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如夢的世界:柯律格談佛洛伊德的「中國蒐藏」

2022/11/28
閱讀數 : 1439

作者:楊育睿(英國約克大學藝術史學系博士候選人)


著名心理學家佛洛伊德與中國,兩者之間有什麼關係?由藝術史與漢學家柯律格(Craig Clunas)與倫敦佛洛伊德博物館合作策劃,「佛洛伊德與中國」(Freud and China)特展從藝術史的視角出發,重新詮釋了科學家收藏的「中國文物」,也體現了在傳記博物館類型中,難得一見的科學與藝術史跨領域對話。

柯律格與倫敦佛洛伊德博物館合作策畫的「佛洛伊德與中國」展覽空間設計。(Credit: Freud & China exhibition room ©Freud Museum London. Photo Karolina Heller)

* * *

「佛洛伊德與中國」特展YouTube介紹影片

* * *

 

位於倫敦的佛洛伊德博物館,以精神分析學家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最後故居為人所知。佛洛伊德在二戰期間,偕同家人逃離納粹取得控制的奧地利,最終抵達英國。而後,他便持續在此進行診療與研究,直至去世。

佛洛伊德的工作室是該博物館最吸睛的焦點,陳列沿用於維也納舊居的傢俱、他所收藏的書籍、圖繪、古玩,以及會見診療個案的躺椅,這個由科學家親手打造的空間,鉅細靡遺地演繹著佛洛伊德的思想世界。特別是引人入勝的大量古董收藏,具東方色彩的陶瓷、玉器、織物,與古代埃及、希臘與羅馬風格物件,為此空間增添了一種夢境般的氛圍。

佛洛伊德在倫敦故居的藏書與異文化物件收藏。(楊育睿 攝影)

佛洛伊德工作室擺設中,包含家具、地毯和文物收藏,呈現了大量異文化視覺元素。(楊育睿 攝影)

 

佛洛伊德經常將精神分析科學與考古學聯想在一起。在《夢的解析》(The Interpretation of Dreams)中,他提及這些異文化物件與那些「陳舊蒙灰的諸神」如何幫助他進行精神分析工作[註1],即使這些物件也包含仿製品,但他似乎不特別在意。他隨心所欲地布置珍奇櫃、改變物件陳列的排列組合,創造他在精神領域中所尋求的「如夢的世界」[註2]。

佛洛伊德的「中國萌公仔」蒐藏,很有條理卻也很隨機地與其他埃及、希臘古文明收藏穿插擺置在一起。(楊育睿 攝影)

 

在「佛洛伊德與中國」特展室中,策展人柯律格進一步透過分析佛洛伊德收藏的「中國」物件,探討當時歐洲古物與藝術市場的潮流,以及對「東方」文化的特定想像與迷思。該展示提到,佛洛伊德收藏的中國塑像大多是女性。隨著此類收藏的增加,他在後期關於女性的研究中,重新強調了前戀母期對女性心理學的重要性[註3]。特展也詮釋了佛洛伊德對中國玉器的興趣,並提及他「對成年禮、社會及宗教儀式,進行了廣泛的精神分析研究」[註4]。此外,佛洛伊德為寵物犬們命名刻意表現的「中國風情」,也是該展的亮點之一[註5]。

陳列佛洛伊德的玉器收藏展示櫃一隅,呈現出精神分析學家言行如一地隨機。(楊育睿 攝影)

佛洛伊德收藏的女性中國塑像。(©Freud Museum London. Photo Karolina Heller)

 

在佛洛伊德的日記中,他的寵物犬譯名「寫法並不固定」且「用字五花八門」[註6]。這一點印證了佛洛伊德對中文的描述:「我僅在各種隱喻中取得我想要訊息,如同那些發生在夢中的種種不確定性一般。」[註7]。佛洛伊德將夢境放置在日常秩序的對立面加以解讀,這改變了經驗日常物件的方式。而這些除去文化脈絡的東方物件,對他而言即是由隨機的隱喻所構成的「如夢的世界」。

佛洛伊德與寵物犬們,牠們的命名刻意表現出「中國風情」,呈現佛洛伊德的喜好。(Credit: Freud & China Image 14 © Freud Museum London)


註釋1:Text for display ‘A Treasure Trove of Antiquity: Sigmund Freud’s Study’ at the Freud Museum London. See on 15 May 2022.

註釋2:Letter from Sigmund Freud to Marha Bernays, 10th October 1885. Display text at the Freud Museum London. See on 15 May 2022.

註釋3:Text titled ‘Freud, China and Feminine’ in the exhibition ‘Freud and China’ at the Freud Museum London. See on 15 May 2022.

註釋4:Text titled ‘Freud and Jade’ in the exhibition ‘Freud and China’ at the Freud Museum London. See on 15 May 2022.

註釋5:Text titled ‘Freud and his ‘Chinese’ dogs’ in the exhibition ‘Freud and China’ at the Freud Museum London. See on 15 May 2022.

註釋6:Ibid.

註釋7:Sigmund Freud, translated by Joan Riviere. Introductory Lectures on Psycho-Analysis. (London: George Allen & Unwin Ltd, 1922). 195.


資訊來源

延伸閱讀:


關鍵字

你會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