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文化部
博物之島 MUSEUMS

新訊

一卡皮箱博物館送到家
一卡皮箱博物館送到家
撰文: 陳德如 新北市文化局去年 (2017) 起啟動之「行動博物館」打破博物館疆界,將展覽內容濃縮在一只收納箱,把博物館的精華典蔵打包前進至學校、社區,令博物館所守護與推廣的知識更加貼近民眾。此計畫獲得財團法人公共關係基金會今年度 (2018) 政府傳播獎類的優異獎,與中央研究院的科普傳播平台「研之有物」並列。 「行動博物館」不僅濃縮、打包博物館展示內容,亦運用影音科技與特別設計的活動增加體驗之豐富性。以坪林茶業博物館推出的「打開鍊茶師的神祕多寶格」為例,有如微形博物館的「珍奇櫃」內展示有十款附說明的臺灣各地代表性茶葉,供民眾觀察、觸摸、嗅聞,近距離認識各種不同的茶葉;亦運用擴增實境 (AR) 技術介紹四款茶湯,小型茶具等實物展示搭配圖文說明,供觀眾學習其功能與泡茶方法。其它加入此計畫的博物館還有十三行博物館、鶯歌陶瓷博物館、淡水古蹟博物館、黃金博物館等,藉由小巧的展示與有趣的體驗活動突破場域之限制,讓民眾更加親近博物館,培養大眾對博物館的興趣,進而走進博物館。   有如微形博物館的茶博「珍奇櫃」內展示有十款附說明的臺灣各地代表性茶葉  結合AR技術與簡易文字說明,民眾可透過手機互動欣賞茶的湯色之美 小型茶具等實物展示搭配圖文說明,供觀眾學習其功能與泡茶方法 「行動博物館」突破了一般對於博物館慣性之想像,離開硬體時代、大建設之思維,以更富能動性、也更加有彈性、活化的方式落實文化為公共財,應為大眾所近用之理想,讓博物館與其觀眾之相遇不再局限、拘泥於場域的界限,以更多元的方式走進民眾的生活。不論是作為館內展覽的前導廣告,或是作為撤展後之重組再利用,亦或是博物館本身之變體與延伸,都是值得期待的發展方向。
2018/11/13
博物館締造可持續的未來 由展示綠化做起
博物館締造可持續的未來 由展示綠化做起
撰文:陳瑋彤(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碩士生) 當代博物館面對極端氣候變遷環境,主要以策畫永續發展主題特展或是在展示製作時納入3R策略 (Reduce, Reuse, Recycle- 減用、重覆使用、循環再造) 為因應。延續這樣的關懷,英國博物館2018年重新展開全球展示綠化調查。故宮以今年2018年6月辦理的「第四屆博物館藏品管理與應用工作坊」呼應倡議,鼓勵臺灣的博物館同仁參與,藉此與國際分享臺灣綠化展示的執行經驗。 2008年英國博物館永續展示協會與時任泰德現代藝術館展覽協調員 Stephen Mellor 先生共同發起「展示綠化調查」,邀請館所填寫網路問卷,共有13個國家85個館所參與填答,2018年這份線上調查重新啟動。故宮呼應此次調查,分別於北、中、南、東共舉行四個場次的工作坊,由登錄保存處副研究員鄭邦彥介紹說明,另邀請到國立傳統藝術中心助理研究員林慧芬以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巡迴展的經驗,說明透過展示構件再利用等方式作為實現綠化的策略,國立臺灣博物館展示企劃組郭昭翎則介紹臺博館特展應用3R策略所作之展示設計。 博物館因應各自的條件特性,所要考量的面向極廣,除了妥善保護展品、美學上的堅持、符合展覽主題等需求,還有時間、人手、經費、政府法令、資源等條件限制。為邁向可持續的未來,必須訂定長遠可行的策略,並透過地區及國際層面的館際交流集思廣益,國際博物館協會 ICOM 即於2018年9月11日宣布建立以完成永續目標為使命的工作小組,足見永續思維的展示設計將是博物館的未來趨勢之一。 為了節省用紙,工作坊採用QR code發放報名、手冊、問卷等資料。 中華民國博物館學會2018年透過推出新版會員證響應環保,改採入會後一次發卡,每年度寄發年度雷射貼紙。   *Sustainability 多譯為「永續」,為行文流暢同時便利讀者理解,本文亦延用此譯,「可持續性」實較貼近原意。    
2019/07/24
西野嘉章訪台 以「行動博物館」探討博物館的永續經營之道
西野嘉章訪台 以「行動博物館」探討博物館的永續經營之道
撰文:田偲妤(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館裡與文化政策研究所碩士生) 東京大學總合研究博物館Intermediathaque分館館長西野嘉章近日訪台,特於7月2日 (2018) 在國立臺灣博物館土銀展示館以「行動博物館」為題,與大家分享近年來如何將行動博物館理念落實於博物館經營上。 行動博物館不只是單純讓典藏品跨出博物館場域,而是對許多大型場館的現況提出反思,思考如何改善固定經費負擔大、組織僵化、資源集中不利風險分散等困境。行動博物館將典藏品視為流動的資產,以再利用、再循環、再設計的最低限度資源,發展跨領域且多面向的活用可能性,既為博物館留下有形或無形的財產,更將公共財傳遞給無法或不知享有博物館資源的民眾。 行動博物館除了強調上述概念,還必須確保整體計畫有明確的中長期規劃、收支平衡,而非如煙火般一閃即逝。物件與空間的應用也必須具備彈性和有機性,有一群可進行展示替換的單元群,讓策展和研究工作可以不斷循環。除了各館發展各自的永續經營策略,西野館長還建議,館與館之間應該放下本位主義與競爭心態,以公共性為依歸,建立多館結盟機制,重新盤整各館欠缺和擁有的資源,以合作分工的方式推動博物館事業的共生共榮。 行動博物館將典藏品視為流動的資產,以再利用、再循環、再設計的最低限度資源,將公共財傳遞給無法或不知享有博物館資源的民眾。
2018/10/11
克利夫蘭美術館的轉型:以公眾參與共築包容與多元的未來
克利夫蘭美術館的轉型:以公眾參與共築包容與多元的未來
撰文:王惇蕙 (國立歷史博物館教育推廣組) 博物館如何落實「多元性 (Diversity)」和「包容性 (Inclusion)」呢?你、我、他對於這個議題有各自的見解與期待。 2018年9月10日在NPQ發表的文章 (A Museum’s Transformation: Cleveland Museum of Art Goes Deep for Inclusion) 指出,克利夫蘭美術館 (The Cleveland Museum of Art,CMA) 在2017年用了9個月的時間,辦了100多場的會議,和超過400位住在克利夫蘭的民眾,討論「對我而言,多元性、包容性是什麼?」「博物館怎麼落實多元性、包容性?」百款人百款建議,讓克利夫蘭美術館蒐集到許多的好點子,並把成果化成可具體實踐的內容,出版19頁的報告(For The Benefit of All: The CMA’s Diversity, Equity and Inclusion Plan)。在報告中,克利夫蘭美術館從藝術 (Art)、空間 (Place)、觀眾 (Audience)、資源 (Resource)、組織文化 (Organizational Culture) 等五大面向,討論能提供觀眾哪些有感的多元性、包容性博物館經驗,舉例如下:  藝術 (Art):結合藝術和時下流行的議題、事件,拓展博物館服務範疇,讓博物館與觀眾有更強的連結。  空間 (Place):透過社群團體合作、參與方式,改善博物館戶外空間的使用條件,讓觀眾都可以享受與使用。  觀眾 (Audience):首次來訪或是非常態性來訪的觀眾,將發展有效益的行銷手段,讓他們有機會成為博物館常客。  資源 (Resource):和不同的供應商合作,提供觀眾更多的選擇。  組織文化 (Organizational Culture):成立多功能、跨部門的團隊,監督與建議博物館多元性、包容性的實踐。 自許成為「博物館的大咖」,克利夫蘭美術館系統性地蒐集觀眾的需求,把「博物館如何完成大眾許下的多元性、包容性願望?」執行步驟、未來願景都寫成了白紙黑字。就博物館觀眾的立場來看,當然希望這不只是文宣,而是和博物館的約定,期盼這些內容一一實踐,共築「多元性」和「包容性」的未來。
2019/07/17
「好好遊戲」,史前館為臺東遊戲地景提願景
「好好遊戲」,史前館為臺東遊戲地景提願景
撰文: 陳德如 為了激發台東的在地家長對遊戲空間的想像,也為喚起民眾對孩童遊戲權利、探索需求之重視,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於2018年7月9日舉行的「好好遊戲:遊戲的重要性與遊戲空間的多元樣貌」講座活動,邀請到「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簡稱「特公盟」) 召集人林亞玫以及關注城市空間的線上書寫計畫「眼底城事」創辦人之一陳懿欣,與臺東市民共同關注並擘劃史前館未來的戶外遊戲空間,領頭打造臺東的遊戲地景。 史前館位於主建築後方之戶外遊戲區即將拆除,未來將配合中央「文化台灣」政策,於館內增設南島主題廳、兒童廳,並建造全新的戶外遊戲空間,計劃以結合自然資源之創意遊具來取代目前的罐頭遊具設施。館長李玉芬表示將朝具有南島主題意象、並符合兒童環境探索需求的遊戲地景為目標進行,室內將增設針對兒童探索教育主題之常設廳,戶外將結合地景花園作整體之規劃。林亞致則表示,可從「史前人怎麼玩」作發想,規劃具有史前文化特色的遊戲場。這座專屬台東、充滿史前與南島主題特色的遊戲探索中心預計於兩年後完工。 「特公盟」召集人林亞玫自2015年起倡議遊戲場的翻轉計畫,拒絕罐頭遊具,以社區居民與專業設計者共同參與的方式,帶領並促使台北市一連串遊戲場的「新浪潮」。如今史前館將這股翻轉浪潮引介到台東,不僅帶頭進行城市遊戲地景之改造/ 打造,也是以更主動積極的方式去親近、關心、參與市民的遊憩需求,於史前館亦可說相當切題,將結合史前文化之探索主題,把南島意象等原屬於建築體內部的博物館內容帶入市民與小小市民的日常生活之中,藉由提供更多元、有趣的遊戲設施,博物館可創造更多與其觀眾相遇的可能性。
2019/07/24
博物館藏品註銷出售之爭議
博物館藏品註銷出售之爭議
撰文:謝文馨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科學教育組) 博物館藏品註銷一直是個頗具爭議的議題。近來美國伯克郡博物館(Berkshire Museum) 出售其館藏畫作的事件在博物館界引發激烈討論,主因是該館決定將出售藏品的收入用於博物館的營運而非蒐藏。此舉遭到美國博物館聯盟 (American Alliance of Museums, AAM) 及美術館館長協會 (Association of Art Museum Directors) 的譴責,因為它違反了美國博物館聯盟所認定的博物館倫理-「註銷出售藏品所獲之收益應按照博物館既有的標準規範使用,在任何情況下均不得用於購置新的蒐藏及維護蒐藏以外之用途。」 儘管理想如此,實際上許多博物館與伯克郡博物館相似,皆因面臨財務困難而不得不選擇長久以來被視為禁忌的做法:犧牲幾件蒐藏品來拯救整個博物館。這引起另一派意見的討論:博物館是否在任何營運狀況下都要盡力保護蒐藏?如果博物館因財務問題倒閉,又有誰能維護這些蒐藏?還有一些意見則認為應趁此機會重新檢視博物館註銷藏品的規範,尤其關於所得收入應該如何運用,才不致違反大眾對於博物館的信任。 保存與維護蒐藏品是早期博物館最重要的使命,然而隨著時代變遷,大眾對於博物館的需求逐漸轉變,博物館的角色漸趨多元,因此博物館管理者往往發現蒐藏與經營方向產生落差,需要以藏品註銷來淘汰不適合的藏品以提升博物館的蒐藏合理性。在此背景下,許多相關的討論、研究及倫理規範等應運而生,目前博物館界已有透過藏品註銷加強蒐藏管理的普遍共識,但關於實際的做法仍有很多爭議存在。 較保守的一派認為博物館應遵守現有藏品註銷的相關倫理規範,以避免開啟變賣館藏彌補財政漏洞的風氣。「如果註銷藏品的收入被用於不同用途,那麼博物館的蒐藏庫就淪為了一個隨時可以領用的現金庫。」Cinnamon Catlin-Legutko說。而另一派意見則保持開放態度,認為應以博物館整體營運為主要考量。Ruth Taylor提出:「博物館的存在是為了未知的未來去保存維護蒐藏嗎?還是應該為了已知的現有觀眾社群服務?最簡單的回答是『都是』,但事實上這兩種概念往往是互相衝突的。」 以上兩派意見對於藏品註銷分別持保守與開放看法,但仍一致指向最關鍵的問題-「如何運用註銷藏品所獲之收益?」目前雖沒有明確答案,但博物館的公共價值與社會責任應是最首要的考量,因此藏品註銷的規範應以公眾利益為主要考量,而非物件本身。
2018/10/08