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

博物之島 MUSEUMS

:::

新訊

在平行宇宙中沉思:「德國歷史的轉折點 1989–1848」特展
在平行宇宙中沉思:「德國歷史的轉折點 1989–1848」特展
作者:蔡振家(國立臺灣大學副教授) 近年來,「平行宇宙」的概念在電影和小說中廣為使用,這個理論假設,在多個獨立且並行的宇宙中,可能會發生不同的事件與結果。位於柏林的德國歷史博物館(German Historical Museum,德文Deutsches Historisches Museum),最近舉辦了「德國歷史的轉折點 1989–1848」特展(Turning Points in German History 1989–1848),運用平行宇宙的概念來探索歷史事件的偶然性與未實現的可能性。這種新穎的展覽方式,將歷史學習轉化為一個主動參與和深思的過程,極具啟發性。   德國歷史博物館建築外觀。(陳佳利 攝影) 這項展覽由德國歷史博物館與Alfred Landecker基金會共同策劃,展期自2022年12月9日至2026年1月11日。該展覽回顧了德國歷史上的14個關鍵時刻,探討以下的假設性問題:如果不是因為某些事故、失誤或其他因素阻止了另一種可能性的發生,歷史會有什麼不同的走向?   展場入口呈現此展覽的副標題「未選之路:歷史本可能如此不同」(Roads Not Taken. Or: Things Could Have Turned Out Differently)。(陳佳利 攝影) 展覽採用倒敘手法,首先呈現了1989年東德的和平革命。此處的展示牆採用光柵立體印刷(lenticular printing)技術,依據觀看角度的不同,呈現出迥異的歷史畫面。當觀眾站在展示牆右側時,可以看到柏林圍牆倒塌時群眾歡慶的場景;而站在展示牆左側時,則會看到1989年天安門事件中一名男子英勇站在坦克前的畫面。這樣的並置手法,不僅對比了兩個共產主義政權在相似時期作出的不同決策,也連接到現今的政治形勢,使觀眾感受到歷史事件與當下的密切關聯。 第一個展區比較了1989年發生於東德的和平革命與發生於北京的天安門事件。此處的展示牆依據觀看角度的不同,呈現出迥異的歷史畫面。(© David von Becker, 德國歷史博物館) 順著展覽動線,時間再倒轉數十年,展區中呈現了德國和韓國的政治分裂。1950年,北韓攻擊南韓,引發了韓戰;而在1948/49年的關鍵時期,東德與西德的對峙並未發展成軍事衝突,而是形成了冷戰。通過這些事件,展覽比較了東西方國家在相似時期作出的不同選擇。 接下來,展覽介紹了1944年7月一次刺殺希特勒的行動,該行動由德國軍官施陶芬貝格主導,計劃在希特勒參加會議時引爆炸彈。然而,由於以下幾個偶然因素,希特勒最終倖存。首先,當天異常炎熱,會議地點由混凝土堡壘改為木造的陸軍總部,這降低了爆炸的致命性;其次,希特勒在會議中的位置調整,使他遠離了爆炸中心。這些因素導致希特勒在爆炸中僅受輕傷。【註釋1】 這次失敗的刺殺行動,在歷史上成為了一個極具標誌性的事件,體現了歷史的偶然性。展板描述,這次刺殺行動如果成功,戰爭將能提早結束,士兵與平民的死亡人數將大幅減少;對於許多猶太人來說,戰爭的提前結束意味著早日脫離苦難,但不幸的是,當刺殺未遂時,大規模的滅絕行動已接近完成。作為對這次刺殺行動的評語,展場中以斗大的字呈現:「太遲了!」   在探討1944年7月刺殺希特勒未遂的展區附近,展示牆以巨大字體呈現德文 “ZU SPÄT!”,意即英文 “TOO LATE!”。這似乎在暗示,歷史轉折的機會稍縱即逝。(陳佳利 攝影) 時間再次倒轉,展覽帶領我們回到1929年至1936年間,德國納粹黨迅速崛起的時期。展區左側的文字資料和海報,呈現出當時的社會氛圍;展區右側的牆面則以更強烈的手法展示軍事主題,地板上還有希特勒激動演說的圖像,這樣的佈置有效提升了參觀時的沉浸感。   這個展區探討1929年至1936年間,德國納粹黨迅速崛起的時刻。(© David von Becker, 德國歷史博物館) 綜觀整個展覽,平行宇宙並非在觀眾腦中憑空出現,而是藉由跟其他國家之歷史事實的比較,以及展場空間、文物、多媒體的巧妙安排,讓歷史的轉折與立體感成為真切的體驗,同時,也增加了視角的豐富性與思考的深度。當觀眾在時間長河中溯源,停駐於歷史的關鍵時刻,想像歷史朝向另一個支流發展時,這種獨特且深刻的學習經驗,或許會影響他在未來所做出的抉擇。 【註釋1】關於此一刺殺行動,可參考2008年的電影《行動代號:華爾奇麗雅》(Valkyrie)。   執行編輯:謝佳均
2024/06/12
進入後人類的生命儀式,威尼斯海關現代藝術館皮耶.玉格個展
進入後人類的生命儀式,威尼斯海關現代藝術館皮耶.玉格個展
作者:戴映萱(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藝術策展碩士、藝術評論工作者) 在黑暗中,一名裸身女子朝著我們站立的方向走來,她的臉孔是無形的,五官如黑洞一般,充滿對於她所處世界的困惑。身為觀者的我們被邀請進入那異地,不禁試問:她是誰?她來自哪裡?她的世界是什麼樣的世界? 受到皮諾私人美術館(Pinault Collection)的邀請,法國藝術家皮耶・玉格(Pierre Huyghe)於今年三月起在威尼斯海關現代藝術館(Punta della Dogana)呈現大型個展「閾限」(Liminal),此展延續玉格長期以來在創作中對於人類與非人類關係的探索。 展覽以同名作品《閾限》拉開序幕。影像中的女子是對人體形態模擬的結果,穿梭在現實與非現實的世界中。藝術家特別選擇從高挑的天花板延伸到地面的大型頻幕來播放這件錄像作品,觀者的視角在相對的比例下顯得渺小,仿佛我們是影像中世界的小型生物,窺看著一切的動與靜。   皮耶・玉格,《閾限》,2024年,即時模擬、聲音、感應器。(Courtesy the artist and Galerie Chantal Crousel, Marian Goodman Gallery, Hauser & Wirth, Esther Schipper, and TARO NASU) 皮耶・玉格,《閾限》,2024年,即時模擬、聲音、感應器。(Courtesy the artist and Galerie Chantal Crousel, Marian Goodman Gallery, Hauser & Wirth, Esther Schipper, and TARO NASU) 另一展間則放映著玉格於2014年創作的錄像作品《人類面具》(Human Mask)。在該作中,玉格捕捉了一隻戴著人類面具的猴子,祂在日本福島的一間閒置餐廳中徘徊。同樣沒有露出真正的臉龐,這隻猴子獨自在空間中,如機器人一般做著重複的動作,時而激動;時而靜寂。   皮耶・玉格,《人類面具》,2014年,彩色影像、聲音,19 分鐘。(Courtesy Pinault Collection) 玉格的經典水族箱作品《晝夜節律困境》(Circadian Dilemma)在隔壁展間展出,其中獨居的是來自墨西哥的盲眼魚(Mexican tetra),這種魚在大約 150萬年前被洪水衝入洞穴,因而逐漸失去視力。雖然看不見,此魚種並非毫無感知的,牠對周遭世界的認識是透過身體力行的。此外,這種魚的生理時鐘與其他魚種不同,它們的晝夜節律增加,不跟隨地球自轉的24小時,這也是作品的水族箱被設置為兩個晝夜節律的原因。如同不具臉孔的女子和戴著面具的猴子,盲眼魚是用另一種形式活著。 《卡瑪塔》(Camata)則是一部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的一部影像作品,展示了一台機器圍繞沙漠而發現的未埋葬骨骼,兩者皆沒有實質生命,但在「缺乏身體的靈魂」與「缺乏靈魂的身體」的狀態下進行的神秘儀式。   皮耶・玉格個展「閾限」(Liminal)於威尼斯海關現代藝術館(Punta della Dogana)展覽現場。圖中作品由左至右分別為《深淵位面》(Abyssal Plane)和《晝夜節律困境》。(Ph. Ola Rindal © Palazzo Grassi, Pinault Collection) 皮耶・玉格,《卡瑪塔》,2024年,由機器學習驅動的機器人技術、自導電影、由人工智慧即時剪輯、聲音、感應器。(Courtesy the artist and Galerie Chantal Crousel, Marian Goodman Gallery, Hauser & Wirth, Esther Schipper, and TARO NASU) 對玉格而言,這項展覽的始與終即是一場儀式,他透過作品所召喚的是對於存在的貼身經驗,探索的是我們如何從所謂的「人類中心主義」(anthropocentric)抽離出來。玉格的影像作品中所呈現的皆非人類的生物,它們在這場儀式中證明了其存有,如藝術家對自身角色在創作中的描述:「定義他者」。玉格同時藉由其創作拋出對於人本身的提問:在基因操縱和人工智慧能夠累積比人類大腦更多知識的時代,是什麼造就了人,但又同時毀掉了人? 「閾限」所要講述的不是一個理論,而是提問,而此展所帶來的不只是視覺上的觀看,更藉由展出作品中各種的「動態」──影像的交織、聲音的穿梭、水與氣體的流動,以及各種介於人與非人型態生物的幻化,召喚觀者身體中的某種體驗性的感知,使得身為觀者的我們,都在他所創造的「後人類」之地中摸索、神遊。走出展場前,我在那高速播映的連環影像中看到了似人非人的鏡像縮影,離的比尋常還要遠。   執行編輯:謝佳均
2024/06/07
英國約維克維京中心穿越考古遺址的多元體驗
英國約維克維京中心穿越考古遺址的多元體驗
作者:應元宜(藝文工作者、倫敦聖馬丁學院敘事環境碩士生) 今日提到「沉浸式」展覽體驗,聯想到的多半是新媒體藝術,以視覺動態搭配音效,在展間或封閉式劇場內呈現的展示型態。英國約克的約維克維京中心(Jorvik Viking Centre, JVC)選擇將沉浸體驗與文物展間分開,以類主題樂園的手法,將觀眾拉進考古世界中。 【影片】約克維京中心 維京時代是歐洲各地歷史的重要組成之一,1976年至1981年期間,約克考古信託的考古學家們發掘了埋藏在約克市中心銅門地區,約一千年前的維京人王國「約維克」(Jorvik)的遺跡。今日的約維克維京中心,便是建於當時的考古基地上。 JVC在2017年完成更新,共有三個展區:考古基地展示區、沉浸式維京復原區、與考古研究成果展示區。從入口開始,該中心就利用牆壁上的地層標示、工作人員的服飾與道具等,帶領觀眾走進千年前的維京文化考古遺址。   JVC展間建於地下,遊客由入口走下樓梯,可以透過玻璃地板看到遺址,並透過數位互動裝置、身著維京服裝的工作人員的口頭介紹,認識考古團隊與工作流程。(應元宜 攝影) 不同於多數博物館讓觀眾自由移動、參觀,JVC以「體驗設計」(Experience Design)的概念,策畫單向的參觀動線,讓三個展區共構成系列的參觀體驗。這樣的設計除了凸顯各區特色,有效抓住觀眾的注意力,也良好地平衡娛樂與教育的目的。 不過此種做法也有缺點,如多數觀眾進入第一展間後就會順著人龍排隊,等著搭乘體驗車,因此,真正完整參觀完聚焦現地遺址區域的人並不多,也有些人進到第二展區才發現無法回頭參觀,略為可惜。 10世紀的維京部落生活景況究竟是什麼樣子呢?相信對多數民眾來說,就算看到遺址與發掘成果,還是難以想像。因此,JVC的第二展區,便設計了時光之旅(Time Warp),以實景模型、纜車搭配語音導覽的形式,讓觀眾實際穿越由銅門遺址(Coppergate)發掘結果重建而成的維京城市,並且不只看到、聽到當時生活的場景,還能聞到各種複雜的氣味,其難聞的程度可說是展覽體驗的最大亮點。   時光之旅讓觀眾乘坐軌道車,進入960年的約維克,全程約16分鐘,每個位置都配有個人小螢幕和喇叭,會在各場景顯示對應的考古文物說明,也可選擇不同的語言。(應元宜 攝影) 而第三展區則陳列考古發掘文物與研究成果等,為觀眾揭開重建維京城市的依據。例如,場景中的婦女,便是透過骨骼掃描、研究後模擬而成;生活場景中人們吃的食物、使用的器具、配戴的首飾、動畫中採用的語言等。使觀眾在身歷其境體驗維京日常後,能夠與靜態的文物知識拉近距離。   第三展區以主題展示考古文物,讓觀眾在穿過重建場景後,可以仔細檢視時光之旅中提到的文物。(應元宜 攝影) 維京文化特色之一,便是透過海上貿易與掠奪建立財富。如遺址中發掘的絲綢、貝類等,顯示當地的貿易網絡包含中亞、地中海東岸和紅海等地,故時光之旅中也可以聽見古阿拉伯文。(應元宜 攝影) 文物展間以數位互動搭配展示骨骼,讓觀眾可以直接轉動3D數位掃描檔案,了解所有細節。 此外,展場內的服務人員也身兼數職,除了引導觀眾、觀察展場內情況,也會向觀眾介紹展品細節,或演示如何製作錢幣等,提供觀眾與維京文化最「直接」的接觸。 對於維京文化感興趣的觀眾,也可於每年2月參加「約維克維京節」(Jorvik Viking Festival),該活動會以戲劇呈現維京人登陸、侵略的場景,並包含單帆長船競賽、活把遊行等體驗。   執行編輯:謝佳均
2024/06/01
臺文館「群星閃耀」特展以互動體驗穿越現代主義文學世界
臺文館「群星閃耀」特展以互動體驗穿越現代主義文學世界
作者:陳威儒(文字工作者、國立臺南藝術大學學士) 國立臺灣文學館與美國在臺協會高雄分處合辦,於2023年12月推出「群星閃耀—美國及臺灣現代主義文學」特展,展覽匯聚來自美國和臺灣的現代主義文學作品,並以導覽APP、影音及多媒體互動裝置等方式,帶領觀眾探索這個引人入勝的文學世界。 本次特展以三位為大眾所熟知的美國現代主義文學泰斗-海明威、福克納與費茲傑羅,帶領觀眾從他們洞徹社會的筆觸,認識美國現代文學的特質與發展。更連結至1960年代美國在臺新聞處,將現代主義文學名著譯介至臺灣的新文學思潮,也使得臺灣文學孕育出獨具本土風格的現代文學創作。 展覽以八個展區呈現美國與臺灣的現代主義文學作品,包含「何謂現代主義?」、「戰爭的年代:希望幻滅與信仰喪失」、「現代主義思潮:三大家文學風格」、「經典美國:從好萊塢到文學桂冠」、「美國文學在臺灣」、「美新處《文學雜誌》、《現代文學》」、「創意寫作般的始祖:愛荷華寫作班」、「用西方的技巧˙,說自己的故事」。   展區「經典美國:從好萊塢到文學桂冠」中的書籍螢幕投影設計,呈現費茲傑羅與海明威筆下的時代盛景。(國立臺灣文學博物館、Play Design Lab 玩味創研 提供) 什麼是現代主義呢?現代主義運動於二十世紀初在歐洲燃起火種,隨後於世界各地綻放、迅速擴散開來。其發展橫跨不同藝術領域,就「現代主義文學」而言,後世認為此類型的作品,反映並刻畫19世紀下半葉至一次大戰後1920年代社會急遽變革的種種現象。 此外,現代主義文學核心特徵之一,體現在其多樣化的寫作風格,更見於對語言形式的大膽嘗試。藉此作家能夠更深入、直接的呈現內心獨白、意識流與情感洞見。例如,展區「戰爭的年代:希望幻滅與信仰喪失」可見展覽結合現代主義的表現精神,運用切光、明暗交錯,象徵該寫作風格關注心靈的跌宕起伏。 展覽前半段著眼於費茲傑羅、福克納、海明威三位美國現代主義文學作家,以他們的生命經驗探索其筆下動盪多鎖的時代縮影,如何形塑現代主義文學的獨特風貌。如該展陳列許多帳目、手稿,使我們可一探彼時的經濟狀況;護照、工作證等文件,則揭示文學作家旅遊或工作的移動軌跡,甚至可見作品銷情未如預期的作家,不得不為五斗米折腰,前往好萊塢從事編劇賺取生計的境遇。 值得注意的是,展覽除了陳列豐富的書籍與檔案,也透過互動裝置連結作家故事。其中「海明威的世界文學足跡」互動裝置,觀眾可提「筆」在地圖上移動,並在螢幕前聆賞海明威穿梭古巴、西班牙、巴黎、義大利、肯亞等地的遊歷故事,相關影片也能夠在臺文館的YouTube頻道觀賞。   「海明威的世界文學足跡」互動裝置。(國立臺灣文學博物館、Play Design Lab 玩味創研 提供) 【影片】國立臺灣文學館海明威的世界文學足跡:古巴 同時,展區也設置兩台與海明威使用年代及型號相同的「打字機」,結合投影裝置,呈現其與費茲傑羅的書信往來。或是以聲音認識作家的創作思路,如節錄福克納演講片段的「聽聲裝置」,主題包含寫作、族群等,觀眾可搭配壓克力活動展版,閱讀轉錄文字。   打字機結合投影呈現海明威與費茲傑羅的書信往來,以此回顧兩個作家間的情誼(國立臺灣文學博物館、Play Design Lab 玩味創研 提供)  福克納演講片段的「聽聲裝置」。(陳威儒 攝影) 另一方面,展覽也聚焦現代主義與美國文化對臺灣的影響,及其如何持續啟發臺灣作家培育、寫作與出版環境的演進軌跡。戰後美援時期,引入西方現代主義的翻譯作品,也使得臺灣在這個影響下,孕育出許多具有本土特色的「現代主義作品」,呈現如都市議題、人性掙扎、社會變遷帶來的疏離陌生感受等主題。   二戰後美援的特殊時空,為臺灣引入許多現代主義思潮重要著作,也成為臺灣讀者習仿的對象。(國立臺灣文學博物館、Play Design Lab 玩味創研 提供) 展覽尾聲,結合詩籤儀式設計的互動裝置「現代主義之書」(The Book of Modernism),邀請觀眾心中默想所思並觸碰書籍裝置,螢幕畫面則會出現飄散的字體,漸漸組成節錄自美國、臺灣現代主義作品的名句,邀請觀眾以趣味的方式體驗文學作品的寓意。   「現代主義之書」互動裝置,邀請觀眾以觸碰生成現代主義文學作品佳句。(國立臺灣文學博物館、Play Design Lab 玩味創研 提供)   執行編輯:謝佳均
2024/05/28
大火後的重建之路:巴西國家博物館獲大量化石捐贈
大火後的重建之路:巴西國家博物館獲大量化石捐贈
編譯報導:郭冠廷(高雄市立美術館助理研究員) 巴西國家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Brazil)2018年因一場電氣大火,摧毀了大部分的建築與高達近九成的典藏品。近期,館方收到1,100多件包含動植物化石的大量捐贈,部分為稀有恐龍化石,令人振奮不已。 巴西國家博物館建於1808年,曾是葡萄牙王室住所。1818年,葡萄牙國王約翰六世(João VI)將其改建為自然史和人類學博物館,1822年巴西第一任皇帝佩德羅一世(Pedro I of Brazil)曾在此簽署巴西獨立令,結束葡萄牙殖民歷史。該館以人類學、古生物學、考古學及民族學等典藏為主,知名館藏包含18世紀的巨大隕石,以及美洲現存最古老的女性頭骨化石「露西亞(Luzia)」,這件逾萬年歷史的珍貴典藏一度在大火中受損,所幸目前已經修復完成。   巴西國家博物館的重建之路仍在進行當中。圖為火災前的博物館外觀,園區大草地曾是當地居民的熱門休閒地點。(來源:Halley Pacheco de Oliveira, CC BY-SA 3.0) 2018年9月2日夜間,由於電氣短路引起的熊熊大火,燒毀了這座擁有200年歷史的博物館,並毀壞約2000萬件寶貴文物,震驚全國。巴西政府在2016年里約奧運等重大建設項目上花費巨額,卻以緊縮名義大幅削減文化和教育支出,造成博物館資金嚴重不足,並因缺乏有效消防系統,以至於火災發生時無法及時搶救,導致館舍與典藏品嚴重受損。許多批評者認為火災是可以避免的,並於災後走上街頭抗議。 本次化石捐贈來自瑞士裔德國收藏家Burkhard Pohl,他是化石和寶石開採公司 Interprospekt Group 的創始人,這些珍貴標本來自巴西東北部的阿拉里佩盆地(Araripe Basin) 【註釋1】,其中包含兩件未經研究的翼龍頭骨(Pterosaur skull)、兩件缺乏研究記載的恐龍化石,以及罕見的四腳蛇骨骼(Tetrapodophis skeleton,屬名在希臘文意指四腳的蛇)––其被認為是蜥蜴演化至蛇的過渡物種,伴隨研究發展,究竟是蜥蜴還是蛇仍受到學界熱烈討論。   巴西國家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Brazil)近期收到大量化石捐贈,圖為捐贈之一的翼龍頭骨(Pterosaur skull)化石。(巴西國家博物館 提供) 捐贈化石中包含罕見的四腳蛇(Tetrapodophis skeleton)骨骼。(巴西國家博物館 提供) 自2022年巴西獨立200週年至今,館方已進行第一階段的災害修復工程。現任館長Alexander W.A. Kellner表示,博物館目前已擁有約8,500件典藏品,並預計於2026年重新開幕,屆時目標是典藏近萬件藏品。 如今,部分捐贈典藏品也涉及文物返還議題,例如,2022年由英國皇家植物園(the Royal Botanic Gardens, Kew)提供19世紀從亞馬遜收集的文物;以及2023年丹麥國家博物館(the National Museum of Denmark)宣布將歸還一件圖皮南巴斗篷(Tupinambá mantle),這件罕見的原住民族紅羽毛斗篷自17世紀以來一直保存在歐洲。 整體而言,巴西國家博物館正持續與政府、國內外博物館和私人收藏家討論,期待透過捐贈或長期貸款採購新的典藏,揭示館方的重建之路正逐漸步上軌道。 【註釋1】阿拉里佩盆地(Araripe Basin)是一個橫跨巴西各州、面積達 8,000 平方公里的裂谷,含有白堊紀早期(Early Cretaceous period)的沉積歷史,因此以豐富的古生物化石殘骸而聞名。
2024/05/25
走進行為藝術之母的創作視界,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回顧大展
走進行為藝術之母的創作視界,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回顧大展
作者:王幸慈(荷蘭萊登大學藝術史碩士、藝文工作者) 2024年初,素有「行為藝術之母」之稱的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ć)在倫敦皇家藝術學院結束個展「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後,於3月中將此展移師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成為其首次在荷蘭舉辦的大型個展,完整呈現她創作生涯的作品脈絡與人生轉折。展覽也透過現場展演作品,使得觀眾能夠體驗行為藝術的創作世界。 感受/參與行為藝術展演的儀式感 該展位在美術館地下一樓,觀眾在走下樓梯前,會發現作品《Counting the Rice》的桌椅就在設置於美術館一樓的角落,此作品開放觀眾穿上白衣、戴起耳罩,以自己舒服但靜默的方式數算或排列桌上的白米粒及黑扁豆,成為行為藝術作品的表演者之一。走向展間,迎面而來的,是閃亮刺眼的《Portal》,佈滿晶體的雕塑引人前往通過,也暗示觀眾進入阿布拉莫維奇的內心世界。   展覽邀請觀眾體驗行為藝術作品《Counting the Rice》。(王幸慈 攝影) 「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展覽入口與作品《Portal》。(© Peter Tijhuis, 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提供) 由於該展覽的性質為回顧展,展示架構主要以藝術家的創作年代做為區分。觀眾不難察覺藝術家的早期作品以挑戰身體極限與探討人性為兩大主線,前者包含喊叫、互撞軀體、互摑耳光等作品;後者則有著名的《Rhythm》系列、《Role Exchange》、《Communist Body - Capitalist Body》等作品。 寬敞的展場以巨幅的投影播放早期表演的紀錄,搭配牆上的黑白照片,觀眾將阿布拉莫維奇在1970年代的經典之作盡收眼底,體會作品中釋放出的能量。例如,以錄像回顧其激進的身體互動作品之一《Rhythm 0》,錄像前的桌子也復刻創作所使用的物件。該作品邀請觀眾任意使用桌上,可能「帶來疼痛或歡愉」的物件於阿布拉莫維奇的身體上,錄像則紀錄觀眾在展演中逐漸脫序的行為,以及阿布拉莫維奇的身心變化,藉此探討人性與恐懼。   阿布拉莫維奇早期作品以錄像、攝影檔案呈現,關注身體極限,創作中可見包含喊叫、回憶、互撞軀體、互摑耳光、口對口呼吸等行為。(© Peter Tijhuis, 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提供) 展覽回顧作品《Rhythm 0》的錄像紀錄與物件,錄像呈現觀眾任意將物件施用於阿布拉莫維奇身上的失序變化,包括在身體上塗鴉、釘上圖釘、剪去她的衣服等等。(王幸慈 攝影) 相較於前半部以錄像、攝影為主的展間,後半部的作品呈現則以大型的裝置與雕塑等立體作品為主。例如,講述家族歷史的《Balkan Baroque》、承載阿布拉莫維奇各種善惡表情的巨大十字架《Four Crosses》等等,可以說是在作品中充分看見宗教與儀式感的創作符號,將藝術家目前致力於冥想與傳承「阿布拉莫維奇方法」(Abramović Method)意志的訊息,傳達給觀眾。   作品《Balkan Baroque》的錄像與裝置。(王幸慈 攝影) 作品《Four Crosses》與地上的雕塑《Bed for Dead Spirits》。(王幸慈 攝影) 是藝術家,還是精神領袖? 該展四件由表演者進行現場展演的作品,分別是《Art Must Be Beautiful, Artist Must Be Beautiful》、《Imponderabilia》(與烏雷共同創作)、《Luminosity》和《The House with the Ocean View》,使得觀者可以親身體驗,並成為創作的一部分。 有趣的是,展覽資訊特別強調表演者皆受過「阿布拉莫維奇方法」訓練,並請觀眾尊重表演者的隱私,不得在演出期間拍攝。而所謂的「阿布拉莫維奇方法」,來自藝術家近年來創辦的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學院(Marina Abramović Institute),融合其自創的儀式、淨化和治療方式,體現在生活和表演之中。表演者遵循阿布拉莫維奇的思想,進行時恍若修行,禁言不動,也使得觀眾在買門票之餘,須另外負擔展演的附加費用。   現場重演的作品《Imponderabilia》,觀眾可於展間中穿越站立於門框兩側的兩位表演者,親身體驗行為藝術的創作過程。(© Peter Tijhuis, 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提供) 美術館與藝術家、時尚名流、品牌、KOL合作主題展覽是普遍的合作模式之一,然而,如何平衡行銷宣傳與教育推廣也值得我們關注。如本次特展在美術館商店裡可見與展覽並無關係的阿布拉莫維奇學院卡牌;而展場裡作為裝置作品的水晶,卻成為藝術家推廣自創養生品牌的媒介。此一現象,也使我們反思這類展覽的目的究竟是拉近觀眾與藝術距離的橋樑,還是為藝術家、名人宣傳個人理念的商業廣告。   執行編輯:謝佳均
2024/05/21

專文

以展覽翻轉獅城印象: 新加坡國家博物館的歷史館常設展
以展覽翻轉獅城印象: 新加坡國家博物館的歷史館常設展
作者:方郁瑄(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展示組組員)、江瑄(前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展示組組員)、黃柏華(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展示組組員) 新加坡國家博物館的歷史可追溯至1823年,是當地歷史最悠久的博物館。作為英國的殖民地博物館,起初延續歐洲珍奇櫃(cabinet of curiosities) 的收藏概念,向特定知識階層展示殖民成果。1965年新加坡獨立建國後,為了建立國家自主意識,該館才開始被政府定調為展示新加坡歷史文化的國家級博物館。現今,該館的展覽以歷史與文化為主軸,讓訪客窺探百多年來新加坡的生活面貌。常設展由「新加坡歷史館」與「新加坡生活館」組成,2015年配合新加坡建國50週年進行展示更新,以沉浸式體驗將觀眾帶回不同時期的新加坡,並以五感體驗加深觀眾與歷史之間的情感連結。 「新加坡歷史館」將新加坡的歷史分為四個時期,並依此分為四大展區:新加坡拉 (Singapura, 1299-1818)、英國直轄殖民地(Crown Colony, 1819-1941)、昭南島(Syonan-To, 1942-1945)、新加坡(Singapore, 1945-present)。展覽以展間大小、多樣化設計元素及體驗情境營造,呈現不同的時間體感,創造深刻的情感連結。本文將分析其展示內容、空間規劃與情境設計如何相互作用,說明新加坡國家博物館如何透過展示策略呈現「新加坡的故事」。 大時代與小生活的歷史展示 新加坡歷史館的常設展於2006年開幕,當時的參觀動線包括呈現大時代的「國家史蹟路線」與呈現個人故事「個人經歷路線」。而展覽於2015年更新後,雖然參觀動線設計已變更,但依舊能從展覽的空間規劃與展示設計中感受到「以小人物撐起大歷史」的敘事軸線。 首個展區「新加坡拉」聚焦於新加坡史前生活樣貌。展區以中央的巨大船隻造景作為視覺中心,一旁投影模擬早期居民熱絡的貿易與生活場景,搭配展櫃內石器、陶器、珠寶等考古文物展示,讓觀眾想像當時熱鬧非凡的情景。全區展示焦點圍繞在「港口」及「交易」,強調自古以來,新加坡獨特的地理位置所帶來的日常生活(daily life)特質。      「新加坡拉」區以巨大船隻造景為視覺中心,呈現海島的生活意象(左圖江瑄、右圖黃柏華攝影)   第二區「英國直轄殖民地」展區則以人物肖像及文件等文物,按照時序說明英國殖民新加坡的歷程。此展區以曲折的觀展動線及數個自成主題的小展間組成,展示內容則從印度裔雀替爾(Chettiar)族群、華裔、馬來裔、阿拉伯裔等不同族裔的人物故事出發,介紹其活動與貢獻,乍看聚焦於人物傳記,卻同時引入新加坡各面向的生活史。例如,以首位華民護衛司必麒麟(William Pickering)引導觀眾認識19世紀華人社會的幫派與秘密結社,這種以偉人為引,展開庶民生活史的展示敘事,將街井小民的生活與大歷史緊密編織,引動觀眾思考不同的歷史面向。   「英國直轄殖民地」區呈現英國殖民的歷史紀錄,描繪不同族群的生活面貌。(上排及右下黃柏華攝影、左下方郁瑄攝影) 展區也呈現出19世紀的市街樣貌,包括人力車、鴉片煙館、商店牆面,結合視覺、聽覺等複合感官的展示,營造日常生活情境。例如「鴉片煙館」利用點狀的昏暗紅光、彎曲狹窄的空間與碩大的場景背景,再搭配吸食鴉片的逼真呼吸聲,營造出彷彿置身於鴉片館的悚然感受。新加坡國家博物館的館員曾在訪談中表示,2006年版的展覽於籌備時即規劃援引電影元素策展,將展覽整體規劃為電影的分鏡場景,企圖透過此一形式親近觀眾並引動思考,此一設計於2015年更新後依舊發揮著作用,創造出獨特的參觀體驗。   「鴉片煙館」結合多樣感官體驗,營造逼真情境。(黃柏華攝影)   本展區空間分隔破碎,設計了數個僅能容納3至4人的小空間,分別介紹不同人物或子題,搭配狹窄的走道,讓展區看起來熱鬧而擁擠。觀展動線亦無明顯連貫,觀眾無法一眼看盡展示內容,需要來回穿梭才能完整瀏覽。展區透過情境營造與隔間規劃,加深觀眾印象,並延長觀展體感時間,著實透過展示設計為展覽內容加分,創造出豐富的展覽樣貌。   「英國直轄殖民地」區規劃許多富有層次或隱蔽的小型展間,提升展覽的神秘性與可看性。(方郁瑄攝影)      「英國直轄殖民地」區以日本引進的人力車與歷史影片為中心,後方則為巨大的英國人畫像。(方郁瑄攝影)   複合多元的歷史敘事與展示手法 展覽的後半展區:「昭南島」、「新加坡」單元,則在展示、空間及氣氛營造上改以開闊為策略,透過大圖像、寬敞走道,視野內能看到完整展示內容,甚至下一個單元空間,以視覺和空間感知傳達與前半區相異的「國家」想像。   「昭南島」區配合戰爭主題所設計的軍綠迷彩、不規則燈光。(黃柏華攝影)   例如「昭南島」展區的「樟宜監獄」主題,展示手法與「鴉片煙館」復原式的造景迥然不同,該主題以1930年代文物「監獄門」區隔空間,觀眾從走道就能窺見內部。越過監獄門後,展區地上如鐵欄杆般的條狀燈光,搭配巨幅戰俘生活照及相關文物,帶領觀眾想像被監禁的情境。在設計元素的輔佐下,這段困難歷史以「想像」作為展示策略,搭配寬敞的空間設計,為觀眾帶來了更多凝視與思考空間。本展區在時間跨度上僅有3年,卻佔整體展場空間的四分之一,可見國家博物館對該段歷史的重視程度。對於多元族群的新加坡來說,或許可藉由這段傷痛歷史提升國族認同,增進社會團結性。   「樟宜監獄」以監獄門區隔出半開放的展示空間,並透過條狀燈光暗示觀眾內外場所差異。(方郁瑄攝影)      最後的「新加坡」展區更加寬闊,透過各種「大」展示描繪新加坡建國歷程。國家成立要素的展區空間方正,以新加坡國旗紅作為主色,牆面漆紅、地面鋪以紅色地毯,從視覺至地板的觸覺,傳遞出莊重的感受。   「新加坡」區的建國歷史主題空間較大,且格局方正、展件陳列整齊。(黃柏華攝影)   除此以外,令人耳目一新的是2015年常設展更新的重點之一:「新加坡環境綠化政策」展區。博物館透過碩大綠樹、樹蔭般的燈光、草皮地毯、河川氣味的嗅覺互動裝置,打造了街道與公園的視覺造景。強調五感體驗的新展示設計,讓觀眾能細思綠化之重要,連結對新加坡「花園城市」的意象認同。對比前兩展區,後兩展區在寬敞空間中呈現單一主題,讓觀眾更專注於展示子題,並感受時序更迭與國家進展,另一方面也以空間的「大」牽動觀眾的情緒以及對國家的想像。   觀眾可以稍「坐」休息,體會「花園城市」的意象。(方郁瑄攝影)   翻轉印象:新加坡的「小」與「大」     新加坡國家博物館透過敘事方法、空間設計以及展覽情境,創造出內隱式的情境來支持多元的內容主軸,也讓觀眾細緻地接觸新加坡歷史。每個展示空間都有獨特的情境氛圍,並以綜合性的感官刺激,使觀眾踏入每個展區時,彷彿進入展覽所指涉的彼時彼地,留下深刻的記憶。 前半部的展示並陳大歷史與小歷史,以重要人物及事件認識歷史的「骨架」,在相較狹窄的空間中將庶民生活史的「血肉」填滿歷史的縫隙,打造多族群、多元文化的新加坡之始。展覽後半部則在寬闊的空間中引導觀眾在不同情境與時間中穿梭漫步,呈現出「大」的感受。在世界地理印象上的「小」國家——新加坡,透過國家博物館常設展的展示策略,強化觀眾對於不同展區的記憶點,呈現厚實且多元的國家歷程,深刻感受到新加坡之「大」。   展覽後段再次利用情境式體驗,以與一般人最密切的住居政策與居家生活,加深觀眾對「新加坡」這個國家的記憶。(黃柏華攝影) (執行編輯:黃淥)
2024/06/03
再現田野的力量: 日本國立民族學博物館「傳達水俣病」特展
再現田野的力量: 日本國立民族學博物館「傳達水俣病」特展
作者:平井京之介(國立民族學博物館教授) 翻譯:黃淥(博物之島執行編輯) 日本國立民族學博物館目前正展出「傳達水俣病」特展(展期2024.2.1-6.30),以150件珍貴的文物與史料,介紹日本熊本縣水俣地區致力於「傳達」水俣病議題的人們及活動,引導觀眾思考傳達困難歷史的意義。展覽首先以影片讓觀眾認識水俣地區現況,並以水俣病中心相思社歷史考證館、攝影師芥川仁的作品、明神鼻地區的傳承活動與當地行政單位的教育活動等主題,介紹水俣病倡議活動。筆者作為本次特展的策展人,接下來將介紹本次特展的宗旨和內容。   「傳達水俣病」特展入口(平井京之介 提供)   「水俣病」是20世紀50年代到60年代在日本熊本縣水俣市周邊發生的公害病,被稱之為「公害的原點」,數十年來當地的運動團體持續透過展覽、導覽、照片和講述故事等方式,向社會「傳達」水俣病的歷史、受害者的苦難以及公害經驗。本次展覽的目的並非介紹公害與疾病的歷史,更希望觀眾反思:這些不斷「傳達」水俣病議題的人們想表達什麽?他們抱持什麼想法?而我們又能從這些活動中學到什麽? 挑戰公害病及其汙名:日本水俣病事件的博物館實踐 本次展覽的特點,一言以蔽之,就是再現「田野調查」的現場,讓觀眾體驗田野調查的感受。自2005年起,筆者在水俣地區進行了21個月的社會人類學田野調查,考察當地水俣病相關的倡議活動。為了讓觀眾貼近筆者的田野經驗,每個展區的開頭會先介紹田野調查過程中向筆者分享資訊的報導人(informant)資訊,並且播放採訪影像。展板從「我」的視角出發,以第一人稱介紹筆者在當地的見聞與感受,以及與報導人之間的互動狀況。此外,展場中大部分的照片和影像都是筆者在水俣地區實地考察時拍攝的。透過這些設計,觀眾彷彿親自造訪當地,與「我」一起進行田野調查。   「水俣的現在」展區中介紹報導人的個人背景、經驗、性格等,並播放訪談影像。(平井京之介 提供)   接下來介紹展覽的各個展區。首先,第一個展區「水俣的現在」透過美麗的影像展現水俣地區豐富的自然資源與城市魅力。一直以來,因為水俣病的公害歷史,水俣地區帶給大眾相當負面的印象。但是自九〇年代起,水俣地區透過「地方學」調查當地的環境與文化,逐步建立地方特色。透過影像,觀眾得以看見水俣地區努力轉化公害經驗後,脫胎換骨成為環境模範城市。 接下來的展區為「水俣病中心相思社歷史考證館」。相思社是聲援水俣病受害者的NGO團體,「歷史考證館」則是該團體親手設計的展示空間。本次展出了該館代表性的館藏,包括:作家石牟禮道子的《苦海淨土》的手稿(註釋)、水俣灣的汞污泥、1970年代水俣病抗爭運動中別具象徵意義的「怨之旗」等文物,並且說明該館的展板文字風格強烈,充滿對輕視人命的企業與政府的批判。觀眾可以感受到歷史考證館與社會運動緊密結合,重視保存水俣病受害者的生活經驗,是「運動博物館」。   展場陳列水俣病中心相思社的歷史考證館的館藏,包括抗爭標語及當地漁民的生活用品。(平井京之介 提供)   此處也展出「打動人的語言」,羅列水俣病運動中的名言,例如:「熱情就是表明自己的意志」、「不與眼前敵人戰鬥的人,本來就不想戰鬥」等等,讓觀眾感受到言語的力量。 第三個展區「嚴峻的風景」展示攝影家芥川仁的作品。七〇年代末,人們普遍認為「水俣病運動已告終」,芥川仁拍攝了仍然留在水俣地區生活的居民日常。這些民族誌式的影像並非直擊嚴重災情而令人觸目驚心的照片,因此不是倡議水俣病議題時最廣泛使用的影像。本次選擇展示芥川仁的照片,是因為我認為他的影像展現了「殘存」的魅力,凸顯了「失去」的深刻,其中蘊含強烈的傳達力,能引發人們深入思考。   由水俣病受害者的家屬或友人雕刻,用以鎭魂的地藏王菩薩像。(平井京之介提供)   「明神鼻」是緊鄰水俣灣的岬角,也是水俣病受害最嚴重的地區之一。第四個展區「明神鼻」追溯當地的地方記憶,展示為水俣病受害者鎮魂的地藏王菩薩石像「魂石」、當地漁民使用的漁具和生活用具、94歲去世的水俣病受害者大矢三津子的照片和遺物與女兒吉永理巳子的敘述等。   展場以大矢三津子女士的遺物再現了她務農的景象。(平井京之介 提供)   「地方行政單位的教育工作」展區介紹地方行政單位以市立水俣病資料館為基地舉辦「講述部」演講,並且至校園宣傳水俣病的正確知識。至今,水俣地區的孩子仍會在畢業旅行時遭受歧視,甚至有人在職場遭受欺淩。儘管過去環境省、熊本縣政府及水俣市政府等公部門單位曾因為水俣病受害者的抗爭,與運動團體相互對立,但是現在一起為了消除水俣病污名而努力,共同推動教育工作。我們希望觀眾理解這種從對立到合作的演變過程。   展場介紹市立水俣病資料館「講述部」成員的生命故事與私人物件。(平井京之介提供)   特展從筆者的田野調查經驗出發,呈現水俣病倡議活動的魅力。這些倡議活動傳達了公害受災的真實經驗,敘說水俣病患者的想法和生活方式,引起觀眾的共鳴,並且思索生命與自然環境的價值、家人與朋友的重要性、弱勢族群的身份、犯錯與寬恕等議題,進一步反思富裕便利生活背後的隱憂,探究人生的意義。筆者認為,倡議活動之所以能引起觀眾共鳴,是因為清晰地反映出「人性」,同時展現了倡議者的熱情。希望透過本次特展,讓觀眾對水俣地區產生興趣,發現水俣有許多具有魅力的人物,因此想要親臨「田野」,聆聽他們的故事。 開展之後,「田野調查」的展示似乎廣受好評。觀眾在填寫問卷時表示:「再次理解了傳遞困難歷史的意義」、「有種造訪了水俣的感覺」、「以『我』的視角敘述和田野調查的觀點很不錯」。原本擔心展場陳列的採訪影像過多,但許多觀眾仍願意花費時間細心觀看。最令筆者欣慰的是,不少觀眾在問卷中寫到:「一定要去水俣」。這顯示人們似乎意識到,親身前往歷史發生的地方,是一種獨特的理解歷史的方式。 (執行編輯:黃淥) 註釋: 註釋1:《苦海淨土》是1969年作家石牟禮道子撰寫的自傳式作品,以採訪為基礎深入記錄水俣病患者及其家屬的人生,揭露肇事企業和政府的冷漠和推諉。本書出版後迅速引發了社會關注,部分內容更被收錄進日本教科書中。
2024/05/13
朝向文化平權前進! 赫胥宏美術館暨雕塑公園的DEAI委員會
朝向文化平權前進! 赫胥宏美術館暨雕塑公園的DEAI委員會
作者:詹話字(台北當代藝術館研究組組長、2023年傅爾布萊特研究訪問學人) 當代博物館不僅是「典藏物件」的機構,更重視參觀體驗與服務的多元性,以期實踐社會共融與文化近用的理念。美國博物館界重視多元、平等、近用、共融(DEAI,Diversity, Equity, Accessibility, and Inclusion)等價值,2017年美國博物館聯盟(The American Alliance of Museum)成立工作小組,致力將DEAI概念引入博物館機構。該小組於2022年發表的卓越報告(註1)中提出指導方針,讓平權概念落實至博物館工作中。 2020年,美國燃起「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Black Lives Matter),也促使赫胥宏美術館暨雕塑公園(Hirshhorn Museum and Sculpture Garden,以下簡稱Hirshhorn)成立DEAI委員會。本文訪談委員會成員,介紹其運作方式、優勢與發展思維,為臺灣博物館界推動文化平權提供參考。   Hirshhorn自2020年起內部成立DEAI委員會,拍攝者:詹話字。   一起向文化平權出發! Hirshhorn DEAI委員會為志工性質,成員均為該館的工作人員。DEAI委員會聯合主席之一的Adrienne G. Poon女士提及委員會設有兩位聯合主席(co-chair)與一位高級專員,並分為以下四個小組委員會:近用(accessibility)、多語(multilingual)、藝術家主體性(artist identity)以及午餐與學習(lunch and learn)。每位館員至少參加一個委員會,每個月固定開會,所有夥伴猶如登上同一艘船,朝向共同目標前進。 每個委員會各有不同的職責。其中,「近用小組」關注展覽設計的近用性,檢討館內不友善或是無效的展覽形式,並根據多元身份觀眾的不同需求製作「展覽共融性設計策略」,供設計展場時檢驗、參考。「多語小組」則關注博物館中的文字的使用,包括:作品說明牌、語音導覽等內容。副主編Deane Madsen分享他們在製作展覽現場呈現輸出文字或是作品說明牌時,會檢討文字敘述的難易度,也希望呈現英文之外的語言,促進不同文化或族裔的觀眾理解展覽內容。   錄像藝術家John Akomfrah個展《Purple》展間內提供即時動態字幕、紙本字幕等不同版本,座椅也有靠背座椅與懶骨頭等供參觀者選擇,展台高度與結構也考量多元觀眾實際使用需求,拍攝者:詹話字。 Deane Madsen於展覽現場分享展覽的作品說明文字及規劃思維,過程皆由展覽組、設計組與文字編輯等跨部門共同討論確認,拍攝者:詹話字。   Hirshhorn舉辦展覽時,經常要介紹參展藝術家。媒體與表演藝術副策展人Marina Isgro分享參與「藝術家主體性」小組的經驗,表示美術館希望藝術家皆能以自我認同的身份被介紹,小組成員必須具備正確的價值觀與敏銳度,以充分理解藝術家的自我表述,並尊重其主體性,確保其文化及族群背景能被適當呈現。最後,「午餐與學習小組」則著重職員專業知識的培訓。他們定期安排專家學者到館交流,提升員工對DEAI理念的認識與認同。    Hirshhorn展覽現場規劃與觀眾互動區域,陳列相關書籍及藝術家製作藝術作品後的剩餘部分,放置於現場供民眾觸摸體驗及互動   Adrienne強調,DEAI委員會希望廣納大眾的意見。無論工作人員或觀眾,一旦想到提升文化近用的新點子,或者發現違反平權價值的情況,都可以向DEAI委員會提案。一旦審核通過,則成立專案小組,並規劃預算以落實提案。2024年,DEAI委員會針對全體職員進行問卷調查,請員工盤點手邊與DEAI相關的工作項目,檢討執行時遇到的困難,以及所需的協助。   DEAI委員會:對話與協作的平台 DEAI委員會不只是推動平權的任務型組織,也是對話與協作的平台。根據筆者對館員的訪談,歸納其優勢與益處如下: 一、溝通無礙,上達天聽 過去,Hirshhorn的文化平權業務主要由教育推廣組負責,並僅由少數基層人員各自推展,成立DEAI委員會後,由於主管級同事也參與了小組委員會,可確保委員會中的討論事項被充分傳達,也更容易獲得經費或跨部門協助。同時,也可直接向館長匯報,使得業務的推動更加順利。例如:公眾推廣組在第一線接收觀眾意見後,可在「近用小組」中與同事及長官一起思索解決方法,即時改善狀況。   Hirshhorn規劃定時導覽服務,除專員口述解說之外,導覽員會隨身準備大字版的導覽補充資料供民眾參考理解。   二、跨部門知識共享 推展文化近用業務需要不同部門給予專業建議。例如:教育推廣組規劃視障團體導覽時,需要與典藏組確認哪些作品開放觸摸,並瞭解觸摸注意事項,同時須與策展人一起撰寫導覽內容,轉化成口述影像。過往由於本位主義的心態,跨部門協作可能只流於形式,DEAI委員會有效創造橫向連結,成為跨部門的專業知識共享平台,形成更有效的工作方法。   科技輔助參觀系統進入博物館時,需要跨部門同事的彼此專業協作,才能夠達到同時具備知識性、近用性與美感。拍攝者:詹話字。   三、所有人都在 跨部門DEAI委員會的成立,讓所有館員深入理解DEAI的價值,使之有效地落實在工作之中。根據筆者的訪談,Hirshhorn職員對DEAI委員會的態度相當正面,認同其創生的價值,也肯定其有助於凝聚該館的向心力與認同感。如今,所有館員都必須正視文化平權價值,共同參與其中,已免被視為不「酷」的人。   四、關注館員組成的多元性 DEAI委員會也重視組織結構與館員權益,曾經成立「招聘」(hiring)小組委員會,促進館員組成的多元性。聘用多元身心狀態專業工作者能使更多聲音被聽見、討論與呈現,使推動業務的觀點更加全面。「招聘」小組委員會認為除了在網站刊登徵人公告,也應找尋不同的職缺曝光管道,讓不同背景的人也有機會前來應徵。此外,應徵條件內,應註明求職者需尊重多元平權價值,以吸引具有共同理念的夥伴。目前已成功修正Hirshhorn的招聘流程,該委員會也暫停運作,若未來遇到相關問題,也會機動性重啟討論。儘管臺灣的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規定公私立機關需聘用一定比例的身心障礙者,但有些機構寧願支付罰款,也不願意與多元背景的同事共事。DEAI委員會積極調整應聘資格、條件與招募管道,展現追求多元平權的決心。    Adrienne分享關於委員會自成立後運作情形,拍攝者:詹話字。   邁向更美好的未來 Hirshhorn的DEAI委員會透過跨部門整合與平權意識的培養,致力追求社會共融與文化平權,過程中因著大家對於此共同目標與價值的嚮往與理想,讓這座博物館在內容與空間呈現上,都細緻入微地展現對多元觀眾的擁抱。在參觀及訪談的過程當中,館方同仁在分享自身推動近用的能動性時侃侃而談,令筆者印象深刻,實際現場的設計實踐更令人驚艷,他們時刻提醒自己需為觀眾提供多種選擇,以利不同條件及需求的觀眾自在地參觀。例如:在錄像藝術家John Akomfrah個展《Purple》的展間內,策展人Marina設計的座椅、字幕與展台能夠盡可能地服務多面向的觀眾需求,在此同時,卻不會讓少數族群認為是針對他們所做的「特殊」設計。 聯合主席Adrienne G. Poon在訪談最後表示,在推動文化平權的路上,大家必須要認知這是一場長期戰役,同時也沒有絕對的好或壞,一切都是在不斷的嘗試與修正當中逐漸成形,直到DEAI的價值成功地落實至館務之中,也植入工作同仁的意念中為止,DEAI委員都將持續努力。在理想且美好的未來實現之前,必須持續邀請並鼓勵所有人,共同踏上這條看似沒有終點的旅程。即便面對困難與挑戰,但我們都將清楚地感受到:今日的我們已比昨天做得更好。   本文感謝「傅爾布萊特—臺灣文化部藝文專業人才獎助計畫」與「史密森尼美國藝術博物館學術計畫」支持,以及赫胥宏美術館暨雕塑公園多位受邀訪談者的分享。 (執行編輯:黃淥) 註釋 註1:DEAI卓越報告(Excellence in DEAI Report),瀏覽日期:2024/2/27。 註2:身心障礙者定額進用。瀏覽日期:2024/2/27。
2024/05/10
召喚逝者的名字: 美國大屠殺紀念館的教育使命
召喚逝者的名字: 美國大屠殺紀念館的教育使命
  作者:何慕凡(英國倫敦大學學院考古學院博物館學研究所碩士) 美國大屠殺紀念館(United State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USHMM)座落於美國華盛頓特區,自1993年成立以來,其首要任務為傳播大屠殺的相關知識,保存受難者的記憶,並鼓勵觀眾反省大屠殺事件引發的道德和良知問題,進而反思身為民主國家公民應有的責任。對該館而言,「教育」是其重要的使命,希望透過展示與教育活動,激發觀眾以批判性思考面對過去,並反思當下自己的責任。 本文將介紹美國大屠殺紀念館的教育活動,並訪談在該館從事教育工作超過10年的Ann O'Rourke,了解該館的教育方針與教學規劃。O'Rourke畢業於美國印地安納州聖母大學歷史系,2012年以實習生身分進入大屠殺紀念博物館, 2013年開始任職教育相關部門,目前身兼該館專業教育部門以及威廉.萊文家族大屠殺教育部門(William Levine Family Institute for Holocaust Education)專案經理(註釋1)。 美國大屠殺紀念館內部照(美國大屠殺紀念館提供) 接近受難者的故事 美國大屠殺紀念館不僅是典藏與展示史料的機構,更是紀念大屠殺受難者的場所。O'Rourke指出,我們不應該僅將大屠殺視為過去的歷史事件,而要使讓觀眾在日常生活中持續反思歷史教訓。該館在展覽中彙整受害者和倖存者的聲音,同時審視德國社會的執法者和一般民眾在大屠殺這個歷史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正如該館的「教育指南」強調,講述大屠殺事件時,應避免簡化複雜的歷史問題,並將抽象的統計數據轉化為個人的故事,讓觀眾看見龐大的受害者數量背後的情感與記憶,在廣泛的歷史敘事中理解個人經歷的多樣性,唯有如此,博物館才能成為一座富有生命力的紀念場所。   美國大屠殺紀念館的「容顏之塔」展出大量受難者的照片,營造追悼與紀念的氛圍(美國大屠殺紀念館提供)   博物館的展覽呈現大屠殺事件背後的歷史脈絡,並強調以不同視角展現大屠殺,涵蓋了受害者、倖存者與加害者的觀點。博物館的展覽設計成自導式(Self-guided),透過精心規劃的動線,引導觀眾自行貼近並且反思這段黑暗歷史,達到教育的目標。O'Rourke指出,因為議題的沈重性,博物館建議11歲以上的觀眾參觀,也將大屠殺相關的具體圖像陳列在具有一定高度的隱私牆後方,以免讓孩童不小心看到。 在博物館中,受難者不僅是被記憶的對象,更是博物館的核心成員。O'Rourke表示,該館也與受難者合作,曾經規劃他們專屬的志工座位,定期擺放在博物館內,讓觀眾可以與他們直接交流,聆聽受難者的生命故事,深切感受歷史的真實性。此外也會舉辦講座,邀請受難者分享親身經驗。   美國大屠殺紀念館展出大量大屠殺受難者與倖存者的物件。圖為集中營非尤太裔倖存者Anthony Acevedo所捐贈的日記與物件。(美國大屠殺紀念館提供) 除此之外,博物館也積極與學校合作,並簽署了備忘錄,確保每一所美國華盛頓特區的公立高中都會帶學生來參訪,做為其課程的一部分。除了實體參訪,博物館也提供豐富的線上教學資源,讓教師可以遠距把資源帶進教室,傳遞給各地的學生。而館方提供的大屠殺線上百科(Holocaust Encyclopedia),更製作了高達20種的各國語言版本,以供全世界的觀眾查詢,截至2022年底已經有2,570 萬點閱人次。 博物館定期舉辦教師研習,與教師討論如何傳遞大屠殺歷史。(美國大屠殺紀念館提供)   避免悲劇重演:給執法部門的教育專案 威廉·萊文家族大屠殺教育部門的教育計畫自1996以來,持續邀請不同領域的專業人士前來參觀博物館,包括對國家政策具有影響力的執法部門、司法部門、國防單位,以及外交、醫學、教育和宗教領域的專業人士等。 1999年,博物館曾邀請華盛頓特區警察局長Charles Ramsey參觀博物館,局長對於德國執法團隊在大屠殺歷史中所扮演的角色感到印象深刻,並表示:「為什麼理當保護人民的警察會變成納粹極權主義的幫兇?我希望讓部屬了解這些事情」。此後,博物館與華盛頓特區警方密切合作,也協助培訓聯邦調查局(FBI)、美國特勤局(Secret Service)的執法人員。此外最近也與美國國務院國際麻醉品跟執法事務局合作,協助規劃刑事司法人員預防暴行方面的培訓課程以及工作指南。 2010年海軍見習生參觀該館常設展覽(美國大屠殺紀念館提供)   每當專業人士,尤其是執法人員來訪博物館,館員會引導他們仔細觀看歷史照片,或者研讀大屠殺時期的各項案例,了解當時的專業人士如何做出決定。例如博物館曾為有軍方背景的參觀者準備了以下案例:曾有三名連長被命令殺死轄區內的人,有兩名連長聽從命令,但有一位連長選擇抗命。透過這些歷史案例,來討論道德領導(moral leadership)的議題。O'Rourke表示,大屠殺歷史研究顯示,執法部門與軍隊在大屠殺執行上扮演了關鍵的角色。博物館希望透過這些課程,讓參與者省思大屠殺悲劇,了解他們在民主國家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責任,也防範未來悲劇再次發生。 國際交流與國際大屠殺紀念日 自成立至今,博物館積極參與多項國際專案,向世界各地傳遞大屠殺的歷史。根據該館的統計資料,有12%的觀眾是國際旅客,約90%為非尤太人,更有100多位國家元首以及3500多名外國官員曾經來此參訪。館方除了關心二戰期間納粹的大屠殺,也關注如何預防種族滅絕。例如目前館內的特展「緬甸的種族滅絕之路」,就探討了羅興亞人如何從公民變成外來者,成為持續種族滅絕運動的目標,並呈現受難者的證言與影像。   「緬甸的種族滅絕之路」以個人故事讓觀眾認識羅興亞人被壓迫的處境。   1月27日是世界國際大屠殺紀念日(International Holocaust Remembrance Day)。博物館會在這一天舉辦紀念活動,閱讀受難者的名字。館方認為閱讀這些因納粹政權而被殺害的男人、女人、以及小孩的名字,是一種簡單但有力量的方式,讓世人可以記得他們。2024年的紀念日除了宣讀名字之外,也邀請奧斯維辛-比克瑙(Auschwitz-Birkenau)集中營的倖存者Irene Weiss演講,透過這些活動,邀請更多人共同紀念這段歷史。 2024 世界國際大屠殺紀念日影片   大屠殺幸存者Albert Garih 與 Ruth Cohen 於紀念日活動中點亮蠟燭(美國大屠殺紀念館提供) 美國大屠殺紀念館不僅是保存歷史記憶的殿堂,更是將大屠殺歷史的重要性呈現給世人的學習之所。O'Rourke表示,她希望透過多元化的展覽、深入的教育計畫、志工與受難者的分享等等教育推廣活動,讓世界各地的領袖與公民學習面對仇恨,防止種族滅絕悲劇再次發生,以促進人類的生存尊嚴。   (執行編輯:黃淥) 註釋: 註釋1:美國威廉.萊文家族(William Levine Family)於2014年捐款資助美國大屠殺紀念館,支持該館推動國內及海外的教育活動。 根據雷敦龢導讀漢娜·鄂蘭《平凡的邪惡: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審紀實》(施亦如譯,2013: 3)一文指 出:「基督新教傳教士瓦特.麥都思 (Walter Henry Medhurst) 於 1817 年來華,1837 年曾編篡一本中 英辭典,其中採用犬部的『猶』字指稱尤太人,原因是他認為尤太人並非善類,而且中國古代慣 以『犬』部的字稱呼周邊的蠻族,如北方的狄族,因此麥都思刻意不使用天主教原有的『如得亞 (Judah/Jew)』,而選擇犬部的『猶太』,帶有貶低意味。」針對麥都思的觀點,當代許多學者都刻意 採用「尤」一詞以示反對,本文也採取「尤太」一詞來取代「猶太」。
2024/04/29
在展示中彼此照見:暹羅博物館的展示策略
在展示中彼此照見:暹羅博物館的展示策略
作者:黃雯瑜(國立故宮博物院助理研究員) 泰國暹羅博物館(Museum Siam)成立於2008年,是一座互動式探索博物館,隸屬於「國立探索博物館機構(National Discovery Museum Institute)」。該機構由泰國總理直轄,藉由串聯泰國境內各博物館網絡,讓博物館發揮影響力,並且倡導以科技與創新的展示設計,重新看待泰國的社區、信仰、生活方式及在地智慧,讓民眾享受學習的樂趣。暹羅博物館為該機構的首席博物館,是負責達成這項任務的領航單位。 暹羅博物館並未典藏泰國歷史文物,而致力於打造自我學習的場域。該館認為,策劃反映社會並促進民眾參與的展覽,是二十一世紀博物館的使命,並持續以跨學科的策展方法連結過去和現在。常設展「解碼泰(Decoding Thainess)」分為十四個主題,涵蓋歷史物件、宗教信仰、建築形式、飲食、服飾與消費文化等面向,邀請觀眾討論何為「泰國性(Thai-ness)」,將博物館打造成討論社會議題的平台。展覽沒有固定動線,參觀者可自由選擇探索方式,透過豐富素材與開放性提問,解構「泰國性」的刻板印象,提醒觀眾國族認同與文化界線的變動與多元性,並且歸納出自己詮釋的「泰國性」。 暹羅博物館平均每年推出一檔特展,過去的展覽傾向以策展人為中心,引導觀眾「Play(玩)」和「學習(Learn)」,近年逐漸轉向以「物件」為展覽中心,立基於議題(issue),為不同的敘事開闢空間。展示結合社會議題並且支持多元聲音,闡明泰國的複雜性,也嘗試從一般人的生活經驗來評價物件。 2018年,暹羅博物館舉辦了具指標性的特展「照見性別(Gender illumination)」。策展人Chonchanok Phonsing說明,泰國社會基於性別刻板印象或宗教因素,對於性別缺乏理解而導致許多偏見,因此館方以展覽作為媒介,希望減少社會偏見。展覽名稱「Gender illumination」即說明展示理念:性別並非固定的「本質」,而涉及「意識」的問題,且性別是多元的,不僅限於男性、女性的二元分類,藉此激勵人們跳脫性別、外表、角色的規範或框架。   展覽入口意象靈感源自於十七世紀義大利雕塑家Gian Lorenzo Bernini的創作《睡夢中的赫爾馬夫羅迪特斯(Sleeping Hermaphroditus)》,意味著具有雙性、雌雄同體的人。(暹羅博物館提供)   暹羅博物館認為,博物館是屬於每一個個體的場域,應讓每個人的聲音都受到重視。「照見性別」改變以往由策展人掌握展覽敘事的方式,而以「群眾外包(Crowdsourcing)」的方式向社會大眾收集物件,主展場的一百多件展品都是從群眾外包收集而來。這些衣物、鞋子、假髮、飾品敘述了LGBT的自我認同,以及來自家庭、同儕及宗教的反應、對性別轉變的渴望,向觀眾傳達深刻而豐富多樣的故事。   館方展出向LGBT社群收集來的物件。(暹羅博物館提供)   「群眾外包」的策展方式曾引起博物館界的質疑:誰想來博物館看普通人的物件?然而,開展後證實,來自普通人的物品引發眾多觀眾的好奇,正是這些日常物件背後的故事為參觀者帶來了對話與共鳴。許多父母在觀展過程中告訴孩子,他們可以成為任何他們想成為的人,而父母會樂意支持他們。 館方也與LGBT研究人員合作,展示性別相關的新聞與議題,泰國近年持續推動同性婚姻合法化,展場也講述泰國LGBT權益運動倡議者的故事。此外,展場內「性別薑餅人」讓參觀者了解性別由大腦、身體、心靈、器官組成,可以改變且無須遵循特定社會模式的規範。觀者可以透過描繪性別薑餅人(註釋1)來理解自己的性別,並選擇是否將成果張貼在展場中,與其他觀眾分享。   參觀者描繪「性別薑餅人」並分享於展場牆面。(暹羅博物館提供)   展覽最後一區設置了投票箱,邀請觀眾表達對性別議題的意見。問題包含:應該有無性別廁所嗎?同性伴侶應該合法結婚嗎?你介意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戀嗎?父母可以是同性嗎?你會不會投票給同性戀政治人物?有趣的是,投票結果顯示支持度最低的是無性別廁所,館方認為這可能是基於安全考量,也提醒了無性別廁所應該更妥善地設計。   展覽的教育推廣活動安排參觀寺廟壁畫,讓觀眾了解性別多樣性自古已經存在我們的社會中。(暹羅博物館提供)   此次展覽獲得許多性別及人權團體組織的支援,「群眾外包」的創舉則讓普通人因性別偏見而面臨的壓力和不適被看見,引發同情、友誼和支持。社群媒體上,展覽照片被分享超過20萬次,展覽結束後這些回饋和支持仍持續發酵。對於一個國家博物館而言,辦理涉及敏感話題的展覽存在巨大風險和挑戰,館方必須需在不同的社會立場之中找尋平衡。但此次展覽的回饋證實,博物館不僅可以參與社會議題,更能成為推進社會變革的重要力量。 繼「照見性別」展之後,暹羅博物館繼續推出與當代社會議題對話的特展,例如2021年的特展「彩券─隨機幸運故事(The Lottery-Random Lucky Story)」講述彩券起源及運作機制,也探討泰國社會的生活方式、信仰,以及彩券背後的神靈迷信等。暹羅博物館的建築前身為1922年創建的商業部,2022年是建築落成一百週年,該館則舉辦特展「舊建築新面貌(New Take on Old Building)」對自身歷史進行回顧。除了介紹建築構造,也回顧百年來不同時期的功能角色,也邀請群眾創造現在的故事及未來的記憶。 2023年的展覽「快時尚(Fast Fashion)」則反思快速消費時尚產品與保護環境之間的衝突,讓觀眾思考在「我們」和「地球」之間要如何權衡,也不忘提醒每個人都肩負著共同决定未来命運的責任。暹羅博物館透過展覽,示範了當代博物館的核心價值及功能:「探索過去、了解現在、感知文化資產所創造的未來」。   「快時尚」展場 (執行編輯:黃淥) 註釋 註釋1:性別薑餅人(Ginger Bread Person)是一個讓大眾學習性別和性取向的工具。當中的性別概念包括:性別認同、性別表達、生理性別及性傾向等四個構成組件,分別散佈於薑餅人的大腦、心、性器官和外形打扮,清晰展現出性別流動性和多元面向。
2024/04/24
青年協力策展,與土地連結:開箱臺南市立博物館(下)
青年協力策展,與土地連結:開箱臺南市立博物館(下)
作者:謝仕淵(臺南市文化局局長) 臺南這片土地上,有著臺灣最早發展的城市,具有超過400年的歷史特殊地位及文化深度。2023年12月重新開幕的臺南市立博物館(以下簡稱「南博」)不僅透過常設展呈現「我們的歷史」,也舉辦特展開啟新議題的討論,呈現臺南文化與常民生活的過去、現在與未來。經過多方諮詢,南博逐步設定出特展的議題:以「生活誌」系列展覽探索臺南生活的多元面向,關注以人為核心的豐富生活經驗;以「觀世界」系列展覽關注臺南與世界及異文化相遇的課題;以「地方史」系列展覽探討地方社會的互動與運作機制。最後,「未來式」系列展覽則關注各種當代議題,包括文化保存與文化創意行動等,呈現對未來的期待與想像。 自造臺南歷史:開箱臺南市立博物館(上) 生活誌系列特展「𥴊仔‧雜貨‧店」入口意象(圖片來源:宜東文化創意有限公司、臺南市立博物館)   開幕特展「𥴊仔・雜貨・店」 重新開幕的南博,舉辦生活誌系列特展「𥴊仔・雜貨・店」(展期:2023.12.22 ~2024.06.02)。展覽以雜貨店為主軸,透過「老雜進化論」、「商品中的臺南」、「自己的CEO」、「地方記憶的買賣」等議題,從日常生活切入,嘗試翻轉雜貨店的印象,不再將其視為不合時宜的陳舊產業,而是認識人群與地方的入口。 展覽探究雜貨店這種販售品項既雜且多的自營零售店,如何滿足不同人群的購物需求,成為在地資訊的重要傳遞節點。而每間雜貨店都有其獨特之處,可以從商品中窺見全球化對於地方經濟的影響,了解在地產品如何靈活地以雜貨店作為銷售網絡。另一方面,雜貨店中有不少女性經營者,她們不但是獨當一面的老闆,更同時相夫教子、身兼母職。以雜貨店作為切面,可以觀察這些女性如何在兩種身分間轉換游移。 展覽呈現女性經營者的工作經驗與身份轉換(圖片來源:宜東文化創意有限公司、臺南市立博物館)   雜貨店作為至今尚存於臺南各地的基層商業機制,以此作為特展主題,可以發展出對於臺南社會多元性的整體觀察,更重要的是,也得以邀請各地的市民朋友共同參與實作。博物館在轉型之初,便決定採取協作方式,自2020年起邀請志工與學生參與雜貨店調查,幾年來,共有超過十個學校的學生參與了這項計畫,探詢臺南37個行政區的雜貨店。透過實作策展課程,將公眾協作成果納入特展,成為與市民共構的展覽。對於臺南的新生代而言,調查成為重新認識附近雜貨店的契機,使他們反思臺南這塊土地與自己的關係。在年輕學子的記錄與觀察之下,也讓臺南的文化魅力,被賦予一些當代的新視野。 「𥴊仔‧雜貨‧店」特展一隅(圖片來源:宜東文化創意有限公司、臺南市立博物館)   協力機制的構建與開展 協力與自造是「南博」博物館方法的核心。在休館期間,南博發展出「南博特調員」與「客座策展人」等兩種方法,讓協力精神化為持續運作的機制。首先,南博透過「南博特調員」的行動,從2021年開始與志工、高中生、大學生合作,經由課程引導參與者探索議題,以小而美的微型展示箱為載體,共同完成策展行動。過去三年來,南博曾經以館藏文物、雜貨店、教育史乃至於原住民等議題進行策展,並在高中與大學、博物館節、社造成果展等不同的平台中展出。前述開幕特展也正是南博特調員共同努力的成果。 「開箱臺南」南博特調員以微型展示箱為載體分享調查成果(圖片來源:臺南市立博物館)   如果說,「歷史建構」是一段協商、對話並共尋未來的歷程,南博特調員就是重要的協力機制,藉此建構多元文化,引導公眾協作、開放詮釋,推動歷史公共化,同時也讓參與者建立起跟社會與土地之間更緊密的連結。 玉井工商學生化身南博特調員,從不同角度認識淺山家鄉(圖片來源:臺南市立博物館)   其次,臺南人文薈萃,許多學者及民間專家針對不同的文化領域做出豐厚的研究。南博透過「客座策展人」的機制,邀集臺南各領域的專家參與,將研究內容以易於理解的方式,轉譯並分享給社會大眾。2022年,南博首次邀請文史研究者張耘書擔任客座策展人,以工藝為題,推出「臺南藝宿私藏櫃」微型展示,並於六間在地民宿展出,呈現臺南常民生活軌跡。 「藝宿私藏櫃」民宿老闆化身策展人分享臺南在地知識(圖片來源:臺南市立博物館)   在策展的過程中,專家透過展示腳本的撰寫,向大眾提供專業的知識觀點;而博物館則藉由展覽,形構出多元立場。換言之,「客座策展人」建立起「一起發聲」的管道,讓館外的歷史研究社群共同參與策展行動,而博物館因此成為一個開放的平臺,豐富對臺南歷史的認識。 南博的願景 2024年正值「臺南400」之際,對文化古都臺南而言,其文化願景不僅是守舊與復古,而是在豐厚的歷史與文化基礎上開展社會對話,進而形塑城市的文化特色,強化市民的認同感,共同探究城市的未來。因此,重新開館的「南博」,應思索如何依靠博物館實踐來追求城市願景,這必須依靠博物館技術產生實質的作用,涉及典藏研究與展示教育等博物館技術的開展,也是博物館前後台如何搭配運作的基本功。 再者,南博重視協作、對話等參與性價值,與當代博物館定位為社會溝通平台的理念相互呼應。南博強調每個人都是文化古都保存歷史與文化的一份子,而不同社群是過去歷史活動與當代歷史建構的主體。應讓過去與當代彼此呼應,並且強調人在其中的能動性,進而在博物館技術成熟的條件下,共同推動城市文化願景的實現,讓「南博」成為一座具有社會行動與議題論述等能力的博物館。 (執行編輯:黃淥)
2024/04/15

推薦關鍵主題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