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從前從前有座嘉斯碧城堡,歡迎進門聽聽它的故事

2020/03/03
閱讀數 : 447

作者:劉宣欣(澳洲西雪梨大學口筆譯所碩士生)

照片:Elsa Rodrigues主席提供

*本文編譯自國際歷史建物博物館委員會(ICOM-DEMHIST) Elsa Rodrigues主席訪台演講稿


 

故居型博物館的挑戰

博物館以諸多形式帶著我們乘坐時光機回首過去,「故居」(House Museums)正是其中一種博物館,顧名思義是前人的住所,而這樣類型的博物館,往往最難和觀眾產生共鳴,因為故居型博物館蘊含歷史、文化、建築、社會、藝術、科技及政治等多種元素,參訪時觀眾究竟能和此空間產生多少交流?許多空間基於保護而受管制,觀眾只能在封鎖線外探頭探腦,怎麼能如臨其境?如何讓觀眾感受舊時空間與現時氛圍交織融合,體會一個家的緊密情感及往日的點點滴滴?是故居型博物館不斷思索的議題。

 

比利時嘉斯碧城堡—讓城堡以第一人稱與觀眾對話

針對上述議題,國際歷史建物博物館委員會(ICOM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for Historic House Museums;簡稱DEMHIST)Elsa Rodrigues主席在訪台演講中舉出諸多案例,其中最具特色及代表性的,非比利時嘉斯碧城堡(Gaasbeek Castle莫屬。嘉斯碧城堡座落於布魯塞爾郊區,館方長年致力於拓展客群,館長Luc Vanackere實踐「場域特定藝術」(site-specific art)的理念,建立與觀眾的對話空間,希望將觀眾的個人經驗結合博物館體驗,對城堡的歷史能有與眾不同的認識。

比利時嘉斯碧城堡(Gaasbeek Castle)(來源Wikipedia

 

場域特定藝術落實在「從前從前...有座城堡」特展之中,「如果說故事的人是這座城堡本身,那它會以什麼樣的面貌呈現給觀眾?」「它會如何述說自己的故事呢?」策展方抽離自我主觀意識,以城堡本體作為第一人稱,向觀眾介紹嘉斯碧城堡自1240年創建以來歷經的風霜,更以三位對地方貢獻非凡的卓越人物Lamoral、Paul Arconati、Marie-Louise-Jeanne Peyra,作為承接過去和現在的媒介,藉由這些歷史人物親口述說城堡的演進,增添博物館體驗的趣味性、拉近與觀眾的距離。策展方認為,將博物館的詮釋權交予觀眾更有意義,觀眾可以從自己的生命經驗出發,對作品有各式解讀,因而創造出獨一無二的視角,從中獲得意外的驚喜。

烏托邦之夢(Utopian Dreaming)場域特定藝術

我的慾望之塔(The Tower of My Desire)場域特定藝術

 

緊身褡的矛盾輿情,舊有文化融入現代思維

接著,Rodrigues主席分享嘉斯碧城堡探討緊身褡的案例。緊身褡是舊時歐洲女性的典型服飾、流行指標,用來形塑女子的曼妙身材。有人將緊身褡視為外表、社經地位、年輕與否的崇高象徵,也有女性認為緊身褡是對女性身體的侮辱。面對這些矛盾的輿情,嘉斯碧城堡忠於傾聽的精神,希望收集觀眾的想法,找到過去和現在的平衡點。試想:假設今天仍需穿著緊身褡,看起來會是什麼樣子呢?接著讓觀眾嘗試穿著改良後的現代緊身褡,以拉鍊取代蕾絲,將舊有文化融入現代思維,經由個人的詮釋,擦出千變萬化的火花。

觀眾藉由試穿緊身褡,體驗傳統文化並產生自己的想法。

 

緊身褡文化並非一成不變,親身體驗後,觀眾會有一套自己的見解。然而,文化的流變又何嘗不是如此呢?文化以各種形式存在於你我之間,唯有深入了解,方能品嚐箇中滋味。


關鍵字

你會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