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支持、反對之外的第三種觀點?文物返還正反案例

2023/03/10
閱讀數 : 1506

作者:林桂甄(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博物館研究所研究生)


2023年初,希臘文化與體育部拒絕了英國將額爾金大理石(Elgin Marbles,即古希臘帕德嫩神廟雕塑殘骸)「永久租借」給雅典的提議。希臘擔心如果達成租貸協議,可能會有「間接承認藏品所有權屬於英國」的風險,同時再次呼籲大英博物館盡快歸還館內的額爾金大理石。

另一方面,法國布朗利河岸博物館(Musée du quai Branly)於今年2月初宣布,將正式歸還象牙海岸共和國一個重達940磅的木鼓,成為博物館文物返還的新進度[註1]。但所有的返還決定,真的都這麼完美嗎?


回家,要一個世紀:奧克蘭博物館歸還瓦魯孟古族文物


 

文物返還,如此困難?

2018年,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表示會毫不拖延地歸還來自非洲的文物,自此文物返還議題在歐洲、乃至世界各地造成轟動,引起諸多討論。本次額爾金大理石事件,對比2022年由德國成功返鄉的奈及利亞貝寧青銅器(Benin Bronzes)案例,探究英國與德國的不同反應,是否歸還文物就是最正確的選擇,抑或背後隱藏不為人知的故事?

2022年12月,德國科隆簽署協議,將該市的貝寧青銅器轉讓給奈及利亞。(© Raimond Spekking /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法律與立場均窒礙難行:在英希臘文物困境

1963年大英博物館法案(The British Museum Act 1963)[註2]使大英博物館面對歸還問題時都抱持「雖固執但仍『成功堅守』」的態度。但在2021年,一度傳出大英博物館主席奧斯本(George Osborne)與希臘總理針對文物返還進行秘密會談。然而2022年12月,英國首相蘇納克(Rishi Sunak)表明沒有計畫修改與大英博物館相關的法律,且政府對文物返還的立場並未改變,「但是可以將部分藏品『借』給希臘展示」,同時大英館方也跟進表示他們不會拆除館內的偉大藏品[註3]。

位於大英博物館內的額爾金大理石,有部分來自當時英國著名藝術經銷商人杜旻(Sir Joseph Duveen),在牆壁上也刻有紀念文字。(林桂甄 攝影)

 

有趣的是,梵蒂岡隨後在2022年底表示,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已決定將三件典藏於梵蒂岡博物館(Musei Vaticani)的帕德嫩神廟雕塑,正式歸還給希臘,反映教皇「追隨普世真理之路的真誠渴望」(sincere desire to follow in the ecumenical path of truth)[註4]。

 

去殖民或血腥金屬?德國貝寧青銅器的返鄉辯論

來自貝寧王國的貝寧青銅器(Benin Bronzes),於1897年作為英國王室掠奪的藝術品來到歐洲,並進入國際藝術品貿易市場,它們至今依舊流落在奈及利亞境外,成為一種殖民歷史的標誌。

自從奈及利亞的貝寧對話小組(Benin Dialogue Group)成立後,各地的博物館都開始歸還文物,貝寧青銅器也能以借展方式繼續留在歐洲,彷彿已達到暫時的平衡。但2022年底,德國博物館正式交還貝寧青銅器於奈及利亞的決定,除了獲得掌聲之外,竟也出現不同的評論。

位於德國洪堡論壇(Humboldt Forum)內的民族學博物館,在常設展中新增了貝寧王國展區,圖為貝寧王室打造的貝寧青銅器。(林桂甄 攝影)

 

在貝寧王國展區內的解說版上,若看到這個橘色標誌,就代表文物已經歸還給奈及利亞,並由該國的國家博物館和紀念碑委員會(NCMM Nigeria)借給德國做展示用。(林桂甄 攝影)


跳脫白人世界觀!如何創造多元對話空間?洪堡論壇民族學展區的嘗試


 

就在德國交還青銅器後,一篇於柏林報刊載的文章引述了對文物返還的新看法[註5]。位於紐約的文物返還研究小組(Restitution Study Group)批評,德國不該將文物全數歸還奈及利亞,並指出貝寧王國在16世紀時也參與洲際奴隸貿易,就某方面來說,貝寧青銅器是一種「血腥金屬」[同註5];而瑞士學者Brigitta Hauser-Schäublin也持類似觀點,在一篇文章中寫道:「德國政客努力掩蓋了貝寧青銅器背後的血腥歷史。這些青銅器是靠著堆積如山的屍體和裝滿奴隸的船,才得以出現」[註6]。同時,Hauser-Schäublin認為德國決定要歸還文物的速度「出奇地快」,懷疑德國與奈及利亞於能源行業的商業往來,是一切的催化劑。且不論這些學者的言論是否過於武斷,都讓這個看似成功的文物返還故事增添了爭議成分。

 

文物返還的未來,走向何方?

隨著文物返還議題一路發展,除了廣大支持者外,也開始出現不一樣的聲音。就上述案例而言,筆者僅提供另一種思路,至於文物返還到底是對是錯,還有待眾人進一步討論。然而,政府或博物館方均應深入並擴大研究殖民政權及其歷史,以避免單純為了彌補過錯而進行歸還,否則可能讓富有文化及教育意涵的事件淪為一場政治作秀。

 

執行編輯:郭冠廷


註釋:


資訊來源

延伸閱讀:


關鍵字

你會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