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新訊

延續文化遺產的典範!「安妮影像日記」與「貝魯特援助文化遺產計畫」獲得第21屆最佳遺產獎
延續文化遺產的典範!「安妮影像日記」與「貝魯特援助文化遺產計畫」獲得第21屆最佳遺產獎
特約記者:戴映萱(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藝術策展碩士、藝術評論工作者) 在過去二十年間,世界局勢不斷變化,紛亂而動盪的狀態持續為我們帶來前所未有的挑戰。遺產(heritage)同樣跟著時代而改變,被氣候變遷或政治動亂影響,它們的未來是一個未知數。 「最佳遺產」大會(The Best in Heritage)以保護文化遺產的宗旨成立,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國際博物館協會(ICOM)等國際重要組織支持,官方每年邀請世界各地機構代表參會,分享其在延續遺產的實踐。今年第21屆「最佳遺產」大會首次以線上會議舉行,共有來自24個國家的48所機構參與,分享許多具挑戰性的探討主題,如:殖民、移民、大規模鎮壓的歷史等,在策展人和歷史學家的交流中,塑造不同的過去和現在。 第21屆「最佳遺產」大會以線上會議舉行,參與項目內容豐富多元,其中包含許多具挑戰性的主題,如殖民、移民、大規模鎮壓的歷史。(Courtesy of ICOM )   其中,「想像」(IMAGINES)單元聚焦在機構利用多媒體技術方面的實踐,內容從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簡稱AR)和延展實境(Extended reality,簡稱XR)導覽、數位說故事計畫、線上教育資源到響應Covid-19疫情的項目等,更囊括世界上第一個聲控博物館、社區計劃,格外多元。 本次由來自荷蘭安妮之家(Anne Frank House)的「安妮影像日記」(Anne Frank Video Diary)獲得「想像」獎項殊榮。為了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75週年,館方將少女安妮當年手寫的日記,改編成Vlog形式的短篇影集,片中,安妮在鏡頭前自拍記錄為避開德軍而躲進密室的日子。影片全系列共15集,每集片長約5至10分鐘,自2020年在YouTube平台推出後,便受到廣大矚目,這項計畫成功運用現代科技重新述說歷史,以「自拍」的親民方式吸引年輕人,讓他們產生共嗚和熟悉感,進而將歷史敘事繼續傳承下去。 荷蘭安妮之家的「安妮影像日記」為「想像」單元得主,該項目改編自少女安妮在德軍佔領荷蘭期間手寫的日記內容,以Vlog短篇影集形式,重新述說那段黑暗的歷史。(Courtesy of Photo Collection Anne Frank House) 荷蘭安妮之家「安妮影像日記」YouTube影片 另一個獎項「影響力項目」(Project of Influence),則由來自黎巴嫩的「貝魯特援助文化遺產計畫」(Beirut Assist Cultural Heritage Project)獲得。2020年8月4日,存放在貝魯特港口的2,750噸硝酸銨引發大爆炸,嚴重毀壞整座城市。爆炸後隔日,一群具文物修復背景的學生自發性組織,建立災後保護文化遺產的行動。隨後迅速於兩日內受文化部文物總局指導,並在貝魯特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辦公室、國際文化財產保護與修復研究中心(ICCROM)的支持下,有系統性地招募成員,最終匯集了40名建築師、工程師、修復師,以及200名建築學學生,以搶救集體記憶之名進行貝魯特遺產的緊急搶救行動。 本屆獲得「影響力項目」獎項的是來自黎巴嫩的「貝魯特援助文化遺產計畫」,該項目在危難之際動員了各界專業人士,一同搶救黎巴嫩的文化遺產。(Courtesy of ICOM) 貝魯特美國大學考古博物館為2020年大爆炸案的受災博物館之一。在大英博物館與歐洲美術基金會的合作資助下,大英團隊將負責修復8件古代玻璃器皿。(Credit: the AUB Archaeological Museum)   整個搶救行動包括四個重要步驟:解碼和識別遺產建築、評估建築損毀狀況、確定風險等級,並在建築可能倒塌前提早通知官方,同時提出能避免災難的方案、記錄與彙整,最終結果是一張標註超過1600座遺產的地圖,串起貝魯特文化遺產的未來。這項計畫展示了文化社群如何在危難之際,仍將保護文化遺產視為首要任務,若沒有這個組織,貝魯特豐富的文化遺產與記憶將永遠消失在世界上。 【新訊】見證修復的力量!貝魯特大爆炸受損之古玻璃器皿將由大英博物館修復 貝魯特援助文化遺產計畫YouTube影片 綜觀本屆獲獎的兩個項目,「安妮影像日記」將過去以當代口吻進行述說;「貝魯特援助文化遺產計畫」則致力搶救可能消逝的過去,展現文化機構如何為後代子孫保存遺產,以延續對過往的重要見證。   執行編輯:郭冠廷
2022/12/16
化恐懼為驚嘆!「克拉拉與爬行動物」特展挖掘藝術史的動物譬喻
化恐懼為驚嘆!「克拉拉與爬行動物」特展挖掘藝術史的動物譬喻
作者:王幸慈(荷蘭萊登大學藝術史碩士、藝文工作者) 2022下半年觀眾只要一踏進荷蘭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Rijksmuseum)入口大廳,抬頭即可見巨大的蟻群攀爬在牆上。這件螞蟻裝置作品〈Casa Tomada〉來自今年度的特展「克拉拉與爬行動物:從恐懼到驚奇」(Clara en Onderkruipsels: Van gruwelen tot bewonderen),伴隨些許不適和好奇,吸引觀眾探索「動物圖像」的奧妙譬喻。 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外觀與特展主視覺。(王幸慈 攝影) 「克拉拉與爬行動物:從恐懼到驚奇」特展展場。(Credit: Rijksmuseum/Foto: Olivier Middendorp)   世界需要微小的我們!昆蟲的轉身藝術史 特展分為兩部分,前半部主題為爬蟲類與昆蟲,後半部則是犀牛「克拉拉」的故事。展覽一開始以暗室開場,觀眾首先聽到蒼蠅的振翅聲,走到廊道盡頭,才看到一件恍若蒼蠅標本的寫生作品。這是展覽對觀眾的提問:人類對於蒼蠅的既定印象為何?我們的想法源自先天的喜惡,還是後天的教育、宗教和衛生觀念? 以歐洲中古世紀做為起點,展覽講述在藝術史上爬蟲類的象徵為何。因受基督宗教的影響,爬蟲類在宗教繪畫及雕刻中,常是被視為不潔或魔鬼附庸之物,進而與死亡的意象結合。比起爬行動物,相較無害、顏色斑斕的蝴蝶和蜻蜓等昆蟲,偶爾會出現在時禱書(Book of Hours)的角落,成為裝飾書頁的插圖。 1510-1520年代布魯日時禱書(Simon Bening工作坊製作)的內頁,繪有各式昆蟲。(王幸慈 攝影)   16世紀開始,爬行動物的形象逐漸轉變,開始有畫家以青蛙、蜥蜴、甲蟲、蝶類為題,仔細描摹其色彩,夾雜寫實與想像,記錄不同的種類和型態。隨著地理大發現、遠洋貿易、顯微鏡的發展,殖民地的動植物生態更是帶給歐洲學者強烈的刺激,新大陸的爬蟲類與昆蟲圖鑑和標本,便是此年代知識大爆發之下的產物。自此,牠們在藝術史上的角色,從畫面的角落逐漸爬向中央,成為作品的主要題材之一。 1702-1703年間瑞士科學插畫家Maria Sibylla Merian與其工作坊繪製的水彩插畫,包含柚子、橘子和南美洲的蛾類。(王幸慈 攝影)   來自遠方:犀牛克拉拉的故事 第二個展區,講的是犀牛克拉拉(Clara)十七年短暫的一生。克拉拉如此特別,在於牠是第一隻被運往荷蘭的犀牛。在此之前,犀牛在歐洲人心中是「曾經聽聞、卻未曾看見」的傳說生物,大眾多半以1515年杜勒描繪的犀牛版畫為依據,想像這穿戴盔甲、背上長角的龐然大物。進入展間,感受犀牛的鳴叫聲、杜勒的版畫與依版畫而塑的雕像,觀眾得以體會當時歐洲對犀牛的好奇與渴望。 克拉拉展間展示不同年代的犀牛形象,前者為杜勒(Albercht Dürer)著名的犀牛版畫。(Credit: Rijksmuseum/ Foto: Olivier Middendorp) 左圖犀牛為瑞士自然學家Conrad Gessener於1563年繪製,右圖為布魯日醫生Anselmus Boëtious de Boodt於1596-1610年繪製。兩者皆以杜勒的犀牛像為範本。(王幸慈 攝影)   這一切的想像,終於在1741年克拉拉踏上歐洲大陸之後成為現實。克拉拉來自印度,是當地人獻給荷蘭東印度公司官員的禮物,由船長帶回阿姆斯特丹。展覽以地圖配合年表,羅列了克拉拉在荷蘭和歐洲其他國家不斷往返、接受民眾的目光與碰觸的行程。這段期間,除了宣傳克拉拉的犀牛版畫廣傳之外,亦有不少動物學家和畫家畫下克拉拉各種姿態,做為動物學、解剖學等研究紀錄,觀眾亦可在此展觀賞這些速寫與油畫作品。克拉拉開啟了當時歐洲人對犀牛的認識,而牠因長期跨國跋涉最終病逝的哀傷結局,時至今日,則是促使我們反思野生動物應有的權利與福祉。 由法國動物畫家Jean-Baptiste Oudry在1749年繪製的克拉拉肖像。(Credit: Staatliches Museum Schwerin)   「克拉拉與爬行動物:從恐懼到驚奇」特展以繪畫作品為主,輔以少數標本與顯微鏡科技的展示,使爬蟲動物與昆蟲得以「較為宜人」的方式呈現,試圖降低大眾對牠們的負面觀感,從而探究爬蟲動物形象轉變的不同成因。而在犀牛克拉拉的展間,展牆上向觀眾的提問更是直接:「你覺得克拉拉形同馬戲團觀賞動物的遭遇,是否合理?我們該如何對待野生動物?」,讓觀眾理解此展並非頌揚荷蘭東印度公司的強盛與對歐洲的影響力;乃是以歷史為鑑,檢視我們是否更了解大自然,並尊重萬物的生命。   執行編輯:郭冠廷
2022/12/12
警示or破壞?以氣候正義之名攻擊博物館珍藏品
警示or破壞?以氣候正義之名攻擊博物館珍藏品
作者:柯秀雯(台北藝術產經研究室副研究員) 從今(2022)年五月以來,諸多激進的社會運動派環保組織團體,如英國「公正停止石油聯盟」( Just Stop Oil)、德國「最後一代」(Letzte Generation)、以及義大利「最後一代」(Ultima Generazione)等抗議者,陸續在法國、義大利、英國、德國、奧地利與澳大利亞等地,針對世界知名的美術品進行破壞性攻擊策略,試圖引起世人關注氣候正義,以及環境急速惡化導致人類生存危機,進而引發社會不平等的問題。 英國「公正停止石油聯盟」( Just Stop Oil)以蕃茄湯潑梵谷著名作品〈向日葵〉,抗議氣候與社會正義。(Credit: Just Stop Oil)   價值之戰:抗議方的觀點 截至11月15日為止,已經有15起攻擊事件。當博物館界與社會公眾對此行為感到譁然時,環保團體抗議者拋出一個值得深思的議題:“ What is worth more, art or life? ” (哪個更有價值?藝術還是生命?)。他們主張攻擊策略並非只是情緒衝動,而是為了引起世人思考價值觀「錯置」的問題,他們對此做足功課,挑選日常生活常見的食物,如番茄湯、蛋糕跟馬鈴薯泥,直接扔擲到一幅價值不菲的名畫上,同時「確保不對它造成任何損害」——根據環保團體說法,他們已事先調查這些名畫是否受玻璃與畫框防護。 來自義大利「最後一代」的四名抗議者將自己黏在米蘭新世紀博物館(Museo Del Novecento)著名的雕塑家博西奧尼作品〈空間連續性的獨特形式〉(Unique Forms of Continuity in Space)上,強調社會對新方向的需求。為了不破壞雕塑,他們事先諮詢修復師並採取使用特殊黏膠的建議,攻擊行動專門針對雕塑基座,以確保雕塑的安全。 義大利「最後一代」(Ultima Generazione)抗議者將自己黏在米蘭新世紀博物館(Museo Del Novecento)著名的未來主義雕塑〈空間連續性的獨特形式〉(Unique Forms of Continuity in Space)上。(Credit: Ultima Generazione)   藉由上述的激烈方式,抗議者試圖表達當前人類社會錯亂的價值體系,就像約克夏的艾瑪點出一個無可抹滅的事實:「把湯灑在可以擦掉的玻璃上,比把油灑在整個海洋生態系統上,能引起全球公眾更多憤怒 」[註1]。強調氣候正義的抗議者認為他們正試圖提醒公眾,急遽的氣候變遷會產生致命天氣變化,從而影響人們的生活。   我們不是敵人!博物館方的宣言 擔憂的人則認為,激進抗議行動會導致更多誤解。博物館界指出,抗議者不了解作品的脆弱性,低估了攻擊策略會導致的風險,而不可逆的危害將造成巨大損失,最重要的是——藝術和文化是氣候團體的盟友,不是敵人。11月10日,以馬德里普拉多博物館(Museo Nacional del Prado in Madrid)為首的國際知名博物館發表聯合聲明,強調博物館作為一個社會機構的核心任務——蒐集、研究、分享和保存,於當代具有重大意義,且博物館是社會交流的自由空間,能促進多元背景的人進行對話。多達92間的博物館館長,包括:紐約古根海姆博物館(The 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巴黎羅浮宮(Musée du Louvre)和義大利佛羅倫薩烏菲茲博物館(Galleria degli Uffizi)都加入了普拉多博物館的聲明中[註2]。 義大利「最後一代」(Ultima Generazione)抗議者於義大利佛羅倫薩烏菲茲博物館(Galleria degli Uffizi)的抗議行動,圖中作品為桑德羅波堤切利(Sandro Botticelli, Florence 1445 -1510)大作〈春〉(Spring)。(Credit: Laura Lezza, Getty Images.) 烏菲茲博物館的館員於抗議行動後清潔〈春〉。(Credit: Laura Lezza, Getty Images.)   博物館界試圖停止這場抗議行為,然而氣候緊急基金會(The Climate Emergency Fund)執行長Margaret Klein Salamon表示,這是一場迅速增長、快速蔓延的抗議活動,博物館與美術館要做好準備。 執行編輯:郭冠廷 註釋1:Skopeliti, Clea. ‘Climate justice is bigger than public opinion’: are Just Stop Oil’s tactics right? The Guardian. 2022.10.19 註釋2:“Top museums condemn climate protests”. DW. 2022.11.10.
2022/12/09
震後重生:日本南三陸311紀念館開幕
震後重生:日本南三陸311紀念館開幕
作者:劉怡辰(自由作者) 位於日本宮城縣的南三陸311紀念館(南三陸311メモリアル),於今年(2022)10月開幕。座落於311大地震海嘯重災區,紀念館由知名建築師隈研吾操刀設計,採用南三陸杉木材建構,成為具有在地性的記憶載體。 館內透過文獻圖表、影像紀錄的展示形式,呈現2011年3月11日東日本大地震後,當地遭受海嘯嚴重侵害、高達800多人罹難(包含失蹤人數)的心碎過程,結合當事者口述歷史與多位藝術家創作,再現災害記憶以及在地居民的災後生活樣貌,讓觀眾感受創傷記憶之餘,更直視個人生命之於大自然力的脆弱,並探尋未來的災害因應之道。 館內透過文獻及影像的展示形式,呈現南三陸地區的受災情況與創傷記憶,帶領觀眾從中思考人類生命與大自然的關係。影片中的受訪者包含當年倖存的學校師生、協助震災救援的消防署職員等。(南三陸町 提供)   常設展中,以日本攝影師浅田政志與法國藝術家Christian Boltanski的作品作為亮點之一。浅田政志自2013年秋天至2021年夏天,與南三陸町居民共同討論並執行《當南三陸同在一起》(みんなで南三陸)攝影計畫,透過影像記錄災後居民們相互支持、帶著笑容積極生活的身影。浅田政志提到:「不管是在哪件作品的攝影現場,都能充分感受到居民們『我們要用自己的雙手,重建在震災中失去的家園』的強烈意志」。 日本攝影師浅田政志的攝影作品《當南三陸同在一起》(みんなで南三陸),除了展示於館內之外,也被製作為紙本刊物,供觀眾於遊客中心閱覽。(劉怡辰 攝影)   另外,長期關注「生與死」及個體生命尊嚴議題的法國當代藝術家Christian Boltanski,於實際走訪災區後,深受眼前慘烈的景象觸發,為緬懷消逝的生命,並思考人類、自然與時間的關係,他於2020年春天完成了結合實體物件與燈光裝置的《Memorial》設計圖。遺憾他在2021年逝世,作品卻尚未完工,因此轉由南三陸町邀請長年協助他進行製作與策展的Eva Albarran工作室,合力依照遺留的設計圖完成Christian Boltanski此生最後一件創作。透過藝術的轉化,讓震災記憶不被埋沒於過去,而能作為當代議題,再次觀看與討論。 法國當代藝術家Christian Boltanski生前最後一件創作《Memorial》,立基於自身走訪311災區的記憶,帶領觀眾思考生命的議題。(南三陸町 提供)   不僅陳列展示,南三陸311紀念館也進一步結合教育推廣計畫,與觀眾一起思考如何應對未來災害的發生。透過每日定時討論會的形式,搭配沈浸式影片播映,呈現311震災實際景象以及當事者經驗描述,讓觀眾在館員引導下,從自身居住環境可能面臨的自然災害出發,描述已知的避難計畫,並延伸討論其他替代方案,以減少災害強度超乎預想而使防災訓練失效的緊急情況。 此外,館方也舉辦「防災工作坊」,以「學校」及「家庭」的視角出發,與民眾討論未來可行的避難方式,從中思考在自然災害中求生的方式,達到防災教育、災難管理的目的。 教育推廣計畫中,館方以沈浸式影片帶領觀眾進入災害情境,並由館員帶領觀眾討論日常防災的多種可能性。(南三陸町 提供) 參加教育推廣計畫的觀眾,將獲得館方製作的「防災手冊」。內文包含東日本大震災相關資料以及防災知識,供觀眾活用於日常生活的防災行動當中。(劉怡辰 攝影)   南三陸311紀念館的設立,不僅止於災難紀錄與悼念,而是將館舍作為公共開放的對話平台。結合周邊南三陸町震災復興祈念公園以及海景,位置毗鄰南三陸三三(さんさん)商店街,具有振興地方觀光的意義,透過藝術家、在地居民、訪客的共同參與,將創傷記憶轉化為積極面對未來的契機。 南三陸町震災復興祈念公園中,保留了受海嘯侵害後的防災對策廳(防災対策庁舎)建築遺跡。從建築鋼結構彎曲、變形的損壞方向,到訪者可以深刻感受311大地震的海嘯破壞力。(劉怡辰 攝影) 2017年落成的南三陸三三商店街(さんさん商店街),亦由建築師隈研吾採用南三陸杉木材設計而成,作為在地商家匯集的基地。以三三(さんさん)命名,期望商店街有如燦陽(サンサンと輝く太陽)般為地方帶來笑容與力量。(劉怡辰 攝影)   執行編輯:郭冠廷
2022/12/05
如夢的世界:柯律格談佛洛伊德的「中國蒐藏」
如夢的世界:柯律格談佛洛伊德的「中國蒐藏」
作者:楊育睿(英國約克大學藝術史學系博士候選人) 著名心理學家佛洛伊德與中國,兩者之間有什麼關係?由藝術史與漢學家柯律格(Craig Clunas)與倫敦佛洛伊德博物館合作策劃,「佛洛伊德與中國」(Freud and China)特展從藝術史的視角出發,重新詮釋了科學家收藏的「中國文物」,也體現了在傳記博物館類型中,難得一見的科學與藝術史跨領域對話。 柯律格與倫敦佛洛伊德博物館合作策畫的「佛洛伊德與中國」展覽空間設計。(Credit: Freud & China exhibition room ©Freud Museum London. Photo Karolina Heller) * * * 「佛洛伊德與中國」特展YouTube介紹影片 * * *   位於倫敦的佛洛伊德博物館,以精神分析學家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最後故居為人所知。佛洛伊德在二戰期間,偕同家人逃離納粹取得控制的奧地利,最終抵達英國。而後,他便持續在此進行診療與研究,直至去世。 佛洛伊德的工作室是該博物館最吸睛的焦點,陳列沿用於維也納舊居的傢俱、他所收藏的書籍、圖繪、古玩,以及會見診療個案的躺椅,這個由科學家親手打造的空間,鉅細靡遺地演繹著佛洛伊德的思想世界。特別是引人入勝的大量古董收藏,具東方色彩的陶瓷、玉器、織物,與古代埃及、希臘與羅馬風格物件,為此空間增添了一種夢境般的氛圍。 佛洛伊德在倫敦故居的藏書與異文化物件收藏。(楊育睿 攝影) 佛洛伊德工作室擺設中,包含家具、地毯和文物收藏,呈現了大量異文化視覺元素。(楊育睿 攝影)   佛洛伊德經常將精神分析科學與考古學聯想在一起。在《夢的解析》(The Interpretation of Dreams)中,他提及這些異文化物件與那些「陳舊蒙灰的諸神」如何幫助他進行精神分析工作[註1],即使這些物件也包含仿製品,但他似乎不特別在意。他隨心所欲地布置珍奇櫃、改變物件陳列的排列組合,創造他在精神領域中所尋求的「如夢的世界」[註2]。 佛洛伊德的「中國萌公仔」蒐藏,很有條理卻也很隨機地與其他埃及、希臘古文明收藏穿插擺置在一起。(楊育睿 攝影)   在「佛洛伊德與中國」特展室中,策展人柯律格進一步透過分析佛洛伊德收藏的「中國」物件,探討當時歐洲古物與藝術市場的潮流,以及對「東方」文化的特定想像與迷思。該展示提到,佛洛伊德收藏的中國塑像大多是女性。隨著此類收藏的增加,他在後期關於女性的研究中,重新強調了前戀母期對女性心理學的重要性[註3]。特展也詮釋了佛洛伊德對中國玉器的興趣,並提及他「對成年禮、社會及宗教儀式,進行了廣泛的精神分析研究」[註4]。此外,佛洛伊德為寵物犬們命名刻意表現的「中國風情」,也是該展的亮點之一[註5]。 陳列佛洛伊德的玉器收藏展示櫃一隅,呈現出精神分析學家言行如一地隨機。(楊育睿 攝影) 佛洛伊德收藏的女性中國塑像。(©Freud Museum London. Photo Karolina Heller)   在佛洛伊德的日記中,他的寵物犬譯名「寫法並不固定」且「用字五花八門」[註6]。這一點印證了佛洛伊德對中文的描述:「我僅在各種隱喻中取得我想要訊息,如同那些發生在夢中的種種不確定性一般。」[註7]。佛洛伊德將夢境放置在日常秩序的對立面加以解讀,這改變了經驗日常物件的方式。而這些除去文化脈絡的東方物件,對他而言即是由隨機的隱喻所構成的「如夢的世界」。 佛洛伊德與寵物犬們,牠們的命名刻意表現出「中國風情」,呈現佛洛伊德的喜好。(Credit: Freud & China Image 14 © Freud Museum London) 註釋1:Text for display ‘A Treasure Trove of Antiquity: Sigmund Freud’s Study’ at the Freud Museum London. See on 15 May 2022. 註釋2:Letter from Sigmund Freud to Marha Bernays, 10th October 1885. Display text at the Freud Museum London. See on 15 May 2022. 註釋3:Text titled ‘Freud, China and Feminine’ in the exhibition ‘Freud and China’ at the Freud Museum London. See on 15 May 2022. 註釋4:Text titled ‘Freud and Jade’ in the exhibition ‘Freud and China’ at the Freud Museum London. See on 15 May 2022. 註釋5:Text titled ‘Freud and his ‘Chinese’ dogs’ in the exhibition ‘Freud and China’ at the Freud Museum London. See on 15 May 2022. 註釋6:Ibid. 註釋7:Sigmund Freud, translated by Joan Riviere. Introductory Lectures on Psycho-Analysis. (London: George Allen & Unwin Ltd, 1922). 195.
2022/11/28
鱷魚皮包的眼淚?現代動物園以展示啟發生態永續精神
鱷魚皮包的眼淚?現代動物園以展示啟發生態永續精神
作者:蔡穎昌(曼徹斯特都會大學動物園保育生物學碩士) 不論類型如何,展覽是博物館與民眾對話的首要媒介。運用多元或創新手法拓展對展品的詮釋,觀眾在館方刻意設計的引領下導致心境變化,增幅與生俱來的親生命性(Biophilia)、達成令人印象深刻的觀展體驗,在近年逐漸得到業界與大眾的青睞。 這類以保育心理學(Conservation Psychology)為根基的展覽,不僅實踐了博物館「從感知啟發認知(Touch the heart to teach the mind)」的使命,也成為許多館舍應對人類世(Anthropocene)挑戰的必修課,而其中的佼佼者——當屬奉保育為圭臬的現代動物園。 英國Wildwood野生動物公園在園區內保存了大量的樹林景觀,並憑藉敘事技巧將其包裝為獨角獸的住所,憑空創作出一個能夠吸引民眾捐款「認養」原生森林的精神象徵。(蔡穎昌 攝影)   是鱷魚…還是皮包?!倫敦動物園為野生動物發聲 被認為是首座現代動物園的倫敦動物園(ZSL London Zoo)雖坐擁輝煌歷史,卻在展示設計上始終保持挑戰者的心態,例如:以吉爾國家公園(Gir National Park)大門做為展示入口,佈景卻揉合了野生動物與印度街景,藉以突出人獸共存議題的「獅王大地(Land of the Lions)」;以及邀請參觀者跟隨故事線,深入老虎Hari的一生經歷、從中汲取保育資訊,進而倡議環保生活的虎疆(Tiger Territory),都是同類型展示中的先驅。 倫敦動物園在「獅王大地」中,巧妙暗示人類與野生動物比鄰而居的現況。例如融入了獅子鬃毛介紹的髮廊廣告牌。(蔡穎昌 攝影)   而園區的兩棲爬行動物館除了是哈利波特影迷的朝聖地[註1],長久以來都因其露骨呈現亞洲水龜遭遇的「越南廚房」,備受動物園愛好者矚目。近年更是冷不防在展示中混入了自機場沒收的鱷魚皮包,強烈的不協調感令「人類活動對野生動物的威脅」成為每個參觀者過目難忘的接收要點(Take Home Message)。 倫敦動物園的兩棲爬行動物館。於《哈利波特:神秘魔法石》電影場景中,哈利在此與蟒蛇進行對話。(Credit: Karen Roe, Flickr, CC BY 2.0) 倫敦動物園的兩棲動物館露骨表現亞洲水龜遭遇的「越南廚房」,備受動物園愛好者矚目。(賀律銘 攝影)   別樹一格!切斯特動物園以生態畫廊關懷自然 被公認為「英國最好的動物園」的切斯特動物園(Chester Zoo)則將「預防滅絕(Prevent Extinction)」視為機構願景,為遏止野生動植物種群數量下滑,在全世界執行近70個保育計畫,預計於2031年前將此數字推進至200個。為擴展從野生動物個體至生態系統共榮的保育理念,園方於2018年委託視覺藝術家理查道森(Richard Dawson)打造「名樹庭園(Celebritrees Garden)」,該園植栽以往被視為塑造氛圍的工具,搭配互動設施之後,頗能慫恿遊客運用視覺以外的感官,去體會這些「別樹一格」的庭園區主成份。這項展示別具匠心地從稀鬆平常的自然遊戲中,引伸對各色生靈的關懷。 切斯特動物園(Chester Zoo)委託視覺藝術家理查道森(Richard Dawson)打造「名樹庭園(Celebritrees Garden)」,利用畫框聚焦喬松(Pinus wallichiana)的柔軟松針,令樹葉成為引人入勝的展品,協助觀眾加強對各色生靈的關懷。(蔡穎昌 攝影)   不「專美於前」,美術館致力於生態永續 除了動物園與自然史博物館,許多美術館也投入這股永續浪潮。臺中國立臺灣美術館「禽獸不如—2020台灣美術雙年展」,盧昱瑞作品〈漁場:魷釣船〉巧妙運用空間及氛圍轉換,於美術館大廳重現漁工在福克蘭群島外海捕撈巴塔哥尼亞魷魚(Doryteuthis gahi)的場景。該處以海洋科學為根基,與各國協調許可執照和區域/季節性休漁等措施,以應對過度捕撈(Overfishing),被視為漁業永續監管的經典案例。由真實漁船生活連結人性,美術館得以透過藝術展示向參觀者傳遞「從漁船到餐盤(From Boat to Plate)」的嚴肅議題。臺北市立美術館2018台北雙年展《後自然:美術館作為一個生態系統》中,朱利安.夏利耶(Julian CHARRIÈRE)作品〈一場消失的邀請〉則透過不和諧的沉浸聲光體驗,引導觀眾反思東南亞油棕園如何對當地生態產生影響,從而思考日常消費和環境永續千絲萬縷的關係。 福克蘭群島的魷魚捕撈議題曾是我留學時被教授指定的報告題目,能夠在母國的美術館看到這樣的出色展品,令我感到十分雀躍。(蔡穎昌 攝影) * * *朱利安.夏利耶(Julian CHARRIÈRE)〈一場消失的邀請〉,2018 YouTube影片 * * *   生物圈(Biosphere)的興旺(Thrive)是一切永續發展的根基。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World Wildlife Fund,WWF)日前發布的The Living Planet Report 2022,全球野生脊椎動物的數量自1970年代以來已經下滑了69%,顯示保育意識的凝聚刻不容緩。動物園、博物館和美術館作為體制外教育場域,藉由展覽點醒參觀者並推廣永續教育,已是館舍無法迴避的責任。 註釋1:於《哈利波特:神秘魔法石》電影場景中,哈利在倫敦動物園兩棲爬行動物館與蟒蛇對話。
2022/11/25
返鄉的大師之作-荷蘭莫瑞泰斯美術館「弗里克收藏」特展
返鄉的大師之作-荷蘭莫瑞泰斯美術館「弗里克收藏」特展
作者:徐鈺涵(荷蘭拉德堡德大學藝術史博士候選人) *本文圖片由荷蘭莫瑞泰斯美術館(Mauritshuis)授權提供 2022年是荷蘭莫瑞泰斯美術館(Mauritshuis)立館兩百週年紀念,在這個特別的時刻,館方以〈曼哈頓大師-來自紐約弗里克收藏的林布蘭與朋友們〉(Manhattan Masters Rembrandt and Friends from the Frick NYC)特展(2022/9/29至2023/1/15),向觀眾介紹一批首次「返回」荷蘭展出、來自紐約弗里克收藏(The Frick Collection)的十七世紀荷蘭繪畫精品。 * * * Mauritshuis tentoonstelling - Manhattan Masters〈曼哈頓大師〉YouTube介紹影片 * * * 弗里克收藏博物館位於紐約曼哈頓,致力於古代大師繪畫的精品收藏(Old Master Painting)。該館的成立為十九世紀美國實業家-亨利・克雷・弗里克(Henry Clay Frick,1849-1919)的遺願,將他生前的住所與藝術收藏全數捐出,改為可供大眾參觀、欣賞藝術的博物館。除此以外,該館亦成立研究中心鼓勵研究者持續探索藝術史與收藏史等議題,是私人收藏轉為博物館的成功案例之一。 由於弗里克收藏的部分館藏空間正進行整修,因此藏品也得以外借展出,是相當難能可貴的機會。荷蘭的莫瑞泰斯美術館將弗里克收藏中,十件著名且重要的荷蘭黃金年代繪畫作品以特展形式展出,作品類型涵蓋風景畫、肖像畫、風俗畫等。 本展強調觀眾與作品之間的對話,沒有額外的文字說明、也沒有分區的動線規劃,只有簡單的作品資訊,讓觀眾可以聚焦在作品本身,細細觀察並感受這些作品的精彩之處,進而思考「為什麼這些作品被評為名作」? 〈曼哈頓大師〉特展現場。(Credit: Maurithuis)   維梅爾(Johannes Vermeer,1632-1675)的〈軍官與微笑女郎〉(Officer and Laughing Girl)為特展亮點藏品之一。這件作品由弗里克於1911年購得,是維梅爾經典的風俗畫類型。畫中女子以開心的神情望著眼前軍官,但她手中的酒實際上卻有較為負面的意涵,因為當時荷蘭人認為酒會令人放蕩。   維梅爾的〈軍官與微笑女郎〉與近照細節。(Credit: Maurithuis, 下圖Foto: Joseph Coscia Jr.)   而特展最大的亮點,是林布蘭(Rembrandt van Rijn,1606-1669)於1658年完成的〈自畫像〉(Self-Portrait),本作作為林布蘭自畫像研究中相當重要的作品之一,同時也是特展尺寸最大的展品,放置在展間壓軸。完成〈自畫像〉的林布蘭正值52歲,但卻由於事業經營不善,已宣布破產。然而,作品中卻絲毫不見他事業不順的神情,反而穿著華麗的金色衣袍,氣勢磅礡,與他當時的處境形成極大對比。   林布蘭〈自畫像〉是特展尺寸最大的展品,當時林布蘭正逢事業經營不善,作品中卻穿著華麗的金色衣袍,氣勢磅礡,與他當時的處境形成極大對比。(Credit: Maurithuis, 下圖Foto: Michael Bodycomb)   莫瑞泰斯美術館向來以十七世紀荷蘭黃金年代的繪畫聞名,亦有多件林布蘭與維梅爾的著名作品於常設展展出,如:〈尼可拉斯·杜爾醫生的解剖課〉(The Anatomy Lesson of Dr Nicolaes Tulp)與〈戴珍珠耳環的少女〉(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讓本次〈曼哈頓大師〉特展與莫瑞泰斯美術館的收藏彼此呼應,觀眾可在參觀特展後,到常設展探索、比較更多相關作品,反之亦然。綜觀莫瑞泰斯美術館[註1]與弗里克收藏博物館的建立,其實也些許類似,皆是由私人收藏轉為公共博物館,且同樣以古代大師的繪畫聞名。此次〈曼哈頓大師〉特展除了讓觀眾看見這些離鄉已久的作品,也介紹了另一個遠在他鄉、但卻有著類似歷史與收藏特色的博物館。 林布蘭的成名之作〈尼可拉斯·杜爾醫生的解剖課〉,呈現阿姆斯特丹外科醫生手術中的場景,明暗之間的巨大對比為場景增添了活力。(Credit: Mauritshuis, The Hague.) 註釋1:莫瑞泰斯美術館的典藏原為奧蘭治親王-威廉五世(William V, 1748-1806)的私人收藏,後由其子威廉一世(William I, 1772-1843)於1816年捐給荷蘭政府,莫瑞泰斯美術館的建築則為十七世紀的親王-約翰・毛里茨(1604-1689)的私人住所。
2022/11/21
K-Pop紅什麼?V&A博物館「Hallyu!韓流」特展回顧韓國流行文化
K-Pop紅什麼?V&A博物館「Hallyu!韓流」特展回顧韓國流行文化
特約記者:戴映萱(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藝術策展碩士、藝術評論工作者) *本文圖像全數由維多莉亞與艾爾伯特博物館(The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授權使用 倫敦維多莉亞與艾爾伯特博物館(The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簡稱V&A)於今年9月底推出特展「Hallyu!韓流」(Hallyu! The Korean Wave),這是英國首次展示韓國流行文化的展覽。 展覽以歌手PSY於2012年推出的經典單曲《江南 Style》揭開序幕──這首歌以深具感染力的節奏和簡單易學的騎馬舞動作受到矚目,旋即激起國際廣泛的模仿現象。在展覽中,PSY標誌性的粉色西裝外套勾起大眾共鳴,多媒體屏幕則播放著歌曲MV以及世界各國爭相模仿的影片,展現了韓國流行音樂(K-Pop)如何成功風靡全球。 V&A博物館近期特展「Hallyu!韓流」探討韓國文化在全球的影響力,展覽以流行歌手PSY的熱門單曲《江南 Style》揭開序幕。Ⓒ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   「韓流」(Hallyu)一詞源於圍棋界,1990年代末的國際圍棋比賽中,韓國選手屢屢獲獎,當時圍棋界便將此現象稱為韓流,此詞後用來指稱韓國文化在世界各地的影響力。本展在四大主題貫穿下,透過歷史文物和流行文化爬梳韓國在經歷日本殖民時代、韓戰到如今的文化強國之姿,探索自1990年代後期席捲亞洲乃至全球的韓流現象。 第一展區「從瓦礫到智能手機」(From Rubble to Smartphones)聚焦在韓國在二次大戰後的發展,重要歷史事件包括1988年首爾夏季奧運會首次在海外成功轉變形象,並在1990年代末期以具前瞻性的IT創新走出亞洲金融風暴,成為世界上最早開創電子產業的國家之一。除了攝影、文獻資料和電子產品的早期例子(如世界上第一台商業MP3播放器),「錄像藝術之父」白南準(Nam June Paik)於1986年創作的經典作品《海市蜃樓》(Mirage Stage)是此展區的最大亮點──這件裝置作品由33台電視機所組成,展現了藝術家頌揚崛起的電視文化,並傳達電視能幻化為烏托邦的潛在可能。 韓裔美國藝術家白南準(Nam June Paik)於1986年創作的經典作品《海市蜃樓》為展覽亮點之一。Ⓒ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   「場景設置」(Setting the Scene)展示了自1990後期迅速引起炫風的韓國電視劇和電影。Netflix大熱門的電視劇《魷魚遊戲》中標誌性的警衛服和綠色運動服,是最受歡迎的展品之一,而榮獲2019年奧斯卡最佳影片的《寄生上流》,浴室佈景更是該區的另一亮點。流行音樂作為第三展區的主題,展品包含南韓女團aespa熱門歌曲《Next Level》的MV造型、當代藝術家權五祥(Gwon Osang )為歌手G-Dragon 創作的大型雕塑等。策展團隊更與曾為流行樂女團BLACKPINK設計造型的視覺總監 Geeeun,以及與國際知名男團BTS和NCT合作過的造型總監Balko聯手,兩人分別為此展設計了兩款新的「偶像」造型,展現韓國娛樂產業與時尚文化緊密的連結。 第二展區以韓國電視劇和電影為焦點,策展團隊特別還原了榮獲2019年奧斯卡最佳影片的《寄生上流》的著名浴室佈景。Ⓒ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   V&A做為典藏服裝設計的重要博物館,展覽特別著墨韓服(Hanbok)和韓流時尚的關聯性。傳統韓服由於樣式上的限制,大多僅出現在重要場合,但其具歷史意義的標誌性設計是許多當代設計師的靈感來源。展覽最終展區便透過古今對比,呈現傳統韓服對當代設計的影響。其中,金英珍(Kim Young Jin)的設計是結合古典與當代的經典例子,其品牌「差異金英珍」(Tchai Kim)以「生活韓服」為主要概念,提倡將傳統韓服現代化並融入生活,此區展出的紫色連身裙便可見化繁為簡的新時尚美學。此外,美妝產業亦是推動韓流的重要功臣,對韓流的全球化現象不容小覷。最終展區便展示了13世紀至今的化妝品包裝,呈現美妝品牌如何在繼承文化傳統下,同時注入融合東西方美感的設計。   展覽最終展區透過古今對比,呈現傳統韓服對當代服裝設計的影響,同時爬梳美妝品牌如何在繼承文化傳統下,注入融合東西方美感的設計。Ⓒ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   對於亞洲觀眾而言,韓國文化的崛起並不陌生,但對西方觀眾來說仍然十分新鮮,「Hallyu!韓流」展覽在系統性的回顧下,深入探討韓流此一全球性的現象,展示這個國家豐沛的生命力、韌性、對於輸出文化的堅持與驕傲。
2022/11/18
來創作實驗場「洞」一動!臺灣兒童藝術基地盛大開幕
來創作實驗場「洞」一動!臺灣兒童藝術基地盛大開幕
作者:楊愉珍(自由作者) 當美術館不再是肅穆禁止喧嘩的殿堂,而是充滿兒童歡聲笑語的學習空間,這裡是甫才開幕的臺灣兒童藝術基地(以下簡稱兒藝基地),隸屬於國立台灣美術館,於今(2022)年9月正式營運。 兒藝基地以「未來教育」為核心精神,在籌備過程中,改變傳統成人角度規劃模式,鼓勵兒童一起參與及發想,成為共創夥伴,最終讓基地化身為感受、創造、思考藝術的兒童創作實驗場。   當孩子成為共創夥伴!以兒童為設計主體 目前,兒藝基地規劃有「教育展示」與「互動體驗」兩大空間,教育展示空間現正特展「你看!?」鼓勵兒童參與內容產製,展覽籌備前、中期便邀請20幾位兒童訪談,分享他們對美術館的各種回憶、想像,以及對館藏的感受與看法,最終,成為「看看、想想、聊館藏」單元重要的展覽內容。 特展「你看!?」,鼓勵孩子們除了用眼看,也用心感受大至山川、小至花草靈動的自然生命力。體驗一下,用像昆蟲複眼的放大鏡看、跟只用眼睛看,有什麼不同呢?(楊愉珍 攝影) 「看看、想想、聊館藏」單元展示內容。策展人經由與兒童討論對大自然畫作的感受與想法,將其化作展覽內容,可以看到許多不同於大人的有趣觀點。(楊愉珍 攝影)   此外,館方也透過多次工作坊活動,了解兒童對展覽的理解程度,並徵詢他們的意見以改善教具使用方式。例如,發現兒童難以選擇想要的故事圖卡,而將圖卡分門歸類標示;也回饋希望圖卡多重前後鋪排的需求,將圖卡臺座調整為放置多張的設計,利於兒童安排角色多元場景、與同伴一起說故事。 典藏故事小劇場採用兒童回饋,將圖卡臺座改良為可以放置多張的設計,利於孩子安排角色多元場景,也便於與同伴一起創作故事。(楊愉珍 攝影)   你想怎麼說故事?互動體驗空間的分齡設計 互動體驗空間則分為好奇洞、故事洞、創造洞、變形洞、穿越洞等五大區,採人數限量的預約制參與方式,每場次長達1.5小時,依據不同學齡兒童的學習能力與需求,設計融合館藏藝術元素的體驗,鼓勵孩子感受新奇、大膽嘗試。 針對學齡前兒童,牆上設置不同觸感的素材,刺激對藝術的感知與想像。主要教具則選擇版畫,例如以廖修平系列版畫製成積木,針對其注重形狀、色彩、不受光線構圖影響,簡單又拙樸的藝術形式,成為引領學齡前兒童進入藝術的敲門磚。   互動體驗空間的「好奇洞」,教具擷取廖修平以四季與日常器物為主題的版畫元素,包含水果、花、落葉、茶杯、茶壺等,用生活常見物件,幫助學齡前兒童具體化抽象的四季概念。(國立台灣美術館 授權)   對於4歲以上兒童,則鼓勵他們恣意發揮創造力,引導其練習運用分析、思辨力。如在「典藏故事小劇場」,使用選自館藏品的故事場景、角色圖卡及圖卡臺座,讓孩子搭設屬於自己的小劇場,令人驚喜的是,孩子竟突發奇想發明出圖卡故事接龍的新玩法。而進階版的「光影製片廠」,則需先從角色池中選拔主角,搭配場景投影片創作劇本,最後在「製片廠」錄製影片,讓孩子了解如何創作數位藝術,並化身自編自導的小導演,練習如何組織故事,及與他人互助合作完成影片。 光影製片廠中誕生角色的地方,小朋友可從角色池挑選或運用材料創造出獨一無二的人物。(楊愉珍 攝影) 片廠拍攝桌,孩子導演劇情發展,大人擔任演員或幫忙轉換場景,完成後可投射在外牆與其他人分享成品。(楊愉珍 攝影)   123,一起來創意思辨! 兒藝基地策展人王惇蕙提到,批判性思辨(critical thinking)是臺灣教育比較少的一塊,故希望透過較簡單的方式,讓大家練習思辨過程。來到馬白水《太魯閣(紫調)》前,兒童可以觀察為何畫中山水與現實世界不同?思考畫家想要表達什麼?換成自己會如何創作?再試著用色彩繽紛的磁鐵,貼出心中的一片風景。   馬白水的《太魯閣(紫調)》,讓孩子接觸不同角度呈現的世界,激盪出更多元的創作火花。(國立台灣美術館 授權)   此外,基地也由人與自然、人與環境的關係出發,讓兒童能對未來世界盡情想像和探索。「濁水溪靜悄悄」區將林惺嶽《濁水溪》中的色彩元素,特製成屏風、石頭座椅等教具,鼓勵大小朋友共同搭建說故事的秘密基地,並藉著親子共讀溪流、山林等主題繪本,一起到變幻無窮的大自然探險。 人與環境的關係,則體現在「沒有規劃的都市」中,從欣賞不同城市風貌的畫作,引導兒童聯想與自己居住的房屋街景有何不同?並鼓勵同伴合作,運用各式齒輪、長臂造型的大型積木,大膽想像、天馬行空蓋出自己喜歡的城市面貌。 小朋友通力合作用彩色屏風搭建自己的專屬堡壘,也是與同伴、家人說故事或分享小祕密的基地。(國立台灣美術館 授權) 「沒有規劃的都市」使用比前面單元更巨大、複雜設計的教具,需要大小朋友更多的思考、分析、互助合作才能完成。(楊愉珍 攝影)  
2022/11/14
偶像藝術家的策展實驗!BTS防彈少年團X Google Arts and Culture街頭畫廊
偶像藝術家的策展實驗!BTS防彈少年團X Google Arts and Culture街頭畫廊
作者:高于鈞(國立歷史博物館教育推廣組研究助理) *本文圖片由筆者線上截圖自Google Arts and Culture 什麼人能夠策展呢?Google Arts and Culture連續兩年透過街頭畫廊(Street Galleries),讓我們知道策展這件事,不僅僅是博物館內專業人員的專利,來自不同背景的人,也可以跟全世界觀眾分享他們對藝術品的想法與詮釋。 每年7月9日,是韓國K-Pop天團—BTS防彈少年團粉絲團「ARMY」慶祝成軍的紀念日。今(2022)年,防彈少年團(以下簡稱BTS)攜手Google為ARMY推出了一系列活動,包含在Google首頁的紫色汽球、以及與Google Arts and Culture實驗室共同推出的「BTS 防彈少年團X街頭畫廊」。這兩大「品牌」聯名的實驗,其實是一份送給粉絲們的9週年生日禮物。 作為粉絲的生日禮物,這項實驗無疑希望讓粉絲透過藝術與文化,更加瞭解偶像。BTS和Google Arts and Culture在實驗中運用了3項要素,包括:城市街景、藝術品,以及由BTS提供的照片和原創藝術品。使用者只要點擊進入,便能隨著BTS成員RM(金南俊)、Jin(金碩珍)、SUGA(閔玧其)、j-hope(鄭號錫)、V(金泰亨)、Jimin(朴智旻)和Jung Kook(田柾國),穿越首爾到倫敦等7個著名景點,觀賞貼滿他們親自挑選的藝術品街頭畫廊。 BTS成員與他們策劃街頭畫廊的城市選單。(截圖自Google Arts and Culture)   偶像作為策展人,有跡可循? 相較前一年(2021)Google Arts and Culture與聯合國共同推出的街頭畫廊,今年的畫廊更加強調策展人及其策劃的展覽。怎麼說呢?雖然去年也有邀請「知名人士」——如聯合國前秘書長潘基文和秘書長青年特使Jayathma Wickramanayake策展,但從介面設計到文字說明,都明顯僅將這些「知名人士」的策展作為激發使用者靈感的參考。示範畫廊更幾乎沒有策展論述及選件說明,使用者只能透過標題和策展人介紹,去感受這些作品欲傳達的想像,而介面上的所有文字也大多為鼓勵使用者創作,而非認識這些「示範」作品的倡議或提問。 當觀眾啟動街頭畫廊實驗,直接映入眼簾的是引導觀眾的策展步驟。(截圖自Google Arts and Culture) 「choose a location」置於「Inspire me」之上,介面引導並暗示了使用者優先順序。(截圖自Google Arts and Culture)   與上述計畫大相徑庭,「BTS 防彈少年團X街頭畫廊」不僅讓每位BTS成員有個人策展論述,也提供他們放置在街景中每件作品的說明,這些說明不見得與藝術史或物件式的「博物館說明」相同,成員們的策展與選件,均表現出與平台以往截然不同的藝術品味與關心取向。 例如,一直都是藝術重度使用者、被稱為「韓國最具影響力的年輕藝術收藏家之一」,還曾經在2021捲起美國國家藝廊(National Gallery of Art)社群媒體狂潮的RM(金南俊),不僅從構圖、技法、流派和歷史意義等專業藝術史角度說明作品,更結合他個人的主觀感受,分享讓他充滿悸動、或是引起共鳴的藝術品。 而同樣選擇在首爾街頭策展的成員Jung Kook(田柾國),則專注展現與其BTS團隊經驗有關、並產生連結的藝術品,如:讓他想起賣力練習時光的鼓,或作為繆思女神的隊友和粉絲。他也透過挑選的藝術品,說明對團員和粉絲的感情。這些作品的說明,或許和藝術品與創作脈絡毫無關係,但在具影響力的「非專業策展人」重新詮釋之下,藝術品產生了另一條能與特定觀眾強力連結的論述。 BTS團員Jung Kook(田柾國)在首爾Chunggu大樓的街頭畫廊。(截圖自Google Arts and Culture) Jung Kook(田柾國)運用大都會博物館的文物,說出他對成員的感謝與合作情感。(截圖自Google Arts and Culture)   一如先前的街頭畫廊計畫,今年的版本一樣鼓勵觀眾參與創作,觀眾可從9座城市、14個景點中任選一個景點,並運用BTS提供的相片與原創藝術品,或BTS自Google Arts & Cultures中挑選出來的藝術品,策劃「個人街頭畫廊」。雖然截至目前,筆者運用#HappyBirthdayARMY或#MyBTStory等Google Arts & Culture官方帳號使用的標籤在各大社群網站上搜尋,並沒有看到太多粉絲分享他們參與創作的藝廊。然而光是Google Arts & Cultures官方Twitter帳號宣傳此項計畫的貼文,就高達2.7萬則轉推,1,195則引用,和5.1萬個Like,遠高於Google Arts & Cultures官方帳號的其他推文,顯見偶像與粉絲的社群帶動能力。 Google Arts & Culture關於本合作計畫的官方Twitter社群貼文。(截圖自Google Arts and Culture Twitter)   1+1〉2!新詮釋者與連結的誕生 Google Arts and Culture以「在線上保護和傳播世界的藝術和文化,以便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取用」作為使命。而與來自不同藝術領域的夥伴合作,明顯是能提升平台知名度與觸及率的做法,尤其當合作夥伴是擁有龐大而堅固組織的偶像——如BTS。 使用者可以自由選用BTS提供的相片與原創藝術品,或BTS自Google Arts & Cultures中挑選出來的藝術品來策劃街頭畫廊。(截圖自Google Arts and Culture)   另一方面,BTS也不僅僅只是偶像,他們持續關注當代議題,是具有強大創作能力與舞台魅力的藝術家。正如我們關注歷史上所有大藝術家的藏品與品味,透過與Google Arts and Culture合作,大眾得以對這群藝術家「如何養成」更加熟悉。顯然,透過與傳統意義上的「文化、藝術」建立聯繫,偶像作為藝術家的魅力與意義更加放大,重新形塑成一種邊界模糊卻形象多重的「偶像藝術家」。更重要的是,博物館收藏品為當代的偶像藝術家和粉絲創造了全新連結,更將自己從經典的藝術史凝視中,一點點釋放了出來。
2022/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