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談論困難歷史不再難以啟齒—真人互動裝置讓你和倖存者對話 博物館的未來:518國際博物館日系列報導

2021/05/17
閱讀數 : 1479

作者:李元誠(輔仁大學博物館學研究所碩士生)


二戰結束迄今已75年,躲過猶太大屠殺的倖存者卻躲不過歲月,逐一離開人世。人們是否已從大屠殺中學到教訓,是否因時間推移而忘卻慘痛的歷史,博物館又該如何與倖存者、觀眾談論困難歷史?2019年,瑞典歷史博物館(The Swedish History Museum)推出特展《說起回憶—大屠殺最後的目擊者》(Speaking Memories-The Last Witnesses of the Holocaust),與奧斯威辛-伯肯諾納粹集中營博物館(Auschwitz-Birkenau Memorial and Museum)、南加州大學大屠殺基金會(USC Shoah Foundation,簡稱大屠殺基金會)、猶太文化在瑞典(Jewish Culture in Sweden)等組織合作,展出14位生活於瑞典的倖存者肖像、目擊大屠殺的5萬5千多筆證詞及納粹集中營相關藏品。


來自集中營的手提箱,奧斯威辛-伯肯諾納粹集中營博物館借展。(Photo credit: Erik Lernestål, The Swedish History Museum/SHM)

 

展覽中的亮點為大屠殺基金會設計的「證詞維度」(Dimensions in Testimony)互動裝置,觀眾可以透過真人大小的螢幕和大屠殺倖存者對話,觀眾提問後,裝置會以預先錄製的訪談影片作出即時回應。

在錄製訪談時,受訪者回答了上千個問題,導演不會干涉受訪者的舉動,並在綠幕攝影棚中以多視角拍攝,藉此呈現最真實的反應。目前已有27位受訪者參與,語言包括英、西、德、中、俄語及希伯來語,除了多名猶太大屠殺倖存者,還有調查納粹罪行的檢察官Ben Ferencz,以及南京大屠殺倖存者夏淑琴女士(Xia Shuqin)。

展覽開幕式中,大屠殺基金會執行董事Stephen D. Smith提到蒐集證詞及錄製訪談的目的:「納粹試圖將猶太人從歷史中抹除,但透過講述他們的故事,倖存者可以確保大屠殺的殘酷不會被遺忘。」瑞典歷史博物館執行董事Katherine Hauptman則表示,互動裝置「證詞維度」能減少觀眾對倖存者提出難題的畏懼,曾有觀眾回饋:「我遇見一個倖存者,有很多問題但沒有勇氣去問,因為不知道會不會傷害到他們。但透過證詞維度,我知道這位倖存者會回答相關問題。如果沒有答案也沒關係,因為我有勇氣問了,所以現在我也知道了許多事情。」

由此可知,不只倖存者需面對困難歷史,觀眾也會因為害怕傷害他們而無法一同討論。社會所避諱的話題透過互動裝置得以談論,也促進觀眾與倖存者未來進一步對話的可能。

瑞典歷史博物館特展《說起回憶—大屠殺最後的目擊者》。圖中展示的倖存者肖像由Karl Gabor拍攝。(Photo credit: Erik Lernestål, The Swedish History Museum/SHM)


資訊來源


關鍵字

你會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