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新訊

博物館締造可持續的未來 由展示綠化做起
博物館締造可持續的未來 由展示綠化做起
撰文:陳瑋彤(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碩士生) 當代博物館面對極端氣候變遷環境,主要以策畫永續發展主題特展或是在展示製作時納入3R策略 (Reduce, Reuse, Recycle- 減用、重覆使用、循環再造) 為因應。延續這樣的關懷,英國博物館2018年重新展開全球展示綠化調查。故宮以今年2018年6月辦理的「第四屆博物館藏品管理與應用工作坊」呼應倡議,鼓勵臺灣的博物館同仁參與,藉此與國際分享臺灣綠化展示的執行經驗。 2008年英國博物館永續展示協會與時任泰德現代藝術館展覽協調員 Stephen Mellor 先生共同發起「展示綠化調查」,邀請館所填寫網路問卷,共有13個國家85個館所參與填答,2018年這份線上調查重新啟動。故宮呼應此次調查,分別於北、中、南、東共舉行四個場次的工作坊,由登錄保存處副研究員鄭邦彥介紹說明,另邀請到國立傳統藝術中心助理研究員林慧芬以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巡迴展的經驗,說明透過展示構件再利用等方式作為實現綠化的策略,國立臺灣博物館展示企劃組郭昭翎則介紹臺博館特展應用3R策略所作之展示設計。 博物館因應各自的條件特性,所要考量的面向極廣,除了妥善保護展品、美學上的堅持、符合展覽主題等需求,還有時間、人手、經費、政府法令、資源等條件限制。為邁向可持續的未來,必須訂定長遠可行的策略,並透過地區及國際層面的館際交流集思廣益,國際博物館協會 ICOM 即於2018年9月11日宣布建立以完成永續目標為使命的工作小組,足見永續思維的展示設計將是博物館的未來趨勢之一。 為了節省用紙,工作坊採用QR code發放報名、手冊、問卷等資料。 中華民國博物館學會2018年透過推出新版會員證響應環保,改採入會後一次發卡,每年度寄發年度雷射貼紙。   *Sustainability 多譯為「永續」,為行文流暢同時便利讀者理解,本文亦延用此譯,「可持續性」實較貼近原意。    
2019/07/24
整個德國都是包浩斯博物館
整個德國都是包浩斯博物館
撰文: 陳沛欣 (倫敦藝術大學中央聖馬丁學院敘事空間碩士/中原大學建築系兼任講師) 2019年,為包浩斯創立100週年,威瑪、德紹與柏林三地包浩斯博物館,組成「包浩斯聯盟」(Bauhaus Association),將總部設在包浩斯發源地威瑪,聯手全國各地十幾個城市的包浩斯相關機構社群,舉辦為期一年的百年包浩斯馬拉松慶祝活動。 百年包浩斯開幕國際藝術節選在柏林展開,從1月16日至24日舉辦為期8天,作為世界各地慶祝百年包浩斯的起跑活動。節目內容回應包浩斯學校第一代校長葛羅培斯(Walter Gropius) 對於全人藝術與設計創作教育的理念, 如「藝術、身體、服裝(Kunst, Figur, Kostum)」影像展,展出奧斯卡·史萊莫(Oskar Schlemmer) 的包浩斯劇場「芭蕾三重奏 (The triadic Ballet)」中所設計的道具服裝以及舞蹈表演詮釋包浩斯精神;還另有由巴伐利亞芭蕾舞團 (Bayerisches Staatsballett)和德國藝術學院 (Academy of the Arts) 合作複刻「芭蕾三重奏」,21世紀的觀眾將可親眼目睹一世紀前的包浩斯學校重要的劇場實驗。藝術節另有音樂會、劇場、工作坊等,邀請觀眾開啟包浩斯的現代大門。 包浩斯的劇場空間訓練課綱 (攝影/陳沛欣) 德紹時期包浩斯的身體劇場練習 (攝影/陳沛欣) 于此同時,循著包浩斯的流浪旅程,在威瑪、德紹、柏林都有包浩斯博物館新建與整修工程如火如荼進行中,而百年包浩斯的重點活動之一,便是威瑪與德紹的包浩斯博物館開幕。 威瑪包浩斯博物館 (Bauhaus Museum Weimar)將于葛羅培斯成立包浩斯正好一百年的四月份開幕,象徵包浩斯傳奇的延續。並與同時完成整修工程的新威瑪博物館 (Neues Museum Weimar) -德國第一間博物館,聯合作為威瑪現代主義中心,串聯威瑪其他三幢1920年代的現代建築,包含1923年為了包浩斯展覽會而蓋的號角屋(Haus Am Horn);威瑪市立美術工藝學校的校長亨利·范·德費爾德(Henry van de Velde)故居-高場房 (Haus Hohe Pappeln);由范·德費爾做室內設計的尼采故居(Nietzsche Archive)。整個威瑪小鎮,儼然成為包浩斯起源的索引地圖,在按圖索驥親身體驗過後,探索我們現在所處的世界是如何在現代主義與包浩斯的影響下成形。 威瑪包浩斯博物館工地圍欄 (攝影/陳沛欣) 威瑪包浩斯博物館原在Weimar Theaterplatz 劇院廣場內,廣場內佇立著歌德與席勒雕像(攝影/陳沛欣) 號角屋 (攝/ sailko@wikimedia, CC BY-SA 3.0) 亨利·范·德費爾德故居-高場房 (攝/ CTHOE@wikimedia, CC BY-SA 3.0) 尼采故居 (攝/ David Wen Riccardi-Zhu@wikimedia, CC BY 2.5) 德紹包浩斯博物館將于9月接力開幕。利用4萬多件展品講述位在德紹的包浩斯作為一所設計學校的故事:當德紹包浩斯將自己的目標放在實用生活的工業文化時,在此所生產出來的設計,如:字體、傢俱、紡織品、壁紙與建築,如何建構出不同時代背景下的日常。 同期間還有現代主義三年展(Triennale of Modernism),連續三個週末依序在威瑪、德紹與柏林,串聯起三個包浩斯重要城市,強調現代主義跨越地域的聯結。 其他尚有群起響應的慶祝計劃,如由當代藝術中心SAVVY Contemporary發起「Spinning Triangles」計劃,將位於德紹由葛羅培斯設計的經典包浩斯校舍縮小並化身為包浩斯巴士,猶如行動中的設計學校,遊歷世界並舉辦系列 活動,從德紹出發,經過柏林、剛果的金夏沙,並於10月抵達香港。
2019/07/24
反省與再生:面對水俣病的博物館實踐
反省與再生:面對水俣病的博物館實踐
撰文: 林琮穎(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博物館研究所碩士生) 面對工業汙染造成的水俣病事件,博物館在提倡社會正義上扮演何種角色?又能為社會變遷帶來何種貢獻呢?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博物館研究所在2018年11月29日邀請任職於日本國立民族學博物館(簡稱民博)人類文明誌研究部的平井京之介教授,分享博物館觸及水俣病議題時的多種實踐可能。 首先平井教授說明水俣市(Minamata)是日本九州熊本縣的一個漁村,約在1956年爆發了一種因為村民食用有機水銀污染的海產而引起的疾病,稱為水俣病,而後證實水俣病源於當地窒素工廠所排出的廢水,經過食物鏈進入人體。這起公害事件導致受害者面臨各方嚴重歧視,因為得到水俣病的人多數為經濟弱勢的漁民,而此工廠則為水俣市的經濟命脈,政府甚至一度漠視受害者的要求。 接著平井教授介紹當地如何透過博物館實踐回應此課題。在當地,主要有水俣市政府於1993年成立的水俣病資料館,以及為受害者發聲的NGO相思社於1988年成立的水俣病歷史考證館。他近一步比較兩個博物館的展覽,市立的資料館透過科學專家與官方觀點的論述,作為唯一正確的歷史描述,而受害者被視為被動的客體,展覽聚焦於水俣市如何克服難關,並將水俣病視為過去的歷史。而考證館作為相思社社會運動的重要手段,強調對工廠與政府的控訴,並著重於受害者的經驗與記憶,展現其主體性,並結合社區與環境再生,試圖翻轉水俣市與市民的污名化現況。 最後,平井教授分享在考證館中具有生態博物館概念的水俣市導覽旅行,其中除了與受害者、相思社成員交流,參觀許多受害者所在的漁村,更透過欣賞水俣市的風景,參與捕魚、烹飪、肥皂製作、垃圾分類等體驗活動,以及參觀環境友善的工廠,使外地民眾有更多與水俣市民相遇,並直接與受害者對話的機會。相思社希望觀眾能了解水俣病與大眾生活直接相關,進而反省自身的生活型態與價值觀。另一方面,2016年,市立資料館也展開更新計畫,邀請受害者與援助者,平井教授也參與其中,在新的展覽中新增了受害者經驗及哀悼空間等,並嘗試平衡過去的觀點。透過日本的案例,我們得知水俣市居民如何透過博物館與相關活動,記取歷史教訓,持續翻轉水俣市民的污名,同時找尋人與環境和諧相處之道。 相思社舉辦之水俣市導覽旅行活動(平井京之介提供)
2019/07/24
許觀眾一個活靈活現的體驗- 科技工具與劇場技術之博物館應用
許觀眾一個活靈活現的體驗- 科技工具與劇場技術之博物館應用
撰文/攝影: 陳沛欣 (倫敦藝術大學中央聖馬丁學院敘事空間碩士/中原大學建築系兼任講師) 現今為了豐富展覽內容,許多博物館與展陳空間無不推陳出新,AR(擴增實境)與VR(虛擬實境)的科技也已大量運用在各式展陳空間與博物館中。如位在西班牙巴賽隆納由Gaudi Antonio建築師所設計的的巴特羅公寓(Casa Batlló),入內參觀時,須先領取影音導覽裝置,循著導覽的指引進入高地腦袋裡的建築世界,透過螢幕,聖喬治屠龍的故事情節栩栩如生地上演在高地的建築空間中:龍骨造型盤伏梯間的扶手蠕動不安;天窗立體浮動化身海龜優游在空間之中;觀眾在此不只用身體去經驗高地的建築空間,更透過手中的導覽裝置,進入建築師所創造並隱藏在實體空間的故事情節之中。 龍骨造型的扶手 烏龜殼花樣的天窗 龍骨意象的空間 透過玻璃望向天井空間有如進入水底世界 龍背造型的屋頂 除了高科技的運用,低技術的使用劇場元素,同樣可以為觀眾帶來不同的博物館體驗。倫敦自然史博物館 (Natural History Museum)近日推出了以青年達爾文為主角的偶戲「The Wider Earth」,將館內臨近達爾文中心 (Darwin Centre)的Jerwood Gallery搖身一變為300多席的小劇場,在戲中除了達爾文外,還有七隻全尺寸的戲偶參與演出,邀請觀眾一同與22歲的達爾文登上「小獵犬號」(HMS Beagle)航行到世界的另一端,並探尋史上最重要的發現其背後扣人心弦的故事。觀眾在劇場內一同與達爾文經歷了航海歷程外,還能參與館方規劃相關導覽活動「Behind-the-Scenes Tour: Spirit Collection」,邀請觀眾參觀珍藏于達爾文中心數量多達2200萬種的標本,其中並包含由達爾文親手採集長達8.62米的大烏賊。 不論是科技的運用或是劇場的呈現,皆是以多元媒體為載具,邀請觀眾親身進入到故事裡的時空之中,展覽主題的敘事強度在觀眾身體經驗的過程中被強化,其所能帶予觀眾的已超越以往知識性說明牌所能給予的內容,以及豐富的觀展經驗。 倫敦自然史博物館大廳 (CC BY-SA 3.0)
2019/07/24
2018:博物館的道德挑戰年
2018:博物館的道德挑戰年
撰文: 路耘 回顧2018年博物館界發生的重要大事,除了不幸的巴西國家博物館大火外,文物返還、#MeToo 運動、資金來源等道德爭議,皆促使各國政府與博物館正視並採取行動。 法國總統馬克宏於2017年在布吉納法索發表演說時,以「歐洲殖民罪行」討論文物返還的可能性。承諾將在五年內暫時移置或永久歸還屬於非洲國家的典藏,自此開始與貝南共和國(Benin)總統共同委任專家進行評估。2018年11月公佈此項評估報告,此舉動在歐洲博物館引起漣漪效應,因其多數異國珍稀藏品或疑似非法取得,或來自殖民擴張時期的掠奪,皆有正當性之疑慮。 倫敦的 V&A 博物館在2018年也加入文物返還的討論,館長Tristam Hunt對V&A來自衣索比亞的館藏提出了另一種形式的歸還,建議將文物所有權歸還衣索比亞,但請衣索比亞同意將文物長期借展V&A。 除了文物返還議題,博物館的贊助資金來源亦受檢視。2017年媒體揭露V&A重要贊助者之一Sackler家族支系的藥廠製造高成癮性鴉片類藥物OxyContin,反處方藥成癮團體PAIN (Prescription Addiction Intervention Now) 除了要求這些素具名聲的文化贊助者將財富投入美國止痛藥成癮問題之防治,亦呼籲所有博物館拒絕這些來源的捐助。 位於海德公園的Serpentine Sackler Gallery一隅 (Giogo@wikimedia, CC BY-SA 4.0),此一歷史建物增建案由建築師Zaha Hadid負責。大西洋兩岸接受Sackler家族捐助的藝術及教育機構不計其數,在倫敦除了V&A與蛇形藝廊,泰德美術館、倫敦博物館、國家畫廊、國家劇院、莎士比亞球形劇場、Kew Gardens 等都有以Sackler為名的廳廊。 2018年的 #MeToo 行動除了讓相關人辭職與停職處分,隨著性騷擾或不當行為之指控大量發生,展覽內容亦受影響,博物館界開始覺醒或檢討該如何詮釋具爭議背景的男性藝術家- 如畢卡索及席勒的作品。藝術界行動團體「游擊女孩」(Guerilla Girls)直指問題的癥結在大家相信「藝術凌駕於一切」。 游擊女孩以藝術家Chuck Close為素材的2018年新作-「三種博物館說明牌的書寫方式」,Copyright © Guerrilla Girls, 圖片來源 Courtesy guerrillagirls.com 2018的代表數字是:兩千萬。這是具兩百年歷史的巴西國家博物館跨11,000年歷史的館藏件數,因巴西政府的忽視,該館成為十年來該國連續數起文化機構火災之一以及近期最慘痛的犧牲者,估計近九成館藏付之一炬。雖然館員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及來自全球各地的修復資源全力搶救僅存文物,2019年元旦即將上任的極右翼準總統Bolsonaro 卻質疑將納稅人的錢投入此舉的意義,其參選時甚至提出要解散或合併文化部的主張。 「博物館最糟糕的作為就是塞住耳朵,並希望煩惱消失無蹤。」這句話出自紐約的性博物館 (Museum of Sex) 策展顧問Maggie Mustard之言。面對#MeToo浪潮,多數館所選擇取消展出爭議性作者的作品,而Mustard在處理2018年遭其合作對象控訴的日本攝影師荒木經惟展覽時,選擇將荒木受指控的內容與被攝者的故事加入展覽說明。無論何種做法,這句話都值得博物館在各種議題上作為警鐘。
2019/07/24
為博物館的座椅發聲!4個博物館配置座椅的好理由
為博物館的座椅發聲!4個博物館配置座椅的好理由
王惇蕙 (國立歷史博物館教育推廣組)  近來流傳「久坐的危害不亞於吸菸」的說法,「久坐」這件事一般也不為博物館所樂見。人們往往可以在博物館的大廳、通道找到座椅,卻很難在博物館展場找到可以坐下來的地方。任職於展示設計公司Luci Creative 的 David Whitemyer 認為「坐」能讓觀眾的博物館經驗更為美好,他提出了4個博物館應該在展場配置座椅的理由: 讓身心靈「慢下來」 因參觀博物館而產生的疲勞確實可預見,觀眾在數小時的站立、行走、思考後,身心靈需要緩和。在展場中提供更多座椅,不只讓觀眾舒緩身體的疲憊,也鼓勵他們放慢腳步:停下、觀看、思索。   把座椅納入展覽「規劃」範疇 1975年,波士頓美術館(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推出「請坐計畫 」(Please be seated),讓座椅成為博物館中美感與實用兼具的物件。作者認為各類型的博物館都可將座椅納入新展覽的規劃中,並同時配合展覽中的材質使用、工務配置等。更好的狀況是,在展覽設計之初,座椅就能和顏色、燈光等展覽設計得到同等程度的關注。   鼓勵觀眾「社交」 連鎖咖啡廳打造的環境與氛圍,鼓勵人們在此處理接案工作、非正式會面等。博物館可參考此經驗,讓觀眾毫無壓力地使用博物館設施;或是以座椅打造「社交空間」,讓參觀民眾、尤其是會員在博物館可擁有如航空公司貴賓室般的尊榮感受。   掌握「近用性」原則 近用性是博物館將座椅排除於展間外的原因之一;就算有座椅,也是具有靠背、扶手,符合ADA規定的樣式。作者提供ADA 903規章和史密森機構(Smithsonian Institution)關於公共座椅的準則,讓博物館在座椅的規劃上,既符合近用性原則,也能在館內、館外提供足量座椅予觀眾使用。   關於座椅的議題隨著友善平權的趨勢,逐漸受博物館重視。臺灣也有博物館(如國立臺灣美術館、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奇美博物館等)提供或配置輕便的折疊式座椅,目前使用的觀眾以樂齡與特殊需求者居多,然而David Whitemyer提出的四大理由,其實也是小朋友、年輕人等多元觀眾需要使用座椅的原因。期盼未來人人皆可「坐」在臺灣的博物館,享受博物館的舒適氛圍,創造博物館的美好經驗。 曼徹斯特Whitworth Art Gallery大廳一隅:座椅 (左方摺凳) 如同導覽摺頁和地圖,是人人可取用的配備(辛治寧/攝) 曼徹斯特Whitworth Art Gallery大廳一隅:以「創意學習」為主的藝術野餐籃(Art Hampers),鼓勵觀眾帶入展場使用,一旁也不忘提供自由取用的座椅(辛治寧/攝)
2019/07/24
馬來西亞國家美術館的Young Art Entrepreneurs計畫,讓藝術家也可以是創業家
馬來西亞國家美術館的Young Art Entrepreneurs計畫,讓藝術家也可以是創業家
撰文:謝宇婷 從2017年開始,馬來西亞國家美術館除了本館建築之外,還多了幾間色彩繽紛的貨櫃組合屋,成為年輕藝術家創作的空間。但這不只是一般的藝術家駐村,名為Young Art Entrepreneurs的計畫,更希望培育青年創作者發展自己的品牌,讓他們「靠藝術養活自己」。今年更首度有台灣藝術家獲選參與計畫。  曾經也身為默默無名,在街頭掙扎的藝術家,美術館館長Prof. Dato Dr. Mohamed Najib bin Ahmad Dawa(以下簡稱Najib)希望能改變青年藝術家不懂市場,為生計掙扎的困境,因而提出「青年藝術創業家」(Young Art Entrepreneurs, 簡稱YAE) 計畫,透過五天的訓練營與四個月的駐村,協助創作者具備商業思維,跳脫個人審美去思考作品的市場價值。  美術館外的貨櫃小屋 (謝宇婷/攝) 「藝術學校只教導學生技巧,而沒有訓練學生怎麼面對商業世界。於是許多藝術創作者只能靠打工維持生活,或是選擇跟創作毫無相關的職業以養活自己。」曾經也在藝術學院任教的館長Najib觀察到這個問題,因此他在YAE計畫中納入創業訓練,包含:商業法、記帳、金融、網路行銷、募款等。除此之外,美術館也聘請講師分析馬來西亞的藝術生態系統,讓藝術家思考自身的市場定位,並輔導他們申請創作補助和國外駐村。在結束駐村前,國家美術館將為藝術家舉辦展覽,每位駐村藝術家除了展出作品外,也要提出事業計畫。   「當然,你可以問為什麼要把藝術資本化、市場化?」計畫導師Dr. Abdul Rahim Said 坦承,他們也不停地在辯論這個議題。然而,他相信如果藝術家想影響社會,首先必須要先能生存。而他們不能被動的等待畫廊、策展人的垂青,要能主動的建立人脈,定位自己的品牌價值。「過去美術館收藏藝術家的作品,如果我們沒有新的馬來西亞藝術家作品可以收藏,該怎麼辦?」不再只扮演藝術界的終極殿堂,馬來西亞國家美術館從更根本的源頭培育藝術新血,讓美術館成為藝術人才更有力的支持系統。  2018年參與計畫的青年藝術家Brandon Ritom分享他的創作跟YAE經驗 (謝宇婷/攝) 色彩繽紛的貨櫃屋工作室
2019/07/24
博物館與藝文中介組織的關係與協力
博物館與藝文中介組織的關係與協力
撰文:田偲妤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碩士生) 治理模式的翻轉是當代的博物館及政府部會皆致力執行的任務,期望改善公部門為人詬病之組織僵化、專業不足與效率不彰。中介組織制度以臂距原則為依歸,讓藝文組織不受採購法、審計制度等公務程序的束縛,得以晉用專業人士、經費彈性運用、提升營運效益,加強與民間組織及公眾的合作關係。  「臺灣藝文中介組織論壇:臺灣藝文中介組織的新定位」,由臺灣文化政策研究學會、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文化部、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共同主辦,2018年9月16日假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邀集各藝文中介組織代表與專家學者(圖1)共同談論中介組織的經營與治理現況。會中聚焦四大面向:(1) 藝文中介組織的公共任務與價值; (2) 內部治理模式、組織結構與效益評量機制; (3) 中介組織之間的橫向協力; (4) 與民間組織和公眾的信任關係。 目前台灣博物館界,有高雄市立美術館、高雄市電影館、高雄市歷史博物館,施行三館一法人的中介組織制度,甫於10月17日試營運的台南美術館以行政法人籌備運作,而多數公立或私人博物館則有深化與藝文中介組織合作的可能性。英國文化協會藝術暨文化創意長賴淑君分享,近期與泰德美術館、倫敦南岸藝術中心等藝文機構合作的藝術與社會共融計畫,足見博物館與中介組織合作之趨勢已日漸成熟。國家電影中心陳德齡副執行長提到,該中心與公共電視合作「時光台灣」計畫,邀請14位導演運用典藏之檔案影像進行全新紀錄短片創作,在2018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進行世界首映,是博物館可借鏡之典藏活化與人才培育案例。  博物館擁有豐富的典藏資源,是重要的內容提供者,預期將成為文化內容策進院形塑台灣文化品牌的國家隊成員,也有潛力藉助藝文中介組織的資助與媒合功能,培育藝文人才、推行藝文專案,擴展博物館的公共使命。 
2019/07/24
東南亞織品藝術盛宴 博物館作為文化展示場域
東南亞織品藝術盛宴 博物館作為文化展示場域
撰文∕攝影:田偲妤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碩士生) 博物館的展示功能,除了關注典藏的呈現與敘事規劃,不同文化脈絡下形成的人事物,同樣也藉由展示來達到文化交流、情感聯繫與商業合作等目的,讓當代博物館的展示樣貌更加多元。2018年10月6日至7日於國立臺灣博物館南門園區舉辦之「蠟染之美—東南亞織品藝術盛宴」,即是博物館作為公共開放空間,藉由織品技藝,展現印尼及菲律賓文化之典範。  活動為期兩天,6日由「東南亞織品藝術論壇」開場,上午場的主題為「從傳統到現代:菲律賓本土與殖民文化的融合」,邀請菲律賓藝術家Mario Subeldia與Victoriano Realino II,介紹菲律賓的傳統織品技藝,受殖民文化與當代元素影響後,產生什麼樣的融合與創新。   下午場則邀請世界印尼僑民聯誼會台灣分會謝佳微會長 以「印尼織品藝術的多元發展」為題,介紹印尼蠟染 (Batik) 技藝,展示不同身分、慶典與地區所對應的顏色和紋飾。蠟染也受到中國、阿拉伯等外來文化影響,出現萬字、祥雲及書法的圖騰,顯現印尼族群組成的多樣性。  謝佳微會長與台下觀眾互動,介紹各種蠟染圖騰的起源與涵義。 (攝影:田偲妤) 7日則由印尼「蠟染藝術節」接續登場,多位新住民、新二代、移工與台灣朋友,藉由印尼傳統舞蹈表演、蠟染服裝秀 (圖2)、蠟染技藝體驗 (圖3)、蠟染服飾試穿,以及東南亞美食市集,向台灣觀眾介紹印尼文化,並在工作和求學之餘,一解鄉愁及聯繫情感。   印尼新住民、新二代、移工與學生盛裝打扮,展示印尼傳統舞蹈與風格多變的蠟染服飾。 (攝影:田偲妤) 蠟染技藝體驗,用蠟染筆裝取鍋裡的蠟液,蠟液會從筆的尖端流出,可描繪於布面上。 (攝影:田偲妤) 國立臺灣博物館近年致力於東南亞社群的關係聯繫,協力舉辦「新住民服務大使計畫」、「南洋味‧家鄉味特展」、「蠟染藝術節」等活動,讓博物館場域不再高不可攀,成為接納多元族群,並提供其展示機會的友善場域。       
2019/07/24
從「快閃博物館」風潮引發博物館思考觀眾攝影現象
從「快閃博物館」風潮引發博物館思考觀眾攝影現象
撰文:陳瑋彤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碩士生) 在影像主導的社交媒體世代,為拍攝互動而設的「快閃博物館」(pop-up museum) 現象應運而生。它們的大行其道值得我們觀察,這只不過是一閃而過的熱潮,還是發展為足以持續吸引與一般的博物館同等或更多訪客的另類博物館? 「快閃博物館」的概念源於快閃店,是跨國企業經常使用的行銷手段,2012年時裝品牌PRADA基金會贊助藝術家Francesco Vezzoli將巴黎古宅化成仿如夜店的24h Museum舉行派對,務求在短時間內創造話題、傳達品牌印象。以吸引鎂光燈為賣點的博物館由來已久,包含創於1835年、現時遍布全球二十個城市的杜莎夫人蠟像館,及近年的3D立體幻像美術館。近年則不約而同地以食物為主題,「糖果烏托邦」(Candytopia) 在短期租用的場地設計「吸睛」的場景供合照,收取高於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25美元的門票;洛杉磯冰淇淋博物館 (MoIC) 則躋身2017年 Instagram標籤量 (#hashtag) 全球博物館排行榜第十位;披薩博物館 (Museum of Pizza) 則特意選址在紐約惠特尼美國藝術博物館對面……在歐美興起的風潮也蔓到亞洲,如2018年9月蛋屋 (The Egg House) 在上海展出。 蛋屋 (The Egg House) 的展間 圖片授權: The Egg House/ Sense Studio,攝影: 3T Studio 關於一般博物館與「快閃博物館」差異的討論持續增溫中,有論者認為後者顯然以牟利為主要目的,「蛋屋」展則被評論為更接近主題樂園 (funhouse) 而非藝術作品的展示。故此,紐約博物館策展公司 LCC 管理合夥人Mark Walhimer認為,這類以「快閃博物館」是對「博物館」名不符實的挪用,然而它們的冒險精神、勇於實驗、緊貼千禧世代的潮流也可以作為傳統博物館的參考。   冰淇淋博物館 (Museum of Ice Cream) 的場刊 圖片授權: Pint Shop,攝影: Griffin Lipson   2017年「Say Cheese to Art Museum 入鏡美術館」特展探討觀眾在美術館攝影現象和相關政策,形容現在博物館與攝影彷彿「彼此挾持」。觀眾的拍照上傳社交媒體一方面有助博物館行銷推廣,可視為與作品互動的方式。然而,過多的拍攝行為會影響觀展品質,因樂極忘形而損壞展品的意外亦時有發生。雖然「快閃博物館」與重視研究與教育的博物館無法相比,兩者所吸引的客群也不盡相同,它們的大行其道卻不容忽視,可藉此現象反思博物館如果善用自身的優勢,回應互動展示、寓教於樂的趨勢,以擴大社會影響力。 年輕留學生團隊,結合藝術、室內設計和營銷等領域專長,共同策劃「蛋屋」。 圖片授權: The Egg House/ Sense Studio,攝影:  3T Studio
2019/0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