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新訊

你的故事,見證「我們」的歷史:荷蘭國立博物館「革命!印尼獨立」特展
你的故事,見證「我們」的歷史:荷蘭國立博物館「革命!印尼獨立」特展
特約記者:戴映萱(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藝術策展碩士、藝術評論工作者) *本文圖像由荷蘭國立博物館(Rijksmuseum)提供 「革命!印尼獨立」(Revolusi! Indonesia Independent)為荷蘭國立博物館(Rijksmuseum)近期推出的特展,講述印尼脫離荷蘭300年殖民統治、爭取獨立的歷史。自2016年起,館長迪比茨(Taco Dibbits)格外重視對過去殖民史的挖掘,如去年特展「奴隸制」(Slavery)是從十名真實人物的故事中,探討荷蘭在非洲及亞洲的奴隷交易,如此具傳記式的敘述手法亦運用在「革命!印尼獨立」展中──透過那些近距離歷經過革命的人,如革命家、外交官、政治家、記者、藝術家和民眾等23名目擊者,從個人生命故事中爬梳一段黑暗而不堪的歷史。 印尼獨立運動領導者蘇卡諾在1945年8月17 日宣佈獨立,此照片由印尼獨立攝影記者Soemarto Frans Mendur所拍攝。(IPPHOS, Indonesia Press Photo Service). The Hague, The Netherlands Institute for Military History © Antara/IPPHOS   印尼原是荷蘭所屬的東印度殖民地(Netherlands Indies)。1602年,荷蘭成立東印度公司(Dutch United East Indies Company, VOC)來經營印尼,自公司於18世紀破產後,印尼在1816年交由荷蘭政府接管。1942年,荷蘭在因不敵日軍退出印尼,二戰結束後,當地獨立運動領導者蘇卡諾(Sukarno) 在日本的默許下,於1945年8月17 日宣佈獨立,卻遭到欲「重返印尼」的荷蘭暴力鎮壓,受國際排山倒海的輿論壓力和譴責,以及財政壓力的負擔,直至1949年12月27日,荷蘭王室才正式宣布印尼「獨立」。 「革命!印尼獨立」展聚焦在1945年和1949年之間,關注革命精神和那些為印尼未來奮鬥的人們,探討民族主義、去殖民主義,以及藝術與設計如何在革命運動中發揮作用,成為另一種形式的抵抗。展覽囊括230 件展品,包括歷史文獻和藝術作品,私人物件是領導整體敘事軸的焦點,帶領觀眾從來自不同背景、不同政治立場的目擊者眼中,回溯歷史。   展覽囊括了230 件展品,包括歷史文獻、藝術作品和屬於展覽敘事軸的23名目擊者的私人物品, 帶領觀眾從不同角度來回溯並反思歷史 。 (credit: Rijksmuseum/Albertine Dijkema)   展品中,一件佈滿彈孔綠色襯衫的主人是普達克(Tjokorda Rai Pudak)──他是峇里島社會主義青年組織「鬥獅」(Fighting Lion)的創立者。革命期間,當地民兵在荷蘭巡邏隊的支持下,逮捕並處決了普達克,劃下這位革命鬥士的生命休止符。印尼-荷蘭婦女珍妮·范·勒爾·德·盧斯(Jeanne van Leur-de Loos) 的故事,則是透過一襲在跳蚤市場購買的絲綢長袖洋裝來述說。盧斯在二戰期間被關押在拘留營中,印尼正式獨立後,她被迫遣返荷蘭。這件由軍事地圖碎布製成的洋裝,就如同她的人生縮影,拼湊出顛波流離的動盪時光。 目擊者的私人物件是經歷動盪時代的重要見證,是展覽的核心焦點。圖中右方展品的主人,為印尼-荷蘭婦女盧斯在跳蚤市場找到印有軍事地圖的絲綢洋裝。(credit: Rijksmuseum/Albertine Dijkema) 圖中繪畫作品為印尼獨立運動重要人物Tanja Dezentjé的肖像。Sudarso Jakarta, Christin Kam,《Portrait of Tanja Dezentjé》,1947。 (credit: Rijksmuseum/Albertine Dijkema)   「革命!印尼獨立」展由兩名荷籍、兩名印尼籍的策展人合作策劃,歷時四年籌備,致力於透過「去除大敘事」的角度,重新觀看歷史並加以反思。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10日,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Willem Alexander)到印尼進行國事訪問時,正式為當年荷蘭對獨立運動所施予的過度暴力行為道歉,並首次承認印尼官方的歷史論述:「今年的8月17日,印尼宣布主權、確立其自由和獨立國家地位已存在了75年。今天,荷蘭政府在政治和道德上都明確承認了這一點。」 印尼獨立革命至今已75年,恰好在「革命!印尼獨立」於國立博物館展出期間,此「遲來的道歉」可說是為整個印尼與荷蘭歷史翻了新的一頁。
2022/05/20
為特別的你,打造特別的活動!博物館與促進者的合作計畫
為特別的你,打造特別的活動!博物館與促進者的合作計畫
作者: 王惇蕙(國立臺灣美術館教育推廣組助理研究員) 游旻寧(行動社工師) 當代博物館關注各式的議題、關心各類觀眾,被賦與發揮社會影響力的使命。因此這股潮流之下,世界各國的博物館正創造各種合作可能性,例如邀請各類專業人士化身博物館學習的「促進者(facilitator)」,以協助觀眾學習、豐富觀眾經驗為主要任務,於過程中提供資源、適時引導,對應各類型觀眾的需求,創造難能可貴的博物館經驗!   激發醫院兒童的想像超能力:雪菲爾德博物館「迷你博物館」計畫 雪菲爾德博物館(Museums Sheffield)與雪菲爾德兒童醫院(Sheffield Children’s Hospital)合作,推出迷你博物館(Mini Museums)藝術計畫。由於參與者為病童,對細菌與病毒較為敏感,本計畫以減少接觸為原則,讓館員作為促進者(facilitator)角色,以雪菲爾德博物館復古的玩具照片為媒介,鼓勵病童分享關於玩具與自己的故事、激發他們天馬行空的想像力。 參與的病童從3到13歲,在與促進者的互動中產生了各式各樣包容性活動(inclusive activity);孩子的種種分享,最後由專業團隊串聯成一個完整的故事,與博物館的藏品一起在醫院展示。   展示中的迷你博物館,展品包含雪菲爾德博物館的古董玩具。(photo by Museums Sheffield)   疫情之下的溫暖連結:國立歷史博物館「日光寶盒」計畫 國立歷史博物館與專業社工師、藝術治療師合作,針對中華民國智障者家長總會的智能障礙青年與照護者,以「日光寶盒─世界怎麼了」為題,藉由動物與風景主題的藏品為引導,探討疫情之下個人生活的變化。 社工師與藝術治療師作為博物館和特殊觀眾的連結者,同時也是雙方合作經驗的促進者。一方面提升館員的專業素養;另一方面,透過與個人緊密連結的議題,讓觀眾認識博物館藏品之外,能有安心表達、自我察覺的能力。 學員創作屬於自己風景的木框。(國立歷史博物館 授權)   翻轉大人和小孩的角色!國立臺灣美術館「腦洞一起開」計畫 對大人來說,把孩子送來美術館,可以豐富孩子的學習經驗;對孩子而言,美術館雖然是比較快樂的學習空間,還是要遵守秩序、受人指導。國立臺灣美術館在兒童專屬空間開放前,與不同促進者合作「腦洞一起開」,顛覆大小朋友參與美術館的習慣:讓大朋友成為來美術館上課學習的人、讓小朋友成為指導美術館和大人的人! 工作坊鼓勵參與者實際練習know-how,鼓勵不同的小組成員以肢體與園區藝術作品互動、創造連結。(國立臺灣美術館 授權) 以園區藝術作品為內容,參與者試著用路徑與活動,提升孩子參與的動機、豐富孩子的藝術體驗。(國立臺灣美術館 授權)   給大朋友的「腦洞一起開─不無聊工作坊」,美術館期盼透過know-how的傳授,讓大朋友活用方法,為自己熟悉的孩子客製有趣的體驗,去年館方與藝術家葉名樺(第19屆臺新藝術獎年度大獎得主)、朱銘美術館館員黃榮智(教育推廣部經理)合作,以兩天的實作,讓參與者練習用「肢體律動」、「創意資源」為孩子打造不無聊的美術館經驗;給小朋友的「腦洞一起開─遊戲開發工作坊」,則邀請小朋友擔任神秘客,測試美術館與合作夥伴設計的教案與教具,誠實地給予評價與調整方向,要讓兒童專屬空間不是大人的一廂情願,而是融入小朋友的建議與想像! 博物館專業人員擁有博物館教育的專業,與各種身懷絕技的促進者合作,提供觀眾質量兼具的好活動,在展現各自所長的合作過程,落實術業有專攻,同時也獲得滿滿成就!
2022/05/16
藝文團體如何與企業合作?齊柏林空間《映河》看見企業社會影響力
藝文團體如何與企業合作?齊柏林空間《映河》看見企業社會影響力
作者: 程元(文化內容策進院文化金融處專員) 蔡亞倫(國立臺灣大學土木系測量及空間資訊組助理教授) 齊柏林基金會於人文風貌濃厚的淡水構築了齊柏林空間,自2019年的首展《見山》、2020年的《逐岸》,再到如今第三號作品《映河》,齊柏林導演鳥瞰台灣的美麗與哀愁,再再喚醒社會大眾反思國土環境保育,更打動企業願意加入環境守護隊,一同來照顧美麗的台灣。   走入有河之地,映照無所不在 展覽《映河》分為四大展區,「河流開始的地方」採用多張立面擺設的航拍影像,展示不同水系的地景差異。「沉浸在流動之中」則透過巨型投影,讓觀者沉浸在影像當中,欣賞壯闊的大河之美。 沉浸在流動之中。(程元 攝影)   展區「與河映照的我們」藉由互動式設計的水色變換調色盤,突顯河川汙染及優氧化問題。其展示手法或可借鏡近年興起的衛星影像藝術流派(Satellite Image-Based Art;簡稱SIBA),透過超人類主義的太空觀點,解構自然環境變遷與人類活動影響所留下的軌跡。與齊導的傾斜航空攝影不同的是,SIBA除了以衛星影像為基礎外,亦進一步結合遙測學的影像分析技術與數位藝術的詮釋手法,剖析環境的跨時空樣態變化。 與河映照的我們。(程元 攝影)   最後的「成為一片寬廣的齊柏林」展區,回顧齊導為台灣留下的重要影像與基金會繼承的歷史,持續將撼動人心的影像傳達給社會大眾、守護台灣家園。 成為一片寬廣的齊柏林。(程元 攝影)   如果是對的事,就勇敢的走下去 回顧齊柏林空間成立的契機,就必須提到齊導與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簡稱CSR)之間的合作。有話云:「一個人的力量很小,但是一群人就能改變某些事。」齊導的成名作《看見台灣》最初走得艱辛,阿布電影董事長萬冠麗女士曾說:「如果拍片可以改變人們對土地的態度,那這件事就是有意義的。」憑著這股信念,她成立了阿布電影,投資當時資源有限的齊導邁出拍攝的第一步。 (齊柏林導演暢談拍攝《看見台灣》的幕後歷程)   儘管眾多企業因不看好紀錄片的收益而不願投資,她仍然四處奔走,直到遇見了台灣CSR先驅、有環保富豪之稱的台達電創辦人鄭崇華先生。在環保理念與CSR的一拍即合下,齊導獲得3千萬的資金挹注,正式踏上拍攝旅程。最終《看見台灣》票房斬獲2.2億,成為台灣最賣座的紀錄片,讓我們看見了台灣自然生態之美,並目睹環境遭破壞的傷痕,進而喚醒社會對土地的重視。   積沙成塔,企業募款支持環境教育 齊導成功的典範,彰顯了企業與文化結合可創造莫大的正向影響力,此一佳話幸得不因齊導的離去而停止。國內超商雙雄之一的「全家便利商店」長年投入CSR,自2020年起,與齊柏林基金會共同發起「全家一起看見台灣」環境關懷公益計畫。透過全台近4千家店舖的零錢捐募箱,共募得2千多萬善款,進而支持最新的《映河》特展,以及「小小齊柏林.看見台灣校園巡迴」、「飛閱台灣全家鄉」、「環境教育基地營」等環境教育計畫。 全家便利商店「全家一起看見台灣」公益計畫捐募箱,鼓勵民眾將找零的銅板捐款做公益。(程元 攝影)   藝文團體如何與企業洽談合作? 2010年,台灣證券交易所發布《上市上櫃公司企業社會責任實務守則》,建議各上市上櫃公司編製CSR報告書。金管會更於2017年規定,資本額達50億元之企業需強制編製CSR報告書。值得藝文產業注意的是,證交所自2019年新增了「促進文化發展」於CSR範疇中,加強企業挹注資源及資金、支持台灣藝文發展的動力。 具體而言,企業在投入藝文範疇之CSR時,多重視其帶來的社會及經濟效益,既期許透過文化藝術的軟性介入,喚起大眾關注在地議題,亦將文化藝術視為經營策略之一,藉此吸引不同消費階層的目光、拓展多元市場並形塑良好的品牌形象。 私人博物館或藝文團體在尋求企業CSR合作時,應試圖了解企業關心的議題,思考如何緊扣企業發展核心,以創造雙贏為前提說服企業共創合作,建立有價值的文化經濟生態系,如此將有助於文化藝術的長遠發展。
2022/05/13
如何喚醒沉睡的典藏品?從〈看見藏品裡的原民官〉思索傳統博物館的展示轉向
如何喚醒沉睡的典藏品?從〈看見藏品裡的原民官〉思索傳統博物館的展示轉向
作者/攝影:劉庭妤 「如何喚醒沉睡的典藏品?」這是傳統型博物館面臨展示空間飽和之時,必須面對的大哉問,西野嘉章曾在《行動博物館—文化經濟的視野》一書提到博物館的三種型態:「大規模箱盒集中型」、「中規模網絡分散型」、「小規模單元遍佈型」,其意說明博物館為了達成更高的公眾效益,傾向將文物分散成小單位、提升機動性,配合不同需求靈活展示〔註〕。 臺灣於2021年12月開幕的展覽〈看見藏品裡的原、民、官〉,即可發現此種轉向之趨勢,展覽由國立故宮博物院、國立臺灣博物館、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首次連袂舉辦,開設十項主題,呈現「原住民」、「漢人常民」、「中國宮廷/官府」三者觀點,讓文物走出典藏庫、與不同館舍合作,被更多民眾看見。 展區以紅、藍、黃三色,區分原住民、漢人常民、中國宮廷三種觀點。(劉庭妤 攝影) 夢的所在・盛宴的餐桌 約翰・伯格曾在〈飲食者與飲食〉一文中比較布爾喬亞階級、農民之間的飲食差異:「如果把一天比做人體,從腳部開始,那麼農民的正餐是落在胃的位置。布爾喬亞的正餐則是在工作結束之際,代表從白天轉換到夜晚。它接近頭的位置,接近夢的所在。」在「盛宴的餐桌」主題下,故宮展出的清宮宴正體現伯格所謂「布爾喬亞的飲食之道則是集中在奇觀、禮儀和排場之上」。在福壽雙喜龍鳳金鍋後方,置放了一張清宮宴圖像,從其動員之人力及規格,可揣想當時中國宮廷華麗的飲食陣仗。臺史博則展出1917年「江山樓」的臺菜火鍋排場,江山樓曾為大稻埕四大酒家之一,是日治時期政商名流出入之地,展櫃內除了可見江山樓紀念瓷盤、瓷碗外,還可見刻有江山樓字樣的火鍋,讓人一窺當時江山樓的絕代風華。 故宮於「盛宴的餐桌」主題中陳設清宮宴,展現宮廷華麗的飲食陣仗。(劉庭妤 攝影) 臺史博展出刻有江山樓字樣的餐具,一旁陳設老照片與菜單文獻。(田偲妤 攝影)   三種女人形象之側寫 〈女子的美麗裝飾〉主題亦值得玩味,對不同族群來說,女人妝容皆有獨特的社會意義。漢人女性多為知己者容,展櫃中的臺南藝妓照片、翠玉飾品及三寸金蓮,呈現漢人女性貌美卻也飽受痛苦的一面。臺灣原住民女子則不同,她們幾乎都在婚禮、祭典的場合中才盛裝打扮,展櫃中擺設排灣族女子及泰雅族新娘禮服,從冠飾、頸飾、長衣到腳布,衣飾華麗,令人駐足。清皇家中的女子顯得雍容華貴,耳墜、鐲子、指甲套、髮簪⋯⋯皆由珠寶及黃金製作,展現女子德性。 臺史博於「女子的美麗裝飾」主題中,陳設漢人女子的三寸金蓮,呈現特有的纏足審美觀。(田偲妤 攝影) 臺博館陳設排灣族女子、泰雅族北市群新娘禮服,為婚禮、祭典的盛裝打扮。(劉庭妤 攝影)   館舍聯手策展的新契機,下一步可以怎麼走? 此展覽為三館首次合作聯展,以十項主題扣合展覽架構,內容引人入勝,也可見臺灣的博物館正逐步走出「大規模箱盒集中型」的展示慣例,嘗試與不同館舍合作,賦予典藏新的詮釋契機與研究方向。然而,除了配合十項主題的各族群文化平行陳列外,也許能更進一步地觸碰到不同族群間的文化衝突與融合,期待未來三館能有更具對話性與反思性的展覽企劃,喚醒更多沉睡於庫房中的典藏文物。 註釋: 有關西野嘉章在專書《行動博物館—文化經濟的視野》所提的博物館三種型態,更多介紹請詳專文〈「行動博物館」探討博物館的永續經營之道〉。
2022/05/09
哈囉!導覽員,我想問的是⋯美國航太博物館推出真人連線導覽服務
哈囉!導覽員,我想問的是⋯美國航太博物館推出真人連線導覽服務
作者:何慕凡(英國倫敦大學學院考古學院博物館學研究所碩士) 因應新冠疫情,美國史密森尼博物館學會曾在2020年11月短暫關閉旗下博物館,後因應美國疫苗普及率上升,2021年起採取線上預約方式逐步開放參觀,觀眾終於得以再次回到博物館。但該有的防疫措施仍不可少,除了預約制、酒精消毒及口罩管制外,美國國家航空太空博物館的史蒂文・烏德沃爾哈齊中心(Steven F. Udvar-Hazy Center)更推出了志工遠端連線導覽服務,既避免團體導覽產生的現場群聚風險,也能提供觀眾一對一的展場諮詢服務。 美國國家航空太空博物館共有兩個分館,一處是位於華盛頓特區的本館,一處是位於維吉尼亞州的史蒂文・烏德沃爾哈齊中心。後者館舍空間較大,展示了歷史上著名的飛機及太空梭本體,館藏及參觀體驗遠比本館豐富許多,也曾作為「博物館驚魂夜2」、「變形金剛2」等諸多電影的拍攝地。 史蒂文・烏德沃爾哈齊中心展場一景(何慕凡 攝影)   該館在展品旁放置了連線中的大型液晶螢幕,安排導覽志工居家線上輪值,觀眾可以自由上前提問,志工會就展品內容進行導覽。這項導覽服務的前提在於,志工必須對展品有完整的理解,才能在看不到展品的狀況下,為現場觀眾做具體的導覽。以SR-71黑鳥式偵察機的導覽為例,該名志工除了完整介紹戰機的歷史,也對戰機的外形細節暸若指掌,能引導現場觀眾觀察戰機的外觀特點,比如偵察機的攝像鏡頭位置、駕駛艙的大小等細節。視訊螢幕上會自動生成字幕,即時記錄現場觀眾的反應,加強觀眾與志工的互動體驗。   史蒂文・烏德沃爾哈齊中心最有名的館藏之一,SR-71黑鳥式偵察機,也曾出現在電影「變形金剛2」當中。下圖為導覽志工正在介紹戰機的歷史與外觀。(何慕凡 攝影)   此外,觀眾服務台的志工也採遠端連線方式提供服務,能為現場觀眾清楚指引方向,比如廁所的位置、展覽參觀的動線等。志工雖不在現場,但透過專業的訓練及對展場空間的熟悉度,仍能以遠端的方式提供一對一的觀眾服務。 觀眾服務台也改為志工遠端在家導覽,為民眾提供展場措施導引服務。(何慕凡 攝影)   除了遠端導覽外,該館也提供少數現場導覽。比如在太空展區,工作人員全程配戴口罩、與觀眾保持社交距離,以等比例模型為觀眾解說阿波羅登月計畫的始末。 工作人員以等比例模型為觀眾解說阿波羅登月計畫(何慕凡 攝影)   因美國疫情嚴重,國家航空太空博物館的本館於2022年3月11日才重新開放,但史蒂文・烏德沃爾哈齊中心仍維持每日營運,盡力透過保障館員與觀眾健康的方式,維持博物館的社會教育與觀眾服務功能。
2022/05/06
2022國際博物館日—博物館的力量
2022國際博物館日—博物館的力量
編譯報導:博物之島編輯室、陳曉瑩 本文編譯自國際博物館協會(ICOM)官網,2022年適逢三年一度的ICOM大會,大會與國際博物館日的主題同為「博物館的力量」(The Power of Museum)。走過艱困的疫情危機後,全球博物館正積極往前邁進,在永續發展、數位創新、終身教育等議題上,為人們帶來正向的影響力! 本專欄與多位國際專業委員會理事會成員合作,已陸續刊登多篇論文投稿等相關資訊,期許台灣的博物館人踴躍報名線上或現場參與在捷克布拉格舉行的ICOM大會(8/20-8/28),把握與世界交流研究成果與實務經驗之機會。 博物館擁有改變我們周遭世界的力量! 作為探索發現的獨特場域,博物館讓我們認識過去,並學會敞開心胸擁抱新想法,而這正是建立美好未來的關鍵。2022年5月18日的國際博物館日,我們想探討博物館如何能為社區帶來正面影響,共分成以下三個方向: 達成永續的力量 博物館是實現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的策略夥伴。博物館於在地社區扮演重要角色,幫助推展諸多不同的永續發展目標,包含促進短鏈社會經濟〔註〕,以及散播環境議題相關的科學知識。 創新數位化及近用性的力量 博物館已成為創新的實驗場,新科技可在此開發並應用於日常生活。數位創新能讓博物館更容易親近及參與,幫助參觀者了解複雜且不易理解的概念。 以教育營造社區的力量 透過典藏及各種計畫,博物館交織出了社區營造所需的社會肌理。博物館藉由維護民主價值,以及提供終身學習的機會,幫助形塑具備知識且高度參與的公民社會。   博物館的力量:2022年ICOM布拉格大會開放報名中 「博物館的力量」是2022年ICOM布拉格大會的主題。此三年一度的盛會已邁入第26屆,為博物館及博物館專業人士最重大的全球盛事。自1948年以來,越來越多來自各大洲的與會者齊聚一堂,就博物館當前面對的議題集思廣益、交流想法。本次會議為ICOM史上前所未有的創舉,2022年布拉格大會將採全新形式的線上線下混合會議,世界各地的與會者將可遠距完整參與大會主體會議。(報名網站) 2022年518博物館日海報除了英文版本,官網也公開空白和多語海報,各國博物館人與大眾能自行下載、翻譯與靈活調整。(photo by ICOM) 註釋: 短鏈社會經濟:「短鏈」意指縮短整個產品生產的流程,工廠設在市場當地、材料從當地取得,進而降低運費、人力與工資等成本,更有效率地將產品輸出到市場。短鏈經濟興起的原因在於,疫情讓許多產業見識到國際航運的脆弱與運費飆漲,讓企業轉而在市場當地雇用專業人力。再加上近年來越來越先進的製程設備,大幅降低勞力密集工作,且長期以來的全球化讓已開發國家飽受失業率居高不下之苦。
2022/05/02
保護文物的時間賽跑戰!戰火下的烏克蘭博物館
保護文物的時間賽跑戰!戰火下的烏克蘭博物館
特約記者:戴映萱(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藝術策展碩士、藝術評論工作者) 俄國自2月24日入侵烏克蘭至今,文化機構難逃戰火席捲的命運。根據4月初聯合國文化機構統計,烏國至少有 53 處歷史遺跡、宗教建築和博物館遭到破壞,包括 29 個宗教場址、16 座歷史建築、4 間博物館和4 座紀念碑。   其中,伊萬基夫(Ivankiv)地區的地方歷史博物館(Ivankiv Historical and Local History Museum)於戰爭初期便遭飛彈炸毀,烏克蘭國寶藝術家瑪莉亞·普里馬琴科(Maria Prymachenko)的25件重要館藏品幾乎全數燒毀,僅有10件作品倖存。普里馬琴科於1909年在博洛特尼亞出生,沒受過正式藝術教育的她卻憑著過人天賦,創作出既多彩又魔幻、富含民間傳說內容的繪畫,深受大眾的喜愛與肯定。無情戰火卻將這位藝術家在地方博物館的珍藏燒盡,這個損失不僅是對烏克蘭,更是全球文化界的重大遺 憾。 瑪莉亞·普里馬琴科(Maria Prymachenko)的作品「May I Give This Ukrainian Bread to All People in This Big Wide World」(Maria Primachenko, Fair Use)   自俄烏戰爭開打後,烏克蘭各處的博物館皆在第一時間關上大門,想盡辦法保護館內珍貴的文物藏品,包含加速地將數位藏品清單完成並存至雲端、將藏品移到未公開的安全地點。根據來自基輔、駐布達佩斯的藝術評論家康斯坦丁·阿金沙(Konstantin Akinsha)之說法,俄國入侵烏國前幾週,烏克蘭文化政策部就已發出保護和可能撤離博物館藏品的指導方針 。 然而,位於首都基輔的塔拉斯謝甫琴科國家紀念館(Taras Shevchenko National Museum)的研究員祖巴爾(Mykhailo Zubar)則無奈表示,即使有指導方針,大多數博物館仍面臨準備不足的問題,國家的疏散系統與指示文件大多已經過時,各個博物館也從未實際演練過如何疏散館藏品,有些博物館甚至連包裝材料都沒有。 烏克蘭國內各處博物館在有限的時間下,運用任何可用的材料來打包藏品,盡他們最大的可能來保護所有珍貴文物。圖為烏克蘭利沃夫國家博物館員工替文物裝箱的現場。(攝影:Bernat Armangue。圖片提供:達志影像)   截至筆者完稿之際( 4月8日),俄國尚未侵略至烏克蘭西邊地區,具豐富文化底蘊的城市利沃夫(Lviv)因此幸獲更多的時間來保護文物。利沃夫國家博物館(Andrey Sheptytsky National Museum in Lviv)自3月初以來,就全體動員來打包文物,超過1.2萬件的藏品陸續被遷移至安全地點存放。 館內負責珍稀手稿與書籍部門的主管諾羅布斯卡(Anna Naurobska)表示,這場文物保衛戰讓他們都感到不知所措。為了與時間賽跑,館內幾乎沒有時間等待專門的包裝材料,僅能運用任何可用的材料來打包,如將古代手稿裝入平常運香蕉到超市的紙板箱,或用木材將板條箱釘在一起以存放大型文物。 清空博物館是一項艱鉅的任務,該博物館的工作人員為此工作了數週,最後一件作品——一幅與博物館同名的百年歷史肖像在3月17日被拆除,徒留光禿的牆面,吐下無盡的嘆息。 烏克蘭利沃夫國家博物館具有豐富的珍稀手稿與書籍典藏,圖為該部門主管諾羅布斯卡在3月初打包藏品的現場。(攝影:Bernat Armangue。圖片提供:達志影像)   對烏克蘭國內的所有博物館員工來說,這場與時間賽跑的文物保護任務是他們入行以來最嚴峻的挑戰。保護文化遺產人人有責,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總幹事阿祖萊(Audrey Azoulay)在3月初的聲明中表示:「我們必須保護這些文化遺產,做為過往的見證和未來和平的象徵,國際社會有義務為後代子孫保存這些遺產。」畢竟,以國家博物館的諾羅布斯卡的話來解釋:這些文化是屬於所有人的故事、生活,對每個人而言相當重要。
2022/04/25
眺望明日!杜拜未來博物館正式開幕
眺望明日!杜拜未來博物館正式開幕
特約記者:戴映萱(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藝術策展碩士、藝術評論工作者) 歷時七年籌備的杜拜「未來博物館」(Museum of the Future)終於在今年 2 月中盛大開幕! 77公尺高的環狀鏤空建築,在繁華的金融區中獨樹一格,線條流暢的建築聳立在中心,如同看穿時空的眼睛,秀出未來的形狀。 由南非出生的建築師肖恩‧基拉(Shaun Killa)所設計,未來博物館的設計概念來自於風水,包含三大元素:環形的外觀象徵「人性」與「知識」、綠色土丘代表「地球」──亦即天與地,而鏤空的設計則暗喻「不可知的未來」。外觀上,其玻璃外牆以行書鐫刻現任阿聯酋長穆罕默德(Sheikh 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的詩歌短文,歌頌人類知識與文化的綿長:「人類壽命雖有限,但因創造力而生的產物將會流傳於世;未來屬於具想像、設計與執行能力的人,它不靠等待、必須自行創造,而創新正是國家與人民進化背後的秘密。」 建築內部結構上則無樑柱支撐,而是透過機器人技術,將1024塊獨立的不銹鋼和玻璃板組構而成,顯示博物館從外觀與內部結構、建造過程到設計概念皆極具未來感。   館內特區「 通往未來的旅途」帶領觀眾前往國際航空站,以太空人的角度來觀看宇宙,同時假想未來。(Courtesy: Museum of the Future)   未來博物館樓高七層,聚焦在科技發展所帶來的革新變化,尤其注重機器人與人工智慧(AI)領域,不同樓層具不同的主題。其中,「 通往未來的旅途」(Journey to the future)特區帶領觀眾前往國際航空站,以太空人的角度來觀看太陽系,探索月球成為可再生能源的來源,同時假想未來。「明日今日 」(Tomorrow Today)區則展示新興科技將如何改變日常生活,如解決健康、水、食品、交通和能源等領域問題的最新技術,以及科技發展對文化和自然環境的影響與帶來的挑戰。「未來英雄」(Future Heroes)專為孩童設置,透過互動式裝置與遊戲,激發孩童們的創造力,引領他們設想未來的樣貌。   「明日今日 」展區聚焦新興科技將如何改變日常生活,並延伸探討其發展對文化與自然環境的影響和帶來的挑戰。(Courtesy: Museum of the Future) 「永續性」亦是未來博物館的設計核心。整座建築由4000兆瓦的太陽能供電,達到永續的發展。建築設計上則致力將自然光引入室內,提供展廳這座城市所源源不絕的暖陽。此外,自然環境的保存也是未來博物館欲提倡的核心概念之一。其戶外綠丘花園涵蓋超過100種樹木和植物,其中配置的智能灌溉系統能支持當地的蜜蜂和鳥類,並讓這些植物適應沙漠氣候。博物館對「永續性」的重視,反映了阿聯酋的環境理念——該國是最早承諾 2050 年前將實現氣候中和(climate neutrality)的國家,更代表阿聯酋將在2023 年主辦第 28 屆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 (COP 28)的國際位置。 「未來英雄」是專為孩童設置的互動展區,多樣的互動裝置致力於激發孩童的創造力,試著帶領他們設想未來的樣貌。(Courtesy: Museum of the Future)   不同於傳統博物館對「過去」的著重,未來博物館聚焦未來的可能性,其內容橫跨「外太空」、「生物工程學」和「生態系統」主題,進而延伸至關乎健康與日常生活的探討,回應著關於人類、城市、社會和地球生態的問題,著實令人大開眼界。
2022/04/22
圖書與藝術的合奏:角川武藏野博物館帶你體驗日本流行文化新魅力
圖書與藝術的合奏:角川武藏野博物館帶你體驗日本流行文化新魅力
作者:呂怡屏(日本總合研究大學院大學 文化科學研究科地域文化學專攻 博士) 何謂流行文化,它如何在當代誕生?讓我們走進2020年11月在埼玉縣所澤市開幕的角川武藏野博物館一探究竟! 角川武藏野博物館位於所澤櫻花城內,佔地約4萬平方公尺的園區擁有博物館、神社、旅館、購物中心與餐廳等多功能活動設施。負責經營的株式會社角川以代表當代日本流行文化的動漫畫、電影、輕小說等實體及數位出版為主要事業。進入21世紀,為探索書籍製作、出版、物流及觀光集於一體的新商業模式,角川公司於武藏野建設此據點,用以推廣日本流行文化。其中最受矚目的設施當屬角川武藏野博物館。 角川武藏野博物館入口大廳。(呂怡屏 攝影)   角川武藏野博物館的展示理念橫跨自然與人文要素,建築設計由擅長運用自然素材的隈研吾操刀,配合武藏野台地高低起伏的地景,將建築外形設計如隆起的岩塊,隱喻其中蘊含岩石生成的動能。 館內共有5層樓,主要設施有動畫博物館、圖書街道、書架劇場、漫畫與輕小說圖書館和書店、演講與工作坊空間、藝廊等,展出5萬多本株式會社角川出版的漫畫、輕小說和藏書,並介紹武藏野的自然人文環境。同時以特展呈現日本多間出版社的動漫作品,以及策劃回應社會或以文學為基底的藝術展覽。 博物館建築外觀彰顯其量體的巨大感和時間的綿長延續,內部空間則以高度來呈現整體張力與表現力。其中值得一提的是位於4樓、由8公尺書牆四面圍繞而成的書架劇場,以及長約50公尺的圖書街道。書架劇場以書牆為幕投影影像短片,將進入書的世界比擬做歷經風雨天晴、種子發芽的過程,期待透過聲光效果引起觀眾接觸書籍的興趣。 書架劇場的右方書牆為角川藏書,左方書牆為角川出版品。銀幕中呈現的各種叢結,是由動漫衍生的單字或概念、台詞、視聽者心得、短評等由短句或詞彙所組成。(呂怡屏 攝影)   轉身走入圖書街道,有9大書區和選書,主題包含日本文化、世界歷史文化、工作與生活、大腦與心靈、各專業學科、個性表現、視覺、記憶、性別。書籍以高低錯落的書架、走道上方繽紛的裝置增添空間的豐富性。選書方面,提供讀者多樣選擇,例如在「性別」一區,除了說明自然界生物性別的科普書籍,也有討論日本男裝麗人或美少年的書籍、耽美小說和BL漫畫等,提供讀者探索當代人類社會中多元性別認同和表現的參考。 這是被稱為Edit Town的圖書展示空間,既像由書架排列開拓的街道,也像書本的森林。圖為書區「介於男女之間」。(呂怡屏 攝影)   株式會社角川宣示的新商業模式,可從館內的跨媒體展示策略窺見一二,它以輕小說、動漫、圖書、藝術及嘗試性的書架劇場等不同創作媒材,各自表現又相互補足日本流行文化之內涵。然而,在新冠疫情橫掃全球、海外遊客尚未能前往日本的狀況下,角川武藏野博物館如何以實體展示達成推廣日本流行文化的目標?下一階段是否會推出新的展示手法以提升可親性?均值得我們持續關注。
2022/04/18
大自然中也有LGBT?科博館主題導覽帶你探索多元的動物性生活
大自然中也有LGBT?科博館主題導覽帶你探索多元的動物性生活
作者:謝文馨(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科學教育組) 「你知道大自然中也有LGBT嗎?」 「美國黃石公園的棕熊媽媽們彼此結盟、共同育兒,像家庭般一起生活。」 「紐約中央公園動物園的兩隻雄企鵝伴侶—Roy&Silo一起築巢孵蛋,成功孵出企鵝寶寶,成為一家三口。」 「人類的近親巴諾布猿幾乎都是『雙性戀』,異性與同性之間的各種性行為就如同人類打招呼一樣頻繁。這可能是牠們維繫群體和平的方式。」  「生活在珊瑚礁海域的小丑魚出生時都是雄魚,長大後可能變性成為雌魚。」 解說員領著觀眾在展場間穿梭,透過一件件的動物標本揭秘「動物性生活」;而觀眾則驚奇的瞪大眼睛、熱絡的互動討論。這是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以下簡稱科博館)於2022年1、2月首次推出的LGBT主題導覽—「從自然界的多元性別到人類的LGBT」。 科博館「從自然界的多元性別到人類的LGBT」導覽活動主視覺。(江畢芝 設計)   打破以固定展示議題和空間為主的導覽方式,此導覽以LGBT這一標誌著多元性取向的簡稱為主題,跨越特展及常設展,串連散落於各個展廳的物件,引導觀眾從新的視角認識熟悉的動物,探索大自然中動物性別及性行為的多樣性。導覽內容將科學家的觀察與研究紀錄結合LGBT議題延伸討論,希望從多元面向與觀眾一起探討爭議性議題。 科博館LGBT導覽以自然界的多樣性開啟人類多元性別議題的討論,觀眾互動熱絡。(魯志玉 攝影)   科博館跨入爭議性議題的背景脈絡,是著眼於博物館已由知識殿堂轉變為文化交流的樞紐、多元意見發聲的平台。面對社會爭議如戰爭、人權等議題,國際上許多博物館肩負倡議社會正義的角色。2017年,美國的兩位博物館從業人員La Tanya S. Autry與Mike Murawski發起 「博物館是不中立的」 (Museums are Not Neutral)運動,提倡重新思考「博物館必須中立」的迷思,並透過進一步的行動,成為改變社會、實現正義的媒介。2020年,美國「佛洛伊德之死」事件引發歐美各地民眾激烈抗爭,「黑人的命也是命」 (Black Lives Matter)運動延燒至博物館,許多博物館如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蓋蒂博物館 (The Getty)、大英博物館 (The British Museum)等紛紛發出公開聲明譴責種族主義、支持多元族群的平等權利。 2020年,歐美各地爆發Black Lives Matter活動,圖為維也納的街頭示威遊行。(Image by Manfred Werner (Tsui) via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4.0)   身為自然科學博物館,科博館從生物多樣性角度開啟多元性別議題的討論。LGBT普遍存在於人類群體中,卻常被誤解、遭受不平等待遇,甚至被視為「不自然/不正常」。然而,放眼大自然,多樣的性別與性行為往往超乎我們的想像。透過持續推廣此類活動,期能引起社會大眾對多元性別議題的關注、帶動良性的對話、創造更多元包容的環境。
2022/0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