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一探俄羅斯蒐藏家寶藏畫作!冬宮「現代藝術的誕生:謝爾蓋.舒金的選擇」特展

2022/10/08
閱讀數 : 695

作者:胡悅理(國立聖彼得堡大學藝術史博士生)


「收藏不僅是為了我自己,而是為了我的國家和人民。無論在我們的土地上發生什麼事,我的收藏品都必須保留在那裡。」——謝爾蓋.舒金

俄羅斯聖彼得堡艾爾米塔什博物館(The State Hermitage Museum)(以下簡稱冬宮),和莫斯科普希金造型藝術博物館(The Pushkin State Museum of Fine Arts)以在俄羅斯藝術界佔據重要位置的收藏家為題,共同舉辦特展「現代藝術的誕生:謝爾蓋.舒金的選擇」 (The Birth of Modern Art: Sergey Shchukin’s Choice),呈現謝爾蓋.舒金(Щукин, Сергей Иванович)[註1]的現代藝術蒐藏。

挪威畫家凱恩.克羅恩 (Christian Cornelius (Xan) Krohn) 繪畫的謝爾蓋.舒金肖像畫,擺放在展覽廳中的入口,彷彿舒金本人誠摯地「邀請」來賓參觀他的豪宅。(胡悅理 攝影)

 

歡迎光臨舒金的家

本次展覽共計有150件作品,包括著名的馬蒂斯、高更、梵高、畢卡索、盧梭、竇加等人傑出的畫作,而展覽分成六個開放式的空間,包含音樂沙龍、粉色客廳、大餐廳、「畢卡索」的房間、「塞尚」的書房,最後回到「馬蒂斯」的樓梯。展場簡約設計和繁華的原舒金宅邸,雖有著極大的差別,策展團隊仍依當時留下的照片,盡量呈現其空間格局和畫作擺設位置。也由於未原汁重現宅邸的華麗,使觀眾有機會保留想像空間,化身為「賓客」遊覽展覽再現的舒金宅邸。

音樂沙龍。(胡悅理 攝影)

佈滿馬蒂斯畫作的粉色客廳。(胡悅理 攝影)

 

展場開頭華麗的「音樂沙龍」空間,陳列著印象派畫家如莫內、雷諾瓦、畢沙羅及夏宛等人的畫作,這些皆是舒金收藏初期購買的作品。而舒金與馬蒂斯彼此之間的友誼眾人皆知,1911年當舒金邀請馬蒂斯到莫斯科時,馬蒂斯甚至親自將客廳佈置成屬於他的「展場」,展覽也呈現了當時房間的舊照片。

 

大餐廳與高更的熱鬧多彩

舒金家中的大餐廳,裝飾著高更15幅畫作的組合,牆壁中央的《大溪地的水果聚會》富有活力,策展團隊也將這些畫作搬至展場,讓觀眾一睹為快。也因為這些鍍金框架的畫作掛得緊密、幾乎沒有間隔,常被人稱為「聖幛」[註2]。

人稱的高更「聖像畫」。(胡悅理 攝影)

 

緩和畢卡索陰鬱畫作的房間

客人們看完高更的畫作,帶著陽光歡快的心情,進入「畢卡索」的房間,兩種不同的繪畫風格,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對於20世紀的人來說,畢卡索簡化的形式、陰鬱色彩、帶點可怕的圖像,將畫作表現地相當怪異。然而,當觀眾置身在展場當中,溫柔的燈光及粉色的牆壁帶來舒緩身心的感受,減緩畫作緊張的氛圍。畢卡索藍色和玫瑰時期[註3]的作品,穿插著早期立體主義的創作,展覽也向觀眾解釋非洲木製雕塑的美學對畢卡索人像畫的影響。與畢卡索同為立體主義運動的創始者布拉克,與原始主義畫家盧梭的作品也一起在此廳展出。

「畢卡索」的房間。(胡悅理 攝影)

 

無所不在的馬蒂斯

《舞蹈》和《音樂》這兩幅名畫是馬蒂斯的標誌,每個來到冬宮的遊客,絕對不想錯過觀賞它們的機會。這兩幅畫在展場裡面鮮明而耀眼,佔據著異常重要的中心位置[註4],不僅可以從展覽大廳的任何地方看到它們,當燈光映照著畫作,還會使人心潮澎湃。

馬蒂斯的《舞蹈》、《音樂》和《紅色的和諧》。(胡悅理 攝影)

 

重現蒐藏家獨樹一格的藝術觀

觀眾也許從來沒有去過舒金的住家,展覽中的作品,也因為保存狀態的關係,恐怕很難離開冬宮博物館,因此,這場特殊的展覽,嘗試創造一個盡可能接近原始「舒金」豪宅的機會,讓觀賞者慢慢追溯、品嚐舒金收藏愛好的演變,盼望吸引俄羅斯及全世界的旅客前來欣賞,並且讓大家深入認識這位促進俄羅斯藝術發展的重要人物——謝爾蓋.舒金。

「塞尚」的書房。(胡悅理 攝影)

 

註釋:

  • 註釋1:謝爾蓋.舒金(1857—1936) 是一位在19和20世紀之交藝術收藏者。出生於莫斯科的商人家庭。憑藉著獨到的直覺,加上願意大量收購尚未成名在世藝術家的作品,讓他迅速成為當時巴黎藝術圈重要、不可或缺的收藏家。
  • 註釋2:亦稱為聖像壁。指教堂裡分隔教堂正殿與聖殿的一道牆壁,上面繪有聖像及宗教繪畫,又可指放置在教堂裡任何位置的可移動聖像圖畫。
  • 註釋3:畢卡索在他的藝術生涯的早期階段有兩個繪畫時期,稱為「藍色時期」(1901-1904)和「玫瑰時期」(1904-1906)。之所以被稱為藍色時期,是因為幾乎所有畫作都帶有藍色陰影。畫作相當壓抑,象徵著藝術家的艱難時期。「玫瑰時期」期間藝術家在人生中獲得了快樂和浪漫,繪畫風格使用歡快的橙色和粉紅色,與之前藍色時期冷酷、陰沉色調形成鮮明對比。
  • 註釋4:雖然是展覽最後一個空間,但舒金的客人一進到宅邸首先就會看見掛著《舞蹈》和《音樂》兩幅畫作的大樓梯,於是策展人將它們擺放在展覽最中心的位置。

資訊來源

延伸閱讀:


關鍵字

你會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