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專文

你所不知道的陳澄波—陳澄波的藝文交流與臺灣美術史
你所不知道的陳澄波—陳澄波的藝文交流與臺灣美術史
作者:鄭友寧(國立歷史博物館專案助理) 從線條到網絡—陳澄波與他的書畫收藏展為文化部重建臺灣藝術史計畫的成果之一,於2019年11月22日在國立國父紀念館拉開序幕。陳澄波的英年早逝,以及當時的政治氛圍,讓我們對於這位畫家的研究,都在數十年後才能逐漸展開。這次展出的作品便是當年陳澄波與畫友文人之間的相互饋贈,猶如電影一般,在夾層的暗箱中隱藏七十年,直到公布這批史料與作品,不會牽連到那些創作者之時,才重新返回世人的眼前,為我們在陳澄波1920年迄二戰止的空白,補上一塊拼圖。透過這塊拼圖,我們能進一步看到陳氏於中日韓臺等地的足跡,試圖從中拼湊出臺灣與當時中日韓等地藝術交流,以及臺灣藝術現代化的發展軌跡。 2019年12月20日的講題為「陳澄波的藝文交流與臺灣美術史」,邀請到國立歷史博物館廖新田館長為主持人,謝里法老師以及國立故宮博物院前副院長林柏亭老師作為與談人。廖館長以重建臺灣藝術史作為開場,「重建臺灣藝術史並非指稱狹義的藝術史,而是包括音樂、美術、建築、漫畫等類別,同時更不是狹隘的只針對特定政治族群,而是在這個島嶼上有過因緣與牽連的,都屬於臺灣藝術的一部分。」因此這次的陳澄波書畫收藏展,發掘了以陳氏為中心,與相鄰各國形成的網絡關係,在這些作品與書信中呈現的交流與對話,拼湊出臺灣美術現代化過程的一隅。 國立歷史博物館廖新田館長,以重建臺灣藝術史計畫開場,指出陳澄波書畫收藏展如何拼湊出臺灣美術現代化的發展過程。(鄭友寧 提供)   廖館長認為陳澄波對現代繪畫有一種「摩登」的迷戀;摩登為「現代」(Modern)的直譯,是指與傳統或民俗相對。而陳澄波在他的風景畫構圖中,經常可以見到他運用線條與電線桿組成框架,如同相機的觀景窗一般去建構繪畫的構圖,創造視覺焦點。廖館長指出陳澄波「作為一名藝術家、一名研究者,不斷的在研究畫面上的空間構成,透過他的眼睛,空間的內容轉換成既外又內,同時並進的畫面。」而這也是陳氏在藝術上給予我們的啟發。 謝里法對於當日邀請到學者來談陳澄波十分感慨,因為隨著時間的流逝,人們將離這些歷史片段越來越遠。因此雖然謝里法老師沒有機會直接認識陳澄波,然而在過去與藝術家們相聚時,他記得顏水龍說了一句話:「陳澄波這個人,直氣滿滿!」直氣為正氣的意思,顏水龍提起同期卻大他六歲的陳澄波,說他沒有老大的派頭,也十分樂於與人交朋友。 藝術家謝里法提及陳澄波的正氣與直率,由此分析其學院與素人相容的創作風格。(鄭友寧 提供)   林柏亭則表示,雖然他有見過許多前輩畫家,如郭柏川、李梅樹、李石樵、廖繼春、顏水龍等,卻唯獨陳澄波沒有機會認識。林柏亭的父親林玉山先生公學校畢業後,適逢陳澄波師範畢業回嘉義教書。他們當時就會一起出去寫生,也因此留下一些相同景色、不同作者的寫生作品,如陳澄波第一次入選帝展的作品《嘉義街外》便是其一。後來林玉山先生到日本的川端畫學校學習,與陳澄波一起住在一間名為玉山社的小旅店中;最令林玉山記憶深刻的是,學生們早上各自上學去,但到了晚上,陳澄波還留在學校繼續畫,第二天起床時依舊不見人影,只看到一張畫掛在那裡,請同學給予意見。而陳澄波的學生也提過,他們的老師在嘉義街上寫生時,經常很客氣地詢問路人對於作品的看法。從這些旁述,就可以得知陳澄波是一位認真、謙虛又充滿熱情的人。 國立故宮博物院林柏亭前副院長談到,父親林玉山記憶中的陳澄波,一起寫生、認真創作、與同儕與路人互動的身影。(鄭友寧 提供)   林柏亭也提到,看過陳澄波的作品,或許都會同意陳氏的作品並不十分寫實,卻也非寫意;作為一名學院出身入選過帝展的創作者,他的作品卻總帶有一點素人的感覺,這是他一直以來的特色。陳氏到上海教書時接觸到傳統中國繪畫中的線條就逐漸展現在他的作品之中,然而過度拘泥於線條,並不符合陳澄波的個性,因此他逐漸的融會線條與油畫,加上他自身直率的性格,展現出這種學院與素人相容的特殊韻味。 此次展出陳澄波的系列裸女速寫,並提供視覺不便者藉由觸覺賞畫的服務。(田偲妤 攝影)   在這次展覽中,我們可以見到一位藝術家除了自身的繪畫以外,如何與其他的創作者產生交流。在座談會中,透過這些對陳澄波作品、性格、記憶的討論,逐漸交織再現出陳澄波的形象。 正如廖新田館長所言:「臺灣藝術史就像一個長流,每個藝術家都是其中一個小水滴,我們可以看到臺灣美術家在時代下面對不同的時代衝擊。你越去看他們的生命歷程,就越可以看到臺灣歷史的發展。」 現場提供民眾用水墨即興創作,並用掃描器將作品影像投影呈現,藉此推廣書畫藝術、寓教於樂。(田偲妤 攝影)   本文同步刊登於中華民國博物館學會國內外資訊
2020/04/13
公益文創:一種博物館整合社會企業概念的體現
公益文創:一種博物館整合社會企業概念的體現
作者:黃英哲(國立歷史博物館文創行銷組助理研究員/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一、博物館視角下的社會企業概念 博物館與社會之間的關係在其發展的脈絡趨勢中,始終存在著與時俱變的特性。相對於傳統博物館學觀念的「新博物館學」(New museology) 於1980年代興起,開啟了博物館傳統功能的省思浪潮,從公眾的需求來看,當代博物館的功能已不再只是一個保存文物、傳遞知識的機構,而是一個讓觀者產生藝術感知的公共空間(public space),回應社會公眾對於博物館的需求,這成就了當代博物館界的重要概念轉變,形塑出博物館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的核心命題。 如果博物館的典範轉移涉及其與社會的關係,在這個範圍領域甚廣且議題多元的討論構面當中,從「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概念的視角探討博物館功能及角色的定位,或可成為博物館新典範建構的基礎性原則之一。資深學者Stephen Weil向來為博物館型態多樣性的主要倡導者,即便如此,他仍認為大多數類型的博物館,在使命、功能與目標上都應該符合一種嶄新的主流價值,此即整合社會企業概念的運作模式。 博物館與社會企業關係的討論在歐美地區相對較為興盛,主要源自於該地域社會企業概念的發達以及博物館高度經費自籌比例之故,由於臺灣多數公立博物館營運仍是仰賴公部門運算或作業基金支應,因此,在社會企業概念上更加重視博物館的社會責任。本文綜整博物館的社會企業概念,是博物館透過尚在發展中的社會企業商業模式,從傳統上依靠政府補貼營運、企業贊助、慈善捐款,捐贈的非營利組織,逐漸轉型為有能力運用創新的市場原則,以達成其社會使命的社會企業型博物館機構。 二、博物館結合文創與公益的途徑:公益文創 現代的博物館在傳統所認知的典藏、研究、展覽、教育四大功能之外,發展文創成為「第五元素」,逐漸成為全球各地的營運趨勢,文創與社會價值這看似天秤的兩端,如何在這波浪潮中以符合當代社會需求的方式彰顯,便是另一值得探討的議題,本文認為臺灣博物館發展以「文創公益化」為核心概念的「公益文創」(Cultural creativity for public charity),或可提供一個思索面向。「公益文創」以非營利組織公立博物館的社會企業化為概念,整合社會與商業模式兩種特質,在實際操作方面或可先以專案計畫先行以凝聚共識,其架構主要是公(博物館)、社(社會團體)、企(參與企業)、藝(藝文產業)四方合作,以博物館為平臺,整合各方專業及資源進行跨領域合作,涵蓋文創開發產業鏈的前端(圖像授權)、中端(計畫產品設計轉化及製作)及後端(銷售通路及行銷)的內容,試圖建構一個跨領域、可持續性的創新商業模式(business model),概念圖如下圖: 公益文創模式概念圖,其架構主要是由博物館、社會團體、參與企業、藝文產業四方合作,以博物館為平臺,整合跨域專業及資源。   三、博物館整合社會企業概念的實踐 本文以國立歷史博物館(下稱史博館)為例,該館企盼透過文創業務的發展,整合社會企業的概念在博物館商品開發生產的產業鏈中,史博館於2012年至2014年間與臺北勝利手工琉璃庇護工廠與新北市樂山療養院合作,與前者合作「傳玻者」商品共計12款,其中「金沙大圓盤」商品獲得文化部2014臺灣優良工藝品評鑑「美質獎」;與後者進行「藝術療癒」,協助院生的創作轉化並開發商品,這些文創新嘗試促使史博館在此基礎上進一步擴大規模,以計畫先行的方式推出「公益文創」計畫。 史博館「公益文創」計畫迄今已執行兩個階段的計畫內容,包括第一階段「琉璃亮點」計畫(2014至2016年),以及第二階段「有書如玉」計畫(2016至2017年)。「琉璃亮點」計畫的合作對象為「臺北勝利手工琉璃庇護工廠」,其前身為是全國首座小兒麻痺兒童之家,自2008年發展琉璃手工製品以來,在技術與產品線方面堪為完整,故計畫的核心目標在於協助其「品牌升級」,以館藏溥心畬的畫作圖像,開發完全以琉璃製品為主的系列計畫產品;「有書如玉」計畫合作對象為「喜樂小兒麻痺關懷協會附設愛加倍工場」,是彰化縣第一家縣府立案的身心障礙庇護工場,主要以傳產印刷維持運作但期盼轉型,故該計畫核心目標為「產業升級」,以館藏常玉畫作圖像開發具有3D印刷、織品畫等技術及附加價值高的計畫產品。 博物館作為社會參與文化機構,必須回應社會需求的期待,圖為有書如玉計畫產品。攝影/ 黃英哲,2018。 公益文創計畫產品的商品化量產可讓社會團體獲得實質挹注,圖為琉璃亮點計畫產品。攝影/黃英哲,2014。 愛加倍庇護工場投入有書如玉公益文創計畫示範產品生產線,攝影/黃英哲,2018。 兩個階段的計畫總計募集20家參與企業及專案資金計新臺幣450萬元、應用館藏數位圖像20張、開發公益文創系列計畫示範產品20款,其中有9件產品已經完成商品化,並進入到市場通路。史博館並於2014至2018年間策劃一系列「公益文創」特展及記者會,除了於史博館本館展出之外,另於臺北松山機場國際線藝文展示區、松山文創園區、臺北當代工藝設計分館等展覽場域展出6場次,並與TVBS信望愛永續基金會合作,製作紀錄片及主題節目,若以四方合作當中的博物館為主體,進行「社會投資報酬」(Social Return on Investment, SROI)評估,從成本端來看,史博館投入的資源主要是博物館人力的規劃及運用館藏圖像授權機制,預算數為零,其成本是博物館專業運作而非經費;以成果端來看,開發出來的商品以專案方式減免授權成本、提升市場競爭性,並將利潤直接回饋給社會團體,無論是可量化的實質的商品利潤、節目製作及媒體露出的成本,或是協助其產業升級、開發潛在客戶以及品牌形象提升等非量化評估,其衍生性效益均大於投入之資源成本。 公益文創可做為博物館發展社企概念的橋接,圖為有書如玉計畫記者會啟動儀式。攝影/黃英哲,2018。計畫合作夥伴包括大觀視覺顧問、財團法人TVBS信望愛永續基金會;參與企業計20家包括「琉璃亮點」計畫為星展銀行(台灣)、安侯建業聯合會計師事務所、中小金流資訊、阿瑪基金會、臺中農會、磐古印刷、春之文化基金會、正裕科技工程、大將作工業、聯美紙業;「有書如玉」計畫為上立紙本印刷公司、財團法人天來文化藝術基金會、全聯實業、安喬學苑公司、伯立歐公司、金晌公司、財團法人花蓮縣生活與創意文化藝術基金會、渣打國際商業銀行、聯利媒體及其它不具名企業。 博物館必須積極發揮其專業滿足社會責任,圖為臺北松山機場舉辦的公益文創特展。攝影/黃英哲,2018。 小結 從社會創新(social innovation)的角度來看,公益文創可視為博物館整合社會企業概念的一種社會實驗,其核心價值在於公益是服務社會、文創是創意共利,博物館文創經營與社會公益結合,一方面滿足博物館作為社會參與的文化機構,積極運用自身營運特色,符合社會對於博物館的期待;另一方面以文創社會化的角度,突破文創等於商業的框架,以圖像授權方式更彈性應用館藏價值,成為社會資源的整合平臺,讓博物館更進一步貼近社會大眾的日常。 延伸閱讀: 國立歷史博物館 (2018) 2017年國立歷史博物館年報 Social Value UK (2015) A Guide to Social Return on Investment (Jan 2012) Social Enterprise Alliance (2012) What is Social Enterprise ICOM-INTERCOM (2006), Fleming, D. Museums as Social Enterprise (Download Papers)   ♦本篇專文將同步刊登在中華民國博物館學會國內外資訊  
2019/0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