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新訊

追求平等,不遺餘力!芬蘭設計博物館特展「為每個人設計」
追求平等,不遺餘力!芬蘭設計博物館特展「為每個人設計」
特約記者:戴映萱(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藝術策展碩士、藝術評論工作者) 世界上性別最平等的國家在哪裡?答案無疑是北歐五國。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2022年全球性別平等排名,前五名分別為冰島、芬蘭、挪威、紐西蘭和瑞典。在北歐,性別平等的觀念不僅深植人心,更體現在日常生活中的各個層面。為了呼應芬蘭對於平等的追求,芬蘭設計博物館(Design Museum)於近期推出特展「為每個人設計」(Design for Every Body)。展覽爬梳芬蘭從20世紀初至今的設計,從家具、服裝、建築到工業,展現了平等概念如何透過不同類型的設計,徹底實踐於生活之中。 在20世紀,產品「物美價廉」是芬蘭設計界的首要理念,為的是讓負擔不起昂貴產品的人也能享有美好生活,許多設計皆專注於實用性、可負擔性、衛生和多功能性。芬蘭設計之父卡伊·法蘭克(Kaj Franck)的「Kilta」餐具系列,即為貫徹此理念的經典案例。法蘭克提倡將器皿回歸最原始的型態,留下最耐用與耐看的元素,確保每個人的日常生活都兼具實用性和美感。 「為每個人設計」展覽一隅,圖中展區聚焦於追求性別平等的服裝設計作品。(攝影:Paavo Lehtonen)   然而,當設計師試圖創造適合所有人的東西時,個人需求反而被忽視了。服裝設計方面,芬蘭品牌「Marimekko」在1968年推出的「Tasaraita」系列,旨在設計出適合各種體型的衣服──無論年齡、性別或體型如何,每個人穿上條紋衫後皆看起來大同小異,每個人也因此平等。這樣對平等的理解在今日的芬蘭早已過時──讓每個人變得一樣並不再意味著平等。芬蘭當代設計師Iiris Kamari 「Observer/Observed 」系列所展示的核心嗎,便是性別多樣性,著衣者可按照自己偏好的風格從40種設計中挑選,其後組合身體的不同部分,自在呈現最屬於自己的樣子。 芬蘭品牌「Marimekko」在1968 年推出的「Tasaraita」系列,旨在設計出適合各種體型的衣服,進而讓每個人都平等。圖為該系列經典的條紋衫上衣。(圖片:Kuva_Marica Rosengård) 芬蘭當代設計師Iiris Kamari 的「Observer/Observed 」系列,展現了芬蘭服裝設計對性別多樣性的重視。(圖片:Kuva_Diana Luganski)   除了性別認同,對多元文化的重視亦是芬蘭持續努力的目標。芬蘭社會由許多不同社區和文化組成,但並非所有社群在社會上具有相等量的影響力,薩米(Sámi)文化便是最廣為人知的例子。薩米族是居住於斯堪地那維亞半島(Scandinavian Peninsula)與芬蘭一帶的少數族群,他們是目前歐盟中唯一僅存的遊牧民族。薩米族在19世紀開始強烈受到外來勢力侵襲,更在二戰時期逐漸被併入現代世界,面臨文化消逝的命運。 儘管薩米族的權益終究受到保障,他們也持續保存自己的文化,然而在數十餘載的文化交融下,來自薩米族的傳統文化符號早已被芬蘭大量挪用並將之商業化。在此展中,策展團隊精選了來自「北極原住民設計檔案」(The Arctic Indigenous Design Archive (簡稱AIDA))的文獻與物件,展出薩米藝術家、設計師所製作的藝術品和手工藝品,希望將薩米族的文化納入芬蘭設計史脈絡之中。 展覽精選來自「北極原住民設計檔案」的文獻與物件,其中由薩米族藝術家所製作的手工藝品為亮點展品之一。(圖片:Ilmari Laiti)   誰的觀點和經驗應該被納入和重視?我們如何貫徹多樣性?即使高居全球性別平等第二名,芬蘭仍孜孜不倦地在追求平等的路上努力。猶如這項展覽標題,這是為了我們每一個人。
2022/09/26
Women only!九州國立博物館女性考古活動
Women only!九州國立博物館女性考古活動
作者:李冠穎(輔仁大學博物館學研究所研究生) 你對考古有什麼想像呢?是艷陽、泥土,還是揮汗如雨的考古學家?位於福岡縣太宰府市的九州國立博物館(下簡稱九博),以自身考古專業,於2015年起成立「九博女子考古部」(下簡稱考古部),至今共舉辦五屆,每年四、五月招募約20名女性,進行將近一年、每個月一次的考古相關活動,讓受限性別而無法嘗試或從事考古工作的女性,擁有親近考古的機會。   女子專屬,為什麼? 九州國立博物館表示,因考古學界長久以來呈現「男多於女」的性別比例,為了翻轉活動多為男性專屬的情況,故特別限制參加性別,讓女性獲得參與保障,希望「為那些對考古感興趣,但總是獨自活躍的女性創造一個場所」。 除了參與性別,考古部對報名者並無任何限制。在執行層面,考古部的每月活動皆由九州國立博物館館內的考古專業研究員帶領,並於每年的最後一次活動中,進行成果發表會,讓學員發揮創意、展現所見所聞。 * * *第三期考古部YouTube成果發表影片「歡迎來到遠古盛宴!!」,成員身著貫頭衣進行表演* * *   從奶酪到編髮,考古你的日常 在考古部的官方部落格,能看見自2015年起的活動成果,惟2020年起至今,推測因疫情緣故並未舉行考古部活動。身處疫情時代,館方並未放棄以有趣的方式傳遞考古知識,例如自2020年至今,九博持續於YouTube頻道上傳「在家逛九博(おうちdeきゅーはく)」系列影片,讓民眾可以自主進行手工藝、編髮、古代奶酪、書籤等各式日常生活層面的有趣實作,從而激發對考古的興趣。 系列影片中,不少同步實施於九州女子考古部,例如編髮,便搭配「製作自己的貫頭衣」此一項歷年傳統活動進行。貫頭衣作為日本古代衣著的代表,能具體呈現考古部的核心精神,考古部學員藉由設計貫頭衣細節:套進頭部的開口、編髮、編織繩紋時代的圖騰,以及利用化妝體驗古代刺青於臉上的文化,從而瞭解過去人類對衣著的講究。 歷年的九州女子考古部均有「製作自己的貫頭衣」傳統,圖為身穿個人貫頭衣的成員,針對「九博女子考古社團之考古也可以很卡哇伊」特展進行分享。(圖片授權:九州国立博物館)   由九州女子考古部籌備的「古代盛宴」工作坊,包含體驗古代紡紗、瞭解墓葬品等考古近用活動,歡迎親子共同參與。(圖片授權:九州国立博物館)   考古也很「卡哇伊」! 2022年,九州國立博物館特別策劃特展「考古也可以很卡哇伊(かわいい考古学のススメ)」,展現考古部累積至今的成果,考古部學員精心挑選「會讓人感到『可愛』的物件」作為展品,並從描述與詮釋展品的方式、展示設計、相關教育活動等,都將考古與「可愛」進行連結,希望打破考古嚴肅的傳統形象。其中,考古部學員更穿著自製的貫頭衣,體驗普及於彌生時代中期、九州地區特殊的「甕棺」下葬方式,彷彿穿越時空的冒險。   「九博女子考古社團之考古也可以很卡哇伊」特展中,運用插畫和展示設計,讓「可愛」元素充斥其中,激發觀眾對典藏品全新的想像。(圖片授權:九州国立博物館) * * * 「甕棺」下葬方式體驗影片 * * *   儘管近年因疫情影響,導致實際活動減少,九州國立博物館依舊尋覓不同的管道傳遞考古有趣、親民的一面,讓民眾更加願意主動接近考古。期待未來疫情趨緩後,九州國立博物館可以舉行更多元的活動,以實踐讓民眾更加認識考古的初衷。
2022/09/25
破冰的歸途:格陵蘭島的實驗性視覺返還計畫
破冰的歸途:格陵蘭島的實驗性視覺返還計畫
作者:林亭吟(輔仁大學博物館學研究所研究生) 當代西方博物館走向文化平權、去殖民與博物館行動主義等趨勢,正視海外殖民主義侵略過往的歷史,成為刻不容緩的議題。其中,牽涉族群情感、文物保護,並具高度政治敏感性的「文物返還」成為新的挑戰。 鄰近北極圈的格陵蘭島,長期受到西方現代化、工業化與資本主義影響,使島嶼東部因紐特人(Inuit)狩獵村的文化保存岌岌可危。2007年,荷蘭與格陵蘭島共同合作「Roots2Share」計畫,旨在突破政治、地緣與時間的限制,讓留存在海外的文化遺產得以與原生社群共享。透過視覺返還(visual repatriation)方式,將典藏於荷蘭,由人類學家研究採集的影像記錄進行掃描,並上傳於計畫網站;而格陵蘭人可以經由此網站,替照片加上個人故事,共享彼此的記憶,藉此重新找回族群知識與在地文化。 Roots2Share網站截圖。左邊是掃描上傳的圖片,右邊可供使用者新增文章或評論。可惜Roots2Share網站目前無法順利進入,僅藉由當時計畫主持人的文章一窺使用模式。(來源:Cunera Buijs)   Roots2Share計畫:視覺返還的實踐與希望 計畫於2007年展開,共有四間博物館參與:萊頓國家民族學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Ethnology)、格陵蘭國家博物館與檔案館(Greenland National Museum & Archives)、海牙博物館(Museon)以及阿馬薩利克博物館(Ammassalik Museum)。 在計畫中,民眾能夠透過雲端看到舊時打獵的照片,且進一步分享打獵技術;看見過世的親人,則回想起家族的歷史;也有人反思自己的菸酒習慣,發現與大環境的變化有密切關聯。照片使當代格陵蘭人能與過往的記憶、人群、歷史連結,並看見與反思環境和文化的變遷,伴隨計畫,愈來愈多的族群知識被公開分享、紀錄,成為未來的知識。 狩獵村Diilerilaaq當地的兒童利用Roots2Share照片,舉辦工作坊並瞭解在地傳統文化。(Credit:Cunera Buijs) * * *Roots2Share計畫YouTube影片* * *   影像刺激回憶,此視覺返還結合能自由替照片增添文章與意見的方式,讓東格陵蘭人共創新的集體記憶,或說——那些「不曾被真正說出口的隱藏歷史」成為了族群的公共歷史,過往缺乏的紀錄在此真正補足。人們擁有了發言權,世代之間也藉由一張張的照片得以互相交流,達成新的理解與再認識。 孫女Susani Umerineq協助祖母Thomasine把故事寫在Roots2Share的網站上,成為世代交流的契機(來源:Diederik Veerman。攝於東格陵蘭Tasiilaq,2011年5月。)   長路漫漫:走過破冰的歸途 Roots2Share可以說是一個實驗性的計畫,其試圖挑戰文物返還的新形式,讓邊緣族群的聲音有機會被聽見,也促使我們思考物件乘載的意涵與情感。視覺返還乍聽之下並非複雜的概念,它雖有一定的局限性,卻也規避了實體物件返還的政治性衝突,以及博物館間對文物所有權的辯論。藉由本案例,使我們反思長期以來殖民者與少數族群間權力的不對等,並作為博物館與社會分享詮釋權的實例。  
2022/09/25
全球博物館教育活動的創意激盪!2022年ICOM-CECA「最佳實踐獎」案例與反思
全球博物館教育活動的創意激盪!2022年ICOM-CECA「最佳實踐獎」案例與反思
記者:葉家妤、郭冠廷(文化部博物之島國內外資訊專區編輯室) 疫情之後,你對博物館教育活動有什麼想像?國際博物館協會教育與文化活動委員會(ICOM Committee for Education and Cultural Action,以下簡稱ICOM-CECA)2022年度「最佳實踐獎」(Best Practice),前5名獲獎單位於ICOM布拉格大會分享精彩案例。面對後疫情時代,各地博物館如何在借重科技與網路技術之餘,重建人與人、人與物件的真實交流?教育活動若無科技設備的輔助,又該如何誘發當代兒童、青少年的學習動機呢? ICOM-CECA主席(中)與獲2022年「最佳實踐獎」之館所館員合影。(郭冠廷 攝影)   音樂力量無限大!法國「醫院音樂盒」館外服務 法國音樂博物館(Musée de la musique)自2018年起,透過「舒緩身心的醫院音樂盒」(La Boîte à musique, un dispositif de médiation à l’hôpital)活動,針對心理障礙與自閉症兒童,由館員、巴黎愛樂樂團與醫院工作人員跨領域合作,共同開發含多種樂器的「音樂盒教具箱」,將博物館典藏樂器帶出館外,以工作坊形式在醫院進行近用。 館方也在醫院內不定期舉辦小型音樂會,並開設音樂藝術治療門診,支持患者、帶來更溫暖的醫療經驗。根據館方研究發現,音樂計畫能提升兒童患者的記憶、專注力、社交、情感交流與自信心,呈現博物館與醫院密切合作的醫療優勢。 * * *「醫院裡舒緩身心的音樂盒」—YouTube活動影片 * * *   來跟國父聊天?新加坡館舍的數位學習 身為實踐獎常勝軍的新加坡博物館,本次由孫中山南洋紀念館與國家文物局同時上榜。前者開發「數據驅動機器人聊天互動遊戲」(Data-driven Chatbot Interactive Game),以手機為媒介,設計機器人聊天網頁,經由孫中山卡通版角色與觀眾一來一往「聊」展覽,達到數位學習目的。 孫中山南洋紀念館以正在展出的展覽為主題,提供參與者化身為文化遺產尋寶獵人(Heritage Hunt)的情境,設計20道展覽解謎提問,在參觀過程中增加學習趣味性。若以手機開啟遊戲介面,首先可選擇欲取得的館所資訊(如左圖),若點選Play選項裡的Heritage Hunt,則能開始遊戲(如右圖)。(Screenshot of Vouch interactive chatbot, with permission from Sun Yat Sen Nanyang Memorial Hall)   而來自新加坡國家文物局的Joanne Chen表示,他們冀望與學校長期合作,將文化遺產學習融入課程。近年文物局針對13至16歲的國、高中生設計「文化遺產軌跡虛擬館校合作計畫」(Virtual Heritage Trail Programme for Specialised Schools),提供兩種數位學習文化遺產的方式,讓教師運用於課堂。第一種線上模式是由導覽人員現場直播,帶領教室裡的學生參觀文化遺產,當中,學生可與導覽人員進行即時問答互動;第二種線下模式則是播放預錄的文化遺產戲劇導覽。根據活動評量,能與學生立即問答的直播導覽更獲得青睞,顯示真實交流的深刻影響力。 新加坡國家文物局為受疫情影響而不便前往文化遺產參訪的學生,開發現場直播與戲劇導覽,圖為兩種模式的評量比較。(Image courtesy of Education and Community Outreach, National Heritage Board)   擺脫科技「束縛」!檳城博物館與青少年翻轉典藏詮釋 然而,若沒有科技設備支援,館舍就無法進行有趣的教育活動了嗎?針對肯亞博物館教育人員的提問,來自馬來西亞檳城博物館委員會(Penang State Museum Board)的Mohamad Haryany透過案例強調,「沒有科技、沒有教師」也能創造好玩、有教育性質的工作坊。 Mohamad Haryany以「會說話的物件:透過年輕的雙眼觀看」(Talking Object; Seeing Through Young Eyes)活動,介紹博物館如何鼓勵青少年重新閱讀藏品。在沒有正確解答的過程中,青少年純粹以藏品為靈感,打造全新作品。例如將細緻刺繡的盒子文物,轉換為與自身生活相關、且可以充電並放置3C設備的盒子。Mohamad認為計畫能翻轉博物館詮釋物件的角色,提供觀眾與物件溝通的新路徑。 參與「會說話的物件:透過年輕的雙眼觀看」(Talking Object; Seeing Through Young Eyes)活動的青少年,介紹以典藏品為靈感設計的作品。(Credit: Penang State Museum Board)   從今年獲得ICOM-CECA最佳實踐獎的分享案例中,可以發現因應新冠肺炎疫情與數位化的情況,許多教育活動借重科技與網路技術。然而,來自非洲博物館館員的科技落差提問,提醒了參與者,博物館如何在後疫情時代設計因地制宜的教育活動?這是各國館所實際需面對的挑戰。
2022/09/19
堅毅不屈的華裔移民!加拿大華裔博物館特展「一席之地: 卑詩省與華人的遷徙」
堅毅不屈的華裔移民!加拿大華裔博物館特展「一席之地: 卑詩省與華人的遷徙」
特約記者:戴映萱(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藝術策展碩士、藝術評論工作者) *本文圖像全數由加拿大華裔博物館(Chinese Canadian Museum)授權提供 加拿大華裔博物館(Chinese Canadian Museum)所策劃的展覽「一席之地: 卑詩省與華人的遷徙」(A Seat at the Table: Chinese Immigration and British Columbia)自2021年在溫哥華唐人街開展後便受廣大矚目,更將展覽擴大至溫哥華博物館(Museum of Vancouver),在雙展館並行下同步展出。這項特展爬梳了卑詩省華裔加拿大人的過去與現在,從中探討他們如何在異地紮根,並在當地建立他們的歸屬感。 展覽以「食物」揭開序幕,介紹中華美食如何在異國落地生根、發芽茁壯,展區入口以香港茶餐廳文化作為設計靈感,呈現一家人圍著圓桌共享港式點心的視覺圖像,傳達華人最為重視的飲食文化。加拿大華裔博物館更利用溫哥華博物館較大面積的展廳,增添更多互動裝置,觀者能從影音互動展版、影像和聲音裝置,貼身聆聽、沉浸於關於移民文化的故事。 這項展覽從「食物」主題出發,再延伸至「服務」、「文化」和「行動主義」,從不同的面相來展示華裔加拿大人的歷史和文化。(Credit: Chinese Canadian Museum) 策展團隊邀請了數名當地的華裔藝術家為特展製作作品,圖為「食物」展區中由藝術家鄭曉薇和楊佩華所設計的鋼製炒鍋。這件作品的靈感來自中國傳統的花格圖案,以及鄭曉薇小時候在中秋佳節所嚐月餅留下的酥鬆餅皮、醇厚蓮蓉與鹹蛋黃的美味記憶。(Credit: Chinese Canadian Museum)   在「食物」展區後,展覽分別在「服務」和「文化」兩個主題中,展示華裔加拿大人的歷史和文化,其中包括他們如何在當地做起生意,以及如何與卑詩省內其他移民及原住民社群建立關係。藝術家黃柏武的〈媽媽的藥櫃〉是亮點展品之一。這件裝置的靈感來自於其母親家中擺放中藥的木櫃,當中陳列許多裝在不同大小瓶罐的中藥材,分門別類地排放。那些來自記憶中外婆的藥櫃,或是目前家中同住長輩所存放物品的方式,如此的「再現」,激起許多華人似曾相識的熟悉情感。 在「行動主義」展區中,多件展品反思近年在國際上趨增的排華現象。例如印有過去主流媒體針對華裔移民所提出的歧視言論燈籠,或由當地華裔藝術家製作「限華」大字霓虹燈牌。新冠肺炎剛在西方爆發之際,針對亞裔的仇恨事件屢次出現,排華現象在具眾多華裔人口的溫哥華格外嚴重。對老一輩移民來說,此狀況等於是「歷史重演」,時間沙漏似乎將他們帶回到20世紀的加拿大: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聯邦政府取消了歧視華人的人頭稅,歧視政策卻隨之而來,全面禁止華人移民加拿大。《華人移民法》(俗稱《排華法》)在 1923 年正式通過。在禁令之下,只有少數人獲得豁免,而對在加國出生和已入籍的華人更是帶來重重困難。排華法雖在1947年被廢除,排華現象卻未曾真正遠去,對於曾捱過排華歲月的華裔加拿大人來説,這段創傷又因疫情而再次被灑鹽。 展覽中的大型裝置為展覽設計的「面孔之海」,呈現了來自不同世代的華裔加拿大人,其中包括加拿大華裔社區最早的僑民領袖溫金有(Alexander Cumyow)。(Credit: Chinese Canadian Museum) 展覽尾聲的剪影裝置呈現了溫哥華唐人街的景致,邀請觀眾前來互動並分享他們自身的故事。(Credit: Chinese Canadian Museum)   為了替華裔移民發聲,策展團隊在展覽尾聲設置了能進行互動的剪影裝置和虛擬實境體驗站,更邀請觀眾前來多媒體故事站分享自身故事。在大型裝置作品「面孔之海」中,觀者則能從來自不同世代、經歷過排華過往的一張張面孔,聆聽他們不屈不饒的故事。「一席之地: 卑詩省與華人的遷徙」交織了過去和現在,從多重面向呈現加拿大華裔移民的歷史與文化,探索其身份認同、歸屬感和移民韌性,進而重新思考華裔移民的意義。
2022/09/12
參與和解之路—澳洲博物館「未定」特展的去殖民嘗試
參與和解之路—澳洲博物館「未定」特展的去殖民嘗試
作者:史修華(輔仁大學博物館學研究所研究生) 各國博物館對去殖民與創傷事件的重視,提醒許多曾為殖民地博物館的機構正視自身背負的責任。2020年是英國殖民者庫克船長來到澳洲的250周年,一改過往大肆慶祝澳洲建國的論調,澳洲博物館(Australian Museum)決定面對殖民者論述中長期被忽視的原住民故事,策劃了「未定」(Unsettled)特展,透過第一民族(First Nations)的角度,重新詮釋澳大利亞原住民在這250年之間面臨的迫害與困境,進一步邁向去殖民與和解之路。 1910年代至1970年代,澳洲各州實施種族同化政策,強迫原住民孩童與原生家庭和文化分離,集中到各地男孩或女孩之家。接受西式教育後,這些孩童又被送至白人家庭或工廠工作,造成原住民身心創傷,形成「失竊的一代」(Stolen Generations)。雖然目前澳洲原住民只占澳洲總人口數的百分之三,但多數原住民的教育、居住安全、就業狀況與收入等問題都比非原住民惡劣[註1],也顯示原住民受壓迫與不平等現象仍存在於當代社會中。 「2020計畫」訪問澳洲原住民的居住地分布。(資料來源:澳洲博物館《2020計畫:第一民族社群諮詢報告2019》Australian Museum, The 2020 Project: First Nations Community Consultation Report 2019. https://australian.museum/learn/cultures/the-2020-project/)(瀏覽日期:2021/1/5)   為翻轉上述情況,本展由博物館的第一民族董事勞拉.麥克布萊德(Laura McBride),以及團隊裡的原住民收藏和參與經理馬里科.史密斯(Mariko Smith)共同推動調查與策展。首先,透過「2020計畫」(The 2020 Project)問卷調查,博物館訪問澳洲原住民社群對庫克船長登陸的想法,以及他們期望和反對在展覽中陳述的論點。以此份報告為基礎,澳洲博物館策劃未定特展,重新反思博物館如何協助原住民與非原住民面對過去殖民傷害,並推動所有人參與和解的可能性。 展覽中大量呈現從「2020計畫」訪問中得到的原住民社群意見數據。(截圖自Unsettled 線上展覽頁面:Australian Museum, The Australian Museum's Unsettled exhibition. https://australian.museum/learn/first-nations/unsettled/)(瀏覽日期2022/5/26) 第一展區「信號火」(Signal Fires)利用三面落地螢幕放映模擬影片,引導觀眾想像1770年庫克船長出現在澳洲時,原住民點起信號火通知周邊部落的情境。(截圖自Unsettled 線上展覽頁面:Australian Museum, The Australian Museum's Unsettled exhibition. https://australian.museum/learn/first-nations/unsettled/)(瀏覽日期2022/5/26)   策展人勞拉.麥克布萊德表示,這段歷史未定之處有四點。一是在澳大利亞的拓殖過程並不和平;二,這段歷史懸而未決;三是原住民與後來抵達澳大利亞定居者之間的關係複雜;最後,即便過了250年,採行現代工業社會生活模式的白人移民,與原住民現在生活的自然環境仍然存在著動盪和不平衡的關係。 澳洲博物館從一開始規劃展覽時就有意識地納入第一民族的意見,以他們的想法為主體,規劃這場「紀念」展覽。從博物館「2020計畫」報告中,能看見足具代表性的原住民族群意見,並且以開放性的質性問卷進行量化統計,明確展現原住民對過往論述的失望,以及對本次展覽內容的期待。事前調查有利博物館做出更貼近第一民族的視角,也達到「作為原住民發聲平台」的願景。從線上展覽中則可以確認,實際展示包含原始物件、歷史文件、藝術創作、影像重現等多種載體,讓觀眾能透過不同年代和故事刺激,體會原住民面臨的困境如何從庫克船長登陸後延續到今日。 展覽最後規劃為反思空間,透過承認並陳述真相、面對悲傷,才能一起通往治癒與和解的目標,而每一位澳大利亞人都可以參與這個重新建構社會的過程。(截圖自Unsettled 線上展覽頁面:Australian Museum, The Australian Museum's Unsettled exhibition. https://australian.museum/learn/first-nations/unsettled/)(瀏覽日期2022/5/26)   澳洲博物館也策劃一系列實體活動,透過與策展人一起共進原住民傳統餐點、邀請原住民導覽,甚至舉辦原住民冥想活動,用更多元的方式讓民眾了解原住民的文化與觀點,然而,本展並非針對當今原住民的困境深入描述,僅是大範圍地提及問題。若把展覽視為推動和解的第一步,或許可以透過持續邀請民眾參與討論,引導大眾共同參與去殖民的過程,並持續與部落社群合作,帶動非原住民主動參與相關議題?都是博物館可以持續努力的方向。 註釋1:Australian Institution of Health and Welfare, Aboriginal and Torres Strait Islander Health Performance Framework. https://www.indigenoushpf.gov.au/measures(瀏覽日期:2021/1/18)
2022/09/06

專文

你的故事,我來典藏(下): 荷蘭「旅外者檔案中心」使用經驗和案例反思
你的故事,我來典藏(下): 荷蘭「旅外者檔案中心」使用經驗和案例反思
作者:洪伯勳(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文化分析博士候選人) 位在荷蘭海牙的「旅外者檔案中心」(Expatriate Archive Centre, 以下簡稱EAC),成立宗旨是「蒐集和保存世界各地外籍人士的生活故事,以供將來研究」[註1]。從與EAC館員的對話中,我看到他們對於徵集方式及隱私權的重視,並自詡為提供研究資料的專業平台。 不管是日記、信件、等實體物品,或是各種數位檔案,EAC都將這些珍貴資料轉譯為英文建檔。為更瞭解EAC如何協助研究者,我在檔案保管員(archivist)的協助下試著操作資料庫。 檔案中心的研究室一隅,可在此用電腦連接到EAC的資料庫。(洪伯勳 攝影)   我的EAC使用經驗 由於用「Taiwan」所能搜尋到的資料不多(只有一些住在臺灣的荷蘭小學生寫的blog,但內容很有趣),於是我改用「Japan」進行搜尋,出現許多旅居日本的檔案。其中一項「scrapbook」(剪貼簿)引起了我的注意。從系統中可以發現該檔案位在「family archive」下的某位殼牌外派男性之下。該外派者的檔案又分為三部分,包括「documentation (1958-79)」、「business related items (1959-86) 」、「private related items (1965-86) 」。而第一部分的「documentation (1958-79)」之中,又再分為「bulletins & magazines」、「Shell newsletter」以及我有興趣的「scrapbook」等項目。從層級分類的細緻程度(各項目還可以再繼續細分下去),便能看出EAC建檔時的用心,讓使用者清楚知道各個檔案在旅外者生命軌跡中的位置,以及與其他檔案之間的關係。 厚厚一本荷人旅日剪貼簿。可惜礙於隱私規定,無法拍攝其豐富的內容。(洪伯勳 攝影)   接著,我請檔案保管員根據scrapbook的索引號碼,從檔案室調出剪貼簿。這本剪貼簿非常厚,記錄該外派者70年代旅日的生活大小事,並以荷文撰寫。此外,這些紀錄並非手寫,而是用打字機打出,再把相關照片、剪報貼在旁邊或另一面,瀏覽時感覺就像在看內容豐富、色彩繽紛的網頁,相當用心。 剪貼簿中,有幾張外派者穿浴衣的照片,後面附上打字紀錄,並在旁邊貼上照相機、膠捲的品牌剪報(可能是從摺頁或報紙上剪下來的)。大致可以猜到是他在日本第一次購買相機與膠捲,並拍下穿著浴衣的難忘經驗。又有一面是兩張大大的藥品領收證,旁有密密麻麻的心得,看得出是重要的就醫與拿藥事件紀錄。此外,剪報也包含一些生活小常識,例如:介紹在日本喝湯或吃麵要發出聲音的傳統、介紹秋葉原等,應該剪自英文報紙的專欄。 從這些小地方,能具體而微地看出一位荷蘭人旅居日本所經歷的生活與挑戰;搭配上許多摺頁與報導,更可以讓人感受當時的時代氣氛。對於有興趣瞭解70年代旅日荷蘭人的研究者而言,這真的是無價的參考資料。 圖為檔案儲藏室。裡面的空調非常冷,避免資料受潮。(洪伯勳 攝影)   從臺灣出發:對移民博物館的2點思考 目前臺灣桃園憲光二村正在籌備首座「移民博物館」,相關資料顯示本館將規劃常設展與主題特展,內容包含桃園眷村、移民大歷史、憲兵故事館及資源中心等[註2]。儘管博物館跟檔案中心的性質不同,但從EAC參訪經驗,有助於我們提出幾個值得思考的議題。   1. 如何界定「移民」? 首先,我們從EAC的案例中,可以看到她們緊扣expatriate的「定義」,是「臨時」居住在他國者,因為這牽涉到後續典藏的範圍與性質。若放到臺灣「移民博物館」的脈絡中,如何界定「移民」一詞就是最核心的問題。從字典的說明來看,「移民」指的是「遷移到外國定居的人」[註3]。如此一來,「外國」和「定居」就是兩個成為移民的必要條件。 然而,對於當年隨國民黨從中國大陸來臺的人,臺灣算是「外國」嗎?又對於在臺的外籍移工來說,他們在臺灣的生活也不算是「定居」。從定義來看,這兩群人就會被排除在「移民」博物館之外。反過來說,若該博物館希望納入這些人的生命經驗,則「移民」或許不是一個恰當的用詞。此外,若改用諸如「移工」、「外派」、「外籍」等詞,也要注意這些字所指涉的對象都有所差異,且若要翻譯成外文,則會更加複雜。這些面向都必須要在一開始規劃的時候就充分釐清,才能避免日後可能衍生的問題[註4]。   2. 我的故事,誰來說? 第二,姑且不論「移民」的範圍與定義,如果這個博物館希望記錄、敘說這些移民的「故事」,那這個故事要怎麼講、又講到哪裡,則是另一個要思考的問題。大部分的移民博物館,多是展出個人物品、官方文件或該空間本身(例如紐約的艾利斯島移民博物館[Ellis Island National Museum of Immigration]本身就是早期移民赴美的檢查站),把重點放在移民遷移的歷史、動力、與新環境融合等敘事,強調的是移民在這個大社會中的圖像。至於EAC則是以旅外者個人或家庭為中心,以他們來到新的國家之前、之中、之後的書寫紀錄,彰顯該旅外者的生命軌跡。另外,EAC不會給這些生命經驗任何的界定或評價,而是將資料留給研究者使用與詮釋。 那臺灣的移民博物館呢?是否能讓移民把他們居住在臺灣的經驗「完整地」透過這個博物館給記錄或展現出來?他們能不能用自己的語言講自己的故事?又,他們的故事是否能不斷地延續,包括在不同的時間點,對臺灣這塊土地的不同認知與想像?亦或他們的故事是凝結在臺灣的某個時空、或放入某個大敘事的框架中?這些問題都將關連到整個館的運作方向,以及和移民之間所要建立的關係。 桃園憲光二村為桃園唯一的憲兵眷村,2006年登錄為歷史建築,是知名電視劇「光陰的故事」取景之地,目前正積極規劃為全國首座「移民博物館」,希望呈現桃園及臺灣多元族群之共生經驗。(憲光二村 授權,朱逸文 攝影)   不同於EAC有限的經費與人力,公立博物館可以做到的事情遠超過檔案中心的規模。但該中心營運的經驗,則提醒了我們有關界定範圍,以及要為誰服務的重要問題。我們樂見臺灣藉著眷村房舍的活化再利用,成立移民相關的博物館。而上述這些議題的釐清,將有助於作為保存移民珍貴生命經驗的重要基礎。 註釋: 註釋1:原文:“collect and preserve the life stories of expatriates worldwide for future research”引自https://xpatarchive.com/about/。 註釋2:引自https://memory.culture.tw/Home/Detail?Id=265254&IndexCode=Culture_Object。 註釋3:檢索自「教育部國語辭典簡編本」(https://dict.concised.moe.edu.tw/)。 註釋4: 個人淺見,在桃園市政府文化局的刊物《憲光二村,看見移民博物館》就有提到,是「移動」的生命經驗讓人相聚桃園這塊土地(頁6)。因此若以「移動」為主題來思考博物館名稱,不失為一個可行的方式。
2022/09/15
你的故事,我來典藏(上): 荷蘭「旅外者檔案中心」的自我定位與隱私政策
你的故事,我來典藏(上): 荷蘭「旅外者檔案中心」的自我定位與隱私政策
作者:洪伯勳(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文化分析博士候選人) 在海牙某個僻靜巷弄中,一間普通民宅的窗戶上貼著小小的看板,寫著「旅外者檔案中心」(Expatriate Archive Centre, 以下簡稱EAC)。誰能想到,這樣一個不起眼的地方,竟暗藏了各國人士旅外經驗的私密書寫資料。 這個中心最初稱為「外派家庭檔案館」(Outpost Family Archive),隸屬在知名石油公司——荷蘭皇家殼牌(Royal Dutch Shell)底下,用來保存公司員工外派他國時的各種生活記錄。2008年,檔案館從殼牌公司獨立,更名為EAC[註1],徵集範圍不再限於殼牌員工,而是來自世界各地、只要臨時居住在原籍國家以外的人皆可,例如外交人員、學術人員、傳教士、藝術家[註2]。蒐集的資料類型有日記、(電子)郵件、文章、照片、影音檔案、各類票券等[註3];涵蓋的主題則深入生活各個層面,如找尋住房、應對政府機構、旅行和語言障礙、對政治局勢的反思、經營家庭和撫養孩子等[註4]。目前EAC已典藏了130多個家庭的檔案,分別來自14個不同的國籍、包括了18種語言[註5]。 藏身民宅的「旅外者檔案中心」,只在窗上貼著不起眼的標示,至今已典藏130多個家庭的旅外檔案。(洪伯勳 攝影)   清楚的自我定位:旅外者生活故事的家園 由於EAC不對大眾開放,於是我主動與館方聯繫,於六月中安排參訪,並與館員對談約一個小時,瞭解其運作方式。綜合蒐集到的資料與訪談內容,我整理出兩個有趣的點:   (一)誰是旅外者? EAC名稱中的「旅外者」(expatriate),英文的定義是「居住在外國者」[註6]。但在日常使用上,該詞卻有不同的解讀。館員提到,這個詞在當代帶有白領「外派」的味道,因此有些人儘管符合定義,但卻不會認為自己是expatriate,如國際學生、在外國當幫傭的女性等。相反,這個詞在六七零年代,則是被當作「難民」的同義詞,讓早一輩的「外派」者不認為自己屬於這個類別(Chow et al., 2017, p. 313)。除此之外,各國翻譯expatriate時也不見得有對應的詞,例如在中文可翻成「僑民」、「移居國外者」、「外派人員」,甚至「流放(國外)者」,但這幾種翻譯的意涵都不同。既然EAC是向世界各國的旅外者徵集資料,就不得不先處理這個大問題。 為此,EAC不斷重申其對expatriate的定義,是「臨時居住在『家鄉』國以外國家的任何人」(anyone who lives temporarily in a country other than their “home” country)[註7]。值得注意的是,這個定義與「移民」剛好相反,必須是「暫時」居住、或至少「在心態上覺得終究會回到母國」的人。該中心認為,正是這種暫時心態,讓這群人成為移民研究中的特殊子類別。這也是為何EAC會在expatriate的定義中把home一字加上引號。因為當旅居外國時,「家的概念變成了一個複雜的建構,融合了各種緊張的關係,而這些緊張關係來自當下的位置、出身、日常生活、國家認同、家族、朋友等」[註8](Chow et al., 2017, p. 314)。 而「家」的概念之所以變得模糊,背後則受到全球化發展的影響,讓跨國流動變得更頻繁。旅外者的生命經驗,就是全球化作用在個人生活的真實紀錄。秉持這樣的信念,EAC的使命為「蒐集和保存世界各地外籍人士的生活故事,以供將來研究」[註9]。因此,不管旅居者的國籍為何、或是用什麼語言書寫,都應一視同仁。藉著通曉不同國家語言的志工協助,EAC將這些文件統一轉換成英文的描述,並建檔至資料庫中,希望能提供研究者更廣泛多元的資料,從學術上揭示旅外者在全球移民歷史中應有的地位[註10]。 檔案中心入口處,旁邊牆上寫著各國文字的「歡迎光臨」。(洪伯勳 攝影)   (二)建立與旅外家庭的長期關係 做為僅有五名職員的小組織,EAC清楚自身定位並非大量蒐集資料,而是細緻地徵集與保存旅外者珍視的生命經驗和故事,並轉化為研究者可以利用的素材。館員提到,對於有意捐贈者,EAC會先安排一對一的對談,瞭解捐贈者如何看待這些資料、為什麼想要捐贈、希望這些資料如何被使用等。以相簿為例,如果不瞭解這些照片拍攝背後的脈絡,以及與旅外者生命經驗之間的聯繫,那就只是一堆無意義的老照片而已。換言之,所有的資料都必須要從捐贈者特殊的生命軌跡出發,而不是單純的資料堆疊。 順著這樣的脈絡,EAC不認為捐贈者把旅外時期的東西交給EAC就算結束。從生命軌跡的角度來看,這些旅外者離開家鄉前的紀錄、或是返鄉後的生命經驗都一樣重要。在去之前,旅外者可能會對目的地有許多期待、想像,以及為因應新生活所做的各種準備;回來之後,則可能對旅外的經驗有不同的詮釋與定位。也可能旅外者之後又前往其他國家,開啟另一段新的旅程。對EAC而言,只要旅外者持續記錄他們的生活,這樣的紀錄都應認真對待,並以附加的方式關連到原有的檔案資料上。 因此,EAC不只擁有130幾個家庭的檔案,而且仍與部分家庭保持長期的合作關係。若對方有任何新的生命紀錄,都可以持續添加到他們各自的檔案當中。正如EAC稱自己是「旅外者生活故事的家園」(a home for expat life stories),能讓我們看到一個旅外者或旅外家庭完整的生命經驗。 這樣的長期信任關係,也是建立在EAC處理個人隱私上的極度謹慎。在利用館內資料之前,研究者必須簽屬同意書,包括所有的檔案都必須在現場閱讀,不能拍照、影印後帶出;雖然允許手寫筆記,但不能記錄檔案所有者的名字、住址等個人資料。當我詢問是否可以在中心內拍照時,也被要求照片內不能出現捐贈者的資料,必須避開架上任何有署名的檔案夾。這些細節,均一再顯示對隱私權的保護,也讓捐贈者更放心將自己的私密資料交到EAC手中。 館內精緻而舒服的研究室,本次訪談在此處進行。(洪伯勳 攝影)   從上述經驗反思臺灣,目前國內外籍移工人數約在70萬上下[註11],已是社會不可分割的人口組成,也有許多國人離鄉背井生活和工作。可惜的是,這些人的旅外經驗卻缺少一個有系統的儲存管道。在臺灣,最接近的是文化部推出之「國家文化記憶庫」,但裡面蒐集的資訊龐雜,且強調資料的公開運用,以旅外個人或家庭為主的私密書寫紀錄仍付之闕如。另外一個可能,則是桃園市政府預定在憲光二村成立的「移民博物館」,而EAC的營運方式,或許能帶來一些啟發。 註釋: 註釋1:https://xpatarchive.com/about/#_rich_text-63-326。 註釋2:https://xpatarchive.com/donate-your-story/who-we-collect-from/。 註釋3:https://xpatarchive.com/donate-your-story/what-we-collect/。 註釋4:COLLECTING POLICY,頁3。下載自https://xpatarchive.com/wp-content/uploads/2022/05/EAC-Collecting-Policy.pdf。 註釋5:https://xpatarchive.com/research/available-material/。 註釋6:“someone who lives in a foreign country”。引自Longman Dictionary(https://www.ldoceonline.com/dictionary/expatriate)。 註釋7:https://xpatarchive.com/research/。 註釋8:原文:“the concept of home becomes a complex construction incorporating a variety of tensions between present location, origin, daily life, national identity, extended family, friends, and more”。 註釋9:原文:“collect and preserve the life stories of expatriates worldwide for future research”引自https://xpatarchive.com/about/。 註釋10:https://xpatarchive.com/about/。 註釋11:查詢自「勞動統計查詢網」,截至111年 5月底人數為675,903人。(https://statdb.mol.gov.tw/evta/jspProxy.aspx?sys=100%26kind=10%26type=1%26funid=wqrymenu2%26cparm1=wq14%26rdm=I4y9dcIi)。 參考資料: 旅外者檔案中心(Expatriate Archive Centre)官網 國家文化記憶庫 延伸閱讀: 【博物之島專文】你的日常、我的苦勞:讓我們期待明天會更好《移動人權特展》 【博物之島新訊】聽見被社會淡忘的聲音:台北當代藝術館「非遊記」的異文化對話
2022/09/07
水底考古學的進展與難題:斯德哥爾摩VASA古戰艦博物館
水底考古學的進展與難題:斯德哥爾摩VASA古戰艦博物館
作者:劉德祥(前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副研究員) 夏日,漫遊於北歐五國之一,瑞典的首都-斯德哥爾摩,簡直就是一種享受。除了氣溫宜人,太陽到了晚上九點多依然不肯下山,人們依然寫意享受著各種戶外活動。事實上,斯德哥爾摩市雖然僅約兩百多萬人口,卻有著70多家大大小小的博物館。正如其他都會型城市般,這些博物館的類型十分多樣,包括了我們熟悉的歷史、文化、自然史、音樂、科技、設計、人類學等。 其中,VASA古戰艦博物館(VASA Museet)設立於1990年,是座展出一艘在十七世紀沉沒,經打撈、修復後的古戰艦博物館,在分類上應屬考古類型博物館。筆者選擇介紹這座博物館的原因是,這艘古戰艦從規劃設計、建造到首航,其故事充滿了戲劇性;其次,VASA博物館在公開展出後十年,在眾多事先未知的保存知識中,出現了史無前例的崩塌危機,因此對博物館界在保存科學實踐上,特別是水底考古學領域,有重大的啟發性和參考價值。 17世紀的瑞典,在政治上受到天主教和德國皇室的威脅,不難理解當時的國王Gustavus II Adolphus欲建造一艘超級軍艦的殷切,以展現瑞典皇家海軍的實力。1628年,VASA艦終於建造完成,並於8月10日進行下水禮與首航,卻在成千上萬的圍觀者面前,航行不到一海里時便傾斜和沉沒。國王下令調查船長與造船廠,最終無任何人因這事故而坐牢。隨後雖然曾有幾次的打撈作業,但成果皆不顯著。   拯救VASA:喚醒沈睡三個世紀的戰艦 1956年,潛水人員透過檔案文件研究,得知VASA戰艦的沈沒位置。經過詳細的打撈規劃,1961 年4月24日,在海底沈寂了333年的VASA艦,終於在斯德哥爾摩港重見天日。世界各國主要媒體爭相報導,瑞典電視臺更是史無前例的進行即時現場轉播。瑞典的電視機幾乎被搶購一空,似乎大家都在等待 VASA艦再次浮出水面的一剎那。不過,等待的人同時也擔心這艘木製軍艦,經過三百多年浸泡在海底,會不會有解體的可能?由於長期處在海底缺氧的髒水中,有助於延緩船隻的腐蝕,且協助打撈的瑞典皇家海軍船塢離就在沈船地點附近,一切技術支援十分便利,使最終浮上水面的VASA艦相當完整。 打撈成功後,遇到的首要挑戰為如何讓船身乾燥,且不會使船身的木材裂開,這是過去大家沒有的經驗。後來,暫存單位採用了當時最新的聚乙二醇(PEG, Polyethylenglycol)木材保存技術,以PEG取代木材中的水份,並強化已接近中空的木材細胞壁,藉此鞏固木材結構與應力。VASA艦可能是博物館保存史上最大的物件,為了確保船隻的完整性,保存工作需每天向船身噴灑 PEG液數小時,並持續17年才告一段落。另外,緩慢的乾燥歷程也花了9年之久。至於艦上的小型文物,則直接浸泡在 PEG液中處理。 經過二十多年的修復工作後,瑞典政府決定在原海軍船塢附近建立一座博物館,以展出修復後的VASA古戰艦。博物館的建築外觀設計納入古戰艦的元素,具強烈的標識性,並於1990年6月15日對外開放。VASA戰艦的傳奇故事相當吸引人,博物館也很快成為斯德哥爾摩市一重要的旅遊景點,每年吸引八十多萬人參觀。 VASA古戰艦博物館鈙述一艘軍艦坎苛的故事,相當有戲劇性,吸引相當多人前來參觀。(劉德祥 提供)   足足有七層樓高的VASA古戰艦是博物館內的重點文物,其餘還有許多被拆解下的戰艦裝飾木雕。這些帶著文藝復興晚期和巴洛克藝術風格的木雕,是由幾位移民瑞典的德國和荷蘭大師級工藝師共同完成。由於當時的國王,致力於帶領人民對抗強敵而被喻為「北方的獅子」,所以船頭和大炮上不乏怒吼獅子的雕像;其他木雕造型還包括了天使、惡魔、戰士、樂師、帝王和神像等。博物館為了保存戰艦,館內環境條件控制在60%相對濕度和溫度20攝氏度,照明也只有50流明,雖然進入博物館後會令人感到十分昏暗,但也體現館方保護文物的用心。 體積龐大的VASA戰艦,從旁邊觀眾身高比較可見一斑。(劉德祥 提供) VASA戰艦上安裝了許多人物木雕品,角色十分多元。這些重建木雕作品呈現當年的風釆,十分引人注目。(劉德祥 提供)   為讓觀眾一睹戰艦原來色彩華麗的風貌,VASA戰艦旁展出一艘等比例的縮小模型;另外,博物館各樓層也有情境式展示,利用模型與原尺寸人形呈現船上的生活樣態。此外,這艘雄偉的超級軍艦沈沒的原因一直讓大家好奇,所以館內設有多台互動式展示,以物理學原理說明VASA沈沒的原因,知識性十分豐富。VASA戰艦從發現、打撈到修復與固化過程相當有可看性,且博物館多方面利用比例模型說明,從鋼索如何放置到一步一步將VASA打撈浮出水面。當然,展示少不了當年潛水夫穿過的下潛裝備,也相當吸引人。 展場中的VASA戰艦比例模型,模型復原了沉沒前VASA戰艦繽紛的顏色和多樣的裝飾雕刻,十分華麗。模型也清楚看到艦身側面大炮的位置和金箔獅頭掀蓋,由此足以想像建造VASA戰艦工藝上所花的心思。(劉德祥 提供) VASA戰艦博物館也以比例模型說明從海底打撈作業的過程,模型製作十分精緻相當吸引人,對想多了解打撈過程的人來說,非常有參考性。(劉德祥 提供)   VASA危機再現:一顆不定時化學炸彈! 可是開館後十年的2000年夏天,保存人員發現 VASA 艦部分木質樑柱表面上,出現了白色的粉狀物。在研究人員深入了解後,發現木材內部,存在事先未知的化學反應下產生硫酸。面對體積龐大的 VASA 艦,採用哪一種檢測方法及後續有效的解決方案,對保存人員而言的確是一大挑戰。甚至美國《科學》(Science)期刋更以「瑞典絶望地尋求協助拯救著名的戰艦」為題報導這事件,足見其嚴重及緊迫性。 後來瑞典和美國的科學家利用最新的分析方法,從船身表面和內鑽10公分的取樣進行分析。綜合各項分析結果,顯示這艘擁有1萬4000平方公尺表面積的VASA艦,每一片木材中均含有不同氧化程度的硫。研究人員估算,以VASA 1,210公噸的排水量來看,如果木材中所有的硫全部被氧化的話,至少會產生5公噸的硫酸。硫酸將會侵蝕木材中的纖維,這種情形就像是從船的內部往外「溶解」。讓人憂心的是,沒有人能確定到底需要多久,VASA艦的情況將會惡化到無法修復的地步。這時的VASA艦已有多處木材的pH值低於2.0,到了2002年7月,受影響的部位已增加到九百多個。難怪 《自然》(Nature)期刊在報導這項研究發現時,更以「不定時化學定時炸彈」來形容VASA的狀況。但問題是,那麼多的硫酸是從哪來的? VASA戰艦在公開展示後十年的2001年,船身木材多處出現白色粉末,經分析後確認為硫的化合物,並估算整艘軍艦含有超過5公噸的硫酸,隨時有瓦解的可能性,被當時學術界喻為「不定時化學定時炸彈」。(劉德祥 提供)   危機暫時解除:阻止酸化反應 從保存的角度來看,這是不可怠慢的問題,因為除了硫酸會加快木材的分解外,新形成的硫結晶會膨漲,並會在木材裡向四周擠壓而對木材產生撕裂的傷害。為立即控制情形的惡化,博物館採用的短期策略包括更新環境控制設備,以維持較低的室溫,緩和木材中的化學反應;其次,博物館也噴灑碳酸鹽或碳酸氫鹽等化學劑以中和硫酸。不過這種處理後的改善只是短暫的,船體表面的酸醶值在幾個月又開始下降。後續研究顯示,促進這硫酸化反應是船身生鏽鐵釘所釋放鐵離子所導致,博物館發現阻止鐵離子持續釋出是唯一一勞永逸的做法。於是博物館計劃以惰性材質如鈦或碳纖維釘子,更換VASA戰艦上900多根的鐵釘。至於已存在木材中的游離鐵離子,保存人員也採用化學穩定物將鐵離子固定形成複雜的化學結構,以阻止酸化反應。至於硫,這一切危機的源頭,又是如何大量存在船身的木材中呢?研究人員推測,這些硫最有可能是在海底缺氧的環境下,厭氧菌在還原海水中的硫酸鹽時產生硫化氫,並滲透在木材裡,接著硫化氫逐漸在木材裡轉換成硫,這些隱藏在木材深層的硫後來在展示期間,和空氣中的水形成了硫酸,這一切都是保存人員事先沒有預測到的。 *** VASA 戰艦保存過程紀錄 ***   VASA戰艦的啟示:留在海底還是博物館裡? 首先,對VASA戰艦而言,成功的打撈、修復和展出當然呈現了現代科技的進步,但付出的代價,包含時間和金錢都相當大,並非一般國家政府所能負擔。可是假設當年不打撈VASA戰艦,今日斯德哥爾摩港囗水質變好,其木材有可能就逐漸被分解,一個人類重要歷史文物從此消失。易言之,保存與否?實為兩難。事實上,VASA戰艦的保存與展出已成為水下考古研究的經典案例,對後來進行類似計劃的執行有絕大的參考價值,中國近年來進行的「南海一號」南宋海上絲路沉船便是一例。不過,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建議,當發現了沉船,等必要的考古研究結束後,船身就讓它留在水底吧! 延伸閱讀: 【博物之島新訊】新加坡政府結合民間基金會 重金購藏古沈船文物展現文化強國雄心 【博物之島新訊】見證修復的力量!貝魯特大爆炸受損之古玻璃器皿將由大英博物館修復
2022/09/07
如何探索紀念館?從文獻研究到黑暗觀光一次就上手
如何探索紀念館?從文獻研究到黑暗觀光一次就上手
作者:曹欽榮(人權文史工作者) 探索紀念館旅程的起點,我想從參與台北228紀念館的規劃經驗開始談起。1996年初,我至澳洲旅行,參訪坎培拉的綠建築新國會大廈與澳洲戰爭紀念館,回到臺灣後,同年6月開始參與規劃台北228紀念館;然而,至今它還是行政決定下、未立法的「常設」紀念館〔註1〕。台北228紀念館的案例,讓我們看到:一個國家的社會發展和紀念館如何互為影響。現在的旅行者常常有機會參訪各國紀念館的景點,卻很難深入瞭解各館紀念事件的背景,但紀念館往往和當代社會議題密切相關;因此,認識紀念館成為本世紀新興的熱潮,您一定要知道。   台北228紀念館於1997年2月28日228五十周年開館,意義重大,圖為開館前整修完成的紀念館正面。(曹欽榮 提供)   起點:國際紀念館的啟示 參訪澳洲時,參觀了澳紐軍團紀念堂,其為紀念因第一次世界大戰而亡的軍人,至此心中浮現:未來是否有機會能夠進一步認識亞洲重要的紀念館,與其國家歷史及當代社會脈絡的關係呢?當時,比較知名的案例有日本的廣島平和祈念資料館、長崎原爆紀念館,到了今天,日本已經組織了全國性的和平博物館聯盟,而韓國也已經設立了各類紀念館,成為國際新紀念館的活躍成員。 澳紐軍團戰爭紀念堂(Photo by David Berkowitz, flickr, CC BY-NC-ND 2.0)   另外,於20世紀末開館,位於華盛頓的美國大屠殺紀念館出版The Holocaust Museum in Washington專書,介紹該館從無到有的過程,以及常設展新穎的規劃設計構想;我對照該館設計平面圖,了解當代紀念館,關聯著跨國歷史脈絡和社會需求的脈動,藉由說故事(narrative)的方法,來表達常設展裡的內容和觀眾緊密的同理心關係。後來,我也有機會兩度參訪大屠殺紀念館,印象深刻。   從文獻到國際協會:紀念博物館的研究 今日網路無遠弗屆,Tripadvisor旅遊評論網站,能夠帶領著大眾在雲端遨遊全球各類紀念館,亞洲各國也在全球趨勢下,呈現了多彩多樣的紀念館或機構,紀念歷史事件,期許對現在與未來社會發展有所啟發。同時,我也比對三十年來設立的國際紀念館社群聯盟,其反應了未來可以進行觀察和研究的有趣課題。 例如現在設立於京都立命館大學國際和平博物館的INMP辦公室(為了和平的國際網絡,International Network of Museums for Peace,1992年成立),於2020年出版《全球和平博物館專書(Museums for Peace Worldwide)》〔註2〕,介紹全球302個相關館舍,其中日本84館、臺灣7館。 日本京都立命館大學國際和平博物館常設特展區「無言館」,展出二戰出征的學生作品及文獻資料,學校痛切反省不再驅使學生奔赴戰場。(曹欽榮 提供)   而在全球的國際組織裡,國際良心遺址聯盟(ICSC,International Coalition of Sites of Conscience,1999年成立)網站列名65國計300多名成員。其次,公共罪行受害者國際紀念館委員會(ICMEMO,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Memorial Museums in Remembrance of the Victims of Public Crimes,2001年設立),會員多數以歐陸國家為主。再來,由英國利物浦博物館群發起的國際人權博物館聯盟(FIHRM,Federation of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Museums,2010年成立)網站名單地圖顯示110名成員,臺灣也列名9處;臺灣的國家人權博物館於2019年底,宣布為FIHRM亞太分會。2018年ICSC則協助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UNESCO)編輯並發布「記憶遺址的詮釋」(Interpretation of Sites of Memory)指南,幫助專家學者和公眾彼此能夠在「記憶所繫之處」中,達到更具現代人權關懷的互動和理解。 以上聯盟的名單包括了各類屬性的紀念館,並隱含著紀念館或遺址的共同任務:依據歷史事實為核心,進行當代人權教育。全球當代紀念館快速增加的趨勢,帶來探討博物館和社會文化的多種交互現象,這是否為引發ICOM近年來重新「定義博物館」爭論的原因之一,有待深究與了解。但至少,在我們追尋各國紀念館誕生的歷史脈絡、社會背景〔註3〕,出現了何為「困難遺產」、「困難歷史」和「困難知識」的討論〔註4〕。   轉化困難歷史:紀念館的黑暗觀光 紀念館和觀光旅遊的關聯性,以及「轉型正義」議題,也逐漸被各方提上國際會議議程裡。亞洲地區紀念館的展示內容,多數是20世紀國家內部、外來「暴力」的困難歷史事件,而為了吸引遊客或觀眾到訪,紀念館持續增添和遊客之間有效的溝通方式。例如白色恐怖綠島紀念園區推動黑暗觀光旅遊超過20年,運用監獄符號製成各種旅遊商品,並自2019年開始以工作坊的方式,導入「記憶遺址的詮釋」指南的課程,以此向參與的觀眾推廣人權教育。今後園區也應持續透過舉辦工作坊,並且建立長期的觀眾調查數據,以此建立園區詮釋人權史的特殊性,成為臺灣分享東亞或國際社會紀念館的重要管道。 臺東縣綠島鄉東北角的思想犯監獄遺址,於2002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部分開放,晚期監獄綠洲山莊(1972-1987)牢房中央區於2009年夏天開始展出「世界的和平博物館」特展,展覽於監獄區不同空間持續展出多年。(曹欽榮 提供)   在亞洲,除了臺灣、日本、韓國之外,到其他地區旅遊時,也有許多機會參訪當地的紀念館,如中國的紀念館多數以二戰抗日和革命解放後的國家史觀為主;而東南亞地區,越南胡志明市的戰爭遺址紀念館,反映了越戰時期的國際局勢,鄰國柬埔寨金邊赤柬受難者紀念館,則展出史無前例的國內赤柬大屠殺的歷史,旅遊者現今仍可以經常在國際景點吳哥窟,偶遇赤柬時期倖存的身障表演者。從此顯示,紀念館是一個能夠轉化國家困難歷史,並發展黑暗觀光的場域。   回探歷史,呼應當代 最後,從參加多次INMP會議的經驗裡,我檢視各方紀念館設立緣由,瞭解到社會變遷脈絡和多重權力關係皆會影響紀念館的發展,且這些館舍經常會與當代社會議題產生連結,期望與觀眾一起回探歷史,反思現今的人權,如以下介紹的格爾尼卡和平博物館與廣島平和祈念資料館。 位在西班牙巴斯克地區的格爾尼卡和平博物館,成立於1998年,該館設立背景涉及二戰前納粹轟炸、西班牙內戰、戰後巴斯克地區民族主義運動的內在矛盾,與艾塔組織恐怖行動等過往歷史和現代民族國家歷史的衝突。而其新常設展於2003年開展,館內運用畢卡索的「格爾尼卡」名畫,探索巴斯克地區的長期環境問題,包括歷史中的人為對立、自然環境破壞。由於館址位於當地具有歷史象徵性的廣場,因此也需面對地方推進旅遊時,敘述自我歷史與回應社會重大事件的挑戰。 西班牙格爾尼卡和平博物館,常設展運用畢卡索名畫「格爾尼卡」,反思巴斯克地區歷史上的災難和自然環境。(曹欽榮 提供) 西班牙東北方畢爾包附近的小鎮格爾尼卡,鎮上的議會大廳天花裝飾著象徵巴斯克傳統文化象徵的格爾尼卡橡樹,19世紀吟詠詩人將橡樹永久地融入巴斯克歷史的最初起源。(曹欽榮 提供)   另外,我在2008年參與INMP第六屆會議時,全體與會者前往廣島平和祈念資料館開會,於館內我第一次聆聽原爆「被爆者」的公開陳述,令人動容。該館同時展出近期收藏展,最特別的是「被爆者」的素人畫展,驚人的核爆後自繪畫面,撼動人心。而該館舍也與國際「核議題」的當代論辯具有高度的關聯性。 日本廣島平和祈念資料館於二戰後不久設立,知名建築家丹下健三負責設計,紀念館位於中軸線一端,人造紀念碑則位於中軸線的中間。(曹欽榮 提供)   全球透過紀念館交流,互相認識彼此不被注意的近代歷史,打開面對當代國際關係的新思維。如何更好地運用紀念館,與今天的社會大眾共享過去,攜手創造未來,是各館的當代任務。臺灣的國家人權館運用FIHRM組織,與國內外相關紀念館共同協力,探索彼此的歷史背景,與面臨的當代社會挑戰,如此探尋跨國紀念館的動態旅程,未來的發展令人期待。   註釋: 註釋1:參考曹欽榮,〈臺灣民主運動之後綠島紀念園區的挑戰〉,《博物館與文化》第20期(2020 年 12 月),頁57-82。台北228紀念館是臺灣第一座常設經營的近現代史紀念館,而嘉義市二二八紀念館則是於1996年,在嘉義市中心二二八公園落成,但卻沒有經常開放。 註釋2:參考INMP網站(2022年5月25日檢索)。 註釋3:2000年出版的Dark Tourism、2007年出版的Memorial Museums: The Global Rush to Commemorate Atrocities以及2016年出版的Introducing Peace Museums。三本專書匯集了如何闡明近現代紀念博物館類型學的衍生議題,提出紀念館或遺址的特質,博物館社群至今仍在持續深廣研究中。 註釋4:參考曹欽榮,2020,〈台灣紀念館詮釋困難歷史的挑戰〉,發表於第九屆博物館研究國際雙年學術研討會「歷史:覆蓋、揭露與淨化昇華」(2020.10.29-30)。 延伸閱讀: 【博物之島專文】博物館如何訴說困難歷史?來自日本及其殖民與佔領國家的聲音 【博物之島新訊】向人民伸出援手!印度甘地紀念館走在社會援助最前線
2022/08/17
再現搖擺年代下的女權意識:瑪莉官時尚革命展
再現搖擺年代下的女權意識:瑪莉官時尚革命展
作者:陳佳汝(博物之島特約記者)、葉庭君(義大利Istituto Marangoni策展管理碩士、藝文工作者)、葉家妤(博物之島專任助理) 「時尚是世界的一部分,也是歷史的一部分…它們(衣服)反映了時代。」——美國紐約流行設計學院(FIT)博物館館長/時尚歷史學家Valerie Steele 「瑪莉官:時尚革命者」世界巡迴展繼第三站紐西蘭奧克蘭美術館展出後,亞洲首站即在臺灣。臺北市立美術館曾於2005年首度引進英國維多利亞與亞伯特博物館(簡稱V&A)「薇薇安.魏斯伍德(Vivienne Westwood)的時尚生涯」回顧大展;今年5月再次受V&A邀請,以1960年代英國知名時尚設計師瑪莉官(Mary Quant)的創作歷程為軸線,展出其職業生涯發展與1955年至1975年間的代表作品、檔案原件與影像等,完整呈現瑪莉官如何創造並定義往後數個世代的時尚風格。 特展模擬瑪莉官在倫敦的第一家服飾店,作為展場入口。(臺北市立美術館 提供)   讓我們一起搖擺於1960年代 整體展覽定調在時尚革命展,不難看出意圖藉由設計展呈現時代變動的翻轉意義,回溯60年代的女性,如何在一場時尚的變革下,一步步走出新時代的女性精神。 由美術館地下樓往展場入口的方向走去,映入眼簾的是以瑪莉官(Mary Quant) 於1955年與朋友合夥,在倫敦國王路街角開業的第一家實驗性質的精品服飾店「芭札爾Bazaar」為原型復刻。進入展場前,館方也放置具設計感的速寫本供觀眾領取,並提問「你喜歡它的原因?」「你認為瑪莉官設計的這套服飾,可能反應了當時社會中的什麼想法或趨勢?」鼓勵觀眾觀察與速寫展品;而導覽手冊則刻意以當年服飾店的提袋做造型,這是北美館特地為了本次巡迴展專屬的設計,各種巧思都企圖引導觀眾思考瑪莉官的設計內涵。 取自瑪莉官服飾店的提袋樣式,設計成北美館導覽手冊。(葉庭君 攝影) 展覽提供觀眾邊參觀、邊紀錄的速寫本。(葉家妤 攝影)   在展場設計上,則以傳統人形模特兒陳列服裝,然而無論是在膚色、髮型與動作上,皆帶入了瑪莉官設計的精神,如筆者認為模特兒包含了黑色、灰色、白色等不同膚色,彰顯瑪莉官企圖翻轉白人主流美學的觀點;或者以地上打滾之姿、邁開大步伐現身的模特兒,也顯示她不願女性服裝屈服於社會規範的態度。此外,搭配色彩鮮豔背景的服飾櫥窗裡,一個人型模特兒牽著一只龍蝦散步,以遛蝦取代了遛狗,及Z字型、不規則形式的參觀動線,皆提升活潑的時代氛圍與敘事。 展件以肢體不受拘束的模特兒演繹,讓人保有自由的精神。(葉家妤 攝影)   展場規劃依照時間序列,分為六大區,從瑪莉官的草創時期,到如何走向國際品牌,以及70年後的重大轉變。瑪莉官活躍的1960年代西方,正是一個急於解放的年代,經歷戰後十餘年的重整,人們需要新的能量以一掃戰後陰霾。新浪潮電影、搖滾樂、摩德族的崛起,整齊服貼的馬桶蓋髮型和休閒西裝,接續搖擺年代以來的輕鬆氛圍,加上服飾革命,烘托60年代成為一個歡樂的大派對,而這場派對的關鍵主持人就是迷你裙之母——瑪莉官,偕同流行音樂天王披頭四,一起寫下西方流行文化的黃金年代。 迷你裙展件。(臺北市立美術館 提供)   雌雄同體?大膽挑戰性別界線 另外,瑪莉官於1963年在倫敦希爾頓發表的「City Girl」系列,穿上短裙的女孩就是青春無敵,短髮與短裙代表了年輕人追尋自由的反叛。瑪莉官讓女孩們徹底擺脫了高級訂製服的約束,讓行動上變得自由而解放。這是她的重要革命,她以時尚解放了女性。因此瑪莉官說:「可可.香奈爾討厭我,我想我知道理由。」 她也將短裙的風格延伸到連身洋裝的改良,如展示禮服的區域,及膝的短洋裝既保留了女性的優雅性感,也不妨礙行動;讓當時的女性可以穿著同一套洋裝,白天上班,晚上就直接參加派對,無須回去換衣服,行動上的便利帶來了真正的解放。 展區裡,男性西裝條紋的女性套裝顯得特別性格,這是她著名的另一項時尚革命——打破傳統性別框架。她將屬於男性服飾的花色和布料加入洋裝設計,並且使用非女性化特質的模特兒,其中最具話題性的是名模崔姬,以其瘦小男孩般的身材,穿上具男裝風格的背心並打上領帶,是體現瑪莉官塑造雌雄同體新美學的最佳代表。而瑪莉官自己本人陽剛俐落的包柏頭和個性褲裝,也親身實踐模糊性別界線的趣味性。 瑪莉官翻轉性別的服裝設計。(臺北市立美術館 提供)   黑人新美學,為膚色平權發聲 她在性別上的革命不只於此。展場中一件名為「英格蘭銀行」的作品,引人費猜疑。展覽承辦人簡正怡助理研究員說明:「瑪莉官將一般用來製作男性正裝的帥氣斜紋布,運用於有著放大領片和袖口的漂亮洋裝。這件洋裝與同系列的其他洋裝款式一樣,以歷史悠久的英國金融機構命名。而「英格蘭銀行」(Bank of England)做為女性洋裝的名稱似乎特別地諷刺,原因是當時大部份女性若沒有男性親屬的書面同意,其實無法開辦自己的銀行帳號。」 諷刺地以「英格蘭銀行」(Bank of England)命名的服裝作品。(葉家妤 攝影)   她將時尚視為傳達新態度與想法的管道,其革命的終極點都在於人權的實踐。她以工業化生產打造便宜成衣,就是希望人人都能享有時尚的權利,因為時尚不分階級。此外,她也是開先河啟用非裔有色人種為模特兒的設計師之一,黑亮的膚色,搭配鮮豔色彩的配件和彩色厚絲襪,成為一種獨特的黑人美學,扭轉了一向以白人美學為主流的價值。瑪莉官啟用非典型模特兒所創造的非典型美學,再一次的,以時尚作出堅實的一記革命,為膚色平權作出了美麗的宣言。 瑪莉官邀請非裔模特兒Kellie Wilson,演繹色彩明亮的襯衫與短褲。(© Duffy Archive)   偌大展場裡,以PVC材質做成的鮮豔雨衣和與長筒雨靴格外顯眼,讓女性在多雨的英國也能夠保有行動的便利,並且兼顧美麗,新式材質的運用,不但前衛搞怪,也解決了生活上的不便,持續影響今日的時尚界。展區紀錄片裡,瑪莉官說道:「服裝的重點就是要讓你會被注意,讓你看起來性感,讓你感覺良好。」影片裡,短髮俏麗女孩穿著短褲短裙蹦跳嬉鬧前進,不時舔著棒棒糖的模特兒走秀,都是瑪莉官打破傳統伸展台的一種方式,她的自由與奔放,結合當時的音樂和舞蹈,塑造了輕鬆而解放的60青春;而展場如能播放當時60年代的西方搖滾樂,將更能體現創作與時代精神。 展場裡呈現的「短吻鱷魚牌」雨衣。(臺北市立美術館 提供)   大家的瑪莉官:民眾參與的展覽 展覽尾端,一張張舊照片影像交替呈現於一面長型的數位影像牆,展出V&A策劃發起的「WeWantQuant」活動,公開徵集穿著瑪莉官衣服的個人故事、回憶和照片。活動獲得民眾熱烈嚮應及參與,且除了照片之外,部分民眾甚至主動向展覽出借服飾配件,使眾多女性珍藏數十年的記憶,化為展品與影像呈現於展場裡。透過公開徵集的活動,V&A博物館集體重現了眾人的流行文化。 從未標榜女性主義的瑪莉官,在作品裡卻真正落實了女權的實踐,讓女性不論是外觀、行動和精神上,都得以掙脫傳統加之於女性的綑綁;而展覽也呼應這樣的精神,讓所有參與的女性都能在展覽中呈現她們的美麗與自信,以一種全新且生機勃勃的語言,展現大家的瑪莉官。 「WeWantQuant」活動數位影像牆。(葉家妤 攝影)   延伸閱讀: 【博物之島專文】衣櫃裡裝的不只是時尚,也是身體、生活和歷史的樣貌
2022/08/10
用40年來證明的都市鑽石-大阪中之島美術館(二)「進化系博物館」的營運模式
用40年來證明的都市鑽石-大阪中之島美術館(二)「進化系博物館」的營運模式
作者:蔡世蓉(旅日文字工作者) 構想約40年、籌備30餘年,大阪中之島美術館(以下簡稱「中之島美術館」)終能撥雲見月,以代表世界級都市大阪魅力之鑽石亮點設施,於2022年2月開館啟航。回顧至今所呈現的階段性成果,筆者觀察其堅守籌建近40年最終大逆轉的關鍵,可歸納為三點:扎實的博物館基本功、都市戰略新眼光,及博物館營運新手法。   開館前的醞釀:博物館基本功 蹲點籌備處整整30年的首任館長,菅谷富夫先生於開館致詞表示,過去雖然有不知何時會開館的疑慮,但籌備處一直持續推動三件工作:典藏、展覽,和思考如何建立適合的美術館建築(建築部分詳見上篇)(菅谷,2022)。 確實,館方最後超過6000件以上的豐富典藏成果,應公開在世人面前,是醞釀美術館建設機運最大的要因。然而不只是數量,典藏物件的代表性更是獨樹一格。除上篇提及大阪出身的西洋畫家佐伯佑三之收藏、創下公立美術館購藏最高紀錄的莫迪利尼裸女畫以外,有別於以東京為中心的藝術觀點,代表大阪觀點之一的戰後前衛藝術團體「具體美術協會」〔註1〕之相關收藏,以及其他設計類作品也十分值得關注。 佐伯佑三於1928年完成的作品《Postman》(©Nakanoshima Museum of Art, Osaka)   從1992年入藏的第一件設計類作品――邁克·索耐特(Michael Thonet)設計之14號椅(俗稱維也納咖啡椅)開始,如何釐清「設計類作品與藝術作品收藏本質上的不同」,是中之島美術館最大的課題之一。伴隨漫長的籌備過程,中之島美術館已發展出獨特的收藏觀點和思維。加上三多利美術館約18000件的海報寄藏,中之島美術館已建構出可述說時尚設計史的精采收藏(平井,2022)。 邁克·索耐特Michael Thonet ,《Chair No. 14》,1859(prod. after 1859),Beech with cane seat (91.5×40.5×43.0cm)(©Nakanoshima Museum of Art, Osaka)   此外,1989年大阪市美術品購藏基金(基金額30億円)剛設立時,中之島美術館籌備處雖尚未成立,籌備小組卻已開始商借其他博物館場地,舉辦收藏品的公開展。至開館前共舉辦了60次以上的展覽,累積130萬以上參觀人次,其借展給海內外800家以上美術館的作品,也累計達3000件以上。即使在還沒有正式館舍的情況下,館方仍展現扎實的博物館基本功,並經由在不同美術館等場域舉辦展覽,培養許多潛在觀眾。 倉俣史朗 《ミス・ブランチ》設計1988/製造1989年。 (蔡世蓉提供)   都市發展戰略:「新」美術館思維 中之島美術館在開館前數十年以來,已發揮博物館功能,雖然在財政困難下一度不敵美術館無用論,致建設計畫遭凍結;但2013年大阪市以都市戰略新眼光重新提出美術館新論述,使本館以「新」美術館的思維浴火重生。 中之島是水都大阪的象徵,在大阪創生總體策略中,是文化、藝術、學術、國際交流之核心據點。而中之島美術館則被定位為此區域創生之重心,規劃結合鄰接的國立國際美術館、大阪市立科學館,加上同在島區的大阪市立東洋陶瓷美術館、私立中之島香雪美術館及湯木美術館,形成日本少見的博物館島區。此外,串連同在中之島上的中央公會堂、中之島圖書館等國家重要文化財、兒童書本森林圖書館(安藤忠雄設計捐贈)等,冀望發揮文化教育的相乘效果。 中之島文創地圖(葉家妤 繪製)   若說中之島是大阪市的王冠,那麼中之島美術館則是那顆最被期待的鑽石。大阪市經濟戰略局柏木陸照明言,新美術館與既有的大阪市博物館群中的「美術系」、「自然系」、「歷史、科學系」等三大類別不同,是利用創新思維提出大阪新觀點、促進城市發展的「進化系」博物館。除是社會教育據點外,同時也將完善典藏近用資料庫、規劃具有話題性美術館賣店及餐廳,在城市裡提供了市民休閒的場域,並成為藝術文化發展的重要據點(柏木,2018)。   行政法人與民間協作的博物館營運新模式 中之島美術館屬地方獨立行政法人大阪市博物館機構(2019年成立。以下簡稱「博物館機構」),此機構統合了過去曾各自經歷市府直營、委託管理、指定者管理制度等不同營運模式的大阪市地區博物館群。 屬於地方行政法人大阪博物館機構的「大阪市立東洋陶磁美術館」,及「大阪市立美術館」。(photo by peter-rabbit & GORIMMON, flickr, CC BY-NC 2.0)   為能發揮「進化系」博物館功能,在營運上必須有新的手法。因此,新設立的中之島美術館成為日本第一個根據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法(PFI)營運的博物館,冀望經由民間力量直接參與經營,以發揮最大的創意,建立都市品牌。 其營運方式與日本目前約有3成公立博物館、美術館實施的指定管理者制度有所不同,其中最大特點有三: 法源依據不同:中之島美術館根據的是由日本內閣府主管,於1999年公布的促進民間參與法(PFI)。其運用範圍廣,也較靈活有彈性,除公共設施外,亦包含機場、道路、公園、上下水道等設施的行政服務〔註2〕。採用指定管理者制度的博物館,則根據2003年修訂後的地方自治法,由各地方政府主管〔註3〕。採用這兩種不同制度的博物館,其差異如下列第2與第3點說明。 契約期間不同:前者期間較長,中之島美術館是15年,且契約最長可延至30年;後者則是1到10年不等,最長是5年,較難以中長期的眼光規劃營運。 職員所屬不同:為使博物館業務得以順利展開,中之島美術館館長、核心職員(課長級2名、主任級4名)及有10名學藝員乃屬大阪市博物館機構人員,以借調的方式至中之島美術館內工作。這樣的模式,能夠讓將來即使委託民間營運契約到期或中止,館員的身份亦不受影響;如此,不但職員待遇有所保障,博物館學藝員們長期累積的專業經驗,特別是對藏品的了解、安全管理以及收藏家對博物館的信任等,也不會因此而被迫中斷。 在經營權方面,2019年大阪市以「大阪中之島美術館營運事業」為名公開招募,由「大阪中之島MUSEUM」(朝日新聞社集團企業)獲得。而年收支預算(不含稅),設定在7億日圓左右,由博物館機構支付約3億日圓做為建築維持管理費給營運者「大阪中之島MUSEUM」;其他約4億日圓的營運費用就由營運者自負盈虧。   結語:未來日本博物館的新定位 開館三個月以來,中之島產生了新的人潮流動。首先是開館展「超收藏展」42天展期中,參觀人數約12萬7000名,是當初預測人數的1.4倍。附近的兩家商業大樓中約20家餐飲店也都表示,客源是開館前的2倍。緊鄰的國立國際美術館也有所感受,這三個月的特展參觀人數比平時多,推測為中之島美術館開館而帶動的效益。今年10月兩館預計共同舉辦關西前衛美術家團體「具體美術協會」特展,其相乘效果將帶來如何的文化藝術引爆力,讓人期待。 大阪中之島美術館(後)、國立國際美術館(前右)、大阪市立科學館(前左)形成的博物館區(蔡世蓉  提供)   要強化都市的魅力與品牌力,文化藝術設施是王冠上的鑽石――中之島美術館用40年來證明了這個可能性。21世紀的美術館不只是過去的社會教育設施、文化行政指標,更將是與地方共生共榮的地方創生亮點,是吸引市民和觀眾走走看看的「遊步空間」。此外,美術館是否會帶動附近繁榮與資金的投入,讓館舍不再是行政預算的負擔?這樣的認知也成為日本文化政策中博物館新定位的基準。現今日本文化界強調博物館、行政機構、民間企業及市民之間的連結協作,以此提升地方活力,建立進化系協作型博物館,本文介紹的中之島美術館即是新模式的範例之一。今後日本博物館的發展會如何?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 註釋: 註釋1:具體美術協會創立於1954年、1972年解散。主旨在於利用「具體」的創作,表現個人的內在「精神」,挑戰當時傳統藝術的界線(王焜生,2017)。其主導著1950年代至70年代間日本的前衛藝術,被認為是戰後日本藝術的原點。根據地「具體藝廊」當年也設在中之島,與現在的中之島美術館、國立現代美術館相隔只有一條馬路之遙。 註釋2:繼中之島美術館後,預定2025年開館的鳥取縣美術館則從設計階段就採用PFI模式。 註釋3:如橫濱美術館、長崎歷史文化博物館等。
2022/08/04

推薦關鍵主題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