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部-博物之島 RSS訂閱https://museums.moc.gov.tw/文化部-博物之島https://museums.moc.gov.tw/Notice/NewsDetail/81ace426-4e75-45a7-8535-0628bf848a5d美國博物館聯盟《趨勢觀察2019》 作者:陳瑋彤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碩士生) 美國博物館聯盟 (AAM) 博物館未來中心發表《趨勢觀察》(TrendsWatch) 年度預測報告,探討新興趨勢及其對社會和博物館的意義、博物館如何應對及界入這些議題。2019年五大主題包括: 真相、信任、假新聞 進入後真相時代,大眾對政府、媒體、學術界、產業界、甚至非營利組織的信任度都處於歷史上的低潮期,比起客觀事實,訴諸情感或信念更能影響今日的輿論。博物館作為公眾信任的資訊來源,除了維持及鞏固原有的信任基礎,也有責任幫助社會重新建立一套辨識虛構與事實的標準。   區塊鏈 (Blockchain) 區塊鏈技術於十多年前開始發展,過去一年出現爆炸式成長,應用層面遍及難民援助、教育資格認證、物源追蹤等,改變了金融、房地產、貿易、航運和教育等產業的運作方式。區塊鏈在博物館可應用在典藏管理數位化及線上藏品版權交易等,未來的博物館從業人員必須具備相關技能素養。   去殖民化 殖民遺產仍然深植全球文化、政治及經濟體系之中,有待國家、組織及個人努力去打破殖民主義及白人優越主義在知識界的建構與其主導地位,消除剝削與傷害。去殖民化常須經歷漫長、緩慢、痛苦、難以完美的過程。博物館扮演記憶管理者、社會良知及治療者的角色,有義務引領民眾反思歷史的黑暗面,協助社會建立公平公正的運作模式。   無家可歸與居無定所 居住問題與街友的成因複雜且棘手,它與健康、教育、就業、社會及經濟流動等關鍵的社會問題互相交織,也因爲財富、機會與獲取的不平等而加劇,為個人及社會帶來了巨大的經濟負擔。博物館有責任保障弱勢群體亦能充分享有文化公民權。   自我關懷 社會有賴每個人努力,讓世界變得更美好:在不公義面前站出來說話、在集體行動中付出、關心其他有需要的人。但這些工作亦有其令人疲憊、虛弱和受創的一面。不論是個人或機構,皆應積極實踐自我關懷/照顧,預留時間空間以保持或恢復身心靈的健康。   今年五個主題看似彼此無關,其實相互扣連。如區塊鏈技術可應用於打擊假新聞、重建社會信任系統、並為居無定所的人提供服務,成為對抗社會和經濟不公義的利器;許多無家可歸或居無定所的問題可歸根於殖民歷史種下的結果,而自我照護可為機構或個人幫助社會走過療癒程序的幫浦。 https://museums.moc.gov.tw/Notice/NewsDetail/29b2a1e5-08bf-4085-a7f5-09a7f1e0565c培養兒童觀眾與小藝術家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舉辦兒童藝術導覽團撰文:林怡瑄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碩士生) 第一屆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2019年1月17至20日於南港展覽館舉行,展出全球共90間頂尖畫廊的藝術作品,作品形式包含平面繪畫、雕塑、攝影、錄像、裝置藝術、參與式藝術等,呈現方式多元。主辦單位並與「Little Art 天才巧克力幼兒塗鴉空間」合作舉辦兒童藝術導覽團,希望拉近藝術作品與小朋友的距離,或能讓孩子愛上創作,覺得藝術是件有趣的事。 當代藝術作品關注社會脈動和反應生活狀態,兼具啟發性及趣味性,導覽團以設計問答帶領兒童用不同的視角觀看詮釋藝術作品,並安排賞析精選作品,參加的小朋友可以發下的手札寫下作品觀察紀錄與作畫。活動時間為45分鐘,每場有人數限制,循針對兒童規劃的動線進行。 藝博會可讓兒童能夠學習、欣賞各個來自全世界的藝術作品,但兒童參與的時間長度不宜超過一小時。筆者觀察比較現場參加導覽團與未參加的兒童,前者多表現興奮與好奇,對藝術感興趣之餘亦能自制而不躁動,未參加的兒童則容易失去耐性,多呈現較負面的情緒狀態。藝術博覽會最大目的在於提供收藏家欣賞與購藏藝術作品的空間,作品擺設高度不是針對兒童設計,休息區長椅亦顯不足,此外,挑高的金屬鋼架、強烈的燈光照明、熙熙攘攘的人群、大量的資訊和刺激,都對兒童造成負荷。 主辦單位相信兒童在參觀藝博會後,會對於藝術創作、日常經驗有更多啟發和想像。然而這樣的理想除了藉助像導覽團這樣的活動,亦須有整體性兒童友善的規劃才能達到。 更多資訊: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ARTouch (2019.1.22) 【2019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專題 聯合國兒童基金 兒童友善城市倡議行動 首圖來源   ♦本篇新訊將同步刊登在中華民國博物館學會國內外資訊 https://museums.moc.gov.tw/Notice/NewsDetail/f62ff918-7b7a-4bd2-8962-01702a3c058b為什麼故事對孩子的學習很重要?撰文: 王惇蕙 (國立歷史博物館教育推廣組) 故事,是人們最常使用的溝通方式:繪本、舞蹈、圖像、音樂等,都是故事呈現於世人眼前的方式。過往許多學者指出,故事深刻影響著孩子的文化理解、性別角色。閱讀故事,促進孩子發展讀寫能力,也傳遞了信念 (beliefs)、價值 (values)、態度(attitudes)、社會規範(social norms)。 故事「如何」形塑孩子對真實世界的認知?Peggy Albers 提出3點: 傳遞性別觀點 研究指出,孩子在5歲前會發展出性別、種族等認同,5歲前讀的故事,裡面的文字、圖像,都將影響他們對性別的觀點,並且難以改變。Albers接續這個研究,以3年級的孩子為對象,用6週的時間閱讀和討論不同故事中男性、女性的角色,請孩子把今日兩性實際狀況填入、重新書寫- 比方說,女性可以出外遊玩或工作等。接著,讓女生和男生分別猜測並畫出彼此有興趣的事情,結果仍不脫性別刻板印象- 男生認為,女生想當住在城堡的公主,等待騎著龍的男性搭救;女生認為,男生喜歡在戶外活動,適合當運動家、冒險家等。 採取實際行動 故事可以影響孩子對世界各地人、事、物的觀點,也可以讓孩子採取行動,造成改變。Kathy Short曾讓200個5年級的孩子閱讀有關人權的書籍,深受感動的孩子們,即使小小年紀,亦開始思考如何為社區、學校帶來改變。 令他們深受激勵的故事,是兒童人權鬥士 Iqbal Masih 的真實生命經驗(他在12歲遇害身亡)。孩子透過故事,思考人權迫害、缺糧飢荒等議題,並創造了社區小農田,提供當地食物銀行使用。 建構跨文化視角 今日,世界多元性透過各種形式的媒體,融入人們的生活。當孩子閱讀其他國家孩子的故事,如 Iqbal Masih,他們會從中獲得新的觀點,也能連結當地脈絡思考。 故事可以影響孩子對世界各地人、事、物的觀點,也可以讓孩子採取行動,造成改變。Photo by anwar siak (via flickr; CC BY 2.0) 在臺灣,許多博物館、美術館皆以出版品傳達相關知識,讓孩子對藝術家、藏品等有所認識,或藉出版品傳遞價值,如近年國家人權博物館所提「人權繪本建議書單」- 面對較為陌生的人權議題,繪本可為孩子的媒介,引發後續思考和行動。 https://museums.moc.gov.tw/Notice/NewsDetail/d4cc5889-c744-4bf7-98b0-001771b0032d國際海事博物館協會 ICMM撰文: 陳瑋彤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碩士生) 國際海事博物館協會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Maritime Museum, ICMM) 是國際博物館協會ICOM的附屬組織,集合了世界各地200多位海事博物館專業人員,每兩年舉行一次的國際會議,透過研討會、座談和實地考察,就海事博物館有效運作方式及相關研究成果切磋砥礪。ICMM制定了船舶記錄保存準則及水下考古指南,並為不同規模的博物館會員提供船舶和船隻保護技術、館藏或人員交換、借展、規劃、研究、教育、公關和供應品採購等專業協助,亦致力促進公眾的海洋保護意識。 ICMM創立於1973年,係當時美國神秘海港博物館 (Mystic Seaport Museum) 館長Waldo Johnston及英國格林威治的國家航海博物館 (National Maritime Museum, NMM Greenwich) 館長Dr. Basil Greenhill共同發起,ICMM現任主席Stephen White亦為神祕海港博物館執行長。ICMM首次亞洲會議在2015年於香港海事博物館舉行,以「瀚海寰聯」(Connections) 為題,探索東西方的海事文化,藉由開啟跨文化對話促進跨地區的館際交流與合作。 2019年第十九屆國際海事博物館協會會議將於9月15日至20日在瑞典斯德哥爾摩及芬蘭的Mariehamn兩地舉行,主題為「讓船開得更快」(Making the Boat Go Faster),海事博物館尋求保持社會相關性、永續成功經營,並提高效率的創新方法。會議短篇論文徵稿至3月1日,邀請各地海事博物館分享所面對的挑戰、應對方法及正在進行的新計畫。 建造於1903,今泊於芬蘭瑪麗港 (Mariehamn, Åland) 的古帆船 Pommern, 為當地海事博物館的博物館船 (圖片來源) https://museums.moc.gov.tw/Notice/NewsDetail/abc11633-399f-453c-8a47-09a7bcfe10fc2018:博物館的道德挑戰年撰文: 路耘 回顧2018年博物館界發生的重要大事,除了不幸的巴西國家博物館大火外,文物返還、#MeToo 運動、資金來源等道德爭議,皆促使各國政府與博物館正視並採取行動。 法國總統馬克宏於2017年在布吉納法索發表演說時,以「歐洲殖民罪行」討論文物返還的可能性。承諾將在五年內暫時移置或永久歸還屬於非洲國家的典藏,自此開始與貝南共和國(Benin)總統共同委任專家進行評估。2018年11月公佈此項評估報告,此舉動在歐洲博物館引起漣漪效應,因其多數異國珍稀藏品或疑似非法取得,或來自殖民擴張時期的掠奪,皆有正當性之疑慮。 倫敦的 V&A 博物館在2018年也加入文物返還的討論,館長Tristam Hunt對V&A來自衣索比亞的館藏提出了另一種形式的歸還,建議將文物所有權歸還衣索比亞,但請衣索比亞同意將文物長期借展V&A。 除了文物返還議題,博物館的贊助資金來源亦受檢視。2017年媒體揭露V&A重要贊助者之一Sackler家族支系的藥廠製造高成癮性鴉片類藥物OxyContin,反處方藥成癮團體PAIN (Prescription Addiction Intervention Now) 除了要求這些素具名聲的文化贊助者將財富投入美國止痛藥成癮問題之防治,亦呼籲所有博物館拒絕這些來源的捐助。 位於海德公園的Serpentine Sackler Gallery一隅 (Giogo@wikimedia, CC BY-SA 4.0),此一歷史建物增建案由建築師Zaha Hadid負責。大西洋兩岸接受Sackler家族捐助的藝術及教育機構不計其數,在倫敦除了V&A與蛇形藝廊,泰德美術館、倫敦博物館、國家畫廊、國家劇院、莎士比亞球形劇場、Kew Gardens 等都有以Sackler為名的廳廊。 2018年的 #MeToo 行動除了讓相關人辭職與停職處分,隨著性騷擾或不當行為之指控大量發生,展覽內容亦受影響,博物館界開始覺醒或檢討該如何詮釋具爭議背景的男性藝術家- 如畢卡索及席勒的作品。藝術界行動團體「游擊女孩」(Guerilla Girls)直指問題的癥結在大家相信「藝術凌駕於一切」。 游擊女孩以藝術家Chuck Close為素材的2018年新作-「三種博物館說明牌的書寫方式」,Copyright © Guerrilla Girls, 圖片來源 Courtesy guerrillagirls.com 2018的代表數字是:兩千萬。這是具兩百年歷史的巴西國家博物館跨11,000年歷史的館藏件數,因巴西政府的忽視,該館成為十年來該國連續數起文化機構火災之一以及近期最慘痛的犧牲者,估計近九成館藏付之一炬。雖然館員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及來自全球各地的修復資源全力搶救僅存文物,2019年元旦即將上任的極右翼準總統Bolsonaro 卻質疑將納稅人的錢投入此舉的意義,其參選時甚至提出要解散或合併文化部的主張。 「博物館最糟糕的作為就是塞住耳朵,並希望煩惱消失無蹤。」這句話出自紐約的性博物館 (Museum of Sex) 策展顧問Maggie Mustard之言。面對#MeToo浪潮,多數館所選擇取消展出爭議性作者的作品,而Mustard在處理2018年遭其合作對象控訴的日本攝影師荒木經惟展覽時,選擇將荒木受指控的內容與被攝者的故事加入展覽說明。無論何種做法,這句話都值得博物館在各種議題上作為警鐘。 https://museums.moc.gov.tw/Notice/NewsDetail/561f8592-5c1d-4bea-aa90-0449cc29cf49為博物館的座椅發聲!4個博物館配置座椅的好理由王惇蕙 (國立歷史博物館教育推廣組)  近來流傳「久坐的危害不亞於吸菸」的說法,「久坐」這件事一般也不為博物館所樂見。人們往往可以在博物館的大廳、通道找到座椅,卻很難在博物館展場找到可以坐下來的地方。任職於展示設計公司Luci Creative 的 David Whitemyer 認為「坐」能讓觀眾的博物館經驗更為美好,他提出了4個博物館應該在展場配置座椅的理由: 讓身心靈「慢下來」 因參觀博物館而產生的疲勞確實可預見,觀眾在數小時的站立、行走、思考後,身心靈需要緩和。在展場中提供更多座椅,不只讓觀眾舒緩身體的疲憊,也鼓勵他們放慢腳步:停下、觀看、思索。   把座椅納入展覽「規劃」範疇 1975年,波士頓美術館(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推出「請坐計畫 」(Please be seated),讓座椅成為博物館中美感與實用兼具的物件。作者認為各類型的博物館都可將座椅納入新展覽的規劃中,並同時配合展覽中的材質使用、工務配置等。更好的狀況是,在展覽設計之初,座椅就能和顏色、燈光等展覽設計得到同等程度的關注。   鼓勵觀眾「社交」 連鎖咖啡廳打造的環境與氛圍,鼓勵人們在此處理接案工作、非正式會面等。博物館可參考此經驗,讓觀眾毫無壓力地使用博物館設施;或是以座椅打造「社交空間」,讓參觀民眾、尤其是會員在博物館可擁有如航空公司貴賓室般的尊榮感受。   掌握「近用性」原則 近用性是博物館將座椅排除於展間外的原因之一;就算有座椅,也是具有靠背、扶手,符合ADA規定的樣式。作者提供ADA 903規章和史密森機構(Smithsonian Institution)關於公共座椅的準則,讓博物館在座椅的規劃上,既符合近用性原則,也能在館內、館外提供足量座椅予觀眾使用。   關於座椅的議題隨著友善平權的趨勢,逐漸受博物館重視。臺灣也有博物館(如國立臺灣美術館、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奇美博物館等)提供或配置輕便的折疊式座椅,目前使用的觀眾以樂齡與特殊需求者居多,然而David Whitemyer提出的四大理由,其實也是小朋友、年輕人等多元觀眾需要使用座椅的原因。期盼未來人人皆可「坐」在臺灣的博物館,享受博物館的舒適氛圍,創造博物館的美好經驗。 曼徹斯特Whitworth Art Gallery大廳一隅:座椅 (左方摺凳) 如同導覽摺頁和地圖,是人人可取用的配備(辛治寧/攝) 曼徹斯特Whitworth Art Gallery大廳一隅:以「創意學習」為主的藝術野餐籃(Art Hampers),鼓勵觀眾帶入展場使用,一旁也不忘提供自由取用的座椅(辛治寧/攝) https://museums.moc.gov.tw/Notice/NewsDetail/2d0f39c7-0ef1-4f18-b852-039855818f49挑戰中世紀刻板印象:加拿大國家歷史博物館展示策略撰文:陳佳利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博物館研究所教授) 2018年,加拿大國家歷史博物館 (Canadian Museum of History) 推出〈中世紀歐洲–權力與光輝〉展 (Medieval Europe – Power and Splendour)。該展由大英博物館策劃、加拿大國家歷史博物館協力,應用豐富的色調與精緻的文物挑戰觀眾對黑暗世紀的刻板印象,並引領觀眾重新思考中世紀對當代的影響。〈中世紀歐洲〉展呈現以下幾個主題:中世紀的形成 (The Formation of Medieval)、皇家權力 (Royal Power)、天堂寶物 (Heavenly Treasure)、宮廷生活 (Courtly Life)、城市生活 (Urban Life) 及中世紀遺產 (The Legacy of Medieval),探討中世紀政治、經濟與宗教等各個面向。  中世紀向來給人黑暗世紀之印象,導致大眾忽略其對現代歐洲與當代社會的影響力。而本展示開宗明義就點出雖然中世紀早期缺乏文字紀錄,但保留了許多精緻的文物與雕刻,展現了相當的財富與品味。其次,展覽應用色彩鮮明與多變的燈光,給觀眾帶來不同的視覺享受,直接顛覆觀眾對中世紀的黑暗想像。例如,宮廷生活展區以藍色與綠色的光影交織,說明中世紀的騎士精神與宮廷愛情的禮儀 (下圖)。而皇家權力區應用環形劇場 360度影像聲光變化,讓觀眾沉浸在中世紀不同年代與場景氛圍中,包括自然的晨昏風景、教堂的興建、聖女貞德的英姿等 (首圖);展區中心則設有電腦互動裝置,觀眾可以點選不同國家與年代的歷史人物,了解其生平經歷與故事。最後,展覽也說明中世紀留給當代的遺產,包括大學的設立、大憲章的簽署、19世紀歌德建築的復興、朝聖之旅以及家徽紋章學,其中大學的設立影響全世界,包括臺灣的高教體系,可說是影響深遠。 宮廷生活展區以藍色與綠色的光影交織,說明中世紀的騎士精神與愛情 (攝影者/陳佳利) https://museums.moc.gov.tw/Notice/NewsDetail/b35b61bb-813d-478e-b007-01be5fb1072e克利夫蘭美術館的轉型:以公眾參與共築包容與多元的未來 撰文:王惇蕙 (國立歷史博物館教育推廣組) 博物館如何落實「多元性 (Diversity)」和「包容性 (Inclusion)」呢?你、我、他對於這個議題有各自的見解與期待。 2018年9月10日在NPQ發表的文章 (A Museum’s Transformation: Cleveland Museum of Art Goes Deep for Inclusion) 指出,克利夫蘭美術館 (The Cleveland Museum of Art,CMA) 在2017年用了9個月的時間,辦了100多場的會議,和超過400位住在克利夫蘭的民眾,討論「對我而言,多元性、包容性是什麼?」「博物館怎麼落實多元性、包容性?」百款人百款建議,讓克利夫蘭美術館蒐集到許多的好點子,並把成果化成可具體實踐的內容,出版19頁的報告(For The Benefit of All: The CMA’s Diversity, Equity and Inclusion Plan)。在報告中,克利夫蘭美術館從藝術 (Art)、空間 (Place)、觀眾 (Audience)、資源 (Resource)、組織文化 (Organizational Culture) 等五大面向,討論能提供觀眾哪些有感的多元性、包容性博物館經驗,舉例如下:  藝術 (Art):結合藝術和時下流行的議題、事件,拓展博物館服務範疇,讓博物館與觀眾有更強的連結。  空間 (Place):透過社群團體合作、參與方式,改善博物館戶外空間的使用條件,讓觀眾都可以享受與使用。  觀眾 (Audience):首次來訪或是非常態性來訪的觀眾,將發展有效益的行銷手段,讓他們有機會成為博物館常客。  資源 (Resource):和不同的供應商合作,提供觀眾更多的選擇。  組織文化 (Organizational Culture):成立多功能、跨部門的團隊,監督與建議博物館多元性、包容性的實踐。 自許成為「博物館的大咖」,克利夫蘭美術館系統性地蒐集觀眾的需求,把「博物館如何完成大眾許下的多元性、包容性願望?」執行步驟、未來願景都寫成了白紙黑字。就博物館觀眾的立場來看,當然希望這不只是文宣,而是和博物館的約定,期盼這些內容一一實踐,共築「多元性」和「包容性」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