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每個故事都很重要!」 在參與式博物館中展現移民故事:專訪德國DoMiD博物館專案經理Sandra Vacca

2024/01/17
閱讀數 : 1253

作者:柯梓偉、袁晨子、鄧樂淳、龍淑君(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博、碩士生)


德國地處歐陸中心,是歐洲移民的主要目的地之一。德國DOMiD博物館(Documentation Center and Museum of Migration in Germany,德國文獻中心和移民博物館)自2017年起以參與式典藏(Participatory Collection)方式邀請民眾分享移民經歷,共同建構博物館典藏與展示【註1】。展覽內容豐富,主題涵蓋勞動力遷移與政治庇護,藉由個人與群體的視角,揭示移民對於國家、社會、經濟和文化的參與、貢獻與影響。本次專訪對象Sandra Vacca是ICOM COMCOL 理事,目前擔任DOMiD的「DOMiDLabs:參與式博物館設計實驗室」計畫的專案經理,她曾在聖安德魯斯保護信託博物館(蘇格蘭)擔任館長,並在科隆大學歷史研究所擔任研究助理。她自2013起規劃各種參與式計劃,致力將移民載入德國歷史,尋找讓移民在社會中共同生活的方式。

建構「我們」的博物館

DOMiD博物館並非由政府創立,而是土耳其裔移民組成的民間團體所設立,因此更能反映移民社群的真實經驗與故事。DOMiD預計2027年開設以「遷移」為主題的博物館「移民社群之家」(House of the Immigration Society)。Sandra對於這座歐洲規模最大的移民博物館充滿期待:

雖然這聽起來有點烏托邦,但我希望「移民社群之家」成為讓社會在多樣性中發現自我、理解自我,接受彼此意見,一起創造美好生活的場域。

DOMiD自我定位為「我們的博物館」(德文:unser Museum),「我們」涵蓋整個社會。為了容納移民社群的多樣聲音、價值觀、經驗和故事,在博物館對外開放前,DOMiD規劃了「DOMiDLabs:參與式博物館設計實驗室」,邀請移民們共同發想博物館的展示概念,並且以參與式工作方式進行典藏。


日常用品中的流動敘事:德國DOMiD博物館透過參與式典藏探究移民之聲


人們在DOMiD的互動展覽和說故事平台上討論、體驗和分享關於移民如何塑造德國的歷史、社會和日常生活的故事。(Credit: DOMiD-Archiv)

 

以參與式工作方式激發對話

Sandra著重參與式(Participatory)工作方式,認為必須將規劃決策權力交付給大眾,收集多元的聲音與觀點:

只有與民眾合作,才能獲得移民的生活經驗,而不僅僅只有政府的官方聲音。因此,參與是很重要的,需要把民眾聚集起來,需要傾聽民眾的聲音,要知道他們對於甚麼感興趣。

Sandra認為,必須讓移民參與當代移民的展覽設計,並將他們的生活經驗融入其中,確保展示反映移民的需求和興趣。然而,該如何達成這件事呢?她認為必須與民眾溝通,與他們建立信任關係,並且經營社群網絡。這種自下而上(bottom-up)的工作方式,依靠社群的經驗來展現移民歷史:

我們的優勢是通過自下而上的倡議,讓我們在社會上得到了完全不同的認可。我認為,民眾並不害怕我們,因為我們不是官方的聲音。

在展覽「Wer Wir sind–Fragen an ein Einwanderungsland」(我們是誰-移民國家的問題)中,展出了Arslan家族收到的一系列手寫信件,信件是對1992年在默爾恩發生的種族主義襲擊事件的哀悼,事件中三名Arslan家族成員不幸逝世。來自世界各地的信件見證了人們對這家庭所遭受損失的深切同情。(Credit: DOMiD-Archiv)

 

專家知識與公衆意見的平衡

參與式博物館中,公眾與博物館專家的知識同等重要,專家的學術知識確保展覽的準確性和深度,而公眾的視角則賦予展覽多樣性和生命力。儘管參與式博物館需耗費許多的時間與公眾溝通,瞭解公衆的真實需求,但可以反映真實多元社會面貌。Sandra認爲:「我們應該擁抱那些沒有寫在書中的知識,接受多種形式的知識。」

展覽籌備的過程中,Sandra不斷地尋求回饋,反思並學習。她透過觀察觀眾的互動,了解展示是否存在問題。她也強調傾聽的重要性,邀請參與者表達參與過程中的不滿之處,也積極瞭解觀眾如何看待展覽。「我們實際上坐在展覽裡面,觀察觀眾的動線,以及他們與展覽互動的方式。然後我們與他們交談。」。

任何博物館都不可涵蓋所有的故事與經歷,博物館需要時間與合作來收集故事和物品。通過不同的物品與故事,避免陷入狹義的視角,盡可能全面和多元地呈現不同移民社群的多種聲音。

 

DOMiD透過「#MymigrationLand」(我的移民之地)計劃,邀請觀眾分享有關移民歷史的知識,並籍此收集其個人故事。(Credit: DOMiD-Archiv)

 

展覽敘事如何處理移民的創傷記憶

DOMiD不斷地探索如何處理與移民有關的創傷記憶問題,他們預計在2023年秋季開展DOMiDLabs的參與性計畫「Trigger Warning!」(「觸發警告!」),深入探討如何展現過去種族主義攻擊事件和社會排斥等敏感事件。民眾透過工作坊與講座,貢獻個人故事與觀點,幫助觀眾全面地理解移民歷史中的複雜性與創傷過去。

移民議題與德國本國人和來自不同國家的移民都密切相關,博物館如何設計出能夠考慮到不同族群的展覽? Sandra表示,她認為要策劃一個適合所有人的展覽是非常困難的,最重要的是:「在展示與難民經歷、戰爭和種族主義等主題相關的內容時,必需要謹慎地處理,以避免觀眾重蹈傷痛。」

當策展涉及創傷記憶時,更加需要考慮相關的脈絡性,為觀眾提供足夠的背景與資訊,包過歷史脈絡、文化社會、個人故事等,確保觀眾能理解展覽的內容。此外,注意參與者的感受亦同樣重要。館方需要謹慎地尊重移民的經歷,盡可能完整地呈現事件真實及多元的面貌,從而理解和體現移民的經歷與故事。

Theodor Wonja Michael的孫女Kirsten Wonja Koehler和DOMiD的兩位工作人員正在整理與Michael相關的檔案和物件。Theodor Wonja Michael是威瑪共和國和納粹時期少數的黑人德國倖存者之一,這些材料詳實記錄了他在德國的生活經歷,以及他多年來反種族主義的努力,檔案和物品將被納入DOMiD的永久收藏中。(Credit: DOMiD-Archiv)

 

建立以人為本的移民社會

每個地方都需要移民博物館嗎?Sandra認為這個問題仍有待商榷。然而,相較於建立特定的典藏、展示場域,她更注重社會大眾對於移民議題的思考。「我們建立一個移民博物館有何不可呢?但我認為它不應該被視為唯一能談論移民議題的地方。」

Sandra強調「要把人視為人」,移民身上所承載著的不只是從故鄉到移居地的遷移經驗,還有他們的興趣、家庭、教育與生命故事。她認為,相較於建立移民博物館,更重要的是改變看待移民的方式,以靈活和開放的態度協助他們融入社會。隨著移民人口不斷增加,社會上每一個人都與移民有關,有著源源不絕且新鮮的社會話題。DOMiD透過大量的參與式典藏計畫營造一個讓移民放心分享經歷,並且留下故事的地方。


註釋

•    註釋1:DoMiD博物館的Meinwanderungsland(2017-2020)與DOMiDLabs(2021-2024)計劃。


資訊來源


 延伸閱讀:


關鍵字

你會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