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奇幻生物無所不在!倫敦自然史博物館推出「神奇怪獸:大自然的奇觀」特展

2021/08/22
閱讀數 : 1843

特約記者:戴映萱(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藝術策展碩士、藝文工作者)

*本文圖像由倫敦自然史博物館(Trustees of the NHM)授權使用


史無前例地,「巫師」與「麻瓜」的世界首次結合!倫敦自然史博物館(The Natural History Museum)與華納兄弟電影公司(Warner Bros)和英國廣播公司(BBC)攜手合作,重磅推出特展「神奇怪獸:大自然的奇觀」(The Fantastic Beasts: The Wonder of Nature)。策展靈感來自JK羅琳所撰寫的《哈利波特》和前傳系列《怪獸與牠們的產地》,書中的魔法生物擁有各式各樣的魔力,讓人看得目不轉睛。然而,這些奇獸並非只存在巫師世界,我們的自然界所孕育的生物毫不遜色,甚至更為奇幻!

成立於1881年的倫敦自然史博物館,擁有約7500萬件動植物和礦物化石標本,是歐洲最大的自然歷史博物館和研究中心。「神奇怪獸」特展歷時兩年籌備,其研究過程不同於其他典藏展,研究員的首要功課是熟悉《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中的各式奇獸,再從館藏中挖掘並以想像力做比較分類,最終精選出90多件化石和生物標本,同歷史文獻與電影道具一併展出,交織現實自然界與小說電影之間的鏈結,並融入保育的理念,重新述說館藏的故事。


倫敦自然史博物館的研究團隊從《怪獸與牠們的產地》書中視角出發,重新挖掘並詮釋館藏,展現博物館如何以當代敘事活化典藏。(CREDIT: Trustees of the NHM)

 

真假虛實交織的探索之旅!麻瓜世界中的神奇怪獸

進入展場,《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主角紐特(Newt Scamander)率先登場,他所身著的紳士套裝和攜帶的魔法皮箱為展覽揭開序幕。這名魔法動物學家自小就鍾情巫師世界中奇異多樣的生物,他遊歷世界以發掘、採集、研究並保育這些奇獸。如此以虛構角色引領觀眾觀展的做法頗具趣味性,不論是否為書迷或影迷,皆能跟隨故事線而融入其中,在真假虛實交織的旅程中探索。


在《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主角紐特的帶領下,觀眾將一同探索魔法與真實世界中的神奇怪獸!(CREDIT: Trustees of the NHM)

 

張牙舞爪地搖曳著長尾巴,一隻外形似龍如鳥的恐龍是第一展區的亮點。這隻恐龍是2004年從美國南達科他州出土,頭部有球狀瘤癤、頭冠和尖角,如同盔甲一般堅硬挺立,隸屬於厚頭龍科。有趣的是,這隻新品種恐龍之所以出名是拜《哈利波特》所賜,其學名為「霍格華茲霸王龍」(Dracorex hogwatsia):Draco和Rex是拉丁文「龍」與「國王」之意,Hogwartsia源於霍格華茲(Hogwarts)魔法學校。知名古生物學家巴克(Robert Bakker)因觀察這隻霸王龍近乎完美的頭骨構造,腦中閃過「霍格華茲」一詞便決定如此命名,小說的魔力也因此滲入了考古科學的領域。


以霍格華茲魔法學校命名的新品種恐龍化石「霍格華茲霸王龍」為亮點展品之一。(CREDIT: Trustees of the NHM)

 

在現代科學萌芽前,人們深信各種神奇動物的存在。美人魚、獨角獸、海怪……牠們從未問世,卻一直存在於人類的想像之中,代代相傳。展覽並不試圖抹除神話野史的歷史地位,反而將之與考古科學並置,試圖從好奇心建構的傳說故事中,爬梳自然史的發展。歐洲人自中世紀便相信獨角獸是真實存在的動物,認為這優雅的生物帶有神奇的力量,特別是頭頂的尖角具有療效。在展覽中,一張源自中世紀的裝飾掛毯和出版於1650年的百科全書合併展示,前者描繪獨角獸在茂密森林中一枝獨秀,後者鉅細靡遺地分析各種獨角獸的特性,呈現歐洲人對獨角獸的崇拜。


展覽將歷史上對奇幻生物的記載與《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中的神奇怪獸並置,增加展覽敘事的趣味性。圖中的藏品為英國生物學家歐文爵士(Sir Richard Owen)在19世紀所蒐集的海怪傳說剪貼簿。(CREDIT: Trustees of the NHM)

 

如此對獨角獸的堅信,亦可見於同展間、一度被視為獨角獸角,卻是18世紀前期出土的史前哺乳動物標本化石。在JK羅琳筆下的魔法世界中,獨角獸同樣高貴受敬仰,其獸角、毛髮和血液都有神奇的屬性。一旁展櫃同時展出《哈利波特》中榮恩、馬份和路平教授所使用的獨角獸毛魔杖,令人霎時分不清真假世界。如此巧妙地將古今傳說和小說中的魔幻世界相結合,乃策展團隊藉小說所發揮的說故事之力。

 

神奇怪獸的靈感來源!不遜於魔法世界的自然生物

「麻瓜」世界的生物雖不會施展魔法,卻不遜於魔法世界的神奇怪獸。《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中的「爆角怪」(Erumpent)是受自然史博物館收藏的古生物化石啟發,電影中紐特向母爆角獸跳的求偶舞,則參考了孔雀蜘蛛的求偶行為,雄蜘蛛的腹部如調色盤般鮮明,藉由抬高並抖動腹部與雙腳來吸引母蜘蛛。而具隱形能力並能預測未來的「幻影猿」(Demiguise),則源於自然界中許多動物的縮影,如具保護色的昆蟲和美洲豹,抑或行動緩慢的樹懶,皆能藉由「隱身」之術躲避天敵。


第二展區從魔法生物的特性出發,分別介紹了會隱身和愛收藏奇異物件的自然界生物。圖為電影《怪獸與牠們的產地》第一部曲中出現的「幻影猿」。(CREDIT: Trustees of the NHM)

 

最受影迷歡迎的「玻璃獸」(Niffler)對於閃閃發光的物件愛不釋手,在電影中總讓紐特十分頭痛。這隻具鴨嘴獸外型的神奇怪獸在「麻瓜」世界也有同黨!來自澳洲的緞藍亭鳥(Satin Bowerbird)以蒐藏藍色物品聞名,蒐藏愈豐富的雄鳥愈能獲得雌鳥的青睞,堪稱把妹一流的鳥類。

作為魔法動物學家,紐特不僅環遊世界收集並研究生物,他同時重視保育,期望巫師界能愛護這些神奇怪獸。回到紐特在倫敦的家中,整層地下室是他的研究室,更是所有神奇怪獸的家園。在那裡,牠們受到細緻良好的照顧。倫敦自然史博物館的文物保護主管柯尼希(Lorraine Cornish)表示,他們希望藉由紐特身為研究者與保育者的角色,向默默為自然生物付出的科學家致敬。

展覽以史前時代就移居紐西蘭的鴞鸚鵡(毛利語:kakapo)保育故事為例,說明人類的影響力與保育的重要性。在無哺乳類獵食者的原生環境中,鴞鸚鵡失去了飛行能力,歐洲殖民者引入貓、鼠及鼬等動物後,牠們的數目開始大幅下降。直至2005年,當地嚴密監管四座無捕獵者的小島,提供鴞鸚鵡一處合適的生長環境,復育計畫成功地將過去不足50隻的鴞鸚鵡,培育至目前的211隻(2020年統計數目),可謂奇蹟。以柯尼希的話所述:「這些致力將動物從絕種邊緣中救出的故事必須被聽見。」


展覽不僅展示自然界生物的奧妙,同時藉由紐特照顧神奇怪獸的故事,述說那些保育瀕臨絕種生物的故事,期望觀眾能尊重跟關心這些與我們共享地球的生物。(CREDIT: Trustees of the NHM)

 

保育:需要我們共同施展的魔法

走向展覽尾聲,迎面而來的是一整面貼滿宣導海報的互動展示牆,邀請觀眾為瀕危動物發聲,並向每個人詰問:你能夠做什麼來拯救我們的地球?「展覽的敘事主軸是希望觀眾能與這些動物有一次非凡的相遇,並真正愛上牠們。」柯尼希解釋策劃本展背後的期許。倫敦自然史博物館強調博物館應作為倡導者,帶領全球科學和文化領導者為地球的未來努力。以「神奇怪獸」特展來看,館方藉由新興的敘事軸線來活化館藏,賦予館藏與時俱進的意義,同時注入關於未來的啟示,提醒人們正視面臨嚴峻危機的地球。紐特對魔法世界生物的保育和承諾,應是身為地球人的我們都該效仿的,保護我們身旁的生物和其棲息地,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


資訊來源


關鍵字

你會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