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新訊

博物館如何面對殖民歷史?牛津大學皮特・里弗斯博物館以展示設計回應
博物館如何面對殖民歷史?牛津大學皮特・里弗斯博物館以展示設計回應
作者:何慕凡(英國倫敦大學學院考古學院博物館學研究所碩士) 人類學(Anthropology)是一門研究人的學科,起源於大航海時代,歐洲人在探索新大陸的過程中,開始研究各地的異文化,並成立博物館收藏因為研究或好奇而從異文化帶回的物件。但隨著時代的演進,人類學的中心已從對異文化的研究,轉向重視對每個文化的尊重,成為去中心化的學科。因此,人類學博物館的展示設計也呼應學科的轉變而展現不同風貌。 博物館內部的圖騰柱(Haida totem pole)(何慕凡 攝影)   皮特・里弗斯博物館(Pitt Rivers Museum)屬於牛津大學博物館群之一,以類珍奇室的展示設計聞名,在人類學博物館中頗富代表性。該館成立於1884年,館藏源自皮特・里弗斯將軍(Augustus Pitt Rivers, 1827-1900)的捐獻。里弗斯的一生熱衷於收藏考古與民族學相關物件,在55歲退休那年還成為史上首位古蹟檢查員(Inspector of Ancient Monuments)。 皮特・里弗斯將軍從軍時期熱愛收藏槍枝,各種型號的長槍展示於博物館的天花板上。(何慕凡 攝影)   里弗斯的藏品來自差旅各國時的收藏,大量出於異文化的物件難免涉及殖民背景下不對等的收受關係,如何以展示回應殖民爭議?是該館必須思索的議題。作為人類學博物館,皮特・里弗斯博物館所做出的回應是去除策展人中心的展示設計。館內沒有參觀動線的起頭和結尾,展示分類也不以任何年代、文化來源區分,而是純粹就物件本身的製造技法或功能去分類,將不同時空、文化、地理位置,但卻相似的物件擺在一起。此展示設計的目標在於透過相似物件的展示,讓觀眾能夠觀察人類如何透過製造與使用物件,來適應環境、解決生活上的問題,並且透過比較認知普世性的人類行為。然而,此種比較是否會讓觀者產生優劣判斷心態?值得深思。 各種民族文化的面具展示(何慕凡 攝影) 各式復活節彩蛋展示(何慕凡 攝影)   在2020年英國疫情動盪多變的時刻,皮特・里弗斯博物館舉辦了以「激進的希望」(Radical Hope)為主題的一系列線上研討會,進一步討論這間走過百年歷史的博物館該如何面對殖民歷史?並重新想像博物館如何成為支持人們分享不同知識與經驗的場域?研討會主題涵蓋文物返還、LGBTIQA+議題、無障礙參觀服務等,更安排與物件來源的部落長者與博物館專家一同討論文物返還的議題。不管怎麼說,歐洲人類學博物館的殖民歷史是其必須背負的重擔,在多元紛呈的當代,如何面對過去並與之溝通、和解,是人類學博物館必須不斷研究的課題。
2021/08/23
充滿情感的博物館—荷蘭自然生物多樣性中心榮獲歐洲博物館年度大獎
充滿情感的博物館—荷蘭自然生物多樣性中心榮獲歐洲博物館年度大獎
作者/攝影:王幸慈(荷蘭萊登大學藝術史碩士/藝文工作者) 自2020至2021年,對歐洲各地的博物館而言,都是嚴峻的一年,連帶許多論壇與獎項皆隨之取消或順延,一年一度舉辦歐洲博物館年度獎項(European Museum Year Award;簡稱EMYA)的歐洲博物館論壇(European Museum Forum;簡稱EMF)亦是如此。在2021年5月6日,EMF終於透過線上直播,一口氣頒布了2020與2021年度EMYA得獎名單。從其歷年各類別的獎項可知,除了博物館的研究能力、文化遺產保存及修復、觀眾互動的友善度之外,博物館永續性、學術跨領域及科技活用,皆是EMF衡量博物館發展的指標。2021年度大獎,則是獎落荷蘭萊登市的自然生物多樣性中心(Naturalis Biodiversity Center),並給予「充滿情感的博物館」之評語。 觀察自然生物多樣性中心的動植物研究與典藏、制度與軟硬體設備,可說是完整且獨立的自然史研究中心,其擅用ICT技術建立龐大的線上物種搜尋數據庫(BioPortal)、大量使用3D成像與列印復原恐龍等化石、在實驗室進行各種古生物DNA分析與地質研究,並聘用全職研究員與博士後研究人員進行長期研究計畫等。然而,這些計畫在成果發表之前,不一定能輕易在一般大眾面前展示,那何以得來「充滿情感的博物館」的褒獎?關鍵在於生物多樣性中心的博物館展廳,如何透過展覽拉近與觀眾的距離。 自然生物多樣性中心採挑高通透的空間設計,提供觀眾舒適的參觀環境。(王幸慈 攝影)   自然生物多樣性中心的博物館於2019年重新開幕,共有九層樓,一至二樓為充滿各種相近物種標本與素描的「生命科學(Live Science)」展廳,觀眾可見透明無牆的館員辦公區,還可在二樓觀察研究員在恐龍實驗室(Dino Lab)研究化石的重組和復元。在三樓的「生命(Life)」展廳中,不僅陳列生物標本,其展間設計更是巧妙將海洋的畫面投影在大型布幕上,配合逐步向上的階梯,若隱若現地使用海平面/布幕區隔陸上與海洋生物。 生命廳將海洋的畫面投影在大型布幕上,藉以區隔陸上與海洋生物。展廳不用牆面做區隔,增加了空間的寬敞度。(王幸慈 攝影)   博物館的四至五樓,是「地球(Earth)」及「恐龍時代(Dinosaur Era)」展廳。地球廳透過夏威夷、日本、巴西、冰島這四個國家不同的造地運動,講述地層與岩石的生成。而在恐龍時代廳裡,可以觀賞荷蘭境內最完整的恐龍化石展示及研究。同時,亦展出館方與他國研究機構合作的實際成果,使原本殘缺不全的化石,透過精準的3D掃描與列印技術,得以重現完整的恐龍骨架。 恐龍時代廳展出荷蘭境內最完整的恐龍化石與研究成果。(王幸慈 攝影)   再往上爬,六至七樓包含「冰河時期(Ice Age)」和「早期人類(Early Human)」展廳;八至九樓則是「誘惑(Seduction)」與「死亡(Death)」展廳。誘惑廳的設計如同其名,大自然的生物利用自身斑斕鮮豔的色彩,引誘獵物上門或迷惑狩獵者以求生存和繁衍,館方使用19世紀歐洲百貨公司專櫃和櫥窗的陳列方式,展示生物的各式形態,給予觀眾目眩神迷的驚喜感。而死亡廳的展示設計最令人驚豔,全廳使用迷宮(labyrinth)的方式展示生物消逝的過程。對死亡有所忌諱的觀眾,可以帶點距離,透過高聳展櫃/牆上的孔洞側看生物標本,一層層走進展間的中心。而展牆上的文字亦不斷向觀眾提問:死亡是什麼?我們該懼怕死亡的樣貌嗎?當觀眾走到展覽盡頭/展間中心時,終於得到回答:死亡,是生物生生不息的一環。以死亡的主題扣回生命廳對於生命的頌揚,是館方用心之處。 館方考量主題、標本展示型態與觀眾的接受度,死亡廳的展示物件不會直接映入觀眾眼簾,而是用展牆做部分遮蔽,等觀眾有心理準備再就近觀看。(王幸慈 攝影)   在參觀過程中,筆者感受到館方對於展覽友善與互動的重視。多數展廳設有館員與觀眾互動的問答區,館員也會主動攀談介紹展品,加深觀眾的參與度。在建築空間的規畫方面,各樓層設置可飲食的休息區,以及寬闊的親子工作坊場地,給予觀眾舒適的參觀體驗。最重要的是,觀眾可感受到博物館如何以最親民的方式,將研究成果具象化,引發觀眾對自然史的好奇心,不將標本視為死物,而是物種的轉化與延續。 許多展廳有館員駐點,就展廳主題與觀眾互動和教學。圖為地球廳一角。(王幸慈 攝影)
2021/08/20
神將鬼斧造容顏—魔幻又寫實的金光戲特展
神將鬼斧造容顏—魔幻又寫實的金光戲特展
作者/攝影:劉庭妤(自由作者) 五月初於台北偶戲館登場的《神將鬼斧造容顏》特展(2021/5/1-2022/2/13),館方用了十足的展示和研究力道,展出了台灣布袋戲發展史中,時常被大眾所忽略的「金光戲」。金光戲偶臉譜巨大,面貌畸形怪狀,身著五光十色的道袍,一整列掛在牆上看來氣勢非凡;底下,陳列著戲偶們成排荒誕十足的「金光姓名學」:「千年釋迦道行深高俠」、「蜈蚣王 萬毒君」、「天仙姑醉美人」、「天船秘者吞劍王」怪奇又詭譎,令人不經詫異,金光戲到底從何而來?為何它與刻板印象中的「布袋戲」呈現出如此截然不同的面目? 金光戲偶陳列於牆上,看來氣勢非凡!戲偶為館方從許金棒、新興閣掌中劇團、光興閣掌中劇團蒐羅借出的珍貴展品。(劉庭妤 攝影)   其實,金光戲的出現正反應了戰後台灣的社會現況。彼時,西方媒體文化逐漸傳入,又加上反共抗俄的國際情勢,以及二二八事件後更加高升肅殺的島內氛圍,讓原先的軍警偶出現令人驚艷的變體。為了吸引更多群眾,布袋戲班們拼貼東方與西方元素,融合神怪與劍俠的超現實劇情,吐劍光、鬥玄機,誕生出既魔幻又寫實的金光戲。   從默默無聞的山頂囡仔到戲偶大師—民間雕刻天才許協榮 此次展覽中,展出製作金光戲幕後的重要推手—許協榮雕刻的戲偶,目前有關許協榮的研究資料稀少;然而,他卻是金光戲中寫實雕刻的代表藝師,重要性不可忽視。許協榮生於1925年,住在彰化縣芬園鄉山上,因當時布袋戲班贈予的一尊「花園頭」戲偶,開始自學雕刻、賣偶賺錢。沒想到閉門修煉後,加上新興閣布袋戲團鍾仁祥給予的戲偶範本,竟發展出新興的本土布袋戲偶,讓金光戲走向百花齊放的燦爛局面。1952年外台戲遭禁演,導致布袋戲團只好進入劇院內公演,形成新的「內台戲」表演型態。為了符合內台戲表演空間的需求,金光戲除了出現千奇百怪的造型,還加入鮮豔的螢光塗料、懾人心魄的燈光及音效,讓演出場面更加炫目滂沱! 許協榮雕刻的「萬里殺人翁」金光戲偶,頭頂上的「金花帽」,以及「法令紋、腮紅彩繪」為當時金光布袋戲的木偶特色。(劉庭妤 攝影)   展區內,觀眾可以從展場特別設計的孔洞中,看見「獨腳怪叟 吸魂人」在黑暗中演出的效果,也可以從許金棒(許協榮兒子)製作戲偶的過程,理解木刻的獨特技藝與困難之處。對於布袋戲已逐漸式微的當代來說,「神將鬼斧造容顏—台灣木偶之父許協榮」特展中的金光戲,開啟了年輕世代對布袋戲的不同想像,引人注目及深思。 展區內特別設計的孔洞,可從中看到許協榮雕刻的「獨腳怪叟 吸魂人」。因當時金光戲轉往內台發展,為了製造出更攝人心魄的演出效果,布袋戲戲班加入螢光塗料、燈光及音效,形成「俗擱有力」的舞台效果!(劉庭妤 攝影)
2021/08/16
疫情再無常也要陪你喝杯咖啡—泰國暹邏博物館的行動咖啡攤車服務
疫情再無常也要陪你喝杯咖啡—泰國暹邏博物館的行動咖啡攤車服務
作者/攝影:王亭涵(泰國朱拉隆功大學文化管理研究所) 泰國國立暹邏博物館(Museum Siam,以下簡稱暹邏博物館)由泰國國家探索博物館機構(National Discovery Museum Institute)負責營運。在今年二月推出「行動咖啡攤車」服務,既彰顯泰國拼裝車路邊攤文化,更突破疫情下博物館餐飲商店營業限制。 暹邏博物館成立於2007年,前身是泰國商務部,以「解碼泰國」為宗旨,運用淺顯易懂的方式介紹泰國的歷史與人文發展。(王亭涵 攝影)   「行動咖啡攤車」由手沖咖啡攤Move.coffee經營,該攤車在2020年暹邏博物館所舉辦的「博物館之夜」(Night at the Museum)亮相,攤位由偉士牌機車改裝而成。事實上,這種以拼裝車在路邊販售餐飲或雜貨的形式,可說是泰國街頭一道特色人文風景。根據泰國發展研究院統計,單是曼谷就有超過兩萬家路邊攤,其中有18家獲得米其林推薦,且將近六成的顧客收入低於九千泰銖(約新臺幣8,190元),因此價格低廉卻選擇多樣的攤車深受當地人與觀光客歡迎〔註1〕。Move.coffee起初在泰國藝術大學(Silapakorn University)附近擺攤,其吸睛的偉士牌造型,加上選用泰國原產咖啡豆,以一台摩卡壺沖泡美味卻平價的咖啡,成為當地著名的咖啡朝聖景點。 Move.coffee行動咖啡攤車,以偉士牌摩托車改裝,以一台摩卡壺沖泡美味卻平價的咖啡,反應泰國的拼裝路邊攤車文化。(王亭涵 攝影)   為何暹邏博物館想邀請Move.coffee在園區駐點?一切要從泰國的新冠疫情政策說起。泰國從2020年開始,因為新冠疫情的加重,政府根據《傳染病法》及《佛曆2548年緊急狀態官方管理法規》〔註2〕,每天召開新聞發佈會,推行DMHTT防疫措施,意思是保持距離(distancing)、戴口罩(mask wearing)、勤洗手(hand washing)、量測體溫和快篩(testing),並利用Thai Chana(翻譯為「泰風」)國家追蹤系統防範疫情。此外,一旦緊急命令發佈後,會依據曼谷或泰國各府的傳染病委員會決議,另有額外附加條件與場域開放限制。 Move.coffee則不存在這樣的問題,這間行動咖啡攤開設在暹邏博物館的入口廣場,屬於戶外空間,店家除了可以提供外帶服務,也可以在符合社交安全距離的條件下提供戶外座位。時至七月,曼谷每天確診數高達二至三千名;七月底時,全國每日已突破一萬七千人染疫。因此從7月10日起先實施為期14天的嚴格活動限制,之後像是沒有盡頭似的不斷延長。泰國政府祭出更嚴格的管制,除了餐飲只能提供外帶服務或關閉,晚間八點過後更是禁止外送。 Move.coffee提供博物館觀眾外帶咖啡服務,現場擺設少數座位,攤車與座位間保持社交安全距離。(王亭涵 攝影)   當今的博物館是民眾喜愛的休憩場所之一,對於地處偏僻或多倚靠週末來客的館舍來說,無法提供餐飲服務對觀眾多有不便,甚至可能降低觀眾的參訪意願。暹邏博物館與Move.coffee的合作創造了雙贏局面,博物館獲得吸引訪客的行銷資源,咖啡攤車則可以在穩定而不被驅趕的地點營運。希望該案例成為藝文場域面對疫情衝擊餐飲服務時可以參考的因應之道。 註釋: 泰國街頭攤商議題採訪 泰國為佛教國家,公元前543年為佛涅槃元年,亦泰國公用曆法。公元2021年就是佛曆2564年。
2021/08/13
林布蘭也著迷!17世紀大象明星漢絲可的傳奇一生
林布蘭也著迷!17世紀大象明星漢絲可的傳奇一生
作者:徐鈺涵(荷蘭拉德堡德大學藝術史博士生、奇美博物館典藏組計畫型助理研究員) 荷蘭林布蘭之家博物館(Museum het Rembrandthuis)致力以各種角度剖析畫家林布蘭的生平、作品與技法,帶領觀眾認識這位十七世紀畫家,以及其生活的時代。今年夏天該館策劃了小型特展《漢絲可:林布蘭的大象》(Hansken, Rembrandt’s Elephant;展期為2021年5月1日至8月31日),選擇以林布蘭經常描繪的大象明星-漢絲可(Hansken, 1630-1655)為主角,展出各種相應版刻和素描作品,再現漢絲可傳奇卻悲慘的一生,呼籲大眾持續關注動物保護與福址議題。 《漢絲可:林布蘭的大象》特展海報,主視覺採用林布蘭為漢絲可繪製的速描作品。(Credit: Museum het Rembrandthuis)   進入展場後,首先可透過十七世紀的航海地圖,了解三歲的母象漢絲可在斯里蘭卡被獵捕後,如何在七歲時隨著荷蘭東印度公司的船隊於1637年抵達阿姆斯特丹,獻給荷蘭執政官作為禮物。當時的歐洲人普遍沒看過大象,對來自東方的事物充滿好奇與想像,因此很多人前往一窺漢絲可的模樣。畫家林布蘭也慕名前往,並留下多張速描作品,因此漢絲可又被稱為「林布蘭的大象」。 荷蘭林布蘭之家博物館研究員Leonore van Sloten透過十七世紀航海地圖,介紹漢絲可從斯里蘭卡到荷蘭的航行路線。(徐鈺涵 攝影)   由於大象所需的飲食費用相當高昂,漢絲可後來被高價賣給商人,接受提水桶、擊劍和撿拾錢幣等馬戲訓練。新奇的大象表演大受歡迎,漢絲可因此獲邀巡迴至德國、義大利、瑞士等地表演,成為當時風靡全歐的大象明星,也創造了後來馬戲團動物表演的原型。 可惜的是,當時的歐洲人不知如何照顧這隻來自溫暖東方的巨無霸,漢絲可還得經常背負重物步行至各國展演。從當時的版刻作品中,可以看見漢絲可才年近二十歲就已體型歪斜、指甲雜亂生長,明顯看出並未受到妥善照顧,導致健康狀態日益下滑。最終,漢絲可於1655年在義大利表演的過程中直接暴斃,砰然一聲倒在舞台上。在場的藝術家以素描記錄下此一悲傷瞬間。 1646年Herman Saftleven留下的漢絲可身影。體型歪斜,腳上的指甲雜亂,顯示健康狀態日益下滑,與後方正常的大象形成對比。(Credit: Museum het Rembrandthuis) 1655年11月9日Stefano della Bella以素描記錄漢絲可在舞台上倒下死亡的瞬間。(Credit: Museum het Rembrandthuis)   此次展覽透過藝術作品來重建漢絲可的一生,看似新奇有趣,實則揭露人們自古以來對動物照護的漠視與無知。林布蘭之家博物館的研究員Leonore van Sloten在導覽中表示,我們無法改變歷史,但忠實地重現這段過去,其實是在提醒我們面對、重視動物福祉與保護的未來。 漢絲可過世後,其骸骨被保留在義大利佛羅倫斯自然史博物館(Museo della Specola),此次展覽特別向該館借展其頭骨。(徐鈺涵 攝影)   展場的最後特別與動保團體: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IFAW)、斯里蘭卡馬喬・赫德梅克大象基金會(MHEF)合作,放置小型展板與錄音,邀請觀眾在認識漢絲可的故事後,來省思現今對於大象生活與福祉的研究。林布蘭之家博物館還特別在YouTube頻道製作節目,邀請博物館研究員與IFAW的專家進行對談,並錄製阿姆斯特丹阿提斯動物園片段,實際向觀眾介紹如何專業照護大象的生活,期許漢絲可的悲劇不再重演。
2021/08/12
找教材找破頭了嗎?全台博物館支援前線!居家學習資源大集合
找教材找破頭了嗎?全台博物館支援前線!居家學習資源大集合
作者:田偲妤 全臺自5月中旬發布三級警戒將近兩個月後,終於在7月13日迎來博物館的重新開放,但在疫情尚未平歇之際,注重五感體驗與肢體互動的兒童展區多未開放。為了讓兒童在居家學習期間有豐富的線上教材,減輕家長與老師的教育負擔,全臺各大博物館與美術館聯合推出「支援前線—宅家藝起來」平台,集結各館的線上學習資源。平台更依照教材類型與兒童年齡分類,方便家長為孩子選擇適合的教材。以下精選介紹平台內精彩的內容: 網站還針對家長可參與程度,將線上教材細分為:親子3-6歲、自學6-12歲、親子6-12歲。(來源:「支援前線—宅家藝起來」平台)   玩玩看!博物館典藏,培養你的觀察與創造力 許多線上學習資源著重激發兒童的觀察與創造力,並藉此傳遞豐富的文物知識。國立臺灣博物館推出「好博學視力測驗」活動,每月在臉書上出題,並於留言區解答、提供關鍵展品簡介,6月的主角是「博物臺灣」自然展區的蕨類,這種古老的植物因應不同的生長環境,演化出多變的型態,值得孩子仔細觀察比較。國立臺灣美術館則推出「認識蕭如松─典藏精品著色線上活動」,提供一式六圖的著色卡供民眾下載,圖樣去除顏色、只留物件造型與黑線,可讓兒童觀察蕭如松畫作特色後,創造屬於自己的抽象靜物畫。   聽聽看!線上聽故事,趣味與知性兼容的溫馨時光 防疫期間,重新開放的博物館不得不取消深受小朋友喜愛的說故事活動,轉而推出數位繪本、Podcast或線上說故事影片。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推出多本數位繪本,包含《珊瑚很有事》、《海島少年2—蘭嶼悄悄話》、《好多艘造船廠》。孩子只需動動手指點擊畫面,就能聽到人聲朗讀故事、看到可愛的動畫、從中跳出許多海洋生態與人文知識介紹。習慣到博物館聽故事的小朋友應該很懷念活潑親切的導覽員們,高雄市立美術館聽到孩子的心聲,邀請胖叔叔和大魚姊姊錄製「故事•繪畫 開開門―線上說故事」影片。每集介紹一幅經典畫作、說一則繪本故事,搭配歌曲與肢體律動,陪伴大小朋友度過趣味與知性兼容的溫馨時光。   動手做!圖文任揮灑,記錄你的防疫生活點滴 防疫居家學習期間,在孩子的一生中將是難忘的回憶,可以鼓勵孩子觀察並記錄日常生活的變化,從平凡中發現不凡,有助孩子的身心成長。臺北市立美術館正展出塩田千春個展,特別公布該展的兒童教育推廣教案「靈魂是什麼顏色?」。活動發想自作品〈關於靈魂〉(2019),邀請孩子思考靈魂是什麼?靈魂長什麼樣子?可以感覺到別人的靈魂嗎?等問題,接著請親子互相將身體輪廓描繪在紙上,依據對彼此的感受在身體不同部位塗上色彩。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則與中研院資訊所、拾穗者文化合作,架設「COVID-19圖片蒐集網」,邀請民眾上傳與疫情相關的圖文,記錄屬於常民的新冠疫情歷史記憶。有小學生將此網站當成線上日記,分享居家學習期間的觀察與心聲。   自去年疫情爆發以來,臺灣的博物館發展出難得的線上串連模式,例如去年4月多間博物館小編與吉祥物大跳洗手舞,近日則共同發起「#713宅宅日」活動,提供有趣的線上資源陪伴居家防疫的民眾,並以hashtag串連各館。雖然新冠疫情導致實體活動幾乎全面停擺,卻也不失是個轉變的契機,讓國內博物館思索常態性發展線上學習資源的可能性,也能讓權力盤點、典藏活化與開放資源的專業發展獲得重視。此外,目前的學習資源多為博物館單方面提供,較難得知民眾的使用心得,也難以持續發展,如何讓民眾願意主動回饋創意?有賴博物館在活動設計上納入民眾參與機制,打造一處數位時代下屬於眾人的表現舞台。
2021/08/09
陪孩子每天玩得開心!英國藝文機構的居家創意學習提案
陪孩子每天玩得開心!英國藝文機構的居家創意學習提案
作者:王惇蕙(國立臺灣美術館教育推廣組) 英國藝術委員會(Arts Council England)研究指出,創造力讓人們感覺良好,在疫情期間更是如此。為了讓孩子與年輕朋友發展創意技能以提升幸福感,英國藝術委員會與橋接組織(Bridge Organisations)、在地慈善機構、社區團體與當地政府合作,迄今推出2款創意計畫:   創意,打包回家!(Taking Creativity Home) 與2018年全球教師獎得主Andria Zafirakou合作,以初等教育(4-11歲)與中等教育(11-16歲)學生為目標觀眾,開發「一起創作吧」(Let’s Create packs)學習資源包。每一學習資源包內含簡單的創作素材與創意活動指引,讓學生在居家學習的日子裡參與18個藝術小活動,例如:使用廚房找到的東西創造人像、用不同的字型設計名字等,隨時隨地享受藝術帶來的趣味。目前已在英國發放近4萬份學習資源包,尚在持續發放中! 「一起創作吧」(Let’s Create packs)學習資源包,其中一個小活動是使用廚房找到的東西創作。一起來發揮創意,讓居家做菜變有趣,也鼓勵孩子吃下更多蔬菜!(王惇蕙 攝影)   看待世界,自有我的方法!(The Way I See It) 除了上述的實體資源,線上資源也是與觀眾接觸的重要管道。「看待世界,自有我的方法!」(The Way I See It)計畫的平台合作夥伴為Google Art & Culture,多間藝文組織也發起響應活動,提供親子觀眾一處發揮創意的線上平台,鼓勵人們以藝術創作回應封城與解封之後的生活。收集來的作品五花八門,有繪畫、詩作、戲劇、舞蹈、音樂、動畫等,每件創作代表的都是一個看待世界的方法。例如Kevin一家五口的攝影作品,試圖顛覆眾人對家中既有物件的印象,作品〈在一起〉(Together)挑戰五個人一起擠在家門口拍照,破除以往門在大家心中的印象,也為居家隔離生活留下溫馨紀錄。 「看待世界,自有我的方法!」(The Way I See It)計畫,提供親子一處發揮創意的線上平台。Kevin、Clare、Danny、Jessie和Ruby一家五口參與舞蹈慈善組織Dancefest發起的「重新想像封城挑戰」(Reimagine Lockdown challenge),挑戰一起擠在家門口拍照,緊閉的家門不但沒有阻隔人心,還讓親子關係更親密。(Clare Wood攝影。本計畫由Arts Council England發起,Dancefest策劃響應活動。)   因應暑假的到來,各國的博物館/美術館也積極出擊,提供各種學習資源包,讓居家隔離期間的大小朋友有所互動,接觸不同藝文領域。例如關注親子參與博物館/文化資產議題的組織「孩子在博物館」(Kids in Museum),近期公布了2021親子友善博物館獎,其中的最棒數位活動候選名單有兩個有趣的案例。英國航海博物館(National Maritime Museum)與年輕人一起創作了跨世代對話的動畫,由當地年輕人訪談移民自加勒比海的長輩,用停格動畫呈現他們飄洋過海的故事。惠特沃思美術館(Whitworth Art Gallery)則與藝術家合作,為5歲以下的兒童與其家人開發活動,鼓勵大家用隨手可得的材料創作。   無論實體或線上活動,都是希望用藝術撫慰大家的心,鼓勵人們用創意豐富日常生活、用創造力表達與宣洩情感,保持身心健康,期待能面對面、真實互動的那一天到來。
2021/08/06
世界首位機器人藝術家創作開展!倫敦設計博物館打開藝術本質的潘朵拉盒
世界首位機器人藝術家創作開展!倫敦設計博物館打開藝術本質的潘朵拉盒
特約記者:戴映萱(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藝術策展碩士、藝文工作者) *本文圖片由倫敦設計博物館(the Design Museum)授權使用 她,艾達(Ai-Da),可作畫、可表演,創作了一幅幅自畫像。這名世界上第一位機器人藝術家,是用人工智能(AI)運算法設計而成。她的藝術作品目前正於倫敦設計博物館(the Design Museum)展出中,更在六月以駐村藝術家的身分遠赴康沃爾(Cornwel)進行短期創作計畫。 艾達創作了一系列的自畫像,這組作品目前正於倫敦設計博物館展出。(Courtesy of David Parry_PA Wire)   艾達誕生於2019年,在經營畫廊的艾丹・梅勒(Aidan Meller)帶領下,一群來自英國各地的工程師和設計師,共同創造出艾達。艾達的名字源自艾達・勒芙蕾斯(Ada Lovelace)—英國19世紀女性數學家、史上最早的程式設計師。如此命名,除了向這名傳奇數學家致敬,更有向世人宣告艾達身為一名機器人,卻能結合熱情、表達力和想像力的特殊意義。 艾達及其藝術作品的存在,促使我們思考數位科技發展對人類創造力的衝擊。從此觀點出發,倫敦設計博物館的展覽《艾達:機器人肖像》(Ai-Da: Portrait of the Robot, 2021.5.18-2021.8.29)關注此新興科技的出現,進而對人類身分和創造力本質提出質疑。藝術創作的初衷是藝術家的情感表達,作為人,藝術家將自己的精神注入,徒手繪製或捏造出生命的形狀。這些藝術作品以文化評論家班雅明(Walter Benjamin)的說法解釋:充滿靈光(aura)。反觀之,機器人的創作來自程式演算法,以設定好的模式製作作品。以艾達的創作為例,她的自畫像雖具所有藝術創作的形式與結構,卻是一幅沒有「自我」的自畫像。 《艾達:機器人肖像》於倫敦設計博物館的展出現場(Courtesy of David Parry_PA Wire)   機器人製作的藝術品是否真的可以稱為「藝術」?事實上,藝術家貼近科技,以機器輔佐創作早非新鮮事,如在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The Venice Biennale)上,中國藝術家孫原、彭禹的作品《難自禁》(Can’t Help Myself)便是一件由工業機器人在現場作畫的裝置作品,當時受到廣大矚目。兩位藝術家「指導」工業機器人進行誇張的表演動作,在玻璃展示櫃中以某種人類舞動的優雅姿態,揮灑顏料,創作出一件抽象藝術。艾達的狀況則不同,她不需接受藝術訓練,在她「出生」前就已被設定好創造思維。然而,這也延伸出另一個問題:艾達的想像與視覺傳達能力是由一群人類所設計,雖然AI擁有非人為干涉的自我運算能力,但是我們能稱艾達為藝術家嗎? 艾達所繪製的自畫像草圖之一(Courtesy of David Parry_PA Wire)   倫敦設計博物館館長普里亞・坎昌達尼(Priya Khanchandani)表示,艾達的存在與所造成的不安是可預知的,「她的存在,在某種程度上是錯誤的,我們知道這一點。」展覽的目的並非為了推銷機器人,而是作為一個提出問題的平台。儘管艾達的存在充滿爭議性,卻也促使我們重新關注人與機器之間的模糊界線,並鼓勵我們更謹慎地思考,在科技加速發展下,未來所能做出的選擇。
2021/08/02
我紋身但我不壞!英國紋身藝術展顛覆你的既定印象
我紋身但我不壞!英國紋身藝術展顛覆你的既定印象
作者:黃千惠(輔仁大學博物館學研究所) 「紋身是一種神奇、浪漫、令人興奮且經常被人誤解的藝術形式。」 —《紋身—英國紋身藝術巡迴展》策展人Matt Lodder   長期關注博物館社會參與實踐的「博物館改變生命獎」(Museums Change Lives Awards),在2020年公佈的入圍名單中有個值得討論的遺珠—英國康瓦耳國家海洋博物館(National Maritime Museum Cornwall)策劃的巡迴展《紋身—英國紋身藝術巡迴展》(Tattoo: British Tattoo Art Revealed)。該展以紋身的去污名化為目標,邀請地理文化背景與紋身相關的館舍參展,展示超過400件文物及原創作品,同時與地方社區合作蒐集個人生命故事,讓觀眾與紋身議題產生連結,更讓我們看見去污名化展示的多元可能性。   破除污名化—每個紋身都有不凡的意義 本展以英國紋身藝術史的發展脈絡為主軸,搭配相應的歷史物件,從被污名化的起源談起,挑戰大眾的普遍認知,再藉由17世紀盛行的朝聖紋身與18世紀興起的水手紋身,揭開紋身的百年歷史。其中,策展人不僅對紋身的歷史背景有詳細的描述,更透過圖案的象徵意義,讓觀眾了解紋身在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有著不凡的意義。以水手紋身為例,燕子象徵歸巢、返鄉,羅盤象徵不會迷失方向,豬和雞能保佑海上航行平安。事實上,過去的紋身者以富裕且受過良好教育的上層階級為主,挑戰了當代對紋身者多為下層階級的印象。 水手紋身中有一個左腳豬頭、右腳公雞的圖案,此概念源自過去船難發生時,裝載雞和豬的木箱會漂浮在水面上,於是水手相信紋上此圖案就能防止沉船或溺水。此圖案還流傳著一句諺語:「刺豬在膝上,安全行海上;刺雞在右側,百戰必百勝。」(Pig on the knee, safety at sea. A cock on the right, never lose a fight.)(Photo credit: Tony Alter, flickr)   接著,透過集中營、死亡、罪犯、黑幫等關鍵字,向觀眾說明戰爭、媒體何以導致紋身的污名化,提醒觀眾污名化的過程是複雜且需要被關注的。同時,特別展示英國布里斯托爾(Bristol)紋身俱樂部等重要紋身藝術家的作品,強調紋身在當代藝術史中佔有一席之地。   獨樹一幟的女性紋身藝術家 此展同時將性別議題納入討論,展示英國首位女性紋身藝術家Jessie Knight的創作工具、作品及照片,訴說那些鮮少人知的故事。Jessie從18歲開始接管父親的紋身店,至今開設多家工作室,培育另一名女性紋身藝術家Winnie Ayres,甚至在1955年全英冠軍紋身藝術家比賽中獲得第二名殊榮。聯合策展人Derryth Ridge認為:「Jessie保留了該行業的悠久歷史,她的故事非常吸引人,她在一個男性主導的世界裡工作,有著堅定的決心,她是一位真正的先驅。」 透過與Jessie Knight家人合作,展示了許多未曾公開的照片及創作。(Photo credit: Derryth Ridge, Co-curator and Tour Manager of Tattoo -British Tattoo Art Revealed)   百手齊發!來找紋身靈感吧!英國頂尖紋身師向你提案 當代紋身藝術的百花齊放,徹底展現在裝置藝術〈百隻手〉(THE 100 HANDS),100位英國頂尖紋身藝術家所繪製的矽膠手臂排列於牆面上,向觀眾展現英國當代紋身藝術的精湛技藝,同時邀請大家來此尋找下一個紋身靈感。   分享你的紋身故事,原來紋身是生命的一環 最後,觀眾並非僅能從歷史層面了解紋身,還能訴說自己的紋身故事。此展於巡迴過程中開放民眾以文字、照片、影像等形式分享個人的紋身故事,並於官網、社群媒體公開,藉由觀看一則則觸動人心的故事,重新認識人之所以紋身的原因。   紋身議題在台灣,議題還需持續發酵 透過以上案例,反思紋身議題在台灣的狀況,從主流論壇及新聞報導對相關議題的討論可發現,大家對紋身的負面印象往往比正面評價來得多。而博物館在此前提下,如何打破既定印象以去污名化,絕對不是幾個短期的特展就能完成任務,或許與相關產業及地方民眾的長期合作,更能幫助議題持續發酵。
2021/07/30
探索平凡生活的魔法—英國常民博物館重拾人們書寫歷史的權利
探索平凡生活的魔法—英國常民博物館重拾人們書寫歷史的權利
作者:湯貴姍(輔仁大學博物館學研究所) 策展人Ariana Curtis曾在2018年的TED演說中提問:「什麼樣的東西值得放入博物館?」長久以來答案都直指「非凡之物」,這些東西屬於創造歷史的人,故事鼓舞人心,但影響終究有限。因此,Curtis認為博物館應擁有改變的能力,思考如何恰當地呈現歷史,博物館也應該推崇日常經驗,而不僅是非凡的人事物。   被遺忘在傳統歷史中的內容 常民博物館(Museum of Ordinary People,簡稱MOOP)是以記錄日常經驗為核心的博物館,2017年開始活動於英格蘭東薩克斯郡布萊頓鎮(Brighton)一帶。MOOP以「快閃博物館」模式營運,善於即時回應社會議題、與眾人對話,提醒人們保留並書寫傳統歷史中易被遺忘的內容—「生活日常」。每次展覽由館方擇定主題,可能是遷徙、失去、健康、愛、成癮、家庭關係、沉默、政治不公等,通過公開呼籲向參與者徵集信件、物品、日誌等物件,再進一步引導並挖掘「人」與「物」背後的故事,最終將它們轉化為實體展覽或線上檔案。所有參與者的貢獻在此能同樣被重視,每個人都能擁有表達自己的平等機會。 2019年推出的「旅行日誌」計畫,MOOP會郵寄日誌給參與者,邀請你書寫自己的故事,可搭配照片剪貼、塗鴉或使用任何媒材來表達想法。日誌會在眾多參與者手中轉寄,成為「行動的迷你博物館」。(Photo credit: Museum of Ordinary People)   重拾你我書寫歷史的權利 2020年3月起,因應疫情之下社會瀰漫的不安與動盪,MOOP發起「此時此刻」(These Times)計畫。有別於以往的實體展示,該計畫擴大串連社群媒體,號召參與者以書寫、收集、攝影等方式進行觀察與紀錄,並以社群標籤(#hashtag)或Email(museumofordinarypeople@gmail.com)分享自身在疫情下的生活。計畫發布的24小時內便收到上百封遍及世界各地的Email回覆,MOOP更將其整理並分享於官網部落格與社群平台。 這不僅體現了博物館社會參與實踐的力量,MOOP創始人Malone更言明:「此時此刻」計畫實際欲揭示的是,透過記錄當代日常生活的實踐,告訴參與者與社會大眾,紀錄與論述的領導權操之在己,而不是讓大型機構來指導你該如何書寫歷史。 「此時此刻」計畫持續徵集中,歡迎進入BLOG閱讀疫情期間許多人的生命故事。(Photo credit: Museum of Ordinary People)   一起探索平凡生活中的魔法 MOOP是一個顛覆博物館常態的存在,沒有固定的場館,是以建立世代對話為目標的快閃博物館;沒有知名的收藏,而是致力於日常文化的發掘與紀錄。此舉不僅是當代蒐藏的典型表現,更呼應快速回應蒐藏(rapid response collecting)理念。更重要的是,作為一個博物館組織,MOOP相信藝術實踐擁有療癒和修復的能力,期望提供常民記錄自身歷史的管道,實踐博物館對社會環境所產生的積極影響。
2021/0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