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新訊

科技博物館如何邁向永續未來?自造者文化翻轉你與博物館的關係
科技博物館如何邁向永續未來?自造者文化翻轉你與博物館的關係
作者:顏上晴(國立臺南藝術大學博物館學與古物維護研究所副教授) *本文文字經編輯修改,經作者同意刊登。   國際科技博物館與藏品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ttee for Museums and Collections of Science & Technology;簡稱CIMUSET),創立於1972年,主要聚焦於科學與技術領域,即科學博物館、技術博物館、科學中心與其藏品相關議題,並以提倡科技與科普教育,保存科技文化資產與促進其知識散佈,提供此領域之溝通、合作與資訊交流為主要目的。 第47屆CIMUSET年度會議,主題是永續發展,名稱訂為「傳統的永續未來之聲」(Voices of Traditions for a Sustainable Future)。專題演講邀請現任ICOM德國國家委員會執行長(CEO of ICOM Germany)Klaus Staubermann博士演講,題目是「由物質文化到自造者文化:科技博物館如何將過去帶來現在?」(From Material Culture to Maker Culture: How Science and Technology Museums Bring the Past to Life?)。Staubermann博士提到,傳統上,科技博物館藉由蒐藏物件和研究,發掘出物件的知識,包括內隱知識(tacit knowledge),再經由展示、演示、教育活動等方式向民眾溝通、傳達物件的知識。Staubermann博士認為,未來博物館可藉由引入自造者文化,讓博物館成為與大眾之間,甚至讓大眾可以自行分享、交流、創造的空間與載體。藉由博物館與大眾的共同蒐藏、研究與策展(co-curating),可能翻轉傳統博物館物質文化的蒐藏、研究、溝通的直線模式,轉變為博物館與大眾共同蒐藏、研究的自造者文化。 日本東京國立科學博物館展示的產業物件(顏上晴 攝影)   本屆會議五場次的論文發表中,兩場次聚焦於永續發展,分別為「永續博物館」(Sustainable Museums)與「永續遺產」(Sustainable Heritage)。另三場次則是「新博物館觀念與角色」(New Museums Concepts & Roles)、「吸引觀眾」(Engaging Audiences)與「生態學與自然科學溝通交流」(Communicating Ecology and Natural Science)。會議的參與者多為科學博物館、技術博物館與科學中心的從業人員。筆者於「永續博物館」場次發表論文「科學博物館永續發展之實踐:臺灣經驗」(Practices 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Museums: Taiwan Experiences),介紹臺灣的博物館在永續發展的四面向(環境、經濟、社會與文化)的實踐情況,並提出博物館推動永續發展的建議。 顏上晴副教授於CIMUSET年度會議發表論文「科技博物館永續發展之實踐:臺灣經驗」(王蕓瑛 攝影)
2020/06/26
國際考古和歷史博物館在討論什麼?橫跨過去、現在、未來的對話
國際考古和歷史博物館在討論什麼?橫跨過去、現在、未來的對話
作者/攝影:吳昭潔(國立歷史博物館研究助理) 國際考古和歷史博物館及藏品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ttee for Museums and Collections of Archaeology and History;簡稱ICMAH)2019年會在京都舉行。ICMAH參與者多為世界各地在歷史博物館、考古博物館或是考古遺址工作的從業人員。由於各地的歷史與考古樣態都不同,保存處理和展覽呈現的方式也大異其趣,因此ICMAH特別重視其成員的專業經驗,並鼓勵交流與跨文化對話,以幫助成員們了解過去、塑造現在和規劃未來。2019年度的議題為「重新思考博物館及當代考古學」,藉由選擇和當代相關的議題,激發彼此的討論、啟發及批判性的思考。 2019年會以三篇精彩發表揭開序幕,首先由Dominique Garcia發表「預防考古」(preventive archaeology)介紹法國考古預防研究中心(Institut National de Recherches Archéologiques Préventives;簡稱INRAP)如何藉由空間計畫和研究,搶先在發展工程影響到考古遺址之前,進行科學研究、與大眾分享研究成果。整篇發表概述了法國的考古現況,提出博物館與預防考古參與者之間關係加強的重要性。 接續Katsuyaki Okamura發表「當代日本的考古、遺址管理和博物館」,以實例介紹考古和遺址管理的增長如何影響日本博物館的發展?同時也提出當代考古學遇到的議題和挑戰,並思考在數位時代下,博物館是否還能成為考古學上的樞紐(hub)?是否應該由別的機構來取代? ICMAH成員參訪大阪歷史博物館:遺跡展示廊道   最後Shahid Vawda發表「邁向博物館內的研究、展示新觀係:運用考古與歷史方法達到公平正義的成果」(Towards New Research and Exhibition Relationships in Museums: Engaging Archaeological and Historical Methods for Just Outcomes)。以一項南非考古、歷史與人類學研究計畫為例,說明有別於前殖民時期博物館作為殖民權力的象徵,博物館如何發展與社區之間新的對話關係,開啟共同策展和公共知識的可能,並提供博物館一種新的定義。 ICMAH參訪大阪市立博物館及大阪城,了解大版如何推廣考古教育,並運用諸如磁磚裝飾、模型、AR等巧思,讓觀眾了解這片土地上曾發生的故事。
2020/06/24
遠古巨石之謎?新上榜的世界遺產—寮國川壙石罐平原遺址
遠古巨石之謎?新上榜的世界遺產—寮國川壙石罐平原遺址
作者∕攝影:杜士宜(國立故宮博物院南院處助理研究員) 2019年下旬,位於寮國北部川壙高原(Xiengkhouang Plateau)的巨石文化遺址「石罐平原」(Plain of Jars)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登錄為世界遺產,也是寮國境內第三處。 石罐平原得名於當地發現逾兩千個體積碩大的石罐,高度介於100至300公分間,口徑約70至100公分,其年代推測為西元前500年至西元500年間的鐵器時代。究竟為何會有這些巨型石罐?至今仍是未解之謎。川壙當地盛行幾種傳說,有人認為是遠古巨人的杯子,有人認為是西元5、6世紀一位君王下令製作,用來盛裝米酒以慶祝征戰勝利。1930年代法國殖民寮國期間,地質學家兼考古學家Madeleine Colani率先針對石罐平原進行系統性的調查研究,她推測這些石罐是當地先民喪葬習俗的產物,而石罐群的分布位置也與東南亞大陸古代貿易路線密切相關。對於這些石罐的具體功能、製作與運輸等問題,學界仍存在不同觀點,有待進一步的考古發掘與研究。 石罐平原二號遺址的石罐與石盤   現今列入世界遺產的石罐平原遺址,包含川壙省境內共15處地點,然而經考察發現與民眾通報而為人所知的巨型石罐遺址,實際上已有逾百處。囿於寮國政府在人員、物資與經費上的限制,以及該國北部仍存在60、70年代越戰期間,美國軍隊密集轟炸遺留的大量未爆軍火,安全性尚有疑慮,因此石罐平原已完成發掘研究並開放參觀的地區還相當有限。 目前石罐平原遺址之中,交通可及性最高、參觀設施最完善者,當屬一號遺址(Plain of Jars Site 1),區內規劃有指標系統、參觀步道、免費接駁車等,寮國當局與紐西蘭政府合作興建的遊客資訊中心也於2013年正式啟用,提供簡易的圖文展示解說。 石罐平原一號遺址入口處旁的遊客資訊中心 石罐平原一號遺址,除了數百個巨大石罐外,也隨處可見越戰期間遺留下的彈坑與壕溝。   此外,座落於川壙省行政中心豐沙灣(Phonsavan)甫於2018年底開幕的「川壙省立博物館」(Xiengkhouang Provincial Museum),也提供深入認識石罐平原的另一空間場域。該館是寮國、紐西蘭、澳洲政府及學術機構共同努力的成果,儘管展出的文物內容不算豐富,透過令人耳目一新的現代展示設計,以及寮、英雙語對照的說明,有助於國內外觀眾更加了解川壙高原的歷史人文樣貌,可說是當地近年來重要的公共文化建設。 寮國川壙省立博物館   石罐平原遺址與相關文物是東南亞鐵器文化的重要見證,其獨特價值已獲得普世肯定,然而目前有關的調查研究仍亟待發展,遺址的管理維護、詮釋推廣,乃至於周邊基礎建設,還存在很大的改善空間。寮國與國際上都期盼,登錄世界遺產不僅能為當地帶來榮耀,也能為文化遺產的保存維護挹注更豐沛的資源。
2020/06/17
雨霧、銅門、木瓜溪—第一屆「Phpah藝術聚」走訪速記
雨霧、銅門、木瓜溪—第一屆「Phpah藝術聚」走訪速記
作者:黃瀞瑩(台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理論研究所博士生) 「Phpah藝術聚」於2020年1月在花蓮縣秀林鄉銅門部落舉行,以藝術聚為名的系列活動,包含了三個面向:四位具有泛泰雅身分的藝術家所共構的地景藝術與行為展演、三位年輕工藝師與在地工藝匠師的共同設計,以及有關太魯閣族的家族史紀錄片《Mgaluk Tomong》放映會。 Phpah藝術聚舉行的時間為冬末初春,主要的展演空間為木瓜溪畔的銅門部落傳統祭場、兒路創作藝術工寮去年建成的竹屋,以及慕谷慕魚遊客中心前的草地。在雨霧濃重、冷氣團不時降臨的時節裡,Phpah的繽紛花開,呈現出的是一種安靜的潑灑、低限卻存在感強烈的姿態。 在地景作品〈曬田〉中,林介文透過集體創作的號召,指認出跨部落、跨族群的「編織社群」正在各地萌生運作,同時亦招喚舊時部落的魔幻時刻—在春暖花開的日子裡,家家戶戶會把櫥櫃裡的老布披掛出來晾曬,燦爛的文化風景根源於日常的生活需求,攸關文化存有的實踐、記憶與態度在此合而為一。 林介文作品〈曬田〉(陳思宇 攝影)   兒路創作藝術工寮成員鐵木.巴紹,將其近年來沉浸於傳統藤編所內化的身體感,轉移成作品〈八嶺〉的密織結構,透過鐵絲實行的編織意志,使「編織」的感性形式轉化為堅實的質量,呼應著鐵木的身體力行—對於傳統技藝熱切的填補與追讀,讓所謂的傳承成為一種充滿張力的內在場域。 鐵木.巴紹作品〈八嶺〉局部特寫(陳思宇 攝影)   宜德思.盧信的作品〈原生〉使用了絲線、羽毛等元素,自樹枝間垂掛而下的輕盈作品在雨霧的祭場中,彷彿成為當下時空維度的一道裂隙。除了樹生石生的起源傳說之外,還有一部分是關於泛泰雅族群一個隱晦的傳統習俗—在不得不選擇離去的時刻,族人會披上織布、盛裝完整,選擇一棵樹作為其最終的歸所,樹生樹死,讓在世時間成為一個循環。 宜德思.盧信及其作品〈原生〉(陳思宇 攝影)   紅色與編織等元素重複出現在三件地景作品中,藝術聚的策劃者東冬.侯溫表示,這些共通點是在作品裝置完成後才發現的巧合,並不是事前的規劃,但確實隱隱呈現出太魯閣族群潛在的文化分享域—由太魯閣族(Truku)的紅所纏繞出的記憶,包含了集體的起源傳說、家族遷徙,直至因國家機器而引發的戰爭犧牲、部落重組。Rngrang Hungul和陳安琪所拍攝的紀錄片《Mgaluk Tomong》補足了上述的時間脈絡,透過不同家族對於遷徙、起源地的敘述,碎形化地呈現構成當下部落的複雜路徑,體現了太魯閣族以家族為認同單位,而在各個家族的內部亦潛藏著歷史的糾結之處。 如同冬東.侯溫所說,在第一屆「Phpah藝術聚」中,團隊選擇先聚焦於部落內部,搭建出一個當代的觀點與距離來照看部落內部的複雜處境,而這個過程本身可能就具有某種療癒性。在2月16日的終場活動中,行為藝術家林安琪從背籃中倒出幾顆地瓜,將一顆地瓜削皮、削肉直至全無,又將剩餘的地瓜列隊種回灑滿皮肉的泥土中,然後在拋接地瓜的單人遊戲中帶大家走一圈傳統祭場,重又將一顆被削皮的裸瓜如碑石般安置在填滿地瓜的土槽頂端。犧牲、共生、重生,在木瓜溪畔構成了時間與記憶的循環節點,或可作為Phpah藝術聚在2020年的一個暫時註記。 林安琪的現場行為演出(黃瀞瑩 攝影)   本文同步刊登於中華民國博物館學會國內外資訊
2020/06/15
接地氣的博物館!印尼「WAKARE MUSEUM」訴說土地的故事
接地氣的博物館!印尼「WAKARE MUSEUM」訴說土地的故事
作者:張筱翎(前竹圍工作室社群與公關經理) 「WAKARE MUSEUM」是由印尼藝術團隊Jatiwangi art Factory(以下簡稱JaF)規劃,與當地Wates社區居民、佩利塔哈拉潘大學(Pelita Harapan University)建築系師生合作打造的社區歷史博物館,座落在社區活動中心外的空地。第一眼觀察其外形,像是一座土造紀念碑,而它實際的功能確實也是如此,紀念一段居民與印尼空軍爭地的歷史。   道別的歌曲成為唯一證據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印尼爪哇Majalenka市被日本空軍佔領,包括Buntu、Beber、Beusi、Pilang、Salawana、Cibogor、Kampek這七個區域,並在Wates區外建立空軍基地與停機坪,居民們因而紛紛走避,將竹子與茅草製作的房屋扛起搬至鄰近的村莊。事實上,Wates區並非日軍佔領的七個區域,但印尼空軍卻主張其也包含在日軍佔領地中,經過長期抗爭及劃界後,居民才逐漸收復屬於他們的土地,直至今日雙方人馬仍在爭論土地所有權。會抗爭至今是因為居民沒有強而有力的證據,指出Wates區在戰爭期間並非為日軍所用,唯一證據是一首當地傳唱的巽他語歌曲「WAKARE」,意即日文的「道別」(別れ)。歌詞中提到了日本空軍佔領的七個區域,明明Wates區不包含在內,卻也得被迫遷離。JaF中有人組成樂團「HANYATERRA」翻唱這首民謠。 建築系學生與JaF於WAKARE MUSEUM合影(張筱翎 攝影)   搬屋節開幕的WAKARE MUSEUM JaF在研究社區歷史時發現了這段故事,希望讓它長久流傳下去,與Wates社區居民討論後,決定成立社區博物館,其名稱「WAKARE MUSEUM」就源自這首民謠。材料使用日本空軍佔領的七個區域加上Wates區的土,以及磚塊、水泥,邀請建築系師生共同打造,只花了約半個月即完工,在2019年10月JaF與社區共同舉辦的「搬屋節」(Hari Gotong Rumah)盛大開幕。 「搬屋節」已舉辦了五年,紀念1943年日本空軍佔領當地而導致居民搬離村莊的歷史,這一天居民會儀式性地扛起茅草與竹製房屋祝禱,在街道上跳舞、共餐,一起合唱「WAKARE」這首具象徵意義的民謠。JaF希望故事不僅能流傳,也希望集中居民的向心力,讓政府看見大家捍衛家園的決心。 搬屋節當日所有居民共襄盛舉(來源:Jatiwangi art Factory)   紅土文化的城市意象 「WAKARE MUSEUM」用土打造、說土地的故事,顯現當地與土的關係密切。事實上,博物館位於印尼爪哇島上最大的瓦片製造城市Majalenka,JaF在當地推行五年的「紅土城市」(Kota-Terakota)計畫,希望透過當代藝術進入社區產業,提升居民的歸屬感與在地產業能見度,例如:每年夏季舉辦搬瓦工人健美比賽、與在地小農合作發展果汁品牌、千人敲瓦片吹陶笛等。 搬瓦工人健美比賽(張筱翎 攝影)   2019年由JaF主辦的印尼陶藝雙年展(Indonesia Contemporary Ceramic Bienalle)是整個計畫的起點,也是未來當地陶土文化長期發展的立基點。雙年展突破以往展覽形式,以各式社區活動與駐村計畫為軸心,邀請國際與印尼本地藝術家進駐創作。 竹圍工作室2019至2020年也與JaF合作國際藝術進駐交換計畫,選送台灣陶藝家黃偉茜前往駐村創作,駐村期間與當地學校合辦鳥笛製作工作坊。2020年,JaF將以「收穫能量」(Harvesting the Energy)為主題發想年度計畫,想感受紅土城市氛圍的大家可以期待一下! 台灣陶藝家黃偉茜駐村創作《慢》(來源:黃偉茜)   本文同步刊登於中華民國博物館學會國內外資訊
2020/06/12
史前人類怎麼生活?南科考古館展演舊石器文化
史前人類怎麼生活?南科考古館展演舊石器文化
作者∕攝影:田偲妤(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碩士生) 逛博物館時,你對玻璃櫃內的文物和解說有什麼感受呢?原來史前人類是這樣生活的啊!這可能是很多觀眾的第一反應,是一種驚奇勝於理解的反應。史前人類的生活觀如何?為什麼需要製作這些工具?石刀、石斧、鑿形器等工具是怎麼製作及使用的?跟當代社會有什麼關聯?2019年12月15日,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南科考古館有一場特別的展演活動,來自日本的雨宮國廣老師演示日本舊石器繩紋文化(約1萬年前至西元前1世紀),讓觀眾實際體會史前人類的生活,思考史前文化為當代社會帶來的啟示。 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南科考古館外觀   當雨宮老師一現身,你馬上就知道這不是一場普通的展演。老師身穿鹿皮、羊皮製成的獸皮衣,獸皮來自遭路殺的動物,一副活生生舊石器繩紋人模樣,而他也真的在富士山腳下過著原始的生活。只見老師身手矯健地攀上樹,對著樹下圍觀的小朋友大喊:「我要下去囉!但你們不要把我吃掉!」接著他從地上撿起一顆石頭、一根樹枝,在地上大力敲擊:「對你們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對原始人來說,最重要的是生命!」 雨宮老師身手矯健地攀上樹,模擬史前人類的生活情景。   住在都市過著便利舒適生活的我們,很難體會史前人類的生活情景,生活在充滿野獸與天災的大自然中,人類無時無刻面對著生命的威脅。然而人之所以與動物不同,在於人會思考如何利用身邊的素材生存下去,隨處可見的石頭和樹枝就成為最初的存活工具。 為了讓工具不易斷裂、容易使用,人類開始改良工具。雨宮老師示範如何磨尖蛇紋岩製作石斧,斧柄來自紅淡比樹枝,苧麻纖維則能製成粗繩。粗繩將石器纏繞在樹枝上後要泡水,泡水後的繩子會膨脹,讓石器和樹枝更加緊實、不易脫落。 蛇紋岩、紅淡比樹、苧麻製作的石斧,讓史前人類在工作上更加便利快速。   有了工具後的人類就從此過著快樂的生活嗎?雨宮老師提出兩個關鍵字「心」和「速度」,歷史告訴我們事情並不簡單。有了工具的人類卻被自私的心吞噬,工具變成武器,尤其進入鐵器時代後,一連串的征戰與殺戮構成了我們的文明世界。因為征戰需要生養眾多人力,可以穩定生產糧食的農業取代採集漁獵,日漸精良的工具加速了農業、工業、科技的發展,卻導致大自然被無情地破壞,最終導致今日地球的生態浩劫。 雨宮老師在白板上畫出心目中美好的地球,一處自然萬物共生共存的美好天地。   如果我們可以將工具用在好的地方,放慢我們汲汲營營的生活態度呢?雨宮老師在白板上畫出心目中美好的地球,一處自然萬物共生共存的美好天地。一個小時的展演過程中,雨宮老師身體力行地示範史前人類的行為、石器的製作與使用,並積極地與觀眾互動,藉由觸摸石器、嗅聞獸皮的氣味、石器砍伐木頭時飛濺的木屑與巨大的聲響,這些刺激感官的體驗,再搭配館內的展覽,加深了觀眾對史前文化的認識。 觀眾實際體驗用貝殼做的斧頭砍樹 史前人類就地取材製作工具,石頭、貝殼、獸骨等是常見的素材。圖為南科考古館動物交響曲特展的動畫說明。
2020/06/10
從博物館出走吧!來趟雪梨岩石區徒步之旅
從博物館出走吧!來趟雪梨岩石區徒步之旅
作者∕攝影:劉宣欣(澳洲西雪梨大學翻譯研究所碩士生) 澳洲的歷史可說是從雪梨開展,市區博物館林立,舉凡各領域的收藏應有盡有,其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便是從蘇珊那房舍博物館(Susannah Place Museum)展開的岩石區(The Rocks)徒步之旅。   出發!從博物館延伸的徒步之旅 岩石區多斜坡地形,遍布以砂岩建成的古老建築,又因鄰近雪梨海港大橋,是觀光客熱愛的景點,週末市集更是一大特色。怎麼也沒想到,這樣以觀光為重的城區,竟然隱藏如此豐富的歷史遺址!想要了解岩石區的歷史文化,你可以參加岩石區徒步之旅,旅程的起點始於蘇珊那房舍博物館。 蘇珊那房舍博物館由四幢房屋構成,為一處展示雪梨早期生活的地方館,隱身在商業大廈和高樓飯店之間,展現這座城市對文化保存的善意。從蘇珊那房舍博物館出發,導覽員帶領旅客進入其中一戶人家,這裡早期是一家雜貨店及工人住所,踏入房舍便是客廳,斑駁的壁紙、老舊的沙發和桌上出土破碎的瓷器,保留當時的生活樣貌。遊客能坐在沙發上,聽導覽員深入淺出的講解,彷彿看見過去的住戶在屋裡來來去去的身影。 蘇珊那房舍博物館外觀,其入口位於四幢房屋右側小門。   漫步在原汁原味的遺跡現場 徒步之旅圍繞著岩石區的歷史遺址,是從博物館延伸而出的旅程,走在街道間感受真實的在地風情。下一站抵達博物館斜前方的「大挖掘考古教育中心」(The Big Dig Archaeology Education Centre),這處位於坎伯蘭街(Cumberland Street)及格洛斯特街(Gloucester Street)交接處的遺址,可回溯至1795年,是早期囚禁犯人的牢房。此區早期是歐洲移民及澳洲原住民加迪加爾人(the Gadigal people)的活動區域,整個場域保存房屋建造初期的格局,導覽員沿途以當時的街景照片幫助旅客了解此區的演變。沒有刻意築起的參觀動線,而是讓旅客親自走入現場,追隨前人的生活足跡,在轉角巷弄中回味歷史。 大挖掘考古教育中心一角   與大樓共生的地下建築遺跡 徒步之旅的終點是位於米勒角(Millers Point)社區的「風車街房舍遺址」(Windmill Street Cottage),這是個與住宅大樓共生的地下建築遺址,旅客能親自踏在原始的磚土上,看見舊時居民賴以為生的水井。導覽員表示此處遺址是建造上方住宅大樓時,挖地基意外發現的,建築師決定將如此具有歷史意義的景象完好保存,再往上建造原訂的建案。能在商業與文化保存之間取得平衡,除了要對文化有一定的敏銳度之外,更需要格外的心思和善意來維護,值得我們效法和深思。 沿走道步入地底參觀風車街房舍遺址   本文同步刊登於中華民國博物館學會國內外資訊
2020/06/05
打開藏寶黑箱—迎向新時代的「透明」博物館
打開藏寶黑箱—迎向新時代的「透明」博物館
作者:詹憶琳(國立臺灣大學藝術史研究所 研究生) 所謂「透明度」(transparency)以經濟活動來說,是指揭露的資訊越多越好,通常指的是政府、銀行與其他企業能夠針對自身的財務狀況,為大眾提供更多、更好、更詳細的資訊。 2019年9月圓滿落幕的ICOM京都大會,「透明度」是郭勤遜博士(新加坡亞洲文明博物館前館長)在新博物館定義圓桌會議中的簡報主題。郭博士認爲,現代博物館應該捨棄過去黑箱「收藏寶盒」的角色,開放博物館内種種運作及決策。透明度是一個組織達到善治(good governance)的基本條件,致力於拉近博物館與當地觀眾的距離。然而透明度對博物館經營也有不便之處:博物館在資訊開放下,必須承受大眾的關注、審查的壓力。 新加坡亞洲文明博物館郭勤遜前館長認為,現代博物館應該追求「透明度」,捨棄過去黑箱「收藏寶盒」的角色。圖為亞洲文明博物館所在的皇后坊大廈歷史建築。(來源:wikipedia)   筆者於國際城市博物館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ttee for the Collections and Activities of Museums of Cities;簡稱CAMOC)再次遇到關於透明度的討論,但是這一回透明度以另一種形式呈現:「脆弱性」(vulnerability)。簡報由荷蘭阿姆斯特丹博物館(Amsterdam Museum)後博士生Csilla Ariese發表,主題為阿姆斯特丹博物館以社群包容性(inclusivity)為軸心的去殖民作法。Ariese博士認為,博物館應該接納自身的脆弱性,開放讓自己受批評、譴責、傷害的可能,這樣才能真正地容納並服務當地觀眾。 Csilla Ariese博士發表主題〈荷蘭包容去殖民化的實踐:以阿姆斯特丹博物館與其他為例〉(The Netherlands Inclusive De-colonial Practices: From the Amsterdam Museum and Beyond)提出博物館擁抱脆弱性的重要。(詹憶琳 攝影)   「透明度」與「脆弱性」是一體兩面的現象,無論從何者切入,新時代博物館都必須邁向一個可以讓大眾檢視並參與的模式。   本文同步刊登於中華民國博物館學會國內外資訊
2020/06/03
進擊中的私人美術館?從上海西岸談中國當代藝術發展趨勢
進擊中的私人美術館?從上海西岸談中國當代藝術發展趨勢
作者:李亦晟(TACPS臺灣文化政策研究學會國際長) 私人美術館是20世紀藝術發展的一大趨勢,亞洲各國近年來競相以興建美術館等文化建設,作為展現文化實力的競爭潮流。自2015年開始,中國各地民營美術館、藝術中心可稱得上是方興未艾。根據上海市文廣局2017年12月的統計顯示,2012年上海的美術館和博物館為34家,至2017年12月增加至82家,成長幅度為130%、近四分之三為私人美術館,並且有不斷上升的趨勢。 私人美術館的興起與拍賣市場具有相當直接的關聯,藝術藏品的種類除了反映藏家的個人品味,也直接指涉藝術家的市場需求。全球領先的藝術市場資料庫Larry’s List曾在2016年聯合Art Market Monitor of Artron(AMMA),訪問超過160家由藏家成立的美術館,發現最廣泛收藏的藝術家依序是Andy Warhol、Anselm Kiefer及Gerhard Richter、Damien Hirst、Cindy Sherman、Olafur Eliasson等。最受歡迎的亞洲藝術家則為白南準及艾未未。 2012年7月,龍美術館、余德耀美術館落戶徐匯濱江,標誌著「西岸文化走廊」品牌工程正式啟動。(李亦晟 攝影)   從中國西岸最具代表性的余德耀美術館及龍美術館來看,其藏品或是國際展覽也都高度呼應以上的名單,前者承辦中國首場的Alberto Giacometti雕塑個展,以及與巴黎Picasso博物館聯合策劃的展覽。龍美術館也策畫多個國際大展,包含Olafur Eliasson個展、James Turrel個展等。另外,去年法國龐畢度藝術中心也與中國西岸集團(West Bund Group)合作,推出為期五年,坐落於黃浦江邊的「西岸美術館」合作計畫,帶來更多跨域的國際性藝術競態。 西岸美術館與法國巴黎龐畢度藝術中心簽署為期五年的展覽合作,包含3檔常設展、約10檔特展。(柯秀雯 攝影)   西岸藝術中心的優勢主要在於結合美術館與自貿區,出現「自貿區+藝術品+互聯網+金融」的運營模式。一般來說美術館打算做國外藝術展,就要遵守中國海關的規定,繳納相當於藝術品價值24%的保證金(該保證金將在作品運出中國海關後予以退還)。然而上海西岸透過其自由港與海關特殊監管內保稅區域的特點,降低國際藝術品展覽稅收和保證金墊付的資金成本,同時也開放保稅藝術倉庫,允許收藏家和博物館免稅存儲藝術品,並可以提領最多六個月的期間作為展覽之用。 西岸藝術中心主館(藍敏菁 攝影)   西岸藝術中心旁的上海國際藝術品交易中心(柯秀雯 攝影)   然而西岸的開發也時常為人詬病其高度的資本主義,尤其是將美術館置於巨型文化商業綜合體之中,連結地產建設和購物中心,意圖實現產業聯動帶來收益。此外,其運作的過程也彰顯高度的政府主導特色,並對海外藝術展覽有著嚴格的審批制度,未經指定行政部門批准,任何藝術機構不得舉辦國際展覽。 總而言之,相較於公立美術館,在私人美術館背後所隱藏的創辦者個人色彩與經費彈性化,是否意味著能帶來更多的開放價值和創造力?當中所體現的營運思維、策略手段及潛在挑戰,皆是值得關注的現象。
2020/05/29
浪漫化的大館—香港警政建築活化與歷史展示的真實性
浪漫化的大館—香港警政建築活化與歷史展示的真實性
作者∕攝影:陳瑋彤(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碩士) 大館,原名為中區警署建築群,位處香港島中區的核心地段,其歷史可追溯至19世紀中葉,由前中區警署、中央裁判司署及域多利監獄組成,1995年被列為法定古蹟。2008年香港政府與賽馬會合作推行活化計畫,歷經10年維修及建造工程後,於2018年5月開放參觀。除了修復原有建築物,還加建了「賽馬會立方」與「賽馬會藝方」作為藝術展演之用,由瑞士建築事務所Herzog & de Meuron設計,立面以回收鋁打造,展現環保概念。作為備受關注的古建築保育項目,大館於2019年獲頒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區文化遺產保護卓越獎項。然而,在觀賞建築及其展覽的同時,也要留意思考歷史再現的真實性。 《暴動法宣告》:督察宣讀,警告群眾非法集結的後果,中文附有廣東話的羅馬拼音,以便外籍駐港人員使用。耳機播放著老外以不純正的口音朗讀內文,引人發噱。   大館在處理歷史性的展覽上,採用輕鬆幽默風格。2019年5月25日至9月22日期間,大館舉行「大館101」專題展覽,策展單位選取了101件與中區警署建築群相關的物件,講述工作和生活的故事。該展注重可親近性,展品以仿製品為主,觀眾可近距離觀看及拍照,甚至觸摸。展間分為三個區域,約500平方米,委托製作的「一口設計工作室」以幾何圖形抽象的方式重新詮釋歷史現場,以鮮明的顏色劃分報案室(藍色)、域多利監獄F倉(綠色)、法庭(黃色)和入境事務處(白色)等模擬場景,希望跳脫歷史物品老舊單調的灰色。展覽互動性強,參觀者可扮演警員、獄吏、囚犯、太平紳士(由政府委任巡視監獄的民間人士)及市民等5種身分,在入口索取活動手冊和鉛筆,打卡記錄逐次體驗,沿著地上標示的交錯路徑,完成各種任務。 「大館101」展間鳥瞰,展覽頗受親子觀眾歡迎。 參觀者在入口索取活動手冊和鉛筆,沿著地上標示的交錯路徑,完成各種任務。   展覽甫開始不久,香港「反送中」運動便揭開序幕,如今展覽已經結束半年,社會事件仍未見止息,在香港政府呼籲「同心抗疫」的同時,警民關係卻每況愈下。香港教育學院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何家騏指出,「親政府、疏民眾」是殖民遺留的警政民關係。早期英國委派曾在殖民地有軍事或警務工作經驗的人擔任領導,從其他殖民地引入一些下屬,再招募本地人當前線人員,組成治安維持隊伍,以保障英國人在當地的利益。故此,香港警隊的成立不需要依賴市民的支持,一直維持自上而下的官僚架構。2014年雨傘運動和2016年旺角革命發生激烈的警民衝突後,政府銳意加強武裝,同時透過教育和公關,欲改善市民對警隊的觀感,當中歷史文物和藝術是否成為政權「洗白」的工具,值得觀眾留意。 展覽甫開始不久,香港「反送中」運動便揭開序幕,歷史文物和藝術是否成為政權「洗白」的工具,值得觀眾留意。(Photo by Joseph Chan on Unsplash)  
2020/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