)   倫敦塔展示更新案運用跨領域的研究方法,探索困難歷史的嶄新詮釋方式,改用合乎倫理的敘事與再現手法呈現囚犯、懲罰與酷刑的歷史,將故事訴說得更為真實動人,可作為國內展示困難歷史的歷史遺跡或創傷紀念博物館的借鏡。
2021/07/12
舉起筆改變生命!英國狄蘭・托馬斯中心為弱勢者發起創意寫作計畫
舉起筆改變生命!英國狄蘭・托馬斯中心為弱勢者發起創意寫作計畫
作者:蔡欣瑜(輔仁大學博物館學研究所) 想要認識道地的英國文化,參觀地方小型博物館是最佳選擇,其所執行的教育活動具有展現並改變在地生活的潛力。英國博物館協會一年一度的「博物館改變生命獎」(Museums Change Lives Awards)便是表揚為觀眾和社區生活帶來影響的博物館,2020年獲頒該獎項之「最佳小型博物館獎」優勝者為—狄蘭・托馬斯中心(Dylan Thomas Centre)。 狄蘭・托馬斯中心(Photo credit: Ham,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狄蘭・托馬斯中心位於英國威爾斯第二大城斯旺西(Swansea),二戰期間的轟炸導致許多歷史建築淪為廢墟,今天多數改建成博物館、藝廊或藝術中心。1995年成立的狄蘭・托馬斯中心即位於其中,紀念威爾斯著名詩人狄蘭・托馬斯(1914-1953),他是土生土長的斯旺西人,創作領域橫跨詩歌、短篇小說、散文、廣播和電影劇本。10月27日是托馬斯的生日,2014年該中心以新常設展《愛之語》(Love the Words)慶祝詩人100歲冥誕,完整呈現其生活片段、工作足跡與經典創作。 常設展《愛之語》呈現狄蘭・托馬斯的生命歷程,觀眾可依循其生命史,觀賞老照片、信件、報紙和文章等檔案,聆聽詩人朗誦詩歌的聲音。(Photo credit: Dylan Thomas Centre)   1999年,英國政府將尋求庇護者疏散到斯旺西,促成「斯旺西尋求庇護者支持小組」(Swansea Asylum Seekers Support Group,簡稱SASS)設立,為流離失所者提供各種教育與培訓資源。自此,狄蘭・托馬斯中心與SASS締結夥伴關係,2003年開始向難民、尋求庇護者和當地居民發起創意寫作計畫,培育寫作技能並凝聚社區歸屬感。 2014年,狄蘭・托馬斯中心除了更新常設展,更致力於打造一處安全、溫馨、充滿歸屬感的空間,增加專屬學習空間、舉辦創意寫作營,由難民作家艾瑞克・恩加勒・查爾斯(Eric Ngalle Charles)主持。此外,館方也積極與民眾互動,每兩週在Facebook、Twitter和Blog上發佈寫作新挑戰,提供照片提示、文字遊戲或特定練習題材,激發大家的寫作靈感。作品類型包括:詩作、短篇小說、傳記、信件等,寫作者可以決定保留作品、與親友分享或分享給館方,館方很樂意透過社群媒體展示大家的創作。 狄蘭・托馬斯中心創意寫作營(Photo credit: Dylan Thomas Centre) 學習空間向大眾開放,鼓勵親子共同參與故事遊戲、創意寫作、詩詞和手工藝活動。(Photo credit: Dylan Thomas Centre)   狄蘭・托馬斯中心發起的創意寫作計畫,友善對待不同族群、關懷兒童學習資源、療癒生命歷經創傷者,讓不少參與者從中得到解答和啟發,達到當代博物館致力於實踐的文化與社會平權。
2021/07/09
遊戲、社交與看展一次滿足!菲律賓阿亞拉博物館以Gather.Town玩轉虛擬體驗
遊戲、社交與看展一次滿足!菲律賓阿亞拉博物館以Gather.Town玩轉虛擬體驗
作者:郭怡汝(金門歷史民俗博物館 文化推廣組) *本文圖片由菲律賓阿亞拉博物館(Ayala Museum)授權使用 新冠疫情持續發燒,居家辦公、線上博物館逐漸成為防疫新常態。不斷攀升的社交與娛樂需求,使得結合視訊和遊戲風格的新軟體「Gather.Town」成為時下遠距辦公族最受歡迎的工具之一。 菲律賓阿亞拉博物館(Ayala Museum)以展示菲律賓歷史文化及典藏考古學、民族學有關文物為使命,為了呼應今年國際博物館日主題「博物館的未來:復甦與新象」,特別應用虛擬辦公利器Gather.Town玩轉線上博物館體驗,自5月18日起至5月底止,推出8位元像素遊戲畫風的虛擬博物館。 該虛擬博物館不單只是複製博物館的實體空間,而是以館所願景「展示菲律賓的藝術、文化與歷史」為精神,遊戲化並打造出整個菲律賓群島,如呂宋島、薩馬島、宿霧薄荷島等。如同角色扮演遊戲,主打使用者可以創建自己的人物,自由地漫步在博物館、圖書室、商店等空間,還能走出建築並遨遊菲律賓群島的2D地圖,甚至坐船進行跳島旅行,探索菲律賓的地理位置、自然地貌、動植物產和族群人文。 阿亞拉博物館用Gather.Town打造菲律賓群島2D地圖,圖中標示出館藏文物原屬地。(Credit: Ayala Museum)   同時,以核心議題「菲律賓人在哪裡?」(Where is the Filipino?)作為主軸,展示館藏一百多件菲律賓各地社群的特色文物,每件藏品皆依據該文物的原屬地放置於地圖上相對應的地點,使用者可以按下X鍵觀看文物介紹、歷史故事和相關影片,一探南島語族的遷徙背景、菲律賓的殖民歷史,以及海上貿易等事件如何造就當今的菲律賓人,進一步提高使用者對文物原始族群和其物質文化的認識。 使用者可以按下X鍵觀看館藏文物詳細訊息(Credit: Ayala Museum) 虛擬博物館中亦包含與主題呼應的菲律賓多元族群影片(Credit: Ayala Museum)   此外,與一般被動式的線上導覽和360度VR體驗不同,使用者可以運用Gather.Town的互動功能,如即時視訊、語音和文字聊天,與館方人員或其他線上參與者直接進行雙向交流,同時還能設定私密空間,不受外人打擾,享受安靜的遊覽體驗。 使用者可以運用Gather.Town的互動功能與其他線上參與者交流(Credit: Ayala Museum)   儘管阿亞拉博物館因為整修和防範新冠疫情而暫時閉館中,館方仍繼續透過不同的方式響應國際博物館日及維繫社群參與度。去年曾在任天堂遊戲「動物森友會」上舉辦虛擬博物館之旅,今年更是運用時下熱門的Gather.Town作為展覽活動平台。阿亞拉博物館持續打造平易近人且唾手可及的虛擬博物館體驗,也展現了博物館努力突破實體閉館的限制,提供觀眾一種更具社交、共享性質與身臨其境的互動模式。
2021/07/05
來博物館找幸福!英國文資機構將「幸福感」視為重要經營指標
來博物館找幸福!英國文資機構將「幸福感」視為重要經營指標
作者:王惇蕙(國立臺灣美術館教育推廣組) 英國遺產聯盟(The Heritage Alliance)和英格蘭安立甘宗教會保險公司(Ecclesiastical Insurance)近期發布一份研究,指出大部分英國的文化資產機構將「幸福感」視為優先倡導的價值,高達三分之二的機構認為「提倡幸福感」是工作的重要成果,其中五分之二更認為幸福感為評估工作成果非常重要的指標。 提升幸福感逐漸成為英國文化資產機構的經營策略與目標,屬性各異的文化資產能延伸發展出各種活動,例如:藝術治療、瑜珈、森林浴、正念思考(mindful thinking)等。根據統計,前5項具體的活動效益為:提供學習機會(72%)、幫助人們社交(53%)、建立社會連結(51%)、保持心理活躍(50%)、維持身體健康(48%),以下以2個英國的博物館、美術館為例:   曼徹斯特美術館:照護人們心理健康的地方 曼徹斯特美術館(Manchester Art Gallery)以「一個可以照護人們心理健康的地方」作為機構特色,內部設有健康與幸福管理人,規劃並帶領多樣的活動來提升觀眾的幸福感。例如每月第一、三個週二,參與者在健康與幸福管理人的帶領下,專注坐在一幅作品前,以覺察、呼吸、多感體驗等方式感受藝術的美好。 曼徹斯特美術館致力於成為照護人們心理健康的地方,長者們推著輪椅觀賞畫作。(Image by Hamed Masoumi from Flickr, CC BY-NC-ND 2.0)   此外,館方推出「呼吸練習」(Room to Breathe)課程,將空間營造成適合放鬆與正念思考的場所,鼓勵觀眾放下手機,享受和作品共處一室的時光,靜心體認當下的身心狀態。疫情期間,轉而推出線上音檔「健康與幸福感」(Health and Wellbeing),指引人們把正念思考帶入日常生活中,進行聲音觀察、好好走路、沉穩呼吸,或者沉浸在音樂與肢體的律動中,畫出一幅屬於你的正念塗鴉(mindful marks,請看教學影片)。   彬利博物館:具有治癒功能的博物館 彬利博物館(The Beaney House of Art & Knowledge)定位自身為「一座具有治癒功能的博物館」,經常辦理增進健康與幸福感的活動。例如為失智症或社會孤立夥伴成立「文物力量小組」(The Power of the Object Group),透過不同主題連結文物,鼓勵觀眾觸摸文物、參觀展覽、享受午茶時光,強化人們與博物館文物及他人的互動。另外,館方定期舉辦「正念星期一」(Mindfulness Mondays)活動,開放5到14歲學童參加,透過1.5小時的活動,引導孩子學習放鬆,專注於當下聽到的聲音、看到的藏品,結合歷史、文學、地理、藝術等跨領域內容,豐富孩子的學習經驗。 彬利博物館定期為學童舉辦「正念星期一」活動,館內還設有「探索點」(explorer point)透過DIY活動認識典藏。(Image by Jessica Wood from Flickr, Public Domain Mark 1.0)   疫情期間,館方依據英國國民保健署的《6個獲得幸福感的方法》提出各種實踐方案。以「獲得啟發」(Be inspired)此方法為例,我們可以藉由線上觀賞藏品、手繪窗外景物獲得靈感,研究還指出書寫有助處理情緒和降低血壓,或是聽聽觀眾、藝術家和館員的談話,從中獲得意想不到的啟發。   疫情之下,人們對幸福感的定義有所轉變。根據天下雜誌引述的調查,部分人在疫情期間變得更快樂,幸福來源依序為身體健康(55%)、與伴侶及子女的關係(49%)、生活意義(48%)。在此非常時期,人們對於幸福安心的渴求更盛,博物館、美術館如何應用既有資源創造當下幸福感,進而把幸福感延續至未來,是值得期待的新嘗試。
2021/07/02
英國最早兒福機構&公共藝廊—倫敦育嬰堂博物館線上共享200年來的故事
英國最早兒福機構&公共藝廊—倫敦育嬰堂博物館線上共享200年來的故事
特約記者:戴映萱(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藝術策展碩士、藝文工作者) *本文圖片由倫敦育嬰堂博物館(the Foundling Museum)授權使用 當新冠疫情開始大流行,倫敦育嬰堂博物館(the Foundling Museum)開始思考如何在封城期間與民眾對話,並持續與市區保持互動,「共享故事、共享聲音」(Shared Stories, Shared Voices)線上展便是過去一年所累積的成果。這項線上展覽以典藏品為出發點,透過一系列藝術家引領的工作坊,串連出各種故事與聲音,交織出這座博物館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倫敦育嬰堂博物館,前身是英國首間兒童福利機構,也是首間公共藝廊。(Alan Stanton, CC BY-SA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育嬰堂博物館成立於2004年,前身為英國歷史上第一間專門為兒童設立的福利機構:育嬰堂(The Foundling Hospital),由慈善家托馬斯・科拉姆(Thomas Coram)於1739年創建。「Foundling」是當代英語較少見的詞彙,意思接近「孤兒」,然而這些嬰兒並非被遺棄,而是父母因各種因素(多為經濟困難)無法育兒而主動送至育嬰堂。「Hospital」則非一般定義的醫院,在這裡指「照料」。如字義所釋,育嬰堂專門收留並撫養弱勢家庭出生的兒童,提供長達10年的免費教育。至1954年關閉之前,育嬰堂曾收留過2.5萬名兒童。 倫敦育嬰堂博物館保存許多父母留給孩子的紀念物、育嬰堂相關主題畫作或文物,每件館藏背後都有一段動人的故事。(Shared Stories, Shared Voice participants, courtesy the Foundling Museum)   值得注意的是,育嬰堂博物館對英國社會的貢獻不僅是兒童福利,這裡更是英國歷史上第一間公共藝廊,這歸功於18世紀畫家威廉・霍加斯(William Hogarth)。霍加斯在當時英國藝文圈極具影響力,身為育嬰堂創建初期的支持者,他積極鼓勵同時代的頂尖藝術家捐贈藝術品給育嬰堂,並開創性地在院內建立對外開放的繪畫館(Picture Gallery),展示藝術作品並同時為育嬰堂籌款。到了今日,館方仍持續經營藝術項目,許多知名藝術家如格雷森・佩里(Grayson Perry)皆曾與育嬰堂博物館合作藝術計畫。 「共享故事、共享聲音」線上展從育嬰堂成員的故事出發,拉近大眾與典藏品的距離,參與者包括護理師、博物館志工、曾參與教育活動的實習生,以及在育嬰堂長大並受教育的畢業生,他們受邀選取其中一件館藏,藉此連結並訴說他們的故事。     以館藏的19世紀鐵床為例,喚起Ruth在育嬰堂的童年回憶,她透過Zoom工作坊訴說她的故事,時間似乎回到她入院的第一天,在被分發的床前許下未來的願望。 以館藏的19世紀鐵床為例,喚起許多曾在育嬰堂生活長者的童年回憶,圖為攝於1930年的文獻圖片。(courtesy Coram)   霍加斯的畫作《摩西被帶到法老的女兒面前》(Moses Brought Before Pharaoh’s Daughter)則是兩名博物館志工所選取的藏品。這幅畫創作於1746年,描繪了摩西將離開親生母親,交給法老女兒做為養子的故事。霍加斯將這幅畫捐給育嬰堂,可見他希望藉這段聖經故事,傳達機構的初衷和信念。 18世紀畫家威廉・霍加斯的畫作《摩西被帶到法老的女兒面前》為倫敦育嬰堂博物館的重要館藏之一。(courtesy Coram in the Care of the Foundling Museum)   「共享故事、共享聲音」線上展藉由精選典藏品,爬梳了280年的豐富歷史,納入整個育嬰堂大家庭成員的聲音,觸動人心的故事向我們展示了關懷、愛及藝術,如何建構出育嬰堂博物館的前世今生。
2021/06/28
讓藝術品走遍全港吧!香港藝術館之友「我們的・藝術館」推廣活動
讓藝術品走遍全港吧!香港藝術館之友「我們的・藝術館」推廣活動
作者/攝影:黃漢鋒(英國萊斯特大學博物館學研究所碩士生) 隨著科技發展的日新月異,AR擴增實境技術的應用也越來越多元。近年,世界各地有不少博物館結合AR技術與觀眾做更深入的互動及溝通,在台灣也有不少例子。2020年,國立臺灣博物館結合AR室內定位導覽系統,引導觀眾觀賞化石展品,一窺滅絕古生物的原始面貌。2021年,中研院史語所歷史文物陳列館運用AR擴增實境的展示設計,將殷商動物文物的複製件,搭配3D動畫及旁白,講述文物的故事。多數博物館都是將AR技術應用於館內,以輔助展示導覽。 畫作《貴婦像》的AR展示效果(黃漢鋒 攝影)   香港藝術館之友,是致力於支持和推廣香港藝術館活動的非營利組織,為慶祝成立三十周年,推出「我們的.藝術館」推廣活動,將AR技術應用在香港街頭各處。2021年3月23日至5月23日期間,在全港18區的城市空間,超過370個室內及室外廣告牌、電子顯示屏幕和交通交匯處,展示香港藝術館100件藏品影像。市民可使用專屬AR應用程式「ArtForEveryone.hk」尋找十件增添AR效果的藝術品,參與「讓藝術品跳出畫框」的AR互動體驗。民眾可應用AR功能為劉國松畫作《動耶?靜耶?》中的夕陽更換顏色及移動,感受畫中顏色的漸次變化。此外,更與香港電訊商CSL合作舉辦「全港藝術捉印攝影比賽」,參加者只需掃描AR藏品影像,即可在藝術品上發揮創意、參加競賽。 AR應用程式與劉國松畫作《動耶?靜耶?》的影像互動(黃漢鋒 攝影)   香港藝術館之友主席利張錫齡女士表示:「這次活動體現我們一直致力推廣香港藝術館,以及提高市民對視覺藝術興趣的使命…活動不僅讓藝術拓展至藝術館以外、更貼近地方社區,亦能夠鼓勵大眾以別開生面的方式與藝術互動。」這次活動無疑為香港藝術館帶來良好的宣傳效益,相比傳統博物館較為靜態的展示,活動運用AR技術,以生動的方式讓藝術品「活起來」,引發大眾對藝術品的興趣。此外,這些走出館舍、呈現於廣告牌及電子顯示屏幕的藝術品影像,本質與日常所見的廣告宣傳無異,即使民眾不體驗AR互動,也可得知香港藝術館的消息,吸引大眾進館觀賞藝術品,是一個值得博物館從業人員參考的例子。 大樓外的LED廣告宣傳(黃漢鋒 攝影)
2021/06/25
媒體藝術該怎麼保存維護?「媒體藝術事務」提供國際通用經驗指南
媒體藝術該怎麼保存維護?「媒體藝術事務」提供國際通用經驗指南
作者:林子荃、陳禹先 當代藝術家常透過各類科技媒材進行創作,以錄像、電影、聲音及軟體驅動裝置呈現作品。然而,在數位科技產品不斷推陳出新之際,藝術家使用的軟硬體技術在短短幾年間,可能無法再運作,或是格式不支援;抑或是某些複雜的裝置組件、設備的繁複安裝與操作步驟,容易造成因操作不當而使作品無法運作的狀況。常見到作品在展示期間因某個組件突然毀壞而無法持續展出,只能掛上作品維修的告示牌。上述總總原因使得媒體藝術作品相較其他的媒材作品,面臨更多元與難以預測的維護及保存困難,也成為目前各大美術館、博物館,乃至私人藏家極需面對與考量的課題之一。 針對此課題,2005年新藝術信託(New Art Trust)與三所夥伴博物館:美國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舊金山現代藝術博物館(SFMOMA)、英國泰德美術館(Tate)共同發起「媒體藝術事務(Matters in Media Art)」跨國合作計畫,旨在結合各館所的資源、發揮最大效益,協助媒體藝術作品的收藏和保存,建立相關實務工作的參考指南與工具,期望藉由網站建置進一步共享照護實踐方式。 德國北萊茵-西發利亞邦藝術收藏館(Kunstsammlung NRW)見習媒體修復師與實習生一同檢測作品運作狀況。(Photo credit: Nina Quabeck)   綜觀整個網站以四大項專業知識為主軸:入藏(Acquisition)、文件紀錄(Documentation)、借展(Loan)及數位保存(Digital Preservation),貫穿媒體藝術典藏保存的完整體系,並在每一知識項內提供下載相應的操作範本,讓博物館、美術館保存人員、藏家與藝術家等,都能將此平台內容作為實務上的參考指南。 入藏(Acquisition) 作品入藏的過程可切分成「入藏前置作業」、「入藏」、「入藏後置作業」三個階段。初期盡可能收集作品的詳細資料以更完善地了解作品,從中抓出相關費用開支及後續成本等,決定入藏後討論購入的細節、相關契約處理。後期則應為未來再展示做好準備。 文件紀錄(Documentation) 媒體藝術作品經常是由許多媒體、設備及物件組成,因此登載紀錄時需與不同部門、領域合作進行作品編目。內容除了入藏時所收集的資料外,更著重作品安裝文件、狀況紀錄,以便規劃作品後續的保存維護計畫。本項目也以數位錄像為範例,解說如何建立檢測工作站,並進行檔案檢視、品質控管及狀況紀錄等工作。 經由建置好的檢視工作站,進行盤式錄影帶(open-reel)的檢視與數位化工作。(林子荃 攝影)   借展(Loan) 借展與出借單位須留意作品展示規格與相關文件,因此,網站中提供預算清單、合約等範本供參考,協助完成借展所需的手續及必備文件。在雙方皆同意此筆借展後,需檢視作品本身及相關組件、設備狀況,以及作品的安裝說明文件是否完整且清晰,使作品能順利安裝後展示。 數位保存(Digital Preservation) 作品的數位檔案並非只存放於藝術家所提供的光碟或硬碟內,因此需有正確的數位檔案儲存知識,依據指引設計符合需求的數位檔案資料庫,確保作品檔案的安全性。 知名錄像藝術家白南準作品《凡爾賽宮噴泉》(Versailles Fountain),其大量使用映像管電視製作大型的雕塑造型作品。(林子荃 攝影)   「媒體藝術事務」中文網站已正式上線,由財團法人數位藝術基金會下的科技藝術典藏基礎計畫執行,在國藝會2020年推出的國際交流超疫計畫補助下,經與國際「媒體藝術事務」團隊確認授權狀況後〔註〕,將英文網站知識內容進行系統性的中文化。期望藉著學術研究人士專業嚴謹的翻譯與審稿,引介國內對科技、媒體藝術有興趣的藏家、博物館、美術館了解國際通用的經驗方法。 註釋: 「媒體藝術事務(Matters in Media Art)」網站是採MIT授權條款,以及創用CC 4.0許可授權,開放分享使用、重製和傳播。MIT授權條款為軟體授權條款中被廣泛使用的一種,被授權人有權利用、複製、修改、合併、出版發行、散布、再授權和/或販售軟體及軟體的副本,以及授予被供應人同等權利。創用CC 4.0全稱為Creative Commons(姓名標示)4.0,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修改,詳細可以見其網站說明。
2021/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