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新訊

共築我們的島嶼故事:馬祖就是一座博物館!
共築我們的島嶼故事:馬祖就是一座博物館!
作者:岳宸萱(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博物館研究所研究生) *本文特別感謝原典創思規劃顧問有限公司賴若欣小姐接受訪談並提供相關資訊。 你有去過馬祖嗎?遠在海的另一端,馬祖作為戰地前線,長期披著神祕的霧紗。由於島嶼邊界所帶來的隔離性,馬祖保留了許多原鄉福州的閩東文化和戰地歷史,也形塑出豐富而特別的地方發展紋理與地景,如澳口、廟宇、聚落、軍事據點等場域。 自1992年解除戰地政務後,伴隨國軍軍隊精實、空間釋出,當地大量的軍事據點由連江縣政府或交通部觀光局馬祖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接手,進行活化再利用。從近年增加的觀光旅遊潮,至甫結束的2022年第一屆馬祖國際藝術島,她彷彿正逐步揭露、展現自身獨一無二的風采。 分布在四鄉五島的馬祖島嶼博物館家族,包含既有展示館舍、尚未開放的資料展示館舍以及具有潛力的館舍共有36處。(原典創思規劃顧問有限公司 提供)   然而,馬祖的精彩並非只存於博物館的文物與展示中,島嶼的日常生活與各類文化場域,都能成為建構馬祖島嶼博物館的概念素材。故近年連江縣政府文化處以「馬祖是座博物館」作為願景,整備相關資源,期待能經由文化經營的角度多點發展,將馬祖的自然環境、歷史人文面向都收攏進島嶼博物館規劃中,透過與地方對話、增進多元參與,進而共同訴說與詮釋人與島嶼相遇的故事。   多元途徑,訴說四鄉五島的生活故事 由原典創思規劃顧問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原典)郭美君副執行長為首的研究團隊,從2017年起受連江縣政府文化處委託,持續執行「馬祖是座博物館」整體規劃。藉由走入地方、瞭解在地生活和風土民情,在調查研究的過程中與地方人群對話、盤點和再利用資源,從中探尋將在地知識保存、轉譯、推廣的各種可能。 在實體館舍營運部分,將連江縣內最具規模的馬祖民俗文物館作為馬祖博物館家族的核心館舍,串聯其他館舍及文化設施,並結合店家或廟宇作為類博物館,共同挖掘四鄉五島不同的在地特色。 馬祖民俗文物館外觀(馬祖文化處 提供)   同時,團隊也挖掘深藏在馬祖日常食衣住行中的各類主題資源,並以「馬祖好O」作為系列命名核心,期望能深化各類型、貼近日常生活的主題知識,也規劃主題性網站,進行網路社群行銷,藉此突破因天候多變性帶來的限制,讓大家能不限時間與空間的距離,用多元的管道認識豐富的馬祖地方文化。如飲食的「馬祖好食」以及信仰的「馬祖好神」。 在飲食與信仰主題穩定發展下,今年度以「馬祖好潮」作為運行主題,並以橋仔漁村為實作場域,針對該區域的類博物館進行輔導與資源串聯,包含展示漁業文物的橋仔漁村展示館及呈現漁家生活的歷史建築橋仔五間排,期待讓大眾看到不同的漁村面貌。 「馬祖好O系列」將馬祖各項在地生活知識、技能深化,並串聯各聚落與場域,建構馬祖博物館家族藍圖。(原典創思規劃顧問有限公司 提供)   串聯局處合作,擾動地方產生對話 除了館舍經營外,團隊也與不同類型的單位協作,透過局處合作以建構博物館家族的連結,並與地方對話、連結歷史記憶。如在2019年協助金板境天后宮進行東西廂房展示設計,連結天后宮的歷史文物、廟宇工藝和建築工法;與東引指揮部合作,更新東引隊史館展示,充分展現軍民合作的精神;以及和成功大學共同策劃「島嶼生業與飲食文化策展實作」,透過「行動故事箱」展現不同主題故事,並與地方居民分享調查結果,從史料與口述訪談中連結歷史記憶。 同時,團隊也協助文化處推動大館(國立博物館)與小館(具展示空間條件及收藏文物的類博物館)的館際合作,如與國立臺灣博物館討論特展合作與志工培訓交流,以及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提供的文物狀況鑑定與除蟲作業協助。 金板境天后宮作為馬祖最古老的四座媽祖廟之一,團隊於2019年協助天后宮進行展示更新計畫。圖中的西廂房介紹了天后宮的歷史文物、廟宇工藝和建築工法。(原典創思規劃顧問有限公司 提供) 2020年重新開幕的東引隊史館,其中展示的油漆、泥作、木工、水電等均由部隊具有相關專長人力負責施作,在軟體與硬體上都充分展現「軍民合作」的精神。(原典創思規劃顧問有限公司 提供) 團隊與成功大學歷史系合作辦理「島嶼生業與飲食文化策展實作」,至馬祖橋仔進行田野調查,透過「行動故事箱」展現不同主題故事,並與地方居民分享調查結果,從史料與口述訪談中連結歷史記憶。(原典創思規劃顧問有限公司 提供)   連神明都參與其中! 原典執行企劃賴若欣表示,這幾年走訪馬祖進行研究調查,深刻感受每座島嶼都富有自己獨特的魅力,雖然居住人口少,且因為海洋生活的不確定性,形成多樣的信仰文化,但也因此,使得信仰祭祀圈及人際網絡連結緊密,人們對於地方事務參與度相當高,團隊在地方工作時受到許多居民的幫助。 有趣的是,團隊曾在2020年末收到一項特別的任務,位於南竿的福澳境華光大帝廟廟方人員說明,經神明指示,希望能推廣廟宇文化,在與廟方討論過後決定製作介紹華光大帝廟的走讀摺頁。後由團隊協助媒合繪師與設計單位,從挑選繪畫風格、排版設計等每個過程,都在得到華光大帝的「聖筊」後,方繼續進行,最終完成版本則蓋下官印紅章,代表「由華光大帝驗證通過」。 由福澳境華光大帝指示所製作的摺頁,希望能藉此推廣廟宇信仰文化。(原典創思規劃顧問有限公司 提供)   馬祖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與原鄉文化所構築的文化底蘊,形塑具有獨特生活型態的博物之島,她仍有許多故事與尚未被發掘的面貌,在「馬祖是座博物館」的願景下,透過資源歸納與串聯共同書寫與記錄,相信大眾能逐漸看見多采多姿的馬祖風貌。
2022/05/23
你的故事,見證「我們」的歷史:荷蘭國立博物館「革命!印尼獨立」特展
你的故事,見證「我們」的歷史:荷蘭國立博物館「革命!印尼獨立」特展
特約記者:戴映萱(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藝術策展碩士、藝術評論工作者) *本文圖像由荷蘭國立博物館(Rijksmuseum)提供 「革命!印尼獨立」(Revolusi! Indonesia Independent)為荷蘭國立博物館(Rijksmuseum)近期推出的特展,講述印尼脫離荷蘭300年殖民統治、爭取獨立的歷史。自2016年起,館長迪比茨(Taco Dibbits)格外重視對過去殖民史的挖掘,如去年特展「奴隸制」(Slavery)是從十名真實人物的故事中,探討荷蘭在非洲及亞洲的奴隷交易,如此具傳記式的敘述手法亦運用在「革命!印尼獨立」展中──透過那些近距離歷經過革命的人,如革命家、外交官、政治家、記者、藝術家和民眾等23名目擊者,從個人生命故事中爬梳一段黑暗而不堪的歷史。 印尼獨立運動領導者蘇卡諾在1945年8月17 日宣佈獨立,此照片由印尼獨立攝影記者Soemarto Frans Mendur所拍攝。(IPPHOS, Indonesia Press Photo Service). The Hague, The Netherlands Institute for Military History © Antara/IPPHOS   印尼原是荷蘭所屬的東印度殖民地(Netherlands Indies)。1602年,荷蘭成立東印度公司(Dutch United East Indies Company, VOC)來經營印尼,自公司於18世紀破產後,印尼在1816年交由荷蘭政府接管。1942年,荷蘭在因不敵日軍退出印尼,二戰結束後,當地獨立運動領導者蘇卡諾(Sukarno) 在日本的默許下,於1945年8月17 日宣佈獨立,卻遭到欲「重返印尼」的荷蘭暴力鎮壓,受國際排山倒海的輿論壓力和譴責,以及財政壓力的負擔,直至1949年12月27日,荷蘭王室才正式宣布印尼「獨立」。 「革命!印尼獨立」展聚焦在1945年和1949年之間,關注革命精神和那些為印尼未來奮鬥的人們,探討民族主義、去殖民主義,以及藝術與設計如何在革命運動中發揮作用,成為另一種形式的抵抗。展覽囊括230 件展品,包括歷史文獻和藝術作品,私人物件是領導整體敘事軸的焦點,帶領觀眾從來自不同背景、不同政治立場的目擊者眼中,回溯歷史。   展覽囊括了230 件展品,包括歷史文獻、藝術作品和屬於展覽敘事軸的23名目擊者的私人物品, 帶領觀眾從不同角度來回溯並反思歷史 。 (credit: Rijksmuseum/Albertine Dijkema)   展品中,一件佈滿彈孔綠色襯衫的主人是普達克(Tjokorda Rai Pudak)──他是峇里島社會主義青年組織「鬥獅」(Fighting Lion)的創立者。革命期間,當地民兵在荷蘭巡邏隊的支持下,逮捕並處決了普達克,劃下這位革命鬥士的生命休止符。印尼-荷蘭婦女珍妮·范·勒爾·德·盧斯(Jeanne van Leur-de Loos) 的故事,則是透過一襲在跳蚤市場購買的絲綢長袖洋裝來述說。盧斯在二戰期間被關押在拘留營中,印尼正式獨立後,她被迫遣返荷蘭。這件由軍事地圖碎布製成的洋裝,就如同她的人生縮影,拼湊出顛波流離的動盪時光。 目擊者的私人物件是經歷動盪時代的重要見證,是展覽的核心焦點。圖中右方展品的主人,為印尼-荷蘭婦女盧斯在跳蚤市場找到印有軍事地圖的絲綢洋裝。(credit: Rijksmuseum/Albertine Dijkema) 圖中繪畫作品為印尼獨立運動重要人物Tanja Dezentjé的肖像。Sudarso Jakarta, Christin Kam,《Portrait of Tanja Dezentjé》,1947。 (credit: Rijksmuseum/Albertine Dijkema)   「革命!印尼獨立」展由兩名荷籍、兩名印尼籍的策展人合作策劃,歷時四年籌備,致力於透過「去除大敘事」的角度,重新觀看歷史並加以反思。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10日,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Willem Alexander)到印尼進行國事訪問時,正式為當年荷蘭對獨立運動所施予的過度暴力行為道歉,並首次承認印尼官方的歷史論述:「今年的8月17日,印尼宣布主權、確立其自由和獨立國家地位已存在了75年。今天,荷蘭政府在政治和道德上都明確承認了這一點。」 印尼獨立革命至今已75年,恰好在「革命!印尼獨立」於國立博物館展出期間,此「遲來的道歉」可說是為整個印尼與荷蘭歷史翻了新的一頁。
2022/05/20
為特別的你,打造特別的活動!博物館與促進者的合作計畫
為特別的你,打造特別的活動!博物館與促進者的合作計畫
作者: 王惇蕙(國立臺灣美術館教育推廣組助理研究員) 游旻寧(行動社工師) 當代博物館關注各式的議題、關心各類觀眾,被賦與發揮社會影響力的使命。因此這股潮流之下,世界各國的博物館正創造各種合作可能性,例如邀請各類專業人士化身博物館學習的「促進者(facilitator)」,以協助觀眾學習、豐富觀眾經驗為主要任務,於過程中提供資源、適時引導,對應各類型觀眾的需求,創造難能可貴的博物館經驗!   激發醫院兒童的想像超能力:雪菲爾德博物館「迷你博物館」計畫 雪菲爾德博物館(Museums Sheffield)與雪菲爾德兒童醫院(Sheffield Children’s Hospital)合作,推出迷你博物館(Mini Museums)藝術計畫。由於參與者為病童,對細菌與病毒較為敏感,本計畫以減少接觸為原則,讓館員作為促進者(facilitator)角色,以雪菲爾德博物館復古的玩具照片為媒介,鼓勵病童分享關於玩具與自己的故事、激發他們天馬行空的想像力。 參與的病童從3到13歲,在與促進者的互動中產生了各式各樣包容性活動(inclusive activity);孩子的種種分享,最後由專業團隊串聯成一個完整的故事,與博物館的藏品一起在醫院展示。   展示中的迷你博物館,展品包含雪菲爾德博物館的古董玩具。(photo by Museums Sheffield)   疫情之下的溫暖連結:國立歷史博物館「日光寶盒」計畫 國立歷史博物館與專業社工師、藝術治療師合作,針對中華民國智障者家長總會的智能障礙青年與照護者,以「日光寶盒─世界怎麼了」為題,藉由動物與風景主題的藏品為引導,探討疫情之下個人生活的變化。 社工師與藝術治療師作為博物館和特殊觀眾的連結者,同時也是雙方合作經驗的促進者。一方面提升館員的專業素養;另一方面,透過與個人緊密連結的議題,讓觀眾認識博物館藏品之外,能有安心表達、自我察覺的能力。 學員創作屬於自己風景的木框。(國立歷史博物館 授權)   翻轉大人和小孩的角色!國立臺灣美術館「腦洞一起開」計畫 對大人來說,把孩子送來美術館,可以豐富孩子的學習經驗;對孩子而言,美術館雖然是比較快樂的學習空間,還是要遵守秩序、受人指導。國立臺灣美術館在兒童專屬空間開放前,與不同促進者合作「腦洞一起開」,顛覆大小朋友參與美術館的習慣:讓大朋友成為來美術館上課學習的人、讓小朋友成為指導美術館和大人的人! 工作坊鼓勵參與者實際練習know-how,鼓勵不同的小組成員以肢體與園區藝術作品互動、創造連結。(國立臺灣美術館 授權) 以園區藝術作品為內容,參與者試著用路徑與活動,提升孩子參與的動機、豐富孩子的藝術體驗。(國立臺灣美術館 授權)   給大朋友的「腦洞一起開─不無聊工作坊」,美術館期盼透過know-how的傳授,讓大朋友活用方法,為自己熟悉的孩子客製有趣的體驗,去年館方與藝術家葉名樺(第19屆臺新藝術獎年度大獎得主)、朱銘美術館館員黃榮智(教育推廣部經理)合作,以兩天的實作,讓參與者練習用「肢體律動」、「創意資源」為孩子打造不無聊的美術館經驗;給小朋友的「腦洞一起開─遊戲開發工作坊」,則邀請小朋友擔任神秘客,測試美術館與合作夥伴設計的教案與教具,誠實地給予評價與調整方向,要讓兒童專屬空間不是大人的一廂情願,而是融入小朋友的建議與想像! 博物館專業人員擁有博物館教育的專業,與各種身懷絕技的促進者合作,提供觀眾質量兼具的好活動,在展現各自所長的合作過程,落實術業有專攻,同時也獲得滿滿成就!
2022/05/16
藝文團體如何與企業合作?齊柏林空間《映河》看見企業社會影響力
藝文團體如何與企業合作?齊柏林空間《映河》看見企業社會影響力
作者: 程元(文化內容策進院文化金融處專員) 蔡亞倫(國立臺灣大學土木系測量及空間資訊組助理教授) 齊柏林基金會於人文風貌濃厚的淡水構築了齊柏林空間,自2019年的首展《見山》、2020年的《逐岸》,再到如今第三號作品《映河》,齊柏林導演鳥瞰台灣的美麗與哀愁,再再喚醒社會大眾反思國土環境保育,更打動企業願意加入環境守護隊,一同來照顧美麗的台灣。   走入有河之地,映照無所不在 展覽《映河》分為四大展區,「河流開始的地方」採用多張立面擺設的航拍影像,展示不同水系的地景差異。「沉浸在流動之中」則透過巨型投影,讓觀者沉浸在影像當中,欣賞壯闊的大河之美。 沉浸在流動之中。(程元 攝影)   展區「與河映照的我們」藉由互動式設計的水色變換調色盤,突顯河川汙染及優氧化問題。其展示手法或可借鏡近年興起的衛星影像藝術流派(Satellite Image-Based Art;簡稱SIBA),透過超人類主義的太空觀點,解構自然環境變遷與人類活動影響所留下的軌跡。與齊導的傾斜航空攝影不同的是,SIBA除了以衛星影像為基礎外,亦進一步結合遙測學的影像分析技術與數位藝術的詮釋手法,剖析環境的跨時空樣態變化。 與河映照的我們。(程元 攝影)   最後的「成為一片寬廣的齊柏林」展區,回顧齊導為台灣留下的重要影像與基金會繼承的歷史,持續將撼動人心的影像傳達給社會大眾、守護台灣家園。 成為一片寬廣的齊柏林。(程元 攝影)   如果是對的事,就勇敢的走下去 回顧齊柏林空間成立的契機,就必須提到齊導與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簡稱CSR)之間的合作。有話云:「一個人的力量很小,但是一群人就能改變某些事。」齊導的成名作《看見台灣》最初走得艱辛,阿布電影董事長萬冠麗女士曾說:「如果拍片可以改變人們對土地的態度,那這件事就是有意義的。」憑著這股信念,她成立了阿布電影,投資當時資源有限的齊導邁出拍攝的第一步。 (齊柏林導演暢談拍攝《看見台灣》的幕後歷程)   儘管眾多企業因不看好紀錄片的收益而不願投資,她仍然四處奔走,直到遇見了台灣CSR先驅、有環保富豪之稱的台達電創辦人鄭崇華先生。在環保理念與CSR的一拍即合下,齊導獲得3千萬的資金挹注,正式踏上拍攝旅程。最終《看見台灣》票房斬獲2.2億,成為台灣最賣座的紀錄片,讓我們看見了台灣自然生態之美,並目睹環境遭破壞的傷痕,進而喚醒社會對土地的重視。   積沙成塔,企業募款支持環境教育 齊導成功的典範,彰顯了企業與文化結合可創造莫大的正向影響力,此一佳話幸得不因齊導的離去而停止。國內超商雙雄之一的「全家便利商店」長年投入CSR,自2020年起,與齊柏林基金會共同發起「全家一起看見台灣」環境關懷公益計畫。透過全台近4千家店舖的零錢捐募箱,共募得2千多萬善款,進而支持最新的《映河》特展,以及「小小齊柏林.看見台灣校園巡迴」、「飛閱台灣全家鄉」、「環境教育基地營」等環境教育計畫。 全家便利商店「全家一起看見台灣」公益計畫捐募箱,鼓勵民眾將找零的銅板捐款做公益。(程元 攝影)   藝文團體如何與企業洽談合作? 2010年,台灣證券交易所發布《上市上櫃公司企業社會責任實務守則》,建議各上市上櫃公司編製CSR報告書。金管會更於2017年規定,資本額達50億元之企業需強制編製CSR報告書。值得藝文產業注意的是,證交所自2019年新增了「促進文化發展」於CSR範疇中,加強企業挹注資源及資金、支持台灣藝文發展的動力。 具體而言,企業在投入藝文範疇之CSR時,多重視其帶來的社會及經濟效益,既期許透過文化藝術的軟性介入,喚起大眾關注在地議題,亦將文化藝術視為經營策略之一,藉此吸引不同消費階層的目光、拓展多元市場並形塑良好的品牌形象。 私人博物館或藝文團體在尋求企業CSR合作時,應試圖了解企業關心的議題,思考如何緊扣企業發展核心,以創造雙贏為前提說服企業共創合作,建立有價值的文化經濟生態系,如此將有助於文化藝術的長遠發展。
2022/05/13
如何喚醒沉睡的典藏品?從〈看見藏品裡的原民官〉思索傳統博物館的展示轉向
如何喚醒沉睡的典藏品?從〈看見藏品裡的原民官〉思索傳統博物館的展示轉向
作者/攝影:劉庭妤 「如何喚醒沉睡的典藏品?」這是傳統型博物館面臨展示空間飽和之時,必須面對的大哉問,西野嘉章曾在《行動博物館—文化經濟的視野》一書提到博物館的三種型態:「大規模箱盒集中型」、「中規模網絡分散型」、「小規模單元遍佈型」,其意說明博物館為了達成更高的公眾效益,傾向將文物分散成小單位、提升機動性,配合不同需求靈活展示〔註〕。 臺灣於2021年12月開幕的展覽〈看見藏品裡的原、民、官〉,即可發現此種轉向之趨勢,展覽由國立故宮博物院、國立臺灣博物館、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首次連袂舉辦,開設十項主題,呈現「原住民」、「漢人常民」、「中國宮廷/官府」三者觀點,讓文物走出典藏庫、與不同館舍合作,被更多民眾看見。 展區以紅、藍、黃三色,區分原住民、漢人常民、中國宮廷三種觀點。(劉庭妤 攝影) 夢的所在・盛宴的餐桌 約翰・伯格曾在〈飲食者與飲食〉一文中比較布爾喬亞階級、農民之間的飲食差異:「如果把一天比做人體,從腳部開始,那麼農民的正餐是落在胃的位置。布爾喬亞的正餐則是在工作結束之際,代表從白天轉換到夜晚。它接近頭的位置,接近夢的所在。」在「盛宴的餐桌」主題下,故宮展出的清宮宴正體現伯格所謂「布爾喬亞的飲食之道則是集中在奇觀、禮儀和排場之上」。在福壽雙喜龍鳳金鍋後方,置放了一張清宮宴圖像,從其動員之人力及規格,可揣想當時中國宮廷華麗的飲食陣仗。臺史博則展出1917年「江山樓」的臺菜火鍋排場,江山樓曾為大稻埕四大酒家之一,是日治時期政商名流出入之地,展櫃內除了可見江山樓紀念瓷盤、瓷碗外,還可見刻有江山樓字樣的火鍋,讓人一窺當時江山樓的絕代風華。 故宮於「盛宴的餐桌」主題中陳設清宮宴,展現宮廷華麗的飲食陣仗。(劉庭妤 攝影) 臺史博展出刻有江山樓字樣的餐具,一旁陳設老照片與菜單文獻。(田偲妤 攝影)   三種女人形象之側寫 〈女子的美麗裝飾〉主題亦值得玩味,對不同族群來說,女人妝容皆有獨特的社會意義。漢人女性多為知己者容,展櫃中的臺南藝妓照片、翠玉飾品及三寸金蓮,呈現漢人女性貌美卻也飽受痛苦的一面。臺灣原住民女子則不同,她們幾乎都在婚禮、祭典的場合中才盛裝打扮,展櫃中擺設排灣族女子及泰雅族新娘禮服,從冠飾、頸飾、長衣到腳布,衣飾華麗,令人駐足。清皇家中的女子顯得雍容華貴,耳墜、鐲子、指甲套、髮簪⋯⋯皆由珠寶及黃金製作,展現女子德性。 臺史博於「女子的美麗裝飾」主題中,陳設漢人女子的三寸金蓮,呈現特有的纏足審美觀。(田偲妤 攝影) 臺博館陳設排灣族女子、泰雅族北市群新娘禮服,為婚禮、祭典的盛裝打扮。(劉庭妤 攝影)   館舍聯手策展的新契機,下一步可以怎麼走? 此展覽為三館首次合作聯展,以十項主題扣合展覽架構,內容引人入勝,也可見臺灣的博物館正逐步走出「大規模箱盒集中型」的展示慣例,嘗試與不同館舍合作,賦予典藏新的詮釋契機與研究方向。然而,除了配合十項主題的各族群文化平行陳列外,也許能更進一步地觸碰到不同族群間的文化衝突與融合,期待未來三館能有更具對話性與反思性的展覽企劃,喚醒更多沉睡於庫房中的典藏文物。 註釋: 有關西野嘉章在專書《行動博物館—文化經濟的視野》所提的博物館三種型態,更多介紹請詳專文〈「行動博物館」探討博物館的永續經營之道〉。
2022/05/09
哈囉!導覽員,我想問的是⋯美國航太博物館推出真人連線導覽服務
哈囉!導覽員,我想問的是⋯美國航太博物館推出真人連線導覽服務
作者:何慕凡(英國倫敦大學學院考古學院博物館學研究所碩士) 因應新冠疫情,美國史密森尼博物館學會曾在2020年11月短暫關閉旗下博物館,後因應美國疫苗普及率上升,2021年起採取線上預約方式逐步開放參觀,觀眾終於得以再次回到博物館。但該有的防疫措施仍不可少,除了預約制、酒精消毒及口罩管制外,美國國家航空太空博物館的史蒂文・烏德沃爾哈齊中心(Steven F. Udvar-Hazy Center)更推出了志工遠端連線導覽服務,既避免團體導覽產生的現場群聚風險,也能提供觀眾一對一的展場諮詢服務。 美國國家航空太空博物館共有兩個分館,一處是位於華盛頓特區的本館,一處是位於維吉尼亞州的史蒂文・烏德沃爾哈齊中心。後者館舍空間較大,展示了歷史上著名的飛機及太空梭本體,館藏及參觀體驗遠比本館豐富許多,也曾作為「博物館驚魂夜2」、「變形金剛2」等諸多電影的拍攝地。 史蒂文・烏德沃爾哈齊中心展場一景(何慕凡 攝影)   該館在展品旁放置了連線中的大型液晶螢幕,安排導覽志工居家線上輪值,觀眾可以自由上前提問,志工會就展品內容進行導覽。這項導覽服務的前提在於,志工必須對展品有完整的理解,才能在看不到展品的狀況下,為現場觀眾做具體的導覽。以SR-71黑鳥式偵察機的導覽為例,該名志工除了完整介紹戰機的歷史,也對戰機的外形細節暸若指掌,能引導現場觀眾觀察戰機的外觀特點,比如偵察機的攝像鏡頭位置、駕駛艙的大小等細節。視訊螢幕上會自動生成字幕,即時記錄現場觀眾的反應,加強觀眾與志工的互動體驗。   史蒂文・烏德沃爾哈齊中心最有名的館藏之一,SR-71黑鳥式偵察機,也曾出現在電影「變形金剛2」當中。下圖為導覽志工正在介紹戰機的歷史與外觀。(何慕凡 攝影)   此外,觀眾服務台的志工也採遠端連線方式提供服務,能為現場觀眾清楚指引方向,比如廁所的位置、展覽參觀的動線等。志工雖不在現場,但透過專業的訓練及對展場空間的熟悉度,仍能以遠端的方式提供一對一的觀眾服務。 觀眾服務台也改為志工遠端在家導覽,為民眾提供展場措施導引服務。(何慕凡 攝影)   除了遠端導覽外,該館也提供少數現場導覽。比如在太空展區,工作人員全程配戴口罩、與觀眾保持社交距離,以等比例模型為觀眾解說阿波羅登月計畫的始末。 工作人員以等比例模型為觀眾解說阿波羅登月計畫(何慕凡 攝影)   因美國疫情嚴重,國家航空太空博物館的本館於2022年3月11日才重新開放,但史蒂文・烏德沃爾哈齊中心仍維持每日營運,盡力透過保障館員與觀眾健康的方式,維持博物館的社會教育與觀眾服務功能。
2022/05/06

專文

博物館新定義流程最終回合! 即將產生的新提案
博物館新定義流程最終回合! 即將產生的新提案
作者:柯秀雯(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自2019年ICOM京都會議以來,基於更民主與公開的原則,以及認真聽取所有建議的態度,「博物館定義常設委員會」(ICOM Definition)制定一套為期18個月的嚴謹流程,包含4輪諮詢、12個步驟,並應用量化與質性分析法,進行博物館新定義提案的修訂程序。目前已經進行到第11個步驟,旨在選出新的提案,期望能在2022年布拉格大會上,順利產生博物館新定義。   長路漫漫?新定義走過的提案流程 在過去的幾個月裡,「博物館定義常設委員會」的成員們致力於起草定義的提案,經過收集各方提供的關鍵術語/概念(第2輪諮詢),並經由ICOM招聘的3名獨立分析師,對關鍵術語/概念進行質性與量性分析,隨後成員對分析結果進行評估(第3輪諮詢),編纂成一份報告。接著,「博物館定義常設委員會」分成五個小組,每組四人,代表不同的背景、地區淵源和專業經驗,來處理這些分析結果的資料。每一小組在三個月的時間裡仔細研究了所有的提案,並考慮資料內所包含法律面向、文化特性和語言翻譯等問題。   表決倒數,屏息以待 目前程序正進入倒數階段,經過2、3輪諮詢後,從關鍵術語/概念分析的結果,「博物館定義常設委員會」起草了5項新定義提案。在第4輪的諮詢會議中(5月5-6日),對這五項建議進行排序,選出排名前2名的提案,分別是第2項提案(A proposal)與第三項提案(B proposal),預計在5月20日前,開放線上投票平台,以便讓所有ICOM委員會的主席對這2項定義提案進行投票。選出的最新提案,提交給執行委員會,將在《國際博物館理事會布拉格2022年大會》上進行最後表決。 表格1:5項草案、排序前兩項的提案,以及2007年定義(中譯版)。(資料來源:ICOM,柯秀雯譯。) 排 序 提 案 提案內容   1 博物館是一個可及的、包容的、非營利機構。 它激發了人們對有形和無形遺產的發現、情感、反思和批判性思維。為了服務於社會,並與不同的社區積極合作,博物館進行研究、收藏、保存、展覽、教育和交流。他們以專業和倫理的方式運作,促進可持續性發展和平權。 A museum is an accessible, inclusive, not-for-profit institution. It inspires discovery, emotion, reflection, and critical thinking around tangible and intangible heritage. In the service of society, and in active partnership with diverse communities, museums research, collect, conserve, exhibit, educate and communicate. They operate professionally and ethically, promoting sustainability and equity. A 2 博物館是一個永久的、非營利機構,向公眾開放並為社會服務。它以專業、倫理和可持續的方式,對有形和無形的文化遺產和自然遺產進行研究、收藏、保存、闡釋和展示,用之於教育、思考和欣賞。它以包容、多樣和參與的方式運作,並以此與社區和公眾進行交流。 A museum is a permanent, not-for-profit institution, accessible to the public and of service to society. It researches, collects, conserves, interprets and exhibits tangible and intangible cultural and natural heritage in a professional, ethical and sustainable manner for education, reflection and enjoyment. It operates and communicates in inclusive, diverse and participatory ways with communities and the public. B 3 博物館是一個為社會服務、非營利的永久機構,對有形和無形的遺產進行研究、收藏、保存、闡釋和展示。博物館向公眾開放,具有可及和包容的特質,促進多樣性和可持續發展。博物館以倫理的價值觀、專業知識與技能,以及社區參與方式,進行營運與交流,為教育、欣賞和反思與知識共享的目的,提供不同的觀眾體驗。 A museum is a not-for-profit, permanent institution in the service of society that researches, collects, conserves, interprets and exhibits tangible and intangible heritage. Open to the public, accessible and inclusive, museums foster diversity and sustainability. They operate and communicate ethically, professionally and with the participation of communities, offering varied experiences for education, enjoyment, reflection and knowledge sharing.   4 博物館是一個包容的、非營利機構,他們向公眾開放,對有形和無形的遺產進行研究、收藏、保存、展示和交流,促使公眾對記憶和身份(認同)具有批判性思維。博物館是為社會服務的,提供教育和知識共享的體驗。由社區推動,或與公眾共同塑造,博物館可以採取廣泛的形式,促進平等的可及性、可持續性和多樣性。 A museum is an inclusive, not-for-profit institution, open to the public, which researches, collects, preserves, exhibits, and communicates tangible and intangible heritage, facilitating critical reflections on memory and identity. Museums are in the service of society, providing educational and knowledge sharing experiences. Driven by communities or shaped together with their audiences, museums can take a wide range of formats, fostering equal access, sustainability, and diversity.   5 博物館是一個開放的、可及的非營利機構,為社會的共同利益,對人類的物質和非物質遺產以及自然環境,進行收藏、研究、保存、展示和交流。博物館致力於實踐倫理和可持續發展,並以包容和專業的方式運作,目的是為了創造愉快的、且具有教育的體驗,引發人們的好奇心與探索的能力。 A museum is an open and accessible not-for-profit institution that collects, researches, preserves, exhibits and communicates the tangible and intangible heritage of people and the environment for the benefit of society. Museums are committed to ethical and sustainable practices and are operated in an inclusive and professional manner to create enjoyable and educational experiences that foster curiosity and discovery. 2007年 定義 博物館是為服務社會及其發展所永久設立的非營利機構。博物館對大眾開放,以取得、保存、研究、詮釋與展示人類及環境的有形和無形遺產,達成教育、研習與娛樂等目的。   新定義的5個提案,他們差在哪? 在最新提案選出之前,我們不妨以排序第一的A案為基本參照樣本,對於起草的5項新定義提案所慎選的關鍵術語/概念,進行比較分析,找出5項提案有哪些相同概念?以及各自的差異性在哪裡? 首先,我們可以看到這5個提案共同的關鍵術語/概念,與2007年版的博物館定義非常接近,分別為: 包容的、非營利、機構、可持續性、可及性、有形、無形、遺產、收藏、保存、研究、展示、教育。        接著再把這5項提案的各自特點,彙整出來,如表二所示,可以發現,被選出排序前2名的提案,A案具有普世性的通則,採取簡潔明快的定義,遺憾的是跟2007年的定義並無多大的差別,B案提及博物館與社會的關係有「向公眾開放」、「知識共享」、「社區/團體參與」。其他3項提案,具有當代的特色,且更細緻地把博物館如何與社會共融,以及當代的社會需求等,例如平權、批判性思維、認同、知識共享、發現、多樣性、社會共同利益等,都包含在內,可惜的是並未進入排序的前面。 表格二、5項草擬的提案,各自具有的特點。(資料來源:柯秀雯彙整自ICOM。)   一切,仍待觀察! 從上述對5項草案的關鍵術語/概念的比較分析結果,可以得知5月20日進行的新定義提案,不會有太多的驚喜,經過18個月的運作,繁瑣的程序、耗費的資源,以及ICOM內部成員的就接與不和諧,最後得出的新定義卻無法跳脫出既有的框架,呈現出時代的定位與特質。其中關於「平權」、「批判性思維」、「認同」、「社會共同利益」等概念,或許對於某些地區/國家而言,屬於政治性敏感議題,很湊巧地,都不在排序前2名的提案內。那麼今年2022年布拉格大會的投票,會有什麼樣的結果,仍是未知數。 附註: 有關ICOM 在2022年起草的5項提案與排序,可參考“Museum Definition” space 有關起草的5項提案以及2007年所通過的博物館定義,中譯版整理於表格二。 有關accessible/accessibility博物館界過去的中譯比較常用「近用性」,此翻譯比較拗口難懂,本文依據國家教育學院的翻譯,「可及的/可及性」,容易理解。 參考資料: 博物館:為新定義委員會製作之ICOM會員博物館新定義回饋獨立分析與報告 【博物之島專文】博物館新定義提案怎麼來?原來話語權在這些國家手上 【博物之島新訊】博物館新定義最新進度!ICOM提新修訂程序,整合全球新定義提案 【博物之島新訊】ICOM博物館新定義最新進展!預計2021年6月再次投票  
2022/05/25
如何創造出好的展覽?一窺策展秘辛!「展覽製作眉角大公開!」講座紀實
如何創造出好的展覽?一窺策展秘辛!「展覽製作眉角大公開!」講座紀實
作者:陳蘊如(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博物館研究所研究生) 博物館中的展覽可謂五花八門,而當中所傳遞的訊息與知識又是何其豐富奧妙!博物館書寫者要如何分析其中的敘事觀點與展示手法,甚至進一步了解策展人的規劃理念與實踐細節呢? 中華民國博物館學會經營之「文化部博物之島國內外資訊專區」策劃「網路書寫博物館—文化部博物之島寫作人才培育系列講座」。延續本工作坊的目的,本次(第三場)講座旨在了解展覽如何製作以及展文書寫分析。因此,2022年3月26日於線上舉行「展覽製作眉角大公開!策展理念與展覽敘事規劃」,由陳佳利教授主持,邀請林怡萱、盧梅芬擔任主題演講嘉賓,以及趙欣怡、城菁汝擔任綜合座談分享人,一同分享豐富的策展思維與展覽規劃經驗。   科學都很嚴肅又無聊?科學展覽和你想得不一樣! 國立臺灣科學教育館跨域策展組的林怡萱組長,以「如何策劃科學展覽?」為題進行分享。首先,科學策展最重要的是在經常變動的科學觀點中確認其正確性;展覽就像一本立體繪本,策劃科學展覽也需要藝術家的眼光,結合多元有趣的展示設計,使觀眾更輕易接觸複雜的科學知識。 科教館「聽水的故事」特展就是一個相當好的案例,以推廣科學教育為核心,設計建構式的展示手法,例如:將科學史結合動手做(hands on)來講述基本科學原理;使用案例故事,引導觀眾思考複雜的環境議題等。在展場設計中置入教育空間,除了可由教育人員於現場示範科學原理外,展板書寫時也要使用平易近人的文字、圖像吸引觀眾目光。 *** 博物館如何為科學說故事?——林怡萱|科仔七分熟 *** 動手做(hands on)是科學展覽中時常使用的手法之一。科教館中深受大小朋友喜愛的「敲敲打打工作坊Tinkering Workshop」常設展,期望觀眾不只是單方面接收,而是成為一個主動角色。透過6個挑戰任務:塗鴉機、風管與飛行器、快樂城市、彈珠機、光影遊戲、連鎖反應,將展品設計的權力賦權給觀眾,使其在動手做的過程中觀察科學,並在錯誤中了解原理,從玩耍中得到學習科學的成就感。 Tinkering workshop 裡動手製造屬於自己的彈珠機 (葉家妤 提供)   科學展覽也時常回應社會議題,如科教館「設計我們的世界-科技性別化創新」展覽,即從科技創新的角度討論性別議題。利用劇場式的展示手法講述不同時期的女性在科學領域中扮演何種角色,並設計互動遊戲邀請觀眾一同解決問題,從中展現性別並不是阻礙創意發展的原因。展覽也與學校師生合作,共同參與工作坊製作,使博物館教育與學校教育得以串連,創造出幼兒到老年皆可擁有的學習資本。 「設計我們的世界-科技性別化創新」展覽中,拋開社會性別的規範,以互動裝置讓小朋友選擇遊戲設計裡喜歡的顏色、圖型與造型 (郭冠廷 提供)   共享記憶與共通人性——原住民文化與音樂之策展理念 傳統原住民文化展示的歷史非常悠久,要如何提出新問題?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展示教育組的盧梅芬研究員首先針對傳統原住民文化展示提出反省,表示此類展示議題大多強調重建「母體文化」或「在地文化」,且時常運用特定組合與元素來呈現族群的文化特色或成就。這樣的敘事方式不僅強化社會對原住民族群的刻板印象,更限制了展示的創意發展。若要有所突破,建議敘事手法可以邁向歷史化,從不同族群或個人的歷史變遷等更細膩的面向切入。 族群(他者)展示敘事的課題、限制與可能性(盧梅芬 提供)   盧梅芬接續以「音樂的慰藉:臺灣原住民現代歌謠中的共享記憶」特展為例進行分享。展覽先從觀眾熟悉的音樂及插畫吸引目光,打破觀眾對展覽的預期想法,再逐步討論展示主題背後的理論與哲學,便可以減少觀眾接收訊息時所產生的距離感。在強調文化相遇時,展覽可藉由歌曲本身的感染力,展示原住民記憶與觸動回憶,以達到觀眾的情感感知。盧梅芬表示,一個好展覽除了擁有深刻的理論基礎與核心關懷外,更要創造共通人性與共享記憶。 展覽利用插畫與音樂拉近與觀眾的距離。(盧梅芬 提供)   此外,盧梅芬也認為,博物館策展人就像是兩棲動物,同時需具備理論腦與文學腦,才能將嚴肅與難度的展示論點與理論,消化整理成展示敘事。其具體建議是:多看一些企劃與文案的書,策展時有意識地設定文案風格,精簡敘述字數時不忘回扣展覽核心主題。 圖5:展覽將歌曲以藥罐的形式呈現,暗喻音樂如藥一般緩解聆聽者的鄉愁與苦悶。(盧梅芬 提供)   當代展示的創新實踐與數位轉型 如何運用一檔展覽建構美術館的歷史?「國美4.0建築事件簿」結合國立臺灣美術館之建築史、空間史、展覽史三個歷史型態,發展建築策展之創新實踐,更期望發展出觀眾史,讓觀眾共同參與過去、現在、未來的美術館想像。時任館內策展人(In-House Curator)趙欣怡強調運用共融概念的策展思維,呈現融合、自主、多元的包容性展示,建立視障觀眾能盡情參與的展覽空間。趙欣怡表示,策展人的特質包含:跨域思考的概念,能靈活整合組織的思維,時常思考觀眾所需並給予充分回應。 「國美4.0建築事件簿」展場一隅。(圖片來源:https://reurl.cc/DdRkyQ)   面對疫情,博物館展示亦積極發展數位轉型,「開放博物館」便是其中之一。國家圖書館知識服務組城菁汝編輯講述開放博物館的歷程脈絡,強調其核心理念為:開放典藏、開放展示、開放應用。不僅各博物館的藏品能在此平台相互流通,更進一步提供授權與應用,不管是機關或個人都能運用藏品進行策展創作。此外,開放博物館亦放置許多線上展覽,從中可以分析不同館舍的展覽敘事,展覽中的藏品則有非常清晰的大圖,方便觀看細節。即使疫情嚴峻、生活忙碌,只要一機在手,便能運用開放博物館遨遊展覽世界中,創造不同以往的參觀體驗。 開放博物館配合2021年臺灣518國際博物館日所開發之遊戲「挖寶挑戰」。(開放博物館 提供)   深入展覽意涵,深化書寫內容 不論是何種類型的展覽,就如盧梅芬所比喻,策展就像英國導演Christopher Nolan的電影,是將愛、戰爭等看似老套又永恆的議題,運用敘事展現其獨特之處,其過程可說是相當複雜與困難。而在觀看展覽時,博物館書寫者若能進一步地思考策展團隊所呈現的敘事觀點與展示手法,結合自身對展覽的觀察與評論,將更有力地提出全面性的評析論據,進而深化書寫層次。 *線上學習資源:(本文提供之影片與簡報係經著作權人同意,以著作權人姓名標示、非營利教育目的、禁止改作之創用CC 3.0台灣及其後版本授權條款開放公眾參考,敬請遵守上述條款規定,勿侵害他人著作權或其他權利。)   「展覽製作眉角大公開!策展理念與展覽敘事規劃」講座影片 簡報教材: 主題演講2_盧梅芬「原住民文化與音樂之策展理念」 分享人1_趙欣怡「從0到1:建築策展之包容觀點與創新實踐」 分享人2_城菁汝「數位科技與開放博物館議題觀察」 延伸閱讀: 給寫作初心者的指南:博物館寫作好手的無私分享!「線上書寫—博物館寫作的零度」講座紀實 光線太暗、玻璃反光!怎麼在博物館拍出好照片?「光之書寫—鏡頭下的博物世界」講座紀實
2022/05/18
從女鬼到女權,從污漬到文字:看見性別文學流域中的你我他
從女鬼到女權,從污漬到文字:看見性別文學流域中的你我他
作者:陳宛柔(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博物館研究所研究生) *本文感謝國立臺灣文學館蘇碩斌館長、策展團隊謝韻茹館員及曾于容助理,接受筆者信件訪談,使文章內容更為豐富。 步入「可讀・性:臺灣性別文學變裝特展」展廳,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數件灰白色調的衣裝,這些「衣服」由紙張拼縫而成,上頭分別印有文學摘句、歷史照片與植物花紋等內容,這是藝術家黃至正的作品《清明夢》。擁有這些衣裝的主人是誰?他們的性別是什麼?如何以衣服上的文字與圖像勾勒出他們的身形與輪廓?這也許就是「可讀・性」想傳達給觀眾的提問。 藝術家黃至正的作品《清明夢》(國立臺灣文學館 提供)   書寫臺灣性別流動史 國立臺灣文學館(以下簡稱文學館)的「可讀・性:臺灣性別文學變裝特展」(2021年4月1日至2022年6月19日),以一篇擁有五個章節的細膩書稿形式,邀請觀眾進入其中,以身閱讀百年來作家們敏銳的感知跟文字,並感受社會變遷下性別意識的湧動。 蜿蜒的大事紀展台貫穿展覽首尾。展覽依年代分為五個主題:「那個時代,當鬼才能平權」、「日治殖民,女權種籽飄落地」、「威權凜冬,女性平權小萌芽」、「解嚴初春,性別運動枝葉綻綠」與「盛夏光年,性意識如球莖蔓延」(陳宛柔 攝影)   文學的發展與社會變遷密不可分。此展的「大事紀」採用了彎曲形狀的展示台,高度及腰並平行於地面,貫穿展場首尾,有如蜿蜒的河流,從1880年代開始,依照時序前進,從過去流向當代。策展團隊希望觀眾能在時空長河裡看見性別意識的變革,展板文字並呈了同時期的社會大事與性別文學作品,藉此突顯社會變遷裡各個事件與作品的影響力。   模糊的字跡、失焦的身影 這條看似線性發展的文學史裡,作家筆下總是有某些身影如鬼魅般隨行,穿越時空成為書寫的共同焦點。這些身影可能來自被禁錮的慾望、被侵害的肉體,或是被噤聲的意念與不被認可的愛戀。 像是民間傳說或是以風俗為本的改編故事裡,常以鬼神來寄託對平權的想像,那些在世間遭受欺凌無法保護自己的女孩、女人們,只能死後化作厲鬼報仇以洗刷冤屈,反映了古代女性的無權狀態。又如男性作家張文環1942年發表的小說〈閹雞〉,其中的女主角在社會道德壓力和情慾之間掙扎,故事雖以悲劇收尾,但在當時的社會已是一次為女性挑戰禁忌的嘗試。 「那個時代,當鬼才能平權」展區以長條型木展板搭起,彷彿呼應日治時代前女性的無權狀態,只能透過生命的縫隙向外發聲。(國立臺灣文學館 提供)   失焦的身影裡也包含了同性戀者。從林懷民〈蟬〉、白先勇《孽子》,到解嚴後凌煙的《失聲畫眉》、邱妙津《鱷魚手記》、漫畫《一輩子守著妳》等,在保守社會中勾勒出同性間細膩幽微的情感,也致敬那些尚未迎上性別平權而年輕逝去的生命。被噤聲的還包括「不能寫」的題材,像是郭良蕙的《心鎖》,描述情慾與性愛的情節,重視人物的心理與動機,不過,這樣的內容對1960年代的臺灣社會來說過於裸露,被列為禁書長達25年。 不同時代的作家們,透過文字紀錄被主流社會抹除的生命經歷,在小說裡化作永恆存在的角色。這些女人和男人們的故事,成為了縈繞不去的意念,影響後代社會。 本展主視覺使用文字被暈染成漬的意象,傳遞性別本身的模糊朦朧;各個展區標題並排黑漬與清楚的文字,筆者認為,其也隱含了「藉由文學聚焦那些模糊身影」的意涵(陳宛柔 攝影) 請聽,當我們振筆時! 「這個展覽潛藏了一個很明確而一致的敘事觀點,也就是,特別關注文學的社會意義。」策展團隊強調,文學不是只能被動反映社會百態,也是率先引領時代變化的革命暗語。 出頭女界正芽萌,詎忍無才過此生。昂首高歌天際上,撫膺一嘯彩虹橫。 ──蔡旨禪〈有懷〉《旨禪詩畫集》 這首〈有懷〉由古典詩人蔡旨禪所作,韻律中寄託著對自己、對女性的期許。日治時期以後,隨著女性接受教育的機會增加,有能力書寫的女性作家們開始為自己發聲。除了有一群以傳統漢詩為主要創作體裁的詩人外,還有受日式教育影響的女性作家,透過她們的視角來書寫女性故事,像是楊千鶴的《花開時節》,以日文書寫少女自白,思考女性的生命價值,嘗試擺脫傳統社會對女大當嫁的想像。當她們執筆時,文字開始成為力量。 從日治時期、戰後、直到解嚴,知識份子創辦刊物、舉辦集會討論性別議題,或是在作品中加入女性和多元性別觀點,藉由書寫來關注弱勢。李昂的《殺夫》出版於1982年,11年後發生的「鄧如雯殺夫案」有如小說的翻版,使大眾開始正視家庭暴力的問題,催生出亞洲第一部《家庭暴力防治法》,而這只是文學史中的其中一頁。文學匯聚而成的力量,間接或直接地推動法治改革,從爭取婦女權益、防治性暴力、校園暴力,到當代推動性別平權,在這條求同存異的路上,迴響著文字產生的共鳴。   #MeToo與你同行:文學策展的挑戰 如何將龐雜的性別文學史,濃縮在一百坪的展覽空間?文學館提到,整合不同領域對於性別議題討論,並緊扣展覽核心關懷的內容,讓觀眾以易讀的方式親近文學作品。視覺設計上,策展團隊使用淺黃主色調,傳達身體與書寫合而為一的意象;展牆上印在絹布一幀幀的文學摘句,則襯托此展細膩的基調。 值得一提的是,在「#MeToo!一起喊才有聲量」的單元中,探討文學作品如何道出性騷擾、性侵害受害者內心的控訴,策展團隊設計了懸掛式的黑色四面方形罩,邀請觀眾走進去,並讀取林奕含《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字句中的壓迫與痛楚,以理解受害者深陷黑洞的無助。 「#MeToo!一起喊才有聲量」展示裝置:策展團隊以四面黑箱比擬電腦螢幕,邀請觀眾反思,在許多看不到的地方,暴力仍持續發生(國立臺灣文學館 提供)   流向匯聚而生的光 原本所有人就不是徹底的黑或白,而是居於由黑至白的漸層當中。 ──東野圭吾《單戀》 此展的出口是文學館留給觀眾的禮物。策展團隊引用東野圭吾《單戀》中的句子,將黑至白的漸層分成八個色階,設計成能夠黏貼成手環造型的紙帶,邀請觀眾依據當下的身體狀態或感受,挑選自己在性別光譜中的位置。 設計成「墨比烏斯環」形式的紀念品手環,供觀眾自由領取。策展團隊提及,墨比烏斯環是一種特殊的空間結構,相反空間並存在同一平面,象徵男和女、異與同的對立與共生(國立臺灣文學館 提供)   策展團隊觀察到,展覽推出以來,混著黑灰白的中間色階手環最熱門,隱約透露,「多數人對性別的態度,已然廣泛剛中帶柔、柔中帶剛,人生需要多一點混雜相揉。」性別,有時不需要那麼分明。 「一條長河或許沒有終點,將帶領我們看見更多性別風景,引領不同世代的人們繼續思考與對話。」拾起作家們細膩的靈光,匯聚成流,願漫漫長河流向的未來,是你、我、他皆能安身自在之處。   「可讀・性」的延伸計畫: 文學館與聯經合作出版《性別島讀:臺灣性別文學的跨世紀革命暗語》 文學館與鏡好聽合作製作「臺灣性別文學講」Podcast節目 校園行動展、行動展借用要點
2022/05/11
不只是聽歌——評《唱 我們的歌 流行音樂故事展》常設展
不只是聽歌——評《唱 我們的歌 流行音樂故事展》常設展
作者: 張致堯(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博物館研究所碩士生) 蔡振家(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副教授) 陳佳利(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博物館研究所教授) 位於南港的臺北流行音樂中心,常設展《唱 我們的歌 流行音樂故事展》於2021年9月起對外開放。展覽分成12個主題展區,分佈於文化館4至6樓,展出超過一千件有關臺灣流行音樂的物件,並透過耳機播放超過一百首流行歌曲。此展覽希望讓觀眾認識臺灣流行音樂的發展,除了一開始的年表區以編年的方式呈現外,其他各個展區從不同主題切入,以社會與音樂產業發展脈絡為背景,呈現流行音樂的多元樣貌。觀眾從臺北圓環,一步步走進電器行、電影院、廣播室、錄音室等流行音樂的相關場景,最後以演唱會的現場模擬作為終點。 以下,筆者將分析這個展覽的四種展示手法:聲音的使用、場景與視覺元素的烘托、文物的陳列與展示、模擬音樂現場,其中第一、四種為音樂展覽的特色。   在名人導賞下 沉浸於音樂之中 觀眾透過感應式耳機,邊聽音樂邊看展品,為此展覽的一大亮點。當耳機流洩出串燒的熟悉歌曲,音質令人驚艷不已;展覽宣傳中提到「行走的演唱會」之沉浸式體驗效果,確實形容得很貼切。 觀眾走到每個展間,會在感應式耳機中聽到一段簡潔優雅、饒富韻律的引言,有多位重量級音樂人在此獻聲,包括李宗盛、文夏、陶晶瑩、羅大佑、陶曉清、陳綺貞、五月天阿信、王力宏等。他們的「氣口」頗具音樂性,讓引言顯得意味深長。   交織場景與視覺元素的展示手法 展覽雖然以音樂為主題,但也非常強調視覺畫面,並以不同的場景來烘托,帶給觀眾耳目一新的感受。 「臺北圓環」以圓環模型為核心,透過海報投影,呈現早期的流行音樂。「時代電器行」裡電視牆的設計,呈現了觀眾接收流行音樂的各種場合,並透過播放昔日的綜藝節目,回味流音歲月。「臺北戲院」以電影院為場景,播出象徵不同時代精神的電影,如:《梅花》、《魯冰花》、《總鋪師》等,讓觀眾能快速瀏覽電影精華,欣賞片中歌曲。「年輕人的精神世界」則以學生宿舍的房間為背景,利用專輯封面和插畫投影,搭配歌曲串燒,勾畫不同時代年輕人的音樂生活。「火車火車」模擬狹長的車廂,車窗造型的螢幕呈現各種城鄉影像,在此播放的歌曲,紀錄著臺灣的社會變遷。 「臺北圓環」的模型及投影。(臺北流行音樂中心 提供) 學生宿舍場景中,以變換的投影呈現年輕人的精神生活。(郭冠廷 攝影) 在「火車火車」的狹長車廂中,觀眾聆聽著時代的脈動。(郭冠廷 攝影)   關於愛情,展覽要說的是? 然而,展覽中也有令人困惑的場景設計。「音樂愛情故事」中央放置白色鋼琴及大樹,播放多首情歌,並在牆上投影出歌詞,惟這些意象與情歌有何關聯?展覽中並未多做著墨。這讓筆者回憶起參觀英國利物浦披頭四博物館的最後一個展間,展示John Lennon生前所演奏的鋼琴,播放他祈求世界和平的經典名曲《Imagine》,強而有力地總結了披頭四的音樂精神。同理,「音樂愛情故事」也應該透過場景設計,點出中文愛情歌曲的特質與內涵。例如有些中文情歌表面上談愛情,骨子裡卻在抒發人生的各種追求與失落;而臺語苦情歌曲中對於「緣分」的怨嘆,也可以跟本土心理學有所連結。 披頭四博物館展示John Lennon生前所演奏的鋼琴。(陳佳利 攝影) * * * 《Imagine》YouTube連結 * * *   文物的密碼 除了以場景烘托音樂之外,較為傳統的文物展示方式,也應用在幾個展區中。 「唱自己的歌」以校園民歌為主軸,展示樂器、專輯、樂譜等,展品旁的説明牌,記述該物件的歷史意義。「唱片的出生」以器材實物、音樂人手稿、展板文字、製作人訪談影片及錄音室造景,解析歌曲的製程。這兩個展區的展品環繞著特定議題,敘事清晰,觀眾較能從中學習音樂創作的內涵。 「唱自己的歌」展示專輯封面。(郭冠廷 攝影)   然而,如何觀察音樂人的手稿,從中體會歌曲的誕生與成長,或許展覽中可以提供更多的引導與提示。對於好奇心較強的樂迷而言,手稿除了有創作者的光環,更隱藏許多訊息,甚至能從不同的記譜方式,一窺不同音樂人的想法與個性。例如羅大佑所寫的樂譜,是少數以固定音名(五線譜)記譜的樂譜,充滿力量的筆觸,彷彿在告訴樂手:「你就照著譜演奏每個音!」 「唱片的出生」展示羅大佑所寫的樂譜及使用過的吉他。(郭冠廷 攝影)   相較而言,「音樂的魅力」、「音樂現場」這兩個展區,所呈現的物件與歌曲相當繁多,這固然反映了社會轉型、歌曲爆發的現象,然而隨著展品數量增加,擺放就顯得比較制式,除了中間展櫃陳列歌手的表演服裝較吸睛外,其他文物一字排開的陳列方法,似乎讓觀眾難以聚焦。 「音樂的魅力」展示S.H.E.的表演服裝及高凌風唱〈火鳥〉一曲的紅色套裝。(陳佳利 攝影)   讓展品說話 即使部分展區的陳列與展示方式較為傳統,但假如展覽中能適時拋出一些問題,引導觀眾對於展品或歌曲做進一步的觀察及思考,也許將更符合博物館教育的理念。 作為臺灣第一個流行音樂的大型常設展,《唱 我們的歌 流行音樂故事展》無疑學習了許多最新的展覽技術,但感應式導覽是以展間而非展品為單元;針對一些特定的展品,觀眾還需要掃描RFID手環來獲得相關資訊,似乎略有不便。這令人想起,2017年英國V&A博物館所舉辦的Pink Floyd回顧展中,觀眾走到不同展櫃前,感應式耳機即針對不同的展品與影片進行導覽解說,效果極佳。   來到音樂現場 聽場演唱會吧! 最後,來到模擬音樂演出現場,打造虛擬演唱會區,這也是音樂展覽獨有的手法。 「音樂現場」的主題是獨立音樂,此展區呈現Live House與音樂祭的相關活動,然而這兩種場域的調性不同,似乎很難在同一個空間中呈現。針對類似的主題,披頭四博物館選擇重建當初樂團發跡的利物浦酒吧,帶給觀眾回到歷史與音樂現場的悸動,這個手法值得參考。 而「生命的現場」以四面投影,輪播五月天、田馥甄….等四組藝人的演唱會,聲光效果十足,相當有臨場感。 「音樂現場」展區。(臺北流行音樂中心 提供)   何謂臺灣的流行音樂? 當展覽持續以社會史來鋪陳臺灣的流行音樂──如「歌詞裡最美的關鍵詞,是『自由」』」──對臺灣流行音樂的定義也開始出現,即「臺灣流行音樂等於島嶼上的流行音樂」,在此,筆者不禁產生了一些疑問。展覽中強調「臺灣的流行音樂被社會發展主導」,那麼音樂本身有何特質呢?閩客音樂、原住民音樂的色彩,在流行歌中有何變貌?展板中提到香港的「四大天王」,他們的音樂算是臺灣流行音樂嗎?展覽的主題,到底是「臺灣人創作的流行音樂」,還是「在臺灣流行過的音樂」? 相較於國立臺灣文學館的常設展奠基於臺灣文學的研究文獻,臺灣流行音樂的學術研究似乎略顯薄弱。如何讓此類展覽凸顯臺灣流行音樂的特質,讓歌曲及音樂人的故事展現更豐富的意義,是未來可以努力的方向。  
2022/05/04
他山之石可攻錯─從荷蘭《文化遺產法》反思臺灣文資保存(下)
他山之石可攻錯─從荷蘭《文化遺產法》反思臺灣文資保存(下)
作者:洪伯勳(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文化分析博士候選人) 綜觀荷蘭《遺產法》與臺灣《文資法》,兩者雖在同時間頒布,但內容卻大相逕庭。筆者藉由兩者的差異比較,延伸出兩個值得進一步思考的議題。   「遺產」對「資產」?翻譯與背後思維 不管是荷蘭的《遺產法》,或是臺灣的《文資法》,兩者的英譯皆採用「heritage」一詞。不過,荷蘭原法所稱的「erfgoed」,其英文對應的字詞就是heritage或inheritance,因此這樣的翻譯並無疑義。然而,臺灣將「文化資產」翻譯成heritage,似乎就顯得不那麼合適。我們可以比較兩部法規所定義的遺產與資產來思考這個問題。 在荷蘭《遺產法》的遺產定義中,出現如「從過去繼承」、「為了後代」等用詞。且在《遺產法》的英文官方介紹手冊中,亦多次出現「我們的」遺產一詞,這背後反映了希望用這些遺產來塑造並傳遞「荷蘭的」身分認同。但這種對遺產的想像,亦容易為政治右派利用,強調民族性與排外的國族主義 [註1]。 西弗里斯博物館(Westfries Museum)位於荷蘭城市Hoorn,典藏大量的繪畫、瓷器和荷蘭東印度公司物件(洪伯勳 攝影) 相較之下,臺灣《文資法》界定的文化資產,則單純指「具有歷史、藝術、科學等文化價值」的事物,保存的重點則是「充實國民精神生活,發揚多元文化」。換言之,「資產」的概念排除了國族情感的敘事,重點放在要如何讓大眾利用之,更能體現多元與包容的觀點[註2]。因此,倘若我們以歐美所習用的「heritage」來翻譯或思考《文資法》時,反而讓我們不易看到「文化資產」定義的特殊性,殊為可惜。   資/遺產分類與「無形文化資產」的管轄 另一個臺灣《文資法》與荷蘭《遺產法》的差異,體現在資/遺產分類的分類上。臺灣文資的分類,主要係參考日本或國際規範。例如最初《文資法》的制定就大量參考日本《文化財保護法》,創設了「民族藝術」、「民俗有關文物」等類別,或是於九二一大地震之後,引入日本的「歷史建築」,針對不具古蹟身分之建物進行保存 [註3]。 2016年的大修法,則強調係接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規範。除了將「聚落建築群」、「考古遺址」、「文化景觀」的定義與UNESCO的《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內的分類對接之外,更參考《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的「非物質(無形)文化遺產」概念,在「文化資產」的定義之下,再分成「有形文化資產」與「無形文化資產」兩大範疇,最後細分為14類文化資產 [註4]。 但反觀荷蘭《遺產法》一方面只有「古蹟」與「文物」兩類文化遺產,並僅就「文物」部分創設「檢查員」制度,由官方強力保護。另一方面,《遺產法》未有「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規定,其「非物質文化遺產」主要由隸屬於荷蘭露天博物館(Dutch Open Air Museum)下的「荷蘭非物質文化遺產中心」(Dutch Centre for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來推廣,並向政府提供建議。因此,究竟文化資產分類應該要到多細?又「無形文化資產」是否一定要由政府認定保存?又該如何保存?成為另一個值得思考的議題。 荷蘭露天博物館(Dutch Open Air Museum)成立於1912年,收集了荷蘭各地知名建築的模型(Photo by Rainer Halama, CC BY-SA 3.0 nl)   透過扼要介紹荷蘭的《遺產法》,可讓我們了解到,或許臺灣需要的不只是向世界大國學習,或是追求接軌國際,而是在與他國的交流與比較之中,發現屬於自己的本地特色,並就外國的制度是否適用於臺灣的狀況,進一步深入研究。 註釋: 註釋1:可參考Smith, L., & Waterton, E. (2011). Heritage and the Politics of Exclusion. Current Swedish Archaeology, 19(1), 53-57.的短文。 註釋2:詳見《文資法》第1條。 註釋3:臺灣《文資法》初期分類的發展可參考:黃翔瑜,2017。戰後臺灣《文化資產保存法》的早期形構及其發展(1945-1984),博物館學季刊,31(4): 5-39。或拙作:洪伯勳,2021。次一等古蹟或另一類文資? 論「歷史建築登錄制」之定位,博物館學季刊,35(4): 53-74。 註釋4:參考立法院法律系統關於《文資法》的「異動條文及理由」。網址:https://lis.ly.gov.tw/lglawc/lawsingle?005315F762810000000000000000014000000004000000^02901105071200^00000000000。 延伸閱讀: 【博物之島專文】他山之石可攻錯─從荷蘭《文化遺產法》反思臺灣文資保存(上)  
2022/04/29
他山之石可攻錯─從荷蘭《文化遺產法》反思臺灣文資保存(上)
他山之石可攻錯─從荷蘭《文化遺產法》反思臺灣文資保存(上)
作者:洪伯勳(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文化分析博士候選人) 2016年7月,荷蘭《文化遺產法》(Heritage Act)(下簡稱《遺產法》)正式頒布,整併了多項既有的文化遺產法規[註1],成為管理國家珍貴文物的最高原則。時任教育、文化和科學部(Ministry of Education, Culture and Science)部長Mariëtte Bussemaker說明,該法將聚焦在三個文化遺產領域——博物館(museums)、古蹟(monuments)和考古(archeology)[註2],在減輕行政負擔的前提下,謹慎處理遺產相關事宜。 無獨有偶,臺灣同樣在2016年7月完成大幅修正後的《文化資產保存法》(下簡稱《文資法》),調整了文化資產的類別、審查方式並增設相關罰則等。位處東亞的臺灣與西歐的荷蘭,如何體現對文化資產與文化遺產的不同想像與定位,值得進一步探究。 荷蘭國家博物館(Rijksmuseum)外觀(Photo by Wouter de Bruijn ,CC BY-NC-SA 2.0)   《遺產法》長的什麼樣? 荷蘭文化遺產的保存,最早可追溯到1873年,當時律師兼議員的Victor Eugène Louis de Stuers就批評國家輕忽遺產保存與博物館設計。但遲至1965年,政府才正式頒布《古蹟與歷史建築法》(Monuments and Historic Buildings Act),並於1988年進行大修。至於古物的保護規範,則是置於1984年頒布的《文化遺產保存法》(Cultural Heritage Preservation Act)。2016年制定的《遺產法》,主要係整併上述兩部法規,再加入博物館相關的規範。希望能「對博物館藏品的處理賦予法律形式,規範公有文化物件的處置,並在考古領域提供品質保證與現代化的系統」[註3]。 一個有趣的巧合是,荷蘭的《遺產法》與臺灣的《文資法》同樣有十一章。不過和臺灣主要以文化資產的「類別」來分章節不同,荷蘭《遺產法》是採用「主題」來編排,並在各章底下個別說明不同類型文化遺產的處理方式。   臺灣《文資法》(條文數) 荷蘭《遺產法》(條文數) 第一章 總則(13) 總則(General Provisions)(3) 第二章 古蹟、歷史建築、紀念建築及聚落建築群(29) 館藏管理(Management of collections)(11) 第三章 考古遺址(17) 指定為受保護遺產(Designation as protected heritage)(18) 第四章 史蹟、文化景觀(5) 遺產保護(Protection of heritage) (23) 第五章 古物(13) 考古古蹟保存(Preservation of archaeological monuments)(13) 第六章 自然地景、自然紀念物(11) 國際[文物]歸還(International return)(15) 第七章 無形文化資產(6) 財務[補助]條款(Financial provisions)(8) 第八章 文化資產保存技術及保存者(3) 執法與監督(Enforcement and monitoring)(7) 第九章 獎勵(5) 過渡法(Transitional law)(6) 第十章 罰則(7) 廢止和修改其他法律(Repeal and amendment of other acts)(18) 第十一章 附則(4) 最終條款(Final provisions)(2) 條文總數 113條 124條 表格1:臺灣《文資法》與荷蘭《遺產法》的法規章節比較(洪伯勳 整理)   遺產分類好簡單? 荷蘭的文化遺產如何分類呢?首先,不同於臺灣《文資法》定義的「文化資產」是指業經政府指定或登錄的物件或實作,荷蘭《遺產法》內的「文化遺產」泛指「從過去繼承下來的有形和無形資源,由人們在時間進程中創造,或由人與環境之間的相互作用產生。與其所有權屬無關,人們視其為不斷發展的價值觀、信仰、知識和傳統的反映和表達,並為他們和後代提供參考框架」。透過較寬廣的定義,將各種人類所珍視的、希冀流傳下去的事物與世界觀都包括其中。 其次,和臺灣《文資法》區分「有形文化資產」與「無形文化資產」兩大範疇的做法不同,荷蘭《遺產法》除了在遺產的定義內,出現過「無形的」(intangible)資源一詞之外,並無其他關於無形文化遺產的規定。換言之,無形文化遺產的保存並非官方透過立法所要處理的議題。另外,該法僅將文化遺產分為兩大類,一個是無法移動的「古蹟」(monument),另一個則是可移動的「文化物件」(cultural object)(下簡稱「文物」),這也和臺灣《文資法》將文化資產細分至14類的做法大相逕庭。 最後,荷蘭《遺產法》還有稱為「整體」(ensemble)的特殊類別 [註4],當某古蹟與多個文物共享特殊文化歷史或科學意義,可被指定為一個「整體」獲得保護。例如Ensemble Valkeniersweg-Reigerpad地區就包含五個住宅區、前花園與花園樹籬,可說是上述古蹟與文物的綜合,但搜尋時是隸屬在古蹟的類別項。 Ensemble Valkeniersweg-Reigerpad地區在1950年代的街景(Photo by Stadsarchief Rotterdam)   遺產保護啟動,「檢查員」當先鋒! 依據荷蘭的《遺產法》,一般的古蹟可因其「優美、具學術重要性或文化歷史價值」而被指定(designate)為「國家古蹟」(national monuments),並納入「國家古蹟名錄」(National Monuments Register)。目前該名錄的項目數量共有六萬三千多件,占全國建築物總數約百分之二。 相比之下,受保護的「文物與收藏品名錄」(Register of protected cultural objects and protected collections)卻不成比例地只有161件。這是因為在《遺產法》的體系中,只有「私有」的物件才會被指定為「受保護」。並且要獲得所有權人同意,了解將受到的一連串規範,包括任何的移動、拍賣、出借等,都要事先向政府的「檢查員」(inspector)報備。尤其當物件要轉移給非荷蘭居民、或移動到荷蘭境外時,更可能受到部長的正式反對,並依據《遺產法》啟動國家價購流程來避免國寶遺失[註5]。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檢查員」也是荷蘭《遺產法》的特殊設計。檢查員由安全與司法部長(Minister of Security and Justice)指定,最主要的職責除了調查非法文物之外,就是監視這些受保護的文物或收藏品,甚至可未經住戶同意進入住宅,確認文物是否妥善保管,以及查封房間與物件等[註6]。 至於「公有」文物的部分,在荷蘭《遺產法》中稱為「國家的博物館文物」(Museological cultural object of the State),在《遺產法》第二章的「館藏管理」專章說明。管理原則主要有三,即要確保國家的博物館文物「保存良好狀態」(preservation in good condition)、「具可及性」(accessibility)與「安全的」(safeguarding),而部長則保有「國家的博物館文物清單」(list of museological cultural objects of the State),以及各文物受託的國家機構清單[註7]。 維梅爾〈倒牛奶的女僕〉是荷蘭國家博物館(Rijksmuseum)館藏珍寶之一(Photo by Rijksmuseum)   註釋: 註釋1:荷蘭《文化遺產法》整併了《古蹟與歷史建築法》(Monuments and Historic Buildings Act 1988)、《國立博物館服務自治法》(National Museum Services (Privatisation) Act)、《文化遺產保存法》(Cultural Heritage Preservation Act)、《博物館物件物資管理規定》(Regulations on Material Management of Museum Objects)、《1970年教科文組織公約實施法》(1970 UNESCO Convention on the Illicit Import, Export and Transfer of Ownership of Cultural Property (Implementation) Act)、《自被佔領土歸還文物法》(Cultural Property Originating from Occupied Territory (Return) Act)等六項法令。 註釋2:一般Monument在世界遺產的脈絡是譯為「文化紀念物」,但就《文資法》的脈絡,則對應為「古蹟」。值得注意的是,臺灣《文資法》將古蹟與Monument對應的譯法,大幅限縮了Monument的意涵,但為求與臺灣脈絡符合,本文皆譯為「古蹟」。 註釋3:荷蘭《遺產法》前言。 註釋4:Section 3.13。 註釋5:Section 4.9到4.15。 註釋6:Section 8.6。 註釋7:筆者在網路上無法搜尋到該清單,僅能從「collectie nederland」檢索博物館下的物件數,目前共有接近七百萬件。另值得一提的是,當要處置/轉讓(dispose)公有文物時,《遺產法》明訂要徵求「獨立專家委員會」(committee of independent experts)的意見,就該文物是否符合受保護文物的評判標準來做建議,而這也是通篇《遺產法》中唯一需要獨立專家委員會介入之處
2022/04/27

推薦關鍵主題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