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保護文物的時間賽跑戰!戰火下的烏克蘭博物館 博物館的力量:518國際博物館日系列報導

2022/04/25
閱讀數 : 663

特約記者:戴映萱(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藝術策展碩士、藝術評論工作者)


俄國自2月24日入侵烏克蘭至今,文化機構難逃戰火席捲的命運。根據4月初聯合國文化機構統計,烏國至少有 53 處歷史遺跡、宗教建築和博物館遭到破壞,包括 29 個宗教場址、16 座歷史建築、4 間博物館和4 座紀念碑。

 

其中,伊萬基夫(Ivankiv)地區的地方歷史博物館(Ivankiv Historical and Local History Museum)於戰爭初期便遭飛彈炸毀,烏克蘭國寶藝術家瑪莉亞·普里馬琴科(Maria Prymachenko)的25件重要館藏品幾乎全數燒毀,僅有10件作品倖存。普里馬琴科於1909年在博洛特尼亞出生,沒受過正式藝術教育的她卻憑著過人天賦,創作出既多彩又魔幻、富含民間傳說內容的繪畫,深受大眾的喜愛與肯定。無情戰火卻將這位藝術家在地方博物館的珍藏燒盡,這個損失不僅是對烏克蘭,更是全球文化界的重大遺
憾。

瑪莉亞·普里馬琴科(Maria Prymachenko)的作品「May I Give This Ukrainian Bread to All People in This Big Wide World」(Maria Primachenko, Fair Use

 

自俄烏戰爭開打後,烏克蘭各處的博物館皆在第一時間關上大門,想盡辦法保護館內珍貴的文物藏品,包含加速地將數位藏品清單完成並存至雲端、將藏品移到未公開的安全地點。根據來自基輔、駐布達佩斯的藝術評論家康斯坦丁·阿金沙(Konstantin Akinsha)之說法,俄國入侵烏國前幾週,烏克蘭文化政策部就已發出保護和可能撤離博物館藏品的指導方針 。

然而,位於首都基輔的塔拉斯謝甫琴科國家紀念館(Taras Shevchenko National Museum)的研究員祖巴爾(Mykhailo Zubar)則無奈表示,即使有指導方針,大多數博物館仍面臨準備不足的問題,國家的疏散系統與指示文件大多已經過時,各個博物館也從未實際演練過如何疏散館藏品,有些博物館甚至連包裝材料都沒有。

烏克蘭國內各處博物館在有限的時間下,運用任何可用的材料來打包藏品,盡他們最大的可能來保護所有珍貴文物。圖為烏克蘭利沃夫國家博物館員工替文物裝箱的現場。(攝影:Bernat Armangue。圖片提供:達志影像)

 

截至筆者完稿之際( 4月8日),俄國尚未侵略至烏克蘭西邊地區,具豐富文化底蘊的城市利沃夫(Lviv)因此幸獲更多的時間來保護文物。利沃夫國家博物館(Andrey Sheptytsky National Museum in Lviv)自3月初以來,就全體動員來打包文物,超過1.2萬件的藏品陸續被遷移至安全地點存放。

館內負責珍稀手稿與書籍部門的主管諾羅布斯卡(Anna Naurobska)表示,這場文物保衛戰讓他們都感到不知所措。為了與時間賽跑,館內幾乎沒有時間等待專門的包裝材料,僅能運用任何可用的材料來打包,如將古代手稿裝入平常運香蕉到超市的紙板箱,或用木材將板條箱釘在一起以存放大型文物。

清空博物館是一項艱鉅的任務,該博物館的工作人員為此工作了數週,最後一件作品——一幅與博物館同名的百年歷史肖像在3月17日被拆除,徒留光禿的牆面,吐下無盡的嘆息。

烏克蘭利沃夫國家博物館具有豐富的珍稀手稿與書籍典藏,圖為該部門主管諾羅布斯卡在3月初打包藏品的現場。(攝影:Bernat Armangue。圖片提供:達志影像)

 

對烏克蘭國內的所有博物館員工來說,這場與時間賽跑的文物保護任務是他們入行以來最嚴峻的挑戰。保護文化遺產人人有責,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總幹事阿祖萊(Audrey Azoulay)在3月初的聲明中表示:「我們必須保護這些文化遺產,做為過往的見證和未來和平的象徵,國際社會有義務為後代子孫保存這些遺產。」畢竟,以國家博物館的諾羅布斯卡的話來解釋:這些文化是屬於所有人的故事、生活,對每個人而言相當重要。


資訊來源


關鍵字

你會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