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新訊

重溫置身舞池的快感!蘇格蘭V&A鄧迪分館探索夜店設計文化
重溫置身舞池的快感!蘇格蘭V&A鄧迪分館探索夜店設計文化
特約記者:戴映萱(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藝術策展碩士、藝術評論工作者) *本文圖像由蘇格蘭V&A鄧迪分館(V&A Dundee Museum)授權使用 夜店僅屬於年輕族群嗎?夜店只關乎音樂與酒精嗎?為了顛覆一般人對夜店文化的表面印象,蘇格蘭V&A鄧迪分館(V&A Dundee Museum)推出特展《夜狂熱:設計俱樂部文化》(Night Fever: Designing Club Culture)試圖向大眾揭開被視為次文化、反叛文化的夜店,是如何對設計與文化發展產生強烈的影響。 此展為英國首度完整探索夜店文化,爬梳了1960年代至今,從義大利、紐約、巴黎、曼徹斯特、倫敦、貝魯特到柏林夜店的設計變化。同時呈現來自愛丁堡、亞伯丁與格拉斯哥等地的傳奇夜店風貌,發掘蘇格蘭夜店文化與美國芝加哥、底特律及歐洲音樂之間緊密的聯繫。為了展現夜店文化的多元性,該展囊括影片、攝影、海報、傳單、時尚物件與重要文獻,搭配精心設計的燈光及音樂裝置,邀請觀眾重溫在舞池隨音樂搖擺的歡愉滋味。 展覽囊括影片、攝影、海報、傳單、時尚物件與重要文獻,爬梳了1960年代以來全球各地夜店的設計發展。(Courtesy of V&A Dundee Museum, Michael McGurk)   夜店是人們在夜晚遠離現實的場所,從紐約的「54號工作室」(Studio 54)到曼徹斯特的「莊園」(Haçienda),夜店一直以來是鼓勵實驗性與前衛設計的地方。義大利佛羅倫斯的「電子太空」(Space Electronic)是這項展覽的開端,這間於1969年開幕的夜店,由現代建築史上知名的前衛團體「Gruppo 9999」所打造,整體設計採用大眾傳播理論家馬素・麥克魯漢(Marshall McLuhan)的電子媒體變革作為概念,再加入紐約當時知名夜店「電馬戲團」(The Electric Circus)的設計元素,搞怪地將洗衣機和舊冰箱製成家具,並在天花板上裝置懸掛的降落傘,將一間舊發動機維修店搖身一變成風格奇異的前衛夜店。 義大利佛羅倫斯「電子太空」夜店,文獻攝影,1971年。(Courtesy of V&A Dundee Museum, Carlo Caldini, © Gruppo 9999)   同樣為展覽焦點的「54號工作室」是紐約在1970年代最傳奇的夜店,它不僅是夜店室內設計的始祖之一,更是普普藝術大師安迪・沃荷(Andy Warhol)的最愛!夜店的前身是一座被遺棄的劇院,設計師利用場地現有的戲劇設備,創造可移動的舞台佈景和燈光,如此戲劇性的舞池環境,賦予夜店空間具動態性且炫目的新興樣貌。除了透過文獻與物件一窺夜店崛起和鼎盛時期的狂歡派對樣貌,展覽同時探索夜店的現在和未來,展出倫敦夜店「聲音部」(Ministry of Sound)於2015年的整修設計圖,呈現這間24小時營業,結合共享工作室、健身俱樂部、音樂發行與活動策劃事業的多功能聯合場所,如何將當代夜店文化推至多元且淋漓盡致的程度。 美國紐約「54號工作室」是1970年代最傳奇的夜店,當時的賓客包括當紅明星、名流和藝術家。(Courtesy of V&A Dundee Museum, © Bill Bernstein, David Hill Gallery, London)   隨著音樂的高低起伏,於舞池熱情搖擺,分享著夜晚狂歡的娛樂分子……在新冠疫情爆發後,如此迷人的夜店景象是人們懷念的「日常」之一。對遭逢疫情期間三度封城、娛樂場所皆關閉的英國人來說,造訪這檔展覽是「重溫舞池」的難得機會。《夜狂熱:設計俱樂部文化》特展帶領觀眾重新認識夜店文化,歡迎在博物館中戴上耳機,再次隨著節奏搖擺起舞,期望能再次共享置身舞池的公共體驗。 除了文獻與物件的展示,展覽還特別設計燈光、佈景與音樂裝置,邀請觀眾戴上耳機,隨著音樂搖擺起舞!(Courtesy of V&A Dundee Museum, Michael McGurk)
2021/10/22
宣告閉館!博物館與觀眾之間的距離竟然更近了?
宣告閉館!博物館與觀眾之間的距離竟然更近了?
作者:羅楷盛(國立故宮博物院 助理研究員) 疫情來襲,博物館上線了嗎? 台灣於2021年5月19日宣布全國提升至三級警戒,為維護觀眾健康安全,博物館採取不定期閉館的營運模式,教育推廣活動也必須有所因應,暫停、延期等緊急措施成了藝文愛好者無可奈何的遺憾。國立故宮博物院南部院區遂調整活動型態,推出線上導覽、線上講座、社群媒體單元節目等,在防疫期間突破限制,拉近觀眾與博物館之間的距離。   線上活動—更靈活的學習規劃 《遠方的戰爭—清宮銅版戰圖特展》展至2021年12月26日,展出戰圖與戰事相關文物,同時藉此軌跡引領觀眾反思史實。本展甫開展時,正值博物館防疫閉館期間,線上教育活動應運而生。「遠方的戰爭—深度導賞」活動分為特展線上導覽與線上講座,兩單元透過視訊會議軟體整合為單場活動,把展廳、演講廳帶到無遠弗屆的網路空間,突破實體座位與防疫容留人數規範,帶來的不僅是觸及群眾多元化,更為原受限於時間、空間或行動不便者,帶來更彈性的博物館體驗。 「遠方的戰爭—深度導賞」結合線上導覽與講座活動(來源:國立故宮博物院南部院區官方網站)   線上活動也增進觀眾的互動意願,觀眾在聆聽導覽與講座時,能透過聊天室功能提供回饋,研究人員可以在不打擾主講者演說的同時即時回應,突破在實體演講中常受到時間所壓縮的互動提問環節。此外,在網路世界中,使用者具有對自我身分揭露的自主權,使觀眾更願意暢所欲言,這些回饋也將成為觀眾研究的重要依據。 《遠方的戰爭—清宮銅版戰圖特展》線上導覽影片畫面。策展人:國立故宮博物院 王健宇 助理研究員(來源:國立故宮博物院南部院區臉書粉絲專頁)   單元式節目—陪伴觀眾共進午餐 單元式節目「悠悠哉哉讀書會」由朗讀《故宮文物月刊》文章出發,於平日午間在官方臉書粉絲專頁直播,陪伴觀眾度過午休片刻,之後更陸續推出展廳導覽、文物專題等特別節目。「悠哉」的態度成為亮點,重新詮釋研究成果,轉化艱澀藝術史,零碎時光也能成為博物館教育的好時機。 悠悠哉哉讀書會第5集「文徵明倣趙伯驌後赤壁賦」直播畫面。主持人:國立故宮博物院 賴國生 助理研究員(來源:國立故宮博物院南部院區臉書粉絲專頁)   觀眾體驗回饋—找到最契合的參與途徑 從上述案例中,彙整觀眾於社群留言區的即時回饋,得知博物館線上活動具有以下優點:便利彈性、增進文物近用。透過數位存檔,線上活動可以永久存在網路空間,民眾能透過影像重播在任何時段與地點參與活動。方便之餘,更能促進文物近用,各類文物因應其材質有不同的展出限制與規範,當展期結束或換展時,導覽影片能持續滿足民眾對展覽或文物的學習需求。此外,另有特別的發現,例如影片中的後製字幕,有利於不方便聆聽聲音時觀賞;活動規劃除傳統的知識型演講外,風格截然不同的趣味型文物影片,皆收到正向的觀眾回饋,可見線上活動的普及對觀眾而言是一大福音,在眾多的選擇中,每個人都能找到最契合的博物館參與途徑。 悠悠哉哉讀書會第4集「《樹:從信仰到抒情特展》線上導覽」直播畫面。主持人:國立故宮博物院 周奕妏 助理研究員、羅楷盛 助理研究員(來源:國立故宮博物院南部院區臉書粉絲專頁)   遠距博物館的多元啟發 博物館對遠距教育的重視,在普世生活型態的改變下,同時也刺激了對身障人士的換位思考。如英國博物館協會(Museums Association)於2021年8月6日發表的專文〈研究發現,新冠疫情改善身障人士的博物館參與度〉,討論疫情產生的遠距工作、線上對談與數位資源供給,除了提升觀眾身分的認同感,滿足身障人士的遠距工作需求,居家辦公的普及也受到博物館重視。在當代科技支持下,博物館教育將無遠弗屆,疫情帶來的或許不只是緊急應變,更將促使博物館平權走向下個里程碑。
2021/10/18
見證修復的力量!貝魯特大爆炸受損之古玻璃器皿將由大英博物館修復
見證修復的力量!貝魯特大爆炸受損之古玻璃器皿將由大英博物館修復
特約記者:戴映萱(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藝術策展碩士、藝術評論工作者) *本文圖像由貝魯特美國大學考古博物館(American University of Beirut’s Archaeological Museum)授權使用 大英博物館(The British Museum)今年7月宣布,在歐洲美術基金會(TEFAF)的資助下,將負責修復2020年黎巴嫩貝魯特(Beirut)大爆炸中受損的8件古代玻璃器皿。2020年8月4日,近3千噸存放在貝魯特港口的硝酸銨引發大爆炸,當地的博物館皆受到嚴重衝擊,不少歷史文物慘遭震碎,貝魯特美國大學考古博物館(American University of Beirut’s Archaeological Museum)便是受災的博物館之一。 貝魯特美國大學考古博物館致力於研究並展示古羅馬、拜占庭和早期伊斯蘭帝國統治下的古代玻璃器皿。(Credit: the AUB Archaeological Museum)   貝魯特美國大學考古博物館致力於研究並展示古羅馬、拜占庭和早期伊斯蘭帝國統治下的古代玻璃器皿,該館距離爆炸地點僅約3.2公里,72件玻璃文物嚴重破損,僅有15件器皿有機會復原,而其中有8件適合送往大英博物館,由頂尖保存修復人員進行修復。其中,最古老的器皿可追溯至公元50至70年古羅馬帝國時期,由黎巴嫩當地生產的羅紋碗,其他則包括拜占庭時期的水壺、早期伊斯蘭帝國的燒瓶等。這批玻璃器皿呈現了黎巴嫩古代玻璃吹製技術的革命性發展,當時不同形式的玻璃器皿開始大量生產,成為一般家庭普遍使用的器具。 貝魯特美國大學考古博物館為2020年大爆炸案的受災博物館之一。在大英博物館與歐洲美術基金會的合作資助下,大英團隊將負責修復8件古代玻璃器皿。(Credit: the AUB Archaeological Museum)   本次大英博物館和歐洲藝術基金會的合作計畫,協助拼湊及修復這批破碎成數百個碎片的玻璃器皿。對修復團隊而言,這項工作並非只是將玻璃碎片重新黏回的簡單過程,還必須確保任何在玻璃上使用的物質不會造成間接損壞。修復過程還必須符合「可逆性原則」(reversibility),如此一來,若發現了另一塊碎片,修復人員便可將器皿重新拆開,又不會造成新的損壞。這樣極為複雜細緻的修復過程,起碼要花四個月的時間,屆時這批玻璃器皿將會在大英博物館展出,之後再送回貝魯特美國大學考古博物館。貝魯特古代玻璃器皿具有重要的歷史、藝術和文化價值,將它們盡可能恢復原狀並回歸母國,是災後癒合和復原的有力象徵。 修復玻璃文物是極為複雜且細緻的工作,起碼要花四個月的時間才能完成。大英博物館預計在修復完成後,將這批器皿以特展形式展出,最後送回原典藏館。(Credit: the AUB Archaeological Museum)
2021/10/15
揭開精心設計的巧思—奇美博物館攜手V&A帶你感受「蒂姆.沃克」的美妙事物
揭開精心設計的巧思—奇美博物館攜手V&A帶你感受「蒂姆.沃克」的美妙事物
作者:鄭珮庭(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碩士生) 「我認為攝影的意義在於觸動人心—我們熱愛攝影,因為那來自心靈真實的悸動。」這是攝影師蒂姆・沃克(Tim Walker)對其一生職志所下的註解。被譽為當代最富創造力的攝影師之一,沃克以其不仰仗電腦修圖、如夢似幻的超現實時尚攝影作品聞名,而這些華麗大膽的作品與幕後魔幻奇特的佈景,如今皆可在奇美博物館《蒂姆・沃克:美妙事物》特展(2021.7.31-2022.2.6)見到。 展覽的誕生源於2015年,沃克受英國V&A博物館邀請入館考察,並以館內典藏為靈感發展新系列作品,攜手策劃出這檔重量級展覽。該展在倫敦首展後陸續在世界各地巡迴,此次與奇美博物館的合作便是亞洲巡迴首站。 第一展區以長型的白盒子空間,展出沃克從業20多年來的重要攝影作品。(奇美博物館 提供)   本次特展劃分為兩大展區,展出蒂姆・沃克職業生涯近300件作品,除攝影、短片作品外,拍攝的道具佈景、激發創作的V&A館藏等皆在展覽中呈現。第一展區以長型的白盒子空間回顧沃克職業生涯的重要作品,沿著上方展牆滲下的乳白色裝飾為原先單調的展間創造生動與趣味感,而展區後方的神秘空間則以歐式居家風格佈置,展出沃克的人體攝影創作。第二展區分為十個單元,分別展出沃克於V&A藏品中獲取靈感的系列作品,如「光芒」單元的靈感來自16世紀彩繪玻璃窗的透亮色彩,「雲朵9」單元則展出在伍斯特郡草田中以南洋畫作及西洋棋為靈感的攝影作品。 第二展區「雲朵9」單元,呈現沃克以V&A典藏的南洋畫作及西洋棋為靈感的攝影作品。(奇美博物館 提供)   漫遊在攝影大師的思緒中—第一人稱說明道出創作歷程 有別於傳統博物館的說明牌,特展中的說明文字幾乎皆由蒂姆・沃克親自撰寫,「在我還小的時候,我會在花園裡佈置場景並拍照。我會想像出某個情景,然後想辦法做出場景、拍成照片;直到現在我還是這麼做。」、「尤其是透亮的紅色,讓我想起我的母親……對我而言,這個顏色代表回家。」以第一人稱視角道出創作歷程,使觀者彷彿進入攝影大師的思緒中漫遊。   一轉彎瞬間掉進異想世界—大量轉角、道具與佈景營造展間氛圍 此外,為完整呈現為數眾多的展品,館方巧妙地以大量轉角增加展示空間,並搭配主題、利用不同色彩創造出風格迥異的展間。如第二展區中粉嫩鄉村風格的「寶盒」單元,只需穿越一放置拍攝佈景的長廊,便進入螢光魔幻的「幼龍」單元,觀眾們往往一個轉彎就掉進另一個奇特的異想世界,而置放其中的巨大拍攝道具與真實佈景,更加強了展間的浪漫魔幻之感。 第二展區「幼龍」單元,以V&A收藏的鼻煙盒為靈感,拍攝時使用紫外光照明營造魔幻氛圍。(鄭珮庭 攝影)   靜態作品如何與觀眾互動?不容忽視的「聲音」元素 靜態的攝影作品該如何與觀眾互動、引人身歷其境?除採用攝影師的創作自述、設計風格奇幻的展間外,展廳中的「聲音」元素也是不容忽視的重要配角。本次展覽入口搭配流動彩虹投影的神秘回聲堆疊起觀展的期待與儀式感,第一展間歡快的圓舞曲則使人聯想到攝影師天馬行空的綺想,而第二展間「珍藏與維護」單元則可聽見修復工具的碰撞聲音。展廳的聲音不僅回應沃克在拍攝現場播放音樂的習慣,也幫助觀眾切換心緒投入欣賞不同單元的創作。 第二展區「珍藏與維護」向博物館典藏研究人員致敬。左側展示櫃中保存時尚鬼才亞歷山大.麥昆(Alexander McQueen)2005年的春季系列晚禮服。(奇美博物館 提供)   「當你有了一台照相機,總會有一個理由讓你去某個地方冒險。」蒂姆・沃克將探索V&A館藏期間所觸動的情感化為作品,而展廳精心設計的各項巧思也讓人感受到影像創作的懾人力量。奇美博物館《蒂姆・沃克:美妙事物》特展自策劃到引入,仰賴博物館工作人員與策展單位的溝通協作,無論是藏品的維護、展示還是空間的佈置規劃,呈現在觀者眼前的是一場超越現實的美妙冒險!
2021/10/11
整座城市都是我的博物館!德國奧爾登堡城市博物館閉館整修創新計畫
整座城市都是我的博物館!德國奧爾登堡城市博物館閉館整修創新計畫
作者:黃鈺娟(德國奧爾登堡大學博物館與展覽學系博士候選人) 奧爾登堡(Oldenburg;以下簡稱奧堡)是位於德國北方下薩克森州(Niedersachsen)擁有十五萬居民的大學城。2015年夏天,奧堡市長Jürgen Krogmann提出新城市博物館(Stadt Museum Oldenburg)計畫,希望可以透過博物館打造更開放、多元、包容的城市印象。改建計畫除了針對博物館外觀建築,也期待博物館能成為市民的對話空間。2016年計畫預算通過後,館內立即啟動「城市實驗室」(Stadtlabor),邀請公民共同發想對於新城市博物館的想像與期待。 執行改造計畫的過程中,剛好遇上世紀大疫情,但在全球停擺的2020年,博物館以找出新輪廓(neue Konturen)為主旨,舉辦的閉館前行「隱藏藝術計畫(The Hidden Art Project)」並未按下暫停鍵。該計畫串連在地「不知名」的藝術家們,以一連串的藝術行動,剖析並呼應疫情當下現況。計畫發起者之一Hauke Beck博士稱之為解析危機的藝術行動。除此之外,計畫裡另個引起筆者關注的是:博物館外牆突然消失的M字。有一天上街買菜經過博物館,發現外牆上「MUSEUM」字首的M字消失了,原來消失的老M也是藝術行動的一部分。1968年蓋的前棟展覽館即將拆除重建,原外牆上的鐵灰金屬製M字,在2020年底被拆下,換上充滿現代感且鮮黃粗體的新M字。館長Steffen Wiegmann博士表示:「拆下的M字並不會在瓦礫堆中消失,而會被博物館保留下來。」 消失的老M也是隱藏藝術計畫的一部分,拆下的M字將成為博物館的典藏。(Credit: Schriftzug Stadtmuseum mit fehlendem “M” © Stadtmuseum Oldenburg)   2021年3月,閉館整修計畫「博物館發現城市(Museum findet Stadt)」正式開始,館方將展覽及活動以不同樣貌,帶到在城裡各個角落與各種活動慶典中。6月12號至8月14號期間,博物館計畫辦公室座落在商店街招租中的店面裡,展示互動式市民意見表達展覽,以新城市博物館想像與期待為主軸,讓市民用不同的表達方式,將意見帶進改建計畫內。11月計畫辦公室預計移動到下一個市區的閒置空間,進行另個活動展示。 奧堡市中心商店街。橘色店面原為大型連鎖服飾店,因受疫情影響而結束營業,城市博物館計畫辦公室暫時落腳於此。(黃鈺娟 攝影)   「帶你的橘色物件來」是其中一站,展示版上提到:「橘色是博物館整修閉館期間的代表色,也是德國七〇年代的時代色,更是奧堡的城市色。」館方請市民帶來家裡是橘色,且對自己有意義的物件,並和物件主人簽立借展合約,用拍立得拍下物件影像,請物件主人在登錄卡寫上名字及簡單的描述。 互動式展覽「帶你的橘色物件來」。展架上有蒸蛋器、噴漆、文件夾等物件。(黃鈺娟 攝影)   「你的城市、你的博物館、你的希望」展覽互動站裡,市民則可以畫或寫下自己對城市、博物館的想像與願望。有民眾寫下:「希望可以更永續、更環保、更多元、更包容。」有小朋友寫下:「希望可以有更多給我玩的地方。」 博物館新典藏:往年會出現在十月慶典上的Mecki刺蝟和他的驢子。(黃鈺娟 攝影)   另個互動式展覽以意見投票呈現,邀請民眾從十個選項中,選出對城市博物館未來樣貌的願景,投票選出的前三名是:「希望是個充滿新奇的地方、是個既現代又歷史的地方、是個可以探索的地方。」除此之外,展覽的另一端展示著人形大小、名為Mecki的刺蝟和他的驢子。這兩隻動物人偶是博物館新入庫的物件,他們在五〇到九〇年代間,每年都會在十月城市慶典登場,在奧堡長大的人幾乎都在慶典上和他們合照過。城市博物館也藉此機會,募集當時的老照片。 展覽不只免費參觀,同時也是寵物友善空間。(黃鈺娟 攝影)   預計2024年5月重新開館的城市博物館,在閉館期間還會以更多不同的形式,持續活躍在城裡的每個角落,提醒大家找出和城市的連結,喚起那些屬於奧堡人的共同回憶,一起尋找老M的計畫持續進行中。
2021/10/08
當代生態方舟航向何方?從圈養繁殖到原棲地復育的跨國實踐
當代生態方舟航向何方?從圈養繁殖到原棲地復育的跨國實踐
作者/攝影:蔡穎昌(曼徹斯特都會大學動物園保育生物學碩士) 動物園是致力於活體生物保育、研究與展示教育的博物館,藉由館藏啟迪民眾對野生動植物與保育工作的認知,更遵循國際共同方針,兌現生態永續的承諾。動物園與博物館善用長久累積的各項資源及群眾支持,聯手防止第六次大滅絕。以下介紹兩間值得借鏡的機構及其瀕危物種保育計畫。   曼徹斯特博物館—轉化好奇心為保育動力 曼徹斯特博物館(Manchester Museum)隸屬曼徹斯特大學,是英國最大的大學博物館。除了作為校方及外來研究人員的研究機構外,也以自由捐款的方式開放一般民眾參觀。 自2001年開始,曼徹斯特博物館執行獨步全球的「狐猴葉蛙(Agalychnis lemur)」圈養繁殖計畫。野生的狐猴葉蛙族群遭受蛙壺菌的寄生,嚴重影響其生理機能,不幸在過去十年內減少了超過80%的族群。該壺菌更在短短二十餘年間,造成多種兩棲物種滅絕。目前該館已成功繁殖超過400隻個體,幫助世界各地的動物園建立衛星族群,以降低滅絕風險。 兩棲類方舟(Amphibian Ark)是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與世界動物園暨水族館協會(WAZA)一同發起的域外保育計畫。曼徹斯特博物館主要負責保育哥斯大黎加與馬達加斯加的瀕危兩棲類動物。(蔡穎昌 攝影)   除此之外,曼徹斯特博物館也透過展示教育,呈現地球上正發生的生物多樣性危機,積極建立民眾與展示議題的連結,提供具專業認證的行動基準及捐款計畫,鼓勵民眾將好奇心轉化為實際的保育動力。   曼徹斯特博物館在活體展示樓層的首個展缸,精心布置了一座垂死森林,藉此向民眾傳達森林砍伐對生態造成的影響。(蔡穎昌 攝影)    曼徹斯特博物館向民眾推廣保育贊助計畫,全額資助巴拿馬利莫薩斑足蟾的復育計畫,體現了與民眾一起守護生物多樣性與永續性的願景。(蔡穎昌 攝影)   安特衛普動物園—最大化物種存續希望 比利時安特衛普動物園(Zoo Antwerpen)創立於1843年,是現存最古老的動物園之一,雖然面積僅有10公頃,卻因為其超凡的圈養技術,以及斐然的保育成就而聞名世界。 安特衛普動物園不只是單純的動物展示場所,還擔任禿鷲、金頭獅狨與㺢㹢狓等眾多珍稀物種的圈養繁殖計畫的發起人或協調者,更是多個跨國保育組織的重要夥伴。圈養繁殖計畫是一種為野生動物存續買保險的做法,幫助圈養個體經歷較完整的生命歷程,讓動物園在不影響野外族群的前提下,保有穩定且永續的展示來源,增加傳遞保育理念的機會。 寂靜森林(Silent Forest)小組,由關心亞洲鳴鳥的保育團體組成。安特衛普動物園也是成員之一,藉由技術支持、資源共享,以及棲地周邊的教育行動,超脫單一機構所在地限制,最大化鳴鳥物種的存續希望。(蔡穎昌 攝影)   為了讓觀眾了解科學研究對野外保育計畫的重要性,園內散佈多種特殊展示牌。例如,亞洲象展場前的展示牌,呈現印度的人象衝突問題,並講解動物園在當地嘗試的解決方法,讓民眾意識到現代動物園的保育職能,鼓勵一同加入守護動物的行列。 安特衛普動物園亞洲象展場前的展示牌,呈現印度的人象衝突問題,並講解動物園在當地嘗試的解決方法。(蔡穎昌 攝影)   防止滅絕危機,你我皆是生態方舟成員 動物園曾有一段黑暗歷史,一度仰賴動物商從世界各地獵捕野生動物,常為了抓幼獸而射殺整個家族,甚至導致族群滅絕。當今的博物館與動物園已成為保育動物的生態方舟,廣結合作夥伴,將影響力拓展到世界各地。近年來,社區、觀眾經營已成為顯學,勢必能協助動物園發揮前所未有的社會影響力,帶動民眾一同邁向和地球和諧相處的未來。
2021/10/04
向人民伸出援手!印度甘地紀念館走在社會援助最前線
向人民伸出援手!印度甘地紀念館走在社會援助最前線
作者:王琤雯(輔仁大學博物館學碩士) *本文圖像由印度甘地紀念館(Gandhi Smriti and Darshan Samiti)授權使用 奉獻在服務的生命最為豐盛。(Life spent in service is the only fruitful life.) —印度聖雄甘地 甘地紀念館(Gandhi Smriti and Darshan Samiti , GSDS)成立於1984年9月,是印度政府支持運作的自治機構,由印度總理擔任主席,任命代表人組成紀念館工作小組,另有政府部門的代表支持各項展覽與教育活動。該館擁有兩處館舍,一處是1969年各界為了紀念甘地百年誕辰而興建;另一處是甘地生前的住所,於1971年被印度政府收購,改建為國父紀念館。甘地(Mohandas Gandhi, 1869-1948)因年少曾在南非工作,深感印度人在南非備受歧視,回到印度後主張脫離大英帝國殖民,以非暴力不合作理念推行各項獨立運動。甘地的理念亦促成當時各國的獨立運動風潮,至今仍藉由紀念館持續散播其影響力。 甘地紀念館(Courtesy of Gandhi Smriti and Darshan Samiti)   什麼是不合作運動?走進紀念館體會先人的努力 甘地紀念館內部陳列甘地的塑像、生前使用的生活用品、房間原貌、遇刺後血衣,以及推行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的照片,走廊上亦陳列甘地留下的名言,供觀眾認識其生平與理念。該館亦運用數位影音技術與互動裝置,讓觀眾能身歷其境了解甘地的不合作運動內容,包含不向英國政府納稅、不入公立學校就讀、不購買英國產品、不擔任政府公職等,企圖讓政府進入癱瘓停擺狀態。館外還設有甘地遇刺殉難地與烈士亭,紀念參與獨立運動而犧牲者,每年10月2日的甘地誕辰紀念會更是印度盛事,已被聯合國於2017年定為「國際非暴力日」(International Day of Non-Violence)。 「我的生活即我的訊息」陳列室(Courtesy of Gandhi Smriti and Darshan Samiti) 甘地遇刺殉難地與烈士亭,圖為甘地誕辰151週年紀念活動。(Courtesy of Gandhi Smriti and Darshan Samiti)   向弱勢族群伸出援手!培育基本生活技能 雖然印度的種姓制度早已不合法,但社會上仍存在此傳統觀念,加上貧富差距懸殊,使得印度社會充斥社會階級難以流動的困境。甘地紀念館理解社會處境、遵循甘地所倡議的和平理念,進而成立「甘地教育中心」(Gandhi Smriti Educational Centre)向兒童、婦女及弱勢民眾推動一系列教育計畫,例如縫紉、刺繡、紡織衣物課程,仿效甘地以手紡機紡織印度土布作為衣著。其他課程包含幼兒保育、社區健康照護、食品自製技術及電腦操作等,幫助弱勢民眾擁有自我營生與照護的基本生活能力,不致流離失所而成為社會隱憂。 甘地紀念館也與政府各單位合作,例如文化部長即兼任甘地紀念館副主席,參與植樹等教育活動,更召開藝文領域重要議題討論會,引領文化部門落實政策執行。此外,也與獄政系統單位合作,安排紀念館工作人員前往監獄,發送眼鏡給視力不佳的受刑人,教導閱讀甘地書籍及繪畫等教材,向受刑人傳遞甘地所倡議的非暴力理念。 甘地紀念館與文化部人員共同推廣植樹活動(Courtesy of Gandhi Smriti and Darshan Samiti)   疫情下藝文場館能做什麼?適時走向防疫最前線 2020年以來,世界深受新冠疫情影響,印度國內疫情亦相當嚴重。甘地紀念館致力籌措經費,聯合各地衛生部門前進疫情嚴重地區,設置行動新冠肺炎篩檢站、發送口罩等防疫物資,幫助民眾降低染疫風險。同時甘地紀念館官網上更架設Covid Seva網站,供民眾查詢各地新冠疫情新聞、醫療院所病床資訊、緊急求助電話,以及最近的疫苗接種站等。甘地紀念館實際了解社會所需,聯合各方資源以執行社會教育與援助措施,許多作法值得他館參考學習。藝文場館在疫情期間能再為社會做些什麼?值得深思。 印度甘地紀念館聯合各地衛生部門,前進疫情嚴重地區,設置新冠肺炎行動篩檢站。(Courtesy of Gandhi Smriti and Darshan Samiti)
2021/10/02
開箱你的專屬博物館!歐美掀起博物館訂閱盒風潮
開箱你的專屬博物館!歐美掀起博物館訂閱盒風潮
作者:凌晨(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 新冠疫情肆虐,對於提供實體展覽、活動及服務來創造門票收入的博物館來說,無疑造成非常大的衝擊。博物館肩負著社會責任,同時也承受營運壓力,須採取創新的營運方式,才能突破疫情藩籬,將學習資源傳遞給居家防疫的群眾。近來多間歐美博物館致力匯集自身特點、應用成熟的電子商務模式,發展令人驚豔的「訂閱盒」(subscription box)服務。 訂閱盒商務模式是指賣家吸引客戶訂閱其產品,或提供客製化服務,讓客戶每月或特定時間收到商品/接受服務。有鑑於消費者樂於享受開箱拆盒的過程,期待新的生活體驗,博物館遂將策展的概念運用在小小的訂閱盒上,結合博物館展示、教育、文化消費等功能,開創出契合自身特點的訂閱盒,讓觀眾創造性地應用博物館資源。 美國俄亥俄州的哥倫布藝術博物館(Columbus Museum of Art)推出「盒子裡的工作室」(Studio in a Box)系列。其中,以美國黑人藝術家Aminah Robinson作品為設計靈感的盒子最受歡迎,能引導並鼓勵親子共同運用藝術家的創意視角來講述自己的故事。這款盒子還獲得Discover基金會贊助,捐贈給因疫情而失去收入或正在接受政府援助的家庭。  美國黑人藝術家Aminah Robinson的作品風格繽紛帶有童趣,圖為辛辛那提國家地下鐵自由中心展出的作品。(Image by PunkToad, CC BY 2.0, via Flickr)   科學類博物館也未缺席這波訂閱盒風潮,美國賓州的諾氏自然科學博物館(North Museum of Nature and Science)自主開發STEM訂閱盒,涵蓋太空、恐龍、海洋、農業、自然、地質6個雙月主題,內容物包括學習指南、學習活動包與當月線上教材,讓兒童動手體驗結合科學知識的迷宮、3D拼圖、史萊姆(Slime)、立體模型等遊戲式學習教材,讓家中好動的小孩沉浸在自然科學的世界。 諾氏自然科學博物館開發的STEM訂閱盒包含許多遊戲式學習教材。圖為孩子們正在玩玉米澱粉做的史萊姆。(Image by Alpha, CC BY-NC 2.0, via Flickr)   一些非營利組織和新創公司,也致力於將博物館濃縮在箱體大小的空間,提供寓教於樂的新體驗。成立於2015年的英國社會企業Museum in a Box,開發了一款小巧、友善、可聯網的語音導覽盒,只需將館藏相關物件的3D列印複製品或明信片等放在盒子上,附在其上的小金屬片(NFC)便會觸發相應的語音導覽、介紹館藏的故事。 英國社會企業Museum in a Box開發了一款感應式語音導覽盒。圖為倫敦塔主題盒。(Credit: Museum in a Box)   紐約新創公司MICRO則在官網上公開一份博物館DIY設計指南,對孩子深具鼓勵與啓發性。首先選擇一個能引起你共鳴的博物館主題,再逐漸深入探索你的想法,找到眾多想法之間的聯繫,最後創造出屬於你的博物館故事盒子,並反思及分享在設計過程中的心得。 紐約新創公司MICRO公開分享博物館DIY設計指南。圖為小男孩設計的月亮博物館。(Credit: MICRO)   疫情阻擋我們進入博物館的腳步,卻不能隔斷博物館與民眾的聯繫。各國博物館正在努力突破實體空間的限制,將博物館精華整合在方寸的盒子中,為居家學習的親子們提供別開生面的博物館新體驗。
2021/10/01
今天又路過哪些歷史場景?愛爾蘭攝影展從日常街景回顧無情戰火
今天又路過哪些歷史場景?愛爾蘭攝影展從日常街景回顧無情戰火
作者/攝影:羅苡瑄(現居於愛爾蘭之平面設計師) 城市中的藝術綠洲—愛爾蘭克勞福德美術館 在跨國企業的帶動下,愛爾蘭有了「歐洲矽谷」的美名,而位於愛爾蘭南端的科克市(Cork City),隨著蘋果、亞馬遜等國際大廠進駐,成為愛爾蘭的經濟發展重鎮。繁華的市中心有一棟古典建築,古色古香的紅磚瓦、高聳尖塔與大樹綠蔭相互輝映,那正是科克市鬧中取靜的藝術綠洲—克勞福德美術館(Crawford Art Gallery)。該館最早為建於1724年的海關辦公室,1830年轉為皇家科克學術機構(科克大學前身),1850年後則由府立設計學院、南肯辛頓大學部分單位等進駐,並於19世紀初開始收藏藝術作品,直到1979年學校搬離並正式成立美術館。如今累積超過3千件典藏,最著名的收藏為1818年羅馬梵蒂岡博物館之希臘和羅馬雕塑鑄件,每年吸引超過25萬人次入館,致力於愛爾蘭歷史與當代視覺藝術推廣。 克勞福德美術館(Photo by coisceim, CC BY 2.0, on Flickr)   以影像施展時空魔法,重返愛爾蘭獨立戰爭 克勞福德美術館的夏季特展《致那些無人知曉的故事(For Those That Tell No Tales)》,邀請愛爾蘭藝術家達拉・麥格拉斯(Dara McGrath)用影像觸及愛爾蘭人心中的痛—「愛爾蘭獨立戰爭」。這場發生於1919至1921年間的戰爭,雖然成功讓愛爾蘭獨立建國,卻也造成多人死傷、無數家庭破碎。從事攝影工作超過15年的麥格拉斯,擅長應用攝影作品探討「時」與「空」的關係,以相機捕捉曾發生歷史事件的當代場景,藉由無聲的影像訴說一個個真實歷史事件。 鮮黃牆面搭配黑色文字的視覺設計,如同詼諧的照片中帶有深沉的故事。觀眾可從攝影作品建立第一眼的直觀感受,再藉由文字了解每個場景背後的故事。(羅苡瑄 攝影)   一張日常街頭寫真,是無知的快樂、還是心碎的歷史 麥格拉斯拍攝了60多張科克市的日常街景或知名風景,照片中有趣味的塗鴉、孩子嬉鬧的背影,看似和諧的照片下卻寫著:戰爭當年,街角一位有志青年加入共和軍保衛國土,在19歲的青春年華中彈身亡。另一張照片是佈滿歡樂慶生氣球的房間,一旁卻寫著:那年一位老婦人在慶生宴會上,被硬闖入家門的士兵嚇到,以致當場心臟病發身亡。一張張看似平凡無奇的照片背後,卻是無情戰火下令人不勝唏噓的真實故事。當你知道了這些故事,下次再經過這個街角、看到同樣的塗鴉,會是什麼心情呢? 在這矗立著趣味廚師模型的街角,一名青年正玩著滑板。殊不知1920年7月18日,有位18歲的青年為了保護一名陌生婦女,慘遭英軍當場射殺。(羅苡瑄 攝影) 科克市地圖上清楚標示作品拍攝地點、事件發生位置。引導觀眾留意,你的家在哪個方向?今天又路過哪些歷史場景?(羅苡瑄 攝影)   歷史與我們的距離從不遙遠 隨著時代變遷,「歷史」似乎成為教科書上一段段冰冷的文字,當代的年輕人較難以意識到過去與自己的連結,長輩們口中的戰爭、血與槍彷彿與自己無關。麥格拉斯透過與真實歷史形成對比的日常生活照片,暗指你所知道的「歷史」其實離你並不遙遠。克勞福德美術館更考量到城市裡族群的多樣性,寄望展覽不只能使土生土長的愛爾蘭人再次感受歷史戰役的無形遺跡,也能讓來自不同國家的新住民重新認識生活的這片土地。
2021/09/27
來博物館找樂子!英國博物館給你顛覆想像的驚喜體驗
來博物館找樂子!英國博物館給你顛覆想像的驚喜體驗
作者:何慕凡(英國倫敦大學學院考古學院博物館學研究所碩士) 2021年3月,倫敦科學博物館(Science Museum, London)被規劃為疫苗接種中心,開啟了博物館在疫情時代下的新功能。除了成為疫苗接種中心,英國的博物館早已獨樹一幟,秉持著博物館應免費向大眾開放的理念,近十餘年來更是化被動開放為主動吸引觀眾,做了許多結合娛樂活動的嘗試。隨著疫情逐漸趨緩,英國博物館在2021年的國際博物館日5月18日起正式恢復營運,許多娛樂活動也即將回歸,就讓我們來看看怎麼在英國博物館裡找樂子吧!   來博物館參加夜間派對 V&A博物館Friday Late現場,提供DJ播放音樂、酒保調酒服務。(何慕凡 攝影)   倫敦V&A博物館(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在每月最後一個禮拜五推出Friday Late夜間派對。當天博物館會營業到晚上10點,每月推出不同主題的教育活動、短講或研討會,現場也會安排DJ播放音樂,還有酒保在大廳提供酒精飲料,邀請下班後的觀眾一同共度知性與休閒兼具的小週末。博物館內的會員餐廳也同步延長營業時間,並推出期間限定的夜間套餐。因疫情停辦一年多的Friday Late夜間派對,將於倫敦時間9月24日正式回歸,主題為「設計致我們的時代」(Design for Our Times),藉由體驗沉浸式裝置、觀賞舞蹈演出等活動,探索設計在今時今日可以做些什麼。   來博物館搭百年小火車送信 倫敦郵政博物館地底的「送信鐵道」小火車之旅(何慕凡 攝影)   你可能在遊樂園搭過小火車,但你有在博物館地底搭過小火車嗎?倫敦郵政博物館(The Postal Museum)在2017年推出名為「送信鐵道」(Mail Rail)的火車小旅行。「送信鐵道」的出現起因於倫敦的交通擁塞影響到送信路線,因此政府在1913年推出倫敦郵政鐵路法案,興建6.5英里(大約10公里)的地下鐵路,並在1927年正式開通,一直到2003年才終止行駛。博物館將其中一段鐵路打造成小火車路線,車廂維持原來運送信件的迷你大小,讓觀眾體驗信件在地底被遞送的感覺。隧道的廢棄月台上投影出以往郵差處理和運送郵件的影像,巧妙結合了火車體驗與歷史展示。 小火車之旅沿途的影像展示,介紹倫敦過往的地底送信方式。(何慕凡 攝影)   來博物館度過冰上假期 倫敦自然史博物館溜冰場,位於佔地5英畝的花園內,每年10月至隔年1月對外開放,但今年將是最後一年舉辦。(何慕凡 攝影)   1881年成立的倫敦自然史博物館(The Natural History Museum)擁有約7500萬件動植物和礦物化石標本,是歐洲最大的自然史博物館和研究中心。每到冬季,館方便會在佔地5英畝的花園打造風靡倫敦人的活動—冬季限定的溜冰場(Ice Rink),將從2021年10月22日開放至2022年1月16日,遊客可以租借溜冰設備,與親朋好友一起在巨大聖誕樹下溜冰,享受美好的聖誕假期。至今已舉辦16個年頭的溜冰活動,今年將是最後一年在博物館舉辦,館方計畫在該場地建設城市野生動物中心,鼓勵民眾幫助住家附近的野生動物,期許每個城鎮都能成為生態健全及永續的場所。 遊客可以租借溜冰設備,與親朋好友一起在巨大聖誕樹下溜冰、品嚐熱葡萄酒,享受美好的聖誕假期。(何慕凡 攝影)   疫情在走、時代在變,英國博物館以原先的館舍資源為基礎,進行結合娛樂體驗的多方嘗試,希望吸引更多觀眾走進博物館,讓博物館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儘管全球疫情時好時壞,但是總有一天我們都將回歸日常,而博物館也將繼續為觀眾創造更多元且顛覆想像的驚喜體驗。
2021/0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