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新訊

博物館如何處理爭議作品?香港M+博物館藏品引發政治爭議
博物館如何處理爭議作品?香港M+博物館藏品引發政治爭議
作者:黃漢鋒(英國萊斯特大學博物館學研究所碩士生) 2021年3月17日,香港立法會議員容海恩在質詢時提出,M+博物館的某些展品涉違港版國安法和基本法,意圖散播對國家之仇恨,質詢特首林鄭月娥是否責成有關部門審查展品,預防涉嫌挑動「仇中」情緒、煽動國家分裂的展品上架。容議員質疑,為何使用大量公帑、人力物力打造的西九文化區,要擺放一些侮辱國家尊嚴的藝術品。其後,她亦向明報指出,爭議作品是著名中國異見藝術家艾未未的《透視研究:天安門》(作品中人以中指指向北京天安門廣場),該作品購自前瑞士駐華大使烏利希克〔註〕。 隔日艾未未於Twitter上轉發一篇題為《容海恩質疑M+艾未未作品或違國安法 陳錦成指她見識少》的文章。文中引用了香港藝發局視覺藝術小組主席陳錦成的觀點:艾未未同一系列作品亦有向美國白宮、德國國會大樓、法國巴黎鐵塔等舉起中指,其作品基本上是在挑戰權威,只談對中國權威的挑戰,並非完整理解艾未未作品的方式。艾未未對此事的態度從他轉發該篇文章的舉動可見一斑。 其實在容議員發表意見前,已有媒體就相關議題詢問館方。3月12日M+安排媒體參訪,館長華安雅被問及,港版國安法生效後會否展出艾未未、六四事件和反送中運動的作品。館長表示「沒問題」,強調博物館策畫展覽向來根據史實。此外,早在2016年,M+資深策展人皮力就曾表示,不希望藝術成為意識形態的宣傳工具,博物館展示的主要內容是中國現實的複雜性,以及藝術家對社會議題的回應。 目前香港政府仍未就此爭議下定論,但M+已表示不會在開幕展中展示有關作品。筆者認為在香港政見兩極化的當下,無論爭議的結果為何,都必定引起其中一方不滿,M+似乎注定淪為政治角力場所。不論M+藏品是否違反國安法,未來的香港博物館需開始思考如何展示涉及政治爭議的作品。加拿大歷史博物館策展人Jenny Ellison曾以加拿大案例探討博物館如何面對及處理爭議,認為博物館與其一味避談,不如扮演好溝通者的角色,引導觀眾走向有意義的對話。Ellison指出:「只要博物館不過度推銷特定觀點,觀眾有能力形成自己的論述」。筆者建議M+可採取「物件導向」展示策略,只提供作品的基本訊息,讓觀眾自行欣賞及理解作品。此外,筆者也同意陳錦成的觀點,觀眾有必要完整地理解艾未未作品所傳達的訊息,避免將焦點只投射在對特定政權的挑戰。博物館身為教育機構,在展示該作品時,可提供同系列作品更完整的資訊,期許博物館能成為一處良好的溝通平台,鼓勵各方相互理解尊重。 註釋: 烏利希克博士是前瑞士駐華大使,也是M+購藏委員會及董事局成員。2012年6月12日M+收受希克博士捐贈的一批藏品,當中包括1463件出自325位中國藝術家的作品。此外,M+更進一步向他購藏47件作品,這批藏品映照出70年代晚期至當前的中國當代藝術發展。
2021/04/09
美術館就在你家!愛爾蘭國家美術館為孩子推出線上DIY活動
美術館就在你家!愛爾蘭國家美術館為孩子推出線上DIY活動
作者:羅苡瑄(現居於愛爾蘭之平面設計師) 在歐洲,帶著孩子走進美術館、音樂廳進行美育活動的家庭比例超過60%,自小培養孩子的美學素養,例如審美觀、欣賞多元型態的藝術、創造美的能力,儼然是歐洲家庭教育文化的一大重點。然而在這疫情肆虐的時代,愛爾蘭封城已長達數月,全數美術館、音樂廳皆不對外開放,全國人民活動範圍更限制僅能距離居住所5公里內。不僅孩子悶得發慌、家長們更是頭疼,究竟還能帶孩子做什麼活動殺時間,最好還兼具教育意義? 對此現況,歐洲各國博物館、美術館相繼推出線上「虛擬博物館」。不過這個遠距離且靜態的互動模式,也許大人適用,但孩子呢?活潑的孩童有耐心坐在電腦前盯著螢幕看嗎?於此,愛爾蘭國家美術館高聲疾呼:「國家美術館就在你家!」(National Gallery at Home!)教你如何在家打造親子互動版的高規格國家美術館。 針對各式展覽主題,愛爾蘭國家美術館除了將當季展覽線上化,更建立在家即可取材、簡單完成的親子互動藝術DIY活動。首先,為當季展覽設立線上藝術畫廊,除了可深度探索藝術家的成長背景、作品理念與深度意義外,家長還可透過DIY活動帶領孩子實際體驗藝術家的視角。網站內有超過20種主題與形式的互動教學,清楚說明活動目的與樂趣、還有完整影片教學,讓家長與孩子可以在家寓教於樂。 以本期展覽「蒙德里安藝術展」為例,荷蘭畫家皮特・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 1872-1944),為知名風格派運動藝術家、抽象繪畫的創始者之一,最著名的作品為由「簡單的幾何形狀」呈現之抽象畫。蒙德里安的靈感來自他周圍所見的世界,慣用水平和垂直線條表現的格子,以及色彩基本原色(紅色、黃色、藍色)以及黑色、白色和灰色創作。DIY活動教孩子自製「頭頂取景器」,嘗試使用三原色創作圖畫,感受蒙德里安繪製風景時所見之形狀,體驗觀察世界的全新方式。透過這個活動,家長可以帶著孩子從不同角度仔細觀察指定物件或熟悉的風景,並使用幾何形狀和強烈色彩創造屬於自己的蒙德里安風格作品。 愛爾蘭國家美術館推出超過20種線上藝術DIY活動,圖為蒙德里安藝術展推出的三原色抽象風格畫。(Photo credit: National Gallery of Ireland)   讓家長帶領孩子一同製造「頭頂取景器」,以全新方式體驗藝術家的視角。不會打草稿以致於畫畫總是四不像?你需要「頭頂取景器」,利用九宮格分割畫面,讓你輕鬆繪草稿,事半功倍! 材料:1個中型紙盒、2條長條厚紙板、4條棉線、尺、剪刀。 製作方法:將紙盒挖空剪出方形視窗,並貼上4條棉線,將視窗分隔出九宮格。接著,將第一片長條厚紙板黏貼於方盒上,並量測頭圍大小後,固定第二片長條厚紙板,頭頂取景器就完成了! 戴上頭頂取景器上街,你要選擇哪片風景作為你下個作品的題材呢?   透過各式線上DIY活動的詳細教學,讓即使沒有美術細胞的家長,也能在疫情期間兼顧全家人健康與藝術探索,在家也能啟發孩子的藝術天賦。愛爾蘭國家美術館這項貼心又精彩的企劃,對深受封城困擾的家長來說簡直是超級英雄!
2021/04/05
2021國際博物館日—博物館的未來:復甦與新象
2021國際博物館日—博物館的未來:復甦與新象
編譯報導:博物之島編輯室、陳曉瑩 本文編譯自國際博物館協會(ICOM)官網,展現疫情下全球博物館界的自我勉勵,期許化危機為轉機,在逐步恢復常態的過程中,亦重新想像博物館的未來可能性。臺灣在國人共同的努力下,防疫有成,博物館沒有受到太大的衝擊,但是居安思危的風險管理意識有了萌芽的契機。本專欄將於4、5月推出「博物館的未來:518國際博物館日系列報導」,探討因應疫情的數位轉型和永續經營的未來展望。 2020年是前所未有的一年。新冠肺炎疫情危機橫掃全球,影響了生活的每個面向,從我們如何與摯愛的人互動、到看待家與城市的方式,再到工作及其組織運行,皆涵蓋在內。有些早已急待解決的問題更加惡化,使社會的基礎架構遭受考驗:對平權的呼聲空前地強烈。 博物館也無法倖免,文化界更是承受巨大衝擊。根據國際博物館協會(ICOM)與其他國際組織的調查顯示,博物館及其專業人員正處於危急的處境,而這可能對經濟、社會及心理帶來短期與長期的嚴重負面影響。 然而,對於正在進行中的某些關鍵創新來說,這場危機也可能是一股催化劑,尤其是日漸受到重視的數位化轉型,以及新型文化體驗與傳播的模式創新。 對我們所處的社會來說,現在是關鍵時刻,期望博物館面對時事、主動領導改變。現在正是重新思考博物館與所服務社群之間關係的時刻,實驗全新與混和模式的文化實現,並且堅定地再度確立一件事:對於建立公平永續的未來,博物館的價值不可或缺。在後疫情時代,文化具有驅動恢復力及創新的創意潛能。 2021年國際博物館日主題為「博物館的未來:復甦與新象」(The Future of Museums: Recover and Reimagine),廣邀各博物館、博物館專業人士及社群共襄盛舉,一同創造、想像並分享文化機構(共同)創造價值的嶄新實務作法與創新商業模式,攜手探索當前社會、經濟及環境挑戰下的未來展望。
2021/04/02
博物館作為抗爭場所—香港政治行動者在博物館中發聲
博物館作為抗爭場所—香港政治行動者在博物館中發聲
作者:黃漢鋒(英國萊斯特大學博物館學研究所碩士生) 「博物館應保持中立客觀的立場」,此觀點在近年受到諸多挑戰,例如博物館行動主義(Museum Activism)的興起。英國學者Richard Sandell指出:博物館行動主義主張博物館受到符合道德規範的價值所形塑,有意識地為政治社會及環境帶來改變。某些博物館自發性地善用館內資源,嘗試為社會做出改變,例如英國的無家可歸博物館(Museum of Homelessness),挑戰當代社會對於流浪者的刻板印象。 行動主義有時是由館外人士所發起。2017年5月英國環保團體「BP or not BP?」於大英博物館內以戲劇表演的形式,呼籲博物館與石油公司切斷聯繫。有時這些抗爭能成功引發博物館的正面回應,2020年反種族歧視運動「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傳到英國後持續燃燒,不少博物館成為抗爭場所,例如倫敦碼頭區博物館(Museum of London Docklands)為回應行動者的聲音,拆除立於館外的販奴商人Robert Milligan雕像。 英國環保團體「BP or not BP?」於大英博物館內的抗議戲劇。(The Weekly Bull, CC BY-NC-ND 2.0 via Creative Commons) 倫敦碼頭區博物館的販奴商人Robert Milligan雕像,被貼上抗爭標語。(Chris McKenna, CC BY-SA 4.0 via Creative Commons)   自2019年6月起,香港發生一連串政治運動,某些國外博物館就該運動作出回應或行動,如香港政治行動者設計的「磚拱」獲得倫敦設計博物館的比斯利年度設計大獎(Beazley Designs of the Year)最高人氣獎,但香港的主要(公營)博物館則沒有就運動作出回應。 有趣的是,一些政治行動者主動地在香港歷史博物館中發聲。該館的「香港故事」常設展從設立至今受到不少學者關注,有關論述幾乎都指出該展覽暗藏政治立場,以中國的視角敘述香港史,強調中港不可分割的關係。自2020年10月19日起,常設展開始進行大規模改動工程,在展覽最後一天,筆者專程前去觀展。 在參觀展區八「現代都市與香港回歸」時,發現不少觀眾致力於紀錄1989年百萬人大遊行的展版內容,以及多媒體設備中有關六六/六七暴動的內容。〔註〕此外,有不少政治行動者手持文宣或相關字句在展場拍照,也有政治行動者高喊政治口號,做出表達政治訴求的常用手勢,一塊以「聯合聲明」為題的展版上更被貼上抗議文宣。政治行動者們在香港歷史博物館這一具有象徵性及高能見度的公眾場域中,用不同的方式發聲,期望吸引媒體及市民的關注。事後,可見不少媒體都有報導相關事件,一方面提升人們對香港政治情況的持續關注,另一方面引起港人對該展覽發展去向的關注。 多媒體設備中有關六七暴動的內容(黃漢鋒 攝影) 被貼上抗議文宣的展版(黃漢鋒 攝影)   作為官方機構的香港歷史博物館沒有就此事做出回應,其實這也不足為奇,從政府處理政治運動時的態度已可見一斑。據香港電台引述消息指出,新展預計不包括反送中運動。這回應了柳泳夏的觀點「香港的(公營)博物館僅成為中國民族主義意識形態巨大磁場的強烈光譜,因之本土香港很難在博物館裏找到」。香港的公營博物館在成為「行動主義者」的道路上,仍有一大段距離。 註釋: 「六七暴動」是關於左派團體反對英國殖民政府的事件,「1989年百萬人大遊行」為香港人聲援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抗議學生之運動,而該事件至今在中國始終是禁忌。上述事件均重挫中共政權形象,使中共在香港失去人心,及令港人懼怕中共。不少港人擔心更新後的展覽會成為政治工具,而這些政治歷史會被改寫或「消失」,故不少觀眾都致力紀錄這些展覽內容。
2021/03/29
雲端上看展—烏菲茲美術館展出但丁《神曲》珍罕畫作
雲端上看展—烏菲茲美術館展出但丁《神曲》珍罕畫作
特約記者:戴映萱(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藝術策展碩士、藝文工作者) *本文全數圖片由烏菲茲美術館授權提供 2021年為義大利詩人但丁(Dante Alighieri, 1265-1321)逝世700週年,烏菲茲美術館(Uffizi Gallery)座落於但丁的出生地佛羅倫斯,率先於年初推出線上展覽「重摘星星」(To Rebehold the Stars),展出88幅由文藝復興畫家費德里科・祖卡里(Federico Zuccari)所繪製的《神曲》(Divine Comedy)畫作,以及其他受但丁詩作影響的藝術作品。 烏菲茲美術館線上展覽「重摘星星」,展出88幅由文藝復興畫家費德里科・祖卡里所繪製的《神曲》畫作。(Image: Uffizi Gallery)   但丁為歐洲文藝復興時代的開拓人物,以經典巨著《神曲》留名後世。這部作品分為〈地獄〉、〈煉獄〉、〈天堂〉三部曲,致力於描述靈魂的拯救,探討人類的罪與贖問題。《神曲》為義大利文學發展的重要基石,但丁反傳統地使用托斯卡納方言,而非當時主流的希臘語,如此挑戰權威的精神,進而推動了文藝復興運動的萌芽。 祖卡里的《神曲》系列畫作為此次線上展覽焦點。繪製於1586至1588年間,這批畫作精細地描繪但丁筆下的三個世界。在畫家逝世後,畫作由其所服務的奧爾西尼家族持有,後來落入麥迪奇家族手上,最終於1738年成為烏菲茲美術館的館藏。美術館總監Eike Schmidt表示,「這批畫作只有少數學者看過,且僅公開展示過兩次,一次是1865年慶祝但丁600週年誕辰;另一次則為1993年的但丁回顧展。」由於畫作相當脆弱,先前展覽僅囊括部分作品,歸功於現今的數位技術,此次線上展覽將作品全數展出,觀眾可自由觀賞畫作,同時閱讀摘自《神曲》的文字段落。 費德里科・祖卡里於1586至1588年間,繪製但丁《神曲》三部曲:〈地獄〉、〈煉獄〉、〈天堂〉,精細且生動地將但丁筆下的三個世界視覺化。(Image: Uffizi Gallery)   「重摘星星」展探討但丁對後世畫家的深遠影響,並孕育出藝術史上的黃金年代,例如早期文藝復興巨匠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作品〈聖巴拿巴的祭壇〉(San Barnaba Altarpiece),以及文藝復興畫家卡斯塔尼奥(Andrea del Castagno)所繪製的但丁肖像。作為紀念但丁的首發展,以線上展覽導引觀眾深入圖文交織的地獄、煉獄和天堂場景,可謂十分珍貴的雲端看展體驗。 「重摘星星」同時展出館藏中受但丁詩作啟發的畫作,圖為文藝復興畫家卡斯塔尼奥在1448-1449年間所繪製的但丁肖像。(Image: Uffizi Gallery)
2021/03/26
美國館藏出售限制放寬再掀爭議,聽聽多位重量級館長的分析
美國館藏出售限制放寬再掀爭議,聽聽多位重量級館長的分析
作者:朱安如(紐約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SUNY藝術市場研究碩士、藝文工作者) 約莫一年前的此時,美國疫情迅速升溫,多數公共場所關閉,股市在八個交易日內四次熔斷。面對不甚樂觀的前景,美術館館長協會(Association of Art Museum Directors, AAMD)於四月通過決議案,暫時放寬長期以來對博物館(含美術館)出售藏品所得的用途限制。該所得以往僅能用於購置新藏品,不得轉供營運費用,但放寬後(為期兩年),則可擴及支付維護典藏的相關費用,可能包括員工薪資與福利。 疫情前,出售典藏已備受爭議,隨著AAMD宣布放寬限制,去年多間機構拍賣藏品的舉措激發了不少討論。相關論辯在過去一個月達到高峰,引爆點在二月初,大都會藝術博物館(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以下簡稱大都會)考慮循此模式填補赤字,消息一出,隨即受到不少藝文人士的嚴厲譴責。二月中,大都會現任館長Max Hollein發布近兩千字的聲明回應;三月的董事會即正式通過此方案。   出售藏品的利弊分析 Hollein的聲明,詳盡解釋了一般民眾可能誤解之處。比如,大都會其實每年都有出售重複且較為次級的藏品,也持續以此收益添購新的藏品,選擇標準和決議程序向來謹守相關規定。然而,疫情衝擊超乎預期,大都會截至今年六月為止的財務缺口,需從先前預估的1億美金上調至1.5億。該聲明也強調,博物館有責任留住得以勝任典藏維護的相關人才,接下來的出售過程,必會經過公開透明的審議,緩步進行。 聲明公告兩天後,大都會前任館長Thomas P. Campbell在老牌藝術雜誌《阿波羅》發表長文,指出多重隱憂。Campbell質疑,若疫情造成的衝擊過大,兩年後,博物館界真能回復原本的限制嗎?屆時,這項暫時條款會否變成常規?再者,AAMD做為監督單位,未來的公信力會否因此減損?此舉是否將危及藝術品捐贈者對館所的信任,進而影響未來的捐贈意願?就董事會的信託責任(fiduciary duty)來說,會否衍生規避監護義務的空間?最嚴重的是,既然館藏可能得以變現,典藏是否形同需被課稅的資產?換言之,博物館目前享有的應稅所得減免(tax deduction)或將因此動搖?   從生存危機到永續經營 華盛頓郵報就此議題採訪了幾位美國重量級機構的館長,他們的回應揭示了美國博物館界如何思考永續經營及博物館的定位。布魯克林博物館(Brooklyn Museum)在去年秋季出售超過40件館藏,將收益中的3千5百萬美金挹注於常設基金,利息預計將可支付每年維護典藏所需的2千萬美金。館長Anne Pasternak直陳,近年典藏維護的直接成本呈指數型增加,若只專注於購置新藏卻忽略對既有藏品的維護,仍是損害。Pasternak形容,賣掉名家作品以負擔一般營運成本,恐怕不是博物館最負責任的做法,成立足使機構永續存在的基金更重要。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MoMA)館長Glenn Lowry也支持AAMD的決定,但同時肯定相關論辯的必要性。Lowry指出,美國博物館在二十世紀專注於建立典藏,進入二十一世紀,博物館應該轉移重心,更聚焦於如何對應大眾需求,妥善運用典藏。 博物館如何維護未展出的藝術品?圖為布魯克林博物館提供民眾一窺收藏空間的展示區。(朱安如 攝影)
2021/03/22
親子探索博物館的另類選擇!英國V&A博物館「學習背包」設計指南
親子探索博物館的另類選擇!英國V&A博物館「學習背包」設計指南
作者:謝文馨(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科學教育組) 學習背包在歐美各大博物館相當普遍,主要提供親子觀眾借用,透過背包中的教材引導觀眾探索博物館。由於沒有時間及地點限制,觀眾可依照興趣和步調自由參觀,也能在過程中一起觀察、討論,豐富親子共學體驗。 兒童在博物館的學習體驗越來越受到重視,專門為兒童設計的展覽及教育活動也隨之增加。(Image by anjanettew from Flickr)   英國維多利亞與亞伯特博物館(簡稱V&A博物館)自1990年代開始發展學習背包,累積了相當豐富的經驗,館方不藏私地將設計流程寫成一篇指南〈為博物館親子觀眾設計學習背包〉,以下是指南中的八項建議:   第一步:為什麼要發展學習背包? 確立目標並思考如何達成目標。例如:目標觀眾是誰?想介紹什麼主題和展品?所選的主題及展品是否適合目標觀眾? 第二步:估算發展學習背包的預算 從初期的規劃設計、背包製作(包含背包本身和教材,如地圖、手冊、複製文物等),到後續維護(如清潔、借用管理、汰換等)。此外,當今受疫情影響,應更謹慎維護衛生安全,因此背包的消毒工作也應納入預算考量。 第三步:選擇主題 主題和內容的選定取決於目標觀眾及展品特色。調查哪些展品最受歡迎?將展品包裝成有主題性/故事性的任務,並幫學習背包取個吸引人的名字,像是「探險家」、「偵探」等,除了有助觀眾了解背包內容,更可以創造參觀情境。 第四步:發展內容 選定目標觀眾、主題及展品後,即可開始發展內容。內容必須與展品有所連結、有趣且容易參與。此外,活動應有多樣的形式,以符合不同學習風格需求。常見的活動類型有:聽/說故事、文物觸摸、拼圖、觀察遊戲等。 第五步:設計 擬定活動內容後,接著需選擇呈現方式。背包及教材的外觀樣式、材質,除了美觀之外,也應考量耐用度、識別度等。另外,在背包裡放一張使用指引,介紹學習目標、參觀路線、活動內容(幾個關卡、哪些教材、建議活動時間)等,可讓使用者一目瞭然。 第六步:制定租借方式 制定借用規則,確保借還背包時清點內容物。為了避免背包未歸還的情形,可以抵押證件或押金。另外,在歸還時可以請觀眾填寫問卷,調查使用情形,供後續評量使用。 第七步:行銷推廣 除了透過各種媒體宣傳,也可以考慮策劃「蒐集徽章」活動,每完成一個學習背包任務便發給一個徽章,吸引觀眾持續回流。 第八步:評量 透過問卷調查了解使用者的學習成效及回饋、記錄不同主題背包的借用次數、借用時間長度等資訊,對於未來發展其他學習背包有參考價值。 V&A博物館提供觀眾借用的學習背包。(謝文馨 攝影)   實體教材 VS. 數位服務,該選哪個? 近年台灣博物館界積極推動友善兒童措施,推出實體教具箱與行動學習服務,實體教材能動手體驗、數位服務貼近年輕觀眾的使用習慣,兩者各有優勢,因此媒材的選擇仍要回歸思考「為什麼要發展學習背包?」雖然每間博物館訴求不同,但教育本質是一致的—呼應觀眾需求、創造有意義的學習體驗、啟發觀眾探索世界,皆是發展學習背包的發想方向。 國小學童拿著科博館的「探索背包」平板電腦在展場進行自主探索學習。(照片提供: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2021/03/19
新常態下的檳城州立美術館,抗疫之餘不忘傳遞藝術的美好
新常態下的檳城州立美術館,抗疫之餘不忘傳遞藝術的美好
作者:林易萱(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博物館研究所碩士) 1965年開幕的檳城州立美術館(Penang State Art Gallery)原本與檳城博物館(Penang State Museum)座落在同一棟歷史建築—華蓋街檳城大英義學(Penang Free School)舊址,但由於空間不足,美術館於1994年遷址檳州人民大會堂的一樓及三樓,展出1965年至今的檳城現代、當代藝術品。隨著美術館的永久典藏品持續增加,近年來更接受藝術收藏家拿督陳志寬醫生餽贈432件作品,總價約170萬令吉(約987萬台幣)。自2017年開始,檳州博物館委員會與喬治市保存與發展機構斥資2千萬令吉(約1億台幣)增建與翻新華蓋街舊建築,期許為來訪觀眾提供更寬敞的美術館空間。 檳城州立美術館目前所在的檳州人民大會堂(來源:OZinOH, CC BY-NC 2.0)   檳城州立美術館配合馬來西亞政府在2020年5月因新冠肺炎實施的有條件行動管制令(CMCO),為避免民眾無法欣賞展覽作品,而延長了2020年重要典藏特展的展期。此外,美術館也與檳城藝術協會在同年8月聯合舉辦名為「Beyond 2020」的短期特展。檳城藝術協會主席莊學騰在展覽開幕時表示:「這場展覽呈現的是藝術家的創意,以及共同擊退疫情的決心」。 除了籌劃展覽之外,美術館更推出15款口罩,以永久典藏圖像為設計靈感,讓民眾抗疫之餘也能感受藝術的美好。 檳城州立美術館以永久典藏圖像設計15款口罩(來源:Penang State Museum & Art Gallery)   就目前全球的趨勢而言,各地政府為了降低疫情對藝文工作者的影響,分別祭出不同的紓困措施,以實質的補助款或消費計畫,致力於協助藝文工作者走出這場嚴酷的寒冬。對此,檳城州政府不僅推出三階段的「檳州藝文援助配套」,更透過喬治市世界遺產機構執行「喬向新常態」計畫〔註〕。檳城州立美術館結合上述藝文紓困計畫,更憑藉自身力量,持續為社會帶來藝術與美好。   註釋: 「喬向新常態」計畫由檳城州政府撥款100萬令吉(約500萬台幣),交由喬治市世界遺產機構執行,分成三個項目:「支持本地商家」、「修建老厝」與「錄兩手:叫你拍video」。在「支持本地商家」項目中,通過審核的本地商家及文化與經濟生態圈成員,將在世遺組織的協助下進行數位營銷宣傳和數位轉型。而在「修建老厝」項目中,世遺組織將提供通過申請的業主或租戶1,500令吉(約8,600台幣),進行小型修繕與保養工程。此外,世遺組織透過「錄兩手:叫你拍video」邀請常駐檳城且以技藝、知識或相關服務為主要收入的文化遺產參與者,錄製影片分享技藝知識或製作工程,並提供補助。
2021/03/15
雲端上看展—倫敦V&A博物館「探索拉斐爾圖稿」線上展
雲端上看展—倫敦V&A博物館「探索拉斐爾圖稿」線上展
特約記者:戴映萱(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藝術策展碩士、藝文工作者) *本文圖片由V&A博物館授權媒體使用 為了紀念拉斐爾逝世500周年,倫敦維多利亞與亞伯特博物館(簡稱V&A博物館)在2019年啟動「拉斐爾計畫」(Raphael Project)。館方原計畫於去年揭幕重新翻修後的拉斐爾展廳(Raphael Court),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展廳重新揭幕日期仍未定,便由線上展「探索拉斐爾圖稿」(Explore the Raphael Cartoons)率先開幕。 3D掃描儀紀錄圖稿表面細節的過程。(來源:© Gabriel Scarpa for Factum Foundation)   這項線上展的起源是V&A博物館與事實基金會(Factum Foundation)的數位修復計畫,重新「詮釋」了七幅為製作織毯所繪製的「圖稿」(Cartoons),成果直接於網上展示。這批拉斐爾圖稿的歷史可追溯至西元1515年:教宗李奧十世(Leo PP. X)委託文藝復興三傑之一的拉斐爾,為梵蒂岡西斯汀禮拜堂繪製十幅約5公尺長、3.5公尺高的巨型織毯,內容呈現聖彼得和聖保羅兩名使徒的生平,包括「捕魚神蹟」、「羅馬總督皈依」、「保羅雅典講道」、「耶穌給彼得鑰匙」、「亞拿尼亞之死」、「保羅在路司得城」和「治癒瘸子」等宗教故事。 拉斐爾圖稿中的「捕魚神蹟」作品,繪製於1515–1516年。(來源:©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 Courtesy Royal Collection Trust / 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 2021)   為了製作這十幅織毯,拉斐爾事先描繪了同尺寸的圖稿,並以不透明水彩精細繪製而成。完成的圖稿被送至布魯塞爾的知名織毯作坊製作,並於1519年首次懸掛於西斯汀禮拜堂內。「拉斐爾圖稿」被畫家視為完整作品,在藝術史上的地位並不亞於正式於禮拜堂展出的織毯。 目前僅存的七幅圖稿在17世紀時由英國威爾斯親王(亦即後來的查理一世)帶到英國。自維多利亞女王統治時期,便長期出借給V&A博物館,展示於拉斐爾展廳。 親見藝術品的真實感受仍無可比擬,但線上展提供了某些實體展無法達到的效果,例如拉斐爾圖稿上細小的筆觸記號,或是畫面上的細節,皆是觀眾站在巨幅畫作前難以看見的部分。線上觀展的使用者可透過三種不同模式看畫:看彩色圖稿(visible)、透過紅外線看炭筆底稿(infrared)和稿紙表面的質地(surface)。每張圖稿皆有專屬頁面,詳述其背後的聖經故事與含意,而圖稿上的白點則會跳出畫面細節的解析,以供詳閱。這項線上展對於圖稿的未來研究和維護至關重要,同時也讓世界各地電腦螢幕前的觀眾,得以前所未有地「細讀」這批具歷史意義的傑作。 「探索拉斐爾圖稿」線上展的互動範例,使用者可用三種不同模式看畫。(來源:©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 Courtesy Royal Collection Trust / 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 2021)
2021/03/12
勇於迎接轉型挑戰!疫情下歐洲博物館的因應之道
勇於迎接轉型挑戰!疫情下歐洲博物館的因應之道
作者/攝影:何慕凡(國家人權博物館組員) 2020年3月以來,新冠肺炎疫情造成歐洲許多博物館的營運困難甚且閉館。歐洲博物館組織網絡(Network of European Museum Organisations,以下簡稱NEMO)分別在2020年3月24日至4月30日及10月30日至11月29日執行疫情對博物館的影響調查,調查範圍遍及48個國家,第一次調查的博物館總計1000間,第二次則調查600間,並分別於2020年5月及2021年1月公布調查報告。 NEMO兩次調查一致突顯了當下博物館所面臨的危機: 一、大規模閉館導致的營運危機 兩次調查都點出,多數的歐洲博物館處於閉館的狀態,第一次調查顯示,因觀光客的減少及閉館所致,平均每五家中有三家的博物館每週財務虧損約為2萬3百歐元(相當於新台幣67萬元);第二次調查顯示,75%受調查的博物館每週虧損從1千至3萬歐元不等(相當於新台幣3萬至99萬)。私立博物館體質更為脆弱,受票房市場的影響更為嚴重。 二、數位轉型下的工作挑戰 第一次調查歸結,多數博物館並未採取裁員手段作為因應方案,3成博物館轉向讓館員以自由工作者方式上班,工作重心調整為線上及社群媒體經營。8成博物館開始完善其數位化設備,以持續服務觀眾。在第二次調查中,93%博物館轉向發展數位化服務,但只有7%博物館針對數位化工作進用新員工,其他博物館大多由原來的館員執行。 梵蒂岡博物館曾在2020年短暫閉館88天,現已在防疫規範下重新開放,同時亦提供虛擬線上導覽。(何慕凡 攝影)   NEMO調查中也指出了因應困境的建議: 一、完善數位設置並開展未來替代財源 在第一次調查中,NEMO呼籲政府除了給予資金協助外,也需盡快協助博物館完善數位化的軟硬體設置。第二次的調查顯示,6成博物館雖有收到政府的財務資助,卻有一半以上的博物館並無替代財源的規劃,例如:轉化博物館專業作為開拓財源的知識內容等。 二、規劃數位化訓練與評量機制 兩次調查顯示,博物館數位專案多由現有的館員執行,且近8成的博物館已完成數位基礎建設,然而館員卻缺乏相關的數位知識及技能。此外,數位化或線上資源的評量機制也有待建置,包括統計及分析線上觀看流量等將是下一階段的工作目標。   小結:為重新開館做努力 NEMO主張博物館是防疫期間的重要場域,在疫情下適時提供大眾慰藉心靈的資源,因此當前的博物館應朝向重新開館作努力。調查報告不僅呈現疫情下的博物館面臨困境,同時也展現博物館開展出的新可能。在閉館期間必須未雨綢繆規劃替代財源,結合數位化與線上資源開展博物館營運的多元發展。後疫情時代,博物館必須勇於迎接新一波的轉型挑戰。 圖為柏林博物館島的新博物館,目前所有柏林的博物館都閉館中,但仍透過虛擬展覽的方式進行展覽與講座,甚至使用Google與Instagram作為推廣工具。(何慕凡 攝影)
2021/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