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新訊

Gwangju Massacre in South Korea. The Jeonil Building was converted into the 5.18 Memorial Cultural Hall
Gwangju Massacre in South Korea. The Jeonil Building was converted into the 5.18 Memorial Cultural Hall
Author: Maria del Pilar Alvarez(Professor at Universidad del Salvador, USAL; Researcher at the National Scientific and Technical Research Council of Argentina, CONICET) Email: mdelpilar.alvarez@usal.edu.ar The Gwangju Massacre is the main landmark in the struggle for democracy in South Korea. Since the 90s, the city of Gwangju become a “city of memory.” It is the only place in the Korean Peninsula that concentrates so many monuments, museums, and exhibitions commemorating the years of oppression and violence suffered under the dictatorial regimen. There are several memory sites. Some are very popular, like the May 18 Memorial Park, and others are not so well known, like the mural at Chonnam National University. Within the framework of the local active memorialization policies of the past, in 2017,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 discovered 245 bullet marks in the Jeonil building. After four years of renovation work, the building was renamed “Jeonil Building 245” and opened as a site of historical education for the general public. The building is in an urban central part of the city, impossible to miss if one visits Gwangju. During the 1980s, the street where this emblematic building stands, Geumnam-ro, was a place of protests and violent clashes between dissatisfied citizens and the military. Today, the area is surrounded by stores, restaurants, and coffee shops. Tourists unfamiliar with the Korean language can take the city bus 518 which runs through all memory sites, including the Jeonil Building. The 5.18 Memorial Cultural Hall is located on the 9th and 10th floors. The entrance is on the 10th floor. Upon entering you will find a desk with information and a free guide. Interestingly, some of the guides are themselves victims of the incidents of May 1980. The tour begins with an installation that reminds us that the building is a witness of the Gwangju massacre.   The entrance of  5.18 Memorial Cultural Hall.(Photo by Maria del Pilar Alvarez) The installation is the entrance hallway to the permanent exhibition rooms. You have to go through a wide, dark corridor crossed by four overhead lines of bullets aimed at you and a black and white video of the helicopter flying over the building projected to the side. In the following room, full of natural light, on the side facing the window, you can see a concrete column marked with dozens of bullet holes near the ceiling. The evidence is accompanied by didactic texts about when, what, and how the attack against the building occurred and who was responsible.   The bullet holes on the wall show the building was fired upon from a helicopter during the May 18 Gwangju Massacre in 1980.(Photo by Maria del Pilar Alvarez) Next is the main room. Once again, I entered a dark room with an incredible video installation that recreates the moment in which from a military helicopter a short distance from the building, about 100 meters, soldiers shot with M16 rifles at the same place where one is watching the video. The 3D projection is suitable for all audiences and is complemented by video games for visitors, archive photos, and supporting documents. It is neither a horror show nor a trivialization of the past. Children, teenagers, and adults can learn without being traumatized. From a narrative of peace and respect for human rights, the exhibition balances historical memory with the authenticity of the facts.   The exhibition combines 3D projection and games, allowing the visitor to experience the oppression of the conflict. (Photo by Maria del Pilar Alvarez) My favorite hall is the so-called “distorted history”. The significance of this exhibition stems not so much from its intrinsic value as from its potential for ideas and reflection.  As soon as you get in, you will find four original doors marked by violence with important questions written on them. To know the truth and how the deniers have distorted events, you have to open the door. The answers not only show how the media manipulates information but also how in democracy the collaborators of the past carry out campaigns to discredit memory policies.   The exhibition prompts reflection on the Gwangju Massacre through the design of doors.(Photo by Maria del Pilar Alvarez) Finally, the tour closes with witness testimonies. The “voices of truth” are the testimonies of breathed families and the wounded, media reports, hospital staff, members of the martial law forces, and witnesses. These exhibitions are permanent and have translations into Chinese, Japanese, and English. If you're traveling to South Korea and want to learn more about its recent history, visit Jeonil Building 245. You can get to and from Gwangju on the same day if you're in Seoul. It's just important to remember that there are two cities called Gwangju. In case you have doubts, ask which is the city of the 1980 massacre because all Koreans, even the conservatives, know where it happened. Executive Editor: Hsieh, Chia Chun 
2024/04/20
深入死藤水藝術的心靈奇境!巴黎布朗利河岸博物館「薩滿幻象」特展
深入死藤水藝術的心靈奇境!巴黎布朗利河岸博物館「薩滿幻象」特展
作者:陳宛柔(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博物館研究所碩士生)、謝佳均(文化部博物之島國內外資訊專區執行編輯) 位於巴黎左岸的國家布朗利河岸博物館(Musée du quai Branly),以其來自非洲、亞洲、大洋洲等地的百萬件蒐藏聞名。2023年11月推出「薩滿幻象-秘魯亞馬遜的死藤水藝術」特展(Shamanic Visions, Ayahuasca Arts in the Peruvian Amazon)帶領觀眾探索秘魯亞馬遜部落死藤水藝術的產生與影響,並以數位裝置使觀眾親自體驗致幻感受。 展覽聚焦秘魯Shipibo-Konipo族人,他們認為「死藤水」(Ayahuasca)是一種調節精神世界的植物,被廣泛用於薩滿治療。治療過程將草藥以氣體或液體的形式進入參與者體內,刺激其視覺、聲音、嗅覺和觸覺,目的是為「淨化」靈魂。 薩滿(Curandero)(即薩滿信仰中的治療者)便會根據其感知的幻象,解讀圍繞在參與者身邊的訊息:一個健康的人周圍會有芬芳的空氣以及明亮、繽紛的圖案;而一個不健康的人則會顯示不好的氣場和扭曲的圖案。這類隱含著願景、警示或者預言的幾何圖像大量地出現在族人的衣物、生活用品中,也成為當地藝術家創作的靈感來源。   裝飾於傳統服飾的死藤水藝術幾何線條。(謝佳均 攝影) 例如,族群運動者兼當代藝術家的Cecilia Vasquez Yui的動物陶塑,作品使用秘魯境內不同流域的土,混合古代陶片作為材料製作,試圖連起過去族人的傳統領域,裝飾於動物身上的死藤水傳統圖像,則代表族人與當地生態的精神相依的關係。   Cecilia Vasquez Yui的動物陶塑,創作期間也遵循死藤水儀式的準備:禁食、禁慾,並在創作時對著作品吟唱、吹吐煙霧。(謝佳均 攝影) 當代死藤水藝術先驅Pablo Amaringo將具有神秘特質的創作帶入西方世界。作品《亞馬遜宇宙學》呈現其在飲用死藤水後的旅程,並認為死藤水能夠體驗現實世界無法到達的奇觀。(謝佳均 攝影) 策展人Dupuis意圖跳脫大眾文化時常將死藤水連結迷幻視覺體驗的刻板想像【註釋1】,著重強調死藤水的聯覺特質、薩滿治療與自然萬物連結的內涵。因此,展示中設計許多沉浸式空間,使觀眾可以在其中邊聆聽儀式歌曲,邊嗅聞草藥香水;另外,也有一小間冥想室,觀眾可圍著不斷旋轉的發光圓柱作品,體驗模糊化的視線可能引發的昏眩感受。   薩滿治療儀式使用的草藥與工具。薩滿治療會邊吟唱「Icaros」,邊揮舞部落儀式物件「chakapa」與「maraca」,藉此召喚自然靈魂,塑造參與者的聯覺體驗,並使籠罩在其身上的空氣與圖騰達成和諧。(布朗利河岸博物館 提供) 展區中可嗅聞部落治療師使用的草藥香水(謝佳均 攝影)。 對於多數未曾服用死藤水的觀眾而言,感知其致幻過程十分抽象,展覽尾聲,藝術家Jan Kounen以虛擬實境技術(Virtual reality, VR)製作長達20分鐘的影片裝置,觀眾可以親自體驗薩滿治療儀式。 戴上頭戴式VR裝置後,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薩滿治療者正對坐於觀者面前,一邊潑灑藥水、一邊吟唱傳統歌曲,耳際傳來深沉的吟唱,畫面旋即浮出纏繞的蛇形與迷宮圖紋,在眼前以同心圓的方向不斷纏繞,圖像時而向上、時而向下的盤旋,使觀眾產生暈眩感,猶如將人拖入漩渦,竄升高處再墮入地底。   Jan Kounen 在秘魯亞馬遜部落做了24年調查,並透過插圖與漫畫紀錄薩滿治療的傳統儀式製作成數位影像、VR裝置等。(謝佳均 攝影) 【影片】Jan Kounen死藤水數位影像作品 值得注意的是,展覽將數位裝置的使用性與薩滿治療儀式的感受相結合。如VR封閉裝置的特性,可重塑人們實際的感知,藉此模擬儀式中可能產生的恐懼情緒;而VR影片創造出的暈眩感也近似於服用死藤水後嘔吐的生理反應,則象徵薩滿療法的「淨化」功能。使觀眾得以體會儀式中複雜的感官經驗,走進亞馬遜部落原住民族與藝術家的精神世界。 「博物館科技應用」是當代展示工作的重要的議題,成功應用技術的關鍵在於如何切合展示目的,並且貼近觀眾的參展體驗,從中理解知識內涵。而「薩滿幻象」特展提供了一個值得我們學習的典範。 【註釋1】1960年代,美國興起的反文化運動強調反傳統、反資本、反越戰,死藤水等其他迷幻物質的引入,與當時注重追求自由解放的嬉皮文化相輔相成。   執行編輯:謝佳均
2024/04/18
【徵稿快遞】“展示”,哪裡有意思:展覽的詮釋與評論—2024第十一屆博物館研究國際雙年學術研討會熱烈徵稿中!
【徵稿快遞】“展示”,哪裡有意思:展覽的詮釋與評論—2024第十一屆博物館研究國際雙年學術研討會熱烈徵稿中!
兩年一度的博物館研究國際雙年學術研討會,將在今年舉辦第十一屆大會!過去二十年來,一到十屆研討會每每帶動重要議題的討論、徵集博物館界的寶貴經驗與研究成果,深化博物館論述、成為未來行動基礎。本屆大會之徵稿將於4/29(一)截止,期待看到各方參與、深化議題,開拓更多跨域、跨學科的對話及交流。 第十一屆雙年研討會訂於2024年10月31日(四)至11月1日(五),在國立臺北藝術大學舉辦。今年度論壇主題訂為「“展示”,哪裡有意思:展覽的詮釋與評論」。博物館/美術館的展示就在我們四周,除了靠著觀念、物件與展示技術的交互,驅動特殊的文化地景、持續對當今之社會文化帶來衝擊,更是促成展示專業跨域對話的途徑、促進博物館/美術館專業認同與發展的重要課題。 從如何製作、理解,乃至評論展示,第十一屆雙年研討會將目光投向「展示」這一博物館/美術館的獨到方法,將邀集海內外學者共襄盛舉,並深度解讀其語彙及影響。 呼應論壇主題,本次研討會設有七個論文投稿子題,包含:「 展示如何敘事」、 「展示如何跨域」、「 展示如何建立關係」、「 展示如何倡議」、「展示如何創造場域」、「展示如何成為方法」,以及「臺灣展示產業的結構與專業發展」。海報發表徵集以下主題之實作經驗分享。海報發表方面則望透過「展示與設計」、「展示與技術」、「展示與設備」、「展示與道具」四個子題聚焦實作技術,並以能夠呼應前述展示詮釋及評論議題的案例報告為優先。 第十一屆博物館研究國際雙年學術研討會官網(若點進後所見仍為第十屆雙年會資訊,敬請重新整理網頁) 詳細投稿資訊 投稿時間:即日起至2024年4月29日(一)截止,不同徵稿子題說明請詳見大會官網。 投稿信箱:ibcms11th@gmail.com。 錄取通知:預計2024年6月初於大會網站公告,並以電子郵件通知投稿者。 繳交論文全文初稿:通過中文摘要審查的口頭發表者,需繳交論文全文初稿pdf及word電子檔(預計期限為2024年8月底),方得排入議程。 海報論文發表者則不在此限,僅需自行輸出直式A0(約118x84cm)尺寸規格之海報,並於發表當日攜至會場張貼(詳細海報論文發表注意事項將於摘要審查通過後通知發表者)。 投稿規則 欲投稿者請備齊: (一)投稿申請表(表格請參附件)。 (二)論文摘要:中文口頭發表者請撰寫中文摘要,並以500字為原則。以英文口頭發表者請撰寫英文摘要並以300字為原則。以海報發表者請撰寫摘要並以650字為原則。將word電子檔(主旨為「“展示”哪裡有意思?:展示的製作、詮釋與評論」論文摘要),寄至電子信箱:ibcms11th@gmail.com。 (三)自籌主題小組:本次大會特別開放自定議題、自組團隊、以實證研究為基礎的小組發表投稿,每小組場次以三篇論文發表為原則,且同一小組發表投稿內,一位作者以一篇論文為限(包含聯合發表)。欲投稿自籌主題論文(panel)者,同樣請填寫上列之「投稿申請表」,並需另填具「panel資料表」,連同每位成員的「摘要」(主旨為「“2024博物館雙年會摘要_panel代表人姓名_panel主題名稱),寄至電子信箱:ibcms11th@gmail.com。 第十一屆雙年會聯絡資訊 電子信箱:ibcms11th@gmail.com 聯絡人:蔡穎昌先生(02)2896-1000#5442 北藝大博館所辦公室:黃秀梅助教(02)2896-1000#3412 / 傳真:(02)2897-6445。
2024/04/17
【徵稿快遞】2024年10月 ICOM-ICAMT年會將於史前館舉行,現正徵稿中!
【徵稿快遞】2024年10月 ICOM-ICAMT年會將於史前館舉行,現正徵稿中!
編譯報導:文化部博物之島國內外資訊專區編輯室 *本文編譯自國際建築暨博物館技術委員會(ICAMT)官網 國際建築暨博物館技術委員會(ICAMT)第50屆年會將在2024年10月6日至10日,於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舉行。本次主題為「面對變遷:博物館如何因應全球/地方之變化重塑建築、展示設計與技術」(Encountering Transition–Reshaping museum architecture, exhibition design and techniques in response to global/local changes)邀請專家、學者、博物館工作者、學生們,一同分享博物館面對當代社會迅速變化的創新方法。 【徵稿訊息】 會議三大子題 子題一、 跨文化博物館建築 東/西方傳統建築對博物館設計的影響。創新方法和多元文化元素的協調。 來自東/西方背景的建築師、展覽設計師和策展人之間的對話和合作方式。 過去十年博物館建築/空間的演變。透過調查博物館的力量和未來願景,在不同的背景下進行改造計畫。探討全球變遷與文化趨勢對重塑博物館建築/空間概念的影響。 文化遺產、數位科技和人類互動——人們對博物館空間和建築中新的敘事媒介的感知和參與(例如人工智慧、新媒體等)。   子題二、展覽設計—有形、無形和數位化:當前趨勢 數位科技中的東/西方: 在展覽空間中融合西方和東方美學的設計項目和想法。 從東/西方的角度看展覽設計中數位化、互動式、感官式和沈浸式技術的新趨勢。 關於設計和技術對遊客感知和參與的影響案例研究。 不同的傳統與社會/文化背景: 文化敏感度的展覽設計,代表不同傳統的文物。 創新的展覽設計和方法,在不同的社會/文化背景下創造敘事環境/空間。 使展覽適應不同文化背景的策略。 當前非物質遺產傳承面臨的挑戰。 包容性和近用性: 建築和展覽設計作為更大包容性的手段:在可及性和文化欣賞方面使用感官和通用設計的例子。 社會策展計畫:內容生產與知識傳播的多元化。 展覽項目重要夥伴間(建築師、策展人、設計師等)的對話與互動。   子題三、博物館技術與永續性 博物館建築新的永續實踐和環保材料。 開發新型、永續且可回收的展覽素材(包含展板、展示櫃、展示技術、照明等)。 促進展覽材料的重複使用。展覽布展和卸展的新技術和節能程序。 永續建築和展覽設計在提高博物館空間環境意識方面的作用。 減少大型展覽的流行。 可移動式展覽系統是可行的嗎?徵求個案研究 東/西方博物館在展示和保存文物時面臨的氣候變遷和保育挑戰。 投稿資訊 發表形式:口頭發表(每篇論文發表時間至多 15 分鐘)、數位海報、短影片、亮點論壇(亮點發表) 所有摘要/提案須以英文書寫,詳見投稿須知。 此次大會徵稿至5月10日止(歐洲中部時間2024年5月10日午夜12點前),歡迎欲參加者投稿至:icamttaiwan2024@gmail.com   【投稿須知】 投稿重要日期 2024 年 5 月 10 日-摘要/提案投稿截止日 2024 年 6 月 20 日 – 發表草稿的截止日 2024 年 7 月 1 日 –錄取通知、 開放註冊 2024年10月6日至10日 – 會議日
2024/04/16
遇見自然,遇見自己:2024年科博館新常設展「奇幻自然」
遇見自然,遇見自己:2024年科博館新常設展「奇幻自然」
作者:郭揚義(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展示組研究助理)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簡稱科博館)自1986年開幕以來,是許多大小朋友校外教學與科學啟蒙的所在。2024年1月19日重新開放地下一樓生命科學廳三個展區。其中,嶄新的常設展「奇幻自然」展區,邀請觀眾一同認識自然背後所蘊含的科學原理,並思考自然、科學與生命之間的關係與意義。 該常設展包含五個單元「哇自然!嗨科學:)」、「圓不圓:蛋科學」、「動一動:生物力學」、「追呀追:計算與行為」、「說故事:探索自然,發現科學」。   「圓不圓:蛋科學」展櫃裡大小顏色各不相同的鳥蛋標本與圓形互動螢幕可見不同類型蛋的詳細說明。(郭揚義 攝影)。 展區中的臺灣雲杉圓盤木,觀眾可透過裝置了解臺灣雲杉的相關研究,並親自聞聞看雲杉的香氣。(謝佳均 攝影) 聽見蒐藏故事,看見生活中的科學研究 展覽延續自1988年至2022年的原展區「數與形」的核心精神——自然奧秘,科學解析,以大量的標本、互動及影音裝置等多元體驗,呈現大自然中令人驚嘆的生命現象與科研成果。例如,單元一「哇自然!嗨科學:)」中,可見一則又一則的科博館蒐藏故事,透過來自世界各地科學家對台灣的研究故事,帶領觀眾以宏觀的視野認識台灣自然史與科學的發展。   左圖為科博館的典藏故事;右為展覽以影片邀請來自不同領域的科學家現身說法,講述研究的箇中奧秘。(謝佳均 攝影) 或是「說故事:探索自然,發現科學」聚焦科學家探索自然、發現科學的生命故事。其中,以家中的昆蟲為主題,邀請觀眾從日常中的蟲住民認識室內生物多樣性,思索己身與自然的關係。除了以犯罪現場調查(CSI, Crime Scene Investigation)的昆蟲研究連結公民科學調查(Citizen Science Investigation),也呈現該館曾於2017年推出的「家中衣蛾大募集」活動,與民眾合作,探索家中衣蛾的生活史。並以此呼籲大眾可以藉由觀察、認識昆蟲的習性,以更具科學觀點的防治方法,與家中的蟲住民共處!   展區中可觀察不同樣態的衣蛾。(謝佳均 攝影) 探索科學研究的多元體驗 此外,常設展也能夠藉由錯落於展間中的多元互動、影音裝置探索科學。如單元「動一動:生物力學」,展示藉由互動投影、放大模型與動感標本,一一介紹地球上的真菌、植物與動物等生物如何適應陸地與水中環境並發展出各種極具創意的運動方式。而「動物跳耀奧林匹亞」互動裝置,則以透遊戲邀請觀眾自行創造不同型態的動物,思索動物跳躍的知識。   「動一動:生物力學」展區中觀眾可操作機械魷魚觸角。(謝佳均 攝影) 「動物跳耀奧林匹亞」互動裝置。(謝佳均 攝影) 而「追呀追:計算與行為」,觀眾得以徜徉在以細小魚蝦為食,卻身形龐大的鬚鯨擬真模型,以及捕食魚類頭足類,並可發出多樣聲音的齒鯨骨骼模型之間,認識鯨豚捕食與魚群群行中不為人知的動物行為計算秘密。   單元「追呀追:計算與行為」中的鬚鯨擬真模型及齒鯨骨骼模型。(謝佳均 攝影) 觀眾藉由展區中的聲音裝置,聽見各種鯨魚的聲音。(謝佳均 攝影) 遇見自然,遇見自己 展覽以日常經驗,連結自然與科學研究,嘗試喚起觀眾發展出屬於自己觀看世界的視角,並應用於生活當中:不論是感受更多自然與生命的美好,或更常運用理性與智慧分析眼前的人生困境,都要能凝聚盼望與勇氣,汲取自身與大地的力量,與萬物共同面對地球永續的危機挑戰。 配合新常設展,自3月起的週末下午舉辦「與科學家的奇幻之旅,遇見科學家系列講座」,邀請不同專長領域的科學家們,輪流到展覽中與觀眾交流彼此對自然與生命的心得與反思。   「遇見科學家」活動,邀請觀眾到展場與科學家見面交流。(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提供)
2024/04/12
相遇平宅記憶,「移動的自由」特展留存將消逝的社區故事
相遇平宅記憶,「移動的自由」特展留存將消逝的社區故事
作者:鄧皓勻(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博物館研究所碩士) 「平宅」(平價住宅)為1960至70年代政府提供之社福措施,「安康平宅」為其中規模最大的區域,安置包括隨越戰輾轉來台的越棉寮難民;多年積累許多社會問題,飽受外界、甚至社區內部的汙名和偏見。 市府自2012年規劃將安康平宅階段性改建成「興隆公共住宅」,解決房舍老舊擁擠的問題,並試圖改變地方風氣。 「移動的自由——遇見安康平宅最後的風景」為「興隆社宅公共藝術計畫」之階段性成果展。該計畫以臺北市政府都市發展局社會住宅公共藝術總體論述「HOME TO ALL」為概念〔註釋1〕,由「明日製作所」延伸出「我們在文山相遇」為題,規劃在2022-2026年之間,透過藝術創作與行動,推動當地居民、民眾/未來住戶對於社宅共居生活的想像。   「移動的自由」策展於安康平宅的空戶中,作品《在小客廳遇見你》營造「興隆小客廳」進駐時的空間氛圍。曾舉辦過與平宅居民烤餅乾、畫畫、小旅行等活動。(鄧皓勻 攝影) 「移動的自由」源自於明日製作所藝術工作站「興隆小客廳」進駐一年多以來觀察與經驗的累積。藉由在平宅創造一處公共空間,讓平宅居民的生活需求與故事得以聚集,陪伴居民們搬遷移動上的心理變化,也讓在外界觀望安康平宅的民眾,有機會走入並認識平宅居民的「立體」樣貌。 展覽以藝術作品串連家屋空間和居民物件,分佈於三個空戶平宅當中。《在小客廳遇見你》透過居民的代表性物件,講述其中的生命故事、社區間的互助精神、以及彼此相遇的歷程。 例如,明日製作所藝術工作站「興隆小客廳」進駐之際,曾邀請Heard Corner荷角藝術療癒工作室-劉怡吟藝術治療師帶領居民體驗翻製石膏手模。而居民鳳玲雙手的模型,使得觀眾可以藉由歷經風霜的痕跡,了解她所經歷中國赤化、寮國叢林生活與越戰的記憶。   居民鳳玲的雙手模型。左手食指和右手大拇指因故受傷而變形。(鄧皓勻 攝影) 另一戶空間為已逝廖婆婆的家屋,播映風景映畫創作社的紀錄片《廢墟的獨白》。空間與紀錄片圍繞著被遺留下來的傢俱用品相互對話,從中拼湊原平宅屋主的個性與生活。 廖婆婆在兩三年前跟著救護車出門後就沒有再回來了,她的家屋並沒有被家人整理,還留有廖婆婆生活的軌跡;《廢墟的獨白》記錄平宅廢墟的樣貌,穿插居民的訪談片段,使得我們得以窺見平宅社群面對環境變化、居所移動與自身生命的感受。   作品《廢墟的獨白》需走入廖婆婆的家屋中觀賞。(鄧皓勻 攝影) 而陳伯義的作品《百福臻》,取名自他在安康平宅發現的一幅門聯「百福具臻」;以陪伴之意,透過搬離前居民與家屋的合影給予祝福。另一方面,這些照片記錄了平宅居民與空間之間的關係。   藝術家陳伯義除了記錄當下的影像外,也數位修復居民昔日的照片,藉此再現居民們的生命活力。(鄧皓勻 攝影) 展覽中可見每個人對於「移動」和「家」的選擇,並非所有平宅居民都會搬遷至社宅,現有居住互動網絡勢必隨著安康平宅的拆遷而轉變。該展陪伴地方記住吉光片羽,也為即將混居的未來,創造不同社群之間共享空間/共想日常的起點。 【註釋1〕:「HOME TO ALL」為臺北市政府都市發展局於2019-2020年委託禾磊藝術發展而成。詳見「臺北市社會住宅公共藝術設置先期規劃」。 執行編輯:謝佳均 「移動的自由——遇見安康平宅最後的風景」詳細資訊 展覽日期|2024/03/08~04/21 時間|每週五、六、日13:00-18:00 地點|臺北市文山區興隆路四段105巷24號1樓    
2024/04/11
想想永續發展,從大英博物館捐贈爭議看英國博物館的多元綠色行動!
想想永續發展,從大英博物館捐贈爭議看英國博物館的多元綠色行動!
作者:王欣翮(倫敦大學亞非學院藝術史與考古學系碩士) 2023年末大英博物館宣布與英國石油公司(BP)簽下十年協定,BP 將捐贈五千萬英鎊於其重建計畫,改建年久失修的博物館,並以碳盤查淘汰館內的化石燃料使用,達到空間永續的目標。此協定引起軒然大波,除了環保團體批評這是 BP「洗綠」(Greenwashing)的手段外, 英國建築師倡議組織 Architects Declare 與 FAF 更呼籲建築師別參與大英博物館的重建競圖。 BP 引發的爭議不單源自其公司2010年在墨西哥灣造成的生態危機與放棄減產40%的承諾有關,環保團體更直指於 BP 長期在伊拉克與墨西哥灣的石油開發造成當地社群的迫害與環境污染,而BP與大英博物館的長期糾葛,讓議題再度翻上檯面。「永續發展」已成為博物館議題不可或缺的一環,也使得我們可以重新省思,面對永續發展,博物館應如何回應與行動? 博物館的綠色行動如何開始? 致力於動員文化、藝術機構對自然、氣侯採取行動的倫敦倡議組織 Julie’s Bicycle 指出「氣候正義」並不單是科學或物理問題,更囊括道德、社會、政治等面向。而博物館被認為是值得信賴的知識與教育機構,也被認為是能夠激發人們思辨與行動的場域,更應對此展開行動。 英國博物館協會(Museum Association, MA)亦將 Julie’s Bicycle 的宣言納入協會氣候正義博物館運動(Museums For Climate Justice),並喊出三大口號: 提高意識(Raise awareness):呼籲博物館以自身出發,激起觀眾對氣候正義產生參與感並動身執行。 倡導改變(Champion change):希望博物館能與其合作夥伴共作,在自身所在的區域實施再生政策。 做出改變(Be the change):鼓勵博物館將降低能源消耗納入決策和執行過程。 【博物之島專文】藝術與永續的共振:2023藝術永續國際論壇專題演講報導 探索英國博物館的永續發展多元行動! 以MA自身的行動為例,其辦公室從最基本的去紙本化、降低塑膠與一次性媒材的使用,到減少爭議性捐款來源和降低碳排放量等。然而,從民間組織到文化機構的永續行動不僅止於減少資源浪費,更重要的是擴展行動、促進交流。 MA官網「氣候正義博物館」專欄,可見英國各博物館面對永續議題的多元作法。例如,格拉斯哥博物館「我們的氣候場景」線上導覽(Scenes from Our Climate)以該館典藏出發,從風景畫的角度認識氣候變遷對環境的影響。或是實驗組織英國氣候博物館(Climate Museum UK),以「想像未來」工具包將議題以工作坊帶入各地的社區中。   2023年英國氣候博物館「想像未來」工作坊討論在氣候變遷下人類與自然間的關係。(© Bridget McKenzi, 英國氣候博物館 提供) 此外,倫敦設計博物館(Design Museum)在「廢棄時代」特展(Waste Age),不僅展現設計如何面對環境危機,更發表指南《我們這時代的展覽設計》(Exhibition Design for Our Time),從能源消耗、展品運輸、展場設計等多方面著手,分析一個展覽該如何達到永續目標。 並展開「未來觀測站」計畫(Future Observatory),將博物館作為發展基地,促進英國的設計學院、企業與博物館的共作,以展覽與活動呈現當前設計界對於永續未來的研究計畫。   「未來觀測站」計畫展出設計界對永續發展的相關計畫。(Design Museum 提供)。(Design Museum 提供) 【博物之島新訊】森美術館對於環境危機的探問!「我們的生態:生活在地球上」特展 如同設計博物館在指南最後結論所言,比起製造業、營造業等,博物館所耗費的能源與產生的污染不足為道,但作為站在時代前沿的教育機構,博物館無法忽視自身的責任,更應該全方面思考該如何將永續意識與行動納入博物館工作中實踐。   執行編輯:謝佳均
2024/04/05
荷蘭國家海事博物館揭開黃金時代的黑暗篇章,航向多元觀點的海洋歷史
荷蘭國家海事博物館揭開黃金時代的黑暗篇章,航向多元觀點的海洋歷史
作者:林蔓娟 (阿姆斯特丹市政廳地景建築師) 在荷蘭國家海事博物館北岸碼頭上,停泊著氣派滂薄的荷蘭東印度公司「阿姆斯特丹號」(VOC Ship Amsterdam)複製船,它曾為該國黃金時代爭霸世界的輝煌象徵。然而,在近年的解殖民的語境之下,海事博物館該以何種姿態面對過去掠奪而來的輝煌?又如何以多元的視角建構海洋與人的關係?   該館主要的展示空間,左為荷蘭東印度公司阿姆斯特丹號複製船,右為荷蘭國家海事博物館。(林蔓娟 攝影) 航向新詮釋,從阿姆斯特丹號開始 船上隨風飄揚的旗幟是航海時代,辨別敵我、展現權力最直接的方式。自1990年代重新復刻阿姆斯特丹號後,船上仍掛著荷蘭東印度公司旗。然而,這面旗幟代表荷蘭航海的風光歷史,同時也是殖民歷史的見證。 因此,2022年該館委託藝術團體Sites of Memory 以「解碼大西洋世界」特展(Decoding the Atlantic World)重新省思長年來以西方視角出發的海洋歷史,為觀眾揭開大西洋沿岸曾被荷蘭殖民國家的抵抗故事。而該展中重新設計的海洋信號旗,則取代原先的旗幟被掛在船頭,象徵正視殖民歷史的反思,作為該館詮釋轉型的開端,並將該船空間作為常設展的一部分。   阿姆斯特丹號掛著由藝術團體Sites of Memory創作的信號旗,取代荷蘭東印度公司旗,象徵對殖民歷史的反省與見證。(林蔓娟 攝影) 【影片】Sites of Memory 「解碼大西洋世界」特展 常設展聚焦荷蘭東印度公司在亞洲貿易所帶來負面影響,強調貿易與戰爭之間難以分割的依存關係。展板可見海洋貿易輝煌歷史與隱於其背後的困難歷史相映呈現,藉雙重觀點帶領觀眾重新省思、認識國家歷史。 值得注意的是,館方也將困難歷史帶入為學生提供的「阿姆斯特丹號」線上展覽,並輔以導覽影片、動畫、互動遊戲、問題等設計為不同年級講述殖民歷史,引導學生以當代觀點思索奴隸貿易的暴行、荷蘭東印度公司總督的統治手段是否正當等。   阿姆斯特丹號複製船的存在曾備受爭議,展覽以留言條邀請觀眾一同思索該船對他們的意義與感受。(林蔓娟 攝影) 食物與鯨魚?海洋歷史的新取徑 此外,該館也透過特展為觀眾提供認識海洋歷史的新途徑,例如,「深食熟慮」特展(Food for Thought)以攝影、紀錄片揭開超市包裝上沒有透露的食物資訊,呈現糧食系統與海洋運輸間的緊密關係、生產製造的勞力剝削與食物浪費。   「深食熟慮」特展聚焦食物的生產、運輸與其造成的勞動剝削與浪費。(© Twycer, 荷蘭國家海事博物館 提供) 展覽可見荷蘭每年出口食物的統計,或站在體重計上,計算自己的體重是多少磅的美國牛肉;也與「慢食青年網絡」(Slow Food Youth Network)合作研究食物鏈,帶領觀眾透過插圖圖表認識常見於歐洲餐桌上的洋蔥、番茄、起司等食物背後的隱形旅程。   展覽與「慢食青年網絡」合作的食物鏈插圖圖表。(林蔓娟 攝影) 而兒童展覽「鯨魚的傳說」(The Tale of Whale )則以永續發展的角度,以「鯨魚」帶領兒童深入認識捕鯨業的發展、棲地污染的危機等課題。並藉由「鯨魚在哪裡」教育活動,讓兒童扮演守護鯨魚的小研究員,思考如何避免獵捕、環境污染,保護鯨魚的挑戰。   「鯨魚的傳說」特展講述捕鯨業與棲地污染對鯨魚的傷害。(© Twycer, 荷蘭國家海事博物館 提供) 與海洋的親密相遇,從行動開始! 除了多元面向的海洋歷史展示,館方也積極的透過行動傳遞永續價值,如配合世界清潔日舉辦回收海、陸環境的塑膠活動,號召大眾以實際行動保護環境。或是於暑假期間舉辦「塑膠釣魚」邀請觀眾搭乘塑膠鯨魚帆船,在博物館周圍捕撈塑膠、保護運河!   執行編輯:謝佳均
2024/04/05
全民科學家總動員?!洛杉磯縣自然史博物館「社區科學」專案結合社區力量進行研究
全民科學家總動員?!洛杉磯縣自然史博物館「社區科學」專案結合社區力量進行研究
作者:劉曉樺(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博物館研究所碩士、博物之島特約記者) 美國洛杉磯縣自然史博物館(Natural History Museums of Los Angeles County, NHMLAC)推動「社區科學專案」(Community Science Program),其中之一的「城市自然挑戰」活動(City Nature Challenge)自2016年起於洛杉磯發起,邀請民眾一同記錄在地物種,至今已發展成為全球性活動。 參與社區科學的簡單三步驟! 「社區科學」(Community Science)延伸自「公民科學」(Citizen Science)一詞,接續大眾參與科學研究的核心概念外,更擴大包容各身分種族的居民,以及強調社區對於生態永續性或其他學科探究的重要。 而NHMLAC在汲取專家、社區居民等意見後,於2017年正式將「公民科學」專案名稱改為「社區科學」專案,持續號召民眾參與各類自然科學計畫。參與的方式主要可分為三個步驟: 第一步:發現野生生物(Discover Wildlife),不管是在學校、自家後院,或是鄰里間都可進行觀察。 第二步:記錄所看到的內容(Record What You See),拍照記錄觀察到的動植物,以及何時何地找到的。 第三步:分享發現(Share What You Find),可將發現紀錄寄給NHMLAC或是在社群媒體上加上「#NatureinLA」標籤,或運用「iNaturalist」手機軟體上傳觀察結果。 簡易方便的方法不僅降低民眾參與的門檻,並且NHMLAC藉由設定觀察主題,像是蝙蝠、蜥蜴、蜘蛛、松鼠、蝸牛,或古生物化石等,透過民眾的回饋,持續掌握本土或非本土物種的分布情況,甚至發現新物種!   運用iNaturalist應用軟體拍照記錄當地物種。(Courtesy of the Natural History Museums of Los Angeles County) 結合社區參與擴展科學教育活動 NHMLAC並非唯一一所在美國推動社區科學的博物館,但它透過大型社區科學計畫擴大該館的社會影響力。例如,該館在2016年推出兩個大型計劃——「超級計畫」(Super Project)和「城市自然挑戰」(City Nature Challenge)。 「超級計畫」每年一期,由博物館與自主報名的固定參與者合作,來自不同城市社區的參與者運用在地優勢,協助科學家在高度城市化、大多為私人土地的場域中進行生物多樣性調查研究。而「城市自然挑戰」則是NHMLAC與加州科學院(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s)一同發起。每年四月底透過友誼賽性質的四天競賽活動,比較哪個城市的參賽組織能取得最多物種的觀察紀錄。 活動成果從2016年的一千多位參與者觀察到兩千五百多個物種,至2023年已累積有六萬六千多人參與且記錄超過五萬七千個物種。「城市自然挑戰」官網可見歷年參與數據和地圖之外,更針對不同年齡層設計教育工具包(Education Toolkit),提供社區帶領者或教師多種的自然觀察方案。   大人、小孩一起參與社區科學活動。(Courtesy of the Natural History Museums of Los Angeles County) 從社區到全球,發展博物館科學教育的社會影響力 而NHMLAC有趣的「城市自然挑戰」活動,逐年擴大其影響力到全球城市,如臺灣從2019年起共襄盛舉,截至去年已有十個城市參與盛會。今年的「城市自然挑戰」則於4月26日至29日間開始募集拍攝野生動植物照片。 該館的社區科學專案激起社區動能,不僅解決科學家研究洛杉磯城市生態的瓶頸,也為擴展科學類博物館的社會影響力提供了更多元的途徑。   執行編輯:謝佳均
2024/03/30
在博物館跑!跳!碰!與Young V&A一同探索創造力的多元想像
在博物館跑!跳!碰!與Young V&A一同探索創造力的多元想像
作者:謝佳均(文化部國內外資訊專區執行編輯) 歷時三年大規模整修,位於東倫敦的Young V&A於2023年7月開幕。該館前身為V&A兒童博物館(V&A Museum of Childhood),而重新命名為Young V&A,則代表其由關注童年記憶的懷舊情懷,轉變為重視兒童、年輕人和家庭體驗與想像的學習空間。 新常設展包含三個展廳:「玩耍」(Play)、「想像」(Image)、「設計」(Design),並以多元的視角、互動式體驗,帶領觀眾重新認識遊戲世界,探索創造力的無限可能。 不只是玩耍!認識玩具的多元面向 不同於普遍工藝設計展覽以功能、類型區分物件的展示手法,Young V&A常設展強調兒童與玩具間的互動經驗與記憶,並連結隱於玩具背後的故事與當代議題。例如,巴基斯坦裔遊戲設計師Balagamwala的桌遊「媒妁之言」(Arranged!),透過遊戲視角探索傳統包辦婚姻對於年輕女性的限制與影響。   「媒妁之言」桌遊,玩家在遊戲中需避開媒婆Rishata阿姨,以防她將你嫁給不合適的對象。(謝佳均 攝影) 「可創造的世界」芭比,跳脫娃娃普遍預先設定角色性別,並以問題引導兒童們思索玩具的經驗與感受。(謝佳均 攝影) 此外,展廳也藉顏色、字母等面向帶領兒童探索物件,如「玩耍」展廳可見以英文字母順序呈現展品,並加入詩歌、雙關語等促進兒童口語技能的發展;或以顏色分類展品,使他們可以從色彩的角度觀察、認識物件。   以英文字母順序陳列物件,鼓勵兒童在空間中大聲朗誦,並附上手語字母符號,提供兒童們學習比劃。(謝佳均 攝影) 「玩耍」展間以七彩顏色為主題陳列展品的展櫃。(謝佳均 攝影) 在遊戲的互動中探索自我與世界 Young V&A本次更新強調透過互動探索想像力的可能性,因此在展覽中特別設置許多互動裝置與體驗空間。例如,「想像」展廳的舞台空間,兒童可以在其中角色扮演、歌唱、說故事,並不定期的舉辦演出與朗讀會,鼓勵孩子們表達自我。   「想像」展廳中的舞台空間。(© Luke Hayes, Young V&A 提供) 隨著科技日益進步,數位產品逐漸成為當代兒童不可或缺的遊戲夥伴。展覽不僅呈現熱門電玩,並邀請遊戲設計師,為觀眾講述如何構思與製作遊戲。有趣的是,觀眾可以在常設展中拿起搖桿,體驗電玩遊戲。例如,將以探索世界、採集資源的互動遊戲Minecraft場景轉換成該館建築,帶領觀眾穿越遊戲視角中的Young V&A。   以Young V&A建築空間設計的遊戲Minecraft。(© Luke Hayes, Young V&A 提供) 反思創造力,設計帶來的改變與意義 「設計」展廳則以青少年的視角出發,關注設計如何改變世界。展區可見許多青少年的設計案例,以及青少年工作坊成果。例如,展廳中的掛布為青少年與藝術家合作,以植物作為染色材料製作掛布,思索如何回收衣物,促進更環保的時尚觀念,同時展現當代青少年們思考問題、尋求解決方案的歷程。 展覽也帶領觀眾反思設計的意義,不僅僅是透過物質提供美好生活的願景,如以子題「設計賦予我們聲音」(Design gives us a voice),透過抗議或倡議活動時常出現的海報、標語、傳單,回顧平面設計如何傳達資訊、表達訴求。 V&A工作坊與青少年們共同製作的植物染掛布,反思環境永續議題。(謝佳均 攝影) 環保團體「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行動插圖,解說組織抗議活動的文宣製作過程。(謝佳均 攝影) 另一方面,該館是一個對家庭觀眾十分友善的博物館,除了為歡迎「帶嬰兒探訪」設置的嬰兒車停車空間,也為幼童到青少年舉辦多元的教育活動。像是三樓設置的「開放工作室」,是大人小孩可一同動手創作與休息的空間,並不定期邀請藝術家或設計師舉辦主題工作坊。 目前該館展出「日本:從神話到漫畫」特展(Japan: Myths to Manga),展期至2024年9月8日,帶領觀眾探索自然與民俗如何影響日本藝術的發展。在3月底舉行今年度第一個遊戲日(Game Day),邀請觀眾一同設計自己的紙牌遊戲、探索紙板海洋等。   左圖為開放工作室過去活動的作品(謝佳均 攝影);右圖為館內的「開放工作室」空間(© Luke Hayes, Young V&A 提供)。
2024/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