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以變應萬變!博物館「變革力與堅韌性」國際研討會紀實

2022/12/28
閱讀數 : 451

作者:李竺恩(輔仁大學博物館學研究所碩士/藝文工作者)


面對當代社會、環境、政治的急遽變動,博物館何以回應與調適變化帶來的衝擊,甚至從中發起新的變革行動?

2022年10月13日、14日,輔仁大學博物館學研究所於國家圖書館舉辦「博物館:變革力與堅韌性」國際研討會,集結多位專家學者展開跨國經驗交流。會議第一天更邀請來自日本、瑞士、維也納等地的海外講者連線參與,並就「領導力」、「策展力」、「參與力」與「整合力」四項討論子題帶來精彩豐富的內容。

博物館「變革力與堅韌性」國際研討會開幕式。(博物館「變革力與堅韌性」國際研討會大會 提供)

 

參與力-博物館如何與社群發展共創共融的關係?

國立愛努民族博物館學藝主查-八幡巴繪,首先帶來她近期籌劃地區愛努文化特展的實務經驗。其位於日本北海道,也是首間以愛努族的歷史與文化為主題的國立級館舍,2022年3月推出的特展,聚焦館舍所在地的白老地區之愛奴族傳統服飾-「木棉衣」(ルウンペ)為主題。

博物館若要促進在地居民的參與並納入社區聲音,館員扮演著重要角色。身為此次特展企劃負責人,也是出身於白老地區的愛努族人,八幡女士分享其過往工作歷程中,為充實諸如舞蹈、織物等傳統文化的知識背景,她持續與當地族人保持聯繫,而這些長久自然累積起的人際關係與交流,更為日後國立愛努民族博物館與社區建立溝通之橋樑。此次特展籌畫,團隊順利開展與社區耆老、文化團體的合作,包含取得服飾作品及展示意見,逐步完善企畫內容。


延續文化前,還有一件重要的事!北海道愛努文化博物館與史前館卑南遺址公園的啟示


國立愛努民族博物館學藝主查八幡巴繪,分享白老民俗資料館幾十年來製作木棉衣服飾的轉變歷程。(李竺恩 攝影)

 

這檔特展細膩呈現愛努文化存在的地區差異性,亦加深觀眾對愛努族地方歷史的認識,之中關鍵則在於獲得當地協力。八幡女士就此道出兩大反思,即今後如何以組織為單位與社區取得共識?又如何將合作成果延續運用?說明博物館今後仍需致力維繫與社群的互動。

導覽人員穿著愛奴族傳統服飾,向觀眾介紹展覽。(© National Ainu Museum)

 

整合力-博物館何以跨界整合文化資源?

與不同機構、組織或團體的資源橋接,對博物館而言能發揮1+1>2的強大力量。瑞士蘇黎世大學東亞藝術史系(East Asian Art History Institute at University of Zurich,通稱KGOA)教授兼系主任-Hans Bjarne Thomsen,分享其帶領學生與當地博物館共同進行研究的經驗,討論學術機構何以向博物館的實務面接軌。

Hans Bjarne Thomsen教授介紹自身任教的蘇黎世大學東亞藝術史系,其擁有逾半世紀的歷史,長期關注瑞士境內的日本、中國、韓國藝術典藏,且是瑞士唯一設有東亞藝術史研究教席的機構。(李竺恩 攝影)

 

博物館長久以來都有著鑑賞其蒐藏物件的需求,但在繁瑣的日常業務中又應如何加強藏品研究工作?對此,以「在外秘寶」(Zaigai Hihô)〔註1〕計畫為契機,KGOA與數十間具有可觀東亞藝術蒐藏的館舍合作,提供學生近距離考察庫房文物的機會。Thomsen教授表示,KGOA於藏品研究工作中側重的是探討「物的社會生命史」——即全面地關照物件本身的背景,包含認識其從原生地轉渡的路徑,以及現今身處於瑞士下的新脈絡。

許多博物館仍將諸多作品保存於不見天日的庫房中,但其皆值得更妥善地對待,探究這些過去較少被關注的物件,並挖掘之中蘊含的故事,將助於擴大知識領域。就學術工作而言,聚焦於非正典的脈絡研究仍有不定因素,但也因此才更需要跨界合作加深對各自領域的暸解。

 

領導力-如何引領博物館實踐社會使命與角色?

博物館的核心價值與使命是引領館舍發展的燈塔,但也應與時俱進。長年關注柏林博物館島的發展,德國天主教艾希特-英格思塔大學藝術史學教授兼系主任-Michael F. Zimmermann,本次圍繞「普世博物館」概念,談論德國背景下現正發生的國家級博物館轉型。

歷經二戰、東西德的分裂到統一,博物館島乘載德國19世紀以來的重要歷史,更代表國家建築和文化跨越一世紀的發展歷程。但由於整體建設歷時彌久,成立博物館島的文化意義早已非能以過去脈絡概括。以最早建立的柏林舊博物館(Altes Museum)而言,其建築設計、藏品蒐集和陳列之方式皆明顯流露歐洲中心的思想;直至2009年,重整完畢的柏林新博物館(Neues Museum)才跳脫此視角,聚焦埃及文明,試由空間設計與館舍定位更完整反映世界文明;然而,如此嘗試仍然不足。2020年甫開幕的洪堡論壇(Humboldt Forum;又名:柏林宮),於整建過程中依然飽受爭議,尤以對藏品取得途徑的激烈輿論,德國藝術史學家Horst Bredekamp更曾批判其為「掠奪藝術品的堡壘」〔註2〕,顯示現今人們對博物館的社會角色抱有的省思與反動。

1825年,Karl Friedrich Schinkel被普魯士國王委任設計柏林舊博物館(Altes Museum),他汲取德國哲學家Friedrich Schiller人文主義與美育理念,在空間中融入大量古希臘圓柱、穹頂元素,亦呼應當時的文化思潮。(葉家妤 攝影)

洪堡論壇透過柏林民族學博物館,短暫的「展示。遺漏。:來自坦桑尼亞與殖民檔案館的物件」(Exhibiting.Omissions. Objects from Tanzania and the Colonial Archive)展覽,反思對東非坦桑尼亞前殖民地的文物掠奪,顯現洪堡論壇在遭受批判的同時,也在解殖民的路上持續探索著。(©Stiftung Humboldt Forum im Berliner Schloss, photo: Alexander Schippel)

 

Zimmermann教授總結,當代背景下的「普世博物館」概念應融入解殖、文物歸還及推動文化遺產共享之思維,而非輕易簡化博物館存在的正當性。辯論仍持續進行中,如何「撥亂反正」已為迫切任務。


頂著王冠與十字架的世界文化博物館?新開幕洪堡論壇實地走訪

跳脫白人世界觀!如何創造多元對話空間?洪堡論壇民族學展區的嘗試

在歷史重鎮內打造新形態民族學博物館 —柏林洪堡論壇的華麗變身


 

策展力-展覽敘事何以作為博物館的溝通方法?

展覽能為一種回應觀眾需求的方式。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Kunst Historisches Museum)館長-Sabine Haag,分享多項策展案例,說明博物館如何透過展示敘事,進而對議題作出更多元的關照。

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與戲劇博物館、民族學博物館,三間當地館舍組成聯盟(KHM-Museumsverband),其藏品多是哈布斯堡王朝的皇室蒐藏,源於世界各地、橫跨數千年歷史。如此廣泛的時空跨度,提供博物館在敘事建構上,有豐厚資源可供發揮。例如回應近年大疫時代背景的「仰望上天」展(Higher Powers: People, Gods and Elements of Nature),策展人從維也納城市中的「黑死病紀念柱」出發,並結合博物館聯盟中多樣的藏品,傳遞人們對自然、至高力量祈求的存在意象。

呼應性別議題,「鋼鐵人」展(Iron Men: Fashion in Steel)則聚焦盔甲蘊含的性別流動及時尚意象,雖是單一主題物件的展示,但經不同材質也能詮釋之中變化;此檔展覽更融入兒童親近的設計,以學習單鼓勵孩童探索。回歸藝術史博物館的主力,「當代與古典對話:時間的樣貌」(The Shape of Time: Old Masters in Conversation with Modern Art)是一檔以古典大師畫作為主的展覽,但其巧妙結合當代藝術創作,翻玩出不同的敘事視角,展中作品彷彿穿越時空對話並顯化嶄新的議題。

17世紀為慶祝疫情結束而設立於奧地利維也納市中心的紀念柱,令人聯想近年新冠肺炎疫情對世界造成的衝擊,也促成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聯盟推出「仰望上天」特展。(Photo by Fred Romero, flickr, CC BY 2.0)

 

就管理與策展實務,Haag館長提點博物館也能著眼於研究計畫、常設藏品、推廣計畫(outreach)和再現(representation)等層面,從而加深與觀眾間的聯繫。

 

挑戰當前,思考與行動吧!

無論位處何方,能見在大環境的變化下,各地博物館仍展現多面向的「堅韌性」(resilience)與積極採取行動的「變革力」。對內,博物館能藉由自省、辯論,進而推動組織轉型;對外,則應主動出擊與不同機構、組織及社群開展合作關係。相信保持不斷思考與行動的能力,更是博物館突破現狀挑戰的關鍵要素。

 

執行編輯:葉家妤


註釋:


 


關鍵字

你會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