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新訊

藝術與時尚聯袂演繹的未盡之夢:東京都現代美術館「Christian Dior:夢之設計師」
藝術與時尚聯袂演繹的未盡之夢:東京都現代美術館「Christian Dior:夢之設計師」
作者/攝影:李亦晟(藝術文字工作者) 近期於東京都現代美術館盛大開幕的「Christian Dior:夢之設計師」(2022.12.21—2023.5.28),曾先後巡展至法國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英國倫敦V&A博物館、中國上海龍美術館(西岸館)等地。展覽除了回顧Dior如何成為二戰後新時尚的代名詞之外,也述說品牌創辦人Christian Dior對藝術與美的追求。包含極具代表性的New Look腰線設計及Dior花園的花卉元素皆出自其手,但較不為人知的是——Christian Dior本人實際上也相當著迷於前衛派的藝術風格,甚至還經營過一家畫廊,曾為Alberto Giacometti和Salvador Dalí舉辦個展。 1959年,Christian Dior為明仁皇太子的未婚妻美智子皇太子妃親自設計三套西式結婚禮服,圖為手稿。(李亦晟 攝影) 「Dior and Japan」展區陳列了John Galliano以葛飾北齋浮世繪《神奈川沖浪裏》為設計靈感的高級訂製服,也包含其他設計師以日本為靈感的作品。(李亦晟 攝影)   延續創辦人對藝術的重視,本展並非採取傳統式的套裝展覽,而是因地制宜與在地文化脈絡進行對話。例如「Dior and Japan」展區,陳列了一件在1953年被Dior先生命名為「日本花園」(Jardin Japonais)、以櫻花與鳥為題的禮服,其更於2017年春夏系列由Maria Grazia Chiuri重新演繹;及另一件John Galliano以葛飾北齋浮世繪《神奈川沖浪裏》為設計靈感的高級訂製服。展場中,建築師重松象平透過阿波和紙,結合青森睡魔祭(ねぶた)與障子(しょうじ)等日式藝術/建築所使用的糊紙技法,呈現出極具日式美學的空間,另一方面,此種策展手法也可做為影像投影的底襯來製造視覺上的流動感,並藉由質樸的寧靜之美協調不同時期與風格的設計語彙。 建築師重松象平打造出從地板延伸至到天花板的大斜坡,配合頂部的鏡面創造出超乎日常的視覺透視效果與多層次美學。(李亦晟 攝影)   攝影師高木由利子富有詩意的作品,也是特展的亮點之一。她在巴黎逗留數週期間拍攝近120件Dior時裝,捕捉品牌獨有的戲劇性剪裁與廓形。慣以各種方式探索人與衣服之間關係的高木由利子說:「聽說Dior先生喜歡花,所以我想到了使用西洋的束花與日本的切花,創造出在靜態之中又富有動感的影像」。「Dior’s Legacy」展區參考日式室內裝飾中常用的襖(ふすま)與垂簾(すだれ),將攝影作品放大輸出作為隔板、展示高木拍攝的歷任設計師作品。在一個空間內切割出多個單元卻又相互連貫,創造出一種複合的空間敘事,讓觀眾可以從視覺上理解Dior品牌從創辦人到繼任者所傳承的連續性。   日本巡展主視覺由攝影師高木由利子所拍攝,以富含詩意的照片在侘寂的氛圍中呈顯Dior歷任設計師的創作思維。(李亦晟 攝影)   展覽特別搭配了東京都現代美術館典藏的7位藝術家、共16件作品一同展出。從戰前到今日,反映時代面貌的藝術品,也在展場各處與時尚設計互相呼應。「Stars In Dior」展區展出Grace Kelly、戴安娜王妃和Jennifer Lawrence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上曾穿過的晚禮服,後方則展示著名藝術家Andy Warhol的三幅《瑪麗蓮.夢露》絹印版畫,並以點點光源呼應好萊塢的星光絢爛。 而以日本花園為靈感的展間,則擺放設計師從花卉擷取靈感所創作的禮服。剪紙藝術家柴田あゆみ將無數紫藤花飾紙懸掛在天花板上,搭配漂浮在鏡面的展示台上、好似層疊花瓣般搖曳生姿的裙襬,營造鏡花水月般的效果。牆上,田淵安一的油彩畫作《眠花組曲》、手塚愛子解構織品纖維又再編織而成的當代藝術作品《Mutterkuchen - 01(你有可歸之處嗎?若有的話,是巧合嗎?還是必然?》與其他畫作,使出現在洋裝與晚禮服上的立體花朵、刺繡及印花細節,伴隨柔美而鮮活的意象一同綻放於展間之中。   美術館從珍貴館藏中精選與展覽相關的作品,交織出藝術與時尚相會、如夢似幻般的場景。(李亦晟 攝影)   本次展覽通過策展人、建築師、攝影師和學藝員[註1]的不同詮釋,重新演繹Christian Dior的精神,在回首75年「歷史」同時,也勾勒出時尚設計師和藝術家那永不止息、勇於追夢的「未來」。時裝的本質做為一種藝術形式,與日式美學觀點中複雜的精神性與極簡內涵相交,創造出文化之間的獨特聯繫。本次巡展也不僅止於機構單向借展的關係,而是試圖在兩地之間覓尋一種共時性的可能與想望,期待日後抵臺的國際展覽也能以對話作為基礎,體現博物館的在地化價值與文化交流的重要理念。   本次展覽通過策展人、建築師、攝影師和學藝員的不同詮釋,重新演繹Christian Dior的精神,在回首75年「歷史」同時,也勾勒出時尚設計師和藝術家那永不止息、勇於追夢的「未來」。(李亦晟 攝影)   執行編輯:郭冠廷 註釋1:日本《博物館法》中的第四條第三及四項提及:「博物館應任用具有專業的職員為學藝員(学芸員),其為進行博物館資料的收集、保管、展示、調查研究及其他相關事項的專業職務」。與臺灣較不同之處在於:學藝員應在大學或取得相關學分,並通過文部科學省的資格認定測驗,方能取得學藝員之資格。
2023/02/07
如何地方?何以社群?內惟藝術中心展示的「內惟」敘事
如何地方?何以社群?內惟藝術中心展示的「內惟」敘事
作者:謝宇婷(高雄市立美術館助理研究員) 高雄市立美術館園區西側,由16個四邊形組成的「內惟藝術中心」,於2022年11月啟動試營運。 在此之前,「內惟」可能是個讓人陌生的名稱,甚至很多高雄人都不知曉。內惟人也較常以「鼓山區」或是「美術館附近」代指此地。鐵路尚未地下化前,縱貫鐵路劃分出老內惟聚落與新開發的美術館特區,內惟人甚至用「跨過結界」來形容跨越鐵軌進入市區的動作。 內惟日治時期老地圖,呈現內惟與鄰近地區的關係。(內惟藝術中心 提供) 當代的內惟地圖,馬卡道路貫穿期間,呈現當地地理特色。(內惟藝術中心 提供)   事實上,「內惟」源自「內圍社」,稱呼早期平埔族以竹籬圍欄而成的區域,是一個依傍壽山、泉水發展已久的老聚落,保留許多歷史痕跡。內惟藝術中心的成立,除了作為融合電影院、展廳、餐飲與文物修復空間的多功能藝文空間,也創造探詢內惟脈絡、與在地社群互動的契機。 目前內惟藝術中心展出數件作品,企圖與在地文史及當地社群對話,讓來訪觀眾更加瞭解內惟。泰國印度裔藝術家阿運.若望恰庫(Navin Rawanchaikul)的委託創作《內惟戲院》(Neiwei Rama)系列,即為一例。 阿運·若望恰庫《內惟戲院》系列中的畫作《昔日邊界內》。(圖片提供:Navin Rawanchaikul and StudiOK)   阿運以他擅長的電影看板繪畫風格,在作品《昔日邊界內》(Once Within Borders)串聯內惟與泰北兩地的故事。因為疫情阻隔,藝術家自2019年底走訪內惟後僅能遠端創作,於是他追溯臺灣與泰國之間的歷史淵源,前往泰北邊境訪查19世紀起往來邊界的滇緬社群,以及國共內戰後的國民黨軍隊後代。因此作品畫面右側為內惟故事,左側則是泰北。「昔日邊界內」的概念不只呼應內惟地名的由來、過去鐵路將內惟一分為二的歷史,也指出社群如何於邊界上跨越遷徙。搭配該作品的紀錄影像,配音特別邀請內惟居民朗讀藝術家給內惟的信,象徵兩地之間的互動,展場也納入內惟社群的訪談影片《內惟群像》,由居民訴說屬於內惟的經驗與記憶。 阿運·若望恰庫《內惟戲院》與走路草農_藝團《兩個太陽》相對展出。(鄭景陽 攝影,圖片提供:內惟藝術中心) 不願被遺忘的故事!異域故事館常設展為孤軍發聲   對應《內惟戲院》,作品《兩個太陽》由高雄藝術團體「走路草農/藝團」創作,以日治時期左營桃子園因興建軍港而遷村至內惟與新庄仔兩地的歷史進行發想,再度回應了社群在邊界內外流動、遷徙的命題。《兩個太陽》以圓形金屬鏡面折射到牆面的兩個圓形太陽,呼應兩地皆有的太陽星君信仰;《菱角?芋頭?蒸餾水!》則結合芋葉、菱角造型的金工雕塑,與高雄蒸餾水工廠使用過的玻璃瓶,讓人遙想不復存在的內惟埤塘光景。此外,錄像《從桃子園到桃子園》引用高美館近期典藏的《桃子園早春》,於昭和十二年(1937年)由日本藝術家田中善之助繪製,將當代水田景色填入畫作的輪廓中,想像軍事管制前的桃子園。 如果說前兩組作品探討內惟社群的流變,涂維政與羅懿君則從考古與歷史的角度,出發探討內惟過去文明發展的痕跡。涂維政作品《內惟埤考掘》虛構了一位日治時期的植物學家——木木邦生,以未來考古學的角度想像內惟。在高雄市歷史博物館規劃的「歷史解惟」展間,除了從馬卡道人與海盜的傳說,到日治時期的高雄溫泉、水泥、合板、磚窯等產業,講述內惟的前世今生,還邀請羅懿君創作《內惟考古的極限運動》,將內惟考古出土的文物現場轉化為攀岩場,以身體感知環境的變化。 羅懿君作品《內惟考古的極限運動》,將內惟考古出土的文物現場轉化為攀岩場,以身體感知環境的變化。(謝宇婷 攝影) 涂維政《內惟埤考掘》虛構了一位日治時期的植物學家,以未來考古學的角度想像內惟。(鄭景陽 攝影,圖片提供:內惟藝術中心)   以「內惟」為名的藝術中心,或許指向藝文機構與地方交往的新可能:不只是透過短期的藝術節慶,而是更長遠的爬梳與展示,建構出屬於地方的論述。期許未來內惟藝術中心能持續此方向,深入並拓展藝術與在地社群的關係。   執行編輯:郭冠廷
2023/01/31
回家,要一個世紀:奧克蘭博物館歸還瓦魯孟古族文物
回家,要一個世紀:奧克蘭博物館歸還瓦魯孟古族文物
作者:莊婷雅(維多利亞與亞伯特博物館觀眾服務組員、萊斯特大學藝術博物館與美術館學碩士) 2022年11月14日週一早晨,位於紐西蘭的奧克蘭戰爭紀念博物館(Auckland War Memorial Museum Tāmaki Paenga Hira,以下簡稱奧克蘭博物館),以隆重莊嚴的毛利迎賓儀式(pōwhiri),迎來澳洲原住民瓦魯孟古(Warumungu)族人、以及澳洲原住民與托雷斯海峽島民研究中心(Australian Institute of Aboriginal and Torres Strait Islander Studies, AIATSIS)代表,正式將四件奧克蘭博物館典藏文物交還部落。 本次歸還的四件文物分別為:扁斧(palya/kupija)、斧頭(ngurrulumuru)以及兩個迴力鏢(wartilykirri),由知名英國人類學家Walter Baldwin Spencer與Francis Gillen於1900年初期研究瓦魯孟古族時蒐集而得(AIATSIS, 2022)[註1],奧克蘭博物館並沒有明確紀錄這些文物如何進入該館典藏系統。在離開故鄉長達120年後,於部落和館方共識下,四件文物重返瓦魯孟古族位於澳洲北領地州自治區(Northern Territory)內的坦南特溪小鎮(Tennant Creek),為博物館藏品檢視與部落文化維護寫下新的篇章。當月17日,紐西蘭南島的奧塔哥博物館(Tūhura Otago Museum)也在AIATSIS研究中心協助下,完成瓦魯孟古文物返還手續 [註2]。 本次歸還的四件文物分別為扁斧(palya/kupija)、斧頭(ngurrulumuru)以及兩個迴力鏢(wartilykirri)。(Photo by Richard Ng, courtesy of Auckland Museum)   奧克蘭博物館在去殖民的當代實踐 奧克蘭博物館座落於紐西蘭北島最大城市奧克蘭,為紐西蘭最早成立的博物館,目前擁有約四百萬件館藏,是紐西蘭規模最大的博物館之一。自1852年建館以來,館方除了不斷擴充藏品數量,更企圖呈現紐西蘭和大洋洲周邊島嶼獨特的自然歷史、軍事與戰爭事件,近40年來館方也持續加強原住民族文化研究,致力保存紐西蘭毛利文化和大洋洲島嶼文化。 奧克蘭博物館主建築外觀 ,建築設計強調第一次世界大戰紐西蘭參戰的紀念意義。(© Auckland War Memorial Museum - Tāmaki Paenga Hira)   立基長期與當地部落的合作經驗,促使奧克蘭博物館修正過去單純典藏與展示的概念。於2020年12月舉辦「去殖民化與原住民化博物館(Ngā Kākano: Decolonising and Indigenising Museums)」論壇,邀請學者與博物館從業人員探討如何將殖民時期納入的典藏,以更符合當代多元文化和去殖民的角度,講述博物館藏品的故事,同時強調,博物館不僅希望將展覽空間去殖民,更期待訴說「文化如何走向今日(Torika Tokalau, 2020)」,作為多元對話的開端。 奧克蘭博物館舉辦「去殖民化與原住民化博物館(Ngā Kākano: Decolonising and Indigenising Museums)」論壇會議。(截圖自Auckland War Memorial Museum YouTube video ‘Ngā Kākano: Decolonising and Indigenising Museums’)   一起讓文物回家! 文物歸還典禮上,瓦魯孟古族代表Jimmy Frank深刻表示「部落『長期以文物與自我認同共存的精神,至今仍是族人傳承文化的核心價值』」,與毛利文化類似,瓦魯孟古族同樣十分重視傳承文物與技法給下一代,這顯示了文物與族人的深厚連結和重要性,因為兩族群擁有相似的文化內涵與價值,Jimmy Frank也特別感謝奧克蘭博物館以毛利文化背景為出發點,照顧這些瓦魯孟古族文物,讓它們得以安好回到故鄉。 奧克蘭博物館典藏組長David Reeves(RNZ, 2022)認為:「當館方面對文物歸還議題時,首要思考的出發點,是以紐西蘭作為Aotearoa(毛利語譯為「長白雲之鄉」,泛指紐西蘭)的身份與部落展開開放式對話,並認同過往的博物館蒐集文物的方法,無法在當代被採用。(We like to think in Aotearoa we are leading the edge in some ways. I think the first thing is an attitude towards openness, we can acknowledge that some of the collecting practices in the past aren't what we would support these days.)」,奧克蘭博物館館長則強調,文物歸還明確體現館方核心價值與正在努力的方向——重新連結族人後裔,與其寶貴的文物。 瓦魯孟古族代表(Jimmy Frank,左一)與奧克蘭博物館典藏組長(David Reeves,左三)於文物歸還典禮中正式交接四件部落文物。(Photo by Richard Ng, courtesy of Auckland Museum)   未來四件瓦魯孟古族文物將由位於坦南特溪鎮上的寧卡努努藝術文化中心(Nyinkka Nyunyu Art and Culture Centre)保存並展出,為部落未來世代講述遺失的歷史,並延續部落知識傳播。此次跳脫殖民統治範疇的文物歸還,把焦點還給部落、使文物重生,過程中多了部落的支持、肯定與神聖祝福,也為博物館文物歸還議題寫下暖心的一頁。   執行編輯:郭冠廷 註釋1:Spencer團隊在澳洲中部共蒐集超過6000件文物,現今已分散世界各地。 註釋2:奧塔哥博物館共歸還六件瓦魯孟古族典藏物件。
2023/01/30
沒有月經與陰道,哪來80億人類:博物館為女性生理平權吶喊!
沒有月經與陰道,哪來80億人類:博物館為女性生理平權吶喊!
作者:張慈安(國立歷史博物館典藏組研究助理) 世界上有一半的人擁有月經,作為自然生理現象,月經卻長期飽受禁忌污名;陰道與陰唇等女性生殖器官,更被大眾噤聲和忌諱。究竟,當代的博物館如何破除迷思、推動女性生理平權?   臺灣小紅厝,呈現你我的月經日常 全球第一個月經博物館在2022年6月30日正式開幕,座落臺北市大同區,小紅厝月經博物館由非營利組織「小紅帽WITH RED」(社團法人全球小紅帽協會)創辦,致力實現「月經平權」的社會倡議。館內不僅展示生理、心理、藝術與社會的月經議題,也不定期舉辦各式活動,透過交流與溝通,讓月經不再被刻意隱蔽,而是積極正面的生命能量! 月經博物館入口處有可愛的血滴娃娃。(張慈安 攝影)   月經博物館建築改造自老透天厝,面積小巧,以紅與白作為博物館整體的色彩基調。門口板凳上,面帶微笑的可愛血滴造型娃娃,歡迎大家來一探究竟。走入館內,1樓「月經聚落」展示館所的成立使命、月經生理知識及特展內容,紅色的大樹後面是一整面彩繪各式外陰部的洗手台創作《生來綻放》,呈現女性天生百態的外陰部模樣。館內也有免費提供女性生理用品的友善廁所,搭配「月經行動」計畫說明,包含:協助弱勢青少女個案服務、打造校園及公共場域月經友善空間的「幫你留一份」及「月經友善地圖」等,讓觀眾瞭解正確的生理知識之外,共同促進「月經平權」社會。 「月經聚落」展場。(張慈安 攝影) 由小紅帽團隊繪製各式各種的外陰部創作《生來綻放》,呈現女性自然生理結構。(張慈安 攝影)   爬上樓梯,觀眾可進入2樓展區「我們都曾住過的子宮」。經由月經現象牆的引導,探索兩個社會議題:一是因經濟拮据,導致無法取得適當生理用品,造成身心負面影響的「月經貧窮」;其二為因月經負面刻版印象,造成社會對女性不平等待遇的「月經汙名化」。搭配月經教材和用品展示、不同世代的月經經驗分享,加強大眾對「月經」及相關社會現象的認識與正向態度,整體而言,月經博物館十分適合三五好友結伴參觀,也是家庭親子活動的好選項。 「我們都曾住過的子宮」展場。(張慈安 攝影)   英國陰道博物館,打破女性生理迷思 無獨有偶,位於英國倫敦的「陰道博物館(Vagina Museum)」,也以女性生理為主題。該館由Florence Schechter女士於2019年成立,常設展「陰道始末(From A to V)」透過解剖學、健康、外陰多樣性及行動主義四大主題,讓觀眾理解「陰道」和女性生殖生理的自然現象,破除迷思與誤解。當前特展「月經簡史(Periods: A Brief History)」,則探索歷史上關於「月經」的文化信仰,這些信仰又如何影響了我們的生活。藉由展覽,希望人人能以健康自信的態度面對與討論相關議題,共同實現平等的多元社會。 英國陰道博物館入口處。(Credit: Vagina Museum) 陰道博物館舊址時特展「Muff Busters:Vagina Myths and How To Fight Them」的模型展品,以沾血的月亮杯與衛生棉條說明月經並不骯髒,它就只是個非常正常的生理現象!該展品在新址也有展出,但展場規劃有所調整。(Credit: Vagina Museum) 陰道博物館參觀指南-YouTube影片   不論月經博物館或陰道博物館,皆透過正視女性自然生理結構,爭取同樣身為「人」的平等對待,期待你我的持續努力,真正落實平權社會。   執行編輯:郭冠廷
2023/01/20
是創新還是噱頭?從圖坦卡門的兩個特展看沉浸式展覽在美現況
是創新還是噱頭?從圖坦卡門的兩個特展看沉浸式展覽在美現況
作者:劉曉樺(自由作者/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博物館研究所碩士) 你看過沉浸式展覽嗎?走入挑高空曠的展間,被巨大投影與聲光效果環繞,感受身臨其境的超然體驗,是近年風靡歐美與亞洲的展覽形式,且已發展出各類主題。如今,在埃及最年輕的法老——圖坦卡門陵墓出土百年之後,美國有兩個相關主題的沉浸式展覽應運而生。   死後世界的奇幻大片!身臨其境圖坦王(Immersive King Tut)特展 「身臨其境圖坦王(Immersive King Tut)」特展由加拿大燈塔身臨其境公司(Lighthouse Immersive)推出,在美加地區十四個城市展出,展覽主題圍繞著死後世界。一開始的展廳是全景式投影的埃及陵墓造景,動態光影營造出虛擬現實的錯覺。接著,觀眾可進入偌大的主展間,隨意落座,傾聽太陽神述說圖坦卡門如何作為最年輕的法老,在英年早逝後經歷的死後奇幻世界,時間大約半小時,其中古埃及的經典圖騰、文物、建築伴隨著上天下地的情景變化,由四面八方的投影相互呼應,其聲光效果比阿凡達3D電影更為強烈。可惜整個展覽僅有純故事的光影饗宴,並無深入解說或延伸資訊的設計,少了寓教於樂的充實感。 「身臨其境圖坦王(Immersive King Tut)」特展沉浸式投影中的古埃及圖樣。(劉曉樺 攝影)   跨越時空的埃及體驗?超越圖坦王(Beyond King Tut)特展 另一沉浸式特展為「超越圖坦王(Beyond King Tut)」,由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和Paquin Entertainment Group合作於美加地區五大城市展出,展示內容較為多元,從圖坦卡門陵墓被發現時的考古紀錄開始,接著介紹陵墓中的經典文物,展覽中除了巨大投影效果外,觀眾可以經由精巧仿製的陵墓展品,感受身處考古現場的氛圍。 National Geographic immerses viewers into the world of King Tut | Open Studio-YouTube影片 其中,展覽特別將圖坦卡門隨身攜帶的桌遊放大再現,讓觀眾在體驗古埃及桌遊的同時,瞭解圖坦卡門9歲成為國王但依舊不變的童心。最後展廳中央放置古埃及人通往死後世界的冥船,四周高聳的投影,加上錯落懸掛的展版,一同訴說古埃及對死後世界的想像與文化。 「超越圖坦王(Beyond King Tut)」特展展場。(Credit: Beyond King) 「超越圖坦王(Beyond King Tut)」特展展場中包含圖坦卡門隨身攜帶的桌遊放大模型,讓觀眾在體驗古埃及桌遊。(Credit: Beyond King)   沉浸式展覽在美旋風 在「身臨其境圖坦王」特展之前,燈塔身臨其境公司邀請2019年於巴黎吸引超過兩百萬名觀眾的「梵谷‧星夜(Van Gogh, Starry Night)」特展策展人,2020年在美加地區推出「身臨其境梵谷(Immersive Van Gogh)」特展,此展伴隨Netflix熱播影集順勢引起許多美國民眾的興趣[註1],當時全球以梵谷為題的沉浸式特展就多達五個。至今,燈塔身臨其境公司推出的特展已吸引四百萬名以上觀眾,近期更配合冬季節慶,推出第三個胡桃鉗故事主題特展。而另一家公司Paquin Entertainment Group的沉浸式特展主題同樣多元,包括梵谷、莫內、恐龍,和漫威復仇者聯盟等。 Immersive Van Gogh art exhibit coming to Phoenix | FOX 10 News-YouTube影片   如何寓教於樂?沉浸式展覽的未來挑戰 綜觀前述兩檔圖坦卡門特展,可以發現沉浸式展覽是一種中性媒介,能單純強調特殊的感官娛樂體驗;也能加入展覽理念和教育元素,成為欣賞與學習的新興管道。當大眾願意支付高額門票體驗沉浸式展覽,如何在感官刺激後,讓他們回味無窮?甚至產生探訪實際文物、或進一步搜尋學習資源的動力?若能藉此培養博物館的未來觀眾,未嘗不是一種新途徑;然而,沉浸式展覽若一味追求渲染風潮,博物館潛在觀眾也會伴隨空洞影片與稍縱即逝的驚奇,消耗殆盡。   執行編輯:郭冠廷 註釋1:Netflix影集「艾蜜莉在巴黎(Emily in Paris)」於 2020年底熱播,在第一季第五集劇中,三位主角一起參觀了當時在法國巴黎蔚為風潮的「梵谷‧星夜(Van Gogh, Starry Night)」沉浸式特展,讓大眾為之著迷。
2023/01/19
地方記憶的串聯與交織:新竹市美術館《敘事竹塹攝影史詩》特展
地方記憶的串聯與交織:新竹市美術館《敘事竹塹攝影史詩》特展
作者:黃小聞(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碩士生) 新竹市美術館《敘事竹塹攝影史詩》特展於2022年12月9日正式開幕(展期至2023年2月28日),展示的攝影作品環扣桃竹苗地區的生活寫真與在地敘事。策展論述沿用法國思想家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 1915-1980)講述傳統攝影的「此曾在」(法ça a été,英That has been)觀點,希望藉由歷史影像中的「刺點」(punctum),產生跨時空的記憶共振。此展分為「信仰與生活篇」及「生存與環境篇」,重現不同時代中桃竹苗先民打拼的生活寫照。 新竹市美術館的前身為日治時期的「街役場」,功能相當於現在的鄉鎮公所。(圖片來源:新竹市役所 | 新竹市役所,維基百科)   新竹市美術館前身為建立於1920年代日治時期的「街役場」,功能相當於鄉鎮公所;1930年代因人口成長升格為新竹市,爾後改名為「市役所」。2001年,因其保有日本傳統建築的屋頂與裝飾,及西方近代建築風格的屋身,登錄為縣(市)定古蹟,並由新竹市文化局管理營運。 在歷經整修及規劃後,2016年轉型為新竹市美術館,以展示當代藝術為館舍宗旨,為新竹市區注入藝文氣息。值得關注的是,新竹市美術館在空間意象上從原先以治理為目的的官方辦公空間,轉化為當代藝術對話及串連在地記憶的展示空間,充分展現了文化資產轉化為博物館的多元樣貌與地方實踐的精神。 攝影師葉裁的作品《賣麵女孩-內灣車站》,影像呈現早期內灣車站的景象,提著麵碗叫賣的女孩是當時通勤族的共同回憶。(黃小聞 攝影) 攝影師張乾榮的作品《牧童掌牛系列》,影像中邊務農邊讀書的牧童,顯現出早期農家子弟的生活型態。(黃小聞 攝影)   展覽中跨時空的攝影作品,串連起觀者(viewer)的記憶與話題。新竹市美術館因臨近新竹市護城河親水公園,假日可看見許多家庭到此參觀展覽,相較於當代藝術創作,攝影作品似乎更能吸引在地居民前來參觀,或許是因爲以生活為題的歷史影像更容易與觀者產生共鳴。在觀展的過程中,許多民眾透過作品喚起了兒時記憶,因而與同行者創造了許多話題,一次次的對話,也加深了與「新竹」二字的連結。例如攝影師葉裁的作品《賣麵女孩-內灣車站》,便勾勒出早期內灣車站通勤族的記憶,叫賣麵條的女孩身影彷彿歷歷在目,相比與現今台鐵車站內的連鎖賣店,呈現截然不同的人文地景。張乾榮的作品《牧童掌牛系列》則呈現出早期務農子弟的學習日常,坐在牛背上的牧童一手扶著牛背一手拿著書冊的認真模樣,給予在科技時代成長的觀者另一種生活的想像,重新反思教育學習的可貴。 參觀的民眾,藉由歷史影像開啟話題,透過生命經驗的傳承與分享,共構出新竹在地的集體記憶。(黃小聞 攝影)   誠如羅蘭‧巴特所說,雖攝影作品中的場景已不復存在,但藉由附加在影像畫面中的「刺點」觸發觀者的生命經驗,使其能從一幀幀的歷史黑白影像中,找到與自身的關聯性。而觀者在彼此交流生命經驗的過程中,也同時共構出世代間的集體記憶,使年輕的世代透過生活記憶的傳承,凝聚同屬於「新竹」這片土地的人文關懷與地方感。   執行編輯:郭冠廷
2023/01/16

專文

人類演化研究早期先驅者:瑞典烏普薩拉大學演化博物館
人類演化研究早期先驅者:瑞典烏普薩拉大學演化博物館
作者:劉德祥(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退休研究員) 瑞典百年來的人類演化研究:烏普薩拉大學演化博物館 每年十月,是公布諾貝爾獎得獎者的時間。2022年「生理學或醫學獎」(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的得主是,研究尼安徳塔人基因組的瑞典籍遺傳學家Svante Pääbo。事實上,瑞典學者在人類演化的研究貢獻,可追溯至20世紀初期,已超過了100年。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烏普薩拉大學(Uppsala University)的地質學家與考古學家了,他們的重要研究包括最早發現的周口店北京猿人牙齒化石,也帶動歐美各國先後前往亞洲尋找人類祖先的熱潮。這些早期人類的牙齒化石至今仍保存於烏普薩拉大學演化博物館 (Evolutionsmuseet)。如果你在斯德哥爾摩參觀過各種典型的博物館和美術館後,還有興趣參觀首都外圍具有特色博物館的話,建議去烏普薩拉大學參觀演化博物館。 烏普薩拉市位於斯徳哥爾摩市的北邊,可搭乘火車前往,大約40分鐘車程。大學就在火車站附近,步行可及。烏普薩拉大學建於1477年,是瑞典和北歐地區最早成立且至今猶存的大學。對生物學背景的朋友而言,提到烏普薩拉大學應不陌生,而且是必須前往朝聖的大學〔註1〕。 水底考古學的進展與難題:斯德哥爾摩VASA古戰艦博物館   平凡的大學博物館,內藏豐富古生物化石 許多國家的大學博物館,通常沒有雄偉壯麗的建築外觀,往往分別設置在所屬學科的研究大樓𥚃,其主要任務是保存研究所留下的各種標本和設備。這次介紹的焦點是烏普薩拉大學演化博物館群的古生物學博物館,當走進博物館的大門時,迎接我們的是兩隻栩栩如生的迅猛龍原尺寸模型,擺出的動作相當逼真,相信會討孩童的喜歡,這樣的佈置也對博物館屬性下了很好的註解。博物館內的主要展示主題從生活在早期海洋的菊石說起,我們沿著演化時序很快就看到脊椎動物的演化過程,從魚類逐漸演化成陸棲脊椎動物,包括了另一廣為人知的偷蛋龍。 古生物學演化博物館入口處有迅猛龍歡迎觀眾進來。(劉德祥 提供) 古生物學演化博物館有著典型的自然史博物館展示主題和陳列方式;右下角即為偷蛋龍 的化石。(劉德祥 提供)   古生物學展示少不了恐龍的演化,特別是恐龍家族中的小型肉食恐龍如何演化成鳥類,其中的關鍵是恐龍鱗片演化成羽毛的過程,在此有詳細的說明。近年來,恐龍蛋化石𥚃暗藏的胚胎發育也是熱門研究主題,展示中加入小恐龍破蛋而出的模型,栩栩如生,呈現了最新的科學知識。但整體而言,博物館的展示手法相當傳統,猶如十九世紀歐洲典型的自然史博物館,所有標本都有條有理地放在木製玻璃展櫃中,而另一個展示重點就是這所大學如何在亞洲人類演化研究的舞台上作出劃時代的貢獻。 上圖為恐龍破蛋的模型,在博物館裡,恐龍依然是古生物學最受歡迎的展示。(劉德祥 提供) 人類演化展區中展出靈長類共同祖先的化石,和早期原始猴類——現生狐猴,作為演繹 人類演化史的序曲。(劉德祥 提供)   初登人類演化研究舞台 1914年,即滿清皇朝結束,建立國民政府後的第三年,瑞典地質學家Johan Gunnar Anderson在中國與瑞典合作協議的安排下,前往中國進行地質探勘。Anderson在瑞典時,曾閲讀德國探險家在中國發現「龍骨」的報導,所以滿懷期待來到中國,希望在工作之餘,能發現有價值的化石。抵達北京後, Anderson從當地人得知,在北京西南方大約60公里處的周口店,有一座名為龍骨山的地點,曾被當地人找到過許多稱為「龍骨」的動物化石。Anderson則在這裡發現許多動物化石,包括三指馬、劍齒虎和古犀牛等,並先後運回烏普薩拉大學委由 Carl Wiman教授保管。由於發現的化石越來越多,Anderson請大學加派一位助手-Otto Zdansky前去協助相關作業。在中國考古研究期間,Zdansky發現到類似古人類牙齒化石,但沒有即時深入研究發表,這些牙齒化石後來隨著Zdansky回到瑞典,並保存於烏普薩拉大學演化博物館內。 1926年,瑞典國王到中國訪問,知道瑞典有多位科學家正在中國進行各項科學研究,由於國王本身也是一位科學家,於是請Anderson安排了一場研討會,以了解科學家的研究進展與發現。在那次研討會裡,Zdansky將人類牙齒化石的研究發現交由Anderson發表,首度公開周口店北京猿人牙齒化石的研究成果,也讓中國登上了國際人類演化研究的舞臺。 博物館人類演化展區展出最早周口店北京猿人(直立人)頭骨鑄模標本。(劉德祥 提供) 喚醒沉睡千年的先人—南科考古館「我們活過」特展讓人骨訴說史前故事   21世紀,青年學者承續猿人研究 2011年,烏普薩拉大學的年輕古生物學家 Martin Kundrát和其他兩位館員討論到在大學的倉庫𥚃,還有四十箱1920-1930年代從中國發掘運回來的木箱,他們打開幾個標示著ZKD(周口店的羅馬拼音縮寫)的木箱,並在其中發現一顆用衛生紙包住的牙齒,於是Kundrát將它寄到中國的古脊椎動物和古人類研究所進行修復和鑑定工作,確定這的確是北京猿人(現在稱為直立人)的犬齒。在相隔超過半世紀後,烏普薩拉大學演化博物館保存的北京猿人牙齒化石,從最初的三顆增加到四顆,此項人類演化的重要證物,再次從100年前的陳舊箱子內,重現於世人面前。 周口店北京猿人的四顆化石牙齒,最右邊那顆是 2011 年發現的第四顆。(劉德祥 提供) 博物館標本的新價值?史密森尼博物館研究人員告訴你   回看臺灣的大學博物館 雖然大學博物館通常沒有吸引人的外觀,也沒有大型的超級特展,更沒有亮眼的參觀人數,但這些博物館堅守其核心功能:蒐藏與研究,並在各學術領域上有卓越的表現,烏普薩拉大學演化博物館即為最好的案例之一。近年來,臺灣的大學博物館逐漸受到重視,例如國立臺灣大學正在規劃一座「臺大總博物館」;國立成功大學博物館也有獨立的建築空間,並定期推出特展,館員更積極參與國內外和ICOM大會活動;而中部的國立中興大學也在近期成立自然史博物館,展出大學的化石研究與蒐藏。聯合許多既有的大學博物館,共同期待中華民國博物館學會成立「大學博物館專業委員會」,這樣的發展是十分讓人振奮的。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Svante Pääbo也是從烏普薩拉大學完成博士學位的,當年他就曾經以博物館的木乃伊組織從事與古DNA (Ancient DNA)相關研究,顯示古DNA研究的可能性,後來更積極精進各階段的實驗方法,直到完成高準確度的尼安德塔人和丹尼索沃人的基因組序列,以古DNA重寫人類演化歷史,也是他獲得諾貝爾獎的主要貢獻。   執行編輯:葉家妤 註釋: 註釋1:目前的物種命名方式,就是由曾在烏普薩拉大學求學,爾後回來任教的卡爾林奈 (Carl Linnaeus)所創立,謂之「雙名法」。任何一個物種的學名,是由兩個拉丁文所組成,前面一字是屬名(名詞),後者是種小名(形容詞),這種命名方式至今仍被採用。瑞典的紙鈔也有印上林奈氏圖像的版本,凸顯林奈氏在瑞典社會上的崇高地位。 延伸閱讀: 【博物之島專文】水底考古學的進展與難題:斯德哥爾摩VASA古戰艦博物館 【博物之島專文】喚醒沉睡千年的先人—南科考古館「我們活過」特展讓人骨訴說史前故事 【博物之島新訊】博物館標本的新價值?史密森尼博物館研究人員告訴你
2023/02/01
公共博物館時代的登場: 第十屆博物館研究國際雙年研討會專題演講報導
公共博物館時代的登場: 第十屆博物館研究國際雙年研討會專題演講報導
作者:林婷梅(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博物館研究所碩士生) 時代更迭,世界發展迅速,和社會關係緊密的博物館面臨的課題愈加多元,也因應社會動態不斷審視及調整自己的定位,思考博物館的各種可能性。2022年10月27日及28日,第十屆博物館研究國際雙年學術研討會,在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展開,以「公共博物館學」為核心,探討公共性、新性與方法論的想像及實踐。本次大會邀請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的菅豐 (SUGA Yutaka)教授,與法國巴黎新索邦大學文化經濟學系François Mairesse教授,共同討論博物館與大眾協作的論述權力衝突案例,並分析各種博物館公共性和社會牽動的不同面向,開啟與公共博物館學的精采對話。 我們如何看待困難歷史?來自臺灣、日本與英國的觀點(第九屆博物館研究國際雙年研討會專題演講)   「新的野的學問」的公眾協作趨勢 第一場專題演講「新的『野』的學問:野的學者與學院研究者協作的可能性與課題」,由菅豐拉開序幕。社會公共性在二十世紀受到關注,發展多元化的社會交流及邀請公眾協作逐漸成為社會共識。政策、文化、學術等領域不再只掌握於專業人士手中,而是開放與公眾共同決策與探討,菅豐將這股新的學術力量稱作「新的野的學問」。 破冰的歸途:格陵蘭島的實驗性視覺返還計畫 菅豐於專題演講後,與主持人王嵩山教授及現場觀眾線上交流。(第十屆博物館研究國際雙年學術研討會 提供)   博物館與公眾的協作關係衝突 公眾作為「野的學者」與專業學者權力平等的協作知識產出,不僅是公共歷史學的核心概念,對於愈加講求公共性的博物館而言,也是蒐集、紀錄當代歷史時的重要協作理念。然而在實際館務運作中,博物館固守詮釋權力的情況卻依然存在。菅豐以東日本大震災原子力災害傳承館 (The Great East Japan Earthquake and Nuclear Disaster Memorial Museum) 推出的「說故事人」活動為例,指出館方雖然邀請核災受害者以當事人的身分,向其他觀眾描述自身的歷史記憶,卻由於館方本身為政府單位經營,強制規定受災者不得談及特定事件或批評政府作為,甚至必須接受館方對於口述稿及媒體採訪的審查。館方並未落實「新的野的學問」中「共有權限」 (shared authority) 的概念,忽視受災者在論述歷史事實時擁有和館方相同的權力地位,而非依附於專家之下,闡述自由受到箝制。菅豐認為館方限制受災者論述內容一事,只是將受災者當作館方的人體展版,導致受災者遭受二次傷害。而本次事件也顯現出公共博物館學可能會遭遇的困境,即為不同背景的人在協作過程中可能會產生的立場衝突與爭執。 東日本大震災原子力災害傳承館,於2022年3月10日與人民共同舉行的311震災悼念活動;但其實公共博物館學的實踐仍有待檢視。( ©The Great East Japan Earthquake and Nuclear Disaster Memorial Museum)   「協作」在注重公共性的當代社會和博物館中是至關重要的概念,菅豐強調專業人士必須對於協作過程保持警覺,避免偽裝性的協作再度發生,期許專家雲集的博物館、掌握資金的政府與擁有闡述權力的公眾,尊重彼此的專業與權力,共同創造理想的協作時代。 在隔離中創造自由,重尋自我—國立漢生病資料館「生活的設計」特展   從私人到開放:博物館公共性的轉變 博物館從私人擁有的珍奇櫃 (cabinet of curiosities) 時期到變成對外開放給大眾的公共場所,跨越了數百年的時間。如今公眾不再被拒絕在華麗的大門外,各種階層的民眾都能平等地自由參觀博物館。博物館在漫長的歲月中和公眾的關係如何產生變化?又在社會迎向公共開放的趨勢之下,如何轉變自身在社會中擔任的角色?第二場專題演講由François Mairesse,以「博物館多樣性與演進:博物館公共性的議題與挑戰」為題,從歷史的動態探討博物館公共性的轉變及挑戰。  François Mairesse專題演講後,與主持人黃貞燕教授、與談人張婉真教授與現場觀眾線上交流。(第十屆博物館研究國際雙年學術研討會 提供) 正視讓人不安的歷史: 倫敦衛爾康博物館關閉「藥師(the Medicine Man)」常設展   在歷史的推動下,博物館逐步開放,亦延伸出不少議題。就觀眾層面,博物館面對的觀眾從貴族階層逐漸開放給所有族群,博物館教育功能因而導向不同的年齡和社會階層,成為公共教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政治層面上,極權政府如納粹黨將公共性連結政治認同,透過博物館展覽或活動向大眾宣傳政治理念,讓博物館成為傳播政治思想的工具。至於市場層面而言,近代因經營管理的經費需求或政府機構預算的刪減,博物館開始仰賴門票等源自觀眾的收入,用以維持正常運作,促使博物館逐漸走向市場導向,引起秉持博物館對公眾的開放性與支持博物館運轉的經費需求,兩種不同立場的人士對於門票金額一事的討論。博物館隨著時代不同,迎接公共性的同時,也需面對各種挑戰。   博物館對於公共性的反思 接續,Mairesse引述Nina Simon在《參與式博物館》(The Participatory Museum) 提及全民都應主導博物館管理的概念,指出在整體社會氛圍影響下,許多新型態的博物館誕生,社會導向的博物館逐漸進入眾人目光。對於公共性、參與性和多元性的看重也影響博物館新定義的確立,如何描述包容各種古典、市場、社會傾向等不同型態的博物館成為博物館新定義的重點之一。 2022年出爐的博物館新定義:「博物館是一個為社會服務、非營利的常設性機構,對人類有形和無形遺產從事研究、收藏、保存、闡釋與展示。博物館向公眾開放、具易近性與包容性,促進多樣性和永續性。博物館以倫理、專業和社群參與的方式運作和交流,為教育、娛樂、反思和知識共享提供各種體驗。」(林玟伶譯,2022)(Credit: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Museums – ICOM)   博物館公共性的概念複雜且多元,Mairesse從觀眾、政治法律及市場三個面向理解博物館與公共性的關係,強調博物館和公共性的關係會隨著社會變動而有所變化,並展現於多種面向之中,因此如何面對自身的社會角色仍是博物館的重要課題。   公共的世代,開放的博物館 公共博物館學在社會演變及大眾觀念思想的改變下日漸受到重視,博物館開始思考如何以更加開放的心態,反思現今社會中碰到的多元議題,開啟和公眾的溝通合作,展開不同以往的做法及行動。菅豐與Mairesse兩位學者分別透過實務案例的分享及歷史資料的探析,針對實踐及研究方面提出關於博物館公共性的觀察與見解,為本次研討會吹起號角,提供博物館工作者不同面向的多元視野。   執行編輯:葉家妤
2023/01/25
在勞動之島,為勞工的汗水發聲!專訪高雄市勞工博物館李映萱課長
在勞動之島,為勞工的汗水發聲!專訪高雄市勞工博物館李映萱課長
記者:郭冠廷(文化部博物之島專欄執行編輯)、陳佳汝(博物之島特約記者) 吸一口港都的風,手持榔頭的巨大勞工公仔反射豔陽、閃閃發光,高雄市勞工博物館(下簡稱勞博館)在愛河畔陪伴勞動者迎接每一個揮汗奮鬥的日子。 勞博館位於愛河畔,李映萱課長以豪爽嗓音介紹館外的勞工馬賽克藝術作品。(郭冠廷 攝影)   「浮球其實是港口外籍移工的『存錢筒』,也是緊急救助金的來源,因為這是他們最容易取得的物品!切個開口就可以用,很特別吧!」 頂著一頭俐落短髮,勞博館李映萱課長熱情介紹「Jalan- Jalan 移路相伴:高屏地區移動人權特展」(以下簡稱移路相伴特展,展期2021.12.26-2023.2.28),以豪爽嗓音對展覽內容侃侃而談。政大法律系畢業的她,從論文就展現對勞動議題的興趣,順利考上公務員後於勞政部門任職,過去曾辦理藍領外籍移工審查業務,因而瞭解許多亟需改善的問題。對此,處女座的認真態度讓她希望在公務體制內「做一些不一樣的事情」,南調高雄後,因緣際會於2016年進入勞博館工作。 「Jalan- Jalan 移路相伴:高屏地區移動人權特展」,展期特別延長到今年2月28日。(郭冠廷 攝影)   從駁二到愛河畔:勞博館的當前挑戰 隸屬高雄市勞工局的勞博館,2010年5月於駁二藝術特區成立,作為臺灣唯一、亞洲第二間勞動主題的當代博物館,呼應駁二原為高雄港倉庫的勞動場景[註1],期間館方推出「天下唯工」常設展、「工業與工匠的對話 高雄吉他音樂產業展」和「跨國候鳥在台灣 勞動力特展」等特展,吸引觀眾絡繹不絕。 然而伴隨政策,勞博館於2015年7月遷至中正四路重新開幕。但缺少了駁二特區的遊客人潮與勞動場景,加上館內7位核心成員均為勞工專業公務人員、無文化行政相關背景,沒有「研究人員」或「典藏人員」,讓館方亟需思考如何重新吸引觀眾,並深根博物館專業。   一群努力的人,克服博物館專業不足! 「博物館如果不能生產知識,就只是冷飯熱炒」李映萱堅定的說,研究與典藏作為館舍發聲基礎,將此視為發展目標、卻缺乏專業和經費的勞博館,又如何建立研究系統、推動體質轉變?而作為政府機構,又如何站在勞工立場、揭露勞動現實,為其發聲?會不會有「不能太批判」的隱形限制?李映萱認為公家機關雖然無法過於激進,但勞博館典藏、展示的勞工運動和勞動現場之聲,代表了勞工的歷史、日常與困境,對勞動者都無可取代且彌足珍貴。為支持勞工權益、加強博物館專業並堅實展覽內容,她分享館舍目前的兩大策略。 其一,是向上申請經費支援,帶來改變機會。2015年《博物館法》立法後,勞博館開始申請文化部提升計畫經費,以及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于瑞珍前研究員主動協助,逐步設立典藏要點並每年例行性召開典藏審議會議,讓典藏制度走上軌道。目前共典藏六千多件高雄為主之勞動物件與文獻,包含:口述訪談紀錄、工會組織會旗、勞動主題刊物和照片等,並積極朝「當代蒐藏」邁進,除了跟國內工會聯手,也努力發展在臺移工的典藏路線,未來更期待從典藏出發、深入研究,並轉換為展示與教育內容。 勞博館目前典藏六千多件高雄為主之勞動物件與文獻,目前也持續招募實習生,期待建置完備的典藏資訊平台。(郭冠廷 攝影)   納入多元發聲管道,跟外部合作吧! 另外一個重要策略,則是與專家學者及NGO勞工團體等外部資源合作,將展覽研究內容委託第三方共同進行。步入當前特展「移路相伴」,藍白塑膠布、露天浴室浪板、漁網吊床、一把吉他、甚至鐵板上的斑駁污漬,瞬間闖入眼簾。本展與高屏地區10個服務移民/工的NGO組織合作,藉由加入NGO組織的實務經驗並一起策展,呈現移民/工第一線生活場景與勞動狀態,讓觀眾能設身處地反思移民/工面臨的各種人權議題。 FOSPI東港印尼海員同鄉聯誼會設有漁工休息區,由志願者提供個人物品佈置而成,從傳統衣物、吉他、黑白盤棋到香菸,觀眾能脫鞋進入,體驗他們工作之餘的放鬆片刻。(郭冠廷 攝影)   這場合作,立基於2020年國際人權博物館聯盟亞太分會(Federation of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Museums- Asia Pacific, FIHRM-AP)「移動人權共學培力講堂活動」。李映萱認為培力過程有助於建立NGO組織和博物館的溝通基礎:一方面讓NGO組織瞭解博物館的立場與限制(例如標案、採購法等行政程序);一方面也讓博物館更貼近NGO組織的訴求和需要,所以「即使我們立場不一樣,但可以(或有機會)互相理解」。李映萱也一再強調「中介者」的重要性,籌備特展時,館方特別邀請透過培力講堂認識的1095文史工作室成員官安妮、藝文工作者吳庭寬作為合作夥伴,由他們擔任NGO組織與博物館的互動橋樑及「轉譯者」,在一來一往中建構信任感,可謂本次合作策展的關鍵。 你的日常、我的苦勞:讓我們期待明天會更好《移動人權特展》   談到展覽內容,「我個人最喜歡的策展手法,是代表漁工休息時光的吉他區,從他的歌詞到哼唱 [註2],都讓人覺得非常真實」李映萱表示,展覽設計精心保留了移民/工的生活情況,直接跟漁工借用手編塑膠籃和臉盆、原封不動呈現的「露天淋浴間」,是最赤裸的展示——當漁工連淡水與最基礎的衛生設施都如此缺乏,日常處境能好到哪去?而楠梓加工出口區菲律賓籍女性移工的上下床鋪,則映射她們在臺的緊迫生活,無數衣物與布簾之後,觀眾只能一窺其僅存的方寸自由。 你喜歡在露天洗澡嗎?透明淋浴間代表外籍船員匱乏的基本衛生設施。(郭冠廷 攝影) 楠梓加工出口區移工的床鋪,是她們緊迫生活中唯一的自由天地。(郭冠廷 攝影) 外籍看護有明確的下班時間嗎?他們如何與家人聯絡和參加禮拜?李映萱課長說明移民/工會利用線上會議室(如Zoom)進行禮拜,是生活中重要的宗教參與管道。(郭冠廷 攝影)   未來,如何敲下一個榔頭? 李映萱笑稱「這幾年我們都一直追趕、補充博物館專業知識與技能」,對目前研究內容不足的勞博館而言,與NGO組織合作能有血有肉的呈現移民/工在臺現況、困境和小歷史,並瞭解其真正需要且關注的地方;另一方面,也藉此讓NGO組織與移民/工認識並推廣勞博館,「他們很好奇個人物品會如何呈現在『博物館的展場中』,『我的臉盆正在博物館展覽餒!』」。李映萱說移民/工參觀人數因為特展,已有上升趨勢,也持續收到合作意願,更有老師帶學生參觀、瞭解新南向議題,顯示勞博館作為發聲平台的多贏局面。 近年由戲劇組志工演出的勞動劇場,是勞博館熱門的教育推廣項目。以1973年高中六號工殤事件編排的《揮灑青春 女孩站起來》,代表高雄無數女工前輩的故事。(勞工博物館 授權) 80幾歲的志工以戲劇導覽「船傳 造船工業發展與高雄勞動者的互動關係」常設展,詮釋港都造船師傅的手工技藝,十分活潑生動。(勞工博物館 授權)   提及未來規劃,除了持續發展目前十分「火熱」、由高齡志工組成的勞動劇場,也預計在今年推出「影響臺灣的勞動事件」特展,並持續努力進行東南亞母語志工導覽和多語空間指引,期待以勞博館為樞紐,促進勞動權益的提升和發酵。李映萱表示目前勞博館同仁在長官支持下,均有各自進修專業,「我們自認為擔任守門人的工作,學習讓勞工博物館長長久久、不要枯萎」眼中熠熠生輝,她笑著說。 註釋: 註釋1:駁二藝術特區位於高雄港,自日治時期開始作為儲放魚粉與砂糖的倉庫群,2001年成立駁二藝術發展協會,在政府機關和民間團體努力下推動藝文發展至今,是勞動場域成功轉換的案例之一。 註釋2:哼唱語音包含2首自譜曲,其中一首〈Keluhan(抱怨)〉歌詞翻譯為「傷心我已習慣 工作疲憊也是日常 對我生氣我接受 羞辱我也沒差…我想要逃避 因為我已無力 不過為了家人 我得努力下去」。
2023/01/18
正視讓人不安的歷史: 倫敦衛爾康博物館關閉「藥師(the Medicine Man)」常設展
正視讓人不安的歷史: 倫敦衛爾康博物館關閉「藥師(the Medicine Man)」常設展
作者:王欣翮(倫敦大學亞非學院藝術史與考古學系碩士) 衛爾康博物館(Wellcome Collection)在2022年11月25日於推特宣布,基於館方政策與回應當代潮流,將關閉其常設展「藥師 (the Medicine Man)」。 這座位於英國與歐陸交通要道國王十字車站附近的場館,奠基於美國醫藥大亨、慈善家與收藏家亨利.衛爾康爵士(Sir Henry Wellcome, 1853-1936)的遺產。透過製藥致富的衛爾康爵士,生前藉由拍賣與交易商持續擴展收藏;而在他逝世後成立的衛爾康信託(Wellcome Trust),依照其遺囑「促進醫學和科學研究進步,改善人們生活」託管遺產,訂定以醫療為核心持續發展〔註1〕,並在1970年代開始與倫敦科學博物館 (Science Museum) 長期合作,更於2007年改裝衛爾康爵士生前居所,成為如今我們所見的衛爾康博物館。至今該館免費對大眾開放,持續透過出版、展覽、收藏、教育推廣與數位傳播等多重方式,持續帶領人們深入思考科學、醫學、生活與藝術之間的連結。 重構與大自然的共生模式:倫敦威康收藏機構特展「有根的眾生」 *此篇文章為2022年7月4日刊登,同為討論Wellcome Collection的展覽,當時將該館舍中譯「威康收藏機構」,本篇文章則參考多方藝文平台將其譯為「衛爾康博物館」。 「藥師」常設展仍有傳統珍奇櫃展示方式的意味。(Credit: Medicine Man gallery. 2019. Stephen Pocock. Wellcome Collection. London.)   目前衛爾康收藏大多以醫學或民族誌為主,其中也不乏達爾文的骷髏手杖、拿破崙的牙刷等名人遺產。而位於二樓的常設展「藥師」自2007年開館即存在,以衛爾康爵士為核心呈現其收藏,包含不同時空人們的解剖模型、醫療用具或性愛玩具等。但其中也飽含人類遺骸與殖民等引發爭議的展品,包含一幅由Harold Copping繪製非洲人跪在白人傳教士前的畫作《A Medical Missionary Attending to a Sick African》(1916)。其展陳方式更是瀰漫獵奇氛圍,當觀者遊走其中彷彿在觀看舊時代的珍奇櫃,往往和其他展覽的風格大相逕庭。 達爾文的骷髏手杖。(Credit: Whalebone walking stick, owned by Charles Darwin, England, 1839-1881. Science Museum, London.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CC BY 4.0) Harold Copping 於1916 年的畫作 “A medical missionary attending to a sick African.”( Credit: Wellcome Collection.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CC BY 4.0)   閉展是文化破壞,還是反思歧視? 衛爾康博物館於推特宣布關閉常設展時,在社群與媒體引起一陣騷動。 根據館方最初聲明,即便衛爾康爵士是因為對世界各地的醫療與科學發展之好奇而發展收藏,但就結果來說,仍舊異化和剝削了非主流人士;即便館方曾試圖透過與藝術家的合作反思其收藏,但由於展覽本身便是延續著一個基於種族歧視、性別歧視與健全主義的理論和語言所建構的醫學史,使得如今常設展僅是呈現一個充滿特權的富人故事,卻持續忽視長期被邊緣化的敘事。館方強調,雖然他們無法改變過去,但希望透過與公眾共同努力,去創造一個新的未來,為那些被迫噤聲、抹去與忽視的人們發聲。 對此,支持者欣賞博物館的開放與透明,以及其回應社會變遷所做的努力,但也有人質疑,由於館方並未說明關閉後的規劃,在此刻突如其來的關閉究竟是為了什麼?甚至也有人認為這是否為一種文化破壞(cultural vandalism),或對歷史的抹滅。 這迫使衛爾康博物館在2022年11月28日進一步在官網說明,表示該館本來就定期會檢視其空間與展覽,常設展的關閉是多年研究與反思的結果。而更因為「藥師」開展至今時空背景已經截然不同,該展忽視個別物件本身脈絡的策展方式顯然已經不合時宜。 殖民建築中的平權故事?澳洲舊財政部大樓博物館歷史展示   館方的改變有跡可循 衛爾康博物館的轉變並非一蹴而就,2017年館方便曾策劃「阿育吠陀男人:遇見印度醫學(Ayurvedic Man: Encounters with Indian Medicine)」特展,不僅探討其南亞收藏,也回顧曾受衛爾康之託四處收藏東亞醫藥史,卻又被遺忘的印度裔助手——Paira Mall。 「阿育吠陀男人:遇見印度醫學」展中展件之一——18世紀尼泊爾人體解剝圖。(Credit: Wellcome Collection.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4.0 International. CC BY-NC 4.0)   館方在2018年6月亦承認目前收藏的五百多具人類遺骸之敏感和特殊性,必須以不同的標準看待。而他們即便基於人類遺骸有其教育與公眾價值持續添置與展示,但也制定其收藏與展示準則,強調其行為皆遵守法律〔註2〕。 邊沁遺體搬新家—人體展示的禁忌與倫理   現任館長Melanie Keen於2019年上任後,更承諾將面對並處理具爭議的藏品,無論收藏的本身、來源與敘事方式都必須納入日後考量。在2021年6月,衛爾康博物館於官網發表聲明,坦承除了目前的收藏分類和展示有問題外,他們也必須面對衛爾康爵士的財富是奠定在帝國主義的剝削下,許多收藏以當今的視角審視具有來源疑慮,更因為長期以歐洲中心發展,導致許多弱勢族群被噤聲甚至忽視。當時館方便宣布不僅將通盤研究收藏,也會將其透明化;更期待與學者、藝術家、大眾等社群合作,去正視和回應令人不安的歷史,防止未來重蹈覆徹。 彼時,牛津大學皮特·里弗斯博物館 (Pitt Rivers Museum)現任館長Dan Hink曾受衛爾康博物館所託,以文字進行「干預」,他在展件之一的「哲學家Jermey Bentham皮膚碎片」展牌上,直接表明重寫藏品來源、敘事等說明文字顯然是不夠的。他強調是時候以更積極的方式,去面對並拆除衛爾康爵士收藏中的人類遺骸,恆久盤旋的殖民主義問題。 荷蘭熱帶博物館解殖路上的探索:常設展與「治癒之力」特展的對照   閉展,實踐去殖民的目標 顯然無論透明化與對話等行動對衛爾康博物館來說皆無法完成其目標,使得必須以關閉常設展作為終極手段。 目前館方也在常設展關閉的展廳前面,委託肯亞裔英國及藝術家Grace Ndiritu製作「療癒之庭(The Healing Pavilion)」一展,持續挖掘機構收藏中的殖民歷史。衛爾康博物館是否能成功邁向下一步,持續地完成該館的使命,鑑於今年(2023)將會是其理事會定期回顧調整政策的一年,其發展仍有待關注。 「療癒之庭」展覽特意將兩幅暗喻歐洲博物館,過去以不堪的方式蒐藏異文化物件的照片面對面擺放。(Credit: Wellcome Collection.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CC BY 4.0)   衛爾康博物館並不是一個大型館舍,在其資源與人力相對有限的情況下,仍時不時交出精妙的特展,無論是獨特的視點切入問題,或者能以深入淺出不失生動的方式策劃一個結合科學與藝術的展覽,並同時映照著我們當代生活的問題。然而與這樣品質特展並陳的常設展,無論陳設或策展方式卻保持著殖民者的姿態,筆者認為遊走其中總似帶著窺探意味在,心裡不免還是略顯不安。雖然困惑館方為何選擇在尚未有替代的新規劃出來便赫然終止既有常設展,但對於館方在意識到常設展已不合時宜後,先透過諸般嘗試,最後得到必須關閉展覽的過程,依舊保持著正面的態度。至於未來常設展理應是要與收藏結合,是否需要反思收藏中的殖民與少數族群剝削等問題,或是能以不同角度梳理各時代的醫療科學,端看館方未來的走向才知曉。   執行編輯:葉家妤 註釋: 註釋1:也因此,衛爾康爵士收藏中與醫療不相干的數十萬件物品便在其逝世後被拍賣或捐贈。參考自:Wellcome Collection. “Collection Development Policy 2018-2023” 註釋2:衛爾康博物館參考英國政府在2005年所發佈的“Guidance for the Care of Human Remains in Museums”和2004年發布的”Human Tissue Act 2004"制定準則。其中對於人類遺骸的定義為人體或人體部位,無論骨骼、牙齒、器官、皮膚還是胚胎,但頭髮和指甲不包含在內。參考自:Wellcome Collection “Care of Human Remains Policy”
2023/01/11
殖民建築中的平權故事?澳洲舊財政部大樓博物館歷史展示
殖民建築中的平權故事?澳洲舊財政部大樓博物館歷史展示
記者:謝佳均(博物之島特約記者) 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2022年博物館文化民主國際研討會以「參與、合作、近用、平權」為主題,邀請國內外專家、學者一同探討博物館如何在不同面向的實務工作中實踐文化民主(cultural democracy),並關注博物館與社區、多元團體的合作,以及藏品開放近用與展示多元觀點等議題。本次專題演講邀請澳洲舊財政部大樓博物館(Old Treasury Building Museum)館長Margaret Anderson,以「敘說平權的故事:博物館與文化民主」為題,根據實務經驗探討博物館如何透過展覽訴說平權的故事。   打破主流敘事的沉默!平權敘事的特質 隨著當代博物館對文化民主、文化平權的重視,展覽日益著重呈現少數群體的聲音,與排除在國家敘事之外、被隱藏的過去等具爭議性的課題,藉此提倡與實踐更具多元觀點的展示內容。首先,Anderson指出在博物館展覽當中最常見的難題即是:選擇「誰的故事」應該被聽見。她提出選擇性的詮釋敘事,並非是歷史博物館獨有,卻是歷史展示長久以來的課題。尤其在曾被殖民或是多元文化的國家,歷史文本的建構往往隱含深厚的政治意涵與爭議性。因此,在當代許多博物館皆重視展示平權的理念之下,理解博物館如何實踐平權敘事尤為重要。何為「平權」的故事呢?Anderson認為博物館應避免單一敘事造成的偏誤,並為主流群體之外的聲音發聲,打破博物館長期忽略少數群體敘事的噤聲與沉默。 參與和解之路—澳洲博物館「未定」特展的去殖民嘗試   澳洲舊財政大樓博物館的前世今生 十九世紀,墨爾本因殖民者在此發展聚落與淘金熱的影響之下,世居於此的第一民族(指原住民族)部落遭受外來者的暴力對待與傳染疾病的侵襲,甚至被迫強制遷移,被限制在保護區的範圍當中生活。澳洲舊財政大樓博物館的前身為「舊財政廳大樓」(Old Treasury Building)即是墨爾本淘金時代的建築,用以存放在當時湧入墨爾本的黃金。Anderson指出過去殖民歷史的敘事皆以白人為中心,強調繁榮與成就,然則忽略第一民族被掠奪土地的事實。因此,這棟宏偉壯觀的遺產建築同時也象徵著殖民主義的歷史、對原住民土地的掠奪與不平等。 澳洲舊財政大樓博物館的宗旨聲明:「我們提供生動、平權的計畫,敘述維多利亞的故事,促進社區連結,並激勵地方意識。/ 我們與第一民族族人和維多利亞省的社區合作,展示多元觀點的歷史,包括「困難的歷史」。/ 我們為舊財政廳大樓帶來生命,並為維多利亞省和其他地區的人民積極培育。」(Photo by Yvonne Perkins, flickr, CC BY-NC-ND 2.0)   平權敘事的重要性:揭開殖民黑歷史 博物館如何在代表殖民歷史的建築當中推動「平權」敘事?Anderson以博物館的宗旨聲明為例,闡述博物館實踐「平權」的方向。在聲明當中可見與原住民族社群合作,強調展示「困難歷史」。反映博物館在展示上,不會迴避具爭議性的歷史觀點,並嘗試透過與社群合作呈現更具多元觀點的聲音。如同Anderson所言「在曾是殖民地的國家,博物館和其展示的『去殖民化』具有特殊重要性」,但是在舊財政廳大樓博物館周圍,早已抹去第一民族過去生活的痕跡;且諷刺地是,過去負責「原住民保護計畫」的高階主管一直都在此建築當中工作。因此在舊財政廳大樓博物館當中,展示第一民族被掠奪土地的內容別具意義,能夠揭開隱藏於建築當中的殖民黑歷史。 展區「第一民族與淘金熱」(First Peoples and The Gold Rush)Dja Dja Wurrung部落耆老提供的歡迎詞,傳達族人對「敘說真相」過程的重視,並表示對遭受壓迫祖先堅忍精神的敬意。(Photo by Margaret Anderson) 博物館如何捍衛文化權利? 國際人權博物館聯盟(FIHRM)2021線上年會報導   如何在殖民建築中訴說解殖民的故事? Anderson指出舊財政廳大樓博物館以兩個面向展示第一民族的爭議性歷史,以此具體實踐解殖民的故事如何被訴說。其一為著重描繪土地掠奪,如「亞拉:墨爾本河流的故事」(Yarra: Stories of Melbourne’s River)展覽,內容呈現亞拉河(Yarra River,流經墨爾本的主要河流)使用權的爭議歷史。其二為淘金熱潮的脈絡對第一民族的影響,如「維多利亞黃金的故事-它的旅程與遺產」(The story of Victoria’s gold - its journey and legacy)展覽,邀請Dja Dja Wurrung部落族人直接參與此展覽的創作,並以部落耆老書寫的歡迎詞「Womin-dji-ka」(歡迎)作為展區「第一民族與淘金熱」(First Peoples and The Gold Rush)的開場。展示空間則規劃於曾經存放黃金的保險庫房中,使族人能夠在殖民建築訴說真相、緬懷過去。 「亞拉:墨爾本河流的故事」(Yarra: Stories of Melbourne’s River)展覽,透過展示保護者William Thomas留存的地圖、書信與素描,理解庫林族受到殖民者剝奪土地、食物、文化、生命的困難歷史。(Photo by Margaret Anderson)   平權敘事,找回被壓迫者的聲音 Anderson認為與原住民社群合作,記錄他們對過去歷史的想法和感受,在平權敘事的建構上至關重要。然而,再現過去的聲音,特別是被壓迫者、貧困者或被剝奪者仍存在一定程度的局限。尤其,在留存的檔案當中,被壓迫者的紀錄往往以殖民者的語言書寫,而缺少他們的真實情緒與感受,且更多的是批判與貶低。因此,被壓迫者自主發聲的缺乏,也是在建構平權敘事當中棘手的挑戰。而「亞拉:墨爾本河流的故事」展覽展示了少數由被保護者自主學習原住民族語言所記錄的文件,例如保護者William Thomas所保存的亞拉河上游地區的手繪地圖、與庫林族社群的書信以及素描檔案,皆可窺見殖民化過程對於第一民族部落的破壞與影響。在敘事上,也透過「掠奪」、「入侵」等辭彙的使用,使得觀眾能夠更深刻的理解困難歷史的衝突內容。 「任性的女人?」(Wayward Women?)展覽主視覺。(©Courtesy Old Treasury Building, Melbourne, Australia.) 如何探索紀念館?從文獻研究到黑暗觀光一次就上手   沉默的大多數,訴說女性的故事 館方體認到博物館具有開啟對話、反映議題的功能,隨著博物館對於爭議性議題意識的高漲、對平權包容理念的響應,展覽加入了更多的聲音。例如婦女組織、多元文化社會中的不同群體,以及LGBTQIA+倡議團體等。Anderson指出尋找具有一定社經地位的女性故事相對容易,博物館展示也經常呈現具有特權的男性與女性的故事。然而,佔據人口貧窮、教育程度低落的男性與女性則變成沉默的大多數,特別是擁有不符合時代推崇的女性形象之婦女,時常被消失或隱藏,使女性被加深固著於世代的刻板印象。為此,2019年舊財政大樓博物館以「任性的女人?」(Wayward Women?)展覽展出十位被認為違反社會規範的女性故事,如兩名在街上行乞的女孩,被員警關注並逮捕後,關押至兒童收容所直到18歲。但這些女性真的有罪嗎?展覽名稱使用問號,試圖引發觀者重新思索以往性別權力嚴重失衡的問題。   結語:文化民主,持續的挑戰 Anderson於演講的尾聲指出,舊財政大樓博物館雖然在展覽內容上呈現許多具爭議性的課題,但仍未進入直接倡議或參與社會運動的範疇。她根據Robert Janes和Richard Sandell的觀點說明:「雖然現今的博物館在許多政治議題上,如氣候變遷,多以向環境行動者蒐集的材料進行展示,較少由博物館自主擴及議題進行倡議,但博物館仍應思考,如何運用機構的力量宣導當代議題,並積極參與政治行動。」儘管如此,Anderson依然肯認展示平權的故事,可以激發觀眾的共感與理解,進而使觀眾從展覽認知當前的社會課題。   執行編輯:葉家妤
2023/01/04
以變應萬變!博物館「變革力與堅韌性」國際研討會紀實
以變應萬變!博物館「變革力與堅韌性」國際研討會紀實
作者:李竺恩(輔仁大學博物館學研究所碩士/藝文工作者) 面對當代社會、環境、政治的急遽變動,博物館何以回應與調適變化帶來的衝擊,甚至從中發起新的變革行動? 2022年10月13日、14日,輔仁大學博物館學研究所於國家圖書館舉辦「博物館:變革力與堅韌性」國際研討會,集結多位專家學者展開跨國經驗交流。會議第一天更邀請來自日本、瑞士、維也納等地的海外講者連線參與,並就「領導力」、「策展力」、「參與力」與「整合力」四項討論子題帶來精彩豐富的內容。 博物館「變革力與堅韌性」國際研討會開幕式。(博物館「變革力與堅韌性」國際研討會大會 提供)   參與力-博物館如何與社群發展共創共融的關係? 國立愛努民族博物館學藝主查-八幡巴繪,首先帶來她近期籌劃地區愛努文化特展的實務經驗。其位於日本北海道,也是首間以愛努族的歷史與文化為主題的國立級館舍,2022年3月推出的特展,聚焦館舍所在地的白老地區之愛奴族傳統服飾-「木棉衣」(ルウンペ)為主題。 博物館若要促進在地居民的參與並納入社區聲音,館員扮演著重要角色。身為此次特展企劃負責人,也是出身於白老地區的愛努族人,八幡女士分享其過往工作歷程中,為充實諸如舞蹈、織物等傳統文化的知識背景,她持續與當地族人保持聯繫,而這些長久自然累積起的人際關係與交流,更為日後國立愛努民族博物館與社區建立溝通之橋樑。此次特展籌畫,團隊順利開展與社區耆老、文化團體的合作,包含取得服飾作品及展示意見,逐步完善企畫內容。 延續文化前,還有一件重要的事!北海道愛努文化博物館與史前館卑南遺址公園的啟示 國立愛努民族博物館學藝主查八幡巴繪,分享白老民俗資料館幾十年來製作木棉衣服飾的轉變歷程。(李竺恩 攝影)   這檔特展細膩呈現愛努文化存在的地區差異性,亦加深觀眾對愛努族地方歷史的認識,之中關鍵則在於獲得當地協力。八幡女士就此道出兩大反思,即今後如何以組織為單位與社區取得共識?又如何將合作成果延續運用?說明博物館今後仍需致力維繫與社群的互動。 導覽人員穿著愛奴族傳統服飾,向觀眾介紹展覽。(© National Ainu Museum)   整合力-博物館何以跨界整合文化資源? 與不同機構、組織或團體的資源橋接,對博物館而言能發揮1+1>2的強大力量。瑞士蘇黎世大學東亞藝術史系(East Asian Art History Institute at University of Zurich,通稱KGOA)教授兼系主任-Hans Bjarne Thomsen,分享其帶領學生與當地博物館共同進行研究的經驗,討論學術機構何以向博物館的實務面接軌。 Hans Bjarne Thomsen教授介紹自身任教的蘇黎世大學東亞藝術史系,其擁有逾半世紀的歷史,長期關注瑞士境內的日本、中國、韓國藝術典藏,且是瑞士唯一設有東亞藝術史研究教席的機構。(李竺恩 攝影)   博物館長久以來都有著鑑賞其蒐藏物件的需求,但在繁瑣的日常業務中又應如何加強藏品研究工作?對此,以「在外秘寶」(Zaigai Hihô)〔註1〕計畫為契機,KGOA與數十間具有可觀東亞藝術蒐藏的館舍合作,提供學生近距離考察庫房文物的機會。Thomsen教授表示,KGOA於藏品研究工作中側重的是探討「物的社會生命史」——即全面地關照物件本身的背景,包含認識其從原生地轉渡的路徑,以及現今身處於瑞士下的新脈絡。 許多博物館仍將諸多作品保存於不見天日的庫房中,但其皆值得更妥善地對待,探究這些過去較少被關注的物件,並挖掘之中蘊含的故事,將助於擴大知識領域。就學術工作而言,聚焦於非正典的脈絡研究仍有不定因素,但也因此才更需要跨界合作加深對各自領域的暸解。   領導力-如何引領博物館實踐社會使命與角色? 博物館的核心價值與使命是引領館舍發展的燈塔,但也應與時俱進。長年關注柏林博物館島的發展,德國天主教艾希特-英格思塔大學藝術史學教授兼系主任-Michael F. Zimmermann,本次圍繞「普世博物館」概念,談論德國背景下現正發生的國家級博物館轉型。 歷經二戰、東西德的分裂到統一,博物館島乘載德國19世紀以來的重要歷史,更代表國家建築和文化跨越一世紀的發展歷程。但由於整體建設歷時彌久,成立博物館島的文化意義早已非能以過去脈絡概括。以最早建立的柏林舊博物館(Altes Museum)而言,其建築設計、藏品蒐集和陳列之方式皆明顯流露歐洲中心的思想;直至2009年,重整完畢的柏林新博物館(Neues Museum)才跳脫此視角,聚焦埃及文明,試由空間設計與館舍定位更完整反映世界文明;然而,如此嘗試仍然不足。2020年甫開幕的洪堡論壇(Humboldt Forum;又名:柏林宮),於整建過程中依然飽受爭議,尤以對藏品取得途徑的激烈輿論,德國藝術史學家Horst Bredekamp更曾批判其為「掠奪藝術品的堡壘」〔註2〕,顯示現今人們對博物館的社會角色抱有的省思與反動。 1825年,Karl Friedrich Schinkel被普魯士國王委任設計柏林舊博物館(Altes Museum),他汲取德國哲學家Friedrich Schiller人文主義與美育理念,在空間中融入大量古希臘圓柱、穹頂元素,亦呼應當時的文化思潮。(葉家妤 攝影) 洪堡論壇透過柏林民族學博物館,短暫的「展示。遺漏。:來自坦桑尼亞與殖民檔案館的物件」(Exhibiting.Omissions. Objects from Tanzania and the Colonial Archive)展覽,反思對東非坦桑尼亞前殖民地的文物掠奪,顯現洪堡論壇在遭受批判的同時,也在解殖民的路上持續探索著。(©Stiftung Humboldt Forum im Berliner Schloss, photo: Alexander Schippel)   Zimmermann教授總結,當代背景下的「普世博物館」概念應融入解殖、文物歸還及推動文化遺產共享之思維,而非輕易簡化博物館存在的正當性。辯論仍持續進行中,如何「撥亂反正」已為迫切任務。 頂著王冠與十字架的世界文化博物館?新開幕洪堡論壇實地走訪 跳脫白人世界觀!如何創造多元對話空間?洪堡論壇民族學展區的嘗試 在歷史重鎮內打造新形態民族學博物館 —柏林洪堡論壇的華麗變身   策展力-展覽敘事何以作為博物館的溝通方法? 展覽能為一種回應觀眾需求的方式。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Kunst Historisches Museum)館長-Sabine Haag,分享多項策展案例,說明博物館如何透過展示敘事,進而對議題作出更多元的關照。 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與戲劇博物館、民族學博物館,三間當地館舍組成聯盟(KHM-Museumsverband),其藏品多是哈布斯堡王朝的皇室蒐藏,源於世界各地、橫跨數千年歷史。如此廣泛的時空跨度,提供博物館在敘事建構上,有豐厚資源可供發揮。例如回應近年大疫時代背景的「仰望上天」展(Higher Powers: People, Gods and Elements of Nature),策展人從維也納城市中的「黑死病紀念柱」出發,並結合博物館聯盟中多樣的藏品,傳遞人們對自然、至高力量祈求的存在意象。 呼應性別議題,「鋼鐵人」展(Iron Men: Fashion in Steel)則聚焦盔甲蘊含的性別流動及時尚意象,雖是單一主題物件的展示,但經不同材質也能詮釋之中變化;此檔展覽更融入兒童親近的設計,以學習單鼓勵孩童探索。回歸藝術史博物館的主力,「當代與古典對話:時間的樣貌」(The Shape of Time: Old Masters in Conversation with Modern Art)是一檔以古典大師畫作為主的展覽,但其巧妙結合當代藝術創作,翻玩出不同的敘事視角,展中作品彷彿穿越時空對話並顯化嶄新的議題。 17世紀為慶祝疫情結束而設立於奧地利維也納市中心的紀念柱,令人聯想近年新冠肺炎疫情對世界造成的衝擊,也促成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聯盟推出「仰望上天」特展。(Photo by Fred Romero, flickr, CC BY 2.0)   就管理與策展實務,Haag館長提點博物館也能著眼於研究計畫、常設藏品、推廣計畫(outreach)和再現(representation)等層面,從而加深與觀眾間的聯繫。   挑戰當前,思考與行動吧! 無論位處何方,能見在大環境的變化下,各地博物館仍展現多面向的「堅韌性」(resilience)與積極採取行動的「變革力」。對內,博物館能藉由自省、辯論,進而推動組織轉型;對外,則應主動出擊與不同機構、組織及社群開展合作關係。相信保持不斷思考與行動的能力,更是博物館突破現狀挑戰的關鍵要素。   執行編輯:葉家妤 註釋: 註釋1:「在外秘寶」計畫針對瑞士境內博物館和私人蒐藏中的東亞物件進行檔案研究,目的在於細察與記錄各物件之背景,並研究瑞士與東亞之間的交流歷史。 註釋2:出自2021年3月,Bredekamp向《法蘭克福匯報》(Frankfurter Allgemeine)的投書。  
2022/12/28

推薦關鍵主題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