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文化部
博物之島 MUSEUMS

新訊

東南亞織品藝術盛宴 博物館作為文化展示場域
東南亞織品藝術盛宴 博物館作為文化展示場域
撰文∕攝影:田偲妤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碩士生) 博物館的展示功能,除了關注典藏的呈現與敘事規劃,不同文化脈絡下形成的人事物,同樣也藉由展示來達到文化交流、情感聯繫與商業合作等目的,讓當代博物館的展示樣貌更加多元。2018年10月6日至7日於國立臺灣博物館南門園區舉辦之「蠟染之美—東南亞織品藝術盛宴」,即是博物館作為公共開放空間,藉由織品技藝,展現印尼及菲律賓文化之典範。  活動為期兩天,6日由「東南亞織品藝術論壇」開場,上午場的主題為「從傳統到現代:菲律賓本土與殖民文化的融合」,邀請菲律賓藝術家Mario Subeldia與Victoriano Realino II,介紹菲律賓的傳統織品技藝,受殖民文化與當代元素影響後,產生什麼樣的融合與創新。   下午場則邀請世界印尼僑民聯誼會台灣分會謝佳微會長 以「印尼織品藝術的多元發展」為題,介紹印尼蠟染 (Batik) 技藝,展示不同身分、慶典與地區所對應的顏色和紋飾。蠟染也受到中國、阿拉伯等外來文化影響,出現萬字、祥雲及書法的圖騰,顯現印尼族群組成的多樣性。  謝佳微會長與台下觀眾互動,介紹各種蠟染圖騰的起源與涵義。 (攝影:田偲妤) 7日則由印尼「蠟染藝術節」接續登場,多位新住民、新二代、移工與台灣朋友,藉由印尼傳統舞蹈表演、蠟染服裝秀 (圖2)、蠟染技藝體驗 (圖3)、蠟染服飾試穿,以及東南亞美食市集,向台灣觀眾介紹印尼文化,並在工作和求學之餘,一解鄉愁及聯繫情感。   印尼新住民、新二代、移工與學生盛裝打扮,展示印尼傳統舞蹈與風格多變的蠟染服飾。 (攝影:田偲妤) 蠟染技藝體驗,用蠟染筆裝取鍋裡的蠟液,蠟液會從筆的尖端流出,可描繪於布面上。 (攝影:田偲妤) 國立臺灣博物館近年致力於東南亞社群的關係聯繫,協力舉辦「新住民服務大使計畫」、「南洋味‧家鄉味特展」、「蠟染藝術節」等活動,讓博物館場域不再高不可攀,成為接納多元族群,並提供其展示機會的友善場域。       
2019/07/24
平權社會的第一步 從關心措詞開始
平權社會的第一步 從關心措詞開始
撰文: 陳德如 荷蘭物質文化研究中心於2018年6月28日發表了一份供博物館界參考的線上手冊 Words Matter (暫譯: 措詞之重要),根據中心主任暨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教授Wayne Modest,我們關心措詞,是因為我們承認、瞭解語言帶來的影響,無論我們言語所指示的個人或社群對我們的社會是否有歸屬感,它能令所指對象感受到社會對他(們)是排擠還是接納,字詞之使用關係到它所代表的對象、以及它對所指對象之認可與尊重。 語言代表了我們的視角,呈現觀點,因此我們不能自認無辜、任性地使用它們,它們鑲埋於我們置身的社會當中,博物館身為社會之一員,其所典藏的標的以及其展示所吸引的觀眾本身就呈現了同一個結構下的觀點。多數博物館也許以其展示客觀、科學、中性自詡,而不覺其展示說明所使用的裡的「我們」、「他們」、「這」與「那」等字詞即已呈現了何為我者與他者的觀點。 這份未完成手冊涵括了博物館實務界常用字詞裡最受爭議者,它們也常是日常用語。這份手冊仔細檢驗了這些字詞的歷史,意義如何隨著時代流變,而今日是如何被理解與使用。 博物館扮演公共角色,雖然力求保持中性並呈現不偏頗的觀點,卻同樣是社會的一員,在語言的使用上難以自絕我們習以為常的使用脈絡,以致我們可能不察言語視角裡所隱涵的貶意與對所指對象之拒斥-被摒除於「我們」之外,由於博物館擔負傳遞知識的使命,必須時時自省、保持警覺,即便絕對客觀實不可能,仍要儘量避免成為權力結構之共犯,謹慎措詞可以是終結單一視角/ 歧視,邁向平權社會的開始。   Words Matter 涵括了博物館實務界常用字詞裡最受爭議者,也提供用字建議,如棄用「奴隸」(slave) 一詞,改用「被奴隸的人」 (enslaved person) ,以 ‘people of color’ 替代 ‘colored people’ 等。
2018/11/28
臺灣漫畫的過去與未來
臺灣漫畫的過去與未來
撰文/ 攝影: 張議軒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碩士生) 文化部為扶植臺灣漫畫產業,將於臺北市華陰街36及38號二連棟四層樓舊建物成立臺灣首座『漫畫基地』,作為臺灣漫畫人才的創作、展示行銷空間,並於基地啟動前策劃一系列活動 (前導特展、臺灣原創漫畫跨域媒合會等),發崛優秀的臺灣作品。 漫畫基地的首檔展覽主題為「臺漫時光機-畫武談俠」,展覽爬梳臺灣60年代的武俠漫畫發展,以當時擁有豐富創作量的陳海虹、葉宏甲、游龍輝、淚秋、許松山、范藝南、蔡志昌、洪義男、紀慶堂、綠田等漫畫家的作品、珍貴手稿及史料,帶領觀眾瞭解臺灣漫畫先鋒的創作風格,回顧當年的漫畫期刊熱潮。 「臺漫時光機-畫武談俠」前導展現場   臺灣漫畫產業曾因「漫畫審查制度」的頒布,導致漫畫創作發展停滯,並產生世代斷裂  (周文鵬,2007)。歷經1985年的黃金發展時期、1987年《編印連環圖書輔導辦法》解禁一系列審查規章並引入境外作品,臺灣漫畫創作的題材與內容逐漸受到日本文化影響,爾後又因1990年代全球政經情勢劇變、市場萎縮,導致創作生態與敘事特色無法鞏固,臺漫日漸消逝。 時至今日,由於「文化創意產業」蔚為風潮,以及2017年聞名海內外的臺灣漫畫家– 鄭問先生驟逝,使得政府與社會大眾再次關注臺灣漫畫的扶植,各界對於復興臺灣漫畫以及漫畫基地、漫畫博物館的落成抱持著許多期待與想像。 從漫畫基地今年(2018) 六、七月位於華山文創園區中四館二樓的前導特展而言,展覽旨在帶領觀眾感受本土漫畫的歷史與能量,共分三大主題,分別以日治時期與戰後臺灣漫畫所受到的各方影響與年代紀錄、武俠漫畫興盛時期的重現,以及跨界至電影、電視劇、舞台劇之武俠漫畫與新生代武俠漫畫作品,吸引觀眾認識武俠漫畫的箇中趣味與創作精神。配合即將落成的漫畫基地與漫畫博物館,思考漫畫文學該以何種姿態進入博物館場域?除以「漫畫為臺灣的集體記憶之一」之論述外,若能以漫畫的體裁、風格及美學角度切入,藉由博物館的典藏、教育功能,帶領大眾認識漫畫,進而欣賞漫畫文學的美與文化價值,將能充分體現漫畫博物館的定位與功能所在。   「臺漫時光機-畫武談俠」前導展現場及互動裝置  
2018/11/28
泰國足球隊受困的睡美人洞將成為 Living Museum
泰國足球隊受困的睡美人洞將成為 Living Museum
撰文:田偲妤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碩士生) 泰國「野豬」足球隊12名隊員和1名教練為了替隊員慶生,於2018年6月23日進入泰國北部清萊府「睡美人洞」(Tham Luang cave) 探險,隨後受困洞中長達18天。幸得世界各地的搜救部隊、醫療小組和專業潛水員協力救援,期間一名泰國海豹部隊隊員還在運送氧氣瓶的途中不幸罹難。在氧氣濃度降低和雨季即將來臨的危機中,受困者終於在7月10日 (2018) 全數脫困。 泰國清萊省首長 Narongsak Osottanakorn 在記者會上表示,未來「睡美人洞」區域將會變成一座“living museum”,藉由設置互動式的資料庫,展示洞穴的神秘傳說、足球隊員的故事和救援任務過程,預期日後將會成為泰國另一個重要的觀光景點。  災難現場、戰地遺址、地理奇觀等場域,因本身即富含歷史、自然與教育意義,直接規劃成博物館的案例在國內外皆相當盛行。例如台中市霧峰區的「921地震教育園區」即是將發生在光復國中內的斷層錯動、校舍倒塌、河床隆起等地貌原地保存,讓觀眾可以走在實景間,親身感受災難發生的瞬間,成為地震教育的活教材。 這類 living museum 能讓觀眾在原始脈絡下,了解戰爭事件的來龍去脈或自然災害的發生原因,強調實際走入現場、體驗當地環境,因此在初期規劃和後續維護上,必須拿捏空間地貌的維護與安全措施的架設。以金門翟山坑道為例,觀眾走在人工開鑿的花崗片麻岩洞穴間,腳下是與大海相通的活水水道,配合動線上的說明牌,可以了解坑道的地理環境、開挖歷史與戰備用途。在此同時也必須確保觀眾的安全性,因此提供安全帽,架設了燈光、欄杆、救生圈和多座緊急電話,並觀測海水水位是否超過警戒線。 足球隊受困的睡美人洞因地形特殊,在過去就曾發生多起人員受困事件,泰國政府如何在不過度破壞自然環境,又確保觀眾安全的情況下,藉由建置 living museum 發揮教育、紀實與觀光效益,值得持續觀察。
2019/07/24
戰爭、遷徙、共同體的產生
戰爭、遷徙、共同體的產生
撰文: 陳德如 擁有人權/女權倡議者、行動主義策展人等多重身分的芝加哥市府全球事務研究員Masum Momaya,去年 (2017) 二月參加了國際城市博物館委員會 (CAMOC) 在雅典舉行的移民工作坊 (Migration Workshop),在與幾位來自不同國家的女性難民親身接觸後,Momaya為博物館在協助難民可扮演的角色提出了以下五點建議: 1. 博物館可與教師、醫療人員、律師等與難民貼身工作的專業人員合作,向大眾講述難民的故事。藉由故事感動聽眾、號召改變。 2. 博物館可從難民的故事中召喚聽眾的生命經驗,在所有歷史敍事當中關注有關遷移/ 移民 (migration) 的脈絡。廣義而言,我們都是移民/ 遷徙者,無論是在國際之間、城鄉之間、或是在舊時代與新紀元之間等概念上的遷移。 3. 博物館展覽經常受限於單一社群的文化視角或歷史敍事,間而導致對社群間歧異之強調。博物館不妨從共同點的角度出發,聚焦於故事中關於建立社群的主題與生命經驗之共性– 我們都是在某個歷史特定時刻一起生活在某處的生命共同體。 4. 在邀請難民走入博物館的同時,我們也必須瞭解一般城市人口進博物館的比例已經有限。博物館應當走向館外、走入社群、走進難民營,就像無國界策展人所在做的一樣,讓博物館走出圍牆。 5. 博物館可與非政府及教育機構攜手,成為提供語言課程、技術訓練、公民教育的理想場所。位於紐約的 Queens Museum 即提供類似課程與教育環境,是博物館成為難民與社群/ 社區中心之範例。 雖然台灣尚毋須直接面對因近年戰禍而遷徙流亡的難民問題,但博物館同樣可扮演個體的生命經驗與社群之間的橋樑,創造更加友善、包容、多元的共同體,故仍有許多可借鏡處。此文是Momaya參加國際城市博物館委員會 (CAMOC) 工作坊後的筆記,獲得ICOM旗下各委員會及博物館人高度的迴響。Momaya 並感歎就在她飛往歐洲參加CAMOC工作坊的同時,美國對來自七個國家的居民發出了禁止入關的行政令,在工作坊當中直接與難民面對面聆聽故事的Momaya認為,博物館必須極力延伸其在社會當中所能扮演的角色,以期改善眼前險峻的局勢。
2018/11/28
「移民與其落腳城市」參與紀實
「移民與其落腳城市」參與紀實
撰文:袁緒文 (國立臺灣博物館教育推廣組) 成立於2005的「ICOM-城市博物館委員會」(The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for the Collections and Activities of Museums of Cities, 以下簡稱CAMOC) 是以城市中的博物館與民眾互動暨因應當代社會潮流所發展之相對應之議題研究、教育活動與座談、典藏與展示為主題之委員會。CAMOC認為不論何種形式的博物館均同時可自視為「城市博物館」,並從自身主題出發,隨時檢視加強關注博物館是否與所在之城市與當地居民從過去歷史、現在與未來的緊密互動。CAMOC年會為博物館界對城市文化生活之議題有興趣之各領域專家等提供一處共同討論交流知識與想法的跨國界專業平台。 2018法蘭克福年會主題為:「城市博物館的未來」(The Future of Museums of Cities),目標是要分享全球城市博物館的知識並分享與討論城市博物館的狀況,包含城市博物館現在和未來的展演與民眾互動模式及其定義。CAMOC除關注城市博物館與在地居民互動的議題之外,過去三年來以Migration: Cities | (im)migration and arrival cities (移民:城市 | 移民與其落腳城市) 為主題進行會前工作坊 (Pre-Conference Workshop)。此案是 ICOM下的特別計畫,由 CAMOC、區域博物館委員會 (ICOM-ICR)、聯邦博物館協會 (Commonwealth Association of Museums, or CAM,ICOM的合作組織) 共同執行之三年專案。 筆者本次以國立臺灣博物館於2014年開始的新住民服務大使暨文化平權計畫為主軸,搭配影片與專案執行成效並以「在博物館創造多元文化(移民)與城市對話的空間-國立臺灣博物館新住民服務大使計畫」(Creating Intercultural Dialogues between the City and Immigrants- Immigrant Docent Projects in National Taiwan Museum) 為主題,於6月2日舉行的會前工作坊進行20分鐘的發表。 ICOM-CAMOC 2018 會前工作坊「移民:城市 | 移民與其落腳城市」(Migration: Cities | (im)migration and arrival cities) 探討近一世紀來歐洲所面臨的移/難民議題及其所帶入城市中對在地文化的衝擊與改變。全球化的遷移早已於上世紀大規模的進行並持續至今。三年計畫的工作坊核心概念為,在政治之外,城市中的博物館則應責無旁貸肩負起社會教育、文化平權、多元參與的責任,讓在地世居多年的民眾* 認識並接納近20年來的新移民,更要去「真正的看見」身分地位更敏感與尷尬的難民,並達成共榮共生與相互尊重、理解與認識彼此之文化與社會處境。CAMOC不斷呼籲不論身為何種主題的博物館,都有責任因應城市中族群多樣性所面對的議題進而規劃、設計、策畫相關之展示與活動,並讓移民/難民可參與其中甚至擔任主述者,進一步讓在地民眾與移/難民可有更多的互動、接觸以及理解。由文化部支持的臺博館新住民服務大使暨文化平權計畫也因此於今年受邀於現場發表相關成果。 本次工作坊分享的博物館來自英國、UNESCO、荷蘭、德國、義大利、臺灣與法國分享博物館於城市中透過移民物件之典藏展示、真人圖書館、移民講述故鄉事、或是透過移民集體書寫、歌唱、藝術表現等模式,透過博物館的空間建立在地居民與移民在文化、語言及社會議題上進行互相溝通的橋樑,更有甚者,邀請移民與第二代一起重新詮釋其身分以及對於社會的期許。 筆者於本次工作坊會中得知,歐洲並不知道在亞洲的臺灣擁有大量的穆斯林族群,因此對於本館從2014年與在臺穆斯林社群合作辦理之「伊斯蘭文化與生活特展」以及2017年與移民工社群共同策畫的「南洋味.家鄉味特展」到各種由移民工社群主導的各類教育活動等,都相當重視。而臺博館培訓新移民擔任母語導覽員,並鼓勵移民穿著母國傳統服裝 (Cultural Identity) 進入博物館參訪,也是對於歐洲的博物館來說,較少嘗試的區塊。 2014年於國立臺灣博物館舉辦的「伊斯蘭文化與生活」特展-「神聖空間」展區  ©國立臺灣博物館 民眾在「伊斯蘭文化與生活」特展體驗傳統伊斯蘭服飾,並在印有清真寺大圖輸出的展區拍照留念 (2014) 印尼籍新住民為同鄉進行母語導覽 (2017) 越南籍新住民為越南學生團體進行導覽 (2017) 而從歐洲的博物館經驗中,歐洲博物館擅長邀請移民或具爭議的抗爭議題進入博物館發聲並以展示、劇場、工作坊的方式呈現;同時,歐洲博物館也會計畫性地進入移民社區針對目標群眾進行關懷、支持、並於社區現場進行相關議題之講座與課程。 筆者期許自身未來在進行移民工文化平權業務上,也逐漸以「走出博物館」,並辦理更多第一線與移民工社群互動的規劃,讓多元族群的臺灣社會透過深入各地移民社群的臺博館更增進對臺灣歷史與文化的認同,也透過這樣的企劃所累積的互動成果,能在博物館以展示、座談或成果發表會的方式更真實地 (Authentically) 展現在臺灣的新住民與移工所代表的豐富多彩的東南亞文化。 * 他們有大部份其實本身也是上一到三個世紀前的移民,透過『離散/ Diaspora』的過程來到歐洲各地。
2019/07/24
讓「近用/可及性」不只是討論的議題,而是實踐的價值
讓「近用/可及性」不只是討論的議題,而是實踐的價值
撰文:王惇蕙 (國立歷史博物館教育推廣組)   一個成功的研討會,除了明確的議題、充實的內容、堅強的陣容,還應該注意什麼呢? 「近用/可及性」不只是研討會經常關切討論的議題,也是博物館在規劃活動時應落實的目標。Nicole Smith在美國觀眾研究協會 (Visitor Studies Association) 會員服務擔任助理經理,最近獲得擔任AAM社群媒體記者的臨時任務,觀察AAM 2018年會,Nicole Smith提出七個關於近用/可及性的建議,提供博物館界參考:    為簡報、影片準備字幕- 為了確保訊息有效地傳達,請別假設所有人都聽得到、聽得懂你的內容。   使用麥克風- 照顧聽力障礙的觀眾。   為圖片準備圖說- 請講者解釋每張圖片的使用脈絡。   作一個好「看」又好「讀」的簡報,請重視底圖(顏色)、文字(形式、大小)的使用,能顧及研討會座位最後端的觀眾。   為規模超過500人的研討會聘請手語翻譯員。   選擇研討會地點時,確認所有的通道及活動場所為無障礙空間。   將換場移動的時間列入活動時間表規劃,活動手冊裡須包括場所地圖 (標註電梯、手扶梯、無障礙廁所等必要資訊)。   掌握了這方面的原則,讓博物館的活動更能符合多元參與者的需求,以達到為眾人服務的目標。  
2018/11/28
「安妮與阿嬤相遇:看見女孩的力量」 跨國合作的人權教育新篇章
「安妮與阿嬤相遇:看見女孩的力量」 跨國合作的人權教育新篇章
撰文/攝影:田偲妤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碩士生)   「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是國內少數處理「性別」議題的人權博物館,長期為二次大戰受迫害的慰安婦發聲,致力於改善女性的生活處境,治療其受創的身心靈。2018年「阿嬤家」更與荷蘭「安妮之家博物館」合作,推出「安妮與阿嬤相遇:看見女孩的力量」特展,藉由安妮與慰安婦阿嬤的故事,敘述二戰期間錯誤的政策與社會歧視對人權的迫害,並引導觀眾思考如何避免悲劇再度發生。 觀眾可推開隱藏密室的書櫃,踩在嘎吱作響的木地板上,體驗安妮小心翼翼躲藏在密室的情境。也可以鑽進小小的隔間閱讀安妮的日記,一窺密室生活樣貌、少女的煩惱、安妮對自身的期許和未來的夢想。或者觀看安妮與慰安婦阿嬤的紀錄片,反思面對歧視與傷害的應對之道。   踩在嘎吱作響的木地板上,鑽入小隔間閱讀日記,體驗安妮藏身閣樓的情景。   這場跨國合作的人權教育計畫,提供一處反省歷史、凝聚民族情感、建構認同與集體意識的場域(陳佳利,2007)。引導觀眾發揮同理心,站在受害者、加害者、旁觀者的立場,體會戰爭與歧視對某些族群的傷害,讓人權教育得以更多元、更深刻的方式在台灣扎根。 人權博物館不以威權主導的歷史敘事為主體,而是藉由體驗不同個體的生命歷程,召喚人性的悲憫與同理,學習相互尊重及包容異己。藉由與荷蘭「安妮之家博物館」交流合作,不僅可讓女性人權再度獲得重視,也有助於擴展人權教育的視野,思考如何透過博物館場域處理以下議題:如何治療倖存者及其家屬受創的心靈、爭取過去被忽視的權益?如何將受難者與倖存者的故事化為代代相傳的襲產?如何透過有效的展示設計向不同觀眾進行人權教育?如何將觀眾帶入創傷歷史卻不帶著創傷離去?     關鍵詞: 人權教育、公眾歷史、集體記憶 Keywords: Human Right, Public History, Collective Memory
2018/11/25
「參觀博物館」可望成為英國醫師處方箋
「參觀博物館」可望成為英國醫師處方箋
謝文馨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科學教育組) 英國正計畫施行「社會處方箋」(Social Prescribing),將藝術、音樂、舞蹈、運動等視為醫療處方。 英國衛生大臣Matt Hancock日前於全國社會處方箋年會 (National Annual Conference on Social Prescription) 演講時指出藝術與音樂有助於人的身心發展,並可取代藥物作為疾病預防的良方,因此他將積極推動醫師開立藝術治療或休閒活動治療等處方給患者,包含生理及心理疾病如失智症、精神疾病、肺部疾病等。此政策被列在英國衛生部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Social Care) 2018年11月5日發佈的政策文書「預防勝於治療」(Prevention is better than cure)中。其中提到,社會處方箋預計在2023年全面施行,將成為英國重要的預防醫療,期能減緩英國大量使用藥物的問題。 藝術、舞蹈、運動等皆對於預防及治療疾病有所助益 Photo by Duc, via Flickr 不只英國,加拿大的法語醫學會 (Médecins francophones du Canada) 最近也有相似之舉。該醫學會的醫生自11月1日起可開立處方讓病患及其家人免費參觀蒙特婁美術館 (Montreal Museum of Fine Arts)。此類型的措施可能會越來越普遍地出現在世界各地。往後,病患看診後,拿到的處方可能是舞蹈課程、繪畫課程,或者是來趟博物館之旅。而未來博物館在藝術治療、休閒治療等方面應扮演何種角色、提供哪些服務與資源、如何與醫療單位合作,值得思考與討論。  
2019/07/17
格拉斯哥婦女圖書館 : #MeToo時代的博物館
格拉斯哥婦女圖書館 : #MeToo時代的博物館
撰文: 陳瑋彤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碩士生) 格拉斯哥婦女圖書館 (Glasgow Women’s Library, 以下簡稱GWL) 是英國目前唯一的女性歷史博物館,該館除了提供圖書借閱,更廣泛典藏歷史物件、當代藝術品及文獻,從女性參政運動 (Suffrage) 紀念品、1930年代的服裝製作圖樣,到1970年代蘇格蘭婦女解放 (Scottish Women’s Liberation) 通訊,其檔案館及博物館的豐富收藏被英國官方認定為別具歷史意義的藏品。GWL除了作為過往政治運動的文獻庫外,亦主動處理如仇恨、犯罪、教派主義 (sectaranism) 及性別歧視等影響當今女性生活的問題。 格拉斯哥婦女圖書館收藏反女性參政權 (anti-suffragette) 明信片-「如果你有一個嘮叨的妻子,買一個這種專利堵嘴器。」   女權主義藝術團體 Women in Profile 於1991年設立「格拉斯哥婦女圖書館」,草創時附設於一間小商店,該組織在1990年「歐洲文化之都」(European Capital of Culture) 節慶期間成立,為表達反對以白人男性為主導的格拉斯哥文化。GWL的特別之處在於,最初十年幾乎完全以眾籌方式營運,從未獲政府撥款或商業機構的資助,故沒有受薪館員。在缺乏典藏預算的情況下,早期藏品多由民眾捐贈。直至2013年遷入格拉斯哥東區預定為永久館址的現址,並於2015年以140萬英鎊的翻新建築,同年獲得蘇格蘭博物館畫廊協會的認證。 2016年慶祝成立25週年,舉辦了一系列展覽和活動後,GWL開始受到廣泛關注。2017年更舉辦當代藝術展覽,委託英國女性主義攝影藝術家Linder Sterling進行系列創作。 GWL以平等、多元及包容性 (equality, diversity and inclusion) 作為組織治理以至館藏方向的三大指導原則,鼓勵其他文化組織檢視其政策。在蘇格蘭政府及歐洲社會基金 (European Social Fund) 的支持下,GWL去年發起了一項名為「平等進展」(Equality in Progress) 的倡議,為15個合作夥伴提供培訓,包括蘇格蘭博物館畫廊和愛丁堡國際圖書節,並舉辦專業會議,發表學術研究報告。 憑著高瞻遠矚的使命、發展計畫及收藏策略,GWL入圍英國國家藝術基金會2018年年度博物館獎 (Art Fund- Museum of the Year)。此獎被譽為全球最大的博物館獎,是英國國家藝術基金會為表揚境內博物館及藝術館的創新和卓越成就而設立,每年選出一所博物館頒發100,000英鎊之獎金,進入決選者則可獲10,000英鎊。雖然獎項最終由泰特聖艾夫斯美術館 (Tate St Ives) 奪得,是次國家級的提名也是對GWL多年來工作成果的莫大肯定,足見基層博物館也可以採取勇敢立場,在全球議題上發聲,為爭取女性平權作出貢獻。 GWL由一個草根的計畫,至今發展成為屢獲殊榮的女性研究資源寶庫,吸引了著名的學者和藝術家,它的功能遠超越圖書館。故此,創辦人兼終身學習及創意發展經理Adele Patrick表示,該館正考慮重新命名,以彰顯其跨越地區的定位。 穆斯林婦女讀書會於格拉斯哥婦女圖書館   格拉斯哥婦女圖書館不定期舉辦的夜間活動「她鄉」(Herland)   國內博物館在相關議題上亦有所耕耘。婦女救援基金會於2016年成立的「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收錄了臺灣59位「慰安婦」阿嬤們經過苦難淬煉後的生命故事,在當代女性人權議題展示及婦女培力方面擔當重要角色。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曾於2012年推動「臺灣女人性別專案」,項目包括《臺灣女子.非常好》特展、建置「臺灣女人」專題網站及出版《台灣好說;台灣女人影像紀錄》專書,藉由呈現臺灣女性在不同時期身處身體文化、婚姻與家庭、日常生活、風俗文化、教育、工作、女性創作及婦女運動等領域中的形象,增進各界了解臺灣女性歷史的多元面貌,並促進社會大眾尊重性別平權。博物館透過研究、展覽、教育推廣活動,提高民眾對當代女性人權的關注,宣揚自由、人權、平等等核心價值。 (左起) 滿妹、秀妹和小桃阿嬤於婦女救援基金會工作坊合影 (2008.9)/ 圖片來源: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 婦女救援基金會        
201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